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42

RE:【同人小說】英傑米法的敘事詩 5/31 「英傑米法的敘事詩」

樓主 白子兒 yooo
GP11 BP-
Episode 3「可是我將要坐上露塔」

  在謠言平息,且約利本人也終於放棄之後,林克仍時常造訪領地。

       每次來到領地來,他總是帶著一身傷痕來給米法治療。據他所說,他正在進行增進武藝的旅行。米法當初提到的六種兵器,他現在居然樣樣精通,讓她理解林克真的是天才。

       他的話一次比一次少,劍術卻一次比一次高超。除此之外,他還是一個大胃王,總是帶著旅行採集的食材到鍋子前烹調。而且不論煮出什麼,林克都能吃的津津有味。

       春去秋來,秋去冬來。儘管自己不曉得,但米法心中有一股甜蜜的感情正在滋養。

       林克的身影教導她了許多事,讓她更加堅強的同時,也能更加溫柔。她出落的更美麗,也更能幹。卓拉王女之名,遠遠的傳播了出去。

       而這個消息,自然也傳到了海拉魯王國宮廷之中。

       在看似一片祥和的世界中,有一股暗潮在翻攪中。災厄的力量,讓怪物在這個世界上滋生,邪惡的氣息散佈。

       在希卡族古代研究者的商議下,他們分別在利特、卓拉、鼓隆以及格魯德族中,選出傑出的人物來操控神獸。

       身懷封印之力的公主,作為出使各族的代表,離開了王城——









       米法已經不會再為招待使者而緊張了。

       一名海利亞人騎士單膝跪地,遞上書函。她接過,騎士道:

       「公主殿下馬上就到了。」

       過了片刻,一頭高壯的白馬從遠處現形。一名女子騎在馬上,金髮閃耀著耀眼的色澤。

       到橋頭時,女子跳下馬,牽著韁繩走過大橋。等到走過半時,米法才看清楚她的容貌。

       與其說美麗,不如說她是一位英氣逼人的公主。五官端正,表情凜然,讓人生出敬畏之心。

       她穿的也不是裙擺蓬蓬的華服,而是便於行動的冒險者裝扮。這一點也令人吃驚。

       她走到米法身前,肅繆的說:

       「我是海拉魯王國的使節。卓立領地安好?人民安好?」

       「感謝貴使關心。領地繁榮,人民安樂。」

       兩人並肩行走。公主牽著白馬,表情卻十分僵硬,看起來就像是忍耐著怒氣似的。

       是有什麼失禮的地方嗎?她決定開口問道:

       「公主殿下?」

       「呀!」

       公主全身都跳了起來,結巴道:

       「什、什麼事?!」

       看著那樣子,米法才領悟,她是因為緊張才擺出一副撲克臉。她低聲道:

       「公主大人,不必擔心……您做的很好。」

       「哈哈……」

       聽到這句話,公主虛弱的一笑,似乎已放鬆了許多。

      









      「海拉魯的薩爾達公主……卓拉族歡迎妳咋呦。」

       多雷凡大王俯視著她,薩爾達似乎被他的巨軀嚇到,有些結巴的說:

       「卓、卓拉族之王,父——海拉魯國王陛下向您問好。同時,我們要向您求一事。」

       「什麼事咋呦?」

       多雷凡大王身體前傾,薩爾達「咿」了一聲,道:

       「我們已選定了瓦.露塔的操縱者……在卓拉族之中。」

       「哦?」

       大王露出感興趣的神色,薩爾達定了定神,道:

       「為了面對即將復活的災厄,我們需要陛下您的女兒……米法公主殿下的力量。」

       米法倒抽了一口氣。一陣異常的靜默,降臨在三人之間。

       一陣低鳴聲在宮殿中回響。聲音越來越大,最後整個宮殿都在震動。

       多雷凡大王緊緊抓著扶手,指節凸起,皺紋都緊緊糾在一起。

       「父王……」

       「米法,送使者去休息咋呦。」

       他顯然非常激動。米法不敢違拗,帶著薩爾達退了出來。

       「原來,妳就是米法殿下……」

       薩爾達看著她。米法躬身道:

       「公主殿下,我帶您去休息吧。」

       「不……我還不累。」

       薩爾達搖了搖頭,道:

       「米法殿下,請您一定要勸勸大王。如果災厄復活……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聞言,米法猛然抬頭。她沈默片刻,緩緩的說

       「公主殿下……在我一聽到時,我心中就已經決定好了。如果我的力量真的可以幫上忙……」

       「太好了……」

       薩爾達呼了一口氣,兩人一起並肩行走。雖然米法已經答應了,但薩爾達的神色間依然悶悶不樂,似乎有什麼事依然困擾著她。

       「……公主殿下?」

       「咦?什麼?」

       她從沉思中驚醒,米法看著她道:

       「妳有什麼煩惱嗎?」

       「啊……沒什麼。」

       她看著一旁,撫著自己的胸口。

       「……是我自己的事。」

       「這樣啊。」

       米法露出微笑,說道:

       「公主殿下,請妳在這裡等一下。」

       她快步離去,過了片刻,她手中拿著一隻蓬蓬的布偶回來。

       「咦,那不是……」

       「很可愛吧!」

       米法手指拿著瓦.露塔的布偶。薩爾達有些困惑……但又有些高興的接過。

       「謝謝妳,米法。」

       她燦爛的笑,緊緊蹙起的眉毛終於舒展開來。

       米法心想,那真的是太好了










  「公主殿下……」

       早晨的寒氣還未散去,明媚的陽光沐浴著兩人,十分的溫暖。薩爾達的金髮更加的耀眼了。

       兩人站在瀑布的頂端,在這裡能夠俯視整個卓拉領地。拉聶爾濕地的霧氣難得散去,遠方的山岳清晰可見。

       米法跪了下來,碰觸瀑布的奔流。

       「除了我之外,被選上的人是……?」

       薩爾達毫不思索的回答:

       「鼓隆族猛將,達爾克爾。利特族戰士,力巴爾……格魯德族族長,烏爾波扎。以及……」

       儘管早有預料,聽到那個名字,米法的心還是一跳。

       「手持驅魔之劍的劍士,林克。」

       「這樣啊……」

       她緩緩的站起身來,望著卓拉領地。

       她已經知道眼前的這位薩爾達,就是身懷封印之力的公主。而且……她與林克非常熟識。

       儘管一切只是自己的胡亂猜測,她依然抓緊了槍桿。如果讓林克知道身為好朋友的自己有這種念頭,說不定也會討厭她吧。

       她站起身來,瞥見在瀑布下方有一個小小的身影。

       「希多……」

       她低聲說,一個念頭如閃電般躍進腦海,讓她悚然心驚。

       現在他們面臨的是海拉魯的存亡關頭,整個卓拉族……整個世界都要仰賴他們這些英傑。

       儘管只是一瞬間,但她的心境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她喊道:

       「希多,快爬上來!」

       「等等,米法……」

       薩爾達擔心的說:

       「希多還小,要他練習攀瀑,是不是太早了呢?」

       「可是,公主殿下。」

       米法回頭,迎風而立。這兩個女孩纖細的肩膀上,承擔了世界的重量。

       那眸子,掩映著讓薩爾達動彈不得的決心。

       「我將來,要坐上露塔。」

       話音剛落,她的身影就躍入空中。

       光鱗之槍輝映著金光,米法踩著水花,在瀑布上滑行。

       「王姐!」

       在希多的叫喚聲中,她落入水中,來到最重要的弟弟身旁。

       「希多,你跟在姐姐後面,感受攀瀑的感覺好嗎?」

       她轉過身,讓希多抓住她的尾鰭。

       「出發囉!」

       她躍入瀑布中,直灌而下的水撲面而來,她奮力一掙,朝向上方游動。

       「嗚哇!」

       希多緊緊抓著她的尾鰭,驚叫道。

       ……希多。

      王姐唯一的願望,就是做你永遠的王姐。

       她抬頭,湛藍的水色讓她內心的意志更加明白。

       陪你玩,看著你成長,就是王姐最大的願望。

       但是萬一,萬一這個願望無法實現了……

       到時候……

       唰的一聲,她衝破水簾,躍向天空。

       那一刻在她面前展露的青天,就如同卓拉族的未來一般,明亮而開闊。









       「林克……林克……」

       米法猛然睜開眼睛,雙頰潮紅,汗水淋漓。

       「林克……」

       如此叫道後,她才猛然驚醒,接著咕嚕一聲,竟然往水裡沉了下去,吃了好幾口水。

       一想到剛才夢境的情節,她就羞愧的無地自容。在夢境中,一雙溫暖的臂膀,緊緊的擁住她。

       「真是不知羞恥……」
       
       她將臉埋入魚鰭,在冰冷水中載浮載沉。

       「這樣等等要用什麼臉面對林克……不如現在去死算了……」

       話雖如此說,她仍然簡單梳洗,走出寢宮。

       領地的早晨透露出朝氣,許多一早就出發的狩獵者,已經滿載漁獲而歸。

       遠遠瞥見一頭金色的頭髮,米法走上前,微笑道:

      「早安,林克。」

       林克報以一笑。昨夜,林克帶著一身傷,突然來訪。米法在半夜中醒來為他療傷、更衣。一定是這樣才會做怪夢……

       「呦,林克。還有米法大人也在。」

       一個略顯尖銳的聲音響起。林克轉頭,道:

       「您好,慕茲力大人。」

       「老爺子,請不要叫我「大人」……」

       慕茲力上下打量著他,道:

       「幾天沒見,你的鰭更加強壯咋啦。」

       林克深深的低頭,慕茲力搖了搖手,道:

       「不瞞你說,咱們現在……」

       一陣騷動打斷了他的話語。有幾個卓拉族人高聲說話,夾雜著婦女的尖叫聲。

       「發生什麼事咋啦?」

       慕茲力緩步走近。人們自動讓開一條路。明明距離還遠遠的的,三人就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

       「那個人……」

       林克睜大眼睛。一個成年卓拉人躺在地上,正呻吟著。

       他全身有多處嚴重的燒傷,看起來是被電箭射中。腹部跟肩膀各有一處駭人的刀傷。慕茲力語音急促的說:

       「米法大人……」

       「我知道!」

       她蹲下,雙手覆蓋在那人的身上。治癒之光從她掌心湧出。

       眾人頓時鴉雀無聲,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米法身上。米法的表情從擔憂到咬緊牙關,從咬緊牙關到搖搖欲墜,最後她身體一晃,想要站起來,卻差點跌倒。林克趕緊扶住她。

       燒傷幾乎都癒合了,但深深的刀傷卻仍怵目驚心。慕茲力知道她的力量已用盡了,說道:

       「趕快抬他去治療咋啦!」

       幾個與傷者熟識的卓拉人抬著人去了。慕茲力轉過身來,皺眉問:

       「米法大人,您沒事咋啦?」

      米法雖然用盡了魔力,但靠在林克的懷裡,心裡正暖洋洋的。聽到慕茲力問道,她便點點頭。

       慕茲力嘆了口氣,說道:

       「那匹臭人馬,可給領地的人民造成不少困擾咋啦。」

       「您是說……」

       林克皺起眉頭。米法臉上一紅,輕輕掙脫他的攙扶。

       「老爺子,您是說雷獸山的萊尼爾?」

       「上個月也有人傷在那臭人馬手裡。雖然有米法大人的祈禱之力,但在這樣下去……」

       林克聽完表情僵硬,一語不發。與慕茲力分別後,他沈默的望著雷獸山。

       雖然他如此沈默寡言,但米法也能稍微猜到他心裡轉的念頭。她抓起林克的手道:

       「不行!萊尼爾……萊尼爾不是人類戰勝的了的!」

       米法曾親眼見到。那樣的怪物,只憑一個人……

       「……我送妳回去。」

       「……不行。」

       米法毫不猶豫的說:

       「我跟你一起去。」

       「……」

       林克看著她,緩慢的左右搖頭。

       但不管怎麼說,他都休想一個人上雷獸山。









       強勁的風刮削著皮膚,天空中正飄著毛毛細雨, 長草叢裡的蛙鳴此起彼落。

       杏無人煙的雷獸山,萬籟俱鳴。然而,狐狸、野豬等生物幾乎都看不見,只有蜻蜓跟蟋蟀恣意繁衍。

       米法心中的警戒已到了最高點。她雖然已是領地中最卓越的戰士,但她曾遠遠的,見過萊尼爾的模樣。

       那高大又可怖的身影,和飲血無數的刀刃,簡直就是不同世界的存在。而那雙眼睛,更是寄宿著深沈的惡意……

       「咿呀!」

       遠處傳來震天的吼聲。林克蹲下來,從背後拔出大師之劍。

       在那一聲吼之後,四周就再無聲息。兩人一步一步前行,比剛才更加小心。

       然而不管等待多久,都不再有萊尼爾的氣息。因為如此,奇變陡生時,她的反應才會慢了一拍。

       大地開始震動,馬蹄刨起泥沙。米法一回頭,頓時大驚失色。

       一個巨大的身影正朝她奔來。牠幾乎有兩個米法高,肌肉高高的隆起,手中揮舞著駭人的大斧頭。米法嚇的呆了,完全動彈不得。

       「米法!」

       在驚駭之中,聽到這一聲叫喚,她才猛然恢復行動。

       她往旁邊一撲,滾倒在地。萊尼爾發出震天吼聲,獸神斧以驚人的勢頭朝她頭頂劈下。

      一道藍光掠過她的視線。過了一剎那,她才意識到那是驅魔之劍的軌跡。

       萊尼爾的斧頭與驅魔之劍相撞,結果,被彈開的居然是萊尼爾。林克凜然佇立,擋在米法身前。

       雖然形勢緊急,但她仍然一陣心動。她甩開綺念,一跳而起。

       萊尼爾憤怒的揮舞手臂,一斧頭朝向林克劈來。林克舉盾一擋,彈開這一擊,但自己的身體也向後一晃。

       「糟糕!」

       米法舉起光鱗之槍,三步併做兩步衝上前。林克乘勢退後,一雙眼卻擔憂的看著米法。

       她心中感受到一陣暖流,勇氣源源不絕的湧現出來。

       她揮舞著槍,雙手使力,與橫掃而來的斧頭相接。在衝擊襲來的前一刻,強烈的風壓刮面如刀。

       她槍頭一按,巨大的斧頭從頭頂竄過,重重落在地上,刨起大塊的砂土。米法嚇的心膽俱裂,向後連躍三步,不停的喘氣。

       她想開口勸阻林克逃跑,但只見林克無所畏懼的走上前,正面面對萊尼爾。

       萊尼爾號號而叫,將斧頭收回背上,朝向林克衝來。尖銳的犄角看起來十分危險,讓米法出了一身冷汗。

       林克注視著牠,在即將撞擊的前一刻,他向旁一蹬,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

       「……!」

       林克逮到機會,迅速的突擊。米法看的出神,那副身手,仿佛在他揮劍時就連時間都暫停了。

       看到他戰鬥的姿態,米法心中也迅速轉著念頭。她執意要跟來,不是要林克來保護自己的。

       她瞪視著萊尼爾,握緊手中的槍。在林克與之對峙時,她從旁躍出,朝向心臟戳去。

       萊尼爾怒吼一聲,劈出如雷般的一斧。但兩人一左一右,跳開了這一擊。

       林克的劍刺入左脅,米法的槍則刺入右脅。

       萊尼爾大聲嘶吼,巨斧上生出罡風。兩人一齊躍開,只見萊尼爾把斧頭揮舞的密不透雨,聲勢驚人。兩人難以下手,只能各自使著眼色。

       突然間,牠朝向兩人張開嘴。林克驚叫道:

       「快躲開!」

       米法不及細想,往旁跳開。熾熱的火舌從她身側通過,燒的她臉面刺痛。

       林克趁勢上前,一劍刺入萊尼爾的大腿。即使相隔遙遠,她依然能感受到巨大的人馬灼燒的怒氣。

       萊尼爾的力量非常恐怖,生命力和意志力也無比強韌。米法從來沒有遇過這麼強大的敵人。然而……

       她感到開心。

       能與林克並肩作戰,讓她內心的喜悅像八爪怪的氣囊一樣膨脹。

       希望能一直這樣下去。這股心意相連的感覺……

       林克輕飄飄的踏上一步,如順應著風的律動。米法揮舞著長槍,在近距離與萊尼爾遊鬥。

       如果被那斧頭掃到,就算身有治癒之力也回天乏術吧。但米法不害怕。只要有林克在,她就能勇氣百倍。

       「啊啊……」

       驅魔之劍的光芒愈烈,林克吐出胸口的氣息。米法看準時機,一槍刺出後順勢脫離。

       一抹藍光在空中劃出弧形,綿延不斷。一陣勁風刮起,唱和著林克優美的劍技。

       萊尼爾前膝一跪,那威猛的頭顱,被俐落的斬擊砍的七零八落,鮮血縱橫,十分駭人。

       兩人在荒山上,呆呆的望著那倒下的身軀。接著,彼此相視一笑。

       米法靦腆的笑,林克則拄著劍,燦爛的笑。那是一如兩人初次見面時,純淨無垢的笑容。

       他拔劍,砍下萊尼爾的犄角,兩人並肩回到卓拉領地。
       
       回到宮殿時,眾人看到狼狽不堪的米法,都吃了一驚。米法滿身都是泥塵,而且為了抵擋萊尼爾沈重的斧頭,兩手的虎口都震裂了,掌心全是鮮血。反而林克時常渾身是傷,倒是沒有人在意。

       「米、米法大人,發生什麼事咋啦?林克!你小子……!」

       塞恭氣急敗壞的逼近。林克兩手一攤,手中提著半截的犄角,讓塞恭看的瞠目結舌。

       「你……米法大人……」

       雷獸山的萊尼爾已被討伐的消息一傳出來,整個領地都大為震動。儘管林克跟米法同時被訓了一頓,但卻沒有人真的在責怪他們。

       「雷獸山……」

       「萊尼爾……」

       「米法大人跟海利亞劍士……」

       流言的熱度來到最高點。卓拉族歡聲雷動,彼此慶賀。

       「子民們,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篝火升起,肉香四溢。琴聲悠揚,舞步交踏。

       萊尼爾已經危害領地數年之久,雷獸山因此成為禁地。就在今日,這項心腹大患終於被除去了。

       卓拉族紛紛舉起酒杯,歌頌兩人的功績。而這場盛宴的主角,自然就是米法和林克了。

       「……」

       米法露出淡淡的微笑,看著沉沉睡去的林克。

       他連衣服都沒換,就倒頭躺下,不一會兒就發出鼾聲。他一定累壞了,米法也是一樣。

       「晚安,林克。」
       
       她吹熄燈火,悄聲離開。

       回到自己的寢宮時,外頭的樂音悠然奏響著。光鱗之槍倒在牆上,還沾染著血跡。

       「辛苦你了。」

       她微笑的提起槍,笑容又逐漸消失。她閉上眼睛,白天的景象清晰的在腦中重播。

       林克的身影、視線和表情,他挺身而出的背影,優雅華麗的劍術……米法按住胸口,喃喃道:

       「這是……什麼感覺?」
       
       詩人撥弄琴弦,放喉高歌。男男女女們四手相連,彼此繞旋。

       米法低下頭,雙手碰觸到自己的心跳。

       「我對……林克……」

       派對仍舊持續著,直到深夜。而米法獨自一人痴痴的站著,久久不能自已。

       「……」

       她舉起槍,往空中一揮。

       她先模仿林克的動作,彈開萊尼爾的斧頭。接著又換回自己,輕輕的刺出一槍。

       他那最後一招迴旋斬,是怎麼用的?米法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嘴角隱含笑意。

       蠟燭熄滅了,外頭的宴會也已散去。唯有她獨自一人,正跳著舞。


       


       

       
       

1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191 筆精華,07/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