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217

【同人小說】英傑米法的敘事詩 1/1 Episode Extra「Mipha In Wonderland」

樓主 白子兒 yooo
GP38 BP-

                                      
                                               合作繪師:airbax
                                  
                                    他的pixiv
感謝大大讚歎大大(ㆆᴗㆆ)







Episode 1 「如果這份幸福」左擁米法右抱露珠的幸福

       這是操縱露塔之人,在被稱之為英傑前的故事……

       由詩人之口,詠唱的英傑米法之詩。

       在潺潺流水聲中,淌過卓拉領地。








       一滴水珠從光鱗之槍的槍頭滑落,留下一道晶瑩的光澤。

       她抬頭,濃密的霧氣排開天空,拉下厚重的帷幕。遠山的色彩逐步褪去,又被電光打響。

       「天氣真不錯咋。」

       一個年長的隊長說道,魚鰭不安份的甩動。身為卓拉族,米法當然也不討厭下雨,但唯有此時她憂心忡忡。

       「……可是海利亞人好像不喜歡淋雨。」

       「是、是這樣咋?海利亞人真是奇怪咋……」

       米法不再答話,手中緊緊握著愛槍的槍杆。這是她第一次承受如此重大的責任,老實說,她昨晚幾乎沒闔眼。

       「……米法大人,您似乎太緊張了。」

       「是嗎?」

       一名年輕的侍衛道,讓她摸了摸自己的臉。

       「這樣表情會太緊繃嗎?會不會很失禮?」

       「……米法大人剛剛的表情很嚇人咋。」

       「呀啊……」

       正當她反覆著深呼吸時,一名侍衛舉起手,指向大橋的另一頭。

       「米法大人,海利亞人來了!」

       他指著方向,一列馬車正繞過山坳,緩緩朝向卓拉大橋駛來。

  卓拉族是不騎馬的,會騎馬的肯定是海利亞人。米法吐出一口氣,緩步走過大橋。
   
  馬車停下後,一個身著華服的老者,夾在配戴甲冑的士兵中間,步下台階。米法在他身前三米處停下腳步,身後的侍衛一齊停下,動作井然。

  老者的臉龐佈滿皺紋,好像大地上的溝壑,古老石壁的刻痕。枯槁的手上,握著一把黃金短丈。

  米法嚥了口涎,按照卓拉的禮節倒轉槍頭朝地。身後的侍衛也一齊照做。
       
  「......卓拉之王女啊,領地近來可好?」

  「貴使遠來辛苦。領地漁獲豐足,人民安居樂業。」

  「這樣啊。」

  聽完這話後,那老者臉上的線條一時間柔和了下來。他露出不像兩國外交使者的笑容,道:
       
  「米法啊......妳過得怎麼樣?」

  米法微微一怔,接著「啊」的一聲驚呼。

  「凱特......大哥哥?」

  「哈哈!」

  老者暢懷的笑了。米法瞇起眼睛,終於看出他昔時容貌的影子。

  「你真的......?!」

  「哈哈哈!」

  他似乎以為米法在開玩笑,哈哈大笑。米法難掩震驚之餘,動作僵硬完成剩下的禮節。

  海利亞使團共有三、四十人,其中有超過半數是騎士,其餘則是外交官及僕從。一個個騎士形貌威武,從腳步聲就知道人人身負絕藝。

  「大王已恭候多時。」

  米法佇立在側,讓使團步入主殿中。卓拉之王多雷凡龐大的身軀就坐在那張椅上,俯視著底下的眾人。

  在一個個騎士通過時,米法注意到一個身影。有一個少年......不,根本只是小孩,在一群騎士中間行走。他似乎無力背負盔甲,只穿著易行動的輕便衣服,大人的長劍懸掛在腰間,在地上拖曳。

       一頭稻草色的金髮剪的又短又硬,大大的藍眼睛十分靈動,水汪汪的。

  他抬頭,望向雄偉的卓拉領地,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他與米法的視線對上了。

  那孩子先是一愣,接著對她綻放出大大的笑容。米法報以一笑,那孩子看起來十分高興。

  那是她與林克的初次見面。







  「哈哈哈哈!」

  凱特舉起魚形的杯子,大口暢飲卓拉美酒。

  照理說,多雷凡大王應該要向使者敬酒才符合禮節。但他的身軀實在太龐大了,因此由米法端起酒杯與他對飲。

  包含米法在內,卓拉族裡認識凱特的人可不少。在五十年前,他是一名商人,時常來往於兩地。

  米法還小時,時常與朋友找他玩。看到他已垂垂老矣,她心裡受到不小的震撼。

  「沒想到你已成了海拉魯的使節!真是個出色的海拉爾人咋呦!」

  「哈哈,您過獎了!」

  凱特捻鬍大笑,滿面紅光,神采奕奕。米法舒了一口氣,為他斟酒。

       「這可不敢當!」

       凱特笑道,卻仍仰頭一飲而盡。當他放下酒杯時,一雙眼就看著米法。

       「初次見面時,妳還只是個小魚兒啊!」

       他笑道。多雷凡大王也哈哈大笑,道:

       「對呀,你昔日也很照顧小女咋呦!」

       酒宴快樂的進行著。卓拉族喜歡生吃鮮魚,但為了招待海利亞人,桌上也有不少熟食。

       在兩方與會者用餐時,使團的騎士們仍在外頭等待。使香氣逼人的美食就在眼前,這些訓練有素的騎士依然不為所動……除了一人以外。

       米法噗哧一笑,見那男孩兩眼瞪的大大的,垂涎的樣子一覽無遺。
       
  趁著杯觥交錯時,她解下領巾,揀了幾道糕點包了起來。又過了片刻,凱特站了起來,道:

       「再喝下去,我就要失態啦。」

       「這樣咋呦?」

        大王一愣,也不多挽留,揮手道:

       「讓小女送貴使到旅店吧。老夫已命人備下幸福至極的水床咋呦!」

       「喔喔,那可真是期待!」

       米法扶著他的手臂,緩緩步出宮殿。凱特的步履穩健,絲毫沒有不勝酒力的模樣。

  他驀然停下,站在一處台地的邊緣,俯視著領地。

       「這個卓拉領地啊,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他突然道,緩緩環顧整個領地,感慨萬千的樣子。米法不敢接話,但放開了他的手。

       凱特喃喃道:

       「這裡就跟我第二個故鄉一樣......記得那時候,妳還在練習攀瀑的」

       他轉頭大笑道:

       「妳長大了啊,米法!」

       米法害羞的縮起脖子,凱特和藹的撫摸她的頭頂。

       「妳幾歲了?」

       「……今年剛滿六十六。」

       「長成出色的女孩了啊 !怎麼樣?開始製作鎧甲了嗎?」

       「還、還沒有……」

       「這樣啊?」

       他愉快地笑了一會兒,然而在看到米法兩頰的淚珠時,笑容卻歛了起來。

       「米法啊......不用難過。」

       「......」

  「我們海利亞人的壽命在你們眼哩,大概就像白駒過隙一樣短暫吧。不過......我卻不後悔。」

  他微笑道:

       「能夠遇到卓拉族,遇見你們這些孩子,我很幸運呦。」

       「大哥哥……」

       「海利亞人跟卓拉人的時間流逝速度不同,親身經歷後,果然還是很讓人感嘆啊。」

       斗大的淚珠滑落,啪咑的落到地上。

       米法咬緊牙關,魚鰭顫抖不已。

       孩提時代的回憶湧上心頭。凱特總是熱情的招待卓拉族的小孩,準備許多海拉魯王國的特產;時常描述遠處的風土民情,興致來時,就坐在短凳上彈魯特琴,讓悠揚的琴聲隨著河川流過領地。

       「我只想……有點久沒見您了……沒想到……」

       「哈哈,五十年對你們來說,也只是「有點久」的程度啊。」

        但,海利亞人的一生中沒有第二個五十年。

       「米法啊,不要難過。」

       他再次說道。

       「我的人生很棒。能夠看到你們這些小魚苗出色的長大,我已經沒有遺憾了。」

        兩人遙望遠方。飛瀑洩地,不曾停歇——








       等待米法心情平靜後,她問起使團裡那小孩的事。

  她原以為是達官顯要的孩子,沒想到答案卻出乎意料。

       「喔……妳是說林克?」

       米法點了點頭。凱特一本正經地說:

       「那個孩子是作為騎士和護衛來到這裡的。」

       「......那麼小嗎?」

       「我是不懂劍術……但他似乎是百年一遇的天才。騎士團團長跟我說,他的實力不在成年騎士之下。」

  米法往上瞥了一眼。海拉魯的騎士們正在大廳中表演劍舞,那個孩子……林克也在其中。

       「排除那天賦,他也是個好孩子……」

       凱特喃喃道,並與米法道別。她回到宮殿中,發現使團的騎士以數人為一組,正在演示劍法。

       在那群人中,她特別在意林克。雖然還很生澀,但他的揮劍有擋都擋不住的銳氣,看來關於他的事蹟不只是謠言。

       揮下最後一劍後,所有動作倏然停止,長劍就這麼停在空中,分毫不動。

  在多雷凡大王賜下賞金後,騎士們才散去。米法想在其中找到林克,卻如何都找不到。

       只得作罷的她,回到了王女的寢宮中。她一回房,就看到一小條粉紅色的尾巴在眼前一閃而過。

       「希多!」

       她驚呼。希多撲到她懷裡,小小的鰭興奮的抖動。

       「王姐!」

       「……怎麼了,希多?寂寞了嗎?」

       「……」

       希多抬起頭,左右晃了晃。米法困惑的傾頭,希多露出一口白牙,笑道:

      「我交了新朋友咋啦!」

      「新、新朋友嗎……咦?啊?」

       米法越過希多的頭頂,看到一雙水藍色的眼睛。

       「林克……?」

       那個孩子,就是方才的小劍士林克。他歪頭道:

       「大姊姊妳認得我?」

       「林克會用劍,好帥咋啦!」

       希多搶著道。米法突然想起一事,解開包起食物的領巾,遞給希多。

       「記得要與朋友分享喔。」

       她如此叮囑希多。他們雖然貴為卓拉王族,平常也鮮少吃到用糖做的甜點。

       「嘩啊——」

       希多蹦跳去了,與林克並肩坐著。兩人不時傳來笑語聲,讓米法會心一笑。

       林克脫下揮劍時穿的外袍,裡頭是普通的粗布衣,露出了手臂。

       是野過頭了嗎?那手臂上都是暗青色瘀傷。米法走到他身邊,道:

       「來,手伸出來。」

      林克雖然一臉困惑,仍乖乖的照做。接著,他吐出驚嘆聲。

       「哇啊……」

       米法的手掌放在他的手臂上,發出一股和煦的光。卓拉族並不擅長使用魔法,米法也只會這一種而已。

       雖然如此,這也已是震驚領地的事……因此這股力量被冠上「米法的祈禱」的名字,讓她到現在還是很害臊。

      「好了……」

      過了片刻,她放開手。林克傷痕累累的手臂已經完全復原了,他不可置信的翻轉自己的手,臉上逐漸出現欽佩的神色。

       「大、大姐姐好厲害!」

       他抬起頭,雙頰因興奮而潮紅。不得不說那樣子十分可愛,讓米法忍不住伸手撫了撫。

       一旁的希多見狀,從她手臂下一頂,鑽進她懷裡。

       「慢著……希多!」

       「嘻嘻!」

       林克也不干示弱的從另一邊進攻,讓她頓時腹背受敵,只得苦笑的搖頭。

       那一天,王女的宮殿裡,不時傳來快樂的笑聲。







       海拉魯使團造訪領地,自然是肩負大任的。

       隔日,大王、長老院和使團齊聚在宮殿裡。在這場會議中,米法也得以列席。

       有幾名身穿古代服飾的希卡族人,用幾乎自己身高一半的捲軸,說明了他們的來意。米法越聽,嘴巴就張的越大。
       
       「災厄加儂」。擁有強大力量的魔王,即將在這一時代復活。塞恭露出明顯不信的神色,慕茲力則頻頻搖頭。

  但凱特卻神色嚴肅,大王也陷入沉思。最後,多雷帆大王問道:

  「那麼,該怎麼辦咋呦?」

  「根據文獻......」

  為了打倒復活的災厄,古代希卡人打造了四頭神獸以及無數守護者。而其中的水之神獸,就沉睡在卓拉領地中。

       海拉魯方此行的目的,是希望能ˇ與卓拉合作,找出沉睡的神獸。

       經過一個早上的會議後,雙方各自達成一些共識。但挖掘神獸是一件大工程,光是看希卡人的圖解,她就心想「真的能夠辦到嗎」。

       「災厄……」

       會議結束後,她信步穿越領地,心中還殘留著對古老傳說的震撼。雖然難以相信,但再怎麼說,都不會有人開這麼大的玩笑。

       幾個孩子從她身旁跑過,發出嬉笑聲。要是災厄復活,這光景會再也不復見吧。正當她握緊拳頭時,一道破空之聲讓她本能的回頭。

       身為卓拉王女,米法從小就跟著出名的王族騎士塞恭學武。因此一聽聲音,她就知道有人在揮劍。

  她悄聲繞過轉角,看到有一人正獨自待在角落,揮舞著長劍。

       「林克……?」

       她喃喃道。

       一個小小的身影,在無人處翩翩起舞。米法看的呆了,半晌作不得聲。

       林克拿著對他來說過重的劍,奮力揮舞著。那樣子,與表演性質的劍舞截然不同。

       米法起先感覺到的銳氣,此時才終於展現全貌。劍身反射陽光,好像一條在水中遨遊的白鯉魚——

       在意識到之前,她已拾起了倒在一旁的槍桿。

       我也可以像那樣舞動嗎——

       「喔?!姐姐妳想跟我練武嗎?」

       「咦?啊……」

       米法一愣之下,林克卻已興奮的擺出架勢,眼睛露出躍躍欲試的神采。

       雖說兩方拿的都是真刀真槍,但米法還是有自信不會傷了他。如此思索後,她握緊卓拉之槍,對著林克。

       「看招咧!」

       林克大吼,刺出一劍。但槍長劍短,她往腰裏一刺,就逼的林克往旁跳開。

       「唔……真狡猾……」

       如果是遲鈍的莫力布林,或許會讓持劍的敵人靠近。但米法師事卓拉族最勇猛的戰士,林克左閃右躲,卻始終在兩把劍的距離之外,搶不近身。

       「嗚哇……等一下!」

       米法的槍頭一挑,林克拿捏不住,長劍脫手。在落入水中前,她用槍頭一捺,「啪」的一聲,竟將劍按在地上。

       林克完全看的呆了,過了片刻,才如大夢初醒,叫道:

       「姐姐好厲害!好強啊!」

       米法的尾鰭來回甩動,道:

       「還、還好啦……」

       「不……那超級猛的耶!姐姐不會比師傅還強吧?!」

       「不,我應該沒有比你的師傅厲害……」

       米法撿起劍,捏著劍身還給林克,道:

       「雙手劍、單手劍、刀、槍、弓、盾,旅行者稱之為六武藝。每一種多少都練習一些……」

       她說到這裡,搔了搔臉頰。因為林克正用發光的眼神看著她。

       「請您一定要教教我剛才那一招!」

       「啊、啊呀,我還不能出師咋啦……」

       她苦笑道,林克卻拉著她的鰭,執拗的請求著。最後她捱不過那眼光,只得答應了。

       使團到訪五天,她早上參與會議,下午就點撥林克的槍術。林克吸收的非常快,幾乎是一學就會。

       到了離別那一天,凱特溫柔的摸她的頭,米法看著地板,不發一語。

       林克熱情的揮手,拉著她的鰭跳上跳下。米法微笑的與他道別。

       她伸手拂過林克的臉頰。怎麼又受傷了?她輕聲說,大拇指輕輕按住傷口。

       「唔……很癢。」

       他閉上眼睛,過了幾秒,才露齒而笑。

       「謝謝姐姐!掰掰!」

       車隊駛離,米法目送他們,直至遠去。突然有什麼拉扯她的鰭,她低頭,看見希多雙頰鼓起,眼角紅紅的。

       「……希多?」

       「王姐是大笨蛋咋啦。」

       「啊……那我陪你玩好嗎?」

       「……」

       他別過頭,示意兩人還在吵架中。米法噗哧一笑,道:

       「那算了?」

       「不行咋啦!」

       他高舉手臂,米法牽起他的手。

       小小的溫暖,在她內心擴散開來。

  如果災厄復活的話,這份幸福......








~~~~~~~~~~~~~~~~~~~~

當初看完薩爾達傳說後

對,我沒有玩過,是看餐哥實況補完的

內心充滿了好愛米法好喜歡米法好想對米法......沒事被盜

之後上P站找了許多糧來吃,看不夠決定自己寫

意外的沒什麼同類型的創作 BOTW故事又有大量的留白 給我很多的腦洞的空間

希望各位能看得高興m(_ _)m


  
3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191 筆精華,07/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