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5/17更新第46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夏侯彰言語中提及「繼續當你是我二弟」這種怪事,眾人對夏侯彰的話都覺得莫名其妙,只有夏侯韜聽懂他在說什麼。
 
  夏侯韜停了一下,終於恢復了冷靜,苦笑道:「大哥啊……我一向認為你的這種想法很天真,不過如今我也受惠於此,老實說一直以來,我該算是很欣賞這一點的。」
 
  「可你明知我內心憂慮,為何不顧我的感受?將神農鼎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才真正萬無一失,相比之下,是否該信任獨孤宇雲的承諾,根本無足輕重,難道不是嗎?」
 
  「沒有錯,只是我不願意這麼做。」夏侯彰當然心知肚明,他還知道多年以後,夏侯韜甚至會為魔界水脈而殺人。這對一向合作無間的兄弟也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著實讓旁人訝異。
 
  「二弟,這一路上遇到的人太多了。和我們同路的是酒劍仙的便宜弟子、離家出走的武林盟主千金、私奔跑出國家的國師和王后、住在廢棄當鋪的女鬼、強得不像話的魔尊,可最後大家還不是一起旅行了嗎?」
 
  「如果沒有遇見他們,那我們的旅程能走到哪裡?二弟,倘若我是個強絕天下的武者,那我就不顧任何人的感受,專斷獨行。可我只是一介凡人,我夏侯彰能走到今天,都是仰賴各方俠士仗義。」
 
  「今日獨孤掌門願冰釋前嫌,仗義相助,那我就沒有拒絕的道理。與其樹立敵人,我寧願增加夥伴。」
 
  總的來說,夏侯彰決定信任的人,大約十個裡面有七八個是真的可信。以獨孤宇雲的品行來評斷應該算可靠。再者,若拒絕獨孤掌門的提議,大約蜀山那邊反而會有更麻煩的舉動,認真分析起來,究竟怎樣划算還未可知。
 
  「好吧,天時、地利、人和,大哥說得有理,可我實在無法完全贊同,那就勉強苟同吧。」夏侯韜嘆了口氣,有點哭笑不得,默默認了。
 
  「哈,二弟,你是不是又在考慮什麼麻煩的東西了?你就儘管想吧,那我就輕鬆了。」夏侯彰見夏侯韜沉默不語,哈哈笑著說道。
 
  「唉,我知道了。」夏侯韜回道,前途茫茫,沒人知道這個決定是好是壞,他只感覺頭痛得很。
 
  於是事情就這麼敲定了,夏侯彰心情大好,朗笑道:「獨孤掌門寬宏大量,不愧是蜀山派的掌門!今日能盡釋前嫌,我真是太開心了。對了,鎖妖塔的事也一併原諒我們吧!當然賠償是一定會有的!」
 
  夏侯韜聽大哥這麼說,不知從哪取出了算盤,靈活地撥著算珠子,接著說下去:「修建的費用……九層樓的塔、沒有特殊建料、地處蜀中,嗯……在唐家集附近工人也容易找。粗略估算下來大約要花一萬多兩白銀……」
 
  看樣子夏侯韜已經很快調適了自己的心情,大家都很欣慰,但是同時也感到無言。
 
  「唉,掌門啊,夏侯世家兩袖清風捉襟見肘,現為了幾位朋友的事在外奔波,該顧及的生意都照顧不來,銀錢收支實在難以周轉。不如這樣吧,一萬多兩銀子,尾數不要,一萬兩咱們各出一半,打對折五千兩,分十年攤還如何?」
 
  在夏侯彰豪邁俠氣的一番話之後,緊接著來的卻是二門主趁勢耍賴的行徑,獨孤宇雲一時間不知該先回覆哪一句,最後酒劍仙司徒鍾豪氣笑道:「哈哈,鎖妖塔以靈力及陣勢維持,塔本身只是個形式!等支持鎖妖塔的法陣重新修復過後,隨時都能恢復原樣,銀錢區區小事,無須在意!」
 
  「這怎麼好意思,沒讓我們賠償鎖妖塔,好歹改天也讓我們送幾株九層塔過去,還可以美化環境,萬勿推辭。」酒劍仙都這麼說了,獨孤劍聖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夏侯韜索性賴得一乾二淨。
 
  「對了,獨孤掌門,還有一事。」夏侯彰腦袋靈光一閃突然想起,又說道。
 
  「何事?」
 
  「既然獨孤掌門願意幫助我們,那這件事實在不得不說。」夏侯彰佯裝沉痛的模樣說道:「拜月教主飼養水魔獸為禍苗疆,簡直不可原諒。為民除害本是我等應當做的,無奈我等武功、仙術的修為都屬平凡,水魔獸又是前所未見的凶獸,要如何才能打倒這頭魔獸,實在令人頭疼啊。」
 
  「夏侯門主的意思是?」
 
  「聽說三神器中的伏羲劍威力不凡,甚至能斬破六界之隔,對付一尾小蛇肯定夠。既然我們方才已經講好,要開誠佈公彼此信任,那伏羲劍不知能否借來用用?」
 
  「這──!」方才夏侯彰說服二弟的場面頗為感人,但隨即伸手討伏羲劍的舉動,一瞬間就摧毀了獨孤劍聖心中的感動。
 
  「哎呀,大哥不說,我都給忘了!」夏侯韜右拳捶在左掌心上,也是一副靈感乍現的樣子。「屆時與拜月教主對決,南詔都城百姓難免無辜受池魚之殃,傷亡在所難免。為了避免傷亡,加以應變,不如把女媧血玉也留下吧?」
 
  「這主意聽起來還不錯嘛!」紅姬在一旁答腔:「來一趟人界,可以看到那麼多寶貝,真是賺到了。」
 
  酒劍仙與獨孤宇雲呆愣住了,方才講得正氣凜然,願意將三神器借給光明坦蕩、胸懷天下的人,轉眼間人家就來討另外兩神器了。苗疆就在眼前,伏羲劍當然也是即刻就會用到,這可沒理由賴掉了。
 
  結果又是酒劍仙笑著灌了幾口酒:「師兄!看來你還是輸了啊!要比滿嘴歪理、處處坑人,你怎麼比得過他們?連我聽著都要相信他了!為消滅水魔獸這畜生,就把三神器貢獻出來吧!」
 
  「哼,連你說話都向著外人。」獨孤宇雲說道:「也罷,老夫已經見識到夏侯門主的為人,就遂你們的意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夏侯韜滿意地道:「神農鼎就在船上,獨孤掌門請隨我來。小翠,將燈籠提過來吧。」
 
  「是,二老爺,奴婢這就去。」小翠重新將燈籠點上,眾人再度離開聖姑的小屋。
 
  同一時刻,深夜的苗疆,南詔國都城的邊陲村落,一家不起眼的小小客棧裡,櫃檯上昏黃的燈火還亮著。
 
  魔翳坐在櫃台裡邊,一手支著臉,身為夏侯韜本尊的他,當然在同一時間立即知道了神木林中的狀況。要說夏侯彰的作法,他內心當然是敬佩的,可雖然已經調整心情接受了這個決定,倘要他不煩惱不憂慮,那還是三個字不可能!
 
  「老師、老師,怎麼了,你在想什麼啊?」底下有人拉了他的袖子,魔翳轉頭一看,原來是夏侯瑾軒和抱著枕頭的皇甫卓。
 
  「該睡覺了,老師給我們講個故事嘛!」
 
  「當然好,姜承呢?他到哪兒去了?」魔翳摸摸夏侯瑾軒的頭,一手端起桌上的燈,站了起來。
 
  「他去喊阿琳姊姊了,阿琳姊姊說如果有故事可聽,要記得叫她。」皇甫卓單手抱著枕頭,以另一手指向走廊的彼端,果然看見姜承領著夏侯琳走過來,臂彎裡還抱著他的布老虎。
 
  夏侯琳穿著一襲輕便的睡袍,赤腳踏著木屐,呵欠連連,顯是已經睡了,又堅持爬起來聽個故事。她早已過了要聽故事才容易入睡的年紀,特意爬起來是因為魔翳說的故事特別有趣,不同於以往常聽的類型,非常有一聽的價值。
 
  前幾日魔翳向白苗族長提出希望能潛入黑苗的想法,白苗族長也很乾脆地答應了。黑白苗兩族紛爭不斷,已經不是這幾年的事情,彼此也各自在對方的領域裡安插著幾個據點,而白苗族長安排給魔翳的,是位在南詔城郊外的一間客棧。
 
  漢人在仇視漢人的南詔城裡行走實在過於醒目,為避免被人盯上,因此魔翳只選擇郊外的客棧為據點。郊外村莊少有投宿的客人,又可藉採買物資時偶爾進城探查些風吹草動,對他們來說很是理想。
 
  因為地處郊外,當地的黑苗人久不接觸政治,思想也不似南詔城內的百姓一般激進。這裡的村民們雖然也知道有拜月教主這號人物,基本上還是只想過著平淡安分的種田生活,對於城內的大人物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對於家裡附近生意慘淡的客棧換了老闆,更是毫不在意。
 
  阿奴在白苗族長的同意之下,隨魔翳一起到了這間客棧,負責替他們準備些苗人的偽裝、以及入城時當個嚮導,免得他們和人接觸多了露餡。
 
  幾次探查下來的結果,這裡的百姓除了仇恨白苗人及鄙視漢人之外,對自己的國家正在做什麼,其實一無所知。因為徹底實行的秘密主義,就連王宮裡的人都不曉得巫王及拜月教主的盤算,更別說在水源枯竭、糧食短缺底下生活艱辛的一般百姓。
 
  令魔翳在意的一點,是半個月前的徵稅。在這樣敏感的時間點,不由得讓人懷疑,拜月教主徵稅的目的,是否想將黑白苗之間的戰事擴大。他立刻將這件事回報給白苗族長,方才自徐長卿處得知有關神魔之隙的事情,也讓他覺得是時候到王宮裡好好調查一番。
 
  不過此刻最重要的,當然還是說個好故事哄瑾軒他們入睡。
 
  與魔翳相識不過數日的阿奴,自然不會知道睡前還有聽故事的福利,她為了煉藥忙到半夜,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將大鍋蓋上鍋蓋,熄了爐火準備就寢。回房間的路上,才發現那三個孩子房間的燈火還亮著,走進去時,故事已經快到尾聲了。
 
  「哦,你們在講睡前故事啊?」阿奴探頭進房間裡,好奇地問道。夏侯琳拿著一條小手帕不斷拭淚,點頭答是,又更令阿奴好奇到底是什麼玩意兒,能教人聽得淚眼汪汪。
 
  她進去拉了張椅子坐下,夏侯琳對她說道:「這個上次已經聽過了,可是還是覺得好感人,嗚嗚……」
 
  阿奴看那三個孩子,同樣也是聚精會神,便滿心期待地聽魔翳說下去。魔翳微微一笑,道:「她又回到那那座山上,任憑歲月流轉、世事如潮,只有這裡與世隔絕,絲毫不見歲月的痕跡。」
 
  「一眨眼百年已經過了,對妖族來說,百年只是韶華之一瞬,可她曾經的那位摯友,如今已經壽終正寢,安詳躺在墳塚之中。」
 
  「而崖邊御劍的男子,他昔日青絲已成華髮,沒有回頭,卻知道是那女子來了,淡淡對她說道:『你來了?他們已經等你很久了。』女子不禁將目光轉向那兩座墓塚,一座碑上無名、另一座則銘刻著摯友的芳名。」
 
  夏侯琳眼眶含淚,皇甫卓也更加把他的枕頭抱得緊緊的,倒是姜承一如往常,一臉愣愣的,不知心裡有何感想。
 
  魔翳故作感嘆地道:「想那時四人一同看遍浮世風景、歷經悲歡離合,何等快樂?可惜他們終究沒有再度聚首之日,一想到這裡,她心感哀戚,輕撫著墓碑上女子的名字緩緩蹲下身來,懷念她的友人……」
 
  「就在這時,從山邊的屋子裡,一名男子走了出來,純真的笑顏一如以往,就像那片山巒,不曾改變。」魔翳短暫停頓了下來,目光似乎在看後頭,嘴角微揚,可他隨即又裝作沒事恢復原狀,繼續說了下去。
 
  「她轉過身去,既欣慰、又感到懷念,綻出了一抹笑顏,而就在這個時候──」魔翳突然變了臉色:「墳塚中一支女子的蒼白手腕竄了出來,看那朱紅的護腕,墳塚裡的是誰已經很清楚了。還潮濕的土堆之中,一個嘶啞的女子嗓音,隔著墳塚悶悶傳了出來:『我──等──你──好──久──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不知什麼冰冰涼涼的東西自夏侯琳後頸上輕輕刮過,嚇得她直如背上被抽了一鞭,整個背脊都弓了起來,登時放聲慘叫:「咿咿呀呀呀啊啊啊啊啊──!」
 
  其尖叫之淒厲,讓夏侯瑾軒等三人都摀起了耳朵。
 
  從夏侯琳背後走出來的,原來是雪女:「嘻嘻,姑娘就是這點可愛,真是有趣呢。」
 
  「不是這樣的!和上次說的結局不一樣啦!」夏侯琳拳頭不住捶著桌面,邊哭邊拿怕子擦去額邊嚇出來的冷汗,一開始的感動被這麼一折騰,早已消失無蹤。「嗚嗚……老師你亂講,才不是這種結局呢!」
 
  這時客棧隔壁一間民宅裡頭的人狠狠推開了窗子,滿臉怒容隔空朝房內一眾人大吼大罵:「吵死啦!三更半夜的,殺豬啊!大家都別睡啦?隔天都不用做事啦!」
 
  「對、對不起,我們太吵了,實在抱歉!」夏侯琳冷汗還沒擦乾,又趕忙對著窗外道歉,而後一把關上了窗,指著雪女的鼻子生氣道:「好你個雪女,居然從背後嚇我!下次再這樣我就把你這破玉給砸了!」
 
  夏侯琳緊緊捏著靈玉表情悲憤,雪女連忙安撫道:「哎呀,姑娘別!這玉砸了多可惜,奴家可要心疼死了。奴家只是看今宵氣氛多好,開開玩笑嘛!姑娘的頸子光滑如玉,可真令人羨慕呢。」
 
  魔翳竊笑兩聲,說道:「世事無絕對,阿琳小姐又怎知結局不是這個樣子的呢?」
 
  「山上無端端建了兩座墳塚,另一座自然就是備給那妖族女子的,這樣想不是很合理嗎?」他輕描淡寫地道:「故事中也提過,有人不知向閻王開了什麼玩笑,想必就是這樣吧。人家說單修何如雙修好,那人族女子當然就在墳裡等她囉。」
 
  阿奴第一次知道,連睡前故事都要說得那驚心動魄。她直到尾聲才進來,沒聽見前面說了什麼,只知道後頭劇情毛骨悚然,這魔翳說的床頭故事,下次打死也不願再聽了。
 
  「算啦、阿琳,偶爾刺激一下,就當作練膽子,順便促進氣血暢通。來,先喝口茶吧。」阿奴拍拍她的背,又道:「夜深了,還是睡吧。唉,做什麼折騰自己。」
 
  「我嚇得精神都來了,哪睡得著……」
 
  「呵呵,不過就是鬼嘛,百年之後大家都是鬼,姑娘何必害怕?」
 
  「好了,故事已經說完了,快睡吧。」魔翳又站了起來,三個小鬼自動自發跳上了床鋪,他一一替三人蓋好被子,轉頭道:「阿琳小姐也快回房吧,之後還有正事要幹呢,明天一早我再與你說。」
 
  夏侯琳拉著魔翳的袖子,似乎沒有要回房間的意思,表情已經快要哭出來了:「老師……我真的睡不著……」
 
--


第四十七章 深夜客棧,床頭說書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