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21更新第48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入了王宮大門之後,他們首先到的是廚房後門,一名宮女上前來領路。宮女向他們解釋,經過廚房的後廊,往地窖下去,就是食材的倉庫。
 
  「哇,真壯觀!這麼大的一口鍋,能餵飽幾個人啊?」夏侯琳揹著一個大麻布袋,邊走邊張望。廚房裡的人忙碌個不停,沒半個停下來搭理她,灶爐上好幾口一人高的大鍋子正滾沸著,飄出陣陣食物香氣。
 
  「別亂走。那幾口大鍋每天都供應王宮裡所有人的飲食,可不是隨便的地方。」引路的宮女回頭道:「動作快點,拖拖拉拉要磨蹭到幾時?不是我在說,你那兩個同伴,體力也太虛了!這還算是個腳伕嗎?」
 
  魔翳與雪女本就不以力氣見長,在後頭聽得心裡淚流滿面,夏侯琳幫忙辯解道:「大姊你有所不知,本來一個隊伍,就是要各有所長,才能那個啥……截長補短?他們擅長的是別的東西。」
 
  「喔,這樣啊。」宮女似乎不太喜歡漢人,臭著一張臉,完全沒興趣知道他們究竟擅長什麼,也省下了夏侯琳捏造謊言的功夫。
 
  「吶,大姊,全部人的伙食都在那邊的鍋裡?那得有幾人份啊?我老家那邊這麼大的鍋,也只需要一個呢!」夏侯琳不死心,繼續試圖與她抬槓。
 
  宮女驚訝地回頭看了她一眼:「那你家要吃飯的也挺多的嘛!你家是大家族啊?」
 
  「呃、哈哈,當然不是!我是說我堂姊她姨媽的奶媽的小舅子他乾女兒,在大城裡給有錢人作幫傭。」
 
  「……你們漢人親戚真多,少說廢話,這邊走。」黑苗人向來對漢人沒有好印象,宮女再懶得與夏侯琳多說,只專心引路。
 
  「有勞、有勞。」那宮女不知道的是,夏侯琳不斷與她閒聊,其實是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另一方面魔翳與雪女兩人,一會兒假借盤點貨物、一會兒喊累說要休息,不知不覺兩個都各自脫隊了。
 
  宮女本就不耐煩這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傢伙,只顧著催促夏侯琳快點動作,還得不時應付她滔滔不絕的閒談。如此來回數趟,車上的茶葉已經快被搬空,夏侯琳瞄見魔翳已經悄悄溜出廚房,一轉眼不見蹤影,而雪女正忙著偷渡東西,將帶進來的鹽罐裡頭的東西,統統混進廚房的鹽巴裡。
 
  而他們偷渡進來的鹽罐裡面可沒有半點鹽巴,只有白苗秘方正宗藥效的迷藥,糖罐裡則是南詔特產黑苗純正配方的忘憂散。雪女開始和大廚相談甚歡,交流起料理心得,大廚心情大好,現場示範起湯鍋的料理,把罐裡摻了迷藥的鹽巴都倒進大鍋裡調味,她則在一旁溫柔鼓掌讚美。
 
  然後雪女喝了幾口,又佯裝味道太淡,催促大廚在另一鍋滷汁裡多加幾把紅糖。親眼看著摻了忘憂散的糖也加入料理後,她遞了個眼神給夏侯琳,夏侯琳對她豎起大拇指,加快腳步把貨物都給搬空了。
 
  欺瞞詐騙、玩弄人心正是雪女的老本行,即使到了西南苗疆也不例外,每每看她樂在其中的模樣,夏侯琳仍不免搖頭嘆息,喃喃自語:「這傢伙果真是妖女。」
 
  「你在嘀咕什麼?這是最後一袋了吧,拿下去和其他的一起堆好。」宮女催促聲再起。
 
  「是,總算搬完了,真不容易啊。」夏侯琳捶捶肩膀,最後把戲做足:「好香啊,大姊,是不是要吃飯了?我能不能也嘗嘗味道?」
 
  「去去去!沒空理你,廚房還忙著呢!」宮女似乎也受夠了夏侯琳的聒噪。「早不來晚不來,偏生愛挑這時過來,再一刻鐘就要開飯了,廚房哪有時間伺候你們漢人?」
 
  「那真是可惜,我們只好先走啦。」夏侯琳說道,其實她壓根沒興趣吃那些加了奇怪藥物的料理,只是想確認他們何時開飯。
 
  「不是還有個男的嗎?跑哪兒去了?」宮女見來時還有三個人,現在卻只剩兩個,皺著眉問道。
 
  「喔,反正他體能不足,抬不動東西,就留他在車上了。」夏侯琳收拾了東西,揮揮手道:「沒問題的,這麼大個人,還能搞丟嗎?」
 
  「走吧走吧!路在那兒,直走就出宮門了,少來煩我。不是我在說,你們那個夥計,一丁點兒忙都幫不上,可真沒用!」夏侯琳和雪女揮揮手道別了那宮女,離開時還不斷聽見宮女低聲抱怨,看來此女與門口的守衛不同,心中對漢族人多有嫌棄。
 
  在南詔國裡,像這樣的人比比皆是,門口衛兵那種的反而才是少數。與善待外來漢人的白苗不同,南詔國的漢人多半是黑苗人的奴隸,據說是拜月教主為了報復卑鄙漢人長期以來的欺騙與歧視。
 
  毛驢拖著小貨車緩緩駛離廚房後門,魔翳已經離去,她們慢吞吞地閒晃著,等待一刻鐘之後,那些藥物隨著伙食進到王宮裡所有人的胃中。
 
  「姑娘,魔翳先生到哪兒去了,還不回來嗎?」等離開了其他人的視線,雪女才對夏侯琳問道。
 
  三個人缺了一個,是無法矇混過守門衛兵的,她們只好不出宮門。原來魔翳離隊並不是計劃內的事情,而是突如其來、全沒知會過她們二人的舉動。
 
  「不知道。」夏侯琳聳了聳肩,她坐在車頭,咬著一塊大餅,補充體力。「我雖然掩護他,可老師並沒跟我提過,大概是有什麼理由吧?」
 
  「不管了,等時間到我們兩個就先行動,老師肯定會安排好一切的。」
 
  「姑娘可真相信他啊。」雪女心中常想,若夏侯琳知道魔翳並非人類,不知該有什麼反應?
 
  夏侯琳突然想到了點什麼,開口問道:「對了,你方才哄廚子往鍋裡加鹽巴的時候喝了幾口湯,沒事吧?」
 
  「沒事,阿奴姑娘的避毒珠我帶著呢。」雪女靦腆笑著道:「當然姑娘若肯將靈玉還我,就再好不過了。」
 
  「再說吧,我考慮考慮。」夏侯琳不置可否。
 
  她仰頭將靈玉對準正午的日光。人說藍田日暖,良玉生煙,這玉中靈氣遠觀似有、近察卻無,且玲瓏透光、白璧無瑕,她對玉石一竅不通,卻也知道肯定是好貨。
 
  「不錯,阿琳小姐。靈玉之事,還請慎思明辨為好。」魔翳的聲音突然自背後傳來,兩人都嚇了一跳,回過頭去,才知道原來只是個幻形術。「早先才說過巫王的故事,可別現在就忘了。」
 
  雪女失望之餘,顯得不太開心,別過頭去。夏侯琳見魔翳出現,很是開心:「老師,你一聲不吭跑哪兒去啦?」
 
  「忽有變故,現在沒有時間與你細說。總之,你們兩個先自行潛入王宮吧,我隨後會趕上。不要來尋我,見到了我,也千萬別靠近。」
 
  「這……好吧。」夏侯琳一說完,眼前的法陣即刻就消失了。
 
  魔翳本人此刻正在王宮某個無人之處待著,若有閒人在此時路過,那他將會看見這位大長老飄浮在空中,但是隨即這個人也會被撲面而來的漆黑魔氣一瞬間奪去性命。在南詔王宮裡殺人並非魔翳所願,可這也莫可奈何。
 
  他闔著雙眼,阻絕這一側的所有感官,專注在遠方的傀儡身上,只有腳下那個熒熒發光、擇人而噬的法陣,保護著他的安全。
 
  魔翳撤掉了夏侯琳處的幻形陣,再不理南詔王宮的事,同時千里之外,大理城外火麒麟洞內,戰鬥已經開始了。
 
  夏侯韜只是個尋常的凡人,若想讓他發揮力量,魔翳只能更加專注心神去控制這具軀殼。他原本想以夏侯琳的安全為重,這段期間中不願意令夏侯韜涉入危險,可惜這頭白苗聖獸看來怒氣滔天,狂暴地四處噴火,不好好注意的話,一不小心可就被燒成焦炭了。
 
  狹窄的洞窟之中,他飄浮起來,自上空觀察火麒麟獸。從牠口中噴出的火焰將四周岩壁都化為熔岩,這個洞窟也變得愈發炎熱難耐,如果不盡快讓牠冷靜下來,待到可站立的地方愈來愈少,事情就不妙了。
 
  不過他並不擔心,一路來到大理城的一行人,數數也有十個上下,沒有道理打不贏。兵法有云,十則圍之,十個打一個,那自然就該圍起來痛毆一頓。
 
  至於眾人為何會來到這裡,那該說回兩天前。
 
  那是在酒劍仙及獨孤劍聖回蜀山之後的事,與蜀山派交涉順利,原本大夥兒打算喝兩杯慶祝慶祝,卻霎地想起一件已經被眾人遺忘的事情──風靈珠及火靈珠。
 
  水魔獸固然得殺,但是殺了水魔獸也無法挽回苗疆已經損毀的水脈,最終還是得湊齊五靈珠,讓趙靈兒到女媧祭壇上祈雨。
 
  五靈珠之中,紅姬已從赤鬼王手上奪得了土靈珠,酒劍仙則將雷靈珠贈與南宮煌。龍溟與凌波等人已動身前去尋找水靈珠,那麼剩下的就只剩風靈珠與火靈珠了!
 
  然而沒有人真正知道如何在茫茫天地間尋找兩顆拇指大的珠子,曾經得到過五靈珠的南宮煌一行人就成了很好的諮詢對象。
 
  話雖如此,他們三人卻思量許久,面有難色。最後王蓬絮歉然道:「對不起,當初不知不覺就拿到了,沒想過要去哪裡找呢。」
 
  「可是總有一點線索吧?難不成走著走著就撿到了?」夏侯韜如此追問。
 
  「差不多就是這樣的。」不料溫慧竟爽快地如此答道:「這都幾年前的舊事了,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那時不覺得是什麼寶貝,總之很容易就到手了。」
 
  「很容易啊……唉,現在怎麼不容易一點兒呢?」夏侯韜嘆了口氣,看來還是只能嘗試占卜看看了。
 
  「二門主你別喪氣嘛。」王蓬絮安慰道:「很多東西就是這樣的,愈是想找的時候,就愈是找不著。說不定我們隨興地走下去,就會出現了。」
 
  「隨興啊……」
 
  「不對。」南宮煌卻低聲道,引眾人都往他的方向看去。他坐在長凳上,一手支著下巴,細細回想:「五靈珠都是在打倒靈獸、魔獸、或是妖怪之後取得。」
 
  「五靈珠對修為有益,且生成於天地之間,是先佔先得。所以不管是仙妖神魔、靈獸精怪,只要往這個方向,找屬性相符的就對了。」南宮煌得出了這個結論。
 
  對照現在手上的土靈珠、雷靈珠,原本都是落在拿它們胡作非為的妖怪手中,如此想來似乎也有幾分道理。
 
  「與風、火這兩個屬性相符的……」事情愈趨複雜,加之那個當口,夏侯韜的本尊魔翳還在計畫潛入南詔王宮的事情,已經疲於思考其他事情,便說道:「不管那麼多了,請趙姑娘再問一次神農鼎吧……啊,不好!神農鼎已經被獨孤掌門帶回去了!」
 
  真是禍不單行,他正煩惱時,聖姑走上前來。「呵呵,看你們為我們苗疆如此盡心盡力,老太婆我可不能默不作聲。」
 
  聖姑拄著拐杖,走到眾人中間娓娓道來:「靈山神木林裡的金翅鳳凰、大理城麒麟洞內的千年火眼麒麟精,往這兩處找去吧。不過要謹記,此二獸乃我苗族聖獸,只可降伏,不可害其性命!否則會遭天譴的。」
 
  她鄭重交代,天譴這玩意兒看起來像是騙小孩的東西,不過他們一行人本就沒想過要殺害聖獸,下手輕重注意些也就是了。
 
  金翅鳳凰築巢在高處,他們前去時並沒有遇到這隻神獸,只看見幾顆鳳凰蛋躺在雜草、樹枝築成的巨大巢中,除此之外,當中還有顆奇異的小珠子!屋主不在,正可謂機不可失,幾人連忙將珠子塞進口袋,一溜煙又從大樹上滑了下來。
 
  叢林中御劍不易,南宮煌帶著滿頭滿臉的樹葉、樹枝回到地面上,拿起珠子定睛一看,果然真是風靈珠!這簡直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所有人都為之振奮,當即告別了聖姑,前往大理。
 
  夏侯琳永遠不會知道,當她在客棧裡開開心心,欺負誤入歧途的倒楣客人時,身邊的魔翳正緊急以幻形術,將前往大理那一夥人引薦給白苗族長。白苗族長對於公主的歸來感到開心不已,趙靈兒提出進入麒麟洞的要求,她也很快就答應了。
 
  所謂一個人當兩個人用就是這麼一回事,魔翳心中盤算著,下次絕不再這樣勞累自己。同時心裡卻明瞭,以他的個性,大約就是一輩子辛苦操勞的命。
 
  這回對付火眼麒麟可就沒像神木林裡那麼幸運。洞穴盡頭,那頭呼呼大睡的麒麟獸在察覺外人闖入之後,開始四處噴火,搞得眾人慌忙逃竄,魔翳也不得不放下南詔的事情,先行應付眼前的戰鬥。
 
  火麒麟不愧為苗族聖獸,即使是劍芒如雨落的萬劍訣,也被牠周身護體真氣盡數彈開。龐大的指爪揮過,能橫掃數人,夾帶著烈焰之息的利爪,連兵刃都險些承受不住,只有溫慧一雙結實沉重的戰錘才能抵擋。
 
  紅姬與夏侯彰抓住一個空檔,聯手出擊,強大的威力在焦灼的地面上轟出一道深深的裂痕,那氣勢萬鈞的一擊撞上火麒麟的腹側,發出驚人爆響。火麒麟獸遭到攻擊,張口嚎叫,噴發烈焰,同時將目標轉向兩人。
 
  反方向一道金色鞭影似靈蛇竄出,自火麒麟獸看不見的死角,絞緊牠的前肢,原來是林月如!她一個側弓步伏低了重心,雙手扯緊金蛇鞭,牽制著這頭巨獸。
 
  「靈兒妹子,快上!」林月如扭頭催促,身邊趙靈兒高舉著天蛇杖,浮出一道光芒。
 
  「對不起了,請你快冷靜下來吧!」趙靈兒話語甫畢,將手上法杖向前一揮,炎熱的洞窟中,突然萬千冰雹若飛岩砸下。
 
  火麒麟獸身側的所有人都匆忙閃避,冰雹撞擊在地面上,與熔岩交會。一時間洞窟之中蒸氣大盛、煙灰瀰漫,直教人閉目掩鼻,看不見眼前發生何事,只聽見冰塊還在不斷砸落的轟然聲響。
 
  浮在空中的夏侯韜見情況不對,取出了風靈珠,颳起狂風,吹散漫天蒸氣與煙塵。片刻之後,眾人終於能夠睜開眼睛。
 
  或許是因為水靈本就剋火,洞窟內的熱氣感覺已散去大半,原本滿是熔岩烈火的土地被冰雹砸得坑坑疤疤,灰燼與岩塊的縫隙中,將熄不熄的微弱火苗還裊裊散著熱煙。
 
  一叢叢熱煙底下,原本的火麒麟獸已經不見了,只剩一個被打趴在地上、手握拐杖、頭頂上還長著麒麟角的老人。那老人揉揉脖子,邊叫著「唉呦老天」邊爬了起來,整整衣冠後嘆了口氣,對眾人說道:「你們何苦下這麼重的手,現在年輕人真是愈來愈不懂得敬老尊賢了!」
 
  趙靈兒滿懷歉意,怯怯地道:「真是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請問老爺爺,是否知道火靈珠這個東西。」
 
  「火靈珠?我一百多年來都在這兒睡午覺,怎麼會知道……」麒麟老人迷迷糊糊轉了轉脖子,活動筋骨,忽然一顆珠子就滾了下來。
 
  「唉呀!這是……」南宮煌一個箭步上前去,拾起了地上的珠子,訝然道:「這不就是火靈珠嗎!」
 
  「咳、咳咳……嗯啊、咳!」麒麟老人連咳了幾聲,好不容易才緩過氣來,嘆道:「原來就是這東西卡住了!我說怎麼喉嚨一直不太舒服,謝謝你們幫我把它敲出來。」
 
  「老、老前輩,這顆珠子可以送給我們嗎?」南宮煌連忙問道。
 
  麒麟老人打了個大呵欠,甩甩手又道:「拿去吧、拿去吧。唉,這東西磕得我老睡不舒服,這裡也變得又悶又熱。況且帶著它在身邊,往後像你們這種打擾我午覺的,也會接連不斷吧。」
 
  「嘿嘿,真是抱歉。」一行人對麒麟老人又是道謝、又是道歉,寒暄了一陣子才告辭。走出洞外時,白苗族長立刻迎上前來。
 
  「如何?我看洞口竄出好大一陣白煙,沒發生意外吧?」
 
  夏侯彰代表上前拱手道:「多謝族長關心,火麒麟獸不愧為貴族守護聖獸,性情十分和藹又明理,方才已經將火靈珠贈與我們。」至於眾人在洞裡圍毆聖獸的事情,他則果斷判定不提也罷。
 
  「那真是太好了。」白苗族長放心道:「如此五靈珠都湊齊了,我們苗疆有救了!」
 
  「五靈珠都湊齊了?」這話夏侯彰倒是聽糊塗了,這不是還差一顆水靈珠嗎?
 
  「是啊。」苗疆歷經乾旱多年,此刻白苗族長掩不住高興:「水靈珠不就在徐長卿先生手上嗎?」
 
  「徐、徐前輩!」「長卿掌門!」「徐掌門?」在場響起此起彼落的驚呼聲,當中竟沒一個人知道水靈珠在徐長卿手上,徐長卿此時排眾而出,走到他們面前。他掌心上的碧色珠子,真的是水靈珠!
 
  「長卿掌門,你為何會有……」南宮煌困惑地問道,那是他們找了好久,依舊下落不明的東西,沒想到會在徐長卿手上?
 
  徐長卿對於眾人的困惑亦感到不解。「迴魂仙夢中,我去過餘杭一個小鎮,在那裏遇見一位小少年。這顆水靈珠,也是從他手上取得。」
 
  他說著說著,目光移到李逍遙身上,總覺得異常眼熟。李逍遙也看著徐長卿,年幼時的記憶此刻漸漸浮現,這位長卿掌門似乎在某處曾經遇過。
 
  「你、你是……小時候教我劍訣的仙人!」李逍遙驚訝得無以復加,端看一頭黑髮的徐長卿,根本無法與小時候見過的白髮劍仙聯想在一起。可如今仔細辨認,確實是同一個人:「怎麼回事,您的頭髮……」
 
  他話說到一半,才想起初見徐長卿時,他確實是真氣散盡、頭髮盡白的模樣。「蒙您教導,那些劍訣雖然不太懂是什麼意思,不過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逍遙大哥,原來你們認識?」林月如在一旁問道。
 
  「是啊,小時候我在後山遇見一位仙人,教了我劍訣。他什麼也不取,只拿了我的彈珠就走了。」李逍遙答道,他轉而對徐長卿說;「晚輩真沒想到,此生還有機會遇見您,向您道謝。」
 
  「哪裡,你本有此機緣,我不過是舉手之勞。」徐長卿亦謙虛道。
 
  「慢著……」重逢的確令人感動,可夏侯韜擰著眉頭,總覺得不對勁兒:「水靈珠在這裡,那……龍溟和凌波姑娘去找的又是什麼?」
 
  此話一出,全場人都沉默了下來。
 
  就他們多日來的觀察,凌波絕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姑娘。可若她真的確信水靈珠的所在之處,那麼無論如何,天地間唯有一顆的水靈珠,此時此刻就不該在徐長卿手上。
 
  「罷了,多想無益。」夏侯韜扶著腦袋,有些頭疼。「現在直接問問他們吧。」
 
  他一揮袖,幻形術的法陣即刻出現在地面上。
 
--


第四十九章 南詔大理,分身乏術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