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41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4/26更新第40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0 BP-
  趙靈兒與徐長卿關係匪淺,想必有很多話可說,這些話題也不是旁人能加入的。夏侯彰兄弟兩人留下趙靈兒等人好好聚一聚,決定前往聖姑的小屋與南宮煌會合,他倆在門口遇見了同樣還沒入睡的小翠,看來是特意等在那裏的。
 
  「小翠,不睡啊?這些事兒我們處理就好,你忙了一天也該養養精神。」
 
  小翠似乎有些消沉,說道:「哼哼,我看趙姑娘心緒不佳,好心煮了宵夜給他們,沒想到他們居然說我像他們的姥姥還有嬸嬸。」
 
  「二老爺,這世道真是讓人寒心呀……」小翠深深感嘆。她寒心得差點就想拿她的藏星傘衝進去一吐怨氣了。
 
  夏侯韜在隔壁偷聽,當然也把那段話聽在耳裡。「有什麼關係呢?小翠,他們把你當成姥姥和嬸嬸,說明你穩重可靠啊。」
 
  「嗚嗚……這不是重點,以後不幫他們做宵夜了。」
 
  夏侯彰趁機說道:「哈哈,當然,宵夜就應該優先端來給我!小翠,既然你還沒睡,那紅姬也還醒著囉?」
 
  「是啊,老爺。紅姬在聖姑的屋子裡呢,我在門口候著,就是要來告訴老爺,您們等的人已經到啦,再不去見,那人就要被紅姬三言兩語給氣死了。」
 
  「氣死啊……」夏侯韜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讓小翠去提燈籠引路。
 
  聖姑的小屋此刻比白天更加熱鬧,夏侯韜料得不錯,帶來女媧血玉的另有其人,南宮煌成功將那人逮個正著後也嚇了一跳,紅姬則像發現了什麼珍禽猛獸似的圍著他打轉,一旁聖姑與酒劍仙司徒鍾已經熱絡地敘舊起來。
 
  主僕三人踏進聖姑小屋時,與那人目光對上,兩方都默默不語,而後夏侯韜才意味深長地說道:「果然是酒劍仙以外的人啊,大哥。」
 
  「是啊,怎麼說呢?總讓人感覺很意外,但是想想似乎也沒什麼好意外的……許久不見了,獨孤掌門,你怎麼會在這裡?」
 
  在他們眼前的,是本應在鬼界的蜀山掌門獨孤宇雲,兄弟倆思及船上的神農鼎,瞬間有種債主找上門的錯覺。細細想來,蜀山上下有這個資格碰到女媧血玉、又能在短時間內把血玉帶過來的人屈指可數,身為掌門的獨孤宇雲正是其中之一。
 
  可真要算起來,獨孤宇雲又是最不可能的人選!依他們的料想,獨孤宇雲要是真的出現,那也應該是帶著上百個蜀山弟子殺上門來,要奪回他們的三神器,順便剷除這群和魔族勾結的武林敗類吧。
 
  「彼此彼此,沒想到與魔族站在同一陣線的,居然是明州夏侯世家。」獨孤宇雲冷哼一聲說道,同時夏侯世家的兩位門主心裡也暗想,隱藏已久的身分終於還是曝光了。
 
  要是按照夏侯世家過往的規矩,發現了這種不可告人秘密的傢伙,就該把他綑一綑丟到明州港口裡餵鯊魚,乾乾淨淨,一舉滅口!但獨孤宇雲可不是會乖乖沉到海底的易與之輩。
 
  兩位門主還沒說話,紅姬這個門客已經開口道:「哼哼,沒錯,就是明州夏侯世家!嚇到了嗎?老實告訴你,蜀山的防禦根本不堪一擊,神農鼎夏侯門主三兩下就偷出來了!」紅姬一手指向夏侯彰,頗為得意地說道,滿是炫耀的意味。
 
  突然被名義上是自己門客的人點名,夏侯彰驚恐不已:「不、不敢當!在下不才,全賴江湖上兄弟們仗義……咳咳。」這江湖俠士常用的謙遜之詞,用在此反像是在推卸責任,夏侯彰訕訕住了口,他可真沒想到自己幹的壞事會在這時被爆出來。
 
  紅姬還有話想說:「吶,夏侯門主,這個人就是蜀山派掌門啊!連救人都要偷偷摸摸的,是不是人類的大俠都喜歡這一套,嘴上說討厭,結果還是乖乖過來了!」紅姬笑容滿面,說得簡直像對方是什麼心思細膩多感的小姑娘家,讓被指名的獨孤宇雲羞憤不已。
 
  夏侯韜趕忙制止紅姬,連哄帶騙示意她少說幾句:「紅姬姑娘,人界的大俠都是這樣的。你難道沒聽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這樣的說法嗎?人界的大俠注重品行,推崇曖曖內含光,不喜誇耀自身功勳,所以你也別再說啦。」
 
  「是嗎?原來如此。」紅姬雖然不是很懂,總算還是撥撥她一頭秀髮,閉上了嘴。
 
  「獨孤掌門,許久不見了。我以為您在鬼界正住得習慣呢。」夏侯彰拱拱手,尷尬地道:「既然您在這裡,那龍葵姑娘……」
 
  「那女鬼叫做龍葵?她將我帶回人界之後,自己離去了。」
 
  原來是半路翹頭不幹了!龍氏兄弟過河拆橋,她有此舉動也是情理之中,沒什麼不能理解。
 
  「這樣啊。」紅姬接著道:「那你來這裡幹嘛?我們原本以為是那個醉醺醺的大叔要把血玉偷來的,沒想到居然是你呢!原來你還是挺關心我們的嘛,特地把女媧血玉拿來借我們,不愧是蜀山大俠!不過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一起吃個宵夜嘛,我們幾個全都很好相處的。」
 
  原本真的預備偷血玉的酒劍仙連忙轉過頭去,繼續假裝和聖姑敘舊,就怕被紅姬點名。
 
  「別這樣,紅姬姑娘。五穀雜糧都是濁氣,阻礙修仙,獨孤掌門不吃宵夜的啦!」夏侯韜再度胡扯,他想獨孤宇雲就算要吃宵夜,大概也不想和他們圍成一桌吧。
 
  「桌氣?好難懂,好好的人不當,為什麼非要修仙那麼麻煩,連宵夜都不能吃了。修魔吧,修魔一樣長生不老,還可以吃宵夜!」紅姬長年生活在魔界,沒見過修仙的道士,好奇得不得了。徐長卿她還沒有機會接觸,眼前這個獨孤宇雲當然不能放過。
 
  「人各有志,我們要尊重他。」
 
  「嘁,真沒趣。」
 
  夏侯韜終於了解為何小翠會說獨孤宇雲就快被紅姬氣死了,一個人能到這個地步也真算種才能。到現在還沒感覺到獨孤宇雲的殺氣,已經讓他頗感訝異。
 
  獨孤宇雲看了看這滿屋子的人,夾雜著仙人妖魔,讓人頭暈。他此行原只是為了龍氏兄弟離開鬼界前的那一席話。
 
  「孤要再告訴你,若真有一日,魔族不得不進犯人界,那必然是旱象無解,必須放手一搏的時候了。」
 
  「沒錯,我們也是很愛家的,麻煩掌門不要每天幻想著魔族要攻打人界。」
 
  獨孤宇雲不是沒有考慮過龍氏兄弟的話,可只要這其中有一點疑慮、對人界可能有一絲害處,那他身為蜀山掌門,又怎能去冒這個險?反覆思量之後,才決定找上酒劍仙,壓根兒就不知道有徐長卿這回事。
 
  他與司徒鍾躲在遠處,看著趙靈兒向神農鼎求問拯救徐長卿的方法,內心頗有些感觸。南宮煌曾說過,神農鼎擺在蜀山,也不過是一件無用之物,現在它倒是在對的人手上發揮作用了。
 
  當場獨孤宇雲拉著酒劍仙回蜀山,取了女媧血玉回到聖姑的小屋。
 
  在女媧血玉的神力之下,徐長卿果然甦醒過來,他問徐長卿:「替苗疆屠魔獸、解旱災,實屬應當。可魔界妖魔群聚、殘害人類,乃我等大敵──你真信得過他們?」
 
  「我與他們素不相識,何來信任之說?獨孤,這不是信不信得過的問題。」徐長卿搖了搖頭,回答道:「當年蜀山地脈一事,難道沒有給你任何教訓?天生萬物,損有餘而補不足,興盛至極必致混亂,衰竭至極亦若是,殊途同歸。」
 
  獨孤宇雲怔然,徐長卿又道:「當年我將掌門之位託付常浩,可人盡皆知,那時蜀山上人才濟濟,而常浩資質不過爾爾,我做此決定,你知道是為何嗎?」
 
  「物極必反,獨孤,我所求的不是使蜀山強盛,而是希望令六界均衡。六界眾生雖有強弱敵我之分,殊不知卻也是相生相依,天地萬物終離不開平衡二字。」
 
  「魔界與苗疆水脈枯竭,苗疆更有水魔獸作亂,六界雖不相聯繫,靈脈仍互相連通,一方異相,終會波及四周,直至六界靈脈重新平衡。要使人界一方安樂,即使魔族與人是敵非友,眼下最應做的,還是修復魔界水脈。」
 
  徐長卿自床邊站起身來,從他還是掌門、而獨孤宇雲只是一名普通弟子時起,他胸懷天下的氣度,就一直令連同獨孤宇雲在內的眾多弟子尊敬感佩。
 
  「獨孤,我能做的,只有在這兩個地方的禍亂波及人界之前,盡力引導,與他們是誰、是什麼種族無關。如果紫萱還在世,她也會這麼做的。」
 
  「我引退已久,現在蜀山的掌門是你,該怎麼做,還是由你好好思量吧。」徐長卿神情似乎有些落寞,語畢向獨孤宇雲一拱手,獨自步出了聖姑的小屋。
 
  司徒鍾望著他的背影,大大灌了口酒,道:「唉,情牽塵世,飛升成仙也斷不了煩惱,不如飲一壺酒,逍遙自在去也。」
 
  「師兄,怎麼你也來了?」司徒鍾不知獨孤宇雲被龍幽與龍葵聯手綁到鬼界去,因此看到獨孤宇雲雖然訝異,也沒想太多。
 
  「我是來找你的,師弟。」司徒鍾見獨孤宇雲一臉嚴肅的樣子,心中料想準沒好事,不料接下來獨孤宇雲卻說:「本來還有些話要問你,現在已經沒有必要了。」
 
  獨孤宇雲心裡暗下了決定,而過沒多久,南宮煌等人就闖了進來。
 
  紅姬歪著腦袋,見獨孤宇雲從剛才開始,就不知在沉思些什麼,久久不回話,頗似她與南宮煌一進到聖姑小屋時看見的模樣,不由得奇道:「怎麼不說話了?難道我說中了,你不會真的是來關心我們的吧?」
 
  「看你冷口冷面,其實是個古道熱腸的大好人啊!太好了,就把血玉送給我們吧,反正不過是塊大石頭,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你是修道之人,不必留戀!」
 
  「夏侯門主。」獨孤宇雲卻不理會紅姬說些什麼,逕對夏侯彰說道:「神農鼎,蜀山派可以相借。」
 
  「可、可以?」夏侯彰一時間沒弄懂獨孤宇雲話中之意,愣了兩秒,只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獨孤宇雲的話根本沒有誤解的餘地,就只能是字面上的意思,呆愣住的也不是只有他一個,滿屋子的人,包括一直假裝在和聖姑敘舊的酒劍仙都醉意全消,瞪大了眼轉過頭去看。
 
  「哎呀,今天是什麼日子?」最後聖姑笑著開口了:「巫后娘娘的女兒回來了、好久不見的故人也來了、連獨孤掌門你都變得好商量了?我看這是女媧娘娘下凡顯靈囉!」
 
  獨孤宇雲仍舊不理會旁人說什麼,只對著夏侯彰一人說道:「可是我有一個條件。」
 
  「但、但說無妨?」能聽到願意出借的承諾已經夠震驚,夏侯彰決定再聽聽他的條件。
 
  「請夏侯門主現在立刻將神農鼎交還給我。」獨孤宇雲正色道:「若你們問心無愧、無半點邪念,他日要修復水脈之時,再堂堂正正地到我蜀山派來,屆時必將神農鼎借與心思正直、胸懷天下之人。」
 
  此言一出,眾人更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苗疆大旱是因拜月教主豢養水魔獸所致,大理城中女媧祭壇已經提示得夠清楚,只需女媧後裔以五靈珠在祭壇上祈雨,便可修復水脈,需要神農鼎的,僅有魔界那邊而已。
 
  但是要把神農鼎交出來,談何容易啊……光是屆時蜀山究竟會不會遵守承諾,就是一個大問題。還在猶豫時,獨孤宇雲又開口了。
 
  「不願意嗎?自己有所求的時候,就說魔界百姓無辜,爾等全無惡意,好像不願意信任你的都是無情固執之輩,若是說服不了,便要巧取豪奪;可輪到你們身上,卻也不見那般光明坦蕩的心胸,只顧著把搶來的東西據為己有。」
 
  「責人則嚴,恕己則寬。這樣的人,也夠格借神農鼎嗎?」
 
  南宮煌早知道獨孤宇雲對處事道德標準十分嚴厲,沒想到竟到了這種地步。獨孤劍聖不是個會以言語激將的人,他是認真在指責夏侯彰等人的作風。南宮煌看了看酒劍仙,那人已經開始喝起酒來,沒打算出來說句話,看來也頗有測試夏侯彰如何反應的意思。
 
  夏侯韜聽了那些話,歛起總是溫和的微笑,神情變得沉穩起來:「獨孤掌門若是最初便作此承諾,我等又豈會有半分懷疑?如今才談這些怕是晚了,茲事體大,我等不敢拿魔界百姓的性命做賭注,還請恕罪。」
 
  獨孤宇雲聽他說話的語調,原本和氣時還聽不出來,現在這不疾不徐、又帶些冷漠的聲音,不正是將軍塚裡那個白色面具的黑袍人嗎?
 
  夏侯彰瞄了一眼二弟,沉默中有種劍拔弩張的氣勢,他深深呼吸,將夏侯韜擋到後頭,獨自站上前去拱手為禮,少見地認真擺出了門主的風度氣魄。
 
  「獨孤掌門,敝人不才,蒙諸位弟兄不棄,忝居夏侯世家門主之位。」夏侯彰言語從容,又道:「既是一派門主,底下的人若有什麼不是,那便是我的不是。過去得罪之處,今日在此一併向您謝罪。」
 
  他擺出了門主的架子,其餘眾人就也不便插嘴,這道歉獨孤宇雲一聲不吭地接受了,又聽他說下去。「就如舍弟所說,茲事體大,即便可能得罪江湖上的朋友,我等也不得不做。」
 
  「然而今日聽掌門一言,夏侯某人甚感慚愧!枉我派以正氣為名,竟疏於內省,貽笑大方。」
 
  眾人聽夏侯彰的意思,似乎有點不對勁兒,可夏侯彰無視其他人的目光,說道:「貴派乃天下正派之首,誠信重義舉世皆知,掌門一言九鼎,夏侯某人敢不從命!就依您的意思吧!」
 
  「大哥!」夏侯韜不可置信地道,卻見夏侯彰態度堅定不移,知道他此時心意已決,根本沒有要過問他人的意思。
 
  「怎麼了嗎,二弟?」
 
  「你真的要……?豈有此理,大哥難道沒有想過,我們之前的努力,有可能就此付諸東流?」
 
  「我當然想過。」夏侯彰回答道:「可是獨孤掌門說得沒錯,我們懷疑他,他也懷疑我們,所以當初他不願意借、現在我們不願意還。既然他特地到我們面前來,說這樣的話,那麼不妨就信他一次。」
 
  「倘若每個人都到大哥面前說一番大道理,難道大哥就一一給予信任嗎?」夏侯韜常常是天機算盡才下決策,但是大哥一向隨心所欲,時常都是他口出豪語,夏侯韜才在後面憂心思慮,這也不是一日兩日了。可他不敢相信,大哥竟會拿這等事開玩笑。
 
  「二弟,獨孤掌門到底可不可信,我想得沒你多,也不喜歡想得太多。」夏侯彰坦承說道,卻不加解釋,只說:「我這個決定是認真的,過往我總會聽你的意思,可這次就算你反對,我也不會改。」
 
  「我不喜歡猜疑他人,以前是這樣,以後也一直會是這樣。這對我來說就夠了,當初我決定繼續當你是我二弟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如此。」
 
--

第四十六章 獨孤劍聖,駕臨苗疆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