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27更新第50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怎麼會是巫王呢?姑娘難道忘了魔翳先生的叮囑?真正的巫王,該早已被殺害了。」雪女倚在夏侯琳背後,同樣往大殿裡窺視。
 
  夏侯琳觀察那個穿著華貴黑衣的男人,他眉頭深鎖,看來鬱鬱寡歡。巫王在十年前,逼於情勢迫害了自己的髮妻與親生女兒,如果他還活著,是不是也會像這樣,懊悔自己犯下的錯誤?
 
  天底下有些錯誤,一旦鑄成便永無回頭之日。十年了,比起不斷後悔下去,或許死還是一種解脫。夏侯琳心想,巫王早早脫離人世苦難,趙靈兒卻要回來面對人事已非的苗疆,也實在太難過了。
 
  這個迷陣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引她們到巫王的面前,除此之外,也沒其他路可走。夏侯琳走上前去,巫王見有人闖入,從王座上站了起來,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誰不重要。」夏侯琳一直想嘗試說一次這樣瀟灑帥氣的台詞:「天道昭彰,報應不爽。巫王,你可曾後悔過十年前的罪行嗎?」
 
  「十年前……你們為何會知道十年前的事情?」對已過不惑之年的巫王而言,夏侯琳不過是個小丫頭,不足為懼,但面對她的隨口質問,巫王臉上卻顯出心虛與痛苦。他望著台階下的兩人,茫然道:「是我……無能,是我逼死了她。」
 
  巫王看來失魂落魄,像是在喃喃自語:「阿青被我害死了,靈兒也不會再回來了,這個國家的人,也已經棄我而去了……我想,我的天命也到此為止了。」
 
  「這個國家,在我的治理下,竟傾頹至此!哈哈……」巫王痛苦地笑著:「靈兒、靈兒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的,也罷!還是讓我到陰間去,向青妹賠罪吧!」
 
  夏侯琳被巫王的態度嚇了一跳,反倒冷靜下來。她只靜靜聽著,沒有打斷他、也不指責他。等巫王終於說完了,她才又道:「你怎麼知道靈兒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巫王聽了她的話,聲音顫抖著道:「你這話的意思是……難不成,你有靈兒的消息?」
 
  「你如果知道她的消息,想怎麼做?」夏侯琳不答反問。
 
  「快!快帶她來見我!」巫王急急自台階步下,明明是如日盛當中的壯年之人,卻顯出一種滄桑老態。「想不到我們父女二人還有團聚之日,不枉我苟活到如今!在我死前,至少……我想見她一面,求她原諒我這個沒用的父王。」
 
  「我無德無能,已遭蒼天黎民所棄,可是,我希望她能接下我的王位,挽救這個國家。」巫王沉痛地說道,這十年來,他似乎飽受折磨、痛苦不堪。
 
  夏侯琳聽了他的話,皺起了眉頭,沉默不語,低頭思考著什麼,半晌才又說道:「你會再見到她的,而且她也會如你所願,挽救整個南詔──」
 
  話未說完,巫王搶道:「她真的、她真的已經回到這裡?我求求你,快帶靈兒來見我,不管是什麼謝禮,我都願意竭誠奉上!」
 
  聽了他這話,夏侯琳也算明白了,大笑嘆道:「可惜不是現在啊,大王。不過嘛……」她迴過身去,眼角偷瞄著大殿的門口,放大了音量道:「過不久她自然會來!剷除某個長久戕害百姓的禍害!」
 
  被她這麼一瞄,躲在門後的人果然走了出來!一位身材高大壯碩的黑袍老者,後頭帶著幾名黑苗武士,大步流星走到巫王面前。他見了巫王,也不行禮,只大聲喝道:「大王,我反對!」
 
  「怎麼可以讓一個蛇妖女,登上南詔國的王位?難道您還想重蹈覆轍?」老者的聲音渾厚,響徹殿堂,倒似他才是萬人擁戴、一呼百應的君主。
 
  「老人家!」夏侯琳打斷了他的話:「年老了就該致仕退休,回鄉下養花蒔草。偶爾耳朵癢了想聽牆角也沒什麼,可大王要將王位傳給自己女兒是天經地義,難道還需要你的指教嗎?」
 
  「大膽!你可知道我是誰?」
 
  在全王宮裡的人都被下藥迷昏的現在,還能帶著這幾個殿前武士,在此來去自如的人,除了拜月教主之外不會有別人了!王宮迷陣是他所設下,那麼拜月教主出現在此也屬合理,夏侯琳想了些話,正要與他爭辯,沒想到巫王卻有動作了。
 
  「慢、慢著!」巫王揮手制止了拜月教主,對夏侯琳說道:「女俠,如果你知道靈兒究竟在何處,就請告訴我吧!無論我是何等失職的父親,我總要見上她一面啊……」
 
  「是嗎?可惜趙姑娘現在不在南詔國,當然也不在這王宮裡,我可沒法帶她出來見你。」
 
  「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兒,竟敢如此耍弄大王!殿前武士,給我把她們兩個拿下!」
 
  拜月教主話一說完,他後頭兩名武士搶上前來,夏侯琳畢竟有備而來,她長弓一拉,猝不及防,羽箭倏地刺入其中一名武士胸膛裡。那武士身上披著鎖甲,箭矢只傷及皮肉,他拳頭緊緊握住箭桿,強硬一扯,竟把羽箭給拔了出來!短短一剎那間,另一名武士強勁一掌就轟了過來。
 
  夏侯琳連忙跳開,雪女也輕飄飄地退至後方。地面禁不起那武士的掌勁,給轟出了一道痕跡。夏侯琳拔劍的空檔間,兩名武士已經飛身欺近,一時間劍影紛亂,殘光如虹,雙方纏鬥起來。
 
  若是尋常武者,就算是以一敵多,夏侯琳也不是不能應付,可這兩名武士古怪得很,即使被劍刃劃著了,鮮血汩汩流出,好似也不畏懼疼痛,一雙拳頭像石頭般硬,偶然被毆擊得手的地方熱得生疼。幾招下來,夏侯琳劍式趨於保守,騰身試圖拉遠距離。
 
  「喂!雪女,快出手啊,別傻愣著!」一個武士又追了上來,夏侯琳反手剜上幾朵劍花,旋身再退。幸而大殿足夠寬敞,以她靈活的身法,且戰且走,也並不落於下風。
 
  雪女雖聽見夏侯琳的話,卻不出手助陣,只微微淺笑。好半晌她才在掌心間憑空捧起一捧雪花,湊在唇邊輕柔地一吹,飛霜轉瞬化作冰風颳過。霜雪過境之處,一道道冰錐猛地自地面突起,恰似一條靈蛇,往夏侯琳處直衝而去,在她腳下炸開一張華麗的網!
 
  雪女飄得更高了,風雪靜止,兩名殿前武士毫髮無傷,竟是夏侯琳給雪女的冰霜凍住了雙腿,動彈不得!夏侯琳抬頭瞪視著雪女,奮力想將雙腿自冰塊中拔出,卻仍徒勞無功。這時雪女才好整以暇說道:「嘻嘻,這次對不起了,姑娘。」
 
  「雪女!你──!」
 
  「哈哈哈哈!」一旁拜月教主狂笑道:「就憑這等陣前倒戈的烏合之眾,也想與我作對?真是不自量力!」
 
  冰晶似枷鎖般纏上夏侯琳的雙腿,緊緊鎖住她的雙腿及膝蓋,雪女走近她面前,柔聲說道:「姑娘不願將靈玉交還奴家,又要在迷陣裡對抗拜月教主,這不擺明著死路一條嗎?奴家可不想枉死在此,姑娘可別怪奴家無情啊。」
 
  雪女伸手探向夏侯琳腰間,找到腰上掛的靈玉,一把扯下。看著掌心中的玉瑩瑩生輝,她情不自禁展露笑顏。「玉本就該是奴家的,怎奈你等霸佔不還,欺人太甚!奴家不若投奔教主,方能舒此怨氣!」
 
  她轉身面對拜月教主,盈盈欠身,道:「教主,奴家偶然到此,願為教主盡棉薄之力,這小妮子就當作一點見面禮,交由您處置。」
 
  「雪女!你不要以為你可以安然無事!」夏侯琳怒喝,但無人理會。
 
  拜月教主喝令那兩名黑苗武士:「這丫頭是公主一派的黨羽,留著她還有用處,將她帶到地牢去!」
 
  兩名黑苗武士得令,將她手腳綑上繩索,帶離大殿。方才如一座迷宮般,怎麼都走不出去的地方,此時景物擺設雖然不變,但已經大不相同。南詔王宮簡單大氣的迴廊結構,從側邊走出去,一下子就見到了通往地牢的樓梯。
 
  一路上昏迷的衛兵依舊倒在一旁,顯得這兩個殿前武士更加可疑,他二人把夏侯琳扔進牢裡後,鎖上了門,一句話不說,齊齊走出了地牢。夏侯琳見二人遠去,吁了口氣,開始四處張望。地牢裡燈火昏暗、磚牆潮濕,某處隱隱傳來水聲,歷經如此曲折,她們總算是找到了這個地方。
 
  她靈巧地一蹬靴子,鞋尖冒出一把暗藏的短刃,割斷了手腳上的繩索。可繩索雖斷,牢門已經上鎖,她也只能在牢房的空間裡活動,走不出去。夏侯琳從懷中掏出一小瓶子,這是紫菁玉蓉膏,她倒出藥膏,塗抹在方才戰鬥時受的傷處。
 
  「凍死我了,那傢伙莫不是公報私仇?」夏侯琳一面塗藥一面抱怨。那個假冒巫王的妖怪真是嚇到她了,如此逼真的演技,著實就是一個沉浸在往事中懊悔不已的父親,若沒有魔翳事先提醒,她肯定以為巫王尚在人世。
 
  今日要是換作趙靈兒這個十年不見的親骨肉,恐怕難免遭其暗算。夏侯琳多日以來與那個性虛偽的雪女相處,早已不那麼容易上當。言談之中,她察覺那假巫王似乎有意問出趙靈兒的下落,假巫王是拜月教主掌控的妖怪,他想問的,自然就是拜月教主想知道的。
 
  一得知趙靈兒不在王宮之中,拜月教主就不再客氣,動起手來,由此可知拜月教主對趙靈兒頗有幾分忌憚。值得慶幸的是,現在這樣正是最好的情況,雪女留在假巫王身邊、而她潛入地牢。不過關在這籠牢裡什麼也做不了,她首先得找個法子把自己弄出去。
 
  一根根豎在眼前的實心鐵欄杆,不是光使蠻力就能扭開的,她也沒練過什麼縮骨功,從縫隙鑽出去是天方夜譚。牢門的外頭鑲嵌著大鎖,她身上雖有鐵絲一類的東西,但是若關押囚犯的牢門大鎖,光拿根鐵絲就能撬開,這國家就真的完蛋了!
 
  夏侯琳仔細回想從前聽過的越獄手段。鑿牆?挖地道?太費時了!拿食物誘惑狗去叼鑰匙?世上哪來這種聰明又好心的畜生!又或者攻擊脅迫送飯的獄卒?
 
  「嘖,獄卒都被我們迷昏了,不會有人送飯的。」她自言自語道:「這麼說起來,這時要偷鑰匙一定很容易吧?如果我能有個裡應外合的同夥什麼的就好了……」
 
  「阿琳小姐說的真對,難得你家絕學的烏鴉嘴,偶爾也會應驗好事。」男子的嗓音從牢門外的走廊邊傳來,她探頭看去,魔翳正朝著這裡走來,手中拎著一串鑰匙,鑰匙圈正在指尖不時旋轉。「裡應外合的同夥,這不就來了嗎?」
 
  喀鏘一聲,門鎖被轉了開來,夏侯琳一腳把牢門踹開,說道:「老師,你來得正好!什麼烏鴉嘴,要說我們料事如神!」
 
  「……我無法認同,但是勉強苟同。罷了,你高興就好。」料事如神?魔翳一陣無言,這家子是怎麼回事他太清楚了,只是無意糾結在這點上面。
 
  對魔翳的讓步,夏侯琳大大方方地接受了。「老師來得太巧了,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沒點本事,門主怎會聘我為西席?」魔翳輕描淡寫地帶過。
 
  「是嗎?那老師你早先去了哪兒?」他向來喜歡維持點神祕感,於是夏侯琳再問。
 
  「這說來話長,我們先動身,我再慢慢解釋吧。」
 
  這空無一人的地牢中,他們二人已經暢行無阻,只要循著巫后當年逃亡的軌跡,說不定連十年前被巫后封印的那頭水魔獸都能找到!另一頭雪女假意投奔了拜月教主,正與他虛與委蛇,說些半真半假的虛妄之言。
 
  「奴家本是妖族,與人類井水不犯河水,卻偏偏被她搶了靈玉,不得已委身替人類賣命。多虧教主,現在總算把靈玉搶了回來。知恩就該圖報,請讓奴家為教主做事吧。」
 
  拜月疑心病重,聽了她的話,冷哼一聲,拒絕道:「你今日背叛同夥,改日也會背叛我!念你方才助我,我可以放你一馬。滾吧!這裡的事不是你可以插手的,我已經用不著你了。」
 
  「同夥?」雪女聽了,咬牙切齒道:「我怎會與她是同夥?那丫頭手裡握著靈玉,就敢耍弄於我!待她人頭落地之時,我還想在旁邊看著呢!」
 
  雪女憤怒之時,美麗的臉龐盡顯猙獰,拜月見了,皺起眉頭,改變主意問道:「你知道他們多少事?」
 
  「靈兒、靈兒究竟在哪裡?」一旁的假巫王還在盡力扮演他的角色,雪女臉上表情一點不變,心裡已經暗自高興。
 
  她再度開口時,語氣帶了點狡詐、以及報復他人的愉悅:「嘻嘻,教主,那丫頭騙了你與大王。趙靈兒那個蛇妖女,和白苗人勾結在一起,偽裝成黑苗百姓,潛伏在南詔國的都城裡呢!」
 
  拜月教主未開口,巫王已經著急地道:「你說什麼?靈兒她怎麼會……難道她、難道她是來為青兒復仇,要來滅絕這個國家嗎?」
 
  看來這假巫王就是被命令偽裝成這副德行。他談話三句不離趙靈兒,不斷向人打聽情報,又擺出一副心如槁灰、畏首畏尾的模樣,博取他人的同情,如此也更令他人將巫王看成一個死氣沉沉的廢物,使拜月教主更容易專權。
 
  雪女笑著道:「有句話說高臺上燈,照遠不照近。現在你們與白苗戰事方酣,自然連眼皮子底下都看不見了。大理城那邊,只是白苗族的幌子呢。」
 
  她擅於說謊,不管是真話、假話,臉上的表情都是隨心所欲、說變就變,因此與拜月教主打交道的任務,交給雪女最為妥當。拜月教主聽聞這消息後臉色一變,十年來他唯一忌憚的只有女媧族人,趙靈兒有備而來的消息,頓使拜月教主坐立難安。
 
  他不敢完全聽信雪女,可也辦不到無動於衷,見雪女方才恨意十足的模樣,拜月教主心裡漸漸認為這妖怪似乎可以利用。
 
  「大王!」拜月教主轉頭對巫王說道:「公主已經回到南詔,雖然巫后是個蛇妖女,但公主卻是大王的親生骨肉,她是我們黑苗族的公主!請大王去把公主接回來吧!」
 
  拜月教主對巫王說話雖用敬語,語氣聽起來卻是命令,這個假巫王是受拜月教主指使的妖怪,自然不會反抗。果真,假巫王隨後唯唯諾諾地顫聲道:「靈兒,我有生之年,還能再與我的女兒團聚……」
 
  「傳令下去!」拜月教主大聲喝令道:「往前線增援的軍隊暫緩出動,隨大王前往迎接公主,保護大王與公主的安全!」
 
  派遣軍隊隨行前往是什麼意思,再清楚不過了。對拜月教主而言,即使對前線造成不利的影響,他也無法忍受趙靈兒的威脅宛如芒刺在背。他轉頭對雪女道:「你既清楚公主何在,就由你去帶路吧!」
 
  「奴家樂意之至。」雖是謊言,雪女仍微笑著,一口答應下來。「那麼教主又有何打算呢?」
 
  「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計畫!」拜月教主只拋下這句話,便拂袖而去。
 
  雪女冷眼看著拜月教主風風火火地離去,那道門正是通往地牢的方向,魔翳說得沒錯,地牢裡肯定暗藏著什麼。雪女不知魔翳已經與夏侯琳會合,以為夏侯琳此時仍孤身一人,便打算追隨過去。
 
  她斜眼瞥著巫王,沒了拜月教主的命令後,這假冒的妖怪好似就不知該怎麼說話了!待他恍恍惚惚,終於回過神來,正要開口之際,雪女輕輕向前踏了一步,袖子一揮拂過假巫王的眼前。
 
  「讓我看看……你心裡在想什麼吧?」雪女低柔的嗓音沉著而又充滿期待,可惜片刻之後,出現在她眼前的,不是有關拜月教主下達的任何命令或情報。
 
  假巫王的外表逐漸模糊,人類的輪廓伴隨著一股詭異的妖氣縹緲飛散。她一時間竟反應不過來,留在原地的,是一隻枝椏枯槁、形體扭曲的樹妖。
 
--


第五十一章 詐降欺敵,裡應外合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