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離開黑曜館之後,女孩反而無法習慣城堡的生活。

由于在不見天日的洋館住了太長時間,女孩有好一段日子都在抗拒著陽光。

面對城堡的傭人親切問候,她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而且由于極度的挑食,她也沒少受到管家的責備。

不過,這一切女孩都忍受了過來,只要能感受到神龍大人的溫暖,她覺得什麽都值得。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女孩總會默默偎依在風幻龍身邊,傾聽她講述的每一件往事。

女孩從未聽過如此美妙的靈魂之聲,她知道神龍大人一定是經歷了很多,目睹了很多,忘却了很多,這才成就了如今的堅强。

黑曜館的音色是單調而空洞的,無止境地重複著哀嘆與惋惜,但是風幻龍的音色,却使女孩一再感到回味。

那裏沒有起點與終點,沒有枷鎖與制約,更沒有狡詐與虛僞,女孩只要稍稍加入想像,她就能揮灑出一片燦爛的天空。

女孩開始理解,生者與死者是不能混爲一談的,不經意間,她原本陰鬱的性格也有了不少改變。

只是女孩還是太年輕了,有一些事情,是她一直也想不明白的。

“神龍大人,我們每天都要吃東西,但是這樣就會傷害到其他生命,這樣好嗎?”

“朵露切,進食是自然定律,你沒必要爲整個大自然感到罪惡。”

“但是如果村子的糧食不够,難道我們就不會互相爭奪嗎?”

“不要勉强自己思考這種問題,一旦你覺得自己理解了,這種念頭就會終生困擾著你,留下了傷痕的心靈,是經過多少時間也無法回復的。”

“我們無法避免傷害別人,但是別人也不一定經不起傷害,我們會因爲感到寂寞而聚集一起,同時我們也會避免擁擠而保持距離,人類的本性就是如此,說不上極好,也說不上極壞,凡是往極端思考只會破壞你的生活。”

“我果然什麽都不懂呢,是一個人生活太久的緣故嗎……”

“智慧是隨著生活逐漸累積的,並不存在其他捷徑,所以不要嘗試一個人冥思苦想,也不要隨便相信別人,能够輕鬆得到的東西,通常都無法稱爲智慧。”

“我們不是還有魔法嗎,可以實現一切願望的魔法,那樣我們就不會有煩惱了吧。”

“朵露切,魔法的本質與誓約是一樣的,那是我們貫徹自身信念的决意,不是心想事成,更不是什麽犧牲與獻祭。”

“所以啊,如果有人告訴你要得到什麽先要付出的時候,千萬不要輕易動搖,因爲無論是魔法還是我們的生活也好,都不是簡單的等價交換。”

“在面對無可奈何的選擇之時,我們必須緊握內心的希望,千萬不要輕言放弃,吾所堅信的是,爲了一己私欲就無限制地犧牲他人,這是無論如何也不可饒恕的。”

“嗯,謝謝神龍大人,我覺得自己又學到了好多呢。”

如果可以和風幻龍這樣溫暖的人永遠在一起,就再也理想不過了吧。

女孩在風幻龍身上學到了許多自己缺乏的東西,那是作爲一個自尊自愛的人,基本的生活方式。

女孩不擅長遣詞造句,也不懂得觀顔察色,她的一言一行總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但是在風幻龍的鼓勵下,她沒有放弃與更多的人交流。

溫暖的感覺不是單純的給予或索取,而是建立在互相信賴的基礎下,源于內心的動力,女孩的父母沒有讓她明白這一點,所以才釀成了女孩的種種不幸。

女孩聆聽著風幻龍的循循善誘,與此同時,善良的種子開始在她的心中生根發芽。

女孩察覺到了,看似無所不能的風幻龍,其實也有著不爲人知的苦衷。

神龍大人是魔法的象徵,但是爲什麽一旦談及魔法的話題,她總會露出如此悲哀的表情呢。

神龍大人有著衆多輝煌的事迹,但是爲什麽在迎接過自己之後,她就從來沒有離開過城堡呢。

每天朝拜神龍大人的人不計其數,但是晚上能够留在她身邊的,爲什麽就只剩自己了呢。

女孩無法强求自己理解,但是她知道,風幻龍與以往的自己一樣,正不斷承受著寂寞的煎熬。

沒錯,如今正是回報神龍大人的時候了。

女孩一直在心中默默祈禱著,沒過多久,她終于迎來了這個契機。

“我什麽都不管~!總之你一定要將女兒還給我~!”

“朵露切在這裏過得很好,要見面的話吾可以隨時安排。”

“我知道她現在就在裏面~!爲什麽不讓我和她見面~!”

“是啊,神龍大人,我們只是想見女兒一面,求求您了……”

某個陰沉的日子,城堡闖進了兩位不速之客。

女孩躲在厚重的門後,任憑熟悉而陌生的聲音衝擊著內心。

她無法向前邁出一步,或者說,她找不到離開這裏的理由。

此刻糾纏在她腦海中央的,只有那個早已模糊不清的別離之夜。

“讓朵露切入住黑曜館是你們一意孤行,根本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而且這些年來你們一直對她置之不理,甚至連一次像樣的見面也沒有。”

“要是我私下與女兒見面,我的族人就會……”

“浮士德將一切都告訴吾了,你口口聲聲說是爲了逃避族人的責難,實際上,你却暗中讓浮士德幫你償還了數十萬金幣的債務,吾並非不能理解你的苦處,但是作爲一名父親,也請爲你自身的輕率决定負上責任。”

“……”

“吾也不妨告訴你,朵露切如今就在隔壁的房間,若是她真心想念你們,她理應會第一時間過來這裏。吾不希望介入別人的家庭事,但是也不能漠視顯而易見的過錯。”

“你一直在向我的女兒灌輸些什麽……”

“吾從來沒有干涉過朵露切的意願,吾只是在等待她作出决定。”

“你要讓我們的女兒成爲守人,然後陷入永遠的沉睡對吧~!”

“無知的人,你可知自己在說些什麽~!”

風幻龍驚訝了,她萬沒想到這就是對方前來鬧事的理由。

“我當然什麽都知道~!爲了延續自己的生命,你就必須物色活人成爲自己的祭品,這在過去就有先例了~!而現在能够成爲祭品的,就只有與你朝夕相對的那個孩子~!”

女孩的父親說得沒錯,如今的風幻龍已經衰弱得無可救藥,連身在遠方的國王也在爲此事憂心。

拯救風幻龍的方法並不是沒有,但是那就必須犧牲她身邊最親近的人。

與風幻龍心意相通的人類,他們能够以特殊的形式融入大自然的循環,從而立下魔法契約,源源不斷地向風幻龍提供存在所需的符文。但是作爲代價,他們的意識會迷失在符文的洪流中,變成沒有自我的怪物。

肩負這個使命的人有一個悲壯的稱呼,那就是守人。

守人制度是萬不得已的最終手段,本來是應該作爲絕密的,爲什麽女孩的父母會知道呢。

退一步說,即使他們知道守人的存在,他們又是如何得知種種細節的,如今確實只有朵露切符合守人的資質,但是一介常人是不可能瞭解到這種地步的啊。

“你說的是事實,但是吾從來沒有向朵露切提起此事,更沒有讓朵露切成爲守人的打算~!吾在過去已經失去過最重要的朋友,吾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快將女兒還給我~!即使讓我回到故鄉受苦,我也不願意交出我的女兒~!”

“還要吾說多少次,吾沒有犧牲你們女兒的意思~!”

“再是把她藏起來我就要和你拼命了~!你這個只會想著自己的老不死~!”

“愚不可及的傢伙~!吾可是賽爾菲亞的守護者,向吾揮劍就等于與整個村子爲敵~!”

“我不管,我什麽都不管……!”

醜陋,真是無比的醜陋。

女孩强忍著聽完全程對話,她的內心也有如翻江倒海般激蕩著。

女兒?難道爲了數十萬金幣就可以親手出賣的,還能算是女兒?

自私?難道只會斤斤計較眼前利益的你們,就不是自私?

拼命?不知天高地厚的你們,又有何德何能敢與偉大的神龍大人相比?

無數因果連成了一綫,引導著沸騰的血脉貫穿了女孩的腦海,兒時的歲月,童年的回憶,別離的夜晚,關于自己父母的一切一切,已經在憤怒的咆哮中統統碎裂。

女孩打開了房門,直視著愕然的父母,如同幽靈一般,如同野獸一般。

這兩個傢伙,已經怎樣都無所謂了。

“我,朵露切,决心成爲神龍大人的守人。”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