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31更新第58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0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真的是……魔界!」趙靈兒看著神魔通道另一端的祭都,石板鋪的街道、熊熊燃燒的火炬、與人界有些相似、又不太一樣的屋舍、似刀尖銳的屋簷,種種景象使她不由得愣住了。
 
  出現在神魔通道另一端的祭都,與四周的苗疆山水格格不入,但無論是街道上行人紛紛投注的目光,還是從祭都散出的那股令人難以忍受的蒸騰熱氣,都在提醒著她,這座都市是貨真價實地存在於她眼前。
 
  「靈兒妹子,別呆住了。」林月如去過鎖妖塔,什麼妖魔鬼怪都見得多了,長得和人類沒兩樣的夜叉族還嚇不著她。她拉著趙靈兒的手,準備跨入魔界,可意想不到的是,她倆才剛剛踏了一隻腳進去,卻看到街道上兩名夜叉少女,神色惶恐,顫抖的食指指著她們,緊接著毫無預警地發出高八度的尖銳驚叫,落荒而逃。
 
  林月如霎時錯愕,雖沒指望過他們熱情歡迎,但這像在廚房見了蟑螂似的反應,還是讓她不禁皺著眉頭說道:「什麼嘛!一見我們就跑,真沒禮貌。」
 
  可是那兩位少女的反應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月如!靈兒!快跑啊!」後頭傳來李逍遙的大叫,兩女回頭一看,李逍遙御劍低飛,十萬火急,後頭追著一隻好大的八頭巨蛇!
 
  逃命果真能激發人無窮潛能,那御劍的神速是連鎖妖塔倒塌時都沒見過的!水魔獸拔山倒樹而來,還未接近,陰影已經幾乎要把三人籠罩起來,二女立時放聲尖叫,轉身拔腿就跑。
 
  李逍遙旋風般飛進神魔通道另一端,水魔獸窮追不捨,誓殺李逍遙,跟著奔竄著到祭都街道上。八顆蛇首爭先恐後,又是噬咬、又是噴出毒霧,一時摧毀屋瓦無數,連道路上的石板都給掀翻起來,多少百姓居民尖叫四起,爭先恐後地逃竄。
 
  「呼、呼……這什麼鬼地方!好熱啊,整個人都不舒服了!」不只是熱,祭都的空氣中除了火烤般的燥熱之外,還有一股隨時都要侵入五臟六腑的煞氣。李逍遙以真氣御劍,又要忙著抵禦煞氣,便開始感到左支右絀。
 
  濃烈的煞氣,不僅僅是李逍遙,每一個剛踏入魔界的人類都感受到了。
 
  「這就是魔界的生存環境?」溫慧亦追著水魔獸進入魔界,祭都炎熱難耐,與水靈豐沛的人界相比,這裡簡直就像地獄。「好濃的煞氣,這地方還能住人嗎?連我這習武之人都很勉強,體弱一點的、或是年幼的孩子根本撐不下去啊!」
 
  「這裡就是龍溟公子他們的家鄉,原來他們一直生活在這樣的地方……絮兒都不知道。」她們跟著李逍遙往水魔獸的方向追去,烘烤在肌膚上的熱氣令王蓬絮感到難受,可街道上其他居民卻已經習以為常。
 
  「呵,多謝兩位關心。」龍溟亦踏入神魔通道彼端,在中原旅行千里之後,終點居然回到了夜叉國,重新踏上故土的感覺實在很微妙,連他都不得不感慨。「魔族天生比人類強上不少,即使是惡劣的環境仍可堅持下去,倒是諸位……」
 
  南宮煌來到她們二人身邊,伸手遞出兩張黃蘗符紙,硃砂畫的符文正微微發光,說道:「暫時帶著避煞氣的護符吧!等會兒不小心被煞氣侵入體內,頭殼上長出兩支角來,暴力女你就更像母夜叉啦!」
 
  「找死!」溫慧立時掄錘砸去,可惜南宮煌早已御劍逃走,戰錘只在鋪磚的街道上砸出一個大窟窿。「啊!笨蛋!不准跑!」
 
  溫慧與南宮煌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前方,只留下溫慧迴盪在街道的吼聲「憑你也敢瞧不起人,人家魔尊重樓比你這個笨蛋強一萬倍!」王蓬絮與龍溟尷尬地站在原地,不過也沒多少時間讓他們悠哉地在祭都散步了。
 
  「我們也快走吧,龍溟公子。」王蓬絮拍著翅膀飛起。「等把這裡解決了,我們就回女媧神殿取水靈珠,水源什麼的,從此就不必擔心了。」
 
  「嗯,走吧。」
 
  同樣忙著抵禦煞氣的人類,除了南宮煌等人之外,還有夏侯彰。南宮煌已經與溫慧往水魔獸的方向過去了,只能由徐長卿則替他將護符送來。
 
  「啊,多謝。」夏侯彰說道。護符上散出一股清氣,逼退四周煞氣,果真是仙家法寶。「二弟,你家可真不是人住的地方。」
 
  「大哥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夏侯韜裝傻,呵呵笑道:「我們老家明州山清水秀、碧海連天,怎麼會不好住呢?還是大哥你這麼快就要把我掃地出門了,真是好生寒心……」
 
  「對了,徐前輩的護符大哥你可得收好了,萬一不慎煞氣侵體成了半魔,你這個夏侯門主屆時可得自己討伐自己啦。」他半開玩笑地說道。
 
  「此話當真?這可不妙,李少俠身上沒符,這會兒豈不是要成半魔了嗎?」
 
  「呵,習武修道之人多半體魄強健,一時半刻應還無礙,只是還是要勞煩徐前輩賜他一張保命符。」徐長卿點頭應了聲好,夏侯韜自徐長卿手中接過符紙,想了一下又在背面做了點手腳。
 
  前方趙靈兒執天蛇杖,帶著林月如飛行,他一施法,符紙便如認路般朝兩人飛去。他接著回頭,不慢不緊地對兩人說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大哥你已經替我將船開到這裡,現在可不能讓船沉了。」
 
  夏侯彰狐疑地皺了眉頭,夏侯韜只道:「走吧,別讓陛下等得太久了。」
 
  追擊李逍遙的水魔獸橫掃過幾條街,所過之處都像暴風過境,屋瓦房舍徹底被毀成廢墟殘垣。一路上的夜叉居民看見李逍遙,就像看見了瘟神般,匆忙逃命,還夾雜幾聲心痛住宅被毀的哀號聲。李逍遙自顧不暇,當然也沒心力顧及哪戶人家的房子又被拆了,只得任水魔獸繼續破壞。
 
  「為什麼只追我,沒道理啊啊啊啊──!」
 
  數顆頭顱忽然突襲,好幾口巨鯊似的鋼牙接連咬下,李逍遙差點就閃不過去!看那些被水魔獸咬過的地方,不論石材磚瓦全數毀成碎片,這頭怪物的力氣實在不容小覷。
 
  「孽畜!不准你傷害逍遙大哥!」高空中一聲嬌斥傳來,林月如凝了劍指,一式七訣劍氣掃過水魔獸軀體,激起一陣霹靂暴響,在地板上留下三道大大的裂痕。
 
  趁著這個空檔,趙靈兒平舉天蛇杖,以靈力將手中黃蘗符紙穩穩送出:「逍遙哥哥,這是阻隔煞氣的護身符!」
 
  李逍遙接過一看,黃紙前面是符咒,翻過來,後頭卻寫著幾個字「跟著我們走」。他莫名其妙,望向四周,方才一起圍攻水魔獸的人居然一個也不在,古怪得很!於是立刻知道八成是誰又有了什麼計謀。
 
  「什、什麼!原來只有我一個人拚了命的在給水魔獸當誘餌嗎?」李逍遙訝異地道,而後抬起頭對兩女大聲道:「喔!謝啦!」
 
  他將靈符一把塞入衣袋中,後頭水魔獸沒完沒了地追過來,他趕緊御劍閃避,一旁民宅遭蛇尾橫掃,順時崩塌。
 
  與人類不同,夜叉風俗尚武,躲避了水魔獸的災禍之後,百姓非但沒有爭先恐後逃出戰區,反倒各自抄著手邊能拿到的兵器,重新聚集到街上。可惜的是他們沒有機會替自己毀於一旦的家園出一口惡氣,水魔獸速度何等之快,才一眨眼已經追著李逍遙從街頭到巷尾。
 
  「好快!大家快看啊!是沒見過的魔獸!」一名夜叉青年帶著尖槍出來,他踩在殘破的街道上,指著水魔獸遠去的身影大喊。
 
  「哎呀!我常去的糕餅店被牠給毀了!真是可惡!」另一個舉著狼牙棒的女孩氣忿地跺腳說道。
 
  「那個人類也好快!」又有一個眼尖的,發現那頭巨獸似乎不是漫無目的到處破壞,而是發瘋似地追殺一個御劍而飛的年輕人。
 
  「呦!好樣的!加油啊人類!」「飛啊!飛快點兒!別被追上了!」「加油!加油!」「加油啊人類!我支持你!」
 
  街道彼端傳來喝采打氣,李逍遙分神回頭一瞥,見到炎熱的街上,一群舉著兵器的男男女女熱情加油,略感尷尬,也算領略到了夜叉民風。另一方面,李逍遙也注意到,水魔獸身上被林月如七訣劍氣所傷的三道傷口,竟還沒完全恢復,緩緩滲著血。
 
  伏羲劍所創傷口無法復原,是因為三皇神威;那麼身為凡人的林月如所發出的一擊,造成的傷口居然拖延到現在還在滲血,原因就只有一個!
 
  「原來如此啊,哈哈……在這裡還不熱死你,這下總算要結束了吧!」魔界乾旱已久,水靈地脈受損嚴重,要拿水靈之力再生不似人界那樣容易,李逍遙終於懂了方才為何要拿伏羲劍去斬那裂縫。
 
  至於這個奇異國度發生的事,就先等解決了水魔獸之後再弄懂也不遲。他揮開額邊汗水,在御劍的同時催動真氣,將萬千劍影都化作銀芒襲去。
 
  「那個人類反擊了!好樣的!」
 
  「唉呀!沒有用啊!那頭魔獸真的好強!」
 
  夜叉族人之中也有想去湊個熱鬧、順便幫忙宰掉水魔獸的,可惜他們速度實在太快,一路追殺過十條街也不過是一眨眼的事情,早就甩得他們連塵都吃不到!
 
  也有心思細一點的人發現,那人類並不是毫無章法地亂跑一通。高空中兩位姑娘,一位青衫紅氅,靈秀可人、另一位漢紫勁裝,丰姿颯爽,兩人指引著他的方向一路往九黎祠的方向逃去。
 
  「他們……該不會要闖進蚩尤大神的祭壇吧!」這個猜測在李逍遙等三人引水魔獸穿過殿前階梯時,得到了證實。遠遠只見李逍遙踏著銀色劍刃的身影陡然拔高,越過高聳的宮牆與燃燒著火炬的尖銳屋簷,朝九黎祠的方向疾行,而在彼端等著他們的,當然是魔翳早設好的局。
 
  以龍溟為中心,居高臨下,一眾人聚集在九黎祠上空,早已各執兵器,嚴陣以待。黑夜之中還依稀可見越行之術的絢麗紫光,在他們身邊,執宿、疚業、以及為數眾多的王宮禁衛軍,圍繞在王宮四周。
 
  「是陛下!陛下回到祭都了!」
 
  「還有殿下!陛下與殿下回來了!」
 
  平民歡呼不已,就在龍幽微笑著對街道上的姑娘眨眼致意時,龍溟舞起十字妖槊,將槍尖對準了水魔獸,以夜叉君王的身分,對牠下了判決:「禍國殃民,其罪當誅,以死贖罪吧!」
 
  不怒而威,正是王者氣魄!聚集在九黎祠上空,願為龍溟效忠赴死的禁衛軍便是他手掌這個國度至高無上生殺大權的象徵。到了此處,李逍遙沒有必要再逃跑,他轉過身,嘿嘿笑了兩聲。拜月教主方知中了他誘敵之計,事到如今,除拚命一搏之外已別無他法,水魔獸怒吼著迎面衝來。
 
  李逍遙與趙靈兒、林月如三人站在一起,劍氣、聖靈之力、指訣三道力量合而為一,襲向水魔獸。困局之中,水魔獸變得更加兇暴,一陣金光爆射,竟彈開三人攻擊,三人與水魔獸面對面,距離不過百步。
 
  不過費盡心思將水魔獸引到九黎祠來,就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面對這樣的上古魔獸,去講究公平與武者的尊嚴,無疑是愚蠢得無以復加的行為。兵者,詭道也,縱使是窮全國之力圍攻,他們也誓將水魔獸斬殺在此。
 
  斬龍訣、天威神光、乾坤一擲、九幽龍炎滅、暗息禦魔,各種武學奧義紛紛出籠,像是反映了出招者欲結束這場戰鬥的心情,勁道似乎比平時都還狠上幾分,劍神、武神這類大型仙術召喚出來的神明形象也接連在戰場上閃現。
 
  激烈的猛攻將水魔獸所在之處化為一個死亡領域,有如恆星爆炸,璀璨刺眼中風暴向四周席捲。即使是遠離九黎祠的地方,所有祭都百姓也能聽見九黎祠戰鬥傳來的恐怖爆裂聲,似乎要將整個九黎祠轟成碎片。那裡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幫得上忙的領域,只能守在街道上默默祈禱。
 
  而決定這最終之戰命運的一擊,是由聚集在九黎祠上方的所有人合力擊出。
 
  眾人的力量融合化作一道光柱,熾熱燃燒的刺眼光芒當空而照,劃開祭都的黑夜,照亮這個雄偉的都城,以滅世之威轟下。拜月教主仰頭的瞬間,萬丈白光頃刻包圍了他,如當空烈日,又像不可違逆的天譴,奪去他所有視線,剩下的就只有他與水魔獸瀕臨理智之外的瘋狂慘嚎。
 
  九黎祠的黯紫琉璃瓦在狂暴威力下應聲破碎,千年來夜叉國內祭祀蚩尤神的祭壇屋頂,硬生生被轟出一個大洞,宛若火山爆發的濃煙之中,拜月教主及水魔獸殘破受創的身軀擊穿屋頂,筆直墜入蚩尤壇四周的滾滾岩漿。
 
  隨著熔岩噴濺聲傳來的,又是另一道震破天地的狂叫。那聲慘嚎彷彿連深夜的風都為之震動,令全城之人聽之心驚。地表持續不斷的震動中,蚩尤壇的滾滾熔岩平地起龍捲,水魔獸挾帶著滾燙的岩漿殘沫,在極度疼痛之下衝出九黎祠,直竄夜空!
 
  碎石瓦礫紛紛落,猶如被燒焦的夜空中,上古魔獸停了下來,受創的蛇鱗青光閃爍,這是水魔獸將召喚洪水以汲取靈力的前兆!
 
  光是這副光景,就已經足以使人戰慄!戰鬥持續到現在,烙印在每個人心中最深刻的一件事,除了拜月教主的瘋狂與水魔獸的暴戾之外,就是每當牠縱聲狂嚎、光芒自青鱗激綻之時,危及生死的激流洪水應聲而來,而牠再度變得完好無缺的軀體,也代表之前一切戰果,都隨洶湧激流化為烏有。
 
  這種眼睜睜見牠屢次復原,卻無力回天的挫折感,足以消抹一個人的戰意。
 
  然而這次,事情開始有了不同的變化。青色光輝映照在每個人眼底,水魔獸通體蛇鱗仍不住閃爍,可是如此過了許久,竟始終不見四周有何異樣!黑夜中妖異的青光漸弱,最終完全消失,水魔獸傷重的軀體仍然絲毫未癒,牠渾身顫抖,焦爛的血肉不住淌著色澤詭異的魔獸血液。
 
  「呵。」夏侯韜終於壓抑不住笑意:「魔界水源枯竭,要想獲取水源難如登天,多年來魔界八國千方百計,卻無一生效,我還想看看這頭水魔獸是否真能逆天而行呢,哈哈……哈哈哈哈……」
 
  自嘲的苦笑中又帶著算計敵人的快意,夜叉族無奈的心思顯露無遺。水魔獸唯有魔界能除,魔界水脈又只有女媧後人能救,女媧族與魔族敵對數千年,世上有誰能料到會有今日?
 
  當然,如果連魔界都解不了此局的話,這回就真的無計可施了。
 
  激戰半日,眾人早已疲憊不已,聽見水魔獸遇水不死的能力已經無用,只差沒有感動痛哭。無法再生、又不能喚來洪水的水魔獸,再厲害也不過是條大泥鰍,已經算不上毀天滅地的上古魔獸,可說是氣數已盡。思及此處,眾人紛紛重振士氣,情緒高昂起來。
 
  「太、太好了,這下總算砍得死了吧!」李逍遙握緊了長劍,躍躍欲試,不知是緊張還是興奮,連嗓音微微顫抖。
 
  「害人的孽畜,你也到今天為止了。李大哥我們上!」
 
  「哼,看本姑娘一錘敲死牠。」
 
  「太好了,煌哥哥,絮兒肚子開始餓了!」王蓬絮抄起瑤光雙輪,略感激動。
 
  「好,回去之後帶你大吃一頓!」
 
  「累死我了,想不到跑一趟人界這麼多事兒。」紅姬仰頭看著水魔獸,手中兵器已經蓄勢待發。
 
  「本公子也好久沒打過這麼累的一仗了……」
 
  「阿幽,陣前輕敵,是最要不得的!」
 
  「龍溟公子說得是!陣前輕敵是兵家大忌,現在讓我們開始圍毆水魔獸吧!」夏侯彰這一喊引起眾人回響,齊聲呼喝好不壯觀。
 
  可在眾人還沒掄起武器再度出招之前,這場戰鬥中最重大的意外就在眼前發生了。在他們的想像中,垂死的水魔獸,或許會拚死反擊、或許會就此暴死毀滅,可是出現的畫面,不屬於原先各種猜測中的任何一種。
 
  一縷輕煙忽地自水魔獸鱗片縫隙中飄出,是傷處的污血所化,而後愈來愈強,成為一片青色毒霧,籠罩了水魔獸重傷的軀體。層層濃霧中,看不真切的所在,拜月教主滿是恐懼的驚吼聲隨著水魔獸瘋狂的尖嘯一同傳出!
 
  「住、住手!我可是……我可是召喚你的主人!你應該聽從我的命令!殺光他們!快殺光他們!」沒等他說完,水魔獸又是一聲狂吼,煙霧中妖異血光綻放,一股腥風掃蕩四周煙幕,他倆的身影又重新出現。
 
  「呃啊啊啊──!住手、住手啊啊!」只見水魔獸的八顆頭顱間,拜月教主雙手抱頭,面色慘灰,神情扭曲似狂,原本壯碩的身軀,也變得乾癟枯槁。「我、我可是要統治整個天下,怎麼可以死在你這種怪物手裡!」
 
  「那、那是……」林月如看著身軀與水魔獸相連,正死命掙扎的拜月教主,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拜月教主本就是個體魄健壯的人,與水魔獸合體之後更形強盛,可水魔獸反噬其主,才一轉眼他已血魄乾涸生不如死,形同骷髏。如今他什麼都作不了,只剩僅存的求生意志驅使他睜大了雙眼,奮力伸長枯瘦的手臂,自喉嚨發出幾個沙啞音節:「救……我……救救……我……」
 
  「不可能的。」徐長卿看著拜月教主,理智冷靜的嗓音,聽著有種殘酷的錯覺,宣告著挾持苗疆十年餘的梟雄末日已至。「你當初以肉身啖魔之時,就該明白這意味著什麼。牠將吞噬你的血肉魂魄,直至一點不剩,自世間完全消失。」
 
  「拜月教主,普天之下,沒有人可以永遠倒行逆施下去,你逆天而行,付出代價的時刻到了。」
 
  拜月教主仍嘶啞道:「救……救我……」
 
  「大事不好了。」趙靈兒咬著牙,似乎在猶豫什麼。「水魔獸本是以人血獻祭喚來,如今水靈缺乏,怕是牠要吞噬人命!」
 
  「這……拜月教主那傢伙做了那麼多惡事,死有餘辜!落到這等下場也算老天有眼,可等會兒牠若是回頭殘害祭都百姓就不好了!」李逍遙說著。
 
  趙靈兒猶豫道:「他做過那麼多壞事,就算要他以命來還,也是天經地義,可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就這樣讓他身陷魔獸的身軀裡,被吸食至乾涸,連魂魄都從此湮滅,不復存在於天地之間,這怎麼可以呢?」
 
  「但……他自願肉身啖魔,與水魔獸合體,如今想救他太難了,難道、難道只能將他連同水魔獸一起殺了?」
 
  「趙姑娘,現在不是讓你猶豫的時候了。」見趙靈兒喃喃自語,南宮煌站出來,手腕上一個金輪光華滿溢,帶動空氣中無窮無盡的靈力運轉,起初尚小,而後逐漸擴大,由渺渺虛無化作肉眼可視的實體。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你如今同情他,可他會落到這個地步,也是他一手造成,怎可讓整個祭都全城百姓與他陪葬?不能讓水魔獸有再生的機會,五靈輪就是為了這個時候而存在的!」
 
  他說著,運轉法力,金輪騰空旋轉起來,天地五靈燦爛光澤流轉成絢麗的光輪。「對付火魔獸那時沒能來得及,這次總不該再留下遺憾了!」
 
  酒劍仙瞧他還有這招,不禁奇道:「你這傢伙,我還以為你離開蜀山之後早已荒廢修行,看來是我太小看你了啊。」
 
  「哼,那當然。每年練五回,一百年後就能成仙了!」南宮煌得意地一笑。
 
  五靈輪迅速擴大,彈指間已如地表上的一輪滿月,南宮煌伸手往前一推,光環朝水魔獸的方向衝去,觸到傷痕累累的水魔獸。
 
  無視一切阻礙,輝赫卻柔和的五靈光輪緩緩穿過了水魔獸巨大的身軀,將所觸及的一切,張牙舞爪的頭顱、掙扎扭動的蛇頸,全都化為粉末光塵。就像一場奇蹟在黑夜中上演,雖然極為緩慢,但沒有人懷疑,這樣下去,水魔獸將會被完全消滅。
 
  「如此一來總算是……結束了吧?」夏侯彰放鬆了下來,注視著黑夜中流光輪轉的五靈輪,還有即將被消滅的水魔獸。
 
  「拜月教主已和水魔獸融合,其身便是妖魔,也只能跟著灰飛煙滅了……」趙靈兒看著水魔獸,中間的拜月教主早已成為一具乾屍般的鬼怪東西,徒留魔氣勉強支撐著他求生存的執念。
 
  他終究只能以魂魄消亡的方式贖清他的罪孽了嗎?
 
--


第五十九章 祭都決戰,魔獸噬主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