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74

RE:幻想神影(TCF)更新版

樓主 復原 meep
GP0 BP-
1-12 end

  『是的,已經就原先的作戰位置了。』沙啞的聲音傳入通訊器中,一名男子正在拿著布料擦拭著一根鐵棒,在光線中閃起一絲光輝。
  『很好,當他們的面倒下一定很有意思吧。』回應的聲音似乎是有用變聲器而沙沙作響。
  『就在他演講完後嗎?』
  『沒錯,可別射歪囉。』
  『狙擊完後我就去找影子,我大概知道有那幾個可能是影子。』通訊器掛掉後,男子將鐵棒組裝起來。伐明特,是這把狙擊槍的名子。


  數架飛機以整齊的隊伍,快速的飛過首都上空。樂隊演奏著令人振奮的音樂,領著後方的軍隊穿過被民眾擠滿的大街上,歡呼聲持續的在韋森特首都繚繞著,久久不退。
  步兵們踏著整齊的步伐,踩過一張張歡喜的碎紙,每一連都成為一個完美的方陣前進。重戰車發出著高敖的引擎聲,履帶緩緩的推動笨重的裝甲與砲管;而氣墊則在隊伍的兩旁,流線型的造型反射著太陽光,將大街閃起了兩排閃亮的光。
  紫色的國旗在大街的兩端,隨著風飄揚著。
  經過了幾個小時,遊行到了終點:國政中心。
  在國政中心的階梯上,站了三排的議會成員、元首以及侍衛隊。元首將手舉了起來,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為了這場勝利,我們的指揮官:哈克洛上將、奇德迪中將花費了無數的心思與精力擬訂戰略,並冷靜的指揮。」元首的聲音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裡,看來是在衣領上夾著小型麥克風。「但很遺憾的事,我們的空軍指揮官:奇德迪中將,在這此戰役中不幸戰死,將永遠的缺席。請讓我們一起默哀這位優秀的指揮官…」元首將頭低了下來,軍隊跟群眾也效法元首,一齊默哀。
  一分鐘後,元首抬起頭來再次開口:「奇德迪中將他是一個好軍人,他光榮的戰死沙場,是所有軍人中至高的榮耀。但他的陣亡,是我們莫大的損失。在我們的永志銘碑上留下他永久的大名。」永志銘碑,是我們首督大廣場上的碑牌,所有對國家有極高貢獻或者是光榮戰死的人,都將會刻上他的名字,永傳於世。
  接下來就是一些廢話…聽到我都可以背起來了…我在蠻前面的位置,至少可以看的到元首在做什麼。元首突然停止了演說,正要對議員說幾句話。
  碰!一聲槍聲、一陣錯愕,元首的胸口噴出了紅色的液體。
  「保護元首!」「醫生!快叫醫生來」元首旁邊的護衛全都圍上前去,民眾們也一哄而散,位在遊行隊伍最前方的團長急忙下令:驅散群眾。
  接連幾聲槍響,四名身穿裝甲的侍衛隊倒了下來,我沿著血噴的方向倒過來看狙擊位置。
  「團長!是從那棟大樓的11樓開槍的!」我朝著團長的方向擠了過去,現在到處都是混亂的民眾跟疏散的軍隊。
  我往回看了一下狙擊手的位置,太陽光閃爍出狙擊槍的槍口,看來準備第二次射擊。
  「別想!」我舉起了步槍,朝他的位置射擊。
  碰!我的胸口一陣疼痛,子彈貫穿了我的身體,我忍著痛楚大聲喊著:「夜火!保護將軍跟議員!三個人跟我來!」我提著步槍,往那棟大樓衝過去,跟在後面的是金跟其他兩名隊員。
  「在11樓面對北方的窗戶樓層,快!」我衝進大樓裡,狂按著電梯按鈕。「中校,你沒事吧?」一名士兵看著身上多一個洞的我。
  「先逮到狙擊手再說!」我飛快的衝入電梯裡,其他人也跟著進入。我壓著11樓和關門的按鈕。鐵盒子忠實的隨著命令關了起來,並快速的往上升。
  「金,你等等掩護我進入,你們兩個守住出入口。」我壓住傷口,對著他們下達指令,金看了一下士兵後,就點點頭,我轉頭回來。
  「抱歉了,中校。」突然背後一陣劇痛,視線模糊了起來…

  「少...少尉!?」
  「古卡,麻煩請你留下來照顧中校並請醫生跟救兵來。奧克亞,你等等掩護我,將手榴彈準備好,子彈上膛。」金將剛剛拿來擊昏克安爾的步槍舉了起來。
  在電子的合成音響起後,兩名身穿盔甲的人從剛開起機械裂縫中鑽出,迅速的衝到一間房間門前。金對著亞斯點點頭後,拿起步槍將門撞開,並迅速的滾進裡面拿槍戒備著。
  「嘖...跑掉了…」金看著房內散亂的彈殼,卻看不到人影。金走到窗戶邊,往下看著,這的確是個很好的狙擊點…
  「先把中校送到醫院吧...」金無力的說著。

  好亮…我睜開了眼睛,天花板隨即出現在我眼前,醫院?
  我坐了起來,身上的槍傷治好了,盔甲也被脫了下來,放在牆邊的一角,我看了一下這個病房,四周都沒有人。
  我躺回床上,一種顏色在我旁邊的櫃子上吸引了我。那是包著紅色液體的透明袋子,我的手無意識的伸了過去…
  「你起來了嗎?克安爾。」我嚇了一跳,將手快速的縮回。團長開門進來。
  「我...發生什麼事了?」
  「你要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壞的。」我毫不猶豫的選擇。
  團長看了我一眼後,說:「狙擊手逃走了,無法確定狙擊手的身分,一絲證據都沒有查到,另外有5名侍衛隊、3名士兵殉職,7名民眾受傷。好消息則是那一槍射偏了,離心臟差了2mm而已,救回了一命。」
  那還真是個好消息…「有沒有辦法查出大概有哪些可疑人士?」我問著團長。
  「這件事,應該問你自己才對,呃不,是那位伊希思。」唉呀,差點忘了她,最近好像常常找她幫忙,以前大概兩天一次吧,最久大概是一個月才碰她。
  「對了,那名狙擊手為什麼要攻...」話還沒說完,我突然想到了…
  「團長!快點準備車輛!快點!我要趕快回去!」我馬上起來,將那一包血袋放入口袋後,衝出房間。
  團長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連忙使用耳機式通訊聯絡。

  我跟團長下了車後,一名漆著聖光標誌的士兵跑了過來:「將軍,已經封鎖了以這建築為中心的10條街道了,另外有狙擊手正在警戒著。」團長專屬的護衛步兵連將我家包圍起來,該不會要炸掉我家吧…
  「很好,等我的命令後就衝...」
  「等等,團長。」團長回頭看著我。
  「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比較熟悉地形,就讓我一個人進去吧。」
  「那麼...你是要用徒手搏擊嗎?」咦?
  「你的步槍正在保管喔,小刀也放在醫院的保管處喔。」難怪總覺得忘了什麼東西似的…
  「那就讓你試試吧。任務是將敵人活捉,如果有抵抗的話可以殺了他。」那任務很簡單,進去後找到他,殺了他。
  「維賽亞斯上尉,讓克安爾中校挑幾件武器吧。」我被一個褐色頭髮的小夥子拉到了另外一台車子旁邊,他打開了後車廂裡的箱子,我看傻了。
  小刀、拳套、光劍、手槍、步槍、雷射槍、火焰放射器、火神砲、火箭炮、手榴彈…還真是應有盡有啊。
  我拿起了兩把小刀、一把光劍還有一把貝瑞塔M92F型手槍,這些應該夠吧?
  接下來,我悄悄的繞進了院子裡,找到了後門,如果不是設計者或者是看過設計圖的人還真不知道這裡藏了一些機關,而設計者就是我老師…
  我摸索著機關,找到了,我將一塊石頭搬開,把裡面的開關開啟。
  通往地下室的入口靜靜的開啟,我將手槍舉起來,慢慢的進入。
  這個地下室是我拿來放雜物用的,還是該說是我用來躲藏跟潛入用的。這裡有許多槍械零件、工具、火藥跟監控器的主機。
  我將主機密碼輸入,畫面跳出了16格方格,顯示著房子裡的十六個地方。其中一格顯示出陌生的人在我的臥室裡,他帶著太陽眼鏡,穿著長大衣遮住雙手,另外還揹著一個小袋子。他四處探索著,他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把它放在我的床頭櫃旁。
  他將我的櫃子打開來,在裡面翻找著。糟糕,伊希思放在裡面的夾層中,希望他不會發現中空的櫃子底。
  但是他發現了,他把櫃子底部拆開,拿出了一個上了電子鎖小盒子。
  我悄悄的離開地下室,進入了客廳。我對這裡的週遭熟的不得了,知道哪些可以躲藏。
  我靜悄悄的走到臥室門外,他現在背對著我,似乎正在破解密碼。我將貝瑞塔舉了起來,瞄準他的頭部。
  「喀。」我輕扣板機。
  碰!他聽見板機的聲音後立刻抓了盒子撲倒在我的床邊。嘖,反應真快。
  他也舉起手槍反擊,我立刻躲到牆後。啪,子彈從牆壁裡穿出。咦?那把手槍居然打穿牆壁!?有沒有搞錯啊!?
  我立刻蹲低,幾發子彈在我剛才的位置穿牆而來。
  「嘖!真是不好搞,得想辦法進入肉搏戰。」
  鏗鏘。我沿著聲音看去,是手榴彈!我立刻撲進旁邊的房間裡。
  碰!爆炸風跟碎片吹進了這房間,可惡!希望這保險會理賠。
  我跑回臥室,連開了幾槍,他躲在我的床後,躲過了攻擊。我開槍壓制著他,並趁機抽出小刀來,快速逼近。
  「喀!」15發子彈全部用盡,我將手槍丟向一旁,他也趁這個時候站起來對著我準備攻擊,但太遲了,他已經進入了我的攻擊範圍了。
  我用小刀砍入了那把槍的槍管,只要他一開槍,隨時都會有膛炸的危險。
  他似乎也發現了這點,就把手槍丟向我後抽出了光刀,往我身上一砍。
  我閃過後,抽出了光刀斜舉著。
  啪!兩道光束接觸了起來,我向上一抽,將他的光劍彈開,並揮了過去。
  他迅速的往後跳,逃過我的攻擊,並立刻展開了攻勢。
  光影在房間中晃動著,光刀互相碰擊時所產生的光也閃爍著光芒。
  我們從臥室裡,一路打到客廳,沿途不少東西都成為刀鋒下的犧牲品。
  他的動作相當靈活,跟血痕之刃不分上下,我得趕快才行。我空出了一隻手,抽出了小刀,投射了過去。
  他向上一揮,將小刀砍成兩半,但他驚駭的看著分裂的小刀後面緊隨著光影。
  「結束了。」我用光刀朝他的身體砍了下去…
  鮮血,染紅了地板。
  我從他的口袋裡收回了盒子,幸好沒被砍到。我走到了廚房,把口袋裡的血袋打開,倒入杯子,將滿滿一杯的飲料放入我的嘴邊。

  我將空杯子放回廚房,並開啟了大門,走了出來。
  「光碟取回,任務達成。」我舉著盒子,晃了幾下,便走到團長的車輛旁。
  「辛苦了。進去收拾乾淨,聯絡清潔員、保險人員的人來處理。」團長立刻指派了一些工作。
  「克安爾,接下來就好好享受這段長達2星期的假期吧。今後還需要像你這樣的人來補助我們,韋森特的光輝將照耀著你。」團長背著我伸出一隻手來。
  「雖然說是放假,但國家隨時都需要你,不可以太過鬆懈。」團長說完後就回到了車裡,離開了。
  我回到了家前,封鎖線已經解除了,但是這些人員忙進忙出的,看來今晚要住旅館了。


  韋森特境內,在一間整齊的房間裡,有一個人正在努力的敲打鍵盤,他正在寫E-mail,只是收件人的網址卻不是熟悉的韋森特境內用的網址。
  他點下了傳送鈕後,便從草稿夾裡重新叫出來,看了一遍:
  『我是潛伏者「辛蒂亞」,目前有幾個疑是持有光碟的可疑名單,但還需要再深入觀察。「安洛」的暗殺失敗了,並還說他要去查幾個人後就消失了,根據內線消息他已經死了。
  我將繼續潛伏在韋森特,任務繼續執行。
                    發送時間DC303年8月7日 17:53分』
  他看了一下後。小心翼翼的將剛才的紀錄抹殺,就放心的離開了房間。
  在這同時,尼貝龍首都的地下軍用機密實驗室裡,放著一個大型的培養槽,裡面都是透明的培養液以及插滿電線的身體,穿白大衣的實驗員正在忙碌著。厚重的大門打了開來,出現了四名士兵與一名中年男子。
  實驗員停下了手邊的工作,向中年男子敬舉手禮。
  「不用多禮了,各位。繼續工作吧。」男子走向培養槽前,看著這熟悉的身影。「實驗如何了?」男子問身旁操作的人員。
  「請元帥放心,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出培養槽了。」
  「很好。再加把勁,快醒來吧,『血痕之刀』。」被稱呼為元帥的男子笑了笑,對著培養槽裡的人說著。
  「沒想到這計劃居然這麼快就實施了。」元帥自言自語的看著眼前的人。
  培養槽裡,熟悉的眼睛慢慢的張開了…

第一章完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44 筆精華,12/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