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不知爲何,小露臉上的喜悅早已一掃而空,她警惕地環視著四周,同時取出了戰鬥的法杖。

“也是呢,我們剛才未免太鬆懈了……”

我也感覺到了,一股不祥的力量正在向我們急速接近,他們的行動是如此明目張膽,以致周邊的樹木都在不斷抖動著。

“……”

很快,三個身穿帝國軍裝的黑影來到了我的面前,然後一言不發地向我逼近。

如果這就是柯露提所說的怪物,那麽很明顯,他們是沖著符文晶球的力量而來的,按道理說我和小露都不會成爲他們的目標。

“我們先散開,然後觀察一下他們的動向,不要作過多糾纏……”

“我知道了,總之且戰且退就是吧……”

“沒錯,保持這個態勢,往村子的方向退去……”

我與小露一邊後退,一邊盤算著今後的行動。

對手不一定會主動攻擊,而我們也不知道哪一種攻擊有效,所以主動撤退是最實際的。

就這樣直接回到村子也無所謂,想必柯露提也向大家交代過事情的緣由,只要不帶上符文晶球的武器就不會有問題,即使真的敵不過他們,我們還有風幻龍這個無敵的後盾。

“……”

其中一個黑影拔出了劍,不假思索就向我刺來。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黑影分成了一左一右,呈夾擊的姿態包圍了我。

這是哪門子的戰術啊,不見我後面還有大片的空地可以後退嗎,而且話說回來,手持法杖的人不應該是優先攻擊的嗎,爲什麽偏要攻擊兩手空空的我呢。

而且我全身都是加速行動的裝備,他們要追上我簡直難如登天。

我幾個小碎步躲開了攻擊,然後走進了路邊的灌木叢,黑影隨即沿著我的行踪跟進。

奇怪,這些傢伙的舉動好像有點異常。

爲了確認我的猜想,我故意在灌木叢中轉了個大彎,然後返回了大路。

“……”

果然,他們沒有選擇較短的直綫,而是機械地重複著我的路綫,一路將灌木叢砍了個乾淨。

麻煩大了,我竟然忘記了這麽簡單的事情。

我的隨身物品都是自己貼身打造的,但是只有這個阿尼特首飾,是小露爲我親手製作的,我們第一次約會的紀念品。

這個首飾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邊,我對它的力量早就習以爲常了,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它的成分含有符文晶球的碎片,黑影之所以一直對我窮追不捨,想必也沒有其他理由。

爲什麽偏偏是這樣呢,如果是其他無關緊要的東西,說不定我第一時間就丟掉了。

但是只有這個首飾,我是絕對不能放弃的。

“不好意思,要讓你們吃點苦頭了。”

我拿出了花束之杖,然後在身邊轉了一圈。

“聖光術~!”

四個潔白的光球如同衛星般繞在了我的身邊,它們擁有驅散邪惡的力量,任何怪物都不能輕易攻破這道防綫。

神聖的光芒刺激了黑影,他們的行動開始變得煩躁不安,我則是不慌不忙地誘導著它們。

不想與他們正面對决的話,那就只能將它們引向懸崖了。

離這裏最近的是約克米爾森林,那個複雜的地洞的足够將他們困上一個夜晚……

“……?”

跑著跑著,我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這是幻覺嗎,還是說對方布下了陷阱……

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的雙腿接著一軟,然後整個人倒在了雪地上。

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渾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了,我的手脚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根本使不上一點力氣。

完全忘記了,剛才的儀式消耗了我大量的血液,我不應該和這些傢伙糾纏的~!

因爲體力的流失影響了判斷力,我居然犯下了這種低級錯誤嗎~!

“……”

只是後悔已經太遲了,遠遠落在我身後的黑影已經趕上,迅速就將我重重包圍。

三把屠刀揮下的瞬間,我的腦袋停止了思考,我幾乎看到了自己的身體被砍成了幾截,血肉模糊的慘狀。

而我最愛的小露,正在我的尸體旁邊痛哭流涕……

……

不行……我不能在這裏認輸……

我剛剛才跨過了人生最大的難關……又豈能被這些小兵小卒打倒……!

“啊啊啊啊啊啊~!”

我用上最後一點氣力翻轉了身子,然後向著森林的方向狂奔而去。

“哈……哈……”

跑開了好遠,我才發現自己的步伐在不住顛簸著。

稍微放緩脚步,我的雙腿隨即像折斷一樣癱倒在地,然後傳來了一陣刺骨的疼痛。

我下意識地向疼痛的根源摸去,却只感到一股粘糊與麻木。

是逃跑的時候被砍到了腿嗎……怪不得跑不動了……哈哈……

不行了……這次真的要完蛋了……

……

……

……

“你們給我住手~!”

迷糊之間,我聽到了一把熟悉的聲音,然後是一串此起彼伏的打鬥聲。

是小露嗎,她明明是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的,結果她還是回來了嗎……

雖然值得慶幸,但是被她看到這副狼狽的模樣還真丟臉啊……

呯~!

我的身子被一股來歷不明的力度擊中,然後像木頭一樣滾了出去。

“傻瓜~!你還想讓小露操心到什麽時候啊~!”

碧可怒氣衝衝地走到我身邊,拿起一瓶魔寶藥水狠狠就砸在了我頭上,拜她所賜,我總算沒有丟掉小命。

“不要什麽事情都一個人硬扛~!有什麽事情不能和小露說的,那就和我說啊~!”

“別閑扯了……敵人就在後面……”

“……”

碧可沒有回頭望去,她只是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喂,我說小露怎麽了……”

然而,我馬上就發現自己的問題是多餘的。

凄厲風聲的彼方不是戰鬥的聲音,而是連綿不斷的慘叫與哀號,刀劍相交的震蕩仿佛歷經了地獄的十八般苦難,每次起伏都似乎要將神經折斷一般,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那是遠遠超越了黑影本身,最爲純粹的死的力量,別說直視,即使我用盡全力將其從腦海排除,我依然感到一陣陣的不寒而栗。

我的額頭再次滲出了冷汗,同時體溫開始急劇下降。

不對,這怎麽可能是小露呢……

小露她……小露她怎麽會使用這種可怕的力量呢……

“碧可……那邊到底發生什麽了……”

“不行的,現在已經沒人能够阻止小露了……”

碧可肯定了我的恐懼,我的思緒再次陷入了巨大的混亂。

爲什麽我的思維遲鈍到這種程度了,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如果這不是小露的話,茫茫荒野誰會來救我這個陌路人……

如果這不是小露的話,碧可爲什麽會在我身邊……

如果這不是小露的話……

……

我竟然在害怕……

明明我們彼此已經毫無保留,明明我們已經是無分你我的共同體,但是到了現在,我竟然在害怕小露,害怕她不爲人知的過去……

不行,我不能害怕……

至少在我瞭解事情的真相之前,我絕對不能害怕……

我挺起顫抖的身軀,然後望向了陰風的盡頭。

“……”

不知何時,黑影已經完全不能行動了,他們相互靠成一團,手中的武器完全失去了指向。

他們四周漂浮著無數幽暗的影子,如同混濁的烟氣,如同深沉的霧靄,這些影子沒有實體,但是它們就像繩索一樣綁死了黑影的一舉一動,一點一點削弱著對方的力量。

漆黑的繩索詭異地舞動著,一個火焰形狀的靈魂突然沖出,黑影連忙揮劍應戰。

劍擊劃破了空氣,但是靈魂早已從軌迹中逃離,黑影還來不及收招,兩把巨大的鐮刀馬上就從後封殺了他的退路。

呼~!

黑影被交叉的鐮刀重重擊倒在地,然而他不敢反擊,他一把扯起被砍成兩半的右肩,跌跌撞撞地返回了陣地。

順著這股氣勢,幽靈的軍團一擁而上,如同潮水一般將黑影淹沒其中。

這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但是我狹窄的視野,却被某種比黑暗更爲濃烈的東西填滿了。

“漆黑之魂和巨鐮幽靈……這是小露的寵物嗎……”

我想起來了,我確實在寵物大會見過小露派出這些怪物,但是我一直以爲這是在黑曜館臨時抓來的,小露一直有碧可相伴,她是不會有養寵物的心思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小露是獨自一人出門的,即使這些幽靈如何飄忽,她也不可能將它們憑空變出來啊。再說,這種數量的寵物又豈是她一個人能控制的呢。

我對著深沉的黑暗陷入了苦思,與此同時,一陣强烈的虛脫感向我襲來,我再次不支倒地。

不會有錯的,這種感覺簡直與今天的惡夢如出一轍,再看下去我可能會有性命危險。

但是我不能就此放弃,這場戰鬥牽涉到小露的安危,無論如何我也要堅持到底。

“切……!”

我拿起了劍,一口氣刺穿了自己的手臂。

劇痛迅速驅散了纏繞著我的睡意,如同一劑猛藥般激活了神經,我總算看清了對面的舉動。

幽靈的海洋接連不斷地涌向了中央,如同巨大的漩渦一般扯咬著黑影的全身,對方越是掙扎,漆黑的重壓就越是猛烈,黑影的四肢已經被撕開了好幾截,但是幽靈的攻勢不斷,他們連喘息的機會也找不到。

偶爾有幾個靈魂迷失了方向,但是一旦歸隊,它們馬上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這團死亡的密雲涌動不息,連帶著我體內的苦悶與壓抑也開始躁動起來。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這種組織能力不可能是野生的怪物所有的,硬要作比喻的話,那簡直就是心有靈犀,就連我與小露也無法作出這種天衣無縫的配合。

不會有錯的,這不是寵物應有的動向,這是以生命爲代價的靈魂操控。

“小露~!趕快住手~!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吃不消的~!”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頓時失聲喊了出來。

身爲魔法師的我自然清楚操縱死靈有多麽危險,更何况是一口氣控制如此的數量,這根本就是在拿性命開玩笑啊~!

似乎是被我的吼叫擾亂了,幽靈的軍團先是呆滯了一下,隨即如同塵埃一般飄離四散。趁著這個機會,我連忙向小露的方向奔去。

魔法被外力中斷會帶來嚴重的副作用,我不敢想像小露遭受了多大的痛苦,但是我已經無計可施了,再不逃離這裏會非常麻煩的。

“小露~!你趕快回村子,我先拖住他們~!”

“……”

但是回應我的不是小露,而是一段不連續的金屬聲。未等我走過去,黑影的碎片就像積木一樣組成了人形,然後跌跌撞撞地向我不斷逼近。

該死的傢伙~!明明已經被撕成碎片了,爲什麽還有站起來的力量啊~!

不能繼續硬碰了,必須想辦法將他們困住~!

“趕快走啊~!不然我們的努力就全白費了~!”

“……”

“快點~!他們就要來了~!”

“親愛的……我不是說了我們的命運是連在一起的嗎……”

黑暗深處現出了一絲虛無的光芒,如同無數針尖一般刺破了漆黑的邊界,厚重而粘稠的黑暗開始扭曲,開始溶解,仿如流淌的顔料一般凹入了光芒的源頭。漸漸地,符文之力的波動開始平復,光與暗的境界變得分明,奔騰的光束構成了一個如心臟般不斷躍動的圓形。

就在這個球體的後面,我看到了一個再也熟悉不過的身姿,這個身姿將手一揮,數之不盡的幽靈就從球體蜂擁而出,然後排成了如同軍團一般陣列。

軍團的隊伍已經建成,但是幽靈的涌現不見止息,眼看這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即將要壓倒自己,黑影的脚步變得猶豫了,從來不知畏懼的他們,竟被嚇得丟弃了手中的武器。

但是此時此刻,我的心情比黑影還要驚愕萬分。

我實在太天真了,明明召喚幽靈的方法只有一個,爲什麽我就是沒有意識到。

能够跨越時空的阻隔,能够召喚不屬于此地的怪物,除非那個光球就是連通起源之森的門扉,否則這種奇迹是無從實現的。

但是話說回來,門扉是自然的産物,是怪物生死循環的重要環節,其龐大的力量决非人力所能掌控,否則生與死的秩序將會被擾亂,大自然長久以來的平衡也會輕易傾覆。

這個結論並非危言聳聽,而是經過實驗論證的事實,皆因人類已經掌握了製造門扉,並强制從起源之森召喚靈魂的魔法,這個魔法承載了數代人的辛酸血泪,最後不得不被打上了禁術的烙印。

這個魔法的名字是返還之扉(Gate Reject),曾被視作拯救風幻龍的最後希望,我當然知道這個魔法的存在,但是因爲極其容易危及使用者的生命,我從來不敢打它的主意,甚至一度忘却了它的存在。

身爲風幻龍的守人,小露懂得這個魔法我一點也不會驚訝,但是爲了我的安危,她竟然奮不顧身地使出了禁術,這根本就是對我的一意孤行最大的懲罰。

“不行了,要是再干擾小露的話……”

想起碧可說的話,我只得痛苦地呆在一邊,靜靜等候著奇迹的發生。

是因爲我拼上性命說出了自己的秘密,所以你也要不顧一切地展現自己的過去,讓我們兩人的處境得到平衡嗎。

爲什麽會這樣呢,秘密不是什麽等價交換,即使你有著如何不堪的過去,我對你的愛也是不會改變的啊。

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所以不要勉强自己了好嗎……

光球的收縮越發激烈,小露的喘息也越發痛苦,她的雙臂仿佛抓緊了什麽似的,正在奮力向光球的方向拉扯著。

幽靈的隊伍連成了一列,如同鎖鏈一般將黑影的四肢緊縛,任憑黑影發瘋似的掙扎,他們與光球的距離還是在不斷縮窄,眼看即將陷入門扉的虛無之中。

是要將黑影强行拖回起源之森嗎,我的心裏暗暗贊嘆著,同時感到了勝利的希望。

但是我高興得太早了,正當黑影與門扉接觸之時,小露的神色突然一變,嘴角隨即涌出了鮮血。

此時,黑影的四肢冒出了大量烟氣,其體積也開始急速膨脹,如同初生的巨獸般蛻變成了爪牙的形狀。

糟糕~!沒想到竟是這種情况~!

起源之森有著無窮無盡的符文之力,萬一讓黑影這種能量集合體與之連通,他們勢必會變成難以想像的怪物~!

黑影的成長一發不可收拾,小露用盡了力氣也無可奈何,她不得不跪下了雙膝。

“小露~~~~!”

我聲嘶力竭地叫喊著,然後奮不顧身地往光球的方向沖去。

黑影將自身的貪欲擴張到了最大,慘白的光球像是要消失一般縮到了最小,幽靈的軍團重重堵塞在門扉入口,如同被巨石阻斷的瀑布一般,一股無法目視的能量正在以駭人的氣勢不斷聚集。

然後,隨著一聲前所未有的怒吼,時空的穩態頓時土崩瓦解。

“回到你們本來的歸宿吧~!”

光球的領域在一瞬擴張到了無限,堪比旭日東升的光芒淹沒了黑影,然後如同萬箭齊發一般將其洞穿,將其抹消,殘餘的渣滓在白色的籠牢內不斷浮沉,最終隨同碎裂的光球塌縮成了一點。

“……”

廣闊的曠野回復了黑暗,令人窒息的惡意終于消失無踪,這意味著黑影被徹底消滅了。

但是,小露依然維持著施法的姿勢一動不動。

我做好了最壞的準備走向小露,當我察覺到她溫暖的氣息尚存,我的泪水不禁奪眶而出。

“對不起,我又讓你受苦了……”

我拭去了她嘴角的血絲,然後無比憐愛地撫摸著她幾近虛脫的臉龐。

我不會再追問她的一切,我們的命運因爲同一個原因扭曲,她所背負的不會比我少,我在夢中看到的,正是她竭力隱藏了上千年的痛苦與絕望。

“碧可……碧可在哪里呢……”

“小露~!我都擔心死了~!嗚嗚嗚嗚嗚……”

沒等小露合上蒼白的的嘴唇,小小的人偶就已經沖進了她的懷抱,然後嚎啕大哭起來。

果然是這樣吧,能將小露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就只有與她最爲親近的人。

我不會感到妒忌,因爲我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小露已經再也不能回到過去了,但是如今支撑著她的,正是她所剩無幾的與過去的聯繫,她思念著父母,思念著碧可,思念著逝去的時代,長久的遺憾與悔恨構成了她人格的根基,却也使得她的生命止步不前。

如今我所能做的,就是充當她現實的支點,幫助她徹底走出過去的陰影。

“來吧,我們向符文的盡頭走去吧。”

說著,我與小露的雙手再次緊緊握在了一起。

“小露你不是說想見上父母一面嗎,現在我已經想到辦法了。”

“見到我父母的辦法嗎,難道說……”

“沒錯,爲了你,我將開啓通往起源之森的大門。”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