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2
GP 225

【創作】十二幻想-其之八

樓主 某B NanaseBard
GP5 BP-

日光在雲層的隙間忽隱忽現,牽動人們的呼吸與心跳。
這是個燥熱的夏季午後,濃重的水氣在大地上蒸騰。

場邊的鐵絲網外,人群川流不息,
偶爾有人駐足停留觀看,看著操場上的田徑隊,單純且執著地來來去去。
鐵絲網裡裡外外,彷彿不同次元的異世界。

年輕的跑者揮汗如雨,啪的一聲,接力棒遞交出去。
下一位跑者全力衝刺出去,身上的汗滴好似在發光。
一旁的教練看著碼表,呼喝場中的選手們。

少女從鐵絲網外看著運動場,一臉麻木的淡然。
曾經歷歷在目的景象,如今對少女而言已是遙不可及。

「我還能……繼續跑下去嗎?」
少女輕輕抓著鐵絲網,眉頭深鎖。
本來跑步對她而言,如同呼吸一般自然。
踏上賽道,就能得到勝利的她,總是讓他人看著她的背影。
那隨風飄揚的、短短的馬尾,
還有總是綁在其上的淺綠色緞帶,總讓人為之目眩。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少女失去了速度。
某種混濁的、揮之不去的事物,纏住了雙腳、佔據了氣管與肺臟。
少女再也感受不到,奔馳時吹拂在臉上的、清涼的風。

眼前的景色漸漸模糊起來。

時間像是不停的倒退,如同回到遙遠的那天一般。
因體力不繼而頹坐在地的男孩背對著夕陽,任憑光芒將他吞噬,
但即使倒坐在地,大口地喘著粗氣,男孩堅定的眼神卻似乎在告訴少女:
「我們一定會得到優勝!」

男孩滿心期待,替少女實現她那有點好強的夢想。
握住少女攙扶他的手,男孩站起身來,開始繼續向遠方跑去。
跑著跑著,男孩的身影漸漸淡去,最後消散在空氣之中

那年的大賽前夕,男孩轉學了,帶著遺憾、還有少女的小小夢想離去。

一直到現在,少女還是努力地跑著,
期望有一天能將這接力棒,親自交到男孩的手中。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少女略顯孤高的夢想中,多了另一個人的身影。

然而,在那個雨季的東京,少女與自己的夢就此永別。
遙遠的約束,在葬禮的會場上,隨著線香的細細長煙消散。
這次男孩的告別,沒有再會的機會。
明明跑在賽道上,卻再也不期待看見終點線。

「不想跑……不,是跑不了了……」
對著失望的教練,少女無力的回應,滿是絕望。

「回一趟老家,給自己放個假吧。」教練語重心長地建議少女。

然而,一直供奉在老家的接力棒,
那已然褪色的紅,如今看來卻鮮艷異常。

於是少女逃了出來,以遲滯的腳步。

流動不已的雲層,透出了少許縫隙。
炫目的陽光照在少女的臉上,她不禁舉起手來稍微遮著。
模糊之間,似乎有個人影站在少女的身前。
即使人影的邊緣被光芒咬噬而殘破不堪,但仍依稀可以看出是個男孩。

流動不已的雲層,再度遮蔽了陽光,眼前的身影現出了全貌。

時間彷彿在一瞬間靜止下來。
時空的錯置感讓少女停止了思考,呼吸也為之停頓片刻。

第一步、第二步,少女緩緩地朝著人影走去。
懷抱著不安與期待,即使思緒如此期盼,雙腳卻不聽使喚。
少女很想快步前進,卻怕男孩在她眼前再度消失。
少女不想靠近,卻又期待看到男孩的臉。

雨水,緩緩地灑下。
在炎夏的季風中,以四十五度角飄落。
灰澀的雨雲,厚重卻不密集地在天空遊走。
偶爾,還可以從那間隙中,看到一抹璀璨的藍天。

男孩轉身跑開,那如陽炎般的、從如霧般大氣中折射而來的身影,零零落落。

少女拔足直追。
燥熱的陣雨天,少女奔跑著。
本已疲憊的身軀,再度湧現出力氣。
她緊緊追著男孩的背影,就這樣從校區跑到鎮上。

「錯不了,是他沒錯!」

雖然看不見臉孔,但那身影已然深深印在少女的回憶之中。
揮汗的動作也好、呼吸時肩膀的起伏也好、腳步踏出時的節奏也好。
就如同從記憶中逃出來一般,男孩的影像此時鮮明異常。
少女甚至可以知道,男孩什麼時候會按壓一下因跑步而疼痛的側腹。

總是優勝的少女、總是跑在最前方的少女,那是她頭一次如此注視他人的背影。

落下的雨水越來越重。
少女的呼吸卻漸漸和緩。

她放慢了腳步,在雨水之中調整了自己的呼吸。
被雨洗滌過的清冷空氣,在灼熱的氣管與肺泡中帶來絲絲涼意。
從瀏海與兩頰吹拂而過的微風,逐漸滲入肌膚、流入血管。
不穩定的心跳,有了輕快的節拍。
原本揮之不去的、無形的重負,慢慢崩解。

少女不發一語,只是跟著回憶中熟悉的身影,慢慢地跑、慢慢地。

男孩沒有變,還是多年前記憶中的那個男孩。
然而,少女已經長大,如今的她,已經是國家級的長跑代表。
這意味著,只要再跑個幾步,少女就可以輕鬆超越男孩。

但是,少女沒有這麼做。

她跟在男孩的身後,在無人的巷弄間穿梭。
窄巷的破舊路面上,無數的水坑裡,激起了無數漣漪。
偶爾,少女擦過從圍牆中探頭出來的花叢,水花在雨中四散。
偶爾,兩人穿過無人的神社,腳步聲在空氣中迴響。

雨雲,緩緩地從大樓如鏡面般的玻璃上撫過。
雨滴,在街頭轉角那破舊的凸面鏡上接連滑落。
雨水,在柏油路面的凹痕中,殘破地映照著灰色的天空。

少女在許許多多光影的映照中穿梭來去。
在那裡面,看不到男孩的身影。

漸漸的,她已經明瞭自己所追逐的,是已經回不去的過往。

地平線那邊,還可以看到逼人的日光。
光線在空氣中漫射,然後在細碎的雨點上撞成金黃色的塵埃。
空氣濕濕的、悶悶的,有揮之不去的遲滯。
視線順著長長的街道看去,盡頭的景物彷彿有些扭曲。

「那傢伙的話……一定會在這裡慢下來……」少女心裡這樣想著。
那是她所知道的,男孩的極限。

果不其然,男孩終於放慢了腳步,
然後在小巷的盡頭、一面破舊的磚牆前停了下來。
少女在男孩背後三步的距離站定,幾次深呼吸之後,心跳平靜下來。

「果然……贏不了妳呢……」

「笨蛋,怎麼可能贏的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世界的聲音已然消失。
原本放肆的夏日蟬鳴,嘎然止息。

男孩轉過身來,與少女面對面站著。
男孩還是當年的那個男孩。
然而,少女已經長大。

「要用什麼樣的速度,才能追上那時候的妳呢?」
男孩以有些感嘆的口吻這樣問道。

「只要跑得比現在的自己快就行了吧。」

「那大概,也只有妳才能辦到呢。」


「別說那種喪氣話啊你這笨蛋。」少女稍微斥責了一下男孩。
她想起那年在操場上的特訓,男孩也是像現在這樣被少女責備的。


「妳很清楚的,不是嗎?」

「那種事情,我才不知道!」

「我啊……只是個沒有什麼才能的人。」

「才不是!」

「雖然努力了很久,但也只是不會拖累妳的程度吧。」

「明明只是個初學者……不要太過自以為是啊!」

「即使沒有我,能得到優勝真是太好了呢……」


「才不是這樣!」少女大聲地反駁:「什麼都不懂的你,不要隨便亂說!」

「如果那時候……那時候……
「……你還在的話……一定也可以拿到優勝的啊……
「不對,優勝什麼的……不重要啊……
「那時的我也好、現在的我也好……那種東西……不重要啊……」


「可是……我已經沒辦法跑下去了……」男孩黯然回道。


陣雨淅瀝瀝地下著,少女一身溼透。
那單薄的衣衫緊貼在肌膚上,顯現出令人氣息為之一窒的美麗曲線。

然而,男孩彷彿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一般。
身體也好、手腳也好、髮絲也好。
在這像要洗淨一切的雨中,男孩的身上,完全不沾任何水滴。

然後,雨勢漸弱。
陽光不安份地在雲層中騷動,撥開烏雲隨著雨點灑下。
男孩的身影,也隨著漸強的光芒,越發透明。
彷彿夏季午後的海市蜃樓那樣,有些稀薄、有些搖曳。


「你這傢伙,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突然出現,又這樣突然告別……
「我不會再被騙了……
「不會了……
「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
「明明只是想跑步而已……
「明明只是想跑在你身後而已……
少女一字一句地說道。話音裡激動的情緒漸漸消散。
原本因激動而微微豎起的秀眉,漸漸垂下。

然後,少女的淚水,與臉頰上的雨水,沿著緊貼臉頰的髮絲滑下,墜落。

「這樣三番兩次的……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啊……」
喉頭微微哽咽。
她並不承認自己哭泣。
少女告訴自己,那是墜入口中的雨滴。

「妳還有的……」男孩輕輕回道。

「才沒有!」

「那是……跟我比起來更為珍貴的寶物……」
男孩走向少女,輕輕捧起她那緊握著的手,溫柔地說道:


「妳還擁有……流動不已的『時間』、我所沒有的『時間』……」


然後,少女在自己的掌中,看到熟悉的接力棒。
那本已陳舊的、褪色的金屬製品,在雨水的浸潤下閃爍著微光。

男孩退了幾步,轉過身體背對少女伸出了左掌。
那是少女盼望許久、卻也落空多次的,接力的姿勢。

少女知道,男孩想要替她了斷這最後的、懸而未決的夢想。
明明可以不必勉強自己……
明明只是少女的任性……

但男孩仍舊與那天一樣,想要替她圓夢。


「你為什麼要這麼傻呢……」
於是,她握緊了手中的接力棒,向前走去。
並不是靠近男孩的身後,相反地,她與男孩擦身而過,走到了他的身前。

然後,四目相對。

男孩的雙眼,隱隱映照出少女的身影。
在少女的回憶中,那是一對總是專注且溫柔的眼神。

少女的雙眼,閃爍著比雨點更為複雜燦爛的光影。
在男孩的回憶中,那是一雙永遠都精神奕奕的眼眸。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男孩誤以為眼前的少女,化作了當年那個小女孩。


「收著吧……」
少女用帶著某種決心的沈靜音調,對男孩說道。
她遞出了手中的接力棒,但並非以接力的形式。
像是給予、像是贈禮、像是訣別。

「……謝謝……」
男孩將接力棒捧在胸口,鄭重地答道。

「那是我的台詞吧……」少女微笑著說。

「雨要停了……」
男孩右手在空中輕捧,想托住幾點雨滴。
但其實,雨水根本沒有停留,只是穿過男孩的掌心逕自落下。

「這回,真的要說再見了呢……」
少女輕輕吁了一口氣,有一點點感傷、一點點的如釋重負。

「但是……拿到很棒的禮物了呢……」
男孩揮了揮手中的接力棒,露出如身後日光一般燦爛的笑容。

「接下來……又要去到什麼地方了呢?」

「我想……大概是真正的『終點』吧……」
男孩盯著接力棒,微笑著回答。


於是,起了一陣風。
原本遲滯的雨雲,快速地流動起來。
陽光化作薄薄的帷幕,從地平線的另一端悄悄地滑了過來。

雨勢漸息。

「那麼,再見。」男孩對少女說道。
「嗯嗯,再見。」少女對男孩回道。

小巷中,一道彩虹緩緩浮現。
隨著那七色的光芒漸漸燦爛,男孩的身影也緩緩消散。

「我在時間的盡頭等妳……」
男孩的話音,就這樣與他的身軀一同隱沒。
就像夏季的陽炎、地平線的海市蜃樓,只留下緩緩搖曳的淡薄大氣。

那是,男孩與少女的,最後一個的約定。
如同「再見」這樣,與字面意義相反的話語一般,再不相見的意義。
不說永別,因為有些東西不會離去。
不做承諾,因為兩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實現的約束。

然而,不管是誰,總會需要『相信』。
不管以什麼形式也好、即使兩人都已經忘記也好。
相信終有一天,兩人平行的時間,會再度出現交集。
所以離別時,要說「再見」,要說「See you again」……


「真是的,耍什麼帥!」少女莞爾。
她一邊咀嚼著少年最後的話語,一邊調整了一下馬尾的髮帶。
拉了拉因為溼透而緊貼胸口的衣領,少女喃喃道:
「就這樣跑回去吧……」


「就這樣……跑到時間的終點吧……」默默的,下了決心。


然後,少女大力地踏出腳步,奔馳而去。
啪地一聲,少女在遠處的水坑中,輕巧地踩出華麗的水花。
如雨、如露,錯落有致的水珠,就這樣在空中畫出一道道躍動的弧……

雖然短暫,但卻絢爛,
少女的腳邊,綻放出一彎小小的虹。
















前往 寫在「十二幻想-其之八」之後
5
-
板務人員:

136 筆精華,12/1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