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28更新第52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圍繞著女媧神殿,白苗戰士們在此處重整旗鼓,汲取女媧神殿中清澈的泉水洗淨傷口、療傷包紮。在這座女神像的腳下,眾人休息、祈禱、感受戰爭空隙間短暫的平靜與女媧神的護佑。
 
  「靈兒,你來了!」刻著碑文的石板旁,李逍遙走上前去,握住趙靈兒的雙手。掌心間的力道與溫度都是一種無言的默契,趙靈兒抬頭看向前方,神殿生著綠苔的石階鋪展在趙靈兒眼前,就等她帶著天蛇杖與聖靈珠拾級而上了。
 
  「……逍遙哥哥,謝謝你。」趙靈兒瞬間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柔情滿溢心胸。李逍遙本可不必千山萬水為她涉險,而可與林月如結伴江湖,快意而行,卻仍伴她踏上了危機重重的苗疆故鄉。
 
  「傻靈兒。」
 
  林月如方才忙著救死扶傷,此刻偷空休息,秀髮紮成簡單的馬尾,繞在白皙頸側,她拂去額邊薄薄香汗,抬頭對著趙靈兒溫柔一笑。有幸能得他二人一路相隨,趙靈兒知道上天已經待她不薄。
 
  她將聖靈珠置入祭壇之下那座石碑中央,冰藍微光渲染開來,祭壇上緩緩升起五座石檯,他們三人便踏上祈雨的祭壇,將五顆靈珠一一置於石檯之上。女媧神殿一如往常,光線朦朧昏晦,祭壇上五靈珠所散發的霞光如五盞琉璃燈,點亮了這個古老而神聖的地方。
 
  趙靈兒閉上雙眼,兩手捏訣,低聲頌唱起咒文。
 
  李逍遙在一旁,看著趙靈兒虔誠禱念祈雨咒文。他的靈兒命運多舛,沒有讓她永遠天真無邪的資本。仙靈島不過是海外避世之地,並非什麼神仙之境,然而趙靈兒的純真與善良,足以將凡塵化為仙境。打從他初見趙靈兒,求取紫金丹那時起,就覺得她是世上最美麗善良的仙女。
 
  就連蜀山這樣的清靜修仙之地,都有人與妖族永無窮無盡的仇恨對立,可是她的無私胸襟,如今將為整個苗疆帶來和平。彼時仙靈島上的少女,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此刻絳袍加身、手握蛇杖的靈兒,則更像是下凡拯救苦難的神祉。
 
  李逍遙握緊了手中之劍,不枉他仗劍江湖,千里而行。
 
  咒語唱誦完畢的瞬間,五顆靈珠似有感應,傾洩赫赫靈光,輝映神殿,靜止的時間中,只聽得見趙靈兒輕聲祈求:「天地諸神啊,我以女媧聖靈之名,請求您賜予這片土地新的生命。」
 
  呼應著趙靈兒的祈禱,聖光滿溢的神殿之外,萬里無雲的廣袤天頂,飄來了降雨的雲霞,轉眼間已經烏雲密布。雨雲的陰霾遮蔽了毒辣烈日,雲中閃電驟現,雷聲轟然驚起,迴盪在古老神殿的石壁之間。
 
  所有人都仰天盼望著,一陣令人屏息的凝滯緘默之中,蕭瑟清風拂過苗疆千里,淅瀝雨聲終於在所有人耳邊響起,開始只是叮咚雨點,而後雨勢漸增,滂沱而下,澆灌在這睽違了十年的大地上。
 
  「是雨……」白苗族長站在神殿屋簷之下,眼眶氤氳,她伸出手讓掌心承接落下的雨水,激動之下連聲音都微微顫抖:「真的……下雨了,這是神蹟啊!」
 
  「下雨了……下雨了!女媧娘娘顯靈了!」不知是誰先高聲喊道,殘破戰場上僅存的士兵,無論黑苗白苗,都停下了打鬥。雨水落在他們的戰甲上,沾濕了衣袂、洗去了血腥,他們曾經奢望的天降甘霖,如今竟成真了。
 
  「是女媧娘娘聖靈庇佑……」一些信仰虔誠的苗民當場感動落淚,而黑苗士兵不及懺悔或恐懼,紛紛棄甲而逃。
 
  大理城內,夏侯韜獨立窗口,愣然望著窗外霖霖雨水,那樣的心情彷彿是長夜已盡,夢魘初醒。在他身後,龍溟已被治好了傷,只是仍沉沉睡著。
 
  夏侯韜並不信仰女媧神,可仰望著降水的天際,夜叉一族沒有出口的未來,就彷彿已經有曙光乍現。這瞬間,曾背負在他肩上那些深沉的壓力,彷彿都煙消雲散,過往曾有過的可怕念頭,都成幻夢一場。
 
  「陛下,能遇到趙姑娘,真是太好了。」夏侯韜的視線還定定望著下雨的天空,龍溟仍負傷昏迷。
 
  現在只差最後一步,就能將一切終結。
 
  「呵呵,拜月教主,你可注意到了?」將意識拉回陰暗的南詔地下宮殿,眼前的拜月教主面色鐵青。魔翳心想,將這種瘋狂的野心家逼得太緊,恐怕要壞事,他一定要想方設法,拖延到大家都到齊為止。
 
  「水靈地脈恢復了?是那個妖女幹的?」拜月教主怒極,額邊爆出青筋。「該死的雪女,竟敢騙我!妖女根本不在南詔城!」
 
  「閣下何須訝異?」魔翳輕哂:「比起你十多年來矇騙荼毒黑苗百姓,雪女這點小伎倆,實在算不得什麼。」
 
  「嘿,你懂了吧?你用什麼方法對付人,哪天就會有人同樣地對付你!」夏侯琳縮在魔翳身後,一顆腦袋探出頭來。
 
  「小娃娃繼續當你的縮頭烏龜吧,這裡沒你插嘴的份!」拜月教主惱怒喝斥,趙靈兒的消息讓他愈發焦慮起來。
 
  「都到了這般田地,閣下還有興致與小丫頭一般計較嗎?我可真是佩服,還不如動動腦子,好好想想自己的退路。或者……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趙姑娘為人心慈,或許會饒恕你的罪孽。」
 
  「哼哼……哈哈哈,天大的笑話!我堂堂教主,還需要一個小女娃娃的寬恕?」拜月教主聽了魔翳的話,狂笑不止道:「我倒要看看她能奈我何!只不過是看到妖女祈得雨水,那幫黑苗賤民居然怕得棄戰而逃,早已沒有用處!」
 
  「我就血洗整個南詔,拿他們的鮮血來祭我水魔神獸!」
 
  拜月教主話說完,又是一陣狂笑,緊接著他與眾魔獸的身影漸漸消失,離開了水底。魔翳與夏侯琳來不及阻止,眼睜睜看著拜月教主帶著那群凶獸消失無蹤。
 
  「老師,那個穿得烏漆嘛黑、又袒露出一邊臂膀的瘋老頭子,剛才說了什麼?」夏侯琳目瞪口呆,她感覺拜月教主真是走火入魔、無可救藥了,可對一個瘋子不管說什麼,都是徒勞無功。
 
  「不好,放任魔獸到南詔王城四處屠殺,又是一場腥風血雨。」魔翳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如此說道。
 
  「老師!你剛才怎麼不乾脆殺了他?」夏侯琳心裡急了,扯著魔翳衣袖問道:「這老賊連自己的族人都當成棋子了,根本不在乎人命,我們應該要為民除害啊!」
 
  「……殺不了。」魔翳沉默了一會兒,眼神略略移向別處,只說了這三個字,並未多做解釋。
 
  夏侯琳這回總算是看懂了,魔翳畢竟為人師表,還是要點面子的。「原來老師你方才打得很辛苦啊,我一點都沒看出來呢!你用那種冷酷的口氣嘲笑拜月老頭的寵物都是廢物的時候,我還很崇拜你呢!」
 
  「兵不厭詐。還有,我實在聽不出你那番話究竟是褒是貶啊,阿琳小姐。」魔翳嘆了口氣,說道:「我們也快走吧,再慢那些黑苗人一個個都要枉死在拜月的陰謀之下了。」
 
  必須制止魔獸橫行殺人才行,這不單單是為了保護黑苗人的性命,更是為了阻止水魔獸復活。被封印的水魔獸石像毫無防備,無奈他們現下也奈何不了牠,魔翳帶著夏侯琳離開了水底秘道。浮出水面之後,便是南詔郊外,於是二人又趕回城裡。
 
  同在地底宮殿的雪女,亦察覺這片大地發生了變化,水靈地脈修復之後,水靈之力也一點一滴灌注到她的體內。這對她來說有好無壞,在這個險惡的環境下,多一點力量也能令她也稍微安心。
 
  她抬起手來,感受到無形的靈力再度充盈在整個苗疆的靈脈之間,連帶充盈在水靈之體的她身上。可惜她獨自一人,根本不知道魔翳那頭發生什麼事,才正暗自竊喜,不遠處魔獸籠牢已經傳來動靜。
 
  牢籠欄杆陡然發出搖晃碰撞的金屬聲,而後一聲刺耳的尖嘯,逼得雪女趕忙摀起耳朵,緊接著昆蟲、甲殼類妖物特有的振翅聲傳來,然後是鐵欄杆被金屬砍斷的尖銳噪音,她不禁嚇得倒退兩步。
 
  「不、不好了,那些怪物該不會開始活動了吧?」
 
  才剛高興水靈地脈恢復,此刻又陷入了更大的危機,憑她一個小小雪妖,碰上那麼多魔獸,只怕一會兒就死得連骨頭都不剩了!雪女嚇得寒毛根根豎起,她查看四周,發現到自己很不湊巧地站在靠內側、遠離出口的位置,而口袋裡只有一點零錢和尋常藥草,並沒有什麼能出奇制勝的神奇道具,看樣子只能找地方躲起來了。
 
  可俗話說命由天定,時運不濟的當口,做什麼都招禍患。雪女心急則亂、忙中有錯,才一轉身,竟不慎翻倒了一旁篝火的架子!托著炭盆的燈架倒入水池中,嘩啦一聲驚起一片水花,她還來不及道聲大事不妙,一張魔蜘蛛的巨網已經朝她噴了過來。
 
  「該死,被發現了!」雪女飄浮起來,避過蜘蛛絲,她本想著若只有一隻,或許還能一拚,但這個願望也很快破滅了。
 
  繼魔蜘蛛之後現身的,全是方才她在牢籠裡所見過,那些一動也不動的魔物,這麼一大群湧上來,任誰都要害怕。
 
  「不要、不要過來!走開!」魔獸們緩緩逼近,雪女素手一揮,一道冰棘自地面蜿蜒而去,但豈能阻擋牠們的腳步?她連試了兩三次,毫無用處,終於忍耐不住心中恐懼,轉身拔腿就跑。
 
  見雪女奔逃,魔獸們更加殺心大起,這南詔地底宮殿說小不小,說大卻也不大,三兩下已經將雪女驅趕至此處道路的盡頭。一旁的監牢中,還有一隻裸身纏繞著巨蟒的女妖不斷用力敲打著牢門,試圖掙脫出來。除此之外就是圍繞地下宮殿四周的一大片水塘,完全無處可逃。
 
  「不、不要啊……奴家還不想死……」
 
  這些怪物可不是通曉人性、會對她產生憐憫之心的族類。雪女已經退無可退,飄浮起來,緊貼著宮殿磚牆,心裡盤算著,如此看來只能逃往水底了。
 
  早知道今日會有此劫,雪女寧願不要什麼靈玉,在折劍山莊的後山上過自己安穩的日子。她騙過這麼多人類,從來都只有她害人的份,這還是第一次被人給害慘了!
 
  「嗚嗚……」已經無人會被她的眼淚矇騙,她卻第一次害怕地哭了出來,不敢想像自己的下場。魔獸們團團將她包圍住,不知何時要下手殺她,突然間,她背後的牆壁被什麼人挪動了。
 
  「這邊!」身後一雙手挽住了她的腰,用力向後一扯。
 
  雪女還來不及看清來者何人,便重心不穩,向牆壁後倒去跌在地上,原來此處宮牆竟是有密道的!方才出聲之人踏出一步,手中長杖向前一揮,宏亮的誦咒聲迴盪,數團青碧毒霧挾著上千蠱蟲飛衝出去,發出劇烈爆響。
 
  她抬頭一看,阿奴的背影擋在她前方,手持鬼頭杖,而原本待在客棧的三個孩子,則躲在她的身後。
 
  「可惡,沒有用嗎?」萬蠱蝕天對付群魔仍顯不足,阿奴一跺腳,帽子上的銀飾跟著叮噹作響。「不過幸虧及時趕到,沒辦法了,快點走吧!你還好嗎?站得起來吧?」
 
  「奴、奴家沒有受傷,多謝姑娘相救……」雪女生平第一次不為演戲,而是真正滿懷感激地說出這句話。她站了起來,旁邊幾個孩子已經開始動作。
 
  「當心,我要把密道關起來了。」姜承說著,使勁兒扳下密道旁的木桿機關,方才光線昏暗一時沒看清楚,原來這裡竟還有諸多機關!阿奴能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找到雪女,不得不說是上天保佑。
 
  可他們期望中,宮殿牆壁再度關閉的畫面卻沒有出現,木桿是扳動了,怎料牆壁就是一動也不動。
 
  「怎、怎麼了?機關關不起來嗎?」阿奴轉過頭來,尷尬地問道。磚牆好好地敞開在原地,眾魔獸依然在外虎視眈眈,隨時就要衝進來。
 
  「阿奴姊姊,已經關起來了,可是牆壁不動。」夏侯瑾軒回答道。
 
  「這沒道理啊,扳上去可以把牆壁打開,拉下來就應該要把牆壁關起來。莫非……是因為太久沒用,年久失修壞掉了?」皇甫卓小手抵著下巴,認真推測道。
 
  「這、這實在是……」阿奴又回頭看那群魔獸,其中不知哪隻率先有了動作,一下就是幾萬隻蒼蠅毒蚋,黑雲似的朝這裡湧來。阿奴大聲驚呼:「快、快跑啊──!」
 
  她鬼頭杖一揮,又是成千上萬蟻蠱往洞口外狂竄,與敵人的撞在一起,悶聲炸裂,而一行人已經趁著爆炸的混亂往回狂奔。阿奴施放了招式之後也轉頭逃跑,緊接著後頭就是群魔亂舞,讓人不敢回頭的魔獸嚎叫、尖嘯之聲。
 
  「好你個莫非!好你個年久失修!到底是誰做了這種開得起來、關不回去的密道,真是太爛了──!」
 
  在阿奴欲哭無淚的呼喊中,一眾人再度往密道中奔馳,不同的是這回後頭還拖了一整群要命的妖魔鬼怪。相對於阿奴與雪女感覺今日時運不濟,夏侯瑾軒等三人則是駕輕熟就,對他們來說,被大群妖魔鬼怪追殺,也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事了。
 
  「……前面左轉比較好。」姜承這孩子跑在前頭帶隊,宛如一個小隊長。神奇的是,不知他用何方法判斷,這孩子說有妖魔的地方大多有妖魔,沒有的地方也大多平安。眾人依言左拐,後頭魔獸發了瘋似地窮追不捨。
 
  「左邊的妖魔少一點。」在他默默補上後面那句話的同時,左方密道幾隻魔獸嚎叫著衝撞籠牢,三兩下竄了出來,加入追殺的行列。
 
  「啊啊──!」雪女一不小心,差點被偷襲。「你這孩子,這種話應該早點說呀!」
 
  「……。」姜承低頭想了想,從善如流,說道:「此處是魔獸的巢穴,前方大概還有一、兩群,等一下都會衝出來,大家一定要小心。」
 
  「嗚嗚……你還是別說了,光是聽就好可怕……」
 
  「……。」姜承又低下頭,不懂雪女為何又不滿意了,乾脆一聲不吭,默默帶路。
 
  「這個生死關頭,大家都別再抱怨了,同心協力一起逃命吧。」明明抱怨的只有雪女一人,阿奴還是好言相勸道。她隨手往後扔了幾個爆裂蠱,轟隆轟隆的聲響伴著慘叫聲從後頭傳來。
 
  讓她感到有些疑惑的是,除了這個地底密道之外,四面八方也不斷傳來吵鬧聲響,好像除了他們,同一時間的其他地方,也都陷入一片混亂!南詔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魔翳與夏侯琳下落何方?拜月教主又做了什麼?他們特意來到此處,可惜一切都還沒弄懂,就被追得無暇喘氣了。
 
  幾人繼續狂奔,前方果然如姜承所預言,多出了兩群魔獸加入後頭追殺的龐大陣營中。夏侯瑾軒體力逐漸支持不住,這幾天來,他已經跑完了整整一年被爹爹強迫練武的份量,幸運卻也不幸的是──前方沒路了。
 
  「這是死路?」阿奴驚呼道。姜承只知何處有危險,盡量避開,卻無從知道哪條路才通往出口,他已經一路帶著大夥走最好的路徑,道路通往此處絕境也是無可奈何。
 
  「可惡,只有拚死一搏了。」阿奴握緊鬼頭杖,咬牙說道。
 
  「……還有辦法,勞煩大家都先讓開一下。」在阿奴與雪女已經擺好戰鬥架式準備迎接排山倒海而來的魔獸時,姜承突然說道。
 
  這孩子的風格就是言簡意賅、惜字如金,可他從不說沒譜的事兒,眾人都回過頭看他,只見姜承取出了他心愛的布老虎,套在自己右拳上。
 
  「喔,姜兄要使出那一招了嗎?」皇甫卓見狀,既訝異又興奮。
 
  「那、那一招是指什麼呀?」阿奴沒弄清楚狀況,眨了眨眼,問道:「而且你的拳刃哪兒去了,怎麼變成一隻布老虎?」
 
  「這是魔翳先生送我的。」姜承木訥老實地說道:「他說刀劍無眼,只有大俠才能駕馭,小孩子不可以亂玩。我是小孩不是大俠,所以不可以拿刀,只能玩布老虎。」
 
  折劍山莊的弟子不拿真劍、要拿布老虎?阿奴聽得目瞪口呆,而姜承仍是一臉認真地開口道:「大家都讓開一點,我要開始了。天無絕人之路,如果沒路的話,就自己做一條出來,吾道不曲!」
 
  「喝!」姜承集中全副心神,架式十足,小小右鉤拳朝上空揮擊,一股狂霸之氣自他腳下竄升,化作熊熊燃燒的烈焰,八尊炎龍在火海中現形,以姜承為中心向外奔躍翻騰,個個姿態雄壯、氣勢威武。
 
  這小孩子哪裡練的絕世神功?阿奴嚇得倒抽了一口氣。姜承的招式還不僅只如此!他用力將袖子一揮,在他命令之下,八尾巨龍合成一尾,炙熱奔放的火炎神龍發出驚天怒吼,而後化作烈焰的狂風巨浪,直衝天際,焚盡一切阻礙。
 
  整條地底密道瞬間炙熱得令人難以忍受,彷彿連四周颳起的颶風都焚燒起來,密道發出磚頭崩塌的碎裂悶響、兼之岩石燒熔的詭異響聲。雪女以水靈之力護住了眾人全身經脈,下一秒,炎龍貫穿了密道屋頂,一飛衝天,留下一個燒穿的大洞。
 
  阿奴呆愣看著那個洞口,還有其上兀自落著雨點的天空,喃喃道:「少俠武功蓋世……」
 
  「橙子拳!」「是橙子拳!」兩個孩子在一旁鼓譟著。
 
  姜承搖了搖頭,催促道:「沒時間了,快走。」
 
  他所言極是,後頭魔獸又再度緊追而來,牠們似乎沒被這景象嚇到,不知是無靈無智亦或是殺心深重。阿奴回過神來,連忙應好,法杖一揮,召喚來狂風颳起,將眾人帶出了地底密道。
 
  「哇!逃出來了!」
 
  現在還不到鬆懈的時候,魔獸們跟著自洞口裡竄湧出來,一群人浮在天空,還未落下,就聽見底下人聲嘈雜,喧鬧著手忙腳亂。阿奴在空中勉強扭身轉頭,看見白苗的士兵正帶著馴服的五毒獸在南詔都城內作戰,街道上與地底一般妖魔橫行傷人。
 
  雪女帶著姜承與皇甫卓緩緩飄下,平安著地。而地面上另一個絳衣男子著急的身影格外醒目,隨後他的嗓音傳入耳邊。
 
  「瑾軒!」
 
  「爹爹!」小瑾軒即刻認出闊別多日的父親身影,往下落時,不偏不倚撲到爹親懷裡,給夏侯彰接個正著。
 
  「太好了,你這孩子,沒有受傷吧?」
 
  「嗯,沒有!」明明身負烏鴉嘴絕技,卻一路毫髮無傷,小瑾軒自豪地笑了笑,惹得夏侯彰伸手揉揉他的腦袋瓜子。
 
  阿奴目光往旁,見她的阿娘白苗族長也在,一顆心終於放下,不由得亦感動道:「阿娘!我好想你!」
 
  可她卻沒能如願也撲到自己親娘懷裡,魔獸中有形如巨蟒的陡然爬出,似閃電張了利牙突刺,向阿奴襲去。
 
  「小心!」
 
  「咿呀──!」
 
  電光石火間,千萬劍芒如驟雨疾下,李逍遙踏劍而飛,欲在蛇怪被千瘡百孔釘死於地的同時,搶救正往下墜落的阿奴。豈料阿奴動作也快,才一瞬間,一個爆裂蠱已經投了出去,震聲轟響之下兩人全給炸了出去,摔在地上翻滾三圈。
 
  「唉呦,痛痛痛,你要扔火藥也早點說,我好有個防備啊……」李逍遙初見阿奴,不知她善使蠱術,還以為扔的是炸藥。「嗯?那個苗家丫頭怎麼不見了?唔──這觸感……軟軟的?」
 
  李逍遙還搞不清頭緒,一轉頭才發現,被他壓在身下當成肉墊的不是阿奴是誰?而他的右手,很不巧地碰在不該碰的地方。
 
  「你、你……」眼前這個還不知姓名的妙齡少女,雙頰煮熟的蝦子般通紅,他忙不迭移開了闖禍的右手。
 
  阿奴眼眶一瞬氤氳起來,隨後少女的尖叫聲隨著一個巴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呼了過去,即便是人與魔獸激烈交戰的大街,仍不能掩蓋這清脆的巴掌聲,還有接下來的這句話。
 
  「你們漢族男人,統統都是變態!」
 
--

第五十四章 雨水霏霏,戰況告急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