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夜深人靜的時分,我和小露在城外漫步著。

“就是說,你約好了她們,打算一起商量我的事情吧?”

花了不少時間,小露終于將事情的緣由交代了一次,但是我還是沒弄明白,她們爲什麽要趁著我進飯店的時候躲起來,而且一字不漏地聽完了我的自白。

“躲在樓梯背後是艾米娜塔的主意,但是誰也沒料到會變成那樣的。”

“啊啊,事情沒有變成那樣,當然也不會變成你們想像的那樣,話說你們到底有多不信任我啊……”

“孤男寡女在飯店約會什麽的,還會有什麽好事啊。”

說著,小露的臉突然漲得通紅。

“都怪你,你看剛才多丟人啊,我都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鑽進去……”

“丟人的是我才對吧,不僅借酒發瘋還趁亂告白,我在村子根本就是名譽掃地啦……”

“你還說,看著丈夫對其他女人大吐苦水,你以爲我就很好受啊。”

“哎,我知道是我不對在先,那你又想怎樣……”

“……”

小露默不作聲地走到我身後,然後輕輕敲了一下。

“一拳。”

“這就够了嗎……”

話音未落,小露又敲了我的背後一下。

“剛才一拳是你昨晚遲到的份,這一拳是你今天早退的份。”

“啊,沒想到小露是這樣寬宏大量的人……”

“然後接下來的嘛……”

噗~!

一股蠻力結實地落在了我的脊背,差點將我敲成了蝦仁狀。

這哪里是拳頭啊~!這一定是用了什麽武器~!

“這是‘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

“喂喂喂先停手先停手……”

噗~!噗~!

“這是‘你喚醒了我’和‘你拯救了我’……”

“救命啊~!家庭暴力啊~!要搞出人命啊~!”

小露的拳頭接連敲打在我身上,我大笑著跑開,然後與她一同追逐,一同在雪地上嬉鬧,等到我們感到筋疲力盡,我們就躺倒在地,然後深深擁吻在一起。

是啊,我們定下了山盟海誓,我們彼此深愛著對方,所以我們根本沒有害怕的必要,無需言語表白,命運的紅綫也始終會連通我們的心意。

對我而言,小露的笑容有一種致命的魅力,但是更爲使我在意的,是隱藏在她笑容下深不可測的憂愁,我窺探著這份憂愁的虛實與真僞,却沒有察覺到自己早已身陷其中,成爲了她永遠的俘虜。

我有著不爲人知的秘密,她有著無法觸摸的過去,我們就像太陽與月亮一樣互相牽引,互相背離,我們從遙遠的方向守候著對方的光輝,却永遠也不會有洞悉內在的機會。

我覺得,那就是我們走到一起的理由,同時也是我們走向决裂的理由,如果我不想辦法打破現狀,我們陰晴不定的關係始終會有邁向沉寂的一天。

不過,現在我已經不再猶豫了,即使是冒上生命危險,我也决心將我們的關係推向新的階段。

“小露,要是我們每天都能像這樣就好了。”

激情過後,我和小露在雪地中緊緊相擁著。

“怎麽了,說得好像自己有其他女人似的,是不是心虛啦。”

“我沒有別的意思啊,爲什麽你就想到了一邊去呢……”

“誰讓你一錯再錯,現在我恨不得買個項圈將你綁起來……”

以小露拘謹的性格也能說出這種俏皮話,想必她已經完全釋懷了吧,這種時機可遇不可求,或許我也應該將事情說明白了。

“……親愛的,最近的事情你可以說清楚了嗎,我真的很擔心。”

“好吧,我覺得隱瞞下去也沒有意思了,那我就一五一十告訴你吧。”

我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起,但是我無法感到欣喜,相反,嚴峻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我是一個生活在謊言中的人,從我來到村子的一刻開始,我的人生就一直是一個謊言,我一直在苦心經營這個虛幻的空中樓閣,直到我在雲霄處俯覽地面的美麗風光,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回不到地面了……”

“無論你過去做了什麽事情我都不介意,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但是,我無法否定我在賽爾菲亞的日子,正如我無法否定失憶之前的人生,謊言的堆積可以成爲真實,真實的湮沒也可以變成謊言,所謂真實只有一個,那不過是無能之輩拙劣的說辭。”

“親愛的,你的意思是……”

“實際上,這個世界同時存在無限的真實,而你的選擇却永遠只能是一個。”

我扶著小露從雪地站起,將她的衣服認真整理了一番。

然後,我突然板起臉孔,如同嚴厲的軍官般厲聲質問說。

“朵露切,你覺得我是什麽?”

“你就是雷斯特,我的丈夫,不是嗎?”

“沒錯,我的名字是雷斯特,我是你的丈夫,賽爾菲亞的王子,風幻龍最爲親近的朋友。”

我稍作停頓,然後用無比冷峻的眼神望向了小露。

“但是在這一切之前,我是守靈之力的一員,是一個魔法師。”

“……”

瞭解到話題進入了重點,小露沉默了,同時她的目光在不安地游移著。

“魔法師的本性是隱藏自我,索取知識,當然我也不例外,在我的世界裏魔法的秩序高于一切,爲了達成這個夙願,我不惜作出任何犧牲。”

“……”

“朵露切,我不知道你的魔法是怎麽學會的,不過你既然會用魔法就應該有魔法師的自覺,遵從我們祖輩在上古定下的盟約,然後將其寫入自己的靈魂。”

“嗯,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

小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但是我馬上予以否定。

“知道一詞的分量遠非語言的力量所能承擔,既然認爲自己理解,那就沒必要隨便說出,抱著這種半吊子的心態使用魔法只會讓你自取滅亡。”

“那我該怎麽辦才好,告訴我吧。”

“那你就看好吧……”

她果然什麽都不知道嗎,不過無所謂,接下來我會讓她親身體會魔法世界的殘酷。

或許,這將是我們最後的對話了。

我拿出一把劍劃向左臂,滾燙的血液頓時從傷口涌出。

“你怎麽了,突然做這種事情……”

“離我遠一點,我現在正要爲儀式做準備。”

我用血液在地上畫出了一個魔法陣,小露走到了遠處,但是她依然憂心忡忡地看著我的一舉一動,不敢有半點鬆懈。

我突然有種感覺,小露不僅是在爲我擔憂,同時也在爲什麽事情擔憂,她以前一定是看過類似的魔法,而且很可能留下了不好的回憶。

“…………”

我開始在魔法陣的正中默念咒文,湛藍的火焰沿著血液的軌迹燃起,如同深海的漩渦一般將我包圍,同時,我迅速在傷口附近畫出一系列複雜的紋理,然後將左手按壓在地,讓火焰徐徐流入了自己的臂膀。

點燃左臂的瞬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清醒,同時也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不斷流逝,不過沒關係,這個魔法的目的就是以生命換取知識,專門用以告誡那些不懂得尊重知識的野蠻人。

但對使用者而言,這個魔法有著更深一層的含義。

“那我們就開始吧,不要浪費時間了。”

“好的,但是我要做些什麽呢……”

“你還記得我們地下室的那個迷宮嗎,你不會驚訝那個迷宮的存在嗎?”

“當然,雖然地下城種子也能種出迷宮,但是那也遠遠及不上地下室的那個,你還千叮萬囑我不要告訴別人,所以我也沒有繼續追問。”

“沒錯,看來你也察覺到其中的不妥了吧。”

“我當然知道不妥,但那又是爲什麽呢?”

“那個迷宮的名稱是希亞倫斯迷宮,那是我們守靈一族的秘密,利用符文晶球的力量創造的虛擬世界,我曾經帶過村子的夥伴進入,但是爲了保守秘密,每次探索過後我都用魔法抹去了他們的記憶。”

“我大概有一些頭緒,因爲之前也有人和我說過……”

面對我突然道出的事實,小露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這還不足够,因爲更爲震撼的事實還在後面,我之所以一再强調“知道”一詞,那是爲了讓她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你還記得迷宮的最深處那個帝國皇帝的黑影嗎,當時我和你一起打倒了它,然後我們獲得了什麽東西?”

“符文晶球的碎片,我們在迷宮反復進出了很多次,然後獲得了六個符文晶球的碎片。”

“但是你仔細想想,爲什麽打倒那個黑影就能得到符文晶球的碎片呢?你應該知道符文晶球只能在起源之森製造,但是製造的具體過程又是怎樣的呢?萬一我們擁有足够的碎片,是不是意味著我們就能製造出真正的符文晶球呢?”

“我不知道……”

“好吧,其實這個問題完全沒必要深究,我想說的是,村子的夥伴持有的符文晶球武器,就是通過這個途徑獲得的,當然他們對此毫不知情。”

“但是這與之前所說的有什麽關係呢,符文晶球從哪里來的一點也不重要啊?”

“表面上,我告訴他們這批武器必須用于對付可能來犯的帝國軍,然後他們也相信了。”

“你說表面上是什麽意思……”

咀嚼著這番話語的含義,小露疑惑的表情逐漸變成了驚恐。

自己的丈夫竟然欺騙了整個村子的人,那自然是誰也無法接受的,只是仔細想想,這一事實有著無可挑剔的合理,對任何人而言都是最佳的選擇。

如今她應該能理解,在她丈夫的世界中根本沒有欺騙一詞,有的只是合理與不合理,價值與無價值,他的所作所爲都是爲至高無上的秩序服務的,人心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環節。

“實際上,這批武器是我精心打造的鑰匙,它們可以打開前往起源之森的大門,是實現偉大奇迹的基石。之所以我將武器托付給村子的夥伴,那是單純爲了保管方便。”

“等等,通往起源之森的大門不是已經關閉了麽,就在救出風幻龍大人的時候……”

“你親眼看到大門關閉了?還是說,那是你親手關閉的?”

“……”

“我就說到這裏,其他事情你自行參透吧。”

說著,我一脚踏向地面,火焰的魔法陣頓時烟消雲散。

但是我左臂的火焰沒有熄滅,它們沿著血管的路徑延伸到了肩膀,如同鬼魅般散發著幽幽的藍光,我的皮膚在火光的舞動中腫脹變形,我開始感到劇烈的痛楚。

“等等,你身上的火焰怎麽好像越來越猛烈了?”

“這個魔法的名稱是真實之炎,具有消耗生命提並升學習能力的作用,但是對于我的家族而言,這是一個用于解除封印的儀式。”

“封印……儀式……”

小露應該明白了吧,剛才我在飯店並非有所隱瞞,而是確實說出了心裏話,倘若沒有解除封印,即使是强烈的精神攻擊也無法讓我吐露一點秘密。

作爲魔法師的我與作爲王子的我是徹底割裂的,兩者都是我的真實,但是我無法讓其共存于一條時間軸,正如日月的光輝永遠不能交融,支配這個軀體的也永遠只有一個。

所以,我不能任由歪曲繼續發展了。

“只有將生命與知識放在等價的天平上,你才能真正知道自己的取向,選擇的儀式已經開始,作爲代價,真理的火焰會不斷吞噬我的生命。”

“怎麽會這樣……”

“我是一個軟弱的人,所以我不得不依賴魔法的力量幫我作出决斷,等到火焰將我的身體燃盡,痛覺使我陷入瘋狂的時候,我就能得出最終的結論。”

“……”

幽藍的火焰燃亮了我的目光,我將血染的劍鋒指向了小露,然後面無表情地說著。

“如今我的左手握著生命,右手握著知識,你覺得我應該選擇哪個呢?”

“不行,你不能代替我的處境,更不能代替我作出選擇~!”

“我向你泄露了家族的秘密,現在我們兩個人只能有一個活著,要麽你死,要麽我死。”

小露匆忙向我走來,但是見到我的殺意不减,她頓時急得大喊起來。

“我本來最討厭的就是魔法師,但是你不是魔法師,你是雷斯特啊~!”

“來吧,拿出你的武器向我砍過來吧,你是我深愛的妻子,我是不會還手的。”

我仗劍的身軀仿佛融入了曠野的蕭殺,寒冷而無情,漠然而殘酷。

我是認真的,我背叛了家族,但是我也不能向小露動手,魔法師與王子,這兩個無法調和的身份終究會毀滅我的生命。

這就是我終生探求的合理,是我自願走到了這一步死棋,我不會有任何怨言。

“好好衡量吧,你肚子裏還有孩子,而我只是孤身一人,殺了我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對我最尊重的選擇。”

“……”

但是,手無寸鐵的小露沒有退讓。

一步一步地,一步一步地,她正在向我的領域前進著。

“孩子出生以後,請務必將他當作普通人撫養,千萬不要提起他的父親,更不要讓他走上父親的道路……”

歷經千百年的沉睡,她的舞步輕盈依然。

她是出生在隆冬時分的孩子,她見慣幾許風霜,她歷經世態炎凉,她僵硬的表情並非冷漠,而是看透了悲歡離合,處變不驚的淡然。

所以,她有著雪花的無暇,也能承受一切惡毒的非難,她是寒冷的化身,她以聖潔的美態降臨大地,將年復一年的憂愁歸于虛無的純白。

在將我的悲傷埋葬之前,她决不會輕易退縮。

“我不是雷斯特,我是你最討厭的魔法師,是一個爲了一己私欲就不擇手段的壞蛋……”

比起她的堅决,恐懼與痛苦早已使我語不成聲。

我生命的迷宮正在被她逐漸踏破,不是屈曲的解讀,而是直綫的破壞。

火焰已經蔓延至我的全身,我的神經就像蠟燭燈芯一樣引導著痛楚燒過每一寸肌膚,然後在腦海的彙聚處接連爆炸,我能繼續維持站姿本來就是奇迹。

爲什麽要這樣苦苦相逼呢。

我的精神快要到達極限了,如果你還是不顧一切地逼近,我怕自己真會殺了你啊。

走投無路之下,我將劍橫向了自己的脖子。

“拜托了,像我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你留戀……”

“……不要任性了好不好,都快要當父親的人了。”

“……”

小露撫摸著我燃燒的身軀,然後輕輕將劍取下。

我,無法作出反抗。

溫暖而纖細的觸感取代了金屬,在我的脖子與臉龐間游走著,撫慰著。

她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她的雙手所經之處,無形的死物就被賦予了生命。

爲了重塑這具醜陋的靈魂,她不惜奉上自己的餘生。

“婚禮的時候不是說過了嗎,我是你的妻子,無論你做什麽我都會站在你的一邊。”

“……”

承載著火焰流轉的心臟,此刻仿佛停止了跳動。

兩眼的火光瘋狂不再,取而代之,那裏積滿了熾熱的泪水。

我在哭嗎,明明定下了九死一生的决心,我還是哭出來了嗎。

“我們的命運是緊密無間的一體,無論快樂與痛苦我也會與你分擔,你的秘密也是我的秘密,你的使命也是我的使命,不是這樣嗎?”

“小露……小露……”

“我不知道命運是否存在,但是我始終堅信,我們的未來是由我們親手開拓的。”

“小露……!”

慈愛的言語如同泉水一般流遍了我的全身,束縛著我的符文粒子頓時四散飄離,化作了夜空的點點藍光。我的身軀脫離了火焰之繭的束縛,如同羽化的蝴蝶一般獲得了自由。

我長久施加于自身的詛咒,如今終于得到了解除。

我曾將選擇視作智慧的終點,我曾將選擇等同于世間的真理,但是我萬沒想到,比起作出選擇,跨越選擇其實需要更大的勇氣。

我是魔法師,我也是王子,我的人生不是兩者的其中之一,而是兩者的全部,我將不再審時度勢選擇自己的面具,而是作爲一個完整的自我存在于世。

在小露的陪伴下,我的生命走向了一個新的階段。

“謝謝你,小露,我以後都不會再逃避了……只要你在我的身邊……”

“一直都在的……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的……”

毫不猶豫地,我將眼前的希望之光擁在懷裏,然後如同孩子一般貪婪地索求著。

索求著我未曾體會過的,幸福的味道。

“從今以後,我將不再是一個魔法師,而是一個沒有城府的普通人。”

說著,我凝視著小露深情的雙眸,然後將嘴唇慢慢靠近。

“小露……我愛你……”

“我也愛你……”

“嗚啊啊啊啊~!怎麽又是你這個臨時演員~!”

“……”

“……”

正當我們的距離靠到最近,我突然感到一股怨念正繞著我們團團轉。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小露又上這種貨色的當了~!而且還是心甘情願的~!”

如果只是團團轉或許我還能忍一下,但是說到這種份上也未免……

這一定是碧可吧……不用看也知道了……

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

“看不下去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你這個喪心病狂無惡不作千夫所指的大混蛋,你的心裏還有良知嗎~!你還算是人嗎~!”

“我不怪你打擾我們,但是你這樣出來會嚇死人的啊……”

“你欺負小露的行爲我全都看在眼裏,但是這次實在是太過分啦~!”

“啊啊啊是我不對,但是我和小露最終還是和好了,就不能給一次機會嗎……”

“機會就在面前了,你自己看著辦吧~!哼~!”

碧可繞著我連續做了好幾個鬼臉,然後消失了。

“哈……怎麽又是這樣……”

“不,我們應該感謝碧可的提醒……”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