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115

RE:【其他】《夫妻手札》第一至第三章

樓主 紫緒 christing
GP0 BP-
說在前頭:以下文章部份內容含成人情節,精神年齡不高者請慎入!
第三回.陰謀

一轉眼,張良和水鏡已經成了親一個多星期了,但他們之間還是甚麼都沒發生,令水鏡感到相當的疑惑。新婚當晚她喝醉了,他們甚麼也沒做是再正常不過的;但往後的一星期,夫君都沒碰過自己倒還算了,但他每晚看完書後回寢室就倒頭大睡,這是怎樣啊??自己雖不是國色天香,但好歹也是正值青春年華啊!夫君都不覺得浪費(?)嗎??
「嗚嗚~到底夫君心裡在想甚麼啊~~」水鏡越想越氣,幾乎把心裡想的東西全說出來了:「可是可是……這種事難道要由我一介女子先開口嗎??就算我不是甚麼大家閨秀,也還算是個女兒家耶!而且這檔事兒…叫我怎麼開口啊~~」水鏡想著想著,臉上不期然地出現了紅潮:「啊~~氣死人了~~」水鏡一下不自覺把手腕用力地打在梳妝桌上,梳妝桌出現了搖搖欲墜的現象……
* * * *
另一邊廂,其實張良也是跟水鏡煩惱著同一件事兒。
「唉呀~」張良嘆著氣在書房內來回踱步:「我該怎麼辦呢?成親都已一星期了,我跟娘子還是甚麼也沒做啊!雖然說我們已經認了這麼久,彼此的瞭解也夠多了,但怎麼在這方面二人之間總像是隔著一堵牆壁呢?連難道要一直當對掛名夫妻??不行不行~身為男人,這太沒用了~但……我又不知道娘子心裡怎麼想,萬一她拒絕的話怎麼辦??啊啊啊~煩死人了~」張良坐在地上,苦惱萬分地抓著頭。
「叩!叩!」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請進。」張良應道。
「公子,今天的天氣很好哩!請問有沒有要換洗的衣服呢?」侍女問道。
「沒有了,謝謝你。」
「那我先行告退了。」侍女說完退出了房間。張良看了看外頭晴朗的天氣,突然靈機一觸:「有辦法了!」為了增進夫妻間的感情,縱使是卑鄙了點,也只好豁出去了。
* * * *
*翌晨*

「娘子/夫君,我們出門遊玩吧!」張良和水鏡二人在用早飯時不約而同地說出這句話。
「娘子也想出去玩嗎?」
「嗯!你看天氣這麼好,留在家裡太可惜了,偶爾出外運動一下也不錯!」水鏡笑著說:「而且我們也好一陣子沒有外出玩過了。」
「說的也是哩~那麼為夫今天就好好奉陪吧!」張良的笑容相當燦爛──當然,他的奸計得逞了啊!他自己都沒料到進行的這麼順利。
* * * *
萬里無雲,天氣一片晴朗,正是郊遊的好日子。張良和水鏡兩小口邊散步邊天南地北地聊天,聊個不亦樂乎;而張良也在靜待機會實現他的陰謀……

突然,一條兇猛的野生大蟒蛇出現在二人面前,發出「嘶嘶」的聲音,慢慢向二人逼近,一副要把二人活生生吞進肚裡的模樣。
「夫…夫君,怎麼辦?我…我好怕……」水鏡的手緊抓著張良的衣袖,身體則是依偎在他的身後,臉色也變得煞白……
「娘子別怕,我會保護你的!」張良把水鏡緊緊抱在懷內,一邊使出法術:「火龍吐炎!」火焰一出,大蟒蛇馬上就被燒連屍體也不剩。
「夫君~你好帥啊~」水鏡感動地整個人撲到張良身上,使他一下子我去了平衡,直接被推倒(!)在地上了。
水鏡伏在張良寬闊的胸膛上,他的手環抱著她的籤腰,二人的身體互相緊貼著,連呼吸聲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張良輕輕地捧起女鏡的臉頰,四目交投,水鏡感受到丈夫熾熱的視線,臉上變得一片通紅……
「娘子,我…可以嗎?」張良充滿柔情地問水鏡。
「咦…?這…」水鏡心頭一怔,完全沒料到夫君會突然提出這種要求,本來通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呃……」張良沒有等水鏡的回應,一翻身就把水鏡壓在自己的身體下,兩手各自抓著水鏡的手腕。張良慢慢把頭湊近水鏡,兩片嘴唇輕輕地吻上她的嘴,就這樣,兩個影子在片大地上合二為一(作者:嗚……我寫不下去了(噴鼻血)……//////)……

「夫君!夫君!」張良嚇然發現一隻小手在他眼前晃動著,而妻子的聲音也把他從幻想世界中拉回現實。
「呃……娘子?怎麼了?」張良急問。
「我喊了你好久了~你在發甚麼呆啊?」水鏡抱怨著,卻也留意到丈夫的異樣:「你的臉有點紅哩!沒事麼?」
「我…我沒事~」張良用力地搖頭,如果被娘子知道自己心中所想,那還得了?「抱歉,讓娘子粗心了。」
「對了,你看,這是我剛在地上撿到的。」水鏡把雙手抬高,只見手中心躺著一隻雛鳥,雛鳥在水鏡的手中掙扎著,發出微弱但淒楚的吱吱叫聲。
「咦?這是……杜鵑的雛鳥?」
「嗯~好像是從這樹上掉下來的。」水鏡抬頭看了看身後的大樹,在其中一樹枝椏上確是有個鳥窩:「牠好像受傷了。夫君,你的治療法術能治好牠麼?」
「我試試看。」張良徐徐唸起治療咒文:「浸沐春風~」咒文一起,雛鳥的外傷都消失了,呼吸也變得比較平和了。
「傷是治好了,但娘子打算把牠怎樣?」張良轉臉問水鏡,但語音剛落,他就看到水鏡逕自攀爬著大樹。
「等等,娘子!你要幹甚麼?」張良驚呼。
「我要把牠送回娘的身邊!」水鏡邊爬邊說。
「胡說甚麼!?那枝椏少說也有二丈高,你要怎麼爬上去啊?而且也太危險了!」張良不忍見愛妻做出危害自己的舉動,大聲喊道。
「夫君,失去摯愛親人的滋味,你和我都是最清楚的。我們是人,還能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但這鳥兒還這麼小,如果失去母親的哺育,牠一定會死的!」水鏡眼神堅定地看著自己的丈夫。
「……我明白了……」真是的!這孩子還是和六年前一模一樣,一點改變也沒有啊!大概就是因為她這份堅持,才會被深深打動吧!張良苦笑地想著。
「風起!」張良祭出了祭風術,把水鏡送到了枝頭上。
「夫君,謝謝你!」水鏡嫣然一笑,小心翼翼地把雛放回巢裡。
「哎呀~」水鏡站起來想跳回地面的時候,腳下不小心滑了下,整個人失去重心往後跌……
「娘子!!」張良大驚,馬上衝前打算接住水鏡,但她在空中漂亮地翻了一圈──雖然時日已久,但她的武功一點也沒有退步。
「安全著地……啊~」正當水鏡以為自己的著地完美無瑕之際,右腳踝傳來「格嘞」一聲,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娘子~你沒事吧?」張良緊張地問:「哪裡受傷了嗎?」
「嗚…我的右腳…好像扭傷了……」水鏡雙手死命地抓著腳踝,痛得連眼淚也流出來了。
「你這小笨蛋!以後別做這種亂來又危險的事了!你害為夫擔心死了!」張良輕輕地敲了水鏡的頭一下,看到愛妻幹出這種危險的舉動,他其他很生氣,但她偏偏又不是為了自己,實在使他不忍呵責:「……你受傷了我會很心疼的……」張良邊說邊檢查水鏡足踝的傷勢。
「對不起……」水鏡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道歉──畢竟她實在很少看到夫君生氣的樣子。
張良抬起水鏡的右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透過薄紗,他能隱約看見妻子漂亮的腿,全腿沒有多餘的贅肉,而且觸感又是如此的滑溜,加上她引人遐思的坐姿……真的好想吃了她……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因此他正用力地把自己的慾念按下。
「雖然腫起來了,所幸並沒有傷及筋骨,休息幾天應該就會好了。」張良用從衣服下襟撕下來的布條包紮好水鏡的患處,穩住傷勢。
「謝謝…啊~」水鏡本想站起來,但足踝一痛又跌坐在地上了。
突然,豆大的雨點打在張良的臉上,他抬頭一看,天空不知何時已全被烏雲籠罩著。雨愈下愈大、愈下愈密,不消一會己變成滂沱大雨。張良二話不說把穿著的褂子脫下來,披在水鏡身上,再把她撗抱起來,不顧一切地跑回家。
水鏡先是一怔,臉紅,然後閉上眼睛,把頭靠向丈夫的胸膛,聽著他規律而快速的心跳聲。……這個人就是這樣哩!甚麼也不說,只是用行動來表達自己。他們之間的情話一向不多,因為二人都羞於用言語表達感情,但彼此都瞭解對方的心思,相敬相愛。
──這樣才是我一向所認識的夫君啊!我要一輩子留在你的身邊,永遠都要守護著你……水鏡暗自在心中發誓。
             ~第三回完.第四回待續~

後記:
啊啊啊~第三章終於死出來了!不知不覺又打了將近三千字……我控制字數的能力實在是……XD||||||這次的內容應該不算很露骨…吧?如果太色的話就對不起了m(_ _)m……但感覺上我筆下的姬良性格有些改變了說~水鏡也是……||||||所以我不太喜歡這一回哩XD而且總覺得……情節很老套?……對不起……我缺乏想像力……(哭跑)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69 筆精華,09/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