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1k

RE:【小說】異塵光影 *舊文新篇續寫*

樓主 Jinny w19840921
GP3 BP-
異塵光影 Disc. 11 K-9

※本篇為獲選者視角



  猶如鋼鐵兄弟會的基地那般,那瓦羅地底下的景觀完全不同於地面上的老舊建物外表,精密工整的鋼板打造出平整的通道,通道牆上間隔的冷光照亮漫長的路途;我獨自一人走在這明亮的地道,每踏出一步,卻只覺得心情逐漸隨著步履而凝重。

  來到入口,冰冷的厚重鐵閘門緊閉著,門上的警示燈閃動紅光,阻隔所有來往的可能性。唯一的通訊管道,就只有牆壁上監視器的揚聲器,此時傳來冷漠的無機質電子音:「你是誰?有何貴幹?」

  「『蠢貨』,我是來報到的。」我壓低音調,沉著報出先前得知的通關密語。

  揚聲器沒有再回應,取而代之的是閘門處嘎嘎作響,齒輪與軸鏈之間發出極大的噪音,而後隨著警示燈轉為綠色,閘門門板已迅速上收完畢,完全開啟通道。

  這一次,我不再猶豫,義無反顧地繼續邁步向前。穿過長長的走道,來到交叉口,此時定點處的揚聲器發出下一指令:「左轉,到軍備處找訓練教官完成報到手續。」

  我再度邁出步伐,按照指示左轉往前走。左轉之後有兩個房間,接下來就沒有任何告示了。我不知道該進哪一間,只好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氣,隨便敲了第一道門。

  門開了。

  房間內有個穿著裝甲的高大男人,看到門外有訪客之後,放下手中正在保養的槍械,站起來走到我面前。

  「喂,你是新兵嗎?到士官長室有什麼事?還有你的動力裝甲上哪去了?」他一臉不耐煩地問道。

  「我以為,是在這邊領取制服裝備還有報到。」

  「他媽的又是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菜鳥!去隔壁房的軍備處拿一件你的動力裝甲,然後找我回報。快點!基地內部的雜事可夠你忙的,還有十分鐘就到衛兵交班的時間了,等不了你的慢慢吞吞!」

  「遵命,長官!我馬上去。」

  關上士官長室的門,隱約還能聽到門後的人不斷抱怨軍備報到處應該換個房間,省得老是有菜鳥煩他,我在心底也吐了吐舌頭吐槽:誰會想犯傻去煩他,然後浪費時間被罰站衛兵呀?
 
 
 
  換上動力裝甲後,在走廊其他守衛冷淡地指示下大致理解那瓦羅基地的區域配置,我暗自用嗶嗶小子掃描記錄下來,並順著電梯閒晃到一樓地面的餐廳。

  餐廳的大廚是個視力不好,但頗友善而且健談的人,我一口嚼著他的拿手菜「牛肉片吐司」,一邊聽著他介紹那瓦羅基地,還有基地內部人員各種愛恨情仇的八卦話題。比如說,維修部的工程師昆西與飛鳥的機師勞爾不合,基地的科學家施雷伯最近交了個士官女朋友,最後還提到了英克雷軍當做這場聊天話題最高潮。

  「你還真的是新兵耶,什麼都不懂。那瓦羅只是英克雷的分部基地而已,而且成立還不到幾個月。告訴你,英克雷的總部可不在陸地上喔!是海上──海、上!一個名叫波賽頓的鑽油平台上!怎樣?很酷吧?任何人都不會想到一個平凡無奇的鑽油平台,居然會是美國政府的根據地!」

  「喔?居然是在海上嗎?你怎麼知道的?」我順著話題問廚師的同時,牛肉片吐司的味道不禁讓我想起了故鄉阿羅由,部落裡的雙頭牛肉也是這樣鮮甜有彈性,令人懷念。

  然而,現在族人們被英克雷軍抓走了……原本以為以地緣關係來說,他們可能是被抓來這裡;但是現在就現場實地來看,那瓦羅的基地規模和人員數量不足以監督和收容一整個部落的人。

  假如他們不在那瓦羅基地,若以大廚的證言來推論,很有可能就在海上的波賽頓基地。

  「那瓦羅的指揮官每個月都會定期去一趟波賽頓匯報基地狀況,搭油輪大約需要一天的時間,出差來回大概也要三五天。人要吃飯,身為廚師當然也要隨行過去。」大廚用手背蹭了蹭鼻子,有些羞愧地說:「不過我也只有待在油輪上待命,都沒什麼機會下船感受一下波賽頓長什麼樣子。」

  「抱歉,讓你想起不好受的事了。」

  「這很正常,沒什麼大不了的。還需要一盤牛肉片吐司嗎?」

  我輕輕地擺了擺手,謝卻大廚的熱情盛意,「不了,已經吃飽了。再跟我多說些關於施雷伯博士的事吧。」



  打聽到了需要的情報,下一個目標就是去找那個人──我離開餐廳,以送午餐的名義來到施雷伯博士的實驗室門口,向對講機通報來意。門開了,映入眼界的是一個穿白色長袍、戴著眼鏡的男人,他專注盯著眼前的實驗器材,手上的筆飛快地在紙卷上書寫,完全沒轉頭看我這裡。

  「請問,先生您的午餐要放哪裡?」我出聲叫他,才讓對方抬起頭來,一臉不悅的樣子。

  「你是新人嗎?」他不太高興地糾正道:「請稱呼我為施雷伯博士。」

  「是的,我是最近才來的。」

  「我是這個基地的醫生和科學家,不過不需要報上你的名字,士兵,反正你們在裝甲底下看起來都是一個樣,我也沒興趣知道。」

  施雷伯博士擺手指了桌面的方向,我把手上的午餐飯盒放在那裡,然後待在原地,稍微掃視確認實驗室的概況——桌上有若干燒瓶與實驗器材, 斜對面有個隔間,整個實驗室四周牆面都覆蓋著泡棉, 牆邊則是機械渦輪與反應爐,看來那瓦羅基地的動力來源也是在這裡。

  「士兵,你還在這裡做什麼?」發現我仍在原地,施雷伯博士的口氣和用詞明顯更不耐煩了。

  「我本身也是擅長醫療和修理計算機,雖然只是些勉強湊合用的皮毛功夫。在這裡聽聞施雷伯博士同樣對這方面有淵博的知識,所以才會想留下來和您聊聊,像個學徒一樣學習新知也好。」

  我預備好的說詞和嘗試故作甜美的聲調,顯然讓施雷伯博士沒那麼生氣了,他暫停手上的工作,思索了會兒,頂了下的眼鏡看著我說:「是嗎?那樣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反正安靜點,不要干擾我的實驗就好。」便又專注在他面前的實驗上。

  繼續環視四周,我注意到實驗桌旁擺放著一個奇怪的物體,「那邊那個狗的雕像是做什麼用的?」

  「那是有裝載人工智慧的生化狗,編號K-9,本來是用來協助我編寫程式和實驗演算的助手,但是最近出了點問題,所以先拆除動力系統擺在那兒。」施雷伯博士回答。

  「是什麼樣的問題?」

  他聳了聳肩,「他的人工智能似乎發展出了『良知』,看不慣我所做的實驗項目,違抗我的指令以及故意計算出錯,最近甚至還咬了我的手。你有興趣的話可以拿去隔壁房間玩,反正之後也是要報廢,你玩壞了也沒差。」

  「感謝博士。」意外獲得應許,我在答謝之後抱著那個名為K-9的雕像進去對面的隔間。

  隔間的門是無密碼鎖的自動門,牆壁同樣以隔音材料包圍住,隔間內只有一副桌椅,桌面空蕩蕩的,也沒有抽屜,難怪博士會這麼放心地放一個外人進來。

  我對於施雷伯博士的態度轉變覺得詭異得讓人匪夷所思,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透為何如此。

  「剛才你們的對話,我都有接收到。妳是要來將我銷毀的?」

  就在此時,手中的狗雕像K-9突然出聲了,我不由得有些嚇到。

  「不是,我只是純粹對於你的『良知』感興趣。」我小心翼翼地回答。

  「施雷伯博士的專業領域是基因工程,他是英克雷總部那邊分派過來的科學家。」K-9以平版的機械音說著,「他常以活體生物直接進行實驗,荒野中抓到的實驗體會直接送來這裡,除了動物之外,也包含和他同種類的人類。我覺得這是謀殺,不應該這樣做,所以某一天就咬了他。若說這是良知的話,或許是吧。」

  不同於人類的身體構造,明明只是電子機械的視覺接收器,卻擁有與人類相似的眼神反應,以精巧的電子零件製作出來的機械生化犬,不禁讓我想起隊伍裡同為機器的同伴天網。或許因為天網原本是作為武器而誕生的緣故,相較之下,K-9的思考反應模式和對話似乎又更為人性化些。

  「那最近送來的實驗體,有沒有從北方部落抓來的人?數量大約130人左右。」

  K-9那被設置成雙眼的紅外線偵測器閃了閃。

  「沒有,資料庫裡沒查到這麼大的群體數量記錄。畢竟這裡是支部,研究資源沒那麼充裕,你想找的群體可能是直接被送到總部波賽頓去了。」

  阿羅由的族人們不在這裡嗎?我頓時感到些許失落,不過K-9的下一句話卻又帶來了一線希望:

  「我可以告訴妳,要如何取得飛鳥設計圖,還有通往英克雷總部波賽頓的方法。不過作為交換,要請妳幫忙修好我的動力系統,我想離開這裡。」
 
 
 
3
-
板務人員:

3513 筆精華,04/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