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42

RE:【RF4】【長文】Last Regret

樓主 coolsyo THISISGYX
GP1 BP-
在連續數日的風雪過後,賽爾菲亞村終于迎來了久違的陽光。

大片的烏雲早已遠去,在尚未凍透的天空中留下了數道灰藍的軌迹,陽光輕撫著薄薄的積雪,如同雪白的棉被般滲著醉人心扉的溫暖,田裏的作物披著這片晶瑩剔透,默默散發著青綠的芳華。

對于漫長的寒冬而言,這確實是一個令人神清氣爽的早上,連日的疲憊也仿佛一掃而空。

“啊不要搶不要搶,現在馬上給你們添牧草……對了水槽也要洗一洗了……”

小屋內的寵物圍成了亂糟糟的一團,我一個一個地輕撫著它們,這些孩子已經好久沒有出過野外了,今天它們一定也渴望著外面的陽光,想在清爽的晨風中奔馳一番吧。

“今天我也沒有空,所以田地的工作就拜托你們了。”

我一邊交代著,一邊向寵物們拋出幾個黃金南瓜,這是對它們努力工作的獎勵。

“那麽明天見~!”

我,雷斯特,賽爾菲亞村的王子,今天也在爲村子的繁榮努力工作著。

接手賽爾菲亞牧場的三年來,我一直在努力不懈地磨練自己的農耕技術,如今牧場的田野青葱遍地,小屋內還飼養了大批飛禽走獸,我也早已從一個五穀不分的落魄王子,蛻變成一名足以獨當一面的農場主人了,就連一向高標準嚴要求的亞瑟也對我的進步贊嘆不已。

“半個月也無法達到50%的成長率,看來今年之內金剛花的育種任務是無法完成了呢……”

“蘿蔔的生長情况有點緩慢,要再多加一點增大劑嗎……雖然說現在是冬天……”

“這裏的土質有了很大的改善,砍掉果樹之後該種點什麽好呢……”

我用筆細心地記錄著作物的生長狀况,即使如何將雜活交托給別人,這也是農場主人必須做的工作,雖然說,這也是在亞瑟的嚴厲監督下養成的職業病。

不過工作忙歸忙,農作物始終是自發成長的生命,實際也沒必要整天看著,在將十級的燈籠草種子和鐵千輪種子出貨一次之後,估計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剩下事情的交給寵物就好。

“OK,有了這個種子琥珀應該會很高興的吧,那個頭痛的白水晶就先不管了。”

牧場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慵懶的太陽也爬升到了可以目視的位置,我不經意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突然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早飯。

怪不得剛才的工作總感到沒有動力,原來我的體內的確缺少了一些必要的東西。

不僅是爲了滿足疲憊不堪的肉體,同時也是爲了撫慰無法安息的精神。

相比起吃不飽就大吵大鬧的小孩,大人更多要忍受的是內心的空虛與死寂,幸福可不是鎖在盒子中現成的糖果,那是必須歷經波折與磨難才能一窺究竟的,人生終極的寶藏。

我曾經一再向饑餓索求著研磨鬥志的求生本能,但是時至今日,饑餓給我帶來的更多却是不安與恐懼。

畢竟,我也是個已經成家的人了,賽爾菲亞牧場不僅是我財富的全部,更是我靈魂唯一的歸宿之處,我實在無法想像失去這一切的感覺。

“還沒有起來啊,小露……”

默念著那個親切的名字,我向著溫暖的屋內走去了。


“起床啦,小露。”

坐在了雙人床的一側,我小聲地說著。

“……”

“喂,小露,要起床了,已經八點多了。”

“唔……”

明媚的晨光揭開了覆蓋于臥室的謎紗,我的目光也定格在了眼前這幅美妙的畫卷之上。

那是一頭散亂而不失標緻的粉紅秀髮,雪白的肩背在日光下一覽無遺,柔弱,浮想聯翩的曲綫。

“我說啊,再不起床我就要餓扁了。”

雖然用如此陌生的詞彙描述自己的妻子幷不是十分妥當,但是無法否認,她依然保持著我們相識之時的那份美麗,以及令人傾心不已的高雅氣質。

“那就餓扁吧……唔……”

或許還有一點孩子氣的可愛吧……

“喂喂,我真的要生氣了哦,生氣了哦?”

“……”

奇怪了,平時總是六點整起床的小露,今天不知怎麽完全起不來。

沒辦法,那就只好使出終極手段了吧。

我狠下心來掀開了被子,然後用力一扯,但是被子的另一角被某股怪力牢牢抓住了,要是我再用力的話,說不定被子就會破掉。

我腦海中不禁浮現了四肢像鉗子一樣咬緊了被子,與睡美人完全不符的形象,萬幸的是被子擋住了我的視綫,我什麽都沒有看到,什麽都沒有看到……

不過我也知道,小露是不會鬧這種脾氣的,這一定是某個傢伙的杰作。

“壞人,想要對我家的小露幹什麽呢~!”

說起來,這傢伙還搶在小露之前認識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孽緣嗎?

“對不起,我只是路過的臨時演員,完成導演指定的劇本之後我就會馬上離開的。”

“哼哼,完成這段劇本之後你就會永遠消失是吧。”

“當然咯,和小露一起消失到天涯海角,在一個誰也不會打擾我們的地方悠閑度日。”

“唉,我早就警告過小露了,長得像雷斯特的沒一個是好東西。”

我手中的被子像是魔術一般淩空騰起,然後齊整地蓋到了小露身上,突然之間,一個身穿小丑服的娃娃憑空出現在了我面前,然後向著我擺了個鬼臉。

“不過不用擔心,我已經守護了小露上百年之久,能够接近小露的壞男人可以說一個都沒有~!”

“這可傷腦筋了,我可不覺得我不是一個壞男人啊?”

“在演變成不可收拾的事態之前,我先會將所有長得像雷斯特的臨時演員抹殺,到時我就是小露名正言順的……啊痛痛痛痛~!”

“是啊,將你這種廢物幽靈的存在抹殺掉,對身心健康可是大有益處的。”

“居然將咒符偷偷放在睡衣中,小露是在什麽時候瞞著我練成的必殺技……啊痛痛痛~!”

額頭被貼上了一堆不明的咒符,小丑娃娃終于停止了拙劣的表演,乖乖坐到了一邊。

能將碧可收拾得貼貼服服的人,在賽爾菲亞村也不會有第二個了吧。

“哎,看來以後叫小露起床的任務交給碧可就好了。”

“我什麽時候要你叫我起床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啊,我的睡美人啊,我曾經獻上情深的一吻,將你從長達百年的沉睡中喚醒,沒想到你現在要再次舍我而去嗎……”

“大清早的就少說兩句冷笑話吧……”

從相識之初我就知道,小露不是那種談吐自若的女孩子,她更喜歡將感情埋藏在心底,然後付諸實際的行動。

只是看到她一臉憔悴的樣子,我一時也無法掩飾內心的失落。

“有黑眼圈了,昨晚沒有睡好嗎?”

小露下意識地摸了摸臉頰,然後悄悄別開了眼光。

“還不是你的問題,每天都那麽晚才回家,我都擔心死了。”

“好好,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我顧不上清理殘留著泥土的外套,一把就將小露緊緊抱在了懷裏,我渴望得到她的溫暖,但是我更不想看到她爲我擔憂的樣子。

“傻瓜,現在做更多也補償不了啦。”

“那麽先來梳頭吧,之前小露說的我都學會了,不會再出差錯了。”

“那我先轉過身去了,梳子就在床頭的梳妝盒裏。”

我能聽出小露的話語中有少許啜泣聲,不知爲何,我的眼眶也有點濕潤了。

展現在我眼前是一頭柔順亮澤的長髮,有著未經修飾的天然美,我拿起了梳子左右思量,却總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親愛的,和通常一樣就好。”

唔,我果然還是太緊張了,要是讓小露看到我現在的窘態,她一定會笑出來的吧。

明明是已經成家立室的男人了,爲什麽還會像小孩子一樣害羞啊~!

我猛地閉上了眼睛,隨手就將梳子往下一揮,我只知道自己的右手在無意識地上下滑動著,完全失去了通常的知覺,天曉得這過程中發生了什麽慘不忍睹的事情。

“……”

“……”

啊啊啊呼吸在顫抖手心在冒汗世界在搖晃,果然還是說點什麽搪塞過去吧。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兒孫滿地……”

“這是什麽意思?”

“哦,這是從小白的故鄉傳來的俗語,是在婚禮的時候祝福新人的。”

“我是說……兒孫滿地……”

“呃……就是那個意思啦……哈哈……”

“不過……我可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要是平時我一定會順利完成轉守爲攻,順著這個勢頭繼續捉弄她,但是此時此刻的我,一定是像個上了年紀的大叔那樣傻笑著吧。

是啊,當初舉行婚禮的時候,我們是如此的不知所措,那時候誰也沒有預料到,甚至連想像也不敢想像,我們這麽快就跨入了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如今小露的體內,正孕育著我們愛情的結晶。

人們常說愛情會使人失去理智,那麽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這塊結晶的我,智商一定已經跌入了黑暗的穀底吧,只要小露稍有表示,無數臉紅心跳的妄想就會在我的腦海中爆炸。

“今天我想要草莓蛋糕和輕鬆茶,可以嗎……”

“也不是不可以啦……”

小露實在是太會選擇時機了,雖然我心中早有了明確的答案,但我也不忍心斷然拒絕。

“不過,今天我一定要讓小露連昨天份的沙拉吃完,不然我工作也不會安心的。”

“明知人家最不喜歡蔬菜的說……”

“雖然我知道小露的身材很好,怎麽吃都不會發胖,但是爲了肚裏的孩子著想,多少也要注意一下營養均衡吧。”

我將手輕輕按到了小露的腹部,然後在她的耳邊溫柔地說著。

“下一次吧,下一次我一定親手給你做草莓蛋糕。”

“嗯,今天我會好好把沙拉吃完的,你就安心工作去吧。”

“小露,謝謝你……”

小露的溫柔徹底粉碎了我的理智,我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的雙肩,然後慢慢向她的嘴唇靠近。

“嗚啊啊啊啊啊,我的小露要被不知名的臨時演員搶走啦。”

“……”

“碧可,即使是臨時演員也是有尊嚴的……”

我總感覺到今天碧老是在有意無意地打擾我們,這下子終于可以確定了。

硬是要找原因的話,大概就是她不滿我連續好幾天早出晚歸,沒有好好盡到丈夫的責任吧。責怪我是無所謂,不過我不希望小露也因此受到傷害。

“小露,這個時間我應該出門了。”

我壓抑著心中的悸動轉過了身子,同時整理了一下略顯淩亂的服裝,要是繼續沉湎于眼前的幸福,恐怕我就會喪失踏出家門的决心了。

“我要爲今天的蕪菁大戰做最後的準備工作,今年外來的參賽者很多,但是人手却不是很足够,沃爾卡諾管家都忙不過來了。”

“工作不要太拼命了,偶爾也要早一點回家吧。”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我也和小露說過了吧,要是不將現在的工作一口氣完成,等到小露生日那天說不定我就抽不出時間了。”

說著這番話的時候,我實在沒有勇氣直視小露的雙眼,說實話,這個時候我的心裏想著的不是小露,不是工作,而是其他完全無關事情。

一些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家庭牽涉其中的事情。

“我這就出門去了,小露你要多多注意身子,不舒服記得第一時間找瓊斯醫生。”

“……”

如果語言可以表達一切,那就不會有猜疑,如果人心可以接納一切,那就不會有紛爭。

我一直確信著,小露比我更清楚這句話的含義。

那麽,她到底是抱著多少辛酸,向我說出這句道別的呢。

“對不起,今天沒能爲你準備便當呢。”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86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