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要是說到聚會中話最少的傢伙,果然還是迪拉斯吧。

不過我總是覺得,他不是不喜歡說話,而是更喜歡聽別人說話,畢竟他已經在黑暗中沉睡了漫長的歲月,如今生活的每一分秒對他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吧。

“切,總比那些悶坐在一角,整天一言不發的傢伙要好得多吧。”

“隨你怎麽說,反正我對這種無聊的話題不感興趣就是。”

迪拉斯抱緊了枕頭,百無聊賴般望向了無人的角落。

“各位觀衆,迪拉斯先生好像沒什麽精神,我們能不能想點辦法幫助他呢?”

里昂輕輕撥動著手中的羽扇,飄忽的目光突然轉向了迪拉斯。

這種發展不就和剛才一模一樣嗎,我的心裏不禁爲迪拉斯默哀著。

“首先我們要瞭解一下,困擾著迪拉斯先生的到底是工作上的煩惱?人際上的煩惱?還是說,戀愛上的……”

“我在想什麽又怎麽了,你給我少管閑事。”

“是尚未根治的厭食症嗎,很好,看來只能采取終極的治療手段了。”

里昂若有所思地說著,然後向身邊的基爾和亞瑟攤出了雙手。

“來,魚竿。”

“是的,請拿好。”

基爾不知從哪里拿出了魚竿,爲什麽這種小房間會有魚竿啊,而且還是神木特製的~!

“來,紅蘿蔔。”

“這是前天才收穫的,要好好品嘗呢。”

亞瑟不知從哪里拿出了紅蘿蔔,雖然說旅館多的是食材,但是也不能這麽隨便吧~!

“有位偉人說過,給我一根杠杆就能使世界轉動,現在我可以說,給我一根紅蘿蔔就能使迪拉斯繞著磨坊轉動……”

里昂熟練地一拋,魚鈎上的紅蘿蔔就準確無誤地落在了迪拉斯眼前。

“啊,天上掉下紅蘿蔔啦……”

“……”

“啊,紅蘿蔔要飛走啦……”

“……”

“啊,不吃紅蘿蔔的馬有夜盲症啦……”

“你這混球~!又把別人當什麽了~!”

“啊,馬居然說話啦,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聞,我該馬~上聯絡新聞采訪嗎?”

“都說了不是馬了~!說起來今天你已經不是第一次開我的玩笑了吧~!”

“看,這不就精神百倍了嗎,明明每天都攝取了足够的維生素,爲什麽總是擺出一副軟骨病的樣子啊,總不能說我們賽爾菲亞村的紅蘿蔔的質量有問題吧?”

“誰有軟骨病啦~!今天的比賽跑得最多的就是我啦~!”

“我是說,拿到了冠軍就給我擺出冠軍的樣子來,別弄得大家都不高興的。”

“哼,我只是看不慣你們那種沒心沒肺的大笑……”

“剛才你好幾次都笑出來了吧,尤其是說到我的事情的時候……”

我無意間看了一眼手中的懷錶,隨即,我的心裏仿佛被敲了一記重錘。

“……”

糟糕,怎麽已經比預定時間過了三十分鐘了,明明我們還沒說多少話啊?

說起來,最近我經常遇上時間飄忽不准的情况,是我過于頻繁出入希亞倫斯迷宮的緣故嗎?

這下子可麻煩了,明天我的日程已經排滿了,一分一秒也是不容許浪費的……

“大家先靜一靜,雷斯特好像有什麽事情要和大家說。”

察覺到我神色的異樣,里昂馬上幫我打了個圓場。

“既然里昂也看出來了,那我也不妨直說吧。”

我先整理了一下要說的話,然後儘量裝作輕描淡寫地說著。

“從後天起我要離開村子一段時間,朵露切就勞煩大家照顧了。”

“什麽嘛,這點理所當然的事情用不著特意說吧……”

“達格,先讓雷斯特說完。”

要是平時的場合,他們一定會抓住我問長問短的,但是正因爲他們是可以信賴的夥伴,他們馬上就已經理解,我的鄭重其辭中包含著重要的信息。

能有這樣一幫知心的朋友,實在是太好了。

“也不是什麽大事,只是感覺和大家說一聲會比較放心。”

“客套話就少說了,趕快進入正題吧。”

“這次蕪菁大戰的獎品感覺還可以,我們就平均分配吧,那些暫時賣不掉的實物和武器,我可以先換算成現金墊給你們。”

“換算成現金……大概是一百來萬金幣的程度吧,也就是一個人二十萬左右……”

“還有一點就是……”

終于說到重點了,我特意深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已經再三强調過了,我給你們打造的秘密武器千萬不要交給別人,也不能讓別人得知太多,這個別人包括在座的各位,明白嗎?”

“這個我當然明白,說是什麽力量過于强大來著……”

“符文晶球的力量是隨著體積的增加爆發性上升的,我們的武器一旦集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區區人力可以控制的……雷斯特是這樣向我們解釋的,對吧?”

亞瑟向達格復述了一次我的原話,我隨即頜首認同。

“就是這樣,這些武器的威力過于巨大,要是被濫用就不好了。”

“說起來,這就是守靈之力一族堅持要關閉通往起源之森大門的原因吧,沒想到當年那幫毛頭小子闖出了這種亂子啊,我有點太小看他們的蠻勁了。”

“既然風幻龍大人已經平安無事,我們也就沒有繼續打通起源之森的理由了。”

圍繞著風幻龍發生的種種愛恨情仇,里昂是起點,而我則是終點。

符文晶球,拯救風幻龍的關鍵,帝國侵攻賽爾菲亞的原因,守靈之力數百年的傳承,如果說所謂的命運確實存在,那麽符文晶球就是扭曲了我的命運的漩渦中心,我在激流的洗刷中不斷沉淪,與靜候在漩渦中心的朵露切相遇也是必然的吧。

歷經了一系列波折之後,我總算不辱使命地安置好了所有符文晶球,也順利救出了四位沉睡的守人,强行衝破起源之森的大門迎回了風幻龍,眼看就要爲事件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但是我沒預料到的是,符文晶球在失散的過程中損耗了不少質量,這些碎片是找回來了,但是如何處理它們則成爲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如果讓它們隨意逸散在荒野,那就很有可能破壞符文的平衡。

爲了有效控制這些無序的力量,也爲了預防帝國軍侵攻的可能性,我用這些僅存的碎片打造了一批武器,幷將它們交到了我最信任的人手中,他們是拼上了性命也要幫助我的好友,我堅信他們一定會將符文的力量用于正途。

比修那爾持有的是雙劍,正義雙刃。

亞瑟持有的是法杖,賢者之杖。

達格持有的是單手劍,符文傳說。

迪拉斯持有的是拳套,冰封魔狼。

里昂持有的是長槍,軍團戰槍。

柯露提持有的是巨劍,黃金聖劍。

除了基爾之外,如今在座各位都是這些武器的持有者,在充分體驗過武器的巨大威力之後,相信他們也能理解我的用心良苦。雖然說將符文的力量交給人類不是十分妥當,這姑且就算是我對賽爾菲亞村的一點感恩回報吧。

“我要說的就這些了,大家還有問題嗎?”

時間已經不多了,何况我還答應過小露今晚要回家過夜,我不忍心看到她獨守空房的憔悴模樣。

“雷斯特,可以說說是什麽事嗎?”

很意外地,里昂用了本名來稱呼我,我突然感到了一股無法逃避的壓迫感。

這是魔法師的直覺,明辨真實與虛僞最爲敏銳的觸感。

“……關于起源之森與符文晶球的事情,我要回去和家族商討處理結果,可能要花上一點時間。”

“說的也是,那不是雷斯特你一個人可以勝任的工作。”

“那是當然的吧,我終究也是一個人……”

說著,我披上了外袍轉身就往房門走去。

“我要先回去了,小露還在家裏等著我。”

“嗯~!在雷斯特離開的這段時間,我會每天都好好看著朵露切的~!”

“外面有點冷,小心不要著凉了。”

“也順便幫我帶點首都那邊的特産過來,聽說那邊有家蓋澆飯很不錯啊……”

“你個傻瓜,蓋澆飯帶回來還能吃嗎。”

“啊,我知道的……”

我已經無法回頭,因爲我知道一旦回頭,衆人溫暖的目光就會迅速變成指責,將我僅存的自尊拷問得體無完膚。

人們常說理性與冷酷僅是一紙之隔,但是和他們相處過後,我才知道自己非但不理性,而且十分冷酷。我在賽爾菲亞村所獲得的一切,與我身爲守靈之力一族的使命,終究還是無法相容。

所以,我已經决定了不爲這種事情動搖,我的人生已經交由命運的圖紙一一規劃,如今我能做到的,就是任由這具軀體在找不到出口的迷宮裏隨波逐流。

哪怕是承受最爲惡毒的非難也好,就讓我這樣默默離去吧。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