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63

RE:【同人小說】英傑米法的敘事詩 6/7 「如果你聽的到」

樓主 白子兒 yooo
GP11 BP-
Episode 5 「跟不殺的覺悟」
  
  卓拉族比起海拉爾人,更加不適合旅行。

       若空氣太乾燥,他們甚至可能會因此而窒息。因此他們會使用魚內臟做的軟膏,來避免皮膚乾裂。

       「米法大人。」

       約利單膝跪地,將裝有軟膏的小盒呈上給她。

       自從那次風波以後,約利就深自戒惕,不再對米法有任何逾越的舉止。他畢竟不是壞人,這次也是憑著自己優異的槍術,被選為她的侍衛。

       「嗯,辛苦了。」

       她柔聲道,約利卻不敢與她的視線接觸,低頭道:

       「嚮導說距離驛站還有一天路程,米法大人可需要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我……」

       她反射性的要拒絕,但又猛然想起,要是自己累倒了,才會給大家增添更多麻煩。

       「……那就休息一下吧。」

       「是!」

       眾侍衛得令,各自席地而坐。米法嘆了一口氣,心想自己實在不適合成為領導者。

       「米法呦,身負重任的人,有時必須適當的自私咋呦。」

       父王撓著下頷說出的話,縈繞在她腦中。國王下令士兵為自己犧牲,是理所當然的——平時愛民如子的父王,竟說出這樣的話來;米法雖然吃驚,但也馬上明白是自己太幼稚了。

       如果遇上什麼事都一股腦栽進去,就如同那次跟著林克上雷獸山一樣,那就只是個意氣用事的凡人罷了。

       想到這裡,她握緊雙拳,忍不住吐出洩氣話:

       「我真的……能夠辦到嗎……」

       地板上積著一灘小小的水漥,映照著陽光,就如同他的金髮一般耀眼。

        「林克……給我勇氣……」

       她閉上了眼睛。

       小憩了片刻後,使團便再次邁步動身。

       隨著災厄的力量逐漸增強,野外變得越來越危險。米法一路上看到的旅者不是成群結隊,就是隨身攜帶武器。

       因此在看到兩個輕簡裝扮的海利亞人時,她才會微微一怔。

       「米法大人,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她認為是自己多心了,搖了搖頭。

  對卓拉族而言,走水路遠比陸路快捷。嚮導說一天的路程,他們在傍晚就到達了。森林驛站的馬頭,遠遠的就能瞧見。

  「米法大人,按照這樣的速度,明天我們就能抵達王都了。」

  即使是卓拉族,也無法在流動的河中睡覺。但海利亞人的驛站又不可能提供他們習慣的水池,結果也只得將究,買了一般的床位。

  雖然疲累,但其時天色仍早。侍衛們都百般聊賴的大通鋪上,卻又礙於職務不能飲酒猜拳。

  米法卻不像他們一般。她一想到明天進城時繁瑣的禮節,就滿心想逃回領地去。

  就在此時,一個大嗓門的聲音中斷了她的思考。

       「俺要十個床位!這裡價錢怎麼算啊?」

       一個巨大的身軀在驛站的櫃臺前,比尋常海利亞人高了一半。渾圓的身材加上泥土色的皮膚,手腳肌肉盤根糾結;他背著看起來比米法的身體還重的大劍,一張臉白鬚四張,神態威武。

       「那是……」

       這樣的形貌,米法也曾在領地看過幾次。但由於氣候的緣故,他們顯少與對方接觸。

       「是死亡之山的鼓隆族。」

       侍衛道。在大地上,他們是非常特別的存在。米法「嗯」的一聲,心裡暗忖。

       掌櫃似乎以為自己遇上了惡煞,嚇的連連搓手。然而那鼓隆人似乎只是嗓門大,卻沒有惡意,老實的將盧比放到櫃臺上。

       在他之後,還有一對一男一女的海利亞人前來投宿。那鼓隆人踩著沉重的腳步,在椅子上坐下。

       「走了一整天的路,肚子都餓了!」

       他笑著跟隨從道。隨從背著一個大布袋,此時解開袋口的束繩,拿出內容物。

       「那是……石頭?」

       米法納悶的看著。隨從拿出的東西,雖然雕成肉塊的摸樣,但怎麼看都是一塊大石頭。

       「哦哦!是上等沙朗岩啊!」

        那鼓隆人開懷大笑,隨著石屑迸裂而出的聲響,他的牙齒撕裂了岩石。

       「啊……」

       米法呆呆的望向那邊,目瞪口呆。

       「幹什麼!」
      
       「退下咋啦!」

       突然間,侍衛們爆出一陣怒喝聲。米法轉頭,一道風撲面而來。

       只見許多比他們早到的海利亞旅行者,緩緩的站起身來。方才那兩個旅人站在卓拉侍衛面前,表情木然,看起來像死人一般。

       兩人手上,都提著一把又細又長的刀。隨著爆響聲,一陣煙霧彌漫。

       煙霧散去後,兩個紅衣寬袖的人出現在原地。他們臉上蒙著一張黃紙,身段修長而銳利。

       除了他們,其他旅客亦做同樣的裝扮,手中的鐮刀閃爍寒光。侍衛們一躍而起,舉起槍團團圍繞在米法身邊。

       光鱗之槍作為禮具,被收在行李當中。米法手無寸鐵,一時惶恐無策。

       兩個刺客揮動大刀,在刀刃不及之處,強烈的勁風襲體而來。侍衛挺槍刺出,卻刺了個空。

       米法的汗毛豎起,猛然回頭。兩雙滿懷惡意的眼睛,正狠狠盯著她。

       「米法大人!」

       一個身影撞開她,朝向刺客撲去。

       那人正是約利。「嚓」的一聲,他的長槍被削成三截,接著胸口被一刀劈下。

       「米法大人,快逃!」

       「啊……」

       她張大嘴巴,看著那一幕。

       約利倒下後,兩名刺客不再理會他,徑向米法衝來。其他侍衛被糾纏住,一時到不了她身邊。

       就在死亡逼近的時刻,她心中充滿了悔恨。或許她根本不該接下這個重責大任,她一點都不適合當什麼英傑……

       大刀高舉,米法閉上眼睛等待。突然,一股強烈的罡風刮起。

       她睜開眼睛。死神並沒有降臨在她身上。

       一把大的駭人的劍,狠狠的砸在兩名刺客的身上,將他們甩在一旁的牆上。米法仿佛聽到他們的骨骼如餅乾般破裂的聲響。

      「卓拉族的小姐啊,妳沒事吧?」

       那巨大的身軀,聳立在她身旁。

       他無視仍然盤踞四周的敵人,轉頭對她道:

       「自我介紹的晚了。俺就是鼓隆族的英傑,達爾克爾大人!」

       達爾克爾把劍扛在背上,露出豪邁的笑。就在此時,數名敵人也已搶到他身旁。

       「真是不知好歹!」

       他轉過身來,單手揮舞那把大劍。他的劍法簡單,力量卻十分驚人。

       劍不開鋒,就如同一根大棒子,將刺客的身體像破布一樣拋上空中。他轉過身來,威風凜凜的環顧四周。

       「有卓拉英傑跟鼓隆英傑在此,就饒了你們的狗命!無名鼠輩,現在就滾吧!」

       刺客們互相使著眼色,身影沒入黑夜之中。
       
       原本抱頭縮腦的掌櫃跟其他旅客,這才爬出來。達爾克爾瞪視著外頭,過了片刻才轉過身來。

       米法見到刺客已遠去,趕緊跑到約利身旁。她心中充滿愧疚和悔恨,急促的說:

       「我、我幫你治療……」
       
       刺客用刀砍出的傷口漂亮的令人咋舌,深深陷入他的胸口。她伸手撫過,治癒的光輝更加燦爛,她的心卻陷入黑色的泥沼。

       正當她在治療時,一個細心的呻吟聲從一旁傳來。米法轉頭一看,瞧見那刺客躺在地上,手指正微微抽動。

       「他還活著……?」

       黃色的符咒脫落,面罩上兩個小洞,裡面望出懇求的視線。

       「救……救……」

       呻吟聲從喉嚨深處,伴隨著血泡擠出來。他的傷恐怕比約利還重的多,米法赫然站起。

       達爾克爾走到她身邊,一雙大手按住她的肩膀。

       「達爾克爾先生……」

        在米法心中仍猶豫時,達爾克爾搖了搖頭。

       「他們的名字是依蓋隊……墮入邪道,擁戴伽儂的渾蛋。放走嘍囉是無妨,但這人恐怕是其中的幹部。喂!俺說的沒錯吧!」

       躺在地上的依蓋隊眼神露出絕望,看向米法。但達爾克爾已舉起大劍,平板的劍身捶在胸口上。

       那人一聲不響,面罩上滿是鮮血,身體漸漸的蜷曲在一起。米法從未見過有人殺人,表情因驚怖而扭曲。

       達爾克爾收劍還鞘,說道:

       「把屍體埋在森林裡。」

       「是!」

       他的神態渾不似剛才一樣神采飛揚,表情凝重。他面對米法,緩緩說道:

       「俺的頭腦不太好……漂亮的道理俺不會說。不過俺的兄弟說了,一但災厄復活,那事情就全完了。」

       他搔了搔頭,遲疑的說:

       「一路上,俺們已經殺了幾個那群渾蛋的幹部。雖然他們罪該萬死,但殺人還是很不好受……不過,總之俺不會後悔。」

       如此說完後,他就坐在椅子上,像大石頭一樣一動也不動了。

       這一番話,在米法心中掀起了波浪,侍衛說了些什麼,她渾似沒有聽到。

       如果她救活了依蓋隊的幹部,反而讓他繼續作惡,那怎麼辦?如果手上有長槍,她下的了手嗎?

       她思潮如湧,各式念頭在腦中盤旋。那一夜,夜色漸深,她卻仍無法入眠。

       她悄聲下床,從侍衛中間走過。夜晚的河畔,月光隨著水靜靜流過。

       就這麼逃回去,怎麼樣……她朦朧浮現這樣的念頭。她根本當不成英傑,她的覺悟根本不夠。

       就在米法深深感到無力時,一個聲音響起。

       「俺兄弟……林克有跟俺提過。」

       「他說,卓拉王女是武藝高強,而且德行卓越的女性。」

       米法驀地回過頭來,達爾克爾正撓著下頷,一副不知該如何措辭的樣子。

       米法臉上閃過一絲光彩,但隨即黯淡下來。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不,不是這樣的。」

       達爾克爾搖頭道:

       「殺的覺悟,跟不殺的覺悟……這兩件事都很難做到。」

       「不是……這樣的……你只是……安慰我……」
       
        她咬緊牙關,努力不要讓眼淚落下來。達爾克爾沉聲道:

       「不,就是這樣沒錯。」

       「不是……我不是……」
        
        達爾克爾踏上一步,大聲道:

       「俺可不會承認庸碌之輩,與俺達爾克爾大人併稱為英傑!妳放心吧!」

       「……」

       米法抬頭,達爾克爾砂鍋大的拳頭用力捶打自己的胸口。

       「俺因為做事喜歡乾乾脆脆,但也時常因此壞了事。其他英傑個性也多少有些古怪。像妳這樣謹慎,是俺們及不上妳。」

       「……」

       「拿出點自信來吧!妳可是跟俺並稱的人物!妳的能力跟覺悟是有目共睹的鼓隆!」

       「……謝謝妳,達爾克爾先生。」

       心中的不安仍然存在,但她已不再想要逃跑。正如達爾克爾所說,她已有了一點自信。

       達爾克爾看到她的眉頭舒展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隔日,由於距王城已近,他們選擇走在大路上。在城外數十哩,就有官員為他們接風。

       每過五哩,就有身穿華服的官員朝他們行禮。遠遠的瞧見尖塔林立的海拉魯城,以及圍繞在周遭、綿延數哩的市鎮。

       「海利亞人很厲害。」

       達爾克爾道:

        「他們一個人時沒什麼厲害的本領,集合起來卻可以建立這麼大的城市。而且,還出了像俺那兄弟一樣的人物。」

       米法點了點頭。就在此時,有一匹高狀的白馬從扁石磚道上,緩步踏來。

       一人牽著韁繩,身後跟著數騎衛兵。一頭波浪般的金髮,像是一簾黃金瀑布垂到腰際。

       她的臉龐,比第一次見面時又成熟了幾分;儘管身上穿著飄逸的洋裝,她仍然英姿煥發、神采颯爽。

       達爾克爾大笑道:

       「還有像公主殿下那樣傑出的人物啊!」

       薩爾達笑道:

       「米法、達爾克爾,歡迎來到海拉魯。」

       雙方的使節交互行禮後,薩爾達與兩人並騎而行,步入城中。

       「真是熱鬧……」

       米法四處張望,嘆道。

       這裡不只有海拉爾人,而是聚集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和旅人。坊市間人聲鼎沸,小販坐在地上,搖擺著鈴鐺高聲叫賣。

       薩爾達道:

       「距離儀式還有幾天,請你們就在城裡盡情遊覽吧。對了……」

       她回眸笑道:

       「現在城堡內剛好有一件盛事,你們有沒有興趣?」







      「鏘」的一聲,火光四濺。

       騎士們手中持著劍,他們面對的敵人,則是非人的高大身影。

       「公主殿下,那就是……」

       米法問道。

       高大的鋼鐵身軀由四條腿支撐,正中央有一顆藍色的眼睛,周邊繪有古代的圖騰。

       薩爾達掩不住得意,笑道:

       「沒錯。那就是古代科技創造的士兵……守護者。」

       在一處空地上,人類劍士與守護者兩兩一對,彼此對峙著。一共有十來人吧,雙方都持著木刀木棍,一來一往十分激烈。

       「可是這是在幹啥呢?」

       達爾克爾撫摸著下頷道。

       「我們在進行騎士的選拔……」

       薩爾達答道。

       「……透過與守護者挑戰,來評斷參選者的劍術實力。」

       由於事關榮名富貴,過去的騎士選拔充滿了各種弊端。而騎士互相爭鬥,也容易彼此分化。

       「守護者雖然是為了與伽儂作戰,但在特定情況下也很適合拿來訓練。而且沒有人可以收買、或是威脅守護者,比以前還要更公平。」
       
       「原來如此……」

       兩人聽完說明,將注意力放到場中的劍士上。

       他們都是王國的精選劍士,各各身懷絕藝。米法與薩爾達聽著達爾克爾評論講述,片刻間就有幾個騎士被木刀揮中,敗下陣來。

       「薩爾達!」

       一個渾厚蒼老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薩爾達跳了起來,趕緊轉過身道:

       「父王!」

       那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肚子高高的凸起。身上穿著披風和襯衣,頭頂著黃金頭冠。

       他的氣象森嚴,神態威武,與和藹的多雷凡大王完全不同。

       在他身後,有一位金髮的侍衛,正是米法無時或忘的林克

       心跳加速之餘,米法強制克制住,躬身道:

       「海拉魯國王陛下,謹代表卓拉族向您問好。」

       達爾克爾也收起平時的豪邁,道:

       「陛下,你好!」

       海拉魯王國國力盛強,大陸上所有的民族,都必須雌伏在這位王的腳下。王輪流看著兩人,道:

       「是卓拉英傑和鼓隆英傑……兩位遠來辛苦了。我們已備下酒宴,為兩位接風洗塵。敬請期待吧。」

       「多謝陛下的好意。」

       「多謝啦!」

       達爾克爾雖然無禮,但王卻只點了點頭,道:

       「兩位能夠接下討伐伽儂的重責大任,想必都勇氣實力皆傑出的人物。你們的奮鬥,將會被寫入史詩中……薩爾達!」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薩爾達吃了一驚,背脊挺的直直的。王緩緩的說:

       「這兩位英傑是何等的傑出……妳可有與他們並肩作戰的資格和覺悟?封印之力的修行呢?進展到哪裡了?」

       「這……我……」

       她低下頭,卻答不上來。

       「哼……」

       他不悅的轉身離去。林克單膝跪地,恭敬的讓開一條路。

       等到國王遠去後,達爾克爾才踏上一步,猛力拍打林克的背。

       「兄弟!好久不見啦!」

       「咳啊……」

      他咳嗽了一陣,這才站起身來。米法深吸一口氣,說道:

      「林克……你好嗎?」

       他看向米法,微笑的點點頭。薩爾達雙眼圓睜,看著三人。

       林克掙脫達爾克爾的手掌,轉過身朝她行禮。

       「公主殿下。」

       薩爾達微微頷首,道:

       「你是來參加選拔的嗎?」

       仔細一看,林克穿著與場上騎士同樣顏色的麻布衣,腰間懸掛著木劍。

       「是的。」

       林克恭敬的回答。薩爾達嘴唇顫抖,一語不發。

       米法睜大眼睛。他們應該是討伐伽儂的核心人物,然而兩人卻像是陌生人一樣。

       林克行禮已畢,達爾克爾在他腰間用力一拍,笑道:

       「兄弟,讓他們看看你的劍術!」
       
       他又笑了一笑,準備踏入場中。米法走上一步,拉起他的手。

       她望向林克,林克也回望她。米法臉上一紅,低聲道:

       「……加油。」

       林克先是訝異,接著,他勾起出一抹自信、好勝的笑,似乎在說「看我的!」。

       他踏入繩索圍成的訓練場上,手持木盾木劍。守護者感知到他的存在,眼睛發出了藍光。

       「喝!」

       林克不像其他人一樣採取遊鬥的方式,而是正面突襲。守護者舉起斧頭,強風橫掃而來。

       這一招,當然連林克的衣角都帶不到。

       明明感覺才一陣子不見,他卻比與萊尼爾對峙時更強了。他一躍而起,使出狂風般的突襲。

       木劍撞在金屬外殼上,發出回響。守護者對林克的攻擊完全不理會,徑自揮出匕首。

       「……」

       他沈默的跳開,守護者在原處,旋轉著手中的武器。

       他拉開架勢,朝向守護者衝去。木棍刺來,被林克用盾牌彈開,並揮出一劍。這一劍雖然砍中守護者的腳,卻連一個刮痕都無法留下。

       但他接連揮舞著劍,毫不停歇。守護者揮出的攻擊都被完美的彈開,他卻能鑽過防禦,打中守護者的身體。

       木斧砍來,林克心中瞬間轉過一個念頭,舉盾擋架。抓緊守護者一瞬間的破綻,他奮力揮出一劍,竟打飛了守護者手中的武器。

       「好啊!」

      在達爾克爾的喝采聲中,他撿起地上的斧頭,朝向守護者砍去。

       「啊!」

       米法跟薩爾達發出驚呼。雖然是木製的,但斧頭還是比劍沈重的多。林克拋下劍和盾,奮力搶攻。

       在這場選拔中,守護者是測試劍士實力的道具,應該是不可能被戰勝的。

       然而,若有人真的能贏……

      他將斧頭高舉過頭,用力劈下。「啪」的一聲,斧頭斷成兩截。

      守護者的一隻腳爆出火花,齒輪和傳動軸四處飛散。

       負責記錄的官員似乎也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轉頭看向薩爾達尋求指示。薩爾達想要走進場中,沒想到林克突然大喝一聲:

       「公主殿下,請退後!」

       在眾人驚愕中,他伏地滾倒。接著,一束熾熱的光從他原本站立的位置穿過,打中地面。

       守護者的眼睛此時已變成鮮血般的顏色。地板上有一個凹坑,泥土因高熱而轉紅。

      「怎麼會……!」

      薩爾達驚呼。爆走的守護者沒有要恢復原狀的跡象,赤色的獨眼開始蓄積能量。

       「唔……」

       他搶起盾牌,面對守護者。在光束射出的同一刻,他看準時機,舉盾已擋。

       光束遇上阻撓,改變方向射往一旁。而林克的盾也因此被打成碎片。

       「兄弟!」

       「林克!」

       兩人驚呼,但距離實在太遠,而兩人又沒有攜帶武器。薩爾達咬緊牙關,混身顫抖。米法朝林克跑去,但守護者已開始蓄積第三次砲擊。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聲尖銳高亢的鳴聲衝上雲天。一隻箭矢破空而至,風響勁急。

       這一支箭有如被隱形的線所引導,被守護者的眼睛吸了過去,並深深的沒入,只露出了半截羽尾。

       守護者突然遭到了這一擊,蓄積的能量頓時消與無形。尖銳的齒輪摩擦聲後,紅光一瞬間消失。守護者失去了光芒,緩緩的無力倒下。

       林克呆呆的望著天空。米法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看到一雙翅膀。

1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191 筆精華,07/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