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438

【情報】今夜,我們說仙五(一)要命的抉擇──獨家專訪姚壯憲(手打版)

樓主 銀嵐勾月 JAC12456
GP31 BP-
今夜,我們說仙五(一)要命的抉擇──獨家專訪姚壯憲
 
本刊記者 8神經 墨家小矩
 
 
  《仙劍五》上市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和以前一樣,我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組織評論文章,而是在大多數玩家已經玩過這款遊戲後,在許多評價都幾乎蓋棺論定後才組織評論專題──也許這樣做會讓文章看起來像是網路精華觀點的匯總?我們當然不希望這樣,無論是好還是糟糕的表現──《仙五》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我們和許多玩家一樣感到好奇。所以按照本刊的慣例,我們的第一篇相關評論,是對製作人的獨家專訪。我們把網絡上的主要批評意見和我們自己的疑問,一股腦兒地拋給了《仙劍五》的製作人姚仙。我們努力讓這篇訪談挖掘出《仙劍五》和姚仙不輕易為人所知的一面。至於姚仙的回答是否能讓讀者們滿意,大家看完本文後自然會得出答案。
 
 
  約定好專訪的這天,是《仙劍五》製作團隊剛剛結束全國巡迴簽售,回到北京後的第二天,所以我們的第一個問題,也就從這裡開始。
 

  「國產單機需要在戰鬥系統上做出更多探索,這是好事」

 
  大眾軟件:姚仙您好,您剛剛從簽售的最後一站南京回來,這一趟總的感覺怎麼樣?
 
 
  姚壯憲:好累!雖然說很累,但還是值得的。因為我們長時間待在北京,很少有機會見到全國其他地方的玩家,平時只能跟他們在網路上交流。能夠實際見上一面,我跟大家一樣都挺激動的。但如果要每個月都這麼跑的話恐怕就受不了了,會耽誤做遊戲的(笑)。
 
 
  大眾軟件:您以前沒有這樣頻繁地拋頭露面過吧,覺得自己適合幹這個嗎?接下來的計畫是回台灣簽售嗎?
 
 
  姚壯憲:肯定沒有。其實我的性格不喜歡到處跑,跑這麼多地方也沒能在當地玩一玩,既沒時間也沒體力。主要是因為各地的渠道商和粉絲後援會,這些簽售都是當地的渠道商舉辦的,你也知道,這幾年國產單機市場很低迷,市場萎縮的很厲害,這一次《仙劍五》出來,渠道商們都很興奮──今年終於又有一款產品了,不至於是空白。他們一直在為我們加油打氣,所以我們去也是為了給他們加油打氣。過兩天我們會去台灣搞活動,大概10天的樣子吧,回來後就開始後續的開發工作了。
 
 
  (在回答前兩個問題時,姚仙一直饒有興趣的在翻看著我們帶去的8月上大軟雜誌,而且注意力始終停留在某兩頁上面)
 
 
  大眾軟件:噢,這個是前陣子去上海出差時瞭解到的一些信息,回來就寫了一篇報導。
 
 
  姚壯憲:嗯,我比較感興趣,主要是對他們要做的這個戰鬥系統……
 
 
  大眾軟件:大家都比較感興趣吧。這段時間跟您有過好幾次接觸,在許多場合都有玩家問過您,《仙劍》系列什麼時候能突破回合制的戰鬥系統,對此您都回答說:「希望能有更多國內的廠商來做單機遊戲,這樣類型就會豐富起來……」
 
 
  姚壯憲:是的,如果說有5家廠商在開發單機遊戲,這5家都在做回合制戰鬥,那不是什麼好事。但如果這5家都去做動作遊戲,那也不是什麼好事。以前國內單機市場環境好,作品也有很多,除了《軒轅劍》和《仙劍》,還有《劍俠情緣》《金庸群俠傳》《三國群英傳》等等,大家的戰鬥系統都不盡相同。但目前市場環境不夠好,就兩三款作品還活著,還想要滿足很多種玩法的需求,那就比較困難了。但不管怎麼說,國產單機需要在戰鬥系統上做出更多探索,這是好事……(說到這裡,姚仙陷入沉思中)
 

  「台灣大宇不會抽走大陸版的銷售營利,倒是我們會抽一點台版的提成」

 
  大眾軟件:這次《仙劍五》的銷售成績很好,你覺得現在的玩家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姚壯憲:變化不算多吧,至少我們接觸到的都是一些鐵桿的玩家,至於是否有什麼新的玩家進來,或者老的玩家被激活,我們還要等更深入一些的調查,畢竟單機的調查手段不像網遊那麼方便。但我覺得國內的單機市場肯定有什麼事情在發生轉變了,不然不可能有這麼一個出乎意料的銷量。按照我們的預料,銷量比上一代成長10%~20%,就不錯了。但現在前半個月內就超過了這個目標。這導致很多地方生產供貨跟不上,這讓很多玩家很不滿,雖然眼下的情況緩解很多了,但是缺口還是沒完全補上。
 
 
  大眾軟件:這麼說,您之前宣布賣到150萬套就換「虛幻3」引擎,目前看來實現可能性很大了?
 
 
  姚壯憲:按照銷量來看,可能性超過50%了(笑)。等到語音版出來後,對銷量應該還會有一次比較大的推動吧。
 
 
  大眾軟件:台灣大宇總部如果抽走一部分銷售利潤的話,會造成什麼影響嗎?
 
 
  姚壯憲:大宇總部不會抽成的。相反倒是我們會從台版的銷售中抽一點,看抽多抽少了,當然台版的營利本來就跟大陸這邊沒法比的,只有大陸這邊10%的樣子。
 

  「如果最愛的人都不在身邊了,李逍遙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大掌門,我才會瞧不起他!」

 
  大眾軟件:讓我們來說一點遊戲裡的事吧。「仙劍五」裡出現了兩個一代裡的重要角色,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安排?
 
 
  姚壯憲:其實我在多年前就一直這麼主張──我喜歡金庸,喜歡他的13部小說裡的某些安排(編者按:13部不知道姚仙漏掉的那部是《白馬嘯西風》還是《鴛鴦刀》?),將前一部中的某些重要角色,在後一部中以前輩的身分出現,可能是受到金庸的影響吧……(說到這裡,姚仙轉過頭去看著窗外,突然又陷入沉思)
 
 
  大眾軟件:就像《神鵰俠侶》中的郭靖那樣吧?在《仙劍五》發售前,一貧的身分在被玩家懷疑時,有很多人都擔心他如果就是李逍遙的話,恐怕又會搶戲。在《仙劍二》中,他就太搶戲了(姚仙笑)!您剛才提到您喜歡金庸,在《神鵰俠侶》裡,郭靖和黃蓉雖然作為前輩出現,但是為了烘托出主角楊過,他倆的形象被大打折扣,黃蓉在《射鵰》中是一個無視規矩的女子,但在《神雕》中他幾乎變成一個標準的家庭主婦了。李逍遙在《仙劍五》中化身一貧,他的轉變就讓很多老仙迷感到失望,這樣做的原因是為了烘托五代裡的主角們嗎?
 
 
  姚壯憲:我寫一些劇情,雖然說世界是架空的,但我喜歡,或者說我習慣了讓它的人生觀、人生哲理是寫實的。現實生活也是這樣的,像我們的父母,他們可能經歷過戰爭,經歷過貧困,最後得到小康的生活。他們也曾經叛逆過,但是在我們眼中看來,他們還是老古板,跟我們有代溝。我們的下一代看我們──一樣!我覺得這才是現實,雖然說這樣並不浪漫。
 
 
  大眾軟件:這麼說,很多玩家不滿意李逍遙在《仙劍五》中變成了那樣,但是您覺得,這才符合現實?
 
 
  姚壯憲:是的,這才是人生。而且,從系列的發展角度來看,我也不能讓主角後來都成為「天下第一人」,那怕他再受歡迎。如果大家都成為「天下第一人」,到了最後滿天都是「天下第一人」,那麼誰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大眾軟件:您以前提到,《仙劍五》的劇情裡有很多您個人在年齡成長後新的感悟,也許李逍遙到一貧的轉變就一個體現吧。但是很多玩家無法理解這一點,李逍遙是伴隨很多玩家一起成長的,大家都覺得他最好能一直逍遙無敵……
 
 
  姚壯憲:負責任地說,其實李逍遙在一代終究從來沒有逍遙無敵過,在二代中也沒有。那是玩家想像,覺得他應該那樣,但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成長歷程,都有他自己的回憶,自己的心事吧……
 
 
  大眾軟件(插話):就是說,那怕李逍遙就像是您自己的親兒子一樣,您也不覺得他應該……
 
 
  姚壯憲(也插話):不是像親兒子,就是像我自己。我希望他會是一個很好的師傅,但不希望他會是「天下無敵」之一。慕蓉紫英後來是不是天下無敵,重樓是不是,景天又是不是……太多的天下無敵了。就算李逍遙的武功再高,他的心也不會是鐵打的。
 
 
  大眾軟件:那麼李逍遙在五代中表現出來對子女不負責任,又是怎麼一回事?
 
 
  姚壯憲:他在二代就這樣子了,我也不能否定掉,沒辦法。他當上了蜀山掌門,面臨鎖妖塔倒掉,人魔兩界可能會被打通的亂局,身上責任很重大,他必須堅守在蜀山。但他的孩子還在仙靈島,就像是──留守兒童吧(笑)。我的同事裡也有很多類似的情況,自己在北京打拼,但是把孩子留在了老家讓親戚帶,雖然這樣做會苦了孩子,但是沒辦法。
 
 
  大眾軟件:這麼說,您其實是不打算與二代的劇情有衝突?
 
 
  姚壯憲:我不敢(笑)!再怎麼說也是官方的二代嘛,不管我參與的程度有多少,而且我也參與了最後四個月的製作的。我覺得這也滿反映了真實的人生的,你要打拼事業,就會忽視家庭;你要一切以家庭為重,就得放下事業。要補償自己所愛的人,你就必須做出某些犧牲……(說到這裡,姚仙緩緩搖頭)
 
 
  大眾軟件:要這麼說,李逍遙為什麼會從蜀山掌門變成蜀山七聖之一,是不會有個明確交代的了?
 
 
  姚壯憲:至於他為什麼會當上蜀山掌門這件事,本身就是值得探究的──為什麼啊?是因為他帥嗎(笑)?但是他既然當上了,之前歷代都沒有交代,也就不再細究了。但是我始終覺得,李逍遙的個性就跟酒劍仙、就跟我一樣──不會喜歡做管理(笑)!到了五代裡,林月如應該已經過世了,傀儡重的續命效果也就二三十年吧,不會超過三十年的,他的女兒也不在身邊了,這時候李逍遙的心境,應該是處在一個自我放縱,看似瀟灑其實是在逃避的狀態。如果到這時候,最愛的人都不再他身邊了,他還能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大掌門──我才會瞧不起他!我希望大家從人性的角度來看這個角色,而不是看待一個沒有瑕疵的偶像。一個人到了最後,武功是最強的,意志力也是最強的,那麼回頭看一下自己會欠了多少人的情,他不會愧疚嗎?所以當遊戲中小蠻質問一貧時,我讓一貧有感而發地說了一句:「我是個罪人。」
 

  「我覺得《仙劍五》的整體劇情是完整的,但很多玩家覺得有漏洞,也許是因為我們的表述不夠詳細……」

 
  大眾軟件:關於李逍遙,我們說得比較多了,現在我個人也比較能理解遊戲中的某些劇情安排,但這是否也意味著一點--您剛才說的話,是您對李逍遙的剖析,其實也可以理解為一貧的自我表白,這些話如果能在遊戲中直接說出來,是否會更有助於玩家理解劇情?很多玩家反應《仙劍五》的台詞過於簡單和直白了,似乎每個角色都喜歡把話憋在心裡不說出來,而僅僅用行動來表現。現實一點來看的話,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成人化了?《仙劍五》有很多年輕的玩家,他們對於這樣的做法似乎並不能接受。
 
 
  姚壯憲:我覺得《仙劍五》的整體劇情是完整的,但很多玩家覺得有漏洞,也許是因為我們的表述不夠詳細的原因吧……我們覺得現在的玩家都是比較早熟,他們看了很多電影電視劇,還有遊戲動漫,而且《仙劍》系列也有很多30歲以上的成熟玩家,如果我們把台詞寫得太長、太白,那樣可能就會失去……一些味道(姚仙露出為難的表情),我們也希望今後在這方面的拿捏能更準確些。
 
 
  大眾軟件:在《仙劍五》中,很明顯唐雨柔在第一次遇到姜雲凡後就已經喜歡上他了,遊戲中的劇情是:一個知道自己只有20歲壽命,一直被父親嚴加看管的大家閨秀,在偷偷離開家後遇到一個純樸的山野少年,還救了自己的命,唐雨柔將對方看作是自己的「子期先生」(注:子期伯牙,高山流水的典故,伯牙對子期一見如故視為知音,子期死後伯牙終身不復鼓琴)。這個開端很像「射鵰」的開頭,郭靖對黃蓉贈金送馬,楊康和穆念慈比武招親,幾乎都是一見傾情。但放到眼下的價值觀裡,黃蓉和穆念慈搞不好都會惹上「傍富二代」的嫌疑。很多玩家覺得男女主角的感情發展缺乏鋪墊,您覺得是否是因為現在這種傳統武俠化的情感表達不被年輕一代玩家喜歡?
 
 
  姚壯憲:大家的生活環境不同,對愛情的理解方式也就不同吧。比如有些人覺得應該有些親密的舉動或者說「我愛你」這樣的話,才能確認感情。但有些女孩子答應單獨跟你出去約會,其實就是表示已經愛上你了,但會不會有粗心的男生覺得對方這樣做只是把自己當成是朋友呢(笑)?在《仙劍五》中,姜雲凡是個不會泡妞的人,對方又是個很傳統的大家閨秀,所以他們的關係總讓人感覺像是隔了一層紙,到最後才說破。實際上遊戲後面我們下的手筆夠重的了吧,都讓姜雲凡說出唐雨柔和自己的父親誰也不會死的話了,他都將對方看的和自己的親生父親一樣重了……(姚仙又沉默了半晌,突然笑起來)也許會有人覺得他說這樣的話只是重義氣的表現吧!
 

  「把這樣的選擇用在故事裡,確實太殘忍了,我檢討」

 
  大眾軟件:您說到姜雲凡的選擇,在遊戲中他突然面臨著一個要在親生父親和女友、朋友、師父們之間的選擇,就像是老天強行安排的一樣,最後他只能選擇犧牲自己了。他是沒得選,但是在遊戲製作過程有沒有考慮過給玩家開放這樣的選擇,讓玩家有得選?
 
 
  姚壯憲:審批通不過!連我自己都不會過。如果遊戲中讓玩家為了救自己的女朋友去犧牲父親,這在中國可是大逆不道的事,那怕這個父親是他生來沒見過面的。如果讓你在兩個女生中選一個──可以啊,這不違反人倫,也不違反道德,但父親就不一樣了。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裡是最重視親情的,親情是不能讓你去選擇的。
 
 
  大眾軟件:那姜雲凡也沒得選,玩家也沒得選,遊戲中非要安排這樣的劇情,是不是有點太……
 
 
  姚壯憲:太殘忍了?這次的整個劇情,你是不是覺得有一點?
 
 
  大眾軟件:是的,這是毫無疑問的。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男人願意回答諸如像「母親和老婆掉進河裡了救哪個」這樣的問題,但是《仙劍五》卻非要讓我們去面臨這個問題。
 
 
  姚壯憲:那麼每個人最好的選擇都只有犧牲自己了。自己跳進河裡去給母親和老婆當墊背,希望把她們都救起來。把這樣的選擇用在故事裡很糾結,確實太殘忍了,我們檢討(苦笑)。
 
 
  大眾軟件:這次搞得這麼悲,將來有沒有考慮過作喜劇結尾的《仙劍》?
 
 
  姚壯憲:我們努力讓每一代的感覺都不一樣。這一代是親情與愛情的抉擇,以前並不多見,下一代肯定會變,再下一代肯定還會變。至於喜劇和悲劇,我覺得每一代都應該既有喜劇成份也有悲劇成份吧,如果完全是喜劇的話……那就不太感人了,大家不如去拍周星馳的電影好了。當然如果悲劇到讓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贊成。無論如何都應該給玩家留下希望,可以「悲」,但並不「絕(望)」。
 
 
  大眾軟件:您喜歡這樣安排劇情,跟您性格中的道家色彩有關係嗎?
 
 
  姚壯憲:是的,這一點十幾年都沒變過。可以說《仙劍一》和《仙劍五》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月有圓有缺,人樂極會生悲,悲極會生希望,天地運行循環不絕,人生命運也是如此,這一直是我個人的風格。
 
 
  大眾軟件:這倒不讓人意外,從您這麼多年一直強調喜歡「酒劍仙」就能看出來了。不過道家講究「出世」,要超然世外,這種觀念會不會影響到您做遊戲?
 
 
  姚壯憲:道家的「出世」是一份追求。人可以活在現實,但你的心境是「出世」的,大家的心能擺脫現實中的功利,你不跟這個世界爭,這個世界就是天堂了。但這不意味著要躲得遠遠的,大家不要看到我,我也不要看到大家,那個不叫「出世」,那叫「逃避」。
 
 
  大眾軟件:您以前在接受採訪時談過這些話題嗎?
 
 
  姚壯憲:沒有,大家都喜歡問我這代的劇情是什麼,特色是什麼,會賣幾套……(笑)
 

  「對喜歡全視角操作的玩家,我們要說一聲抱歉」

 
  大眾軟件:《仙劍五》的玩家自製解視角補丁出來了,其實開放視角的遊戲畫面同樣很不錯的。現在看起來,一開始決定給遊戲鎖視角是否不太明智?
 
 
  姚壯憲:現在看起來,最完美的做法還是提供兩種操作方式。全3D的操作方式,一開始我們覺得有很多女玩家,還有玩遊戲不太多的玩家,他們會不適應,甚至會暈3D。而且操作簡便化肯定是現在的趨勢,我們也希望提供給玩家盡可能簡單舒適的操作體驗──但是,還有很多習慣了3D操作的玩家,他們並不在乎在操作時要同時動到6根手指頭。所以,我們的下一個補丁中會開放第二種操作模式,也就是自由視角的操作。一開始沒有開放並不是因為我們偷懶,做了「紙片場景」什麼的,其實做「紙片場景」更累,我們沒有必要那麼做(笑)。目前我們主要是在對這種視角的操作做測試,雖然遊戲中的場景建模都是完整的,但是在地圖邊緣什麼的總有些會漏過的地方,我們現在要在自由視角下把全部遊戲過一遍,如果沒有Bug,沒有會卡死的地方,就可以放出來了。對喜歡全視角操作的玩家,我們要說一聲抱歉,對他們的需求,我們可能一開始考慮的不夠周詳吧。
 
 
  大眾軟件:鎖視角這個設定,一開始做得不夠好,是可以通過補丁來彌補。但有些設定一開始本來做得很好,後來反而成了雙刃劍,而且沒法彌補。比如說自動存檔,又比如戰鬥中手動取消戰鬥動畫,這些設定至少節約了60%的戰鬥時間吧。如果不能取消,遊戲整體時間可以穩穩地上40個小時,但現在30個小時就可以通關了,很多玩家反而覺得遊戲時間短不過癮,這樣的問題又怎麼解決?
 
 
  姚壯憲:我們寧願這樣。如果我們通過無休止的打小怪和逛迷宮來延長遊戲時間,那怕能延長到五六十個小時,但再多出來的時間裡玩家體驗到什麼呢?也許會有人覺得這些時間都是垃圾時間,是在浪費玩家生命吧。所以我們把難點都設置在Boss戰上,因為Boss戰是與劇情相關的。如果打小怪也要注意補血,也要注意戰略,一個迷宮裡要應付幾十次這樣的戰鬥……這樣太累了吧?當然也有很多比較高端的玩家,他們喜歡戰鬥難一點,覺得通過以後有成就感,但我們考慮之後還是選擇照顧更多的玩家。
 
 
  大眾軟件:跑迷宮時小怪的移動速度太快了,只要頭上出現感嘆號幾乎就躲不掉。要不把角色行走速度變得再快一點?
 
 
  姚壯憲:如果很輕鬆地就可以躲掉小怪,迷宮的難度豈不是還要下降?至於把角色行走速度調快,打個補丁就可以辦到,下一版我們就可以做。其實在遊戲難度的設置上,我們也希望和玩家多探討,去尋找一個最合理的模式。
 

  「我們的編劇裡確實有人是《仙劍四》的粉絲……」

 
  大眾軟件:能爆一點關於DLC和外傳的料嗎?
 
 
  姚壯憲:既然是外傳,肯定跟五代的關聯很大了,不是只有一兩點的關聯,不過劇透是肯定不行的(笑)。
 
 
  大眾軟件:好吧,我個人希望在後續中加強某些角色的戲份,比如歐陽慧,我覺得他是本作中塑造得很好的角色。另外還有黃山三怪什麼的,也很有意思,我覺得這些本來底子打得不錯的角色應該多強化,否則真有些浪費了。
 
 
  姚壯憲;歐陽慧?在外傳哩,他還只是個小女生吧……不過在DLC裡他會出場的……
 
 
  大眾軟件:您不小心劇透了!就我個人的感覺,《仙劍五》前面的劇情給我的感覺很好,但後面很多劇情給人感覺卻很彆扭,跟前面的風格,或者說跟整個框架不大搭調。例如那個丹楓谷跟人交朋友的魔獸,還有龍幽對姜雲凡的表白什麼的,我覺得都很突兀,和武俠化的世界觀不大對路,我覺得這些情節應該不是出自您的安排。
 
 
  姚壯憲:是的,你是不是覺得很「童話感」?其實安排有些劇情是因為現在年輕的玩家喜歡,比如龍幽和姜雲凡那段,是我們的編劇寫的。現在除了女孩子,還有很多男生也對「腐」的內容感興趣,像上次在簽售上,有個男生要我簽名時非要我寫上「幽雲」,我當時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大眾軟件:可我覺得這些並不是您擅長作的內容,《仙劍一》裡沒有這些元素,同樣能打動很多人。我覺得您在後續作品中應該體現出更多的個人風格,而不是借鑑別的製作小組擅長作的內容。
 
 
  姚壯憲:《仙劍一》的對白幾乎都是我自己寫,還有賈卓倫也寫了一部份(笑)。我從沒有想過要模仿別人,不過,我們的編劇裡確實有人是《仙劍四》的粉絲……(姚仙伸手指了指外面,然後又開始沉吟……)
 
 
  大眾軟件:最後的問題,您能說一說您個人對本作感覺不滿意的地方嗎?
 
 
  姚壯憲:不滿意的地方,我自己心裡明白的,比如一些角色的模型精度不高,限於時間我們沒能將所有模型都翻新,有些沒有達成最終應該有的效果,操作方式一開始沒有同時提供兩種,這個我們會盡快補上,還有就是語音版沒有趕上和正式版一起發售,雖然晚推出語音版可以讓玩家玩兩遍,但更負責任的做法還是一起推出,讓玩家自行選擇是否用語音版來玩。不過,我可以保證這次的配音真的做得很好,值得玩家再玩一次!
 
 
  大眾軟件:不知不覺都快兩個小時了,感謝您花了那麼多時間來接受我們的採訪!祝《仙劍五》的後續作品能做得更好。
 
 
  姚壯憲:也感謝你們的來訪。(後略)

  「寫在採訪後面的話」

  對姚仙的這次採訪,是我做過的時間最長的一次採訪,在結束之後,心裡頗多感慨。
 
 
  在《仙劍五》發售期間鬧出過不少風波,其中有一部分可以說是純因姚仙「說話」而起。比如說與3DM的鳥姐(不死鳥)就破解小組話題引起的紛爭。又比如在「卷軸門」事件中引發的玩家的集體性不滿──姚仙是個「不會說話」的人,這是這段時間以來他給我留下的印象。但是在這次的採訪中,姚仙說了非常多的話,從這些話中,我似乎又可以得出姚仙其實是個很「會說話」的人,因為他回答問題時的思路很清晰,回答的內容也很精彩。但是在這些話中,卻仍然可以讓人找出很多敏感的話題:例如他直率地表示李逍遙就是自己的寫照──難道就不會讓人覺得他總是在遊戲中安排李逍遙出場是偏心嗎?例如他肯定地說台灣大宇不會抽走大陸版《仙劍五》的利潤--難道就不怕將來沒有換引擎的話被人指責賺了那麼多錢卻做不出好作品嗎?例如他甚至直言北軟的編劇中有《仙劍四》的粉絲……
 
 
  「你不跟這個世界爭,那麼這個世界就是天堂了。」姚仙在採訪中確認自己十幾年來始終秉持著道家的思想,這也許可以解釋他有時說話為什麼會直率地如此「不著調」。但是,姚仙可以追求「出世」的心態,他的作品卻不能──《仙劍五》必須接受玩家的評價,接受市場的考驗。
 
 
  玩家最重視的是《仙劍五》的劇情,但這一次偏偏有大量玩家覺得遊戲中別的缺點都不算什麼,唯有劇情不能接受。還有玩家認為《仙劍五》中姚仙根本沒有親自參與編寫劇情。但從採訪中可以看出,並非如此,至少一貧的戲份是姚仙親自參與設計的。另外,遊戲中最核心的,也是讓許多熱血玩家暴跳如雷的「親情與愛情的抉擇」是出自姚仙的決定嗎?這很難說,至少在採訪中姚仙也表示,「設計這麼殘忍的劇情真是很抱歉!」
 
 
  巧合的是,在《仙劍五》遊戲內外,姜雲凡和姚仙都無法迴避這個「要命的抉擇」。
 
 
  遊戲中的姜雲凡要在從未見過的親爹和女友中二選一,至於「血玉續命」什麼的理由,統統見鬼去吧,老天就是要你二選一。從大義上講似乎是為了孝道或者希望藉此化解正邪兩道的恩怨,但為此無視「天下有多少家庭會因此遭難(一貧語)」,也可以理解為是出於私心。你無法放棄其中一個,如果你硬要選擇兩個,那麼只能犧牲自己。最後的結果是女友為了你而犧牲,而你那個不了解的老爹無視你一廂情願地付出,偏要去攻打蜀山,最後將你逼入絕地。
 
 
  遊戲外的姚仙,在接手《仙劍五》的製作時,突然發現自己要去迎合一大批新玩家的喜好,而這批玩家中包括大量的年輕女孩,他們的喜好也許是自己完全不了解的。而只靠老玩家們究竟能不能保證《仙劍五》的銷量,誰也不敢去賭。於是《仙劍五》也只能兩個群體都選,最終結果很明顯,老玩家們表示《仙劍五》中的新元素顯得很違和,而新玩家們也不怎麼去買帳──就像「幽雲表白」的這一段,有女玩家直接評價道:「遊戲裡都說這麼明顯了,讓我們這些腐女還怎麼去YY啊?」
 
 
  最後,有個「很傻很天真」的編輯,他覺得不管是《仙劍》還是《古劍》,兩邊都有大量核心的鐵桿玩家,最好能在報導時不偏不倚,已達成和諧共處世界大同……這又是一個「兩者兼顧的抉擇」。「他們一定可以在一起好好過的」──但是最後,他們都不讓他好好過了。
 
 
  這真是要命的抉擇,這真是要命的巧合!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曾經製作過《仙劍》三、四代的上海軟星(燭龍),如果說《仙劍五》在製造中沒有受到燭龍作品的影響,是絕對不可能的。不提在市場營銷方式上地跟隨,只看遊戲設計上:簡化對小怪的戰鬥,將台詞設計的非常簡潔,增加自動存檔,加快遊戲節奏……這些設計幾乎都可以看作是對《古劍奇譚》上市時所犯錯誤的完全糾正,但這些都是很好做到的。
 
 
  但是《古劍》那些被證明是成功的元素呢?這卻不好參照了。燭龍現有的風格也是在經歷了三四款作品的錘鍊後才建立起來的,而現在的燭龍對女玩家的心理把握已經非常老到和成熟了,並不容易簡單地去模仿。《古劍》的結局裡甚至破天荒地讓第一帥的男主角死掉,換成讓女主角去走遍天涯海角,花費幾百年的時間尋找復活男主角的方式──依舊是悲劇,但從女性的角度來看卻浪漫到飛起。而《仙劍五》的結局同樣是悲劇,但「親情與愛情」這個要命的抉擇卻現實地讓最淡定的男性都要抓狂。
 
 
  從目前看來,《仙劍五》的幾位女性編劇編寫的故事與姚仙的道家世界並沒有兼容,甚至可以說,這兩者就沒法完美的兼容。接下來姚仙也許還會面臨新的抉擇:是像一貧那樣做個好師父,帶領著新人們慢慢摸索融合,繼續堅持走現在的路線,還是在下一代中以自己的風格為主,講述一個至少先讓自己從頭到尾都不會感到違和的故事?姚仙直言目前的單機遊戲市場正在好轉,這是一個難得的契機,大家都還擁有機會,就看怎麼去選擇了。
 
 
  「李逍遙從來都沒有逍遙無敵過,他也從來都不是天下第一人。」隨著時間的流逝,新生代玩家的成長。「仙劍之父」其實已經走下神壇了,從姚仙的話來看,或許他自己就從來沒有想在這神壇上待過。仗劍江湖為紅顏的那個少年李逍遙曾經打動過無數人,而如今身負重大責任,在「出世」與「逃避」之間徘徊的一貧,能否再演繹出新的傳奇呢?無論怎樣,《仙劍》的故事,總是會延續下去的……

--------------------------------

手打出來的版本,這篇報導,我想對於玩過仙劍五有些疑惑或者想知道更多關於仙劍五的人都該看看,實在很有意思。

對於仙劍五的好壞也許不需要我來多做評價,關於這次的劇情,大體上與其說是不好,不如說是劇情的表現手法不符合許多玩家的胃口吧(苦笑)。

不過就某些部份來說團隊的確還是有不成熟的地方...

總而言之,我是會一直支持仙劍的。

請北軟繼續加油!

無限期待歐陽慧在DLC中出場

偷偷期望軒轅劍也能繼續!!!DOMO加油!!!

這是我的小小心願...
           
3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