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30更新第56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在神降密境身中骨蛇毒火的龍溟,不過區區一、兩個時辰,竟意外出現在此,而且看來傷勢已然痊癒。
 
  就在李逍遙詫然注視空中那人時,水魔獸朝李逍遙所噴毒霧,被一輪金色的耀眼法陣擋下。
 
  這輪金色法陣眾人已不是第一次見到,可出現的人卻不是魔翳。
 
  「夏侯門主,我們遠遠的就聽見了呦。」一個聲音自後方傳來,與龍溟相似,卻少了幾分凌厲、多了一點瀟灑。「魔界固然缺水,洪水的話恕我們還是敬謝不敏了。」
 
  「龍幽公子!」夏侯彰回過頭去,龍幽手持長槍,神采飛揚,而站在他身邊那個人,方才的施法者,赫然是夏侯韜。「二弟!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人多好辦事,自然要來為大哥盡棉薄之力。呵呵,方才那位已經帶著女人小孩逃難去,就只能由我上了。」明明講的都是同一個人,虧夏侯韜還能面不改色,保持一貫溫文的笑容,不過趕到戰場的還不只他們三人。
 
  「夏侯門主!」一甜美女子嗓音傳入眾人耳中,原來是王蓬絮手持七星侗笛,姿態輕巧靈動,振著背上光彩四溢的薄翅飛來。
 
  與她同行的還有溫慧,這天生神力、力能扛鼎的女中豪傑,雙手持兩柄戰錘,身手敏捷地踏過屋頂、樹梢,三兩下也飛身躍上城牆。
 
  「幽煞殿下,你怎麼自顧自先走了,等等我,紅姬也要同行呀!」最後一個來湊熱鬧的,當然是深情款款、一路相隨的羅剎公主紅姬。那抹苗條的豔紅身影飛至時,大夥都可明顯看到龍幽的神情不大自在。
 
  「龍溟公子,你的傷不要緊了嗎?」趙靈兒還記得龍溟剛回到大理時,毒火侵蝕,僅一息尚存的模樣。那樣的傷勢,尋常人少說也要躺個十天半月,難道說他們真是魔族?
 
  「呵,蒙趙姑娘掛念,不勝感激。」龍溟一拱手,又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君王。「骨蛇的毒火確實陰狠,這次都多虧了絮兒姑娘,五毒獸一族能解世間百毒,及時救了龍某一命,也算是一物剋一物吧。」
 
  「況且,整個夜叉國的族人還在等著孤,孤縱使粉身碎骨,也絕不能在這裡停下腳步。」不知是否刻意為之,龍溟以孤自稱,彰顯其君主身分。他橫槊傲立,嘴邊是一抹笑意:「拜月教主背棄萬民、其心可誅,縱使是不死魔獸,也當除盡!」
 
  趙靈兒聽他一席話,閉上眼睛,微笑道:「是啊。逆天而行,終有天譴。世間萬物,自有其生長的平衡,六界靈脈往復循環,也自有道在其中。為了滿足一己私心,強行扭曲靈脈,禍害人間,雖能得一時風光,終究遭致反噬。」
 
  「背離天道的人,連命運都會對他湧起一股逆流,我們一起阻止他吧,這就是──我的宿命!」趙靈兒心中茅塞頓開,忽如光照千里,心境澄明之下,傳承自女媧神的強大靈力更上一層樓,化作浩然之風,騰旋而上。
 
  「拜月教主!你看到了嗎?」夏侯彰將長劍指向水魔獸,快意道:「沒想到我們還有援軍吧!對付你這種怪物,就是要多找幾個人一起圍毆,你真以為你能和全天下作對嗎?趁早睜眼看清楚吧!」
 
  「唉,拜月教主,久仰大名,可惜見到你的時候,你已經變成這副德性了,簡直就像是在等著正義使者來除掉你的樣子呢!」龍幽也故作惋惜似地搖搖頭,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來湊個熱鬧,當一回為民除害的大俠,這麼大陣仗,就當作是對你的特殊禮遇吧!」
 
  「哈哈哈哈,以多欺少的正義大俠,老夫還是頭一回見!」這當然只是個猖狂的玩笑話,拜月教主仗恃著水魔獸不死之身,根本不放在眼裡:「一群蠢貨!想垂死掙扎,就儘管試試,到了黃泉之下才算對得起自己啊!」
 
  「夏侯門主,你又胡亂刺激他了!」林月如縱身跳起,躲過水魔獸閃電突刺的噬咬,她騰空翻飛,手中長鞭橫掃縱劈,劃成金色十字,擊打在水魔獸頭顱之上,末了劍指疾射,勁道刺穿佈滿青鱗的頭顱。
 
  可林月如知道這只是一時的,很快水魔獸就從水中汲取靈力恢復了原狀,原本癱軟在城牆上的蛇首又再次竄出,張開利齒。而她早已離了原處,水魔獸本身或許還可勉強對付,但加上了棘手的復生能力,那是誰都沒有法子,李逍遙御劍而至,拉起林月如的手飛離城牆。
 
  從高空俯視,一群人已經將水魔獸團團圍住,手中兵器蓄勢待發,雙方的戰意交盪在風與水波之間。其中一個蛇首率先攻擊,大口噴出青碧毒霧,王蓬絮掌心五毒珠輪轉,綻出瑩白光暉,照映猶如白日朝陽,毒霧頃刻湮滅。
 
  溫慧趁此良機,自王蓬絮背後一躍而出,雙臂緊握結實戰錘,一把將蛇首砸個稀爛。她順著蛇頸飛奔,其餘眾多蛇首紛紛轉向,朝她攻去。王蓬絮驟地執起七星侗笛湊在唇邊,笛音奏鳴,一股靈力的波動令水魔獸動作忽生窒礙,這個空檔中,龍幽與紅姬抄起各自兵器,提高了身法,上前就是全力一擊,兩具頭顱瞬間被斬下。
 
  頂上萬劍齊墜,李逍遙化氣為劍,直攻拜月教主,拜月教主揮動法杖,倏地數顆火球如隕石飛出,雪女連忙施法擋下,不足之處,趙靈兒以聖靈之力催發。冰火交界,竄起千團灰煙。濃煙中,數道琥珀金光如箭穿雲,破空而去,金光在觸到水魔獸的瞬間陡然增幅,天師符挾著破魔之氣紛紛爆炸。
 
  「解決四顆頭了!」李逍遙與林月如在上空看著,那垂死的四顆頭顱沉在水中。趁著牠還未恢復,夏侯韜與龍溟聯手,水魔獸左右兩側,兩輪光輝赫赫的法陣,一黑一紫,在空中旋轉展開,從中魔氣凝成的紫槍與銀焰各自朝水魔獸射去,霎時紫光銀芒交錯如縱雨。
 
  水魔獸似乎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八歧蛇身千瘡百孔,屍塊與血沫隨著魔氣之槍逐一釘下而飛濺,可片刻之後,身處其中的拜月教主竟抬起頭來,陰險笑了。
 
  「這就是……你們的能耐嗎?」他只說了這麼句話,便不再言語,陡然狂笑,水魔獸奄奄一息的身軀再度綻放強光,原本殘破的幾條蛇首霎時恢復生氣,八顆頭顱一同狂嘯,聲勢驚天。
 
  「這……這頭畜生又有動靜了,大家小心!」夏侯彰才剛說了這麼一句,水魔獸厲聲狂吼,尖嘯中滔天水柱自牠軀體的中心爆開,好似水壩的閘門傾毀,興起萬丈巨浪。
 
  不知從何處召來的大洪水再次席捲這片土地,浪愈翻愈高,幾乎要吞噬淹沒整個天地。一場惡戰不僅毫無成果,更令場面重新陷入混亂,只能勉強先保住自己性命,夏侯韜以法力帶起大哥,欲暫且遠離避退,忽地一道猛蛟般的巨浪擊中他的後背,將兩人都沖飛,狠狠撞上山壁。
 
  就在這個毀天滅地的時刻,每個人的視線都幾乎被洪水阻斷之時,天邊晦暗的烏雲間,一道明亮光帶著強大劍氣,斬破重重雲層,如同蒼天降譴,隨之而來的還有另一個人的嗓音。
 
  「孽畜!休得害人性命!」
 
  一劍斬下,剛猛劍氣如同發出這一擊的神器所代表的,至強至大之天道,摧枯拉朽,甚至劃破撕裂六界空間之隔,不僅僅將漫天洪水消滅殆盡,更在大地上斬出一道扭曲的巨大劍痕。
 
  持劍之人高高立於天上,斬出這超乎己身實力的一擊之後,南宮煌再無力動彈,稍稍運氣調息之後,看向底下,伸手抹去額邊的汗,喃喃自語道:「呼,這樣……不知算不算有趕上?」
 
  「嗯?這底下是……神魔之隙?」南宮煌欲好好看清伏羲劍裂縫之後的東西,不過老天卻沒給他這個機會。
 
  斬擊過後,空間裂痕開始緩緩閉合,直至再度隔開兩界,可空間恢復後,被斬裂的東西卻沒有回復原狀。土石山巒、樹木房屋,還有水魔獸,凡是斬擊所致之處,所有事物全都毀成一片狼藉。
 
  水魔獸受此一擊,痛苦慘嚎,不斷翻扭身軀,四周已然破敗的屋瓦樹木更是盡皆被毀成碎片。南宮煌心知這一擊還不足以消滅這頭上古魔獸,但以他的能耐也只能先做到這個地步了。
 
  至於伏羲劍為何在他手上,這件事回想起來還是令他不禁莞爾。
 
  原來是先前在神木林,夏侯彰自願歸還神農鼎,換得商借三神器伏羲劍與女媧血玉。獨孤宇雲為人雖固執,不過答應下來的事情絕對是一諾千金,言出必踐,而這個約定獨孤宇雲也並未食言。
 
  南宮煌在王蓬絮治癒龍溟後,並未一同趕往大理,就是在等獨孤宇雲攜伏羲劍歸來。
 
  無論夏侯彰那晚是否預料到今日之局,神木林那晚他不知該說臉皮奇厚還是光明磊落的行徑,終成如今挽救眾人性命的英明抉擇,這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被洪水沖走的夏侯彰,撞在山壁上渾身疼痛不已,他咳了幾口水,拄著劍鞘站起來。
 
  他從山邊眺望方才決戰之地,洪水退去的南詔國像是一個爛泥的谷地,水魔獸則像爛泥中的一尾泥鰍。除了手持伏羲劍,宛若神明般趕來救場的南宮煌之外,夏侯彰沒有看見其他人,不過這些日子以來,對於一起旅行的夥伴產生的羈絆,讓他相信他們不會死在這次攻擊之中。
 
  這種信任感從何而來,他自己也說不明白。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羈絆,並不僅只聯繫在一起旅行過短暫時光的他們之間,更聯繫著魔界所有仰望著君王歸來的臣民、聯繫著苗疆一方的信仰與未來。
 
  這樣的羈絆,初似一張網,終如一股風,拂過萬里乾涸的祭都原野,拂過明州波光粼粼的海面,仙靈島上的桃花林;走過金光閃閃的千里大漠,風雪冰天的折劍山莊,越行萬里山河,挾著每個人小小的心願,將人魔兩界的命運帶往終點。
 
  他在不遠處看見他的二弟,夏侯韜亦因被洪水衝擊而撞在山壁上,頹然跌坐,垂著腦袋,不知是否已經昏迷。夏侯彰自己也沒有多餘的力氣,他蹣跚著腳步走過去,道:「喂,還活著吧?」
 
  「嗯,還沒死。」夏侯韜頭也沒抬,嗓音有氣無力。
 
  「站得起來嗎?」
 
  「呵,還是請大哥拉我一把吧。」
 
  「嘖,我還指望你用法術替我治傷呢。」夏侯彰嘖了一聲道。
 
  「我自小體弱多病嘛。」
 
  「還不是裝出來的。」夏侯彰皺眉道,算算這傢伙撿了夏侯韜這宿體重新利用,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兒。
 
  「這回是真的,伏羲劍的神威天生克制魔族,南宮國師雖是揮劍斬水魔獸,我們也不免受到波及啊。」
 
  「是嗎,哈哈!那可不能怪你太弱,要怪南宮國師太強了?」
 
  「呵,這可不是好事嗎?最好能把那條泥鰍砍成十幾二十段。」夏侯韜轉頭眺望地下殘破的戰局嘆道:「可惜還不夠呢,你瞧,牠又開始恢復了。」
 
  夏侯彰瞥了一眼山谷底下,水魔獸周身又開始發光,那層詭異的碧綠螢光與周遭格格不入,閃爍之中,牠藉由周遭的水靈之力,逐漸修復伏羲劍造成的損傷。可或許正因為是伏羲劍所傷,這回牠恢復的速度似乎慢了許多。
 
  「如何?大哥有信心消滅牠嗎?」
 
  「方才群毆牠一個,八顆頭打爛了四顆都沒有用,怎麼可能有辦法。要不就請南宮國師賣力點兒,拿伏羲劍多砍幾刀,看能不能煮成一鍋三絲蛇羹吧。」明明是山窮水盡的困局,兩人對話卻意外的豁達。「能走到今天這個局面,我可是已經盡了全力啦。」
 
  夏侯彰忽地停下腳步,察覺不對:「欸,我說你啊,少說風涼話,動腦子不是你的工作嗎?再不快想點辦法來救你心心念念的女媧族人,一個不小心,被做成三絲蛇羹的會是誰就說不準了!」
 
  夏侯韜失笑道:「大哥,你這樣說李少俠可要誤會的,什麼心心念念。不過大哥你真的是很努力了啊,我可從來沒想過這一路上,會有這麼多同伴呢。」
 
  「那是因為你沒有認真去找……好吧,可能你運氣不太好。」夏侯彰思考了一會兒,更正說詞。「江湖兒女就是這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有什麼稀奇的?出門靠朋友,當然要多帶幾個兄弟啦。」
 
  「這可不只是多帶幾個啊,這麼一大票人闖進南詔王宮,拜月教主那時臉都綠了,可真是精采。」
 
  「當然,群毆也是江湖的一環。」夏侯彰不改其色,坦然道:「傻子才跟他一對一。」
 
  「哈哈,說得真好,還是大哥有本事,能喊到這麼多人。」
 
  「所以才出來混江湖嘛。船到橋頭自然直,這船我已經替你開到橋頭了,你可別讓它沉了啊。」
 
  「爛攤子這不都到我身上來了嗎?這句俗話不是這麼用的吧……不過,哈哈,大哥說得也對。」夏侯韜忍不住笑道:「如果沒有大哥,今日不知會成什麼局面呢?或許在苦無其他辦法之下,我會幹出與拜月老頭不遑多讓的惡事也不一定,到時所有人也會毫不猶豫地除掉我吧!能到這裡充當趙姑娘的打手,想來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這傢伙……可真了解自己。」夏侯彰暗自嘖了一聲,來到夏侯韜面前,伸出右手準備拉他起身。
 
  「人貴自知啊,這麼說來……」夏侯韜也伸出手,他實在沒力氣站起來了,只鄭重地道:「大哥,我欠你一聲謝謝。」
 
  「真的,我很感謝你。」
 
  夏侯韜感性地嘆了口氣,可是原本應該拉他起身的手掌沒有如預期握起他的掌心,反而一把拍開了他的手。
 
  「少來這套!男人老狗,真是肉麻。」
 
--


第五十七章 伏羲神劍,天威斬魔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