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17更新第46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早晨的陽光自綠竹窗邊灑入,加上鳥鳴啾啾,是最治癒人心的時光。鄉間的小客棧沒幾個客人,一會兒功夫也都招呼完了,還有時間悠悠哉哉地坐下來好好吃頓早飯。
 
  夏侯琳左手捧著碗、右手舉著筷子,神情恍惚,也不知夾了哪道菜,就稀里糊塗和著米飯咀嚼下肚。她昨晚精神緊繃,每每快入睡了,腦中又浮現那雙手從墳土裡伸出來的畫面,嚇得她又顫慄起來。
 
  好心陪她過夜的阿奴已經自顧自睡得酣熟,只有雪女這個不須睡眠的妖族還在一旁笑吟吟看顧著她。只不過被個妖怪幫忙守夜,感覺也安全不到哪裡去。
 
  說到雪女,這古里古怪又生性矯情的妖怪,竟還是個手藝出彩的廚娘!初來到這家客棧,正煩惱人手不足,沒想到雪女一出手,廚房裡的食材就全都成了色香味俱全的精品佳餚,光是聞香口水就快流下來!
 
  雪女皓白的纖腕端著那一盅湯品,神色靦腆嬌羞如一個新嫁娘:「不過雕蟲小技,姑娘倘不嫌棄,就賞光嚐嚐吧?」
 
  當場夏侯琳就明白,這大約與下棋、作畫、品酒等等一樣,全是拿來誘騙無知男人上鉤的伎倆。她謹慎地嚐了一小口,碗裡的湯順著舌頭滑進喉中,湯鮮味美,她霎時只覺五臟六腑都溫和起來,舌尖像是要被美味給融化了一般,雙眸睜開時,已經情不自禁地淚光閃爍。
 
  夏侯琳好歹也是個武林世家的小姐,自認從小沒少吃過好吃的東西,一時間她感動得不知該說些什麼,最後只稱讚道:「很好,可以嫁了。」
 
  自此雪女就開始了她的廚娘生涯,雖然不知道妖怪做的菜到底可不可靠,不過多日來客棧裡的客人來來去去,就是沒一個吃出問題,想來應當不要緊吧。夏侯琳本想嘆氣,結果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她迷迷糊糊伸手取了一旁的水杯,準備大口灌下。
 
  「呃……阿琳姊姊,那是……」夏侯瑾軒看著堂姊正準備暢飲的那杯東西,出言提醒,可惜話沒說完,夏侯琳已經把杯緣湊近唇邊。「那一杯是辣椒油……」
 
  「呃噗──!」夏侯琳反射性地把嘴裡的東西噴了出來,臉色由綠轉紅、又變為蒼白,從胃到咽喉再到口腔,好似有一把烈火熊熊燃燒。「好辣!好辣!水、水呢?」
 
  「哎呀,這個不是啊!這是我昨晚煉的藥!」阿奴趕忙把桌上的藥瓶統統收起來,制止夏侯琳把更奇怪的東西喝下肚。
 
  愈是著急、就愈尋不著東西,雪女聽見夏侯琳的聲音,快步自廚房走出來,提著茶壺,斟了滿滿一杯遞到夏侯琳面前:「嘻,姑娘怎麼冒冒失失的,真是有趣呢。冰鎮過的仙楂洛神花茶,清甜微酸、去油解辣,快漱漱口吧。」
 
  夏侯琳立刻咕嚕咕嚕將茶杯乾了個底朝天,連喝三杯,才冷靜下來。「呼,你來得正好,得救了。這地方乾旱成這副德行,虧你還有冰塊可用。」
 
  「呵呵,這有什麼難的?我是雪女嘛。」雪女淺笑答道,捧在掌中的茶壺結了薄薄一層霜。妖怪體溫冰鎮的花草茶能不能喝?橫豎沒喝出人命來,也就無人在意了。
 
  「喂,那邊那個,能不能小聲點兒呀?」靠近窗邊的座位上,一位客人掩耳抱怨道:「一大清早,非得這樣吵吵鬧鬧,安靜吃個飯都不成啊?」
 
  夏侯琳整夜沒睡,臉上掛著兩枚黑眼圈,還剛喝了杯辣椒油,情緒自然好不到哪去,聽那客人諸多抱怨,不禁賭氣道:「我們這裡就是愛熱鬧!一大早熱鬧熱鬧,一整天才有精神!你喜歡安靜就儘管回家去,又沒人逼你!我是老闆,店裡該怎樣是我做主!」
 
  他們一行人經營客棧是假,做間諜打探情報才是真,因此服務態度也就隨隨便便。真要說,客人少一點他們還省事,求之不得呢!
 
  「嘿!囂張個什麼勁兒!你家客棧也就那個廚娘的手藝還能看,又小又破的,還當我稀罕呢!」
 
  「敢教訓我?你嗓門比我還大呢!我也不稀罕你這客人!」那客人言語不遜,夏侯琳也發起脾氣來,像個小孩子蠻不講理。
 
  魔翳窩在櫃台邊的藤椅上,翹著他的二郎腿,曬著太陽,微瞇著眼睛,慢條斯理地勸架:「阿琳小姐,請暫且冷靜一點。客人都是我們的衣食父母,該要以和為貴才是啊。」
 
  他站了起來,從茶爐上提起溫熱的壺,斟了杯茶水送到那客人桌前。「這位客倌也請莫要生氣,一大早發怒絕非養生良方,還是先喝口茶吧。」
 
  那人哼了一聲,咕咚咕咚把茶水一飲而盡,又將茶杯用力敲在桌面上,道:「鄉下的小客棧就是這樣,粗野!」
 
  「哦,這樣啊,真是抱歉。」魔翳不動聲色,默默盯著他喝下了那盞茶,才轉而冷淡地道:「我們這兒就是喜歡熱鬧,客倌不愛來也沒人強逼你,承惠三千六百兩,付了錢就快滾吧。」
 
  「三、三千六百兩?你他媽搶錢啊!」三千六百兩銀子已經是普通人家無從想像的巨額財富,一頓早飯要這個價委實是黑店中的黑店!那客人拍桌而起,怒道:「真當天底下沒王法了是吧!等我報了官府,看巫王陛下容不容得下你們這群社會敗類!」
 
  夏侯琳不懂魔翳為何轉變了態度,不過既然魔翳都這樣做了,她便有樣學樣。
 
  她一腳踩到凳子上,右手又將切肉的匕首狠狠插進桌面,露出白晃晃的刀刃,威脅道:「你是第一天跑江湖啊?鄉下地方就是黑店多,不曉得嗎?識相的就快把身上所有銀兩都交出來,不夠的寫信回去讓家裡人來贖你!」
 
  「你、你!」客人看著眼前的刀光,戰戰兢兢不知該說些什麼,最後害怕地道:「你有種!今日算我栽在你手上了,君、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給我記著!」
 
  「記著?」魔翳詭異地笑笑,又徐徐說道:「呵呵,怕是到了明兒個,忘了這回事的,卻是客倌你自己呢!你不知道方才你喝下去的是什麼東西嗎?」
 
  那人呆若木雞,看著那個見底的茶杯,吞了口口水。魔翳睥睨著他道:「不知為何,你們這裡的藥店都賣著很方便的東西,摻了忘憂散的炭焙烏龍茶,滋味如何啊?」
 
  「嗚嗚!你說什麼!」
 
  「好了,接下來的一個時辰裡,你就好好後悔為什麼要頂撞我們吧,反正你明天就會忘光了……」
 
  「不、不要啊!都是小的不好,給各位賠罪了!不要啊──!」
 
  由於畫面過於兇殘,阿奴趕緊將夏侯瑾軒等三人帶進了房間,雪女也默默到門外掛上了「打烊中」的牌子。如此分工合作、各司其職,一個時辰後每個人又回到了客棧大廳的桌前。
 
  「呃、魔翳先生,那個人……到哪裡去了?」阿奴危襟正坐,不安地張望了下,方才的客人已經不見蹤影。
 
  「放心,我們已經好好地把他送回房間了,死不了的!」夏侯琳咧嘴笑道,一大清早這麼一鬧,果然精神都來了。
 
  「魔翳先生該不會是為了……」
 
  「不錯,是為了測試這忘憂散到底是不是真貨,能不能發揮效用。」魔翳喝了口茶水,而後又說道:「等到了明天,看那人有何反應便可一目了然。」
 
  「嘿嘿,不可能忘吧?連續灌下三大碗公混了七碗辣椒油的酸菜豆腐湯,普通人絕不會忘的!」夏侯琳笑道:「等明天他什麼都不記得了,就說他喝醉酒睡了一整天,跟他多收一天的房錢吧。」
 
  「關於這個,就明天再說吧。現在先說點正事。」魔翳沒有夏侯琳那樣興奮,對他來說,就真的只是抓了個倒楣鬼試試藥性。「忘憂散真是好東西,只要事先讓人服下,便可使他忘記服食後一日的事情,倘若明天這藥真的有效,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三天後嶺南的茶商會將茶葉送過來,苗疆戰亂,他們是少數肯從中原將茶葉運往南詔國的商家,要想買漢家的茶葉,只此一家,因此就連王宮都會向他們採買。」
 
  魔翳說道:「想辦法冒充他們,我們要混進南詔王宮裡。」
 
  夏侯琳並不驚訝,隨即會意過來:「原來如此,讓他們服下忘憂散,把那一天的事情忘個精光,就不會有麻煩了。」
 
  「沒錯,只要不遇上必須回想起一整天行動的情況,一般人多半只會認為是忘記了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在沒有起疑心的狀況下,這段記憶很有可能永遠不會被想起來、也沒有必要再度想起,它會隨著時間經過被徹底遺忘,就如同其他平凡無奇的日子一樣。」
 
  魔翳說得沒錯,服食忘憂散所遺忘的記憶並不會消失,但很可能因為「不需要想起來」,久而久之便真的被人所遺忘。阿奴盤腿坐在長凳上,側著頭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她轉身將一個小布包擺到桌上,裡面約有四、五個藥瓶,她拾起其中一個,說道:「想不到昨天剛煉藥,今天就要派上用場了。這是蓋羅嬌大姊教我的,原本不該輕易告訴他人,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那個是……你昨天做的東西?」
 
  「不錯,這是白苗族的秘藥,無色無味,摻在茶水食物中難以察覺,服食之後一經暗示,便會昏睡。」阿奴一對杏眼炯炯有神看著在場所有人,慎重地解釋道:「比起忘憂散,要侵入南詔王宮,我覺得這個更能派上用場。只要輕輕一拍手,聽見拍手聲的人會立即倒地不醒。」
 
  夏侯琳頗感訝異:「黑苗人有忘憂散,白苗有迷藥。天啊,你們苗人鎮日與這些毒物打交道,太了不起了。」
 
  「這有什麼?我聽說你們漢人也時常請道士,用巫蠱害人。像是往稻草人身上插針、或是潑黑狗血什麼的。」
 
  「也、也是。」夏侯琳一時忘了還真有這種事,果然中原苗疆的風俗各自不同,害人的手段也有所差異。
 
  「總之,這個就先交給你們,如果能派上用場,就太好了。」
 
  「呵,那實在感激不盡,這麼一來事情就更容易了。」魔翳拾起了其中一瓶迷藥,細細打量,而後泛起了一抹微笑:「二位,請附耳過來。」
 
  一陣交頭接耳,如此事情總算有了初步的規劃,剩下的就要看當日實際發生的情況,隨機應變了。夏侯瑾軒、皇甫卓、姜承這三個孩子是萬萬不可能帶到危險的王宮去,因此由阿奴負責照料;魔翳、夏侯琳、雪女等三人,則按照計畫行事。
 
  隔天那個鬧事的客人果然將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即使用愚蠢的謊言都能輕鬆矇騙過去。到了預定行動的第三日,運貨的茶商三人,喝下摻了迷藥及忘憂散的烏龍茶之後齊齊倒下,他們扒光了三人的衣物喬裝完畢後,便駕著小毛驢、拉著貨車,前往南詔王宮。
 
  「老師,這趟過去,該從哪兒探查起呢?」夏侯琳駕著車,貨車顛簸地行在道路上。
 
  魔翳坐在貨車尾端,拉低了帽沿假裝在打盹兒,低聲回道:「現在的南詔國,拜月教主的氣焰遠遠高於巫王,且十年前還能讓黑苗人捨棄女媧神的信仰、逼死巫后。他能控制一個國家到這種地步,靠的無非是那些怪力亂神的戲法。」
 
  「現在看來,當初關押巫后的地牢裡,恐怕能發現不少有趣的東西。」
 
  「如果發現了什麼,就一不做二不休,全都破壞掉吧?」
 
  魔翳想了一下,同意她的說法,但又道:「任務固然重要,請阿琳小姐務必要以自身的安全為重,力所不能及者,切勿勉強。」
 
  「知道了!」
 
  「還有……遇到拜月教主,千萬別硬碰硬,那可不是您一人應付得來的對手,若是遇到巫王……」說到巫王,魔翳卻遲疑了。林青兒十年前遇到的巫王是怪物所冒充,那真正的巫王呢?
 
  拜月教主要掌控整個南詔國,那麼他當然是容不下巫王了!那冒充的妖怪,連親近如林青兒都分辨不出來,遑論旁人!換作魔翳是拜月教主,他肯定早就已經殺掉真正的巫王。
 
  「阿琳小姐,如果遇見巫王,更要格外小心。」魔翳慎重提醒道:「千萬別把他當成真正的巫王。真正的巫王,很有可能早已經不在了。」
 
  「你是說現在的巫王是冒牌貨?」夏侯琳訝然道。
 
  「噓,小聲點。」魔翳忙道:「千萬別張揚。阿琳小姐,巫王不過是拜月教主手中傀儡,在假借巫王號令害死巫后、驅逐巫后身邊的人之後,這個人對拜月教主已經沒有任何用處。」
 
  「沒有任何用處?老師的意思是……巫王已經被害死了?」夏侯琳回頭問道,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阿琳小姐日後可要記得,千萬明辨忠奸,不要聽信了小人,否則後悔莫及啊。」
 
  夏侯琳應了一聲,似乎受到了一點衝擊。魔翳嘆了口氣,這對一個天真單純的丫頭而言,終究還是太殘忍了。
 
  「嘻嘻,姑娘真是個軟心腸的,是在同情那個巫王嗎?」雪女看來心情愉快,完全沒有融入氣氛中,盈盈笑意與平常一般無二。
 
  「這世上的規矩就是這樣的呦,弱於人者,人恆欺之。巫王愚昧、巫后軟弱,在奴家看來,這樣的國家淪落到奸人手中,也屬平常呢!」
 
  她穿著樸素的村姑衣裙,粗糙俗氣,完然不符她以往風格,可渾身上下仍透出一股婉約可人的氣質,連過往路人都忍不住瞄兩眼她曬出一層薄汗的後頸,平白給這輛低調的貨車惹了不少注目。
 
  夏侯琳畢竟歷練尚淺,不知如何反駁雪女的話,只得轉移話題:「喂,你低調一點,快把斗笠給戴上!大家都在看你了!」
 
  雪女也笑著,順了夏侯琳的意,不再提起那些事,只佯裝委屈地道:「唉,姑娘就算不憐香惜玉,也可憐可憐奴家生為雪女,卻追隨姑娘來到這烈日炎炎的地方,熱得元神都快溶化了。要不,姑娘把靈玉還給奴家吧?」
 
  她說著作勢拉開領口,夏侯琳趕緊一把又將領子扯回原處,又將斗笠往她頭上按:「這你就不懂了!天氣熱更應該穿衣服才能擋日頭!陽光太毒可是會曬脫皮的!」
 
  「嘻嘻,姑娘別鬧,這東西樣子粗蠢,奴家才不戴!哎呀,小心駕車!」
 
  「哼哼,車我可是隨時在注意著,今天你是逃不掉的!快點,把斗笠戴上,還有這件披風也穿上了,包裹得嚴實點才不會被曬到!」
 
  「唔,不行!再罩上這塊粗布,等會兒真要被蒸熟啦!」雪女掙扎著左閃右躲,不讓夏侯琳把布料蓋到她身上,夏侯琳則興致勃勃地想把她包成一顆肉粽,車上人不安分,貨車當然也就顛簸搖晃起來。
 
  「阿琳小姐,這可更加惹人注目了!」魔翳都感覺要翻車了,連忙抓緊扶手。前頭拉車的毛驢察覺到後方騷動,也跟著急躁起來,加快了腳步橫衝直撞,很是危險。
 
  「王宮快到了!你們快點讓這頭畜生安分下來好好拉車!」魔翳從沒搭過這麼危險的超速貨車,讓一個年僅十三歲的野丫頭駕車果然不是好主意。
 
  「哎呀!這蠢畜生,快撞車了!」夏侯琳趕忙丟下斗笠和粗布披風,執起韁繩、鞭子,設法安撫那頭毛驢,把這輛小貨車穩定下來。雪女也不鬧了,乖乖整理衣服、戴上斗笠,總算在抵達王宮宮門之前喬裝成普通人的樣子。
 
  門口的衛兵手持長戟,檢視車上人,見送貨的人不同以往,問道:「怎麼換人了?以前那三個送貨的呢?」
 
  「呵呵,官爺,是這樣的,我們這活兒都是三年一輪,他們已經調回各自的家鄉啦!今後都是我們來,今後要蒙各位照顧,請多關照了。」夏侯琳抬起頭,說著早就想好的台詞。
 
  「沒事,就問問。快進去唄。」那衛兵不疑有他,便放行了。
 
  夏侯琳駕車駛入宮門,心中鬆了口氣。沒一會兒那衛兵又遠遠提醒:「你們初來乍到,切記不該逛的地方不要亂逛;不該看、不該聽的也別去湊熱鬧,卸了貨就趕緊回去,少惹麻煩,知道嗎?」
 
  「是,官爺!小人們知道了,謝官爺提點!」夏侯琳回頭殷勤地道,衛兵揮揮手,讓他們趕緊進去。
 
  魔翳坐在後座,瞄了那衛兵兩眼:「他倒古道熱腸,是個好心人。」
 
  「嘿嘿。」夏侯琳輕笑著附和,可惜他們這趟就是要去逛那不能逛的地方、看那不給看的東西,衛兵好心囑咐,算是白費了。他們車上茶葉的桶子間,一個小布包裡幾個竹罐子磕磕碰碰,上面分別寫著兩種字──「鹽」或「糖」。
 
--


第四十八章 不明藥物,當心飲食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