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546

RE:【同人】同人小說《相依的燈火》第二篇更新

樓主 憶殤凌犀 thrallhebe
GP1 BP-


  他今天,會說什麼呢。芙蕾亞在心裡想著。

  這個時候,本來靜謐的氣氛裏,轉眼變的詭譎異常。

  空間突然出現一條裂縫,一個瘦小人影從中走了出來。

  頭戴金色冠帽,穿著異國的奇特服裝,兩條細眉與鳳眼搭配在均勻的臉蛋上,小小的俏嘴勾畫出一道美麗的弧度。陰柔面容下,讓人分不清性別為何。

  出現的正是虛無之子夏利。

  從龍王甦醒起,夏利就在拜亞西恩裏出現。抱持的目的為何無人知悉,只知道他以實現他人願望為樂,渾身充滿詭異氣息的少年。

  彷彿來自虛無,要將世界導向虛無--

  夏利躬身道:「初次見面,妳好。」

  「你是…誰。」和當初見到亞爾凱斯一樣,芙蕾亞疑惑問著。

  夏利撥弄自己黑長頭髮,似笑非笑道:「這個妳不用知道,妳只要明白,我很需要妳。」

  「為了使空中都市浮起,需要繼承魔道王國拉多拉斯四巫女血統的人,然後,唯一繼承火巫女烏璐血統的人,芙蕾亞,就只有妳。」夏利在芙蕾亞身旁走著,然後停了下來,對著芙蕾亞伸出手道:「能請妳跟我一塊走嗎?」

  芙蕾亞看著夏利伸出的手,輕聲答道:「我在這個神殿…必須要保護此神聖領地的封印。我只為此而存在。」

  夏利略皺細眉,嬌小的身子向前微傾,用漆黑的雙眸盯著芙蕾亞,好奇問:「怎麼還在說這種話呢?既然闇神器已經被奪走了,妳不是會死嗎?」

  「…是的。」彷彿受到夏利質疑眼神的迷惑般,芙蕾亞回道。

  看著芙蕾亞的表情,夏利似乎很滿意,繼續道︰「即是說,想要守護神殿封印,也無法辦到喲?」

  「…是的。」芙蕾亞沒有拒絕夏利眼神的牽引。

  夏利越看越滿足,笑道:「即是說,妳什麼用途也沒有,對妳而言,也就沒有存在價值喲?」

  芙蕾亞視線轉向地上,點頭道:「…是的。我沒有存在價值。」

  「哪,我把妳的存在價值給帶來了。」夏利笑了笑,語氣篤定的說:「妳就是讓魔道王國遺產復活的重要鑰匙。而且,這個使命絕對要是妳。」

  「……。」芙蕾亞將頭緩緩抬起,看著夏利。

  夏利知道,芙蕾亞已經動搖了。就快要成功了。

  四個巫女當中,只有芙蕾亞,是最容易理解自身立場,也最能明白自身對這項計畫的重要性。

  在認知沒有其存在價值的時候,還特地幫這位徬徨無措的少女找到活著的用途。對她也真是夠好了。

  就只差一點,還差那麼一點。

  「妳就是空中都市的能量來源。也需要妳永遠成為重要零件。來…從幾百年前開始就很需要妳了…。」夏利說完微笑,再度將手伸出。

  芙蕾亞默默想著,對於自己而言,或許就像對方說的一樣,作為道具利用,沒有更需要自己的地方了。

  迷惘,此時已被受到身為道具的價值誘惑給解開。

  芙蕾亞看著夏利的手,點了點頭,慢慢將自己的手伸出。

  突然間,身旁一隻手伸出,將芙蕾雅的手握住。

  那人是亞爾凱斯。

  「噢。」夏利略帶吃驚的看著亞爾凱斯,心想他何時出現在一旁,竟半點氣息也沒有。

  「芙蕾亞,妳退後。」亞爾凱斯注視著夏利,語氣徐緩說著。

  「亞爾凱斯…。」芙蕾亞看著亞爾凱斯的側臉,沒有向後移動。

  「…嗯?」亞爾凱斯不解的看著芙蕾亞。

  「我不需要待在這個地方。因為,這個人說需要我。」芙蕾亞望著夏利,「所以我要跟這個人離開。」

  望著芙蕾亞失去思緒的雙眸,儼然已被身為道具用途的心態給蒙蔽,亞爾凱斯心不得一揪。

  夏利看著亞爾凱斯,笑道︰「你聽到了嗎?呵呵,怎麼辦呢?」

  亞爾凱斯遲疑片刻,不明白夏利到底和芙蕾亞說了什麼,但無論如何,絕不能讓他把芙蕾亞帶走。

  「…那還用說。」亞爾凱斯將掛在腰際的劍拔出,狠狠對著夏利。

  「是嗎!呵呵呵…」夏利掩嘴嗤嗤笑著,顯然早已看慣亞爾凱斯的反應,接著說:「哪,如果你能贏這傢伙,今天我就罷休好了。」

  語音未落,夏利身旁出現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隨著夏利輕快詠唱著召喚咒文,魔法陣發出一道耀眼的光柱,影子在矇矓的光裏逐漸浮現輪廓。直到整個形體出現,才知道有多麼駭人,眼前出現的竟是火焰蜥蜴!

  火蜥蜴體型大的相當驚人,在神殿中竟佔了一大塊面積。灼熱炙人的火燄覆蓋在堅硬粗糙的表皮上,巨大的前腳能輕易將眼前的事物採碎,強而有力的尾巴更能夠自在地攻擊半空中的敵人。在火系魔獸存在中,絕對排的上前頭。

  大概,也只有夏利這般精通召喚法術的魔道士才能夠將之召出。

  面對如此的敵人,卻沒有讓亞爾凱斯產生半點懼意,手中的長劍堅定的對著火蜥蜴。

  火蜥蜴看著如螻蟻般弱小的人類,瞬間便朝亞爾凱斯襲來,即使體型龐大,但移動速度卻也算矯健敏捷,馬上便衝到亞爾凱斯面前。

  只是如此的速度,對於亞爾凱斯而言,實在是緩慢無比。

  亞爾凱斯的身形飄動挪移,壓低身子往魔獸下盤攻去,疾馳中劍形遊走,才一轉眼間,已讓怪獸的身上出現大小不一的傷口,當下血流如注。

  「嗷喔--!!」火蜥蜴痛的不禁嘶吼著。

  連火蜥蜴也沒辦法對他造成威脅嗎…如此進步的速度真是叫人害怕呢。夏利此時在心中盤算著。

  背負著體內的無限之魂,亞爾凱斯過去曾經歷過許多激烈大小戰鬥,在拜亞西恩裏,已能夠獨當一面,甚至可稱的上頂尖的水平。然而這進步飛快的關鍵,或許是那股想要讓自己變強的意志。

  看樣子,勝負分曉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亞爾凱斯不疾不徐地調整身姿,準備看準要害給予致命一擊。

  但就在此時,火蜥蜴看著一旁的芙蕾亞,飛快地朝她撲去。

  「糟糕!!」亞爾凱斯大叫道,隨即也躍身追去,速度比火蜥蜴快上數倍之有。

  芙蕾亞看著眼前的怪物朝自己襲來,竟沒有要逃的意思,彷彿正等待面前的牠將自己踏碎。

  「芙蕾亞!」亞爾凱斯急切喚著,心中除了她的安危,其餘的事情早已拋諸腦後。沒想到就在亞爾凱斯心神皆只放在芙蕾雅的安危上時,火蜥蜴的尾巴已猛力朝亞爾凱斯掃去。

  「嗚!」低沉悶哼一聲,亞爾凱斯頓時已被由後方而來的巨大尾巴給重創,瞬間飛了出去。

  亞爾凱斯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重重地撞在牆壁上,身體呈不自然的方式落地。

  「唉呀,好痛--」夏利嘖嘖說著,好像深能體會,嘆道:「眼中只注視重要的事物,就不管自己,這可不行喔。」

  夏利有招喚魔獸的本事,要控制這些龐然大物的意識自非難事。

  只是沒想到這手段會如此容易成功,眼前這個少年,到底該說是單純,還是個笨蛋呢?

  「亞爾…凱斯。」芙蕾亞望著躺在地上看似昏厥的亞爾凱斯,突然好似有什麼感覺湧起。

  為什麼,這個人會躺在地上,究竟為了什麼才戰鬥的呢。

  是為了自己…嗎。

  不,自己對這個人而言,根本沒有利用的價值,甚至是半點意義也不存在才是。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要來這裏。為什麼要阻止自己跟著對方走呢。對方明明才真的需要自己。

  「我…不能明白…。」芙蕾亞緩緩後退,神情略帶寞落說道。

  夏利則是越笑越燦爛,「那麼…」看著亞爾凱斯,心裏正想著要不要殺了這個傢伙,卻在此時--

  亞爾凱斯受重傷的身體居然動了。

  不僅如此,手中的劍並未因劇烈撞擊而脫手,反而緊緊握在手裏。

  將劍插地,滿是血的身體,撐著劍身緩緩站了起來。

  「呸。」將嘴裡的髒血吐出後,亞爾凱斯用手抹掉嘴角上的血跡,受傷不穩的身子則搖搖欲墬地晃著。

  夏利微微一愣,隨即嘴巴邪魅勾起,笑道:「很不錯嘛!我沒想到你還站的起來。還以為,你已經回到阿斯緹亞那充滿溫暖的懷抱了呢,哎呀……」

  夏利假裝說溜似的,掩起嘴來。

  ——阿斯緹亞,是亞爾凱斯的母親。是亞爾凱斯最敬愛的女性。

  若問亞爾凱斯是為了什麼而活,那麼這個答案是肯定的。

  但,此時阿斯緹亞人呢?

  或許,正在漆黑無比的虛無深處,承受著撕裂靈魂般痛苦,無以復還吧。

  深深明白這點,夏利不禁笑了。正想瞧瞧對方的反應如何時,虛無之子的瞳孔立即收縮放大。

  那是帶著吃驚,不,是充滿驚艷的反應。

  眼前的少年,眼神完全變了。

  深邃的藍眼頓時變的凜冽並發出寒光,然後身形消失。

  人影消失剎那,劍影穿梭,火蜥蜴還未來得及反應,兩隻前足已獨自脫離身體,失去支撐的巨大的身體隨即向前傾倒。亞爾凱斯看準時機一瞬間跳至半空中,迅疾將劍刃垂直朝下,狠狠插入魔獸的腦裏,拔出,全部動作竟絲毫沒有多餘。

  連沉吟聲都來不及發出,火蜥蜴已無氣息,伴隨魔法陣一同消失。

  殘留的,只有亞爾凱斯肅殺氣息,然後,沒有狂氣暴怒,而是冷峻異常的神色。

  「好精采!真是無敵!」夏利拍著手掌讚道。

  看著剛才驚人的發展結果,夏利感到十分滿足。

  萬萬想不到,竟能看到亞爾凱斯那可怕的潛藏實力,無限靈魂,真是不得不讓人充滿期許。夏利欣喜道:「我對你的強十分佩服,當然,我會遵守約定。」

  作為計畫,是絕對需要芙蕾亞的力量的,怎麼可能罷手?只是,不急於此時。

  「那麼,再見。」夏利微微一躬,走入再度開啟的裂縫中。

  虛無之子離開後,只留下茫然的兩人。

  「嘖……」亞爾凱斯低著頭,憤恨碎道。

  緊咬著下唇,直到咬破,擴散到嘴邊的血腥,才讓迷離意識恢復。方才空白的想法到底心繫何物,亞爾凱斯一時也不曉得。

  亞爾凱斯握著劍支撐住身子,腳步踉蹌,緩慢靠近芙蕾亞,抬起頭時眼神已恢復原狀,關切問道:「芙蕾亞…妳有沒有受傷?」

  「沒有…。」芙蕾亞注視著亞爾凱斯的傷勢,不明白他為什麼受著傷還要關心自己的安危,心裏湧起複雜的感覺。

  亞爾凱斯笑道,表情鬆了口氣。

  芙蕾亞看著亞爾凱斯問道:「…為什麼。」

  這問題,很顯然是問為什麼要阻止自己離開。

  「問我為什麼…因為夏利他的目的是要破壞這裡,不只這裡,整個大陸都會被破壞。」亞爾凱斯理所當然回道。

  「…那個人,至少,還需要身為道具的我。」芙蕾亞平靜道。

  「道…道具什麼的,這只是夏利要誘騙妳的卑鄙手段。而且要說的話,」亞爾凱斯藍眸注視一旁,紅著臉,用弱不可聞的聲音道:「我…我也需要…芙蕾亞啊。」

  芙蕾亞搖頭,閉起眼睛道:「…你說你需要我。這個意思,我不能明白。」

  「那個……」亞爾凱斯愣了愣,不曉得該怎麼解釋。

  「…我始終不知道你需要我什麼。而且,我大概也不能讓你滿意吧。這對你或我而言,都是很悲傷的事。」芙蕾亞不帶情感的說道,但由言語意涵裏仍可感受到一股無奈。

  聽到芙蕾亞這麼說,亞爾凱斯只是看著爐臺上的火燄,沒有答話。

  「……。」見他沒有回應,芙蕾亞也沒再說下去,慢慢走回封印通道前。

  亞爾凱斯暗自嘆氣,每次都是這樣的。只要芙蕾亞把話題放在使命,道具,用途價值上的話,自己就沒有一次能夠反駁。

  但亞爾凱斯也明白,這並不是芙蕾亞的錯。

  或許,自己所能做的,也只是默默在這裡陪著她,一同望著中央的火焰發呆。

  時間慢慢流逝,亞爾凱斯的身子微微凌了凌。

  沒有緊急做包紮治療,導致血液逐漸流失,亞爾凱斯的嘴唇變的蒼白,心裏卻只擔心夏利可能還會回來,勉強撐著傷勢坐在地上。

  沒關係的,這點傷勢不會怎麼樣的……這種程度……亞爾凱斯儘量讓自己維持意識不至於昏過去。

  芙蕾亞緩緩開口道:「你流了很多血…。」

  「…死不了。」亞爾凱斯淡淡回道,雙眼則是微微眨了眨,幾乎快要閉上了。

  由於剛剛強烈衝撞,背上受到嚴重的傷勢,殷紅的血液緩緩由布衣內滲出。

  「是嗎…。」芙蕾亞看著亞爾凱斯衣服裏不斷滴下的血滴,慢慢靠了過去。

  芙蕾亞走到亞爾凱斯身旁,蹲了下來,用繞在手上那絲綢質料的布,輕輕擦拭亞爾凱斯的背部的血。
  
  這是亞爾凱斯第一次這麼靠近芙蕾亞,而且,還是她主動靠過來,心裏不禁暖了暖。

  「芙蕾亞…這樣…妳的衣服會髒……」亞爾凱斯移動已經十分僵硬的身體,略帶羞澀的說道。

  心中除了不知所措,害羞,更訝異芙蕾亞的舉動。

  「…沒關係。」芙蕾亞平靜說著,潔白細嫩的手輕柔擦著亞爾凱斯背上的血。

  芙蕾亞略帶粉色絲質的衣服,透過鮮紅色的血液,逐漸渲染暈開,呈現更為深暗的紅。

  「……。」亞爾凱斯靜靜凝視著芙蕾亞,深邃充滿憂鬱的眼瞳,逐漸變的迷離朦朧。

  細而柔順的髮絲輕留在她清麗動人的面容上,那對雙眸微微眨著,注視著自己的傷口。纖細勻稱的身體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並非如香水或是特殊香料那般強烈濃郁,而是幽靜淡雅的芳香,自然純淨,令人感到心神安寧。

  這股味道,多麼的熟悉。

  --曾幾何時,自己彷彿也曾沉浸在如此醉人的芬芳裏,恬靜的生活。

  眼前的女孩,絕對不是沒有情感的道具……亞爾凱斯在心中如此堅定的想著。

  「這裡,是火之神殿,神聖的領域。」芙蕾亞邊擦著,語氣不帶情感道:「不能讓血弄髒地上。」

  「--嘎?」亞爾凱斯怪叫了一聲,就這樣昏倒了。

  那天直到亞爾凱斯獨自醒來,用充滿無奈的表情看著芙蕾亞後,才拎著劍慢慢離去。

  to be continued...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1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