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30

RE:【同人小說】英傑米法的敘事詩 

樓主 白子兒 yooo
GP15 BP-
Episode 2 「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塞恭大人,不行啊!」

       「讓開咋啦!」

       一個年老的卓拉人提著槍,怒氣沖沖的快步行走。一旁有個正值壯年的年輕人,正向他苦苦勸諫。

       「老爺子,我看還是從長計議……」

       「啊?老夫可是大王親自頒授勛章的王族騎士咋啦!就算有幾隻臭蜥蜴,也是輕鬆解決咋啦!」

       「老爺子……老爺子!」

       正吵鬧間,他們從蓄水湖的水壩旁通過。水位明顯比平常下降許多,裸露出湖底的岩石。

       「快點,臭蜥蜴在哪咋啦?」

       「您別胡鬧了!趕緊請回吧!」

       「少廢話!」

       正爭執間,一個身影突然從上方的岩壁出現。那士兵一見,趕緊叫道:

       「米法大人,請妳來勸勸老爺子吧!」

       米法手中提著光鱗之槍,眨了眨眼躍到兩人身邊。塞恭往後一仰,說道:

       「米……米法大人?妳也覺得老夫老了,不中用咋啦?」

       米法微微一笑道:

       「不,我只是想這種程度的對手,不需要老爺子出手。」

       「唔……這也說的是。」

       「就讓米法來吧……如果米法能夠辦到,老爺子更是輕而易舉了。」

       「哦……妳知道就好咋啦。過去人稱魔鬼中士的老夫,怎會把那種蜥蜴放在眼裡咋啦!」

       他捻著下垂的鰭,心情甚好的走了。士兵回頭看了看米法,也跟著塞恭去了。

       米法笑瞇瞇的目送兩人遠去,接著轉過身,面對東部蓄水池。

       從前天開始,陸續有水生的蜥蜴戰士出現在挖掘現場阻礙的報告。到了今晨更是嚴重到挖掘工作必須全部停擺的程度。

       米法在岸邊佇立,驀地一翻身,躍入水中。

       一道白浪劃破湖面,岸上的希卡人跟卓拉族指指點點,猜測不透。

       「是米法大人!」

       一人突然大叫。米法躍出水面,光鱗之槍輝映金光,刺入蜥蜴戰士的背脊。

       她踏在一塊岩石上,凜然顧盼。蜥蜴戰士發出憤怒的吼聲,朝她射出高壓的水柱。

       她向後一倒,順勢鑽入水中。蜥蜴戰士在水中能夠勝過許多種族,但其中可不包含卓拉族。

      一頭蜥蜴戰士發出怪叫,不一會兒,一股血沫就從水底浮上。

       湖面浮動,浪花四起。驀地間槍尖刺出水面,鮮血飛濺。

       「嘎啊!」

       蜥蜴戰士一聲慘叫,沉入水中。米法一躍而出,輕輕的落在岸上。

       沈默中,暴出一聲如雷的喝彩。卓拉族不論男女,都崇敬勇猛的戰士。就連幾個身穿寬袖長衣的希卡族人,都向她點頭致意。

       威脅被排除後,挖掘工作很快的就恢復了。希卡族會運用一種巨大的機械,撥開水底的泥土,從後方的噴嘴吐出。

       湖畔的土堆越來越高,米法偶爾潛入池中,已可看到一個巨大的輪廓。

       然而在此時,工程卻遇上了瓶頸。神獸的身體被湖底的岩石牢牢抓住,無法脫離。

       希卡族在商議後,決定用炸彈震碎厚重的岩盤。於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米法牽著希多的手,望著湖中央。

       隨著巨響聲,天地震動。

       「蓄水池……會垮掉……」

        希多抓著她的鰭,害怕的說。米法輕聲安撫他,心中卻也轉著一樣的念頭。

       突然間,一陣重低音從地面傳進他們耳裡。接著,遠非剛才可比的強烈地震襲來。

       「啊啊……啊啊!!」

       「希多!」

       米法蹲下,緊緊抱住他。水面激烈的波動,好似有什麼巨物正在底下翻攪著。

       「那、那是……」

       米法嚇的張開嘴巴闔不上。一幕水簾被揚起,天空出現一到彩虹。

       在彩虹之後,那正上浮的身影,就是……

       「那就是水之神獸……瓦.露塔……」

       「怪……怪物啊……!」

       露塔巨大的身體出現在蓄水湖中,仿佛在嘲笑渺小的人們似的,高高舉起鼻子。

       卓拉族們紛紛跑到湖邊,爭相觀看那奇景。眾人嘖嘖稱奇,驚嘆連連。

       「沒想到真的有……」

       「那就是神獸瓦.露塔……那副威嚴的樣子……」

       按照文獻記載,露塔將會成為卓拉的守護神,眾人自然而然的生出敬畏之心。

       許多卓拉族人雙手合十,還有人跪地祈禱。而在這騷動中,只有米法一人眼中閃爍奇妙的光彩。

       「……好可愛。」

       「咦?米法大人?」

       她兩眼發光,尾鰭高高翹起。

       「圓圓大大的……鼻子又很長!好可愛喔!」

       「這、這樣嗎……」

       「啊……可是實在太大了……」

       她垂頭喪氣的說:

       「這樣沒辦法帶回房間裡……」









       瓦.露塔出土後,米法天天都會到湖邊,向希卡族人了解古老的傳說,包含神獸與災厄的事。

       他們告訴她,神獸必須要有人來操縱。這麼大的東西過去也是由人操作的嗎?

       「手持驅魔之劍的勇者和擁有封印之力的公主,以及四神獸的操縱者,合稱為英傑。」

       「這樣啊……」

       老實說,她對這些故事很著迷。希卡族過了幾天後,就離開了領地,關於露塔的話題也逐漸沈寂下來。

       本來,米法的生活應該就此回歸平靜。然而就在這個時間點,發生了對她來說驚天動地的大事。

       「……咦?」

       那一天,她準備要開始例行的練武。就在她擺出架勢時,一個年輕的卓拉族人出現在她面前。

       「你說想跟我交手?」

       她手指抵著嘴唇,偏頭問。那青年大概七八十歲上下,慌張的點了點頭。

       「我……我叫做約利!請……請……請賜教!」

       他看起來冒冒失失的樣子。米法輕柔的說:

       「如果想精進自己的武藝,就去找塞恭老爺子吧。別看他那樣……」

       約利一愣,接著用力左右甩動尾鰭,道:

       「不!請您一定要答應!」

       米法還想婉拒,但他卻依然堅持。最後,她只得道:

       「那好吧……」

       她低下頭,示意他先出招。約利叫道「失禮了」,並挺槍朝米法刺來。

       只見銀光閃動,有如點點寒星。米法一愣,竟不知從何擋起,只能向後避開他的追擊。

       「看、看招!」

       他朝向米法的小腹刺來。雖然兩人拿的都是訓練用的木槍,被刺到恐怕也要見血。

       她見無法再躲,迴槍抵禦,兩把木槍發出撞擊聲。

       約利盪開她的防禦,持槍反覆進擊。米法稍微對這個畏縮的青年刮目相看,靈巧的閃躲他的刺擊。

       「喝呀!」

       他大喝一聲,猛然揮出一擊。然而他心中焦躁的情緒,已經展露無遺。

       米法沉穩的擋下這一招,膝蓋一沉。接著她左手向外一送,木槍的鈍頭紮實的頂在約利的腰間,他悶哼一聲,摔倒在地。

       「對、對不起!」

       米法一怔,叫道。她奔到呻吟的約利身旁,只見腹部一塊深紫色的瘀青,幾乎有酒杯大。

       「你等一下!我馬上幫你治療!」

       她伸出手,按在他的傷處上。治癒之力流入他的體內,只片刻,他就停止呻吟,一雙眼呆呆看著米法。

       「你等等……再一會兒就好了。」

       「真是……溫柔。您真是溫柔啊。」

       「咦?」

       約利眨著眼,凝視著她。

       「米法大人,您的堅強,和您的溫柔……現在的我還配不上。」

        「嗯?」

       她困惑的苦笑,約利卻獨自一人陶醉的說:

        「米法大人,等到我……等到我贏過妳之後……」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

       「您能不能……為我造鎧甲呢?」

       「……」

       米法看著他,一時沒回過神來。但約利似乎認為這是愛意的凝視,猛然站了起來。

       「這、這點小傷不算什麼!米法大人,告辭了!」

       「啊……好。」

      他一溜煙的跑走了,留下米法呆呆的跪在原地。此時她才意識到剛剛的情境,頓時紅霞撲面,無地自容。

       接下來她一整天都渾渾噩噩,悵然若失。許多人已聽聞這件事,都不懷好意的瞅著她。

       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件事、怎麼面對他,那一夜,米法在水裡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至少……並不討厭那個人。她心裡如此想,並緊緊抓著露塔的玩偶,沉入水底。

       隔天早上,約利再次來到武廳。這次米法不敢再讓他先出手,在交手數回合後,米法就把他的槍壓在地上。

       約利垂頭喪氣的離開武廳,米法迷惘的看著他的背影,生平第一次,她連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

       他似乎認知到兩人實力差的太遠,從此不再來挑戰。但米法的心中已有了他的影子,偶爾,她會看到他在空曠的水域練武,或是與同伴出獵。每當這時候,約利都會朝她微笑。

       但也就僅止於此而已。不知為何,兩人正在熱戀中的消息就這麼傳遍了整個領地。年輕的卓拉男子無不扼腕,長輩也紛紛討論著這件事。

       而在這場風波中,當事人米法卻是越來越困惑。她不知道,她將為誰做鎧甲這件事早已是卓拉人間茶餘飯後的話題,此時被抓到一點因頭,就被拿出來大作文章。

       再過一陣子……再過幾天,大家就會失去興趣了。她心想。

       然而,謠言卻不如她所期望的,反而越演越烈,最終,整個領地都知道兩人是一堆情侶。而約利也不加否認,反而時常拋來若有似無的眼波,或送來親自摘採的水草。

       一日,多雷凡大王差人來召她進宮。一進到大殿了,他就向前傾身,嘻嘻笑著。

       「米法啊,聽說妳有了對象咋呦?」

       「那只是謠言,父王。」

       米法必恭必敬的說,多雷凡再三詢問,米法都如此回答。

       「這樣啊……如果妳需要鎧甲的材料,可以找爸爸我咋呦。妳可是我多雷凡的女兒,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咋呦。」

       米法無奈,只好退出。平常要好的同伴也完全不相信她的話,只當她是害臊而不敢承認。

       米法心煩意亂,卻又不敢當眾否認。一日,她離開領地,提著槍在泥土上漫步。

       因為要是待在領地,約利就會做出在眾人環伺下,下跪向她求愛這種事。與其這樣,隨時可能會遇上怪物的散步還比較輕鬆。

       她毫無目的的漫步,突然跳進溪水裡,在河水裡悠遊。只要這樣,心中的煩惱就會稍減。

       她恣意漫游,游經一座小橋,突然間,水面上傳來刀劍碰撞的聲音。她抬頭一看,發現一個海利亞人正在被數隻莫力布林圍攻。

       「糟糕!」

       她大喊,並從水底鑽出來。只見那人一頭金髮,綁著短短的馬尾。手中拿著一柄發光的長劍,劍光盤旋,有如銀蛇。

       米法原以為情況危急,沒想到那海利亞人居然劍術高強,就站在一旁觀看。他似乎還只是個少年,但高大莫力布林卻被打的節節敗退,不一會兒就一個個屍橫就地。

       少年揮劍還鞘,轉過身來。他看到米法,頓時兩眼瞪大,驚訝的張開嘴。

       米法卻不認得他。少年看著她,詫異的說:

       「米法姐姐?」

       那個稱呼,米法卻有印象。她瞇起眼睛,那少年的臉與久遠的記憶重合在一起。

       「林克?你是林克?」

       「好久不見了。」

       林克呼了一口氣,伸出手。米法握住他的手,微笑道:

       「你是林克……長的那麼大了……」

       「是啊。」

       林克沉穩的微笑。米法感到一絲不協調,卻也說不上是什麼。

       兩人一齊併行,說起小時候的事,林克微笑的感謝米法。看到過去只到她腰間的林克已經比自己還高,米法十分高興的同時,也暗暗感慨。

       「而且,沒想到你劍術已經那麼厲害了」

       如果是過去的林克,肯定會拍著胸口自賣自誇。但少年林克卻只微微一笑,謙遜的搖頭。

       雖然過了許多年,但與印象中差了那麼多,讓米法有些困惑。言談間,他們已走上卓拉大橋,朝領地前進。

       眾人看到她身旁帶著一位年輕的海利亞人,而且兩人談笑風生,都十分驚訝。

       「林克,你變了好多……發生什麼了嗎?」

       林克搖頭不答,米法帶著他走到旅店前。她想起小時候教導他習槍的情境,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林克不好意思的低頭,兩人都感到十分溫馨。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林克仍與以前一樣,是個善良質樸的人……米法心裡鬆了一口氣。

       與林克相逢的她卻沒想到,這一切都被約利看在眼裡。









       林克,那海利亞人叫做林克。

       我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約利跨大步走回家中,提起自己的愛槍。

       米法看著他時,從來沒有那種眼色……他妒火中燒,踩著重重的腳步。

       他走到林克投宿的旅店前,發現他正在鍋子前好整以暇的烤魚。他怒火更熾,冷冷的說:

       「林克,我有事找你,到外面去咋拉
啦。」

       林克困惑的看著他,但仍跟著他走到屋外。約利見他背上掛著劍鞘,吼道:

       「你既有劍,我就不客氣了!來決鬥吧!」

       說完,他也不管林克答不答應,便挺槍刺去。林克吃了一驚,向後急退,腳步卻已踩到邊緣。

       「唔……」

       他竄上伏下,槍頭貼著他的衣服滑過,情勢緊急。他一咬牙,竟不拔劍,空手想來抓他槍頭。

       「想的美!」

       約利大喝,槍桿一個迴旋,重重砸中林克的額角。他舉起手臂擋下下一招,但身體已失去平衡,趕緊抓著一旁穩住。

       約利見他空手,便不再進攻,叫道:

       「快拔劍!」

       「……」

       林克不答話,碧藍色的眼凝視著他。此時,周遭已經聚集了一些人。他們看見這齣好戲,個個拍手叫好,鼓噪不已。

       約利有了族人助陣,更是無所忌憚,也不管林克手無寸鐵,就朝他胸口刺來。

       林克用靈巧的步伐躲過。但在怒火中燒之下,約利的攻勢比雨季的山洪還猛烈。

       林克不停後退,終於無可閃避,肩頭被刺了一槍。他一轉身,撒腿就跑。

       「懦夫!」

       約利怒吼,圍觀群眾也多半發出噓聲。他提槍直追,往林克的背猛然戳下。

       突然間,一道閃光在眼前掠過,接著千頭萬絮,有如秋季洄游的鮭魚,擠滿了他的視線。

       約利手忙腳亂,無可抵擋。他跌倒在地,一把長槍凜然指著他,槍頭分三股,掩映著耀眼的色澤。

       在領地中,這樣的槍只有一把。

      「米法……」

       他呆呆的望著手持光鱗之槍的米法,動彈不得。米法卻不再理他,轉過身扶起林克。

       幸虧米法的出現,那一槍最終只刺中了小腿。米法攙扶著他,在地上留下滴答血跡。

       「怎麼樣,能走嗎?」

       她低聲詢問,並肩走出眾人的視線。大家似乎都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各自面面相覷。

       她用槍尖割開林克的褲管,伸手輕撫那傷口。米法喃喃道:

       「你小時候,我也這樣幫你治過傷呢。」

       「……」

       林克默然不語。淡淡的光芒縈繞在兩人身旁,過了半晌,她放開手,道:

       「這樣就好了。」

       「謝謝妳。」

       「不……這事是我引起的。」

       米法搖搖頭,又伸手按住他的肩頭。

       聽到風聲之後,她就提著槍迅速的趕來。但她也萬萬沒想到,林克居然會受傷。

       「你……」

       治癒之光映照兩人的臉龐,她問道:

       「你當時為什麼不拔劍呢?」

       就算不願意傷了對方,憑林克的劍術,要自保也不是難事。

       林克聳了聳肩,伸手到背上解開劍鞘,放到大腿上。

       他伸手,將劍拔出來。在王女面前拔出武器是大不敬的行為,但兩人都神色自若。

       米法伸手撫過劍身。劍身通體藍光,摸起來十分溫暖,同時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裡頭脈動。

       米法一愣,道: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

       「……嗯。」

       林克淡淡的說,並還劍入鞘。

       「這就是大師之劍。」

       「這樣啊……原來你……」

       米法瞪大眼睛,驚嘆的說。林克低頭道:

       「所以我不能拔劍。」

       他輕撫劍鞘,續道:

       「大師之劍的用途,就只有一個……要是我用這把劍對著一般人,那麼它也會失去光芒吧。」

       米法吞了吞口水,道:

       「那個用途,難道是……」

       「沒錯,就是打倒災厄伽儂。」

       他的語氣雖然平淡,一股斬釘截鐵、絕無妥協的意志,卻隱隱飄散出來。

       米法手顫抖著,儘管傷早已治好了,她的手依然沒有移開。

       在那一刻,她感覺到眼前的少年肩上責任之重。可以說是全海拉魯的命運,都寄託在他的身上。

       他的沈默,他的穩重,似乎都是在督促自己成為一個稱職的勇者。在米法眼裡,他努力的令人痛心。

       「林克……」

       轉身逃跑的他,並不是個懦夫,而是真正的勇者。

       他抬頭,兩人四目相接。米法心中有無數念頭,但話到嘴邊,她只撫摸林克的臉頰,輕聲說:

       「如果受傷的話,隨時都可以來這裡找我……好嗎?」

       「……嗯。」
       
       林克看著她,過了片刻,綻放出一抹小小的微笑。

       


       


  


1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191 筆精華,07/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