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思考時間好像有點太長了,有必要爲這點小事煩惱嗎?”

“第一個問題是我提出的吧,那請你先回答我,你來這裏到底想幹什麽?”

里昂將羽扇一撥,然後像是開玩笑般對我說。

“你來幹什麽,那我就來阻止你幹什麽。”

“將自己說得像是壞人一樣,這種無聊的笑話我可笑不出來。”

“到底誰才是壞人,想必你已經一清二楚了吧,守靈之力的小子。”

一開始就是明確的拒絕,看來我們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但是我心中始終有一個疑問,爲什麽他非要做到這個地步也要阻止我不可,既然他洞悉了我的本性,那麽他肯定也知道我不是大奸大惡的人,我對政治與權力毫無興趣,我不會做出危害世界秩序的行爲。

“這扇門扉是我們家族的心血結晶,我必須完成家族托付給我的使命,等我完成最後的調整我就會離開,我能保證我不會做出任何擾亂秩序的舉動,更不會像那個皇帝一樣迷失心智。”

“果然是這樣啊,我一不在你們就開始亂來了,而且這一亂來就是千年之久,甚至連祖輩的智慧都拋弃得一乾二淨了啊。”

“據我所知,能够千秋萬代流傳不變的才能稱爲智慧,至于沒有流傳下來的,那只能稱爲糟粕,里昂先生,我敬仰你的聰明才智,但是也請你不要將過時的糟粕强加于我們的時代。”

“是吧,類似的說話我在千年之前也聽過不少了。”

里昂無奈地將手一攤,但是與這個舉動相反,他的氣勢變得更强了。

“我無法否定你們的努力,但是你們的做法違背了最根本的東西。”

“魔法的發展日新月異,我早就用不著聽你那套陳詞濫調了。”

雖然我表現得針鋒相對,但是我的內心多少有點動搖,最近在我身邊發生了太多難以解釋的事情,我也未能妥當地處理,這只能說明我作爲一名魔法師還不够成熟。

傳統與革新,如今擺在眼前的是我最後的試煉,一旦我在此退縮,我先前的努力就會前功盡弃,我身爲守靈之力的自尊也會一敗塗地。

“知識與質量是等價的,起源之森是一切知識的最終歸宿,如同不斷流逝的時間一樣不可逆轉,妄圖扭轉這個趨勢就意味著因果倫常的破壞,簡單地作個比喻,如果有人在起源之森得悉了毀滅世界的魔法,然後安然無恙地返回,那豈不是非常諷刺的事情嗎?”

“不要擅自假設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即使存在毀滅世界的魔法,那也不是抱有這種念頭的人所能實現的,那個皇帝正是抱著這般庸俗的想法一再試探真理,最終才落得了滅亡的下場。”

“並不是如果,起源之森本來就無法通過常規手段自由出入,違反了這個自然定律,遭遇毀滅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帝國皇帝不是例外,你們守靈之力也無法例外。”

“守靈之力的字典裏沒有不可能的概念,不可能只是人類給自己套下的精神枷鎖,用于掩飾自身無知的遮羞布,我們的使命就是以奇迹喚醒人類的潜能,讓他們進化到至善至美的境地。”

“你所實現的不是奇迹,那只是人類僭妄的無限膨脹,門扉是符文循環中最爲關鍵的環節,返還之扉(Gate Reject)這個名字本來就帶有違背自然而自絕生命的意思,作爲等價交換的必然,闖入門扉的人不能回來才是最合乎常理的結果。”

“這麽說來,我根本就沒有必要以身犯險救出風幻龍,你們也沒有必要幫我從起源之森中脫出,如今我們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對這個世界的褻瀆對吧。”

說到這裏,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你嘴上說得大義凜然,結果你還是背弃了守人的使命,若無其事地侍奉著復活的風幻龍,要剖析你所謂的歪曲的根源,你得先向你自己開刀啊。”

“還是老樣子啊,看來我也只能說到這裏了。”

“你一邊享受著奇迹的成果,一邊擺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冷嘲熱諷,雙重標準到這種程度,你還有一點羞耻心嗎,你還有顔面面對各位守人的心意嗎~!”

“親愛的,不要說下去了……!”

“怎麽樣,你肯承認自己的失敗沒有,守人制度根本就是你們自我滿足的産物,你們爲了所謂的秩序犧牲了無數的人,到頭來還要我們收拾這個爛攤子……”

小露拉緊了我的披風,我的心頭一緊,才沒有將話說得更狠。

我知道這番說話會傷到小露,乃至所有心系風幻龍的人,但是爲了擊退頑固的里昂,我不能爲這點小事妥協。

只要以現狀爲前提,里昂的說法從根本上就是不成立的,否則他就會否定諸位守人的心意,甚至否定風幻龍存在的意義,從這點看來我是無懈可擊的。

“對不起,我沒能說服雷斯特。”

說著,里昂朝門扉的方向跪下了身子。

“接下來就有勞你動身了,風幻龍大人”

“……!”

翠綠的氣流突然沿著樹脉爬升,如同迎接君王的地毯一般鋪向了天際,巨大的雙翼輕撫著落葉紛飛,然後有如千年古樹一般收攏在了盤桓交錯的地面,兩道淩厲的威光緩緩升起,以君臨萬物的態勢俯覽著空間的一切。

小露緊閉了雙眼,像個孩子一般抱死了我的手臂,從她幾近哭泣的表情可以看出,如今擋在我們面前的不是別人,而是象徵著整個賽爾菲亞意志的風幻龍。

這算是什麽意思,連風幻龍也要親自出動阻止我,我的所作所爲有如此讓人不齒嗎……

我盡力壓抑著慌亂的情緒,但是我的冷汗還是在不斷滲出。

“雷斯特,你肯聽一聽吾的說話嗎?”

無須開口,風幻龍的聲音就傳入了我的心中,那正是我們心意相通的證明。

“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錯了些什麽……”

“你是與吾最親近的人之一,你的想法吾一清二楚,即使你一再用魔法掩飾自我,你善良的本性始終也沒有改變。”

“所以你能理解我的苦衷,理解我的使命嗎……”

“一切事情因吾而起,吾的存在是你努力的成果,吾沒有阻止你的資格。”

風幻龍的一字一句都觸動著我的心弦,我知道自己的决意正在不斷軟化,但是我還是無法向前踏出一步。

我最受不了她包容一切的胸襟,她從未要求過我,也從未責怪過我,她的存在有如太陽的萬丈光輝,我越是與她相處,我心中的醜惡就越是無地自容。

拜托了,不要對我這麽溫柔。

如果你還是無差別地接納我的一切,我實在是找不到反抗你的理由啊……

“你的樣子,和千年之前的那個人沒有任何區別。”

“……”

“一樣的聰敏過人,一樣的勇往直前,一樣的永不言弃……”

“……”

“如今你的努力終于得到了回報,吾再也不用爲生老病死的俗事感到煩惱,她一定會感到十分欣慰吧……”

“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正因爲是這樣,我才無法辜負祖先的願望,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止步不前啊……!”

見到我走投無路的樣子,風幻龍沉思了很久,神色也隨之變得凝重。

“雷斯特,吾問你一個問題,你知道吾爲什麽會走向衰亡嗎?”

“那是因爲龍的存在需要大量符文的維持,但是土地的符文正在逐漸枯竭,當符文的平衡再也無法維持的時候,龍的壽命就走到了盡頭,你曾經打算自絕性命,一來是爲了回復土地的豐饒,二來是爲了避免無謂的犧牲……”

說到一半,我的喉嚨像是被什麽塞住了。

“……”

不對,其實我是什麽都明白的,我只是在拒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說得沒錯,但是那只答對了一半。”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風幻龍接下了我的說話。

“智慧並不是永恒的,知識也像符文一樣存在新陳代謝的過程,排出不必要的東西,代之以鮮活的成分,既然你能够向里昂說出剛才的話,想必你也懂得這個道理。”

“但是符文的循環等同于生命的循環,自己排出的廢物自然無法再次吸收,那必須經由符文之力才能轉化爲有用之物,我們常說起源之森是符文的歸宿,那是因爲起源之森是淨化一切的場所,但是反過來說,那也是彙聚了所有污穢的場所。”

“龍的壽命很長,龍所接受的東西比其他生命多得多,擁有的力量也比其他生命大得多,但是那不代表龍就能永遠活下去,吾這身光潔亮麗的羽毛,始終也有染成漆黑的一天吧。”

“不要說下去了……這種事情……”

漆黑的羽毛……漆黑的旋風……漆黑的聲音……

我還清晰記得風幻龍的身軀被帝國皇帝所侵占,然後被我們親手殺死的一幕。

象徵著大地的鎮居之龍居然被區區一個人類控制,即使風幻龍的身體如何衰弱,精神如何頽廢,這種荒唐的事情也是不可想像,甚至說是不可能的。

除非,除非是這個原因。

爲了從巨大的痛苦中得到解脫,風幻龍自願受到了操控……

“起源之森象徵著世界,龍象徵著土地,起源之森彙聚了世界的符文流向,龍承載著土地的意志與願望,龍享受著符文的恩澤,同時也背負著世界的污穢,但是起源之森是永恒的,龍却不是,作爲符文循環的一個環節,龍終究要回歸起源之森的懷抱。”

“龍的死亡,與其說是土地符文的枯竭,倒不如說是龍被世界的惡意所污染,潜意識中越來越拒絕接受符文,最終饑餓致死,以人類的概念而言,那大概就是厭食症吧。”

“早在幾千年前人們就留意到這個現象,也很快找到了對策,既然病症是由不愉快的回憶引起的,那麽想辦法將這些東西强制遺忘就是了,問題在于龍的記憶力是人類無法比擬的,用一般的方法根本行不通。”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人們在偶然間發現,與龍心意相通的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分享龍的記憶,也就是說,只要將記憶轉移到這些人身上並加以封印,龍的病症就能得到改善,同時作爲龍的精神的一部分,他們也能根植于大地,强制提供龍的生命所需的符文。”

“以肉身代替龍承擔世界的惡意,將這份沉重永遠封印于靜止的空間之中,這就是守人存在的意義,感謝他們的自我犧牲,吾才能苟然殘喘千年之久。”

“但是,表面上吾的生命得到了延續,實際上吾的意識經由守人分裂之後,吾已經無法作爲一個獨立的個體存在,維繫著吾的不再是大地的萬物,而是支配了大地的人類,到頭來吾不過是人類掌中的玩物,無論是守靈之力還是帝國皇帝,至尊而高貴的龍還是輸給了前赴後繼的人類……”

風幻龍沒有繼續說下去,里昂深深嘆了一口氣,然後直視著一臉呆然的我說。

“雷斯特,你能瞭解風幻龍大人的苦心沒有,作爲風幻龍大人最爲親近的人,你却一直將自己的內心封閉,拒絕聆聽她的心聲……”

“……”

廢話,這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風幻龍的意識中潜藏著死亡的願望,如果我無條件遵從她的意志,拯救一事根本無從談起。

拯救風幻龍是祖先的意願,也是我個人的意志,名爲雷斯特的個體也是基于這個理由存在至今,拯救風幻龍等同于拯救雷斯特,這個信念高于我的生命,我也從來沒有質疑過這一點。

只是話說回來,我確實考慮過這一點的合理性嗎,我自以爲理性能够解釋一切問題,但是爲什麽我總是對這一點避而不談呢?

我明知拯救風幻龍一事背離了世界的秩序,爲什麽我仍然爲此赴湯蹈火?

我所堅持的,乃至衆人向我托付的拯救的意志,又是絕對正確的嗎?

生命是痛苦的延續,死亡是痛苦的解脫,我們將所有痛苦寄托于風幻龍心中,但是又將她排除于死亡之外,我們有千萬的願望强加于風幻龍身上,却從未聽從過她的訴求。

我們不僅親手殺死了風幻龍,還擅自將她從寧靜中喚醒,我們解除了守人的封印,也踐踏了他們守護的意志,我們自以爲遵從著內心的原則,却沒有意識到那只是爲了方便自己。

多麽矛盾啊,我們將善交托于風幻龍,對她而言却是無比的惡,我們將惡發泄于風幻龍,對她而言却是最終的善,我們的心意一再遭到了命運的嘲弄,我們對反復無常的世界無所適從,然而我們從未放弃過萬分之一的希望,哪怕只剩最後一絲氣力,我們也會奮力燃燒這點生命之光。

這就是願望,願望沒有善惡之分,願望自身就是善與惡的矛盾體,不以善惡一概而論,只憑意志衡量一切,這是人類的生存之道,我們正是將這一方法貫徹到了極致,才得以超越了世界的意志,才得以擄取了萬物之靈的稱號。

沒錯,所謂的是非對錯已經不重要了,我跨越了無數難關才來到這裏,如今我所能做到的就是將眼前的障礙一掃而空,這已經不再是責任或義務,而是我血液中流淌的本能。

來吧,我的思念到底有多重,如今我就證明給你看吧。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