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對不起了,賽爾扎維德,對不起了,小露……”

我將小露扶到了幾乎看不到的遠處,分手的時候,我們無言對視了很久。

我的决意已經傳達給小露,接下來我不會再有任何顧慮。

“你真的要去嗎……”

“放心,我很快就會解决這一切……”

我將披風一揮,然後從中取出了慣用的長劍,劍刃上斑斑的血迹清晰可見。

見到我劍拔弩張的勢態,里昂不禁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這就是你最終得出的結論嗎,你真的以爲打敗我們就能解决一切問題嗎?”

“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放弃,正是因爲世上有太多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我才要衝破這些險阻,這是我身爲守靈之力的自覺。”

“身爲魔法師却如此衝動行事,不覺得這是耻辱麽?”

“簡單地將衝動與决心混爲一談,我覺得那更是奇耻大辱。”

“是吧,所謂耻辱的滋味,那始終是由勝利者定義的。”

話畢,里昂拔起了地面的軍團戰槍,精工雕琢的鋒芒頓時指向了我這個鍛造者,如同行刑的劊子手般嘲笑著我的抉擇。

“風幻龍大人,請您先行避讓一下,我擔心雷斯特會危及你的安全。”

“不必了,只有這點吾是放心的……”

但是我可顧不上那麽多繁文縟節,未等他們的對話結束,我就將長劍一橫,大步流星地沖向了里昂。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傷害里昂,但是我也必須通過這裏。

要達成這個目標,那就只能用出其不意的方式使對方喪失戰鬥力。

“……!”

距離還有五步,里昂雖然略顯慌亂,但是他早就擺出了迎擊的架勢,長槍的攻擊距離要優于長劍,直立不動就是他最佳的策略。

沒錯,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越是老練的傢伙,就越是容易采取保守的戰術。

機會只有一次……!

我突然將的長劍一拋,然後壓低了身子,以空空如也的雙手向里昂的下段用力揮去。

呯~!

如同樹木折斷的一聲響過,我的掌心傳來了打中了沙包一般的沉悶質感。

但是判斷總是要慢于反應,正當我打算乘勝追擊的時候,我的手脚突然被理智制止了。

這不可能是人體的打擊感,難道說我打到了其他東西?

還是說,這是陷阱……

我在千鈞一髮之際止住了攻勢,奇怪的是,里昂明明將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了眼裏,但是他不僅沒有作出反擊,反而像是受傷一樣跪下了右膝。

霎時間,我們的破綻如同雕像一般一覽無遺,但是我們彼此都不敢輕舉妄動。

“是無形礦石與輝石鍛造的武器嗎,看不見之餘還擁有超長的攻擊距離,真是了不起的戰術……”

里昂摸了摸膝蓋的傷口,然後將右手一揮示意我退後。

“不過,我也沒想到你居然敢用長槍挑戰我啊。”

“切……!”

戰術一下子就被識破,我只得將無形的長槍丟到一邊,然後忍氣吞聲地退後了幾步。

毫無防備地吃了這一擊也沒有受傷,看來我的估計完全錯誤了。

里昂不愧是上古的大神官,即使我用盡全力也未能打破其魔法結界,只憑肉搏戰是根本不可能戰勝他的,要不是他示意我重新拉開距離,恐怕我現在已經陷入苦戰了。

也就是說,正面的硬碰硬是無可避免了嗎。

“聖光術~!”

我取出了慣用的花束之杖,與此同時,里昂仿佛心領神會一般架起了長槍,一口氣殺進了我的領域。

槍尖掠過了光球的間隙,如同得悉了光球的動向一般,它又迅速抽離。

我一步也沒有動彈,聖光術的防禦是絕對的,沒有一番氣力不可能攻破,這段時間我必須想出擊敗里昂的方法。

但是長槍的攻勢越發迅猛,槍尖接連穿過了光球的間隙,又在被光球彈開之前離去,既似鞭,又似劍,其動向開始變得難以預料。

我凝視著長槍舞動的軌迹,數之不盡的殘影覆蓋了我的視野,仿佛要將我的身軀捅成血肉模糊的蜂窩,我盡力抑制著不安感,但還是不由自主地感到焦躁。

知道我不會作動,於是就一直使用佯攻試探空隙,知道聖光術難以突破,於是就轉爲了精神攻勢,這傢伙的應對速度也未免太快了。

雖然我一心想用魔法决勝負,但是被逼成這樣還真有點狼狽啊。

呼~!

一道閃光毫無預兆地洞穿了光球,然後劃破了我的披風。

從其整齊的缺口看來這並非幻覺,而是實在的攻擊,我知道防禦無法繼續,只得賣了一個破綻,火速往後退去了。

我的猜測沒錯,里昂從一開始就知道聖光術的弱點,因此才會采取這種戰術。

長槍的突刺非常厲害,但是容易因外力偏離,而聖光術的原理是利用光球的旋轉使得攻擊偏離,也就是說,只要堅持嘗試,沒有刻意瞄準的攻擊總有可能穿過光球的防禦,搞不好還會弄出致命傷,若非我的體力嚴重不足,我是不會采取這種冒險戰術的。

不過我的運氣還好,趁著剛才的空檔我已經吞下了幾瓶藥水,如今身體狀况已經大有改善。

“透刺音刃斬~!雙連~!”

我一邊後退,一邊向四周丟出了一堆風刃,它們會在空間內不規則地旋轉至消失,用于限制對手的行動再也適合不過。

里昂打算强行突破,但是風刃接連擊中了他的身軀,他不得不放慢了追擊的步伐,我則是憑藉著加速裝備越退越遠。

里昂的實力確實强勁,但終究也是血肉之軀,被風刃打到要害也是不好玩的,只是繼續這種徒勞的追逐就會變成消耗戰,對堅持肉搏的他依然不利。

果然,瞭解到風刃的封鎖難以突破,里昂像是放弃般停止了追逐。

是要改變戰術嗎,我不禁警惕地監察著符文的流向。

我並沒有忘記里昂也是一個魔法師,看他直立不動的樣子,他很可能是在觀察風刃的空隙,進而準備需要積蓄力量的大魔法。

“……!”

不對,怎麽他身邊風刃的動向如此奇怪。

風刃的移動軌迹雖然不規則,但是其速度是恒定的,不可能像這樣慢悠悠地旋轉~!

這是風精靈的絕技,追踪風刃~!

當我反應過來的瞬間,三個風刃突然開始加速,如同三把交叉的長槍一般掀翻了我的身體,强烈的失重感向我襲來,我的腦海也陷入了一片混亂。

明明已經騙過了我的眼睛,但是連這個也是佯攻嗎~!

不行~!至少要擋住這一波攻勢~!

我下意識地扯起了斗篷,然後不顧平衡將整個身子都縮了進去,未等我有喘氣的機會,冰箭就像雨點一樣打在了我的斗篷上。

承受著寒流的衝擊,我的身體如同水晶的籠牢一般撞向了地面。

“呸~!”

這一跤摔得實在不輕,我拍了拍挂滿冰淩的披風,然後吐出了口中的血絲。

“居然像怪物一樣使出了無視言靈的魔法,虧你還以風幻龍的神官自居啊……”

“總比那些心口不一的傢伙要强~!”

間接的攻勢未能凑效,里昂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怒火,提起長槍就向我直奔而來。

“我最受不了魔法師那套扭捏作態~!如果你還有那麽一點自尊的話,那就別耍那麽多小手段,堂堂正正地和我來一場~!”

“不要太自以爲是了……”

聽到這番說話,我的心情反而變得無比平靜。

是嗎,這就是你堅持肉搏戰的理由嗎,即使那遠遠稱不上最好的方法,你也不肯背弃心中的原則嗎。

爲了這個原則,你甘願陷入了長久的沉睡,你不惜作出了衆多的犧牲,你所背負的罪孽就是自身存在的證明,但是這一切都隨著守人制度的瓦解烟消雲散,我的成功否定了你人生的全部,你迎來了風幻龍的重生,但是你無法認同我的存在,你怨恨自己的無能,但是又苦于無處發泄。

無能會導致痛苦,痛苦會變成妒忌,妒忌最終會傷害自己,你戰鬥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盤踞于內心的虛無,平淡如水的日常已經無法讓你滿足,要麽完全勝利,要麽徹底失敗,你的靈魂渴求的是史詩一般的激情澎湃。

如果你覺得向我揮劍會讓自己好過一些,我一定會奉陪到底。

“聽從我的驅使吧,大地的脉動……”

隨著咒文的咏唱,我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大地的力量如同滾燙的岩漿一般流入了我的右手,無數堅硬的礦物結晶開始浮現,開始成長,開始風化,然後高速纏繞成了如同風暴一般的螺旋型。

“復仇岩鑽~!”

“百萬衝擊~!”

彼此的殺意早已一覽無遺,我們將最尖銳的部分同時刺向了對方。

岩鑽與槍尖接連激撞,如同山脊與河谷一般不斷糾纏交錯,一邊是大地的震怒,一邊是符文的脉衝,我們的每一擊都注入了自身所有力量,如今技巧已經不再有任何意義。

兩强相遇勇者勝,一旦在生死决鬥中表現出怯懦,恐懼就會毫不留情地將其吞噬。

“可惡……”

岩鑽的旋轉突然加速,迅猛的槍尖一時被其力度吸附,差點連帶著捲入了里昂的雙手,他不得不一把抽出長槍,然後將突刺的架勢轉爲了橫掃。

“橫掃千軍~!”

長槍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擊向了岩鑽的側面,但是在接觸的瞬間,里昂的身軀幾乎隨同長槍翻轉在了半空。

看准這個空檔,我將岩鑽一舉瞄準了里昂的胸膛,他只得將長槍收回,以細弱的槍柄迎住了岩鑽的來勢汹汹,赤紅的火星頓時四散飛濺。

“如果長槍的突進代表著你的堅持,那麽你已經輸了。”

我並非信口開河,岩鑽由大地的結晶組成,一旦開始旋轉就會産生極强的吸附力,可謂一切砍劈武器的剋星,自從里昂拿出長槍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處于不利的位置了。

“開玩笑~!我怎麽會輸給你這種執迷不悔的傢伙~!”

“我是執迷不悔,我是貪得無厭,但是失去這種幹勁的話,我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說著,我將身體奮力前傾,岩鑽的旋轉亦隨著我的心跳不斷加速。

“沒錯,我否定了守人的存在,我掏空了你們的心靈,我對不起小露,但是比起生命,這又算什麽呢~!”

“別提守人二字~!你這種傢伙有什麽資格揣測我們的心意~!”

里昂的架勢在岩鑽的猛攻下崩潰了,他被汹涌的沙石數度擊飛在半空,落得遍體鱗傷,但是他毫無後退的打算,反而一手將長槍丟開,將毫無保留的胸膛袒露在了岩鑽面前。

“你瘋了嗎……”

我被里昂突如其來的舉動震驚了,但是我的右手已經以最大力度刺出,下一個瞬間,無情的岩鑽將會筆直貫穿里昂的胸膛。

爲什麽要這樣呢~!難道非要拼上性命才能稱爲勝負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我準備直面這血腥的一幕,里昂突然邁出一個箭步,以裸露的雙手抵住了岩鑽,然後如同降服巨龍一般將其死死握緊,被這股蠻力一攪,沙石緊致的螺旋頓時擴散成了一團暴風,在我們狹窄的視野之間隨意肆虐。

里昂的舉動一再超越了我的預料,待我的頭腦清醒過來,他的身軀已經被暴烈的岩鑽推開了十多米之遠,若非他的四肢全力支撑,他早就被岩石的震蕩弄得四分五裂了。

只是不知爲何,他的嘴角挂著一絲未曾有過的微笑。

“我就說了,你連殺人的覺悟也沒有,又怎能理解守人所背負的痛苦~!”

岩鑽的旋轉徹底停止了,一股淩駕于岩漿的熱量灼燒著我的右手,我下意識地向前望去,只見里昂依然緊握著赤紅的雙手,任憑如血的熔岩不斷從中滴落。

煉獄一般的高熱模糊了我的視野,積聚在地的液體到底是血是泪,我早已無法辨析。

“放手吧,你從來就不是一個空虛的燈籠,你的光輝早已感染了我,感染了賽爾菲亞的所有人,你又何苦自輕自賤。”

“守人的是非功過,根本輪不到你來評判~!”

“傳說在遙遠的東方,人們會在月圓之夜將燈籠放飛天際,用以寄托無限的思念,但是你又是否知道,燈籠釋放其思念一瞬,也正是其墜落之時?”

“我的生命早已在千年前燃燒殆盡,即使再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也心甘情願~!”

說著,里昂的身上開始散發出熊熊火光,如同漩渦一般將四方的落葉燃成了灰燼。

這是何等强大的意志啊,即使身處象徵生命的空間,他依然能够無視言靈束縛,將自身的執念化作毀滅的烈焰,這已經不是魔法,而是里昂的人生意義,犧牲這一概念的具體存在,我至今使出的雕蟲小技,又怎能勝過這股延續千年的意志。

他早就將得失的衡量置諸腦後,他只是將我判斷爲風幻龍的敵人,然後不惜代價也要阻止我的前進。

哈哈,沒想到我們竟是如此相似啊。

但是瞭解到這點已經太遲了,如果說你的心是永恒不滅的烈火,那麽我的心就是一望無際的冰原,自開天闢地伊始,這相對的兩者從未有過共存的一日。

即使將你的生命之火撲滅,我也不會有任何惋惜。

“慈愛的水精靈啊,請給予這片焦土永恒的安息……”

“混蛋……居然連這種東西也準備了……”

在這至近的距離,里昂察覺到我嘴唇的一張一合,正在流露出驚人的寒氣,那是仿如鑽石星塵的吹息,又是仿如隆冬時節的霜華。

“降臨吧,水晶猛獁的冰棺……”

花束之杖揮落的瞬間,充斥著空間的水元素突然開始迅速聚集,然後有如傾盆暴雨一般紛紛墜落,數之不盡的湛藍晶格如同巨大的蜂巢一般拔地而起,繼而不斷生長,不斷擠壓,不斷碎裂,將最後一點火苗也染上了冰冷的蒼色。

有如棱鏡一般的冰晶凍結了我與里昂的身體,我們僵持的姿勢並無改變,但是我們已經像雕像一般無法動彈,在沒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這種情况將維持到我們其中一方失去意識爲止。

這是水晶猛獁的力量,我附加在花束之杖最後的殺手鐧,原本我是不想使出這種兩敗俱傷的魔法的,但是里昂的捨身攻擊將我逼得走投無路,如果我沒有及時制止他的火焰魔法,恐怕我們將會同時葬身火海。

“哈……看你那麽多花樣……結果還不是想找個墊背的……”

剛才的魔法已經耗盡了我的體力,我用力擠壓著虛弱的肺部,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這個滿腦子都是同歸于盡的傢伙……明明風幻龍大人在一旁看著……你還好意思說出那種大言不慚的東西啊……”

“……”

“怎麽樣……該不會連舌頭也凍僵了吧……”

“別欺人太甚了~!”

火熱的拳頭衝破了冰鏡,碎散的幻影如同化爲了實體一般,一發接一發地落在了我的腹部,幾聲扭曲的乾咳過後,我的喉嚨就被一股粘稠而溫熱的液體堵死了。

砰~!

那是連死亡也無法束縛的生命之火,我甚至無法看清里昂的動作,水晶的迷宮就如同我的意識一般轟然崩塌了。

砰~!砰~!

熔岩一般的拳頭接連衝擊著我的肉體,我的意識在虛無的深淵中一去不返,到底是我被擊飛在了半空,還是我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肉體,我早就分辨不清了。

所謂悔恨的感覺,就是這種若即若離的東西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