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28更新第52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你們──」林月如與趙靈兒共撐一傘,乍見此景也訝然無語。在阿奴輔以一耳光的尖叫之後,他二人立刻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
 
  「月如、靈兒,那是……」
 
  「那是李少俠一己的作為,與全漢族男人無關。」第一個跳出來撇清關係的是夏侯彰,作為一個向來嚴以律己的男人,他有充分的立場說這句話,況且他相信徐長卿也會同意他的說法。
 
  如此想著,他又刻意嘆了口氣,補充道:「果真是人不風流枉少年啊。」這口氣雖是責備與告誡,不知怎地卻有幾分幸災樂禍。
 
  「嗚嗚……阿娘!」阿奴飛奔到白苗族長懷裡,盡情哭訴。
 
  白苗族長卻理智得多,她只拍了拍阿奴的背,略作安撫,便道:「好了,阿奴。李少俠也是無心之失,你又何必耿耿於懷?現在可不是讓你孩子氣的時候,快告訴我南詔的事情,你們是怎麼從這條地道出來的,為什麼會有魔獸橫行南詔街上?」
 
  「咦?」阿奴這時才冷靜下來,探頭看看四周,原以為魔獸只被豢養在王宮裡,沒想到連街道上都有!
 
  南詔城內充滿了白苗族的士兵,還帶著不少巨型蠍子。那些體型巨大的蠍子,白苗人稱作五毒獸,自從黑苗人將魔獸帶上戰場後,白苗便培養五毒獸來作戰助陣。
 
  方才自地道內竄出的那些魔獸,此刻已被幾十名手持長槍的白苗士兵、以及帶著五毒獸的操獸使團團包圍。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方才他們在地道裡吸引到的魔獸很似乎占了大一部分,剩餘流竄到街道上的就顯得稀稀疏疏,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後果。
 
  單就體型而言,五毒獸已經足以與魔獸正面交鋒,再加上牠天生的毒性與後天的訓練,對於制衡魔獸總能發揮奇效。解除了街道上的危險之後,便能好好安置南詔的平民百姓,五毒獸這回功勞不小。
 
  至於這種巨蠍與能解百毒的五毒獸王蓬絮有無親戚關係,或是純粹稱呼上的歧異,這就是另一個謎團了。
 
  「呵,關於魔獸橫行的事,就由我來稟報吧,夏侯門主。」街道彼端,魔翳帶著夏侯琳大步走來,比起阿奴等人,他倆看起來就沒那麼狼狽。
 
  「是你們啊,來的真是時候,都沒受傷吧?」夏侯彰轉頭,見他二人都平安,朗笑道:「拖到最後才出現,是不是想看起來威風啊?」
 
  魔翳聞言,一挑眉,答道:「正是,就是要挑這種時候出場,才顯出壓軸的氣派。閒話不多說,門主你們終於趕到了,拜月教主剛才已經被趙姑娘給逼瘋了。」
 
  「咦?我?」
 
  「拜月對女媧後裔忌憚甚深,水靈地脈修復後,便沉不住氣了。」魔翳說道:「這會兒把從前用來參戰的魔獸一股腦全放了出來,就是為了替復活水魔獸找血祭。不過他的運氣可真不好,才一放出來,就碰上族長您的白苗族人率領五毒獸攻入南詔。」
 
  「如此對我方有利。」夏侯彰聽完魔翳所言,說道:「族長,可否請您指揮軍隊將魔獸斬草除根?至於我等,就去將拜月老賊揪出來,給他點教訓。」
 
  白苗族長也認為此番調度妥當,她呼來身邊幾個傳令兵,道:「傳我的命令下去,巡遍整個南詔,將那些殘害人命的孽畜一個不剩全部剷除,保護南詔百姓!」
 
  傳令兵領命退下,白苗族長拱手向眾人道:「苗疆能有今日轉機,全仰賴女媧娘娘慈悲指引。拜月教主把持南詔十多年,並非易與之輩,壯士們,祝你們武運昌隆。」
 
  眾人也紛紛向白苗族長拱手致意,而後夏侯彰又對魔翳問道:「拜月教主眼下何在?」
 
  「門主,這點恕我無法肯定。」魔翳答道:「拜月放走魔獸的同時,也自我與阿琳小姐面前遁走,不知去向。不過……依我之見,諸如此類人,雖作惡多端,視人命如草芥,卻往往愛惜己身性命,不願以身涉險。我相信他很有可能還待在王宮的某處。」
 
  「原來如此,拿他寶貝的水魔獸給他壯膽嗎?」夏侯彰道。
 
  魔翳足智多謀,他說的多半不會有錯,於是白苗族長留下指揮大局,其餘的人便趕往南詔王宮。此時的南詔國已經陷入混亂,天空仍飄著綿綿細雨,四處交戰之聲此起彼落,百姓家家戶戶緊閉門窗。
 
  通往王宮的大道上,幾名黑苗士兵逃了出來,神情驚懼不已。他們不敢相信平時戰場上所信賴的魔獸也會反過頭來,將尖牙利爪對準他們,更不敢相信的是,拜月教主竟背叛了整個黑苗族。一行人本想攔下那兩名士兵,打探前方情況,豈知那兩人置若罔聞,轉眼間已逃得不見人影。
 
  突然,孩子的哭聲自巷弄傳來,一名黑苗女童隻身在小巷子裡,無助地大聲哭喊著母親,一隻臉盆大的魔蜘蛛,從角落的暗處爬出。眼看著女童就要遇難,趙靈兒趕緊誦唸火咒,招來大火球將魔蜘蛛轟成焦炭,而林月如手中金色鞭影盪出,輕巧纏在女童腰際,柔勁一扯將她帶離險地。
 
  女童似乎嚇得連哭都忘了,林月如蹲下身來,掏出手帕拭淨她的臉龐,問道:「小妹妹,你從哪裡來?你的家人呢?」
 
  不知這麼小的孩子能否聽得懂中原官話,女童又哭泣起來,指著王宮的方向哽咽著喊媽媽。原來她也是從王宮逃出,不知怎地卻和母親失散了,阿奴上前對她道:「你要找你阿娘是嗎?可是這裡太危險了,往那邊去吧,那邊會有人幫助你的。」
 
  阿奴手指向白苗軍隊的據點方向,黑苗女童卻仍緊緊扯著林月如衣襬不放,林月如只得對她保證道:「放心吧,我們替你過去找你的娘親,你也要勇敢一點等娘親回來,好嗎?」
 
  女童沉默不語,取下腕上一串材質樣式普通的珠飾,林月如接過,猜道:「這是你娘的東西?」
 
  她咬著下唇,不說半個字,點了點頭之後轉身就跑。
 
  「月如,我們走吧。」李逍遙拍拍她的肩膀,此處不久之後就會有白苗軍隊駐守,他們不應該再把時間耗在這裡。
 
  然而愈往王宮的方向走,見到的活人也愈少,取而代之是四處橫陳的屍體,直到踏入王宮前殿那座水潭時,一眾人才真正被嚇住了。王宮已經完全變了樣,與夏侯琳潛入時大不相同,此情此景,卻與徐長卿在迴魂仙夢中所見,十年前的南詔一般無二!
 
  放眼望去,地上、廊邊、池中,殘破不全的屍首令人不忍觀之,昔日是漢人,今日則輪到黑苗人。血流淌滿地,死亡的腥味中人欲嘔,更將水潭染成一泓血池,在那池水中央,被封印的水魔獸石像浸泡其間,載浮載沉,彷彿有生命般。
 
  小翠不住顫了一下,連忙打開傘遮掩住三個孩子的視線,不讓他們看這猶如枉死城般的地獄景象,林月如卻注意到了其他東西。一名女子的遺體倒臥在她的腳邊,已然不知被什麼被砍去頭顱,遺體蒼白僵硬的右腕上掛著一串材質尋常的珠飾,樣式與林月如此刻握在掌心的相同。
 
  她咬緊了牙,握緊了珠串,眾人已經往大殿方向走去,她亦跟上。這個橫死王宮的女子,還有那個哭著尋找母親的女童,只是無辜的平民,或許這一生都過著平凡、甚至是庸碌的日子,江湖上的驚滔駭浪、拜月教主的野心於她們,都是遙不可及的浮雲。可當局勢驚變,她們仍然要像螻蟻那樣,為了自己從未得到過的好處而枉死。
 
  要成就一個安樂的盛世,讓每個人都能實實在在地握緊自己手上的幸福,需要積年累月的努力。但天下局勢無常,世間總會有人為了一己私慾、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破壞得來不易的平衡。
 
  大殿正中央,一名身著黑袍、頭頂彎月戰盔的壯碩老者,緩緩轉過身來面對眾人。
 
  「拜月教主,你還有什麼話說?」夏侯彰沉聲質問。
 
  橫行在外的魔獸此刻也該被白苗族壓制下來,大殿上十多個人對上拜月一人,且個個武術、仙術造詣皆不同凡響,當中更有拜月畏懼已久的趙靈兒。而拜月教主此刻孤身一人,失去可供驅使的魔獸,殘害的百姓也尚不足以復活水魔獸,就連掌控了十年之久的黑苗族也不會再聽他號令,這一局可說功虧一簣,生生被人將了一軍。
 
  「十年了……果然不除掉你,老夫就永無寧日!」拜月教主這句話當然不是對夏侯彰說,十年間他的眼中釘向來只有一人。
 
  既被點名,趙靈兒便排眾而出,道:「你何苦執著若此?你一心想著取我性命,但又可曾想過為此犧牲了多少無辜生靈,他們又有那裡對不起你?」
 
  「無辜?」拜月教主大袖一揮,哂笑道:「你說黑苗無辜?當年我下令屠盡漢人時,他們劫人財物、奪人妻女;與白苗打仗時,他們仗勢著魔獸耀武揚威、發洩殺性。」
 
  「黑苗族本就良心泯滅,這就是他們的天性!他們當中無論哪一個,手上都沾著漢人與白苗人的鮮血,難道如今就因為他們無能保護自己性命,就成了無辜嗎?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成王敗寇,只此而已,要說有誰無辜,那也只是弱者的推託之詞!」
 
  「胡扯!」林月如憤怒地打斷拜月教主的話。「難道黑苗族內,連稚齡的孩子、柔弱的女子,也都想著去侵略別人嗎?因為你是拜月教的教主,所以他們才信任你、替你賣命,把全族的未來都寄託在你身上,而你卻欺騙他們,唆使他們去行天地不容的惡事!」
 
  「哈哈哈哈!小女娃兒不笨,這世間弱者本就是強者的棋子!」拜月教主神色不見慚愧,反而得意:「誰讓這群蠢東西以為我是救世主,哈哈!他們既然願意把一族的命運交到我手上,我又何必與他們客氣?如今已經不需要他們了,黑苗族就認命地去死吧!」
 
  「你難道……就不顧念他們都是你血脈相連的族人?」趙靈兒哀傷地問道,因為沒有價值了而被殺掉,她的父母就是為了這個理由而死。
 
  趙靈兒的問題拜月教主會如何回答,在場每一個人都了然於心,但趙靈兒仍堅持平靜地把話說完:「他們不是螻蟻,你也不是天神,你沒有資格這樣對待他們。把你的野心放下,我們可以饒你一命。」
 
  「能做我水魔神獸的祭品,是那些螻蟻的福氣。」拜月教主沙啞的嗓音聽著陰冷無比。「待我復活了水魔獸,從此在天地間所向披靡,屆時我何異於神祇?哈哈哈哈!你們也葬身此地吧!」
 
  語畢,他高舉法杖,一道熾光激射,直攻趙靈兒。趙靈兒亦執天蛇杖欲相抗衡,可在此之前,一金芒赫赫的法陣橫在他倆中間,擋下了拜月教主的法術。魔翳手捏法訣,紫衣飄飄,夏侯彰手持寶劍,威武沉著。
 
  「我說,拜月教主啊……我們這麼一大票人特來拜訪,你卻只理睬趙姑娘一個,把我們全都晾在一邊,也太說不過去了吧?」夏侯彰嘿嘿笑了兩聲,眾人亮出各自兵器,刀光劍影好不壯觀。
 
  「哼,這就是你們中原的武林正道,以多欺少,卑鄙無恥,簡直貽笑大方!」拜月教主法杖唰唰猛揮,數道無形的真氣往四周橫掃。
 
  「哈哈,羨慕嗎?你已經眾叛親離了!」夏侯彰閃身躲開的同時出言嘲諷道。李逍遙捏起劍訣,聚氣為劍,天劍橫空斬出;林月如指訣疾劃,一式七訣劍氣化作三道鋒芒朝拜月教主衝去。
 
  「拜月老賊,你覺悟吧!」
 
  「今天就要為靈兒妹子討個公道!」
 
  空中地面皆有攻擊,拜月教主避也不避,他大張雙臂,充沛靈力如赤焰爆發,抵銷了兩人合擊。煙霧散去,只見他神情猙獰,由額角至袒露的右臂,青筋根根浮起,黝黑的皮膚血色全無,實在駭人。
 
  「哈哈哈哈!覺悟?老夫今日就要告訴世人,沒人能與我作對!」拜月教主瘋狂之下,又是連環劍氣擊出,將王宮地磚砍出好幾道裂痕。
 
  夏侯琳躲在魔翳身後,偷偷說道:「老師,這老頭兒是不是又瘋得更厲害了?為什麼他講話就非得一邊囂張地哈哈大笑不可呢?」
 
  「呵呵,喪家之犬向來都是如此,不值一哂。阿琳小姐只需謹記他這副樣子,留心以後千萬別落到這步田地就夠了。」
 
  師生倆一搭一唱的嘲弄很快被拜月教主給發現了,兩團青燐燐的毒霧招呼過來,魔翳念咒招來烈炎,旋風橫掃之下火勢更旺,三兩下將毒霧燒得乾乾淨淨。又將雷電依附在夏侯琳劍招之上,夏侯琳劍式劈出,氣勁猶帶霹靂雷擊,鋒銳凌厲,回敬拜月教主。
 
  「不過是兒戲!」拜月教主法杖向劍朝揮擊,火炎如蛇纏繞劍斬,轉瞬除去雷靈之氣,劍擊本身亦被輕鬆擋下。沒想兩人不過虛晃一招,誘敵分心,隊伍的後頭,徐長卿咒語誦畢,陡然睜開雙眼,指尖夾著天師符輕輕往外一送,黃蘗書絳色咒文的符紙驟地巨大化,附於其上強盛的靈力烈如驕陽,爆炸開來,當頭擊中拜月教主。
 
  「呃啊──!」
 
  「兒戲也教你上當!」阿奴趁機竄出,手中鬼頭杖靈活旋了個圈,向拜月教主的方向隨手一揮,成群虎蜂在她的操控下撲去。拜月教主遭天師符法一記痛擊,深知不能再受阿奴這一記,勉力奮起,全力回擊。
 
  雙掌灌注氣勁的一擊轟殺迎面而來的虎蜂,阿奴險險躲過,拜月教主暗自竊喜,讓他尋了這個空隙自重圍中脫出。
 
  小翠帶著幾個孩子躲在角落,此時只見拜月陰險一笑,朝他們衝過去,姜承右手握拳一甩,欲擋到前頭去,她卻不能讓這麼小的孩子犯險!小翠忙扯著姜承的領子將他拉回後方,張開了溫慧所贈藏星傘希望能略作阻擋。
 
  「住手!竟然欺負手無寸鐵的女人小孩!」李逍遙忙捏劍指,蘊氣為劍,銀白劍芒似萬千飛鳥振翅疾翔,朝著拜月教主空門大開的後背飛刺。拜月逼不得已,轉身回防,原本要轟在小翠身上的一式,硬生生轉向與李逍遙御劍術對撼。
 
  這短短一瞬的空檔,護子心切的夏侯彰已經趕到,拜月教主迴身應付李逍遙的一霎,他正對著拜月教主的後背,灌注意念的一劍全力劈出,因心無雜念而行雲流水,恰如驚濤裂岸。
 
  氣勢萬鈞的斬擊將冷白劍刃深深嵌入拜月教主後背。夏侯彰眼中時間宛若水泉凝滯,有形刀劍因無形血魄而生,拜月教主背後鮮血,隨著斬擊在空中畫成絳色弧線,隨後他本人飛摔出去。
 
  拜月教主尚未站起,趙靈兒已經來到他面前,他掙扎著抬起頭,雪白的鞋、聖靈披風、天蛇杖、宛若巫后再世的那張面孔,實在可恨。
 
  「夠了,你孤身一人,勝負打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了。」
 
  拜月教主踉蹌站了起來,背部的刀傷深入脊骨,刺痛且暈眩,他將法杖平舉在趙靈兒面前,眾人原以為他要投降,傷重至此,投降已是唯一可保住性命的手段。可他卻轉過身去,對夏侯彰陰狠笑道:「你會後悔,後悔這一劍還沒能奪我性命……」
 
  「你、你這是……」
 
  拜月教主翻掌將法杖倒持,反手握住了尾端波刃劍,提起一口氣,將刀刃狠狠刺入自己胸膛。
 
  「住手──!」
 
  「哈哈哈哈……不管黑苗白苗,通通去死吧!」波刃劍穿透肺臟,血沫自他嘴角淌下,痛苦與憎恨使他的聲音聽來更為扭曲。他放開雙手,縱聲狂笑。
 
  大殿迴盪的笑聲中,後方水潭裡,水魔獸石像表面一陣一陣閃爍微光,而後強光併發,直射天際。光線頃刻吞沒了整個王宮,也吞沒了眾人的視線,目不能視物的一片混亂中,眾人皆感受到大地震盪,四周隆隆作響。
 
  上古魔獸生啖其主之後重生降世,巨蛇龐大的身軀翻騰在水間,霸道殘酷可比天災宰制渺小凡人的生死,世間宛如回到那個天地洪荒的遠古時代。
 
  刺眼光芒終於稍稍消散,緊接而來是王宮石牆細微的碎裂聲,幾處小小的碎裂迅速擴散成蛛網狀的裂痕,倏地化作一聲聲驚雷爆響,水柱噴發衝破王宮石牆。
 
  巨獸洪災,苗疆十年前的慘劇,此刻重演。
 
 
--


第五十五章 一念入魔,殃墮無間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