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49

【其他】刀的故事(算吧)

樓主 雨後的天空 jok610
GP0 BP-
承影 :

衹有劍柄不見劍身,《列子。盪問》之中被列子激賞的鑄於商朝後來被春秋時衛國人孔周所藏的名劍。


純鈞:

《越絕書》:
春秋時期,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經過數年臥薪嘗膽終於擊敗吳國的越王勾踐,睡了一個甜美的午覺醒了過來,心情非常舒暢。
飲了一壺上好的龍井新茶後,勾踐興致勃勃地派手下去找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薛燭。
薛燭是秦國人,此時正在越國游歷。
薛燭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已經名動列國,被人稱為天下第一相劍大師。
不大一會兒,眉清目秀文質彬彬的薛燭就趕來了。
賓主一番客套寒喧之後,就帶著隨從來到室外寬闊的露台之上。
越王勾踐酷愛刀劍,這個露台高達數丈,氣勢舒張,光線充沛,專門用來看劍賞刀。
落座之後,勾劍掃了一眼身邊的薛燭,心想這個年輕人雖然年紀輕輕但卻閱劍無數,一般刀劍肯定難入他的法眼,
於是,勾踐一開口就叫手下取來了自己頗為得意的兩把寶劍:毫曹和巨闕。
哪知,薛燭走馬觀花地看了一遍,隨便地說了一句:“這兩把劍都有缺點,毫曹光華散淡,巨闕質地趨粗,不能算寶劍。”說完他還在溫暖的陽光裡懶懶地打了一個哈欠。
勾踐頗感意外,覺得很沒面子,他想了一想,一咬牙,俯在一個貼身侍從耳邊吩咐了幾句,過了一會兒,侍從率領幾百個鐵甲武士護送一把寶劍來到台下。
薛燭感到好笑,問道:“大王這麼興師動眾,拿來的是什麼劍啊?”勾踐對薛燭的態度有一絲不快,他沒好氣地吐出了兩個字:“純均”。
衹聽見“啷”一聲,薛燭從座位上仰面摔倒,束發的金釵掉在地上,一頭長發披散下來,面色突然凝住、呆滯。
好大一會兒,才突然驚醒,衹見他腳尖點地幾個縱躍掠下台階,來到劍前,深深一躬,然後又表情肅然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從侍者手中接過寶劍,小心翼翼地敲了幾敲掂了幾掂之後方才將劍從鞘中緩緩拔出。
衹見一團光華綻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劍柄上的雕飾如星宿運行閃出深邃的光芒,劍身、陽光渾然一體像清水漫過池塘從容而舒緩,而劍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斷崖崇高而巍峨……
過了好久,薛燭才用顫抖的聲音問道:“這就是純鈞嗎?!”
勾踐點了點頭:“是,”他得意地接著說道:“有人要用千匹駿馬三處富鄉兩座大城來換這把寶劍,你看行嗎?”
薛燭連忙說道:“不能換。”
勾踐做作地皺了一下眉頭問道:“為什麼?你說說道理。”
薛燭激動地大聲對道:“因為這把劍是天人共鑄的不二之作。為鑄這把劍,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錫,萬載若耶江江水乾涸而出銅。鑄劍之時,雷公打鐵,雨娘淋水,蛟龍捧爐,天帝裝炭。鑄劍大師歐冶子承天之命嘔心瀝血與眾神鑄磨十載此劍方成。劍成之後,眾神歸天,赤堇山閉合如初,若耶江波濤再起,歐冶子也力盡神竭而亡,這把劍已成絕唱,區區駿馬城池何足道哉……”
勾踐滿意地頻頻點頭:“說得有理,既是無價之寶,我就永遠把它珍藏吧。”


魚腸:

司馬遷《史記。刺客列轉》:
黑鐵一般的大鷹向大殿疾飛的時候,專諸也正端著親手烹制的梅花鳳鱭炙走上殿來。
天空里陽光獵獵,大鷹疾飛如故。
大殿間甲士陳列,專諸穩步向前。
雲朵被飛鷹的氣勢驚呆紛紛游走起來。
王僚被專諸手裡的菜香所吸引,提了提鼻子,向前欠了欠身,他只看到菜沒有看到專諸。
那道菜叫梅花鳳鱭炙,梅花是嚴冬的寒梅,鳳鱭是太湖裡只在酷暑出現的鳳尾鱭魚,炙,是用嚴冬寒梅的枝桿來烤炙盛夏太湖里的鳳尾鱭魚。
飛鷹已經看到大殿的輪廓,天色突然暗了下來。
專諸已經來到王僚的面前,把菜放在案上,殿內燈火依舊。
烏雲在天空翻滾,大鷹已經收翅。
王僚吞著口水,看著面前的美味。專諸穩穩地正在用手掰魚。
伴隨著一聲響雷,飛鷹向大殿凌空擊下。
王僚突然感到一股凜冽的殺氣從魚腹中激射而出,他被驚呆了。
魚腸劍已經出鞘(魚腹),它穩穩地依偎在專諸的手中,疾速向前,兩把訓練有素的鐵戈從面前交叉攔住,魚腸劍從縫隙中穿了出去,依然疾進。
面前有三層狻猊鎧甲。
第一層穿透,第二層穿透,穿透第三層時,魚腸劍發現自己已變成了斷劍。
劍斷,然而殺氣未斷。
魚腸劍依舊向前。
飛鷹將大殿擊碎的時候,魚腸劍也挺進了王僚的心臟。
飛鷹在受傷下墜的時候滿足地打了一聲呼哨。
斷成一半的魚腸劍在王僚漸漸減弱的心跳中哼起了無聲的歌曲。
被刀鋒劍雨扑倒的專諸,用最後一絲力氣,向著臉下的土地,綻出了一個寂寞的微笑。
……夫專諸之刺王僚,飛鷹擊殿……

干將莫邪:

干將、莫邪是兩把劍,但是沒有人能分開它們。
干將、莫邪是兩個人,同樣,也沒有人能將他(她)們分開。
干將、莫邪是干將、莫邪鑄的兩把劍。
干將是雄劍,莫邪是雌劍。
干將是丈夫,莫邪是妻子。
干將很勤勞,莫邪很溫柔。
干將為吳王鑄劍的時候,莫邪為干將扇扇子,擦汗水。
三個月過去了,干將嘆了一口氣。
莫邪也流出了眼淚。
莫邪知道干將為什麼嘆氣,因為爐中採自五山六合的金鐵之精無法熔化,鐵英不化,劍就無法鑄成。
干將也知道莫邪為什麼流淚,因為劍鑄不成,自己就得被吳王殺死。
干將依舊嘆氣,而在一天晚上,莫邪卻突然笑了。
看到莫邪笑了,干將突然害怕起來,干將知道莫邪為什麼笑,干將對莫邪說:莫邪,你千萬不要去做。莫邪沒說什麼,她只是笑。
干將醒來的時候,發現莫邪沒在身邊。
干將如萬箭穿心,他知道莫邪在哪兒。
莫邪站在高聳的鑄劍爐壁上,裙裾飄飛,宛如仙女。
莫邪看到干將的身影在熹微的晨光中從遠處急急奔來。
她笑了,她聽到干將嘶啞的喊叫:莫邪……
莫邪依然在笑,但是淚水也同時流了下來。
干將也流下了眼淚,在淚光模糊中他看到莫邪飄然墜下,他聽到莫邪最後對他說道:干將,我沒有死,我們還會在一起……
鐵水熔化,劍順利鑄成。
一雄一雌,取名干將莫邪,干將只將“干將”獻給吳王。
干將私藏“莫邪”的消息很快被吳王知曉,武士將干將團團圍住,
干將束手就擒,他打開劍匣絕望地向里面問道:莫邪,我們怎樣才能在一起?
劍忽從匣中躍出,化為一條清麗的白龍,飛騰而去,同時,干將也突然消失無蹤。
在干將消失的時候,吳王身邊的“干將”劍也不知去向。
而在千里之外的荒涼的貧城縣,在一個叫延平津的大湖里突然出現了一條年輕的白龍。
這條白龍美麗而善良,為百姓呼風喚雨,荒涼的貧城縣漸漸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縣城的名字也由貧城改為豐城。
可是,當地人卻時常發現,這條白龍幾乎天天都在延平津的湖面張望,象在等待什麼,有人還看到它的眼中常含著淚水。
六百年過去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裡,豐城縣令雷煥在修築城牆的時候,從地下掘出一個石匣,裡面有一把劍,上面赫然刻著“干將”二字,雷煥欣喜異常,將這把傳誦已久的名劍帶在身邊。
有一天,雷煥從延平津湖邊路過,腰中佩劍突然從鞘中跳出躍進水裡,正在雷煥驚愕之際,水面翻涌,躍出黑白雙龍,雙龍向雷煥頻頻點頭意在致謝,然後,兩條龍脖頸親熱地糾纏磨,雙雙潛入水底不見了。
在豐城縣世代生活的百姓們,發現天天在延平津湖面含淚張望據說已存在了六百多年的白龍突然不見了。
而在第二天,縣城裡卻搬來了一對平凡的小夫妻。
丈夫是一個出色的鐵匠,技藝非常精湛,但他衹用心鍛打掙不了幾個錢的普通農具卻拒絕打造有千金之利的兵器,在他幹活的時候,他的小妻子總在旁邊為他扇扇子,擦汗水。


七星龍淵:

《吳越春秋》:
傳說由歐冶子和干將兩大劍師聯手所鑄。
歐冶子和干將為鑄此劍,鑿開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鑄劍爐旁成北斗七星環列的七個池中,是名“七星”。
劍成之後,俯視劍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淵,飄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龍盤臥。是名“龍淵”。
此劍鑄造的技藝固然精湛,但它的聞名還在於無法知道其真實姓名的普通漁翁:魚丈人。
話說伍子胥因奸臣所害,亡命天涯,被楚國兵馬一路追趕,
這一天荒不擇路,逃到長江之濱,衹見浩蕩江水,波濤萬頃。
前阻大水,後有追兵,正在焦急萬分之時,伍子胥發現上游有一條小船急速駛來,船上漁翁連聲呼他上船,
伍子胥上船後,小船迅速隱入蘆花蕩中,不見蹤影,岸上追兵悻悻而去,
漁翁將伍子胥載到岸邊,為伍子胥取來酒食飽餐一頓,伍子胥千恩萬謝,問漁翁姓名,漁翁笑言自己浪跡波濤,姓名何用,只稱:“漁丈人”即可,
伍子胥拜謝辭行,走了幾步,心有顧慮又轉身折回,從腰間解下祖傳三世的寶劍:七星龍淵,欲將此價值千金的寶劍贈給漁丈人以致謝,並囑托漁丈人千萬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蹤,
漁丈人接過七星龍淵寶劍,仰天長嘆,對伍子胥說道:搭救你只因為你是國家忠良,並不圖報,而今,你仍然疑我貪利少信,我只好以此劍示高潔。
說完,橫劍自刎。伍子胥悲悔莫名。


泰阿:

《越絕書》:
楚國的都城已被晉國的兵馬圍困了三年。
晉國出兵伐楚,是想得到楚國的鎮國之寶:泰阿劍。
世人都說,泰阿劍是歐冶子和干將兩大劍師聯手所鑄。
但是兩位大師卻不這樣認為,他們說泰阿劍是一把諸侯威道之劍早已存在,只是無形、無跡,但是劍氣早已存於天地之間,只等待時機凝聚起來,天時、地利、人和三道歸一,此劍即成。
晉國當時最為強大,晉王當然認為自己最有資格得到這把寶劍,但是事與願違,此劍卻在弱小的楚國鑄成,出劍之時,劍身果然天然鐫刻篆體“泰阿”二字,可見歐冶、干將所言不虛。
晉王當然咽不下這口氣,於是向楚王索劍,楚王拒絕,於是晉王出兵伐楚,預以索劍為名借機滅掉楚國。
兵力懸殊,楚國大部分城池很快陷落並且都城也被團團圍住,一困三年。
城裡糧草告罄,兵革無存,危在旦夕。
這一天,晉國派來使者發出最後通牒:如再不交劍,明天將攻陷此城,到時玉石俱焚!
楚王不屈,吩咐左右明天自己要親上城頭殺敵,如果城破,自己將用此劍自刎,然後左右要拾得此劍,騎快馬奔到大湖,將此劍沉入湖底,讓泰阿劍永留楚國。
第二天拂曉,楚王登上城頭,只見城外晉國兵馬遮天蔽日,自己的都城宛如汪洋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有傾滅危險。
晉國兵馬開始攻城,吶喊聲如同山呼海嘯,城破在即。
楚王雙手捧劍,長嘆一聲:泰阿劍啊,泰阿劍,我今天將用自己的鮮血來祭你!
於是,拔劍出鞘,引劍直指敵軍。
匪夷所思的奇跡出現了:衹見一團磅礡劍氣激射而出,城外霎時飛砂走石遮天蔽日,似有猛獸咆哮其中,晉國兵馬大亂,片刻之後,旌旗仆地,流血千里,全軍覆沒……
這件事情過後,楚王召來國中智者風胡子問道:泰阿劍為何會有如此之威?
風胡子對道:泰阿劍是一把威道之劍,而內心之威才是真威,大王身處逆境威武不屈正是內心之威的卓越表現,正是大王的內心之威激發出泰阿劍的劍氣之威啊!

赤霄:

秦朝時,有這樣一個沒有出息、渾身都是毛病的青年。
他懶,從來不幹家裡的農活。
他好酒,常常醉成一灘爛泥。
他好色,見著漂亮姑娘就邁不開腿。
他沒有禮貌,對官對民都大大咧咧。
最可氣的是他好撒謊,好吹牛。
他經常讓人看他左腿上的七十二個黑痣,他不說這是皮膚病而說是天相圖。
他經常遙望咸陽,搖頭嘆氣: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
他撒謊越來越離譜。
他不知從哪兒弄來一根生鏽的鐵棍,告訴鄉裡人說這是一把從南山仙人那裡得來的寶劍,名字叫:赤霄。
他把它奉為至寶,整日“劍”不離身。
他還說自己不是人而是天上的一條赤龍。
他的牛越吹越大。
他說他早就認識始皇帝,始皇帝是白龍,他還說始皇帝不如他,因為他是法力更高的赤龍,他將來要取而代之也做皇帝。
他還說他知道始皇帝的元氣已化為一條白蛇最近一段時間正在豐西澤附近游弋。
他說他要斬去這條白蛇,他邊說還邊用撿來的鐵棍比划了一下。
人們都把他的話當笑話、大話,沒有人相信。
可是,在一個晚上,一切都變了。
這天晚上,鄉裡幾十個結伴去縣裡學徒做工的青年走到了豐西澤,這個青年也在其中,但他不是去做工而是湊熱鬧,他一邊走一邊掏出酒壺喝酒。
這幫人走到豐西澤時停住了腳步,說來也怪,最近,去縣城學徒做工的人經常有人莫名其妙地消失在豐西澤附近,所以,為保險起見,大家派了一個身手敏捷的青年先走幾步前去打探,
過了一會兒,探子嚇得面無人色逃了回來,他說他走一段路聞到前面隱隱有腥氣,於是爬上一棵大樹了望,看見一條碩大的凶惡的白蛇正擋在道路中間,像在等待什麼。
人群大驚失色,再也不敢向前。
這時,這個青年分開眾人向前走去,他說那條白蛇在等他,他要斬了它。
他一邊說一邊拔出鐵棍,腳步踉踉蹌蹌,看來他喝了一路,到現在已經喝醉了。
人們屏住呼吸看著他歪歪扭扭遠去的背影,心里都在說:這個傻小子……
一夜過去,這個青年也沒有回來,人們知道他一定成了蛇的美餐。
雲開霧散,大家繼續前行。
走了一段路,突然,他們看見一條碩大的白蛇,被斬為兩截扔在路邊。
再向前走了幾里地,發現這個青年正躺在路邊呼呼大睡,他的身體上方有一團雲氣籠罩,雲中有條赤龍正在懶懶洋洋地飛來飛去。
而手中的那根鐵棍不見了,代之的是一把飾有七彩珠、九華玉的寒光逼人、刃如霜雪的寶劍,劍身上清晰鐫刻著兩個篆字:赤霄。
這一刻,人們都相信了這個青年原來說的話都是真的。
這個青年就是劉邦。
這把劍就是斬蛇起義的赤霄劍。


湛瀘:

湛瀘是一把劍,更是一隻眼睛。
湛湛然而黑色也。
這把通體黑色渾然無跡的長劍讓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鋒利,而是它的寬厚和慈祥。
它就象上蒼一隻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視著君王、諸侯的一舉一動。
君有道,劍在側,國興旺。
君無道,劍飛棄,國破敗。
五金之英,太陽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
歐冶子鑄成此劍時,不禁撫劍淚落,因為他終於圓了自己畢生的夢想:
鑄出一把無堅不摧而又不帶絲毫殺氣的兵器。


軒轅夏禹劍:

眾神採首山之銅為黃帝所鑄,後傳與夏禹。
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
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04 筆精華,10/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