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873

RE:【同人文】淳于恒x玉澧同人文《點絳唇》(7/17更新第三章)

樓主 本狼.羿子涵 kyuzi
2 -
(三)
 
一時奔行得過急,令胸口有些悶疼,淳于恒不由得放緩了腳步,隨意在街角一塊大石上坐了下來。

玉澧因靈力耗損導致原身質色俱變,人形外在亦因而異於過往。她的女童人形在流度不知年月的過去從未有過改變,卻在兩人短短的五年相伴便如揠苗助長……如果玉石亦有天壽,是否她在替他擋煞的同時耗減了自己的壽命,而保住了他本會被掠取的歲壽?

李道長該會向玉澧解釋原由的,他不敢去想她在知曉自己的情況時會有何種反應和神情。也許,她會想離開他吧……

那也好,好過自己害得她成不了仙,害得她成為死物,消散在這世間……

離開吧,留她在李道長身邊,有他照應,那傻丫頭就算成不了仙也不至於下場悲慘。只是此刻城門已閉,無法出城,說不得只好先找個地方捱過今晚。甫起身,陡然大現碧光,沉暗天色下簡直亮得刺眼。玉澧出現在他面前,叉腰質問:「淳于什麼的,你幹嘛跑掉?」

淳于恒扭頭哼了一聲,冷道:「我去哪兒關妳什麼事?」

「什麼叫『關我什麼事』?我不在你身邊,你像那晚一樣突然發病怎麼辦?」

「那也不需要妳救。」

玉澧氣上加氣,跺腳道:「你!你為什麼又說這種話?讓我救有什麼不好?」

淳于恒斜睨著她,「讓妳救有什麼好?隨手可得的善事來源?」

「就、就是!」有些言不由衷。

淳于恒深吸口氣,抑聲道:「妳變成這副模樣的原因李道長跟妳說了吧?妳到底明不明白救我不但成不了仙,還會害死妳自己?」

玉澧不解道:「那又如何?」

淳于恒氣一窒,忍不住咳了幾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妳別的時候笨也就罷了,就這件事,能不能長點腦子?」

「你又罵我笨!」玉澧叉腰不服道:「我本來就有腦子,而且我也已經想好了啊!」

「妳想好什麼了?」

玉澧氣勢突然萎了下來,低頭踢著地嘟噥道:「如果我不治你讓你死了,我會很傷心啊……」一個警醒趕緊搖手道:「不是啦,我是說你死了我一個人會很無聊,而且還要四處找善事做,那些凡人又不懂我的神通廣大,很累耶,還不如繼續跟著你來得省事又省心。」

「……妳拿妳自己的靈力來交換善事,萬一在成仙之前就靈力耗盡、變成死物了呢?」

玉澧哼道:「你平時罵我笨也就算了,別瞧不起我行不行?我才沒那麼弱。」

淳于恒默然良久,低聲道:「我不想犧牲他人來救活自己。」

玉澧一臉不悅,「你為什麼這麼說,我怎麼是他人呢,我們是自己人啊!而且我法力無邊,才不會因為救了你就變成什麼死物呢!」

「……如果,妳在我死之前就支撐不住了呢?」

玉澧忽地哈的一笑,拍手道:「你放心好啦!李道長說憑我現在剩下的靈力……」很笨拙地改口:「呃,他說憑我現在做善事的成效看來,差不多你的天命之年也正好是我成仙之時啦!不用擔心不用擔心。」

「……」

「所以啦,你以後別再亂跑、別再拒絕讓我治你了好不好?」見他不答,玉澧忍不住拉上他的手,央道:「好不好嘛,長生~」

黑暗中不見淳于恒臉上動容之色,他短暫靜默,終於點了點頭。

玉澧大喜,正要再說話,陡聞一個外來聲音喝道:「什麼人!竟還在外頭遊蕩!」

不遠處兩個執著兵器和火把的巡城士兵快步上前來,狐疑地上下打量淳玉二人,兇神惡煞地道:「你二人幹什麼的?不知城裡宵禁之後不許出門的嗎?」

玉澧噘嘴不滿道:「兇什麼兇,我們這就要回去啦。」

巡城士兵攔住正待離去的兩人,嘖嘖道:「啊唷,還敢頂嘴?想回哪兒去呢,走,上我們那兒聊聊去。」

玉澧嘿嘿笑了笑,淳于恒好似知她心意,先開口道:「整暈他們今天善事會減一件哦。不,妳今天還沒做善事,所以會倒扣一件善事才對。」

玉澧聞言不由得有了顧忌,搔了搔頭不知如何是好,淳于恒只好再道:「趕他們走就是了。」

「哦。」

玉澧對著兩個巡城士兵快速施了法,那兩人隨即一臉迷茫,互看了一眼,跟著傻愣愣地轉身離去。

「呼,好啦。淳于什麼的,我們也回去吧。」

往回走至李道長屋,裡頭不見燈光,淳于恒以為李道長歇下了,正要輕手啟門,玉澧已經大喇喇地推門而入。

「輕聲些,別吵醒了李道長。」

「李道長已經走啦。」

淳于恒大奇:「走了?去哪兒?」

「我不知道啊,李道長說我們和他的緣分盡了,以後不會再見面了,要我們多多保重。」

「是嗎……」李道長言下之意是指他已無法再解他二人之厄,抑或玉澧情況已不會再出岔子?見她一臉毫不掛懷留戀,淳于恒忍不住搖頭嘆道:「看來魚不只沒腦子,還沒什麼感情。」

「你才沒腦子又沒感情!」

折騰了幾日夜,淳于恒的身子骨也熬不住了,甫往榻上一坐便想躺下,甫躺下便不想再動得一動。玉澧如往常那般靠向淳于恒,見他沒有反應便安心閉上眼,不一會兒又睜眼道:「淳于什麼的,我跟你說,我的善事本又不見了。」

黑暗中淳于恒的聲音習以為常得不見起伏:「又搞丟了?」

黑暗中玉澧的聲音難以掩飾又不懂掩飾地透出得意:「對啊,又得從頭再記了。」

……這丫頭,完全沒察覺自己的說法前後矛盾了吧?

玉澧再度準備入睡,忽覺淳于恒微微側了身向著自己,一隻手也輕輕環了上來,此外再無其他動作,亦無言語。他不同以往的舉止令玉澧睜大了圓眼,心頭微感奇特,不知何故又覺得喜悅。

李道長說,以她現在剩餘的靈力不知還能替長生擋煞多久,也許能支撐到他的天命之年,但也可能在她靈力盡耗、成為死物之後,長生無她可治,也就隨著辭世──長生死了,她就隨著他去;若她先走,他也會跟上來──她覺得意思是一樣的,所以在得知自己外在異變的原因時,她不憂反喜。

不論未來是哪一種情況,他們都會在一起。

玉澧唇邊抿著歡欣,又往淳于恒身上擠了擠,毫無懸念地闔目安睡。淳于恒雙目微睜一線,垂首輕貼玉澧顱髮,眼唇俱帶暖意。

多年後的棺廓內,斂著傳說中雲遊四海為人醫病的神醫,和他永不離身的玉製鯉魚。

他的魂神色繾綣地凝視她的靈身,彼此滿足微笑,依偎如同此時此景。
 
 
(未完待續)

2
-
板務人員:

1225 筆精華,04/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