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115

RE:【其他】《夫妻手札》第一至第三章

樓主 紫緒 christing
GP1 BP-
閱讀前留意事項:
本文有部分內容涉及成人情節,精神年齡未滿十八歲之人士請慎入。如勉強要看,引致遇到不能接受的內容或發生血流不止(?)的事件,可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你們啊XD

===================================

第二回.日常
溫暖的陽光慢慢地透進寢室,再滲入水鏡的眼簾,溫柔地把水鏡喚醒了。
「嗚嗚~頭好疼~~」水鏡坐正身子,用手揉著因宿醉而又重又痛的頭。她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覺身上的禮服不知何時變成了一件薄薄的絲質睡袍,而且睡袍的一邊衣領還滑到肩膀以下,慌忙地把它拉正:「哇~我怎麼會這個樣子??還好夫君不在,不然被他看到這醜態,定會被他笑死!」水鏡紅著臉環顧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在寢室內才走下牀。
「嗚哇~一陣酒臭味~」水鏡嗅了嗅自己的身體,受不了地說:「要好好洗個澡才行。」於是她喚侍女為她燒一盆沸水,準備沐浴。不久之後,侍女把熱水交給水鏡,正打算退出房間之際,水鏡叫住了她:「對了,你是否知道昨晚是誰替我換衣服的?」
「昨晚夫人喝的很醉,想必記不起了吧?昨晚公子喚人為他燒水,說要替夫人抹身子,想必是公子順道為夫人更衣的吧!」侍女笑著說完就退下了。聽完侍女的「證言」後,水鏡呆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臉上馬上呈現紅霞:「是…是夫君的…..?那…那麼說,我的身體不都被他看光了嗎??這…這怎麼……啊啊~~真是太難為情了~~」水鏡嘴巴是這麼說,但她的心中卻莫名其妙地感到有點高興,為何會有這種奇怪而矛盾的心情,連她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反正,都過去了,現在怎麼煩惱也沒用……」水鏡的臉持續地通紅著:「還是先沐浴吧!……嗯…放些花瓣在水中,能洗掉酒氣之餘,應該也能令身體香噴噴的吧~嘻~就這樣吧!給夫君一個驚喜~」水鏡邊說邊把花瓣灑在浴盆中,再把衣服脫掉走進水中,心情輕鬆愉快的她不自覺地哼起調子來。

※書房※

「公子,早飯弄好了。」張良正在書房中看書看得入迷的時候,一名侍女推門進來說。
「喔…謝謝。……對了,夫人呢?」張良問。
「不知道耶!說起來,整個早上都沒見著她哩!」
「這樣啊……可能還沒酒醒。沒關係,我去喚她就行了,請你先下去準備吧!」張良笑著說。
「是!」侍女行了個禮就退下了。

※走廊※

「真是的~都日上三竿了啊!怎麼還在睡呢?」張良邊走邊抱怨,不知不覺就走到寢室前了。張良聽到一陣輕快的調子從寢室中傳出,知道水鏡已經醒了,於是喊道:「娘子,我要進去了!」
「不,等一……」水鏡的話還沒說完,張良就急不及待地撞進去了。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張良整個人都呆掉了──因為他看到的是剛沐浴完畢,用布半掩著身體的水鏡。雖然水鏡外露的身體部份只有雙手雙足,而且二人之間也有好一段距,但水鏡漂亮的軀體在薄紗下若隱若現,這個情景不禁令張良再一次回想起昨晚的情況,他的臉又漲紅了,男性的本能反應又再一次被喚醒了……
水鏡沒料到張良會一下子就撞進來,來不及穿回衣服,她見到張良時也是驚訝萬分,整個人呆在原地。二人這樣發呆的情況持續了一陣子,才由滿臉通紅的水鏡打破這僵局:「你…你看甚麼?快給我……滾出去!!」水鏡說著就抓起身邊的絲製睡衣扔向張良,睡衣正中他的臉。
「娘子,你聽我說……」張良拉下臉上的睡衣,這下子他看到水鏡手上多了一卷正準備擲出的竹簡(為啥睡房會有竹簡??)……「你還看!!」水鏡把竹簡擲出。「對不起!!不看了,我馬上離開!!」張良馬上飛奔出寢室並及時把開關上,竹簡撞到門掉到地上。
「真是的……」水鏡邊喘氣,邊紅著臉穿回衣服。
另一方面,張良正在想法子令自己的反應冷靜下來,可是……「昨晚沒好好看清楚,原來娘子的身體這麼漂亮哩……//////呃……||||||不行不行!我在胡思亂想甚麼??這樣太不君子了!對,要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呃…鼻血又流出來了……|||||」

※寢室※

已換回衣服的水鏡,正坐在化妝桌前挑選首飾為新婚的自己打扮一番。這對她來說可是一門大學問,因為她在成親前都不曾打扮過,只知道為墨家四出奔走,一直都像個小男孩的自己,哪懂得這些女孩兒家的玩意?就連昨晚化的妝和梳的頭都是屈嫺師姐替她打理的;但既已為人婦,裝扮可就不能再像婚前一樣隨便。之前一直不曾想過這個問題的水鏡,現在倒是有點後悔以前為何都不跟師姐學一學怎樣打扮。
「唉~」水鏡拿出銅鏡,照了照自己現在的樣子,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雖然她的樣子和年齡都有所增長,但看上去還是帶點稚氣,思想更是幼稚得可以:「我真的……能成為讓夫君自豪的妻子嗎?」
『雖然成親之後,你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到處跑,也不能像婚前一樣隨便了,但也不必太拘謹。放鬆心情,自然一點,做回原來的水鏡就好了,我就是喜歡這樣自然率直的水鏡啊!』這番前張良對她說的話不其然地在水鏡的腦海中迴響著。那時他用他那又大又溫暖的手誠摯地拉著水鏡安撫她不安的內心,又用他溫柔如春日陽光的笑容和語言給予不安的她最大的安慰;為了令她安心,張良還把她拉到自己的懷抱中,在他那寬大而有力的胸懷中,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時她就暗暗決定,一輩子都要守護這個人──這個一直用無限愛心和耐性包容自己的人。
「……」水鏡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如夢初醒地放下銅鏡,找出一支髮簪:「我竟然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這是張良第一份送給她的禮物,也是二人之間的訂情信物。髮簪的末端有三大小一致的、顆晶瑩剔透的小白玉,白玉連著三條由小小的圓珠連成的墜飾,樸素之中帶著幾分高雅。很久之前,水鏡第一眼就被這支髮簪深深吸引住,但價錢高昂,她根本捨不得買。她本來打算就此放棄,但那之後不久,張良就買來送她了。當時他說,見到水鏡在珠寶攤子前盯著這髮簪盯了好久,就知道她很喜歡,雖然昂貴,但千金難買心頭好,而且難得水鏡看中的是女孩兒家的飾物(水鏡:這句是多餘的吧!?),於是他就用了「某方法」把它買下來(是甚麼方法?目前還是一個謎XD)了。還說:「希望你能在成親之後戴給我看。」那時水鏡早已感動得說不出話來,連平時甚少撒嬌的她(大概吧……||||||)也忍不住撲到張良的懷中。
回想起這麼重要的過去的水鏡,把這頭最令她引以為豪、留了很久的長長秀髮在腦後盤成髮髻,再簪上這支髮簪,對著銅鏡自信地一笑,輕輕地步出寢室。
~第二回完.第三回待續~

後記:
呼~第二回也打完了!看一看鐘,已經半夜三時多啦!是很晚了,但如果現在不打,靈感全跑就不太好,而且整個八月我都會狂打電玩,到時就沒時間寫囉XD(毆)我也覺得第一回姬良稱呼水鏡為夫人太奇怪了,所以這次改回娘子了XD這次的故事不會很長,大概五至六回就會完了。(我也不擅長寫長篇故事……Orz)
那麼,下回再見~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82 筆精華,09/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