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539

RE:【創作】平凡的明州日子,4/26更新第40章

樓主 黎瑞兒 liriel
GP1 BP-
  「李逍遙,哀家問你,你可是真心愛著靈兒?」林青兒端坐在桌前,一個鬼魂用這樣嚴肅的態度問話,感覺就格外地有威嚴。
 
  她手上的青蛇杖映著燭光,翡翠的蛇形雕像通體碧綠、栩栩如生,但拿著天蛇杖的巫后本人卻身影模糊,宛如水中幻月,飄忽無形。坐在她身旁的是徐長卿,由於看見鬼魂的衝擊過大,方才竟沒有注意到後面還跟著一個活人。
 
  徐長卿此刻看來已經痊癒,初見時枯槁的白髮連一根都沒留下,只有一頭烏亮的黑髮,像是一位年輕男子的模樣。歲月的歷練給他添了長者的氣質,他對著三人頷首為禮。
 
  桌子的另一端就是李逍遙,李逍遙處變不驚,告訴自己正視丈母娘的雙眼,不要偷瞄林月如也不要偷瞄趙靈兒。雖然在這裡遇見趙靈兒的娘親、也就是自己的丈母娘實屬意外,但還是該好好表現,李逍遙肯定地點頭說道:「是,靈兒是我的妻子,我當然永遠愛她。」
 
  「那……那邊那一位……」林青兒有些疑惑地看向林月如,像是不知該如何問起。她剛進來的時候,清清楚楚看見了這三個人是同床共枕,若要說是室友也太自欺欺人了。
 
  「月如……」李逍遙停頓了一下,鄭重地道:「月如為了我離家出走,一路上與我生死與共、不離不棄,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逍遙大哥……」林月如既擔心又感動,這樣的話在此時說出口,極有可能觸怒靈兒的母親。
 
  「即使你已經有了靈兒?」林青兒鍥而不捨地問下去,一旁的徐長卿似乎想緩和氣氛,但是林青兒與李逍遙似乎已經進入了一對一的狀態,早非旁人能插嘴。
 
  「巫后娘娘,靈兒與我相識在先,在仙靈島時就已互許終身,是我情深義重的妻子。但是我與月如亦有比武招親之約,她一路伴隨著我,對我用情至深、生死不渝,晚輩愚魯,這樣的女子又怎是可以辜負的?」
 
  「晚輩不才,上天既然了我這樣的姻緣,那麼我便要盡我所能,來保護她們,讓她們都幸福。我不會對不起靈兒,但也不會辜負了月如!」
 
  趙靈兒與林月如憂心地互望著,婚配嫁娶關係著兒女一生福祉,為人父母鄭重其事也是常情。無奈感情之事乃由心而發,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若對她們兩人而言這就是最好的歸宿,那麼其他人再多說什麼也是無用。
 
  林月如心裡想,要是在場的不是巫后,而是她爹爹,那恐怕早已經拔劍相向了!但是下一個瞬間,她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有點烏鴉嘴的天份,林青兒聽完李逍遙的話,沉默良久握著青蛇杖站了起來。
 
  「縱然你說的有理,可世間險惡紛亂,你要如何證明你有與之相襯的實力?與我過招吧,如果連我這關都過不了,那想來你也只是個空口說白話的無恥之徒,根本不值得她們任何一個託付終身。」
 
  「娘、娘親!不要這樣!」趙靈兒趕忙勸阻,李逍遙卻爽快地點了頭,拔劍而起。
 
  「靈兒,別擔心。」李逍遙拍拍照靈兒的肩膀道:「你娘的顧慮是對的,我們只是切磋一下,沒事的。」
 
  林青兒聞言,平靜地讚了一句:「很好,你很有擔當。」但隨後徐長卿卻出言制止了接下來兩人的決鬥。
 
  「到此為止吧,青兒。我們不是來做這種事的。」
 
  徐長卿一出口,那與年輕外貌全不相符的長者氣勢就將場面壓了下來。儘管女兒與孫婿起了衝突,他看來仍平靜而理性:「你留下最後的靈力等待十年,難道是為了與他決鬥?現下能知道李少俠有此擔當就夠了,剩下的以後再說吧。」
 
  「爹……」徐長卿一席話點醒了林青兒,她早已不是這個世間的人,對陽世牽掛都該放下,留待活著的人自己去開創才是。她出現在此,是為了在臨走前捎來最後一件消息。「爹說得是,我糊塗了。」
 
  「巫后娘娘。」李逍遙見她神色落寞,又說道:「如果您願意的話,不管用什麼方式,我都──」
 
  「李逍遙,你有這份心已經夠了。」林青兒嘆了口氣,說道:「再過不久,或許真的會有機會,讓你實踐這份諾言。」
 
  林青兒走到趙靈兒身邊,昔日那個穿著黑苗公主服飾、卻被趕出苗疆的稚齡女孩,現在已經平安長大,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很想碰碰自己的女兒,但終究沒伸出手來,因為只餘魂魄的她是無法接觸陽世之物的。林青兒只能看著趙靈兒,欣慰地露出微笑。
 
  「娘親,您一點都沒變……」趙靈兒垂下了頭,怯怯說道。原本擔心事隔多年,只靠兒時記憶,是否還能認得父母親,可林青兒早已香消玉殞,其魂魄當然仍和十年前一模一樣。
 
  趙靈兒伸手去握林青兒的掌心,可卻透了過去,什麼也握不著。
 
  「靈兒,抱歉……」林青兒看趙靈兒難過的樣子,只能無奈地說道。「娘已經不能在這個世界與你團聚了,但是娘還要見你最後一面。聽著,接下來娘要告訴你,十年前南詔發生了什麼。」
 
  林青兒說出了十年前苗疆的動亂,那些事是趙靈兒聞所未聞。她當年只是個無知幼童,根本不了解那些複雜的事兒,只能聽話地和姥姥生活在水月宮,在水月宮和師父修習法術,等待娘親來找她。
 
  「我被大王下令囚禁,那時心灰意冷,只想與世永訣,可還是放心不下你。一直到爹在牢中找到了我,告訴我你平安遠走,我才放心下來。」林青兒說起了那日在南詔王宮地底所發生的事情。她心中不願回想這些往事,但她就是為此而滯留人間。
 
  「請等一下,巫后娘娘。」李逍遙聽沒多久,已經讓迴魂仙夢這事弄得頭昏,出言發問:「徐前輩是借迴魂仙夢之法回到十年前,而他在十年前救了您,才讓您得以施展迴魂仙夢,又使他回到……這,晚輩真有些糊塗了。」
 
  「你不明白也是當然的,迴魂仙夢之法牽動因果天機,非是道行高深的人,自然難以理解。」林青兒說道:「尋常人慣以時序先後來看待事物,但冥冥天道,並不循時序而動,真正重要的,唯因果爾爾。所謂迴魂仙夢,也不過是在時間上做了點手腳。」
 
  「也就是說,重要的是因創造了果,而不是哪件事在先、哪件事在後,這樣嗎?」饒是林月如聰慧過人,也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林姑娘說得一點沒錯。」林青兒認可了她的話。「話雖如此,世上真正能參透因果的寥寥無幾。多少人身歷其境,卻看不透其中玄機,妄圖改命,其實都是徒勞無功。現下不必執著探究此事,還是繼續吧。」
 
  「我與爹爹跳入池中,才發現原來拜月教主長年以苗疆水脈靈氣,豢養水魔獸,那年苗疆洪水為患、以及後來的連年旱災,都是由此而來。靈兒,那是絕不該被召喚到世間的東西!」林青兒說這話的時候,一雙眼直直看著趙靈兒,好像她不是在對房間裡的所有人說話,而只單單針對趙靈兒一個人。
 
  隨後林青兒才看了徐長卿一眼,續道:「水魔獸遇水則不死,最後爹以從前娘親、也就是你的外婆所贈的靈力,封印了水魔獸。」
 
  「水魔獸……已經被消滅了嗎?」趙靈兒問道。
 
  林青兒搖搖頭,否定道:「爹爹只是封印了牠,要想消滅水魔獸是不可能的。」
 
  「那怪物真的是不死之身?」林月如拍桌而起,訝異地說道。那拜月教主召喚的魔獸,竟是一頭遇水則生、無法消滅的怪物!
 
  「諸位,先不要心急,讓青兒繼續說下去吧。」徐長卿出言暫時制止了其他人的話語。
 
  那日捨身封印水魔獸後便不省人事,就連他都不清楚後來的事情。而再醒來就只見到一座山中破廟,自己體內一股溫暖的靈力支持著他,可他也知道這支撐不了多久。
 
  「爹爹封印了水魔獸,拜月教主絕不會善罷干休,我立刻將爹帶出了水中。宮廷裡的地底水道竟能連接到南詔郊外,這也一定是拜月教主做的好事。爹已經耗盡全身靈力,我施展贖魂咒,可是爹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能做的我已經都做了,那時以為……是真的回天乏術了。」
 
  「這時,湖中浮出了水魔獸的身體,牠受到封印,已經化為一尊石像,無法再恣意活動。若無人再度替牠獻祭,牠便無法到人間為禍作亂,爹也算是拯救了苗疆百姓。」林青兒說道,房內燭光熒熒,她盯著燭火,臉上卻沒一絲高興的表情。
 
  「但是,若有人再度為牠獻上祭品,那該如何是好呢?」林青兒話鋒一轉:「爹已經封印了水魔獸,那麼我就該為苗疆除去拜月教主這個奸賊。我想回王宮,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誅殺拜月教主,可是那時爹爹不省人事,我不能丟下他不管。」
 
  「後來我轉念一想,如今水魔獸已被封印,縱使再度獻祭召喚,也不是一日兩日可以辦到的。如今王宮兵士對拜月教主唯命是從,隻身返回王宮實在太過無謀,我想不若先保住性命,逃離黑苗,回去與我白苗族人商量打算,方為上策。爹拚死救我,也是希望我能留得青山在。」
 
  「就在我煩惱的時候,巫王陛下帶著他身邊的親兵出現了,我大是震驚,原來他一直跟在後頭!陛下看見池中水魔獸的屍塊,似乎不敢置信,他這時才對著我說:『青兒,原來我誤會了你。』」
 
  「我那時還不知該如何面對他,畢竟在地牢那時,也是他親口允許拜月教主施術對付我。我轉過頭對他說:『大王,您都見到了。拜月教主私自豢養水魔獸,才是禍國殃民的奸臣。臣妾確實是無辜的,請大王明鑑。』」
 
  「巫王聽了我的話,將配刀擲到地上,走到我面前,又說:『如今我終於都知道了,青兒,與我回去吧,拜月教主不除,國家將永無寧日!』聽他這樣說,我總算放下心來,自我被關入地牢的那天起,就一直在等著這句話……」
 
  乍聽之下是不錯的結局,可李逍遙三人也看到巫后的臉色很不對勁兒,忽而又想起,假如那時果真一切順利,今夜巫后的魂魄就不會現身於此了。如此一想,其後果然還有什麼曲折。
 
  「因為我一直相信,我認識的那位巫王陛下,最後一定可以看清真相,把和平帶給黑苗、白苗兩族的百姓。那時我對他說不能丟下爹不管,而他也答應我,回宮後必定請醫術最好的醫者來救爹爹。」
 
  「原本我確實打算回宮,巫王已經識破拜月教主的陰謀,這是誅殺拜月教主的大好時機,但是如果有機會讓我多猶豫一下的話,我一定會對他說我要回大理。那時的拜月教主,即使是大王都無法與之抗衡!若不回到大理,再參拜一次女媧娘娘,我心中實在不安。可惜我並沒有猶豫的機會,拜月教主很快追了出來。」
 
  「拜月教主?」趙靈兒問道。
 
  林青兒頷首道:「拜月教主一見了我,便對巫王進言:『莫要被這個蛇妖女迷惑了,召喚出這頭妖孽的,不正是這妖女嗎?』而陛下聽了他的話,竟又猶豫不決了起來,至此我總算明瞭,人首蛇身的我,從今以後是不可能再取信於陛下了。與他的結縭之情,終究是到此結束了。」
 
  「可是拜月教主就在眼前,這是我唯一的機會!即使之後被大王處死,我也要先為民除害!大王是賢明的君主,他總有一天會明白我的所作所為,但是即使一天也好,我都不能再放任拜月教主危害這個國家……」
 
  巫后的故事已接近尾聲,在場的人卻都知道這必定是以失敗收場。依她所言,拜月教主有備而來,巫王又似有古怪,只是不曉得後頭會如何發展。
 
  林青兒白淨的臉龐淡淡的,看不見表情。經過十年,這些驚心動魄的往事,都在女媧神殿那個寂寞神像的心底,沉澱成單純唯一的信念:「那時,我舉起法杖,可連一個法術都來不及施放,背後數條尖錐似的東西從我的背心刺穿過去。」
 
  「刺、刺穿?」趙靈兒一時沒弄懂這是什麼意思,以為是聽錯了。
 
  「是。」林青兒點點頭,說道:「原來我背後那個人,根本不是巫王。我遭受重創,拜月教主猖狂大笑,我勉強回過頭去,那只是一個穿著巫王衣服的怪物。妖怪的尖刺刺穿了我的身軀,我身受重傷,知道自己大限已至。」
 
  「娘親……」趙靈兒聽到此處,想到十年前娘親竟受此苦難,忍不住哭泣起來,親耳聽聞母親遭殺害的故事,已經超過她所能承受的。林月如正想上前安撫她,巫后卻搖搖頭,制止了林月如。
 
  「靈兒,不要哭,娘受過的苦,不希望你再受一次。娘很欣慰,你有這麼多朋友陪你到這裡來,還有珍惜你的丈夫、愛護你的姊妹,這些你比娘幸運多了。可是有了這麼多人的支持,你就不該軟弱,而應該更堅強才是!」
 
  「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較幸福,但想要得到真正的幸福,再痛苦的事情都要去面對,靈兒,你懂嗎?」
 
  「嗯,對不起,娘親。」趙靈兒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道。從水月宮的人被盡數殺害那天起,她就已經知道這是總有一天必須面對的,可道理上的知道與情感上的接受畢竟是兩回事。李逍遙與林月如都覺得林青兒這個娘親太過嚴苛,林青兒卻執意如此。
 
  「靈兒,娘對不起你。」林青兒滿面愁容,講述這故事最後的部分。「被那妖怪偷襲,我自知難逃一死,只能喚來鳳凰,將爹爹救離此地。拜月教主的目標似乎只有我一個,對爹爹毫不在意,他命偷襲我的妖怪將我拋入湖中,滿意地大笑,原來他是要將我獻祭給水魔獸。」
 
  「我身上的血逐漸染滿了湖面,其中有股拉力將我拉向水魔獸的方向,但我明白我的身體還浮在水面上,只有我的意識和水魔獸融合了。」
 
  「水魔獸的……意識?牠不是沒有靈智的生物嗎?」
 
  「縱使是沒有靈智的魔獸,也存在著意識。和牠的意識融合之後,我才知道拜月教主選擇苗疆作為他野心起點的原因。」林青兒說道:「靈兒,在南詔王宮的地底水池深處,連接著一道神魔之隙。」
 
  「神魔之隙?」趙靈兒曾聽夏侯韜說過這個詞,神魔之隙是偶然出現在六界之間的縫隙,透過神魔之隙,可以往來平時不互相連通的人魔兩界。
 
  「拜月教主豢養在王宮地牢裡的魔獸,都是從神魔之隙中召喚,水魔獸也是如此,只要神魔之隙還在,他就能透過獻祭人血,源源不絕地召喚魔獸。這也是上天的安排吧,我盡我最後的力量,在神魔之隙上施加了封印。」
 
  「他們本就是不屬於人界的東西,不該成為拜月教主野心的工具,封印了神魔之隙後,任何法術都無法越過六界之隔,即使是拜月教主也一樣。拜月教主已經無法再召喚其他魔獸,但是水魔獸已經到了人界,靈兒,我們絕不能讓他再次召喚水魔獸。」
 
  「是的,娘親,我知道了。」
 
  林青兒站了起來,取出一顆掌心大小的寶珠,而後又解下她肩上所穿披風。「聖靈披風、聖靈珠,這些是由我們女媧族人代代相傳,現在我將它們都交到你手上。」
 
  「還有這個,天蛇杖,靈兒,你一定要好好運用它們。歷代女媧族人都是手持三樣聖物,守護天下蒼生,捨己為人。你也應該為黑苗與白苗兩族消弭災厄,這是我們女媧族人能夠做到、也應該去做的。」
 
  「水魔獸雖被封印,但只要拜月教主一日尚在,封印就有被破除的可能,要是走到這步田地,你說什麼也一定要阻止牠!」林青兒感覺自己的力量已經快要用盡,趁著最後一點時間,她想對趙靈兒說出最後的話語。
 
  「娘親,你放心!」趙靈兒手中捧著三樣聖物,其上沒有殘留一點母親的溫度,但卻有纏繞女媧族人千萬年的宿命與責任。「該到我犧牲的時候,我不會猶豫的。」
 
  「靈兒,你已經是女媧族優秀的繼承者。最後能見你一面,娘這一生已經沒有遺憾了。」
 
  李逍遙及林月如在一旁聽著她們母女二人的對話,總覺得有些不尋常,尤其當她們談到「犧牲」這兩個字時,這樣的感覺終於讓人忍受不住。另一旁徐長卿卻冷靜得像沒聽見這些話一般,難道他也認同林青兒與趙靈兒的話嗎?光是這樣想著,兩人不僅感受不到其中親情,連手上寒毛都要豎起。
 
  「慢著,靈兒妹子,你是跟我們說笑吧!」林月如扳過趙靈兒的肩膀,確認似的問道:「快告訴我,你剛剛說犧牲什麼的傻話,那只是在……只是在表達你的決心,是吧?」
 
  「靈兒,別嚇我,犧牲這種話,可別這樣掛在嘴上!我們不是才說好,到哪裡都要在一起的嗎?」
 
  「林姐姐、逍遙哥哥……」趙靈兒溫柔一笑,卻感覺有些陌生。
 
  「巫后娘娘,您方才不是這個意思,對吧?」李逍遙見趙靈兒不欲回應,轉而去問林青兒。
 
  「年輕人,我很高興靈兒能有你這樣的丈夫。」林青兒閉上了雙眼,沉重地道。
 
  「別、別開玩笑了!」林月如知道他們沒有會錯意,震驚不已。「我們……可從沒想過讓靈兒……」
 
  「林姐姐,謝謝你。」趙靈兒感激地道:「靈兒有你這樣的姐姐,已經很幸福了。上天賜與了我不同於凡人的力量,就一定有些事,是只有我才做得到的!等真的需要我去做的時候,我也不會猶豫!」
 
  徐長卿待在一旁,沒有出面說半句話。他知道林青兒說的話,確實不像尋常母親保護子女,不過那也是女媧族的宿命。縱使是像紫萱這樣執著情愛的人,到了最後關頭,仍是選擇犧牲自己,到頭來任何人都只是女媧族人生命中的過客,唯一流傳千年,而不曾稍有更改的,只有她們的使命。
 
  「這怎麼可以,偌大一個苗疆,就偏偏犧牲靈兒妹子一人!這種事不知道就罷了,既然知道了,我怎麼看得過去!」林月如對這樣的說法怎麼都無法心服。
 
  「林姐姐,別這樣,也、也不見得一定會到那個地步的!」
 
  林月如搖搖頭,鄭重地道:「苗疆的事情,就該由全部的苗人一起努力,只犧牲一個弱女子怎麼會是正道?你叫我一聲姐姐,我便要保護你一生一世,傻靈兒,別再說這種話了。」
 
  「林姐姐……」
 
  「呵,靈兒。」林青兒望著他們三人相互扶持的畫面,笑容中似有羨慕、又有欣慰。「這次為娘的是真的放心了,今後娘也會在天上看著你的,希望你一生幸福……」
 
  說完,林青兒的身影逐漸透明模糊,化作稀微光點飛散消失,趙靈兒手中的聖靈珠陡然光亮,光芒淡去之後,房間裡再沒有巫后林青兒這個人。
 
  「娘──!」趙靈兒喊道,可她心裡明白,這聲娘林青兒是聽不見了,她的聖魂已經回歸聖靈珠之中。
 
  至此,帶著一點點的缺憾,十年前的苗疆之亂,終於畫下了句點。
 
  「真是太感人了……」不是在李逍遙等人的房間裡,而是在他們隔壁的房間中,某個人將手上圓筒狀的道具貼在牆上,而他的耳朵又貼在圓筒底邊上。人常說隔牆有耳,他這隻耳朵就已經將方才發生的一切都聽得一清二楚。
 
  「是啊,真感人。不過二弟,我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夏侯彰也是一模一樣的姿勢,聽完了整場後,才赫然想到這個問題。
 
  「大哥,人家是生死茫茫、分隔了十年後才終於團聚,我們這一闖進去,不是太煞風景了嗎?你又不是人家的爹娘、也不是人家的女婿、更不是人家的……算了,總之,我們兩個在這裡聽著不是挺好的嗎?」
 
  「嘖,真是歪理一堆。」夏侯彰將圓筒從牆上移開,活動活動頸子,再這麼貼著牆壁聽下去,他感覺脖子都要扭到了。「這邊已經處理完,計畫一切順利。剩下的就是……另一邊也應該有所收穫了吧?」
 
  「這當然,我們去看看吧,南宮國師在等著我們呢。」
 
--

第四十五章 徹夜長談,盡付隔牆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08/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