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0 BP-
“你倒是給我解釋一下啊,雷斯特。”

達格穿著松垮垮的睡衣,一臉不滿地盤坐在地板上,他手邊的枕頭也早已被敲打到變形了。

“明明說好大家一起拿冠軍的,爲什麽只有我一個沒有啊……”

“這次事出突然,能保住五個冠軍已經很好了,我也不知道柯露提他們吃了什麽藥。”

“還有啊,你說過最終作戰的最後要將黃金蕪菁扔掉得分,但是你沒有告訴我沒有黃金蕪菁的時候該怎麽辦啊。”

“計算總是會有少許差異的,你沒有忘記作戰內容就是盡責了。”

“怎麽都好,當初是你提議讓大家一起拿冠軍的,現在目標無法達成,而我成爲了唯一受害者,你說這要怎麽辦?”

“我也沒有說過失敗者就一定沒有獎品啊,你看我們現在不就在商議嗎?”

說著,我裝模作樣地掃視了一眼在座衆人,今天蕪菁大戰的勝利組合,他們同樣是穿著睡衣,饒有興致地聽著達格的抱怨。

比賽結束之後,我們沒有立即前往飯店狂歡一番,而是像事先約定那樣,選擇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在旅館歡聚暢談。因爲上一次達格酒後惹出了不少麻煩,還賠了一大筆錢,所以我們這次派對奉行的是滴酒不沾的原則。

酒精所帶來的瘋狂與放縱固然不錯,我更爲享受的却是與這幫老友秉燭長談的時光,在與小露結婚之後,我與他們相處的時間是越來越少了,雖然我們無法止住時光的飛速流逝,但是每次聚會之時,我們總能够暫時拋開身上的包袱,找回一點年少輕狂的感覺。

哪怕一點就够了。

“虧你還敢說是慶功派對,現在倒是變成了幸灾樂禍派對啊。”

面對著衆人想笑又笑不出來的表情,達格狠狠地回瞪了他們一眼。

“不,我們這次確實做得太過火了,幸好沃爾卡諾先生沒有追究。”

然後,里昂故意模仿著沃爾卡諾的腔調說。

“組隊參賽的事情就算了,畢竟規則沒有寫明不許組隊,但是如果你們再將超失敗作帶進場的話,我就要罰你們吃一年的超失敗作,呵呵呵呵~!”

“是啊,因爲我記得上次有人偷偷將失敗作帶進場,所以我就想帶超失敗作進場也沒問題吧,結果還真的沒問題。”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們今晚的主題是慶祝,慶祝~!”

“話說,慶祝的方式有很多種,爲什麽偏偏要選擇現在的方式呢?”

基爾突然向大家提問說。

“亞瑟說過這叫睡衣派對,但是我覺得這只是單純的聚在一起,然後在地板上睡覺,這樣又會發生什麽好事嗎?”

“這是東方的傳統習俗,睡在地板上能有效促進血液循環,我也是剛剛從書本看到的……”

沒等亞瑟說完,達格就迫不及待地大吵起來。

“啊啊啊啊啊又把我晾在一邊了~!先解决今天會議的主題好不好~!”

“說到底,這還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

迪拉斯冷冷地回了一句,眼神中帶著說不出的鄙夷。

“你不够錢花,然後找雷斯特想辦法,讓你成爲蕪菁大戰的冠軍,最後還把我們所有人都捲進來了,你個傢伙却連謝謝也沒有多說一聲。”

“我的確缺錢花,我的確拜托過雷斯特,但是誰也沒想過要和你這種傢伙合作啊。”

“這就是達格你不對了~!你看雷斯特就從來不會有錢不够用的時候,而且他現在還要養家糊口,一份錢兩個人用啊~!你就趁著還是單身的時候多多學習一下吧~!”

比修那爾有點看不下去了,他大聲責備著達格說。

“不能這樣比嘛,我又不像你們在城堡工作,有一份穩定的收入……”

“其實沒你想像的那麽難,我的錢也是靠種田一點一點賺回來的,不過這需要足够的耐心。”

“要是種田那麽容易賺錢的話,我這個種田小王子早就是大富翁啦……”

達格仿佛有點自嘲地說著,然後皺起眉頭想了又想。

“我想起來了,之前雷斯特教過我一個賺錢秘訣,好像是將村民拉到店裏然後向他們兜售什麽的……”

“喂,我不是說過不能隨便說出來的嗎……”

等等,爲什麽話題變成這個方向了,再說下去會很糟糕的。

“聽你這麽一說,我也想起類似的事情了。”

迪拉斯難得對達格表示了贊同,他一點一點將記憶的細節組織成文字,但是他似乎感到非常吃力。

“大概是這樣的吧,有一次我被雷斯特約去一起釣魚,我確實記得自己一連去了好幾個湖泊,也釣到了很多不錯的東西,但是當我回到旅館的時候,我發現身上多出了我最不喜歡吃的草莓蛋糕和巧克力蛋糕,而且錢包莫名損失了整整十萬金幣~!”

“最後一段內容跳躍得太快了吧,你就不能說清楚一點嗎?”

“其他細節我不太記得清楚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是在城堡的門前和雷斯特道別的。”

聽完迪拉斯的描述,亞瑟也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緊接著說下去。

“是啊,我也有過類似的事情,每次和雷斯特外出冒險之後,我的身上總會多出很多我不想要的東西,然後錢包的金額總會無意中損失大半,我也一直想不明白這是爲什麽。”

“原來亞瑟也是這樣嗎,當初我還以爲這是我的錯覺,畢竟我的心思都在釣魚上……”

“其實我也試過,有一次我和雷斯特一起外出冒險,等我察覺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了,而且我完全想不起來這三天干了什麽,我的記性明明沒有差到那種程度啊。”

“唔,沒想到連基爾也是這樣啊……”

里昂用羽扇遮住了半邊臉龐,以一種無法捉摸的語氣說。

“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作爲這一系列事件的中心人物,雷斯特你能發表一下見解嗎?”

“你們不是主角就不要發表這種危險言論啦~!我的立場頓時變得很微妙啊~!”

“主角?危險言論?”

嗚哇,一開口就說了不該說的話,這下子要完蛋啦~!

汗珠快要從我的額頭流下來了,即使是小孩子也能看出我就是一切事件的幕後黑手吧~!

但是這種發展不會太奇怪了嗎~!不會太奇怪了嗎~!

“我的意思是……過于深究別人的私生活……是……十分危險的……想法……”

“雖然不知道爲什麽,但是我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不能繼續深入,就此打住吧。”

“本……本來就不應該討論這種靈異事件吧,我快要嚇死了……”

里昂還是用那種不鹹不淡的語氣說著,我盡力裝出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心裏却暗暗慶幸著。

“切,結果還是沒能問出雷斯特的賺錢秘訣嗎……”

“你自己都說不想和我比了,所以賺錢秘訣就自己一個人去想吧,像蕪菁大戰這種便宜是不會有第二次了。”

“我就說了,我根本沒占到便宜啊~!”

“對了,我想到了另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亞瑟的眼鏡突然反射出犀利的寒光,與此同時,他的嘴邊浮現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

糟了,難道他又進入了傳說中的鬼畜問答模式?

我還清楚記得亞瑟的第一次發作是在前年擔當問答大會主持人的時候,當時他的神色變得十分詭異,接連向選手們提出了一系列無比尖刻的問題,幾乎都要將他們嚇哭了,我還記得的就是,我們調配了足足十隻封印烏賊的墨汁才將他制服,結果他在事後的半個月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呃,什麽問題呢?”

我固然不抗拒你一言我一語的閑聊,不過不能自由掌控場內的節奏也是麻煩事,要是這樣漫無止境地拖下去,時間可能就不够用了。

畢竟我費了那麽多心思將大家聚在一起,可不是爲了閑聊這個單純的目的。

“雷斯特你都是要當老爸的人了,怎麽還有心思和我們這群單身漢胡混呢?說起來,這次睡衣派對的發起人可是你啊?”

“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這是蕪菁大戰的慶功宴,爲了達格的健康與錢包著想的無酒精綠色派對,就是這樣,我希望這個晚上能成爲我們今後活動的榜樣。”

不過我還不打算馬上點破主題,現在就隨便說點什麽蒙混過去吧。

“雷斯特你又來了,每當你一臉假正經的時候,你的腦子肯定是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都不想再吐槽你了。”

“是啊~!明明是坦誠相見的睡衣派對,就不要拐彎抹角的了~!”

“真的……要我說實話嗎……”

我故作神秘地壓低了嗓音,大家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了過來。

“其實……小露她的鼻鼾非常厲害,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繼續下去說不定會神經衰弱。”

“啊……?”

“我終于體會到瓊斯醫生的難處了,這一定是他也治不好的疑難雜症,所以他才會在小露出嫁的時候露出既是失落又是興奮的表情,睡眠不足果然是人類最大的敵人嗎……”

“不會吧,朵露切明明就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怎麽會有鼻鼾呢?”

“是啊,據我所知只有肥胖的人才會有特別厲害的鼻鼾聲……”

“亞瑟,光憑外表判斷事物不是什麽好習慣,你剛剛認識迪拉斯的時候,難道你會覺得他這種草食男會是一個狂熱的刺身愛好者嗎?”

“喂,不要隨便就把話題扯到別人身上~!”

“唔,我大概想像了一下,朵露切的鼻鼾聲應該是這樣的吧。”

說著,里昂用羽扇將臉龐完全遮住,然後擠出了一串難以名狀的聲響。

“啊……啊……啊……啊……”

糟糕,爲什麽我會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這哪里是鼻鼾聲啊,這明明就是噴嚏打不出來的聲音,而且音調還越來越高呢。”

“……”

“……”

“……”

“怎麽,我說錯了什麽嗎?”

達格一臉不解地看著衆人的沉默,沒過多久,其餘五人紛紛捧腹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完蛋了,將話題引向了那個方向的我,果然是在自掘墳墓嗎……

我盡力擠出了幾分苦澀的乾笑,但是這毫無作用,數道饑渴的目光已經將我重重鎖定,仿佛要將我僅存的羞耻心剝個精光似的。

“原來如此,話題已經踏入單身人士無法理解的領域了嗎……”

“原本我以爲雷斯特只是領先我們一小步,沒想到他已經遠遠將我們拋在身後了嗎,可惡啊~!”

“雷斯特你這個不炫耀就不舒服的混蛋~!我要動用暴力手段將你驅逐出這個單身派對~!”

“唔,作爲這次事件的中心人物,雷斯特你能發表一下見解嗎?”

“够了~!你們到底有多在意別人的私生活啊~!”

嗚啊~!又被出其不意地反將了一軍~!而且這個人又是里昂~!

不行了,被他們這麽挑逗一下,我的腦子裏就開始不斷浮現各色關于小露的妄想。

明明是充滿陽剛氣息的睡衣派對,爲什麽我還是會如此在意小露的事情啊~!難道說我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戀愛腦了嗎~!

“臉紅了臉紅了,看來雷斯特還是一個純情的好孩子啊。”

我强忍著仿佛要將我蒸發的羞耻感,一臉假正經地說著。

“里昂先生,我知道你一向是個舉止輕浮的人,但是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你的內心居然比我想像中還要肮髒得多……”

“我知道的,占據了雷斯特內心那具美妙的身體,一定也在時刻警醒著你不要望向我們這些肮髒的男人吧,一直嘗試引誘你出軌的我還真是罪大惡極啊。”

“朵露切美妙的身體……唔,光是想像就要流鼻血了……”

“雖然說溫柔鄉是每個男人的終極夢想,但是也要多多注意身體啊。”

“你們在對別人的妻子想些什麽失禮的事情啊~!”

“啊……啊……啊……啊……雷斯特……雷斯特……!”

就連一直脫綫的達格也開始嘲諷我了,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了啊啊啊啊啊~!

“怎麽樣,聽到如此銷魂的鼻鼾聲,雷斯特你的神經衰弱了嗎~!神經衰弱了嗎~!”

“你們適可而止吧~!爲什麽每個話題都要拿我來開涮啊~!”

“好吧,我想刻意秀恩愛的雷斯特已經受到應有的懲罰了,這個話題就到此爲止吧。”

“嗯,我也覺得一直拿別人的家事開玩笑不是太好。”

里昂伸出雙手示意大家打住,大家的情緒隨即平復了下來。

哎,連續兩次都成爲了吐槽的焦點所在,就算脾氣再好的人也會感到心力交瘁吧。

我確實想幫大家製造一點話題,但是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的啊。

所以說,把握著聚會節奏的人其實不是我,而是這個讓人摸不著邊際的里昂嗎,這傢伙真不愧是見慣大場面的大神官。

“話說回來,基爾今晚都沒有怎麽說話呢。”

沉默了一陣子,發起話題的人還是里昂。

“啊啊,好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活動過身體,感到有點累罷了。”

“基爾啊,每天都呆在家裏看書可是不行的,來吧,和姐姐一起晨運去……”

達格似乎是完全進入狀態了,他在一旁模仿著柯露提的語氣說。

“姐姐她是不會說這種話的,因爲她知道我是不會去的。”

“看來基爾對付女人意外地在行呢,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樣子,讓人不忍心下手那種。”

“姐姐和一般的女人不能相提幷論啦,哎呀,我好像說了不得了的話。”

基爾還是一如既往地微笑著,看著他的樣子,里昂有點失望地說。

“我還想吐槽說‘柯露提聽到你說這種話會很傷心的’,但是看到基爾的笑容果然就說不出口了,你這種性格最讓我沒轍了。”

“我倒是覺得基爾和小白很匹配呢,能够容忍和化解小白各種冒失行爲的,在我們村子裏估計就只有基爾了吧,而且你們別看小白一副孩子氣的樣子,她骨子裏其實是一個堅强與成熟的人。”

我也隨口說了幾句,與剛才的刻意表演不同,這是我的真心話。

“大家是這樣想的嗎,說實在我蠻意外的,不過我對小白沒有那種意思啦……”

“難道說基爾在意的是琥珀嗎,因爲受到嚴厲的姐姐的管教,所以對無拘無束的天真爛漫的女性有著本能一般的渴求,於是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裏,兩個人察覺到了對方的……”

“亞瑟你硬是要這麽說,我也不知道怎麽回答才好啊……”

“我們這麽難得聚在一起~!就不要老是說女人的事情啦~!”

我能看到比修那爾的眼中冒出了火焰……

“來點男子漢的話題吧~!比如友情~!比如努力~!比如勝利~!”

“你個熱血笨蛋,討論女人已經是最正宗的男子漢的話題了好吧,怪不得你到現在還是單身啦。”

“工作的時候是工作~!戀愛的時候是戀愛~!達格你怎麽能將兩者混爲一談呢~!”

“我就說了,你和庫洛麗卡看上去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實際上都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說得沒錯~!庫洛麗卡是我最大的競爭對手~!總有一天我的料理技巧會超過她的~!”

“哎,你們就不能爲這種無聊的話題少吵兩句嗎。”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