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3k

【短文】(更)一方死亡三十題

樓主 冷泠 crazy0730
GP10 BP-
(圖文無關)



曠野之息—一方死亡三十題

※林克第一視角,文內是個沒蒐集完照片記憶的傢伙
※劇透有
※林克→米法,但不代表這隻林克不關心公主與其他三位英傑

【遺物】

手中來自金屬槍的重量是如此的真實,卻又宛如虛無,這是妳曾經使用過的武器,是如此的美麗,但是主人卻已然不在這裡。

難道這把光鱗之槍已經是我唯一能夠用來回憶起妳的事物了嗎?

啊,還有我這身充斥力量的卓拉盔甲,為什麼妳只留下了這些呢?

儘管似乎都是百年前的往事,但對現在的我而言卻只不過是短暫的事情啊。

米法啊,妳為何會離我而去呢?

又為何要留下這些,讓我品味著失去了妳的悲痛呢?

為什麼,明明是如此傷心,卻又要讓我想起來呢?

【未寄出的信/未發送出的短信】

請原諒我擅自閱讀妳日記一事。

原來這身鎧甲妳本是打算親自贈與我,無奈時機未到卻先遇上了災厄爆發…

沒關係的喔,請別太惆悵,儘管遲了百年,但我已經收到了喔。

不論是鎧甲,抑或是妳的真情,都收到了喔。

【猛然間感到不安】

即便鎮壓神獸瓦•露塔已過多日,我卻仍然會無預警的替妳感到不安。

好怕我還有什麼沒有做到最好、好怕妳依舊在某處有著哭泣的理由。

儘管我盡力的沒有表現出來,妳卻總是能拆穿我懦弱的一面,明明僅剩下消耗百年後的飄渺靈魂,但依舊像是百年前、我還未成長時那般,不論什麼事情,妳都會如此溫柔地用祈願的方式安慰我。

但為什麼呢?無論我想起多少本該是美好的回憶,最後帶來的卻僅剩下悲傷的餘溫?

這種總是毫無預兆的不安感,又到底會持續到何時呢?

米法啊,能夠請妳告訴我嗎?

【漸漸冰冷的溫度】

偶爾想起與水咒伽儂的那戰,仍弱小得可笑的我只能泡在刺骨的冰水中,被動等待著敵人露出破綻的那一剎那。

那種體溫逐漸冰冷的感覺,就是米法妳最後感受到的溫度吧。

不,恐怕還是妳所體會到的更是冰冷吧?

對不起,米法…

我再無法拯救一百年前那個奮戰到最後一刻的妳。

對不起。

【固定時間一月一次的看望】

其實在最一開始,即便是我,突然得知自己擁有拯救世界的重任,而且自己在早已忘卻的百年前曾失敗過一次,我還是感到有些…畏懼的。

米法,妳是我第一名遇見的…已故的昔日戰友,儘管我一開始什麼也不記得了,妳卻總是帶著溫柔的笑容,不曾為我忘卻過去一事有任何指責,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答謝這樣子的妳。

拯救這一切的道路是如此漫長而阻礙重重,每隔幾周我總是會不自覺地回到了妳曾經的故鄉卓拉領地,因為彷彿待在那,我就能回想起更多、更多曾屬於我與妳的回憶。

儘管憶起更多,無法拯救的悲哀與歉意就更甚,但我就是如此地想要重新認識起一百年前的我…與妳。

我接下來究竟該怎麼做呢?一百年前的英傑林克啊,你能夠替我指引方向嗎?

抑或,你仍然沉浸在失去戰友們的悲痛之中呢?

【曾經丟失現在又找回的共同物】

前些日子,我從卡卡利科村中的英帕手上取回了英傑服,那藍色的布料似乎是為百年前的我所穿。

稍微打聽了一下,似乎以前的英傑們都是身著藍色的衣裳。這或許是我如今唯一可以保持的…與你們的聯繫了吧?

米法、薩爾達公主、各位…

我會、繼續奮鬥下去的。

【葬禮】

如果我真的是一百年前的那個劍士大人,那許多謠傳我已死的言論,是否代表有人曾試圖為我舉行葬禮呢?

若說米法妳的葬禮,那肯定是有的吧?

幸好我無法參加呢…畢竟我還不想與妳告別啊。

請別再次離我而去,好嗎?

【突如其來的眼淚】

真的只是沒有原因、突如其來而已。

偶爾,明明內心是如此平靜,蹲坐在熊熊篝火邊的我卻會不自覺地掉下眼淚。

倒也不是戰鬥中留下的疼痛所作祟,就只是…沒有任何原因,因為想流淚,所以就流了。

現在的我可是英傑,是不能懦弱的。

但是每當想起妳…想起那無法挽回的悲劇。

或許,我只需要找個沒有人看得見的地方,獨自默默宣洩一番就好。

【觸碰不到的你】

每當我從戰鬥之中力竭倒下,總是能看見妳那溫暖著我的螢色光芒,治癒著我的身心。

看著妳盡力的讓我使用著幾乎要枯竭的治癒之力,我總是想輕捧起妳的臉龐,和妳說聲謝謝…

就連這種事情也做不到了嗎?

為什麼呢…

【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

妳知道嗎?第一次聽聞妳的死訊,幾乎失去了大半記憶的我本是沒有帶入感的,直至看見妳在卓拉領地之中的石像,我才想起了百年前和妳的約定。

是啊…現在想想,看來是真的實現不了了呢。

一起玩的約定。

【空曠的房間】

用三千盧比買下了哈特諾村中廢棄的房子。雖然不知道以前的我住哪裡,但現在的我也終於有個家了。

只是…好空曠呀。

躺在床上的我,眼睛直直地盯著天花板。

若你們還在我身邊,我是不是就不會這麼覺得了呢?

真的,好空虛呀。

【如果我忘記了你】

儘管已經確實地發生過了一次,但現在想想,如果我忘記了妳,那麼那個我就根本就不是我了。

儘管悲傷如此,但我都確實的想起來了喔。

無論是曾經失去過什麼,抑或是沒能完成些什麼。

如果我忘記妳了,恐怕根本不可能走到這裡吧?

幸好想起來了呢。真是對不起,米法。

【親吻你的照片/物品】

其實妳留下的光鱗之槍我並沒有使用,我把它掛在了家中的武器架上。

因為我已經捨不得再讓妳受傷了,哪怕這是把為鬥爭而生的武器。

我好想再見妳一面…。

因為觸碰不到的緣故,我偷偷地在光鱗之槍的槍身上留下了一個輕吻,希望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因為太難為情了。

但這也算是我如今唯一,可以將妳觸及的方式了吧?

這吻承載著我對妳由衷的感謝,還有會替妳向伽儂報仇的最大決心。

請為我而祈禱吧,請等待著我的勝利吧,米法。

我沒有其他條路可以選擇了。

【等待七日的夢境】

米法,我們能夠在夢裡相會嗎?

在夢裡,我就可以觸碰到妳,就可以實現耽誤百年的約定。

哪怕只有一夜,也可以逃離現實的殘酷世界。

但,妳這是在鼓勵我不能沉浸在悲傷之中嗎?

為什麼哪怕一夜,我都無法在夢中等到妳那麼對我的溫柔笑容?

為什麼?

【相似的面孔】

每當在卓拉領地看見那裡的王子希多…妳的弟弟,我總是會不自覺地想像妳陪伴著他的身影。

雖然不知道一百年前的他是不是就是這麼高大了,但我想一定有哪裡是成長了許多的吧?

每次我都在心中默想,米法妳看,妳的弟弟長大了喔。

…雖然如今一想很可笑就是,就當我什麼也沒說過吧。

【假裝你從未離開】

有時我不禁在想,若妳還陪伴在我身旁,會是怎麼樣的狀況呢?

雖然在我想起來的記憶之中,幾乎沒什麼這樣的畫面…大概是對於恢復記憶我還不夠努力吧?

但我還是盡量想假裝妳從未離開過。

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啊,無論是我這拙劣的演技,抑或是想試圖改變這無法改變的現實。

怎麼會這樣呢?

真的是,一點用也沒有啊。

這樣的我自己。

【深刻在記憶中的畫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刻】

妳的時間就這麼停在了一百年前,在神獸身上的那戰。

每當我從卓拉台地上望著朝海拉魯城堡盡責瞄準著伽儂的神獸露塔,我總是會不禁如此想著。

啊,彷彿還能夠看見在神獸上奮鬥著的妳的身影。

如此深刻的記憶就彷彿正在嘲笑我曾經忘卻一般。

就只有妳死去一事,就只有這一事。

能夠讓我不想起嗎?

【永遠不原諒你】

將大家奪走的災厄伽儂,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的。

即便要付出我這一條命,那也不過是還給一百年前的我而已。

我一定會,親手結束這一切。

但要是我完成了一百年前拯救國家的職責,那是不是不只你們,就連那個英傑林克也能夠安息了呢?

我不明白,但只有絕能不原諒災厄這點,我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如果可以重來一次】

有時我不就如此想著,如果可以再重來一次的話,我能夠拯救你們嗎?

雖然凡事無如果,但假如是米法妳的話,一定還是會讓我好好守護薩爾達公主的吧?

畢竟,那也是我身為英傑所無法放下的責任啊。

誓死保護公主殿下。

我們就算再重來一次,恐怕也什麼都不能夠改變。

還有什麼會比這還悲哀呢?

我不想知道。

【刻著對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紋對方的名字】

我請卓拉族的工匠替我把四名已故英傑的名字刻在耳環內側,真不愧是卓拉族,成品非常漂亮。

彷彿這已經是唯一能懷念你們的方式了。

米法,如果是妳的話會怎麼做呢?

會比我還堅強嗎?就像是從小到大那樣。

【改不掉的習慣】

伴隨著時間,我所想起來的不僅是回憶,還有許多以前就有的小習慣。

像是總是會想找到薩爾達公主,然後跟在她身後的這種。

其中最讓我難過的,是每當我來到卓拉領地時,總是反射性的會想尋找妳那抹令我熟悉的紅色身影。

但哪怕一眼也好,我卻永遠都無法視及了。

果然是個壞習慣,得改掉才行。

【模仿對方的生活】

偶爾,當我真的很想念你們的時候,我會試圖想像你們真的站在這裡,儘管只是我用拙劣的演技在模仿著而已。

而妳,當我真的很想念妳的時候,我會穿著妳贈與的鎧甲,泡在瀑布底下的冰水裡,儘管妳或許不會這麼做。

一想到我根本不記得妳有什麼習慣、小動作可以模仿,我就恨不得讓瀑布將我與我的煩惱一切都沖刷乾淨。

然後我就感冒了。

希望用暖暖鳳蝶燉成的藥可以緩解感冒的症狀呢。

【最後一次和你說話】

若要說我在一百年前最後一次聽見妳說的話,應該就是災厄甦醒之時那刻吧。

那時妳究竟想跟薩爾達公主說些什麼呢?我一點也不清楚治癒之力的事情,所以完全想不明白。

這麼想想,包含卓拉鎧甲的事情也是,米法妳還有很多沒來得及做完的事情對吧?

那為什麼妳會被災厄給奪取性命呢?

明明還有很多事情,還有需要著妳的人在啊。

為什麼這麼不公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啊?

究竟是為什麼呢?

【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卓拉族、鼓隆族、利特族、格魯德族,他們所煩惱之事,我都盡力完成了。

我接下來還能夠替你們做的,也就只有討伐災厄,還海拉魯一個和平而已。

剩下的…對不起。

為什麼醒過來的會是我呢?只有這點我想不明白。

明明米法、明明你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啊。

或許是因為,我還有什麼事情沒有想起來吧?

我還能夠想起更多妳的笑容嗎?

【為了你活下去】

無論如何,我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犧牲與祈禱。

我絕不戰敗,為了死去的你們,我會剷除災厄伽儂,然後——代替你們繼續活下去。

米法,我還能再見到妳一面嗎?

儘管得在夢中,在最後我們可以回到露塔之上,讓我再去找妳玩嗎?

然而答案我卻是再清楚不過了。

【夢中呼喚你的名字】

我一次又一次在夢境之中呼喚著你們的名字,但我卻只能遍遍清晰的夢見百年前的那場悲劇。

不論我多嘶聲力竭,你們卻都無法聽聞。

為什麼呢?災厄啊,莫非你就連讓我一覺好眠的機會都不願給我?

還是米法,是我對你的思念不足以讓妳來到夢中陪伴我?

無論是哪種,我都已經無能為力了啊。

天亮了,接下來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盡力走下去了而已。

【你在我面前死去】

知道嗎?在面對災厄之時,我彷彿看見了你們的影子。

那可恨的災厄,讓你們彷彿在我的面前再次死去。

下一個就是我了吧?

米法、達爾克爾、烏爾波扎、力巴爾…

你們有誰能來救救我啊?

最終,我什麼也沒說,只重新端起了那把待我百年的大師之劍,朝著災厄奔馳而去。

因為我知道的,誰也不會來的啊。

他們已經將能替我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接下來得靠我,去完成這一百年前的使命了。

【治不好的失眠】

原本以為打敗了災厄、拯救了海拉魯與公主薩爾達,我好不容易能夠一覺好眠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米法,妳治癒的力量能夠治療失眠嗎?

啊,抱歉,我忘記妳早已離開…

或許,這才是我失眠的原因吧,我猜。

【你離開後的十年】

安逸的十年匆匆過去,除了伊蓋團依舊對我咬緊不放以外都還挺意外的平淡。

薩爾達公主曾邀我住回已經修繕得差不多的王城,但被我婉拒了。

看著掛在牆上的你們的武器,我時常回想起一些以前的點滴。

米法,如果妳還在的話,還會像以前那般的疼愛我嗎?

我再也感受不到了呀。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多年過去,死亡究竟是讓人分別,抑或是使人團聚?我再已經分不清了。

米法啊,妳會想讓我過去陪妳嗎?還是妳會說在百年的等待之中,妳已經習慣了孤獨?

應該…不可能吧?

米法,我們還有辦法再見面嗎?

我好想妳啊。

。。。

原本是想寫薩爾達→林克,但一想到他們兩個都活著好好的就改寫米法了,最後就給他們挑個四題來當同場加映吧。

【突如其來的眼淚】

每當想起那場與災厄伽儂的鬥爭,我都會不自覺地落下了淚珠,而其中的是悔恨?是懼怕?是怨恨?是哀傷?抑或只是對我的無能最低限度的懺悔呢?

【如果我忘記了你】

林克,在你的漫長沉眠之中,或許你的事情將會不再被人知曉,若是連我都忘記的話…那還會有人記得你嗎?

我是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

你現在可是我們、是海拉魯的希望啊。

【你在我面前死去】

英傑們在神獸之中慘遭毒手的噩耗接連傳來,最後的你也在守護者們的圍攻之下,在我面前力竭倒下…

那時的我,或許已然沒了承受這一切的堅強,所以才被神聖的三角之力所拯救吧。

我總是想,若當時能早些覺醒這份力量,是不是大家都不必死去了呢?

到此我已不敢繼續想下去,只怕因而絕望的自己,將無法再將災厄伽儂給徹底壓制。

只怕這樣的自己,會再次因為自己的無能,而無法等待到你的甦醒。

【你離開後的十年】

一年、十年、百年…無論多久,我都會一直等待下去的。

林克,我相信你一定會甦醒,並且來到這裡,出色的完成英傑的使命。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不僅災厄伽儂,連我的力量都在不斷的消散。

林克,你可還安好?

你真的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還請你別讓我等太久了呀。

。。。

其實途中一直有種「天啊,這好不林克」的感覺,但林克又是怎麼樣的人呢?有一萬個玩家就有一萬種林克…

是說其實最一開始看到題目腦補出的橋段是林克→力巴爾喔,欸嘿☆
1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191 筆精華,07/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