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2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GP25 BP-
十三、德州夢魘
(UTC-8) 2004.8.15  11:30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1陸戰隊駐地 9E
    風扇轉動,努力吹起沉悶潮濕的氣流,卻對室溫毫無幫助。燥熱的連長室裡只有寧靜的文件翻動聲。格里姆斯上尉(Cpt.Grimes)放下軍籍文件,抬頭看著以稍息姿勢沉穩站立的弟兄。
    「…伊拉克自由行動、艦隊快速反應部隊(FAST)、伊拉克服務獎章…」格里姆斯上尉友善地微笑:「耶穌阿!上兵崔斯(PFC.Trace),你戰功彪炳耶。」
    「謝謝您,長官。」連長對面的剽悍青年不失禮數地立正答話。
    「我剛到E連,就要失去一位優秀的士兵。你的中士給你評價很高:沉穩幹練。」格里姆斯上尉苦笑。他上周才剛到單位服務,正逢為期一個月的駐地假期。在此之前,E連早已在伊拉克度過艱苦的16個月。參與了攻占巴格達以及後續推進行動的主要戰鬥。喬丹‧崔斯(Jordan Trace)在最前線與同袍立下不少功勳。如今部隊輪調,喬丹的役期也恰好告終。這位經歷伊拉克戰役的老練士兵提出了退役請求。
    「上尉,E連的弟兄都十分優秀。」喬丹說道。
    「我懂,我看得出來。」格里姆斯上尉拿起印章:「退伍後有計畫嗎?」
    「我…想回去念大學。」喬丹回答。18歲那年,為了減輕家中負擔,他毅然投入軍旅。如今三年的服役生涯告終,他終於有機會替自己做些打算。
    「大學阿…聽起來真棒。」格里姆斯上尉點頭,將印章重重拓上。
 
    「退伍愉快,祝福你。永遠忠誠(Semper Fi)」格里姆斯微笑起身,伸手相握。
    「謝謝您,長官。永遠忠誠!」
 
   16:00,喬丹與同袍告別完畢、也收拾好行裝。緩緩走向營區大門。身邊不時跑過唱歌答數的弟兄。落日餘暉映在司令台邊飄揚的陸戰隊旗,好似在揮手向他告別。喬丹忍不住細細品味著還走在軍營的每一步。
    別多愁善感,這不是終結…
    他如此叮嚀著自己。
    我的人生剛開始。
                                                   *
(UTC-6) 2006.2.13  15:45  美國德克薩斯州德州農工大學實驗室
    「我發現你話不多耶。」
    對座的女孩饒富興致地打量著喬丹。她有著一頭漂亮的棕金色長髮、明眸皓齒。就像你我在路上擦肩時會多看一眼的那種美女。渾身洋溢的青春活力為她的美貌加分不少。
    「也許是因為我正第一次操作鋁熱反應?」喬丹說道,認真地磨著鋁粉,一點也沒有因為眼前美女同學而分心。
    「喔,拜託!這沒那麼難。」喬丹的認真逗得女孩忍不住掩口。
    「這東西溫度會超出攝氏3000度、足以融穿鋼板,我可不敢大意。」喬丹莞爾:「而史賓賽小姐。我不像妳既漂亮又聰明,總能夠輕鬆過關──」
    「首先,叫我珍就好。第二,其實你不用浪費時間磨鋁粉,只要能確保氧化鐵能夠和鋁緊密結合就可以。」珍愉快地氧化鐵屑抹在鋁箔上並用力壓實。
    「妳可以早點告訴我阿。」喬丹故作驚訝地瞪眼。
    「也許我就喜歡看你認真瞎忙的樣子?」珍毫不掩飾自己的好感。
    「哇,小姐。這真是…」喬丹尷尬地笑:「把我作為調情對象,不會太老嗎?」
    「牛仔,你該知道自己條件不差才對。」珍故作嚴肅,將與氧鐵充分混和的鋁箔拿在手中問道:「所以…你打算用什麼代價啟動你的鋁熱反應呢?」
    「用電影和晚餐。聽起來怎樣?」喬丹問。
    「聽起來好像不錯。」珍愉快地抿嘴笑,交出了實驗用具。
    「我會把這件事情放在我的行程上的。」
    喬丹微笑承諾,將引燃用的鎂帶放入了鋁熱劑中。
 
    珍與喬丹都是道地的德州人,南方人的熱情性格很快地就拉近了距離,在經過一場電影、一頓晚餐後,兩人大致都已經對彼此有些認識。珍出生於達拉斯,距離喬丹的家鄉普萊諾只有6英里遠。家中經營小型食品加工廠,這也是為什麼珍會走上化學一科的原因。比起冷靜嚴謹的喬丹,她個性顯得爽朗許多,交遊廣闊,在言談間充滿了自信與對生命的熱愛。
    兩人對於生命都認真而積極,雖然個性天差地遠,但價值觀卻十分一致。
 
    「今天很棒,明天傍晚換我請你吃晚餐如何?」走回宿舍前,珍轉頭問。
    「我會記在我的行程表上的。」喬丹點頭,一貫的沉穩嚴肅。
    「”記在行程表上”?哈哈,怎麼還會有人這樣說話?」珍忍不住笑出聲。
    喬丹微笑,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逕自從運動背包中拿出一本線裝計畫冊,上頭還有著陸戰隊的徽章。
    「抱歉,我比較老派。」喬丹咬下筆蓋,翻到了明天的行程頁。兩人找了路燈邊的長椅坐下。
    珍好奇地湊上前看,筆記冊上規律地記錄了喬丹一整天的生活作息。除了常規的課堂時間與家務,還明確安排了體能鍛鍊、自習等日常事項。看得珍目瞪口呆。她實在無法想像這時代還有人如此一板一眼地過日子。
    「哇喔,你就像機器人一樣耶崔斯先生。」珍驚嘆道。看著喬丹在明天的晚間17:30紀錄『與珍晚餐』的字樣。並順勢將原有的行程往後排。
    「史賓賽小姐,我比較喜歡稱這個為:紀律。」喬丹故作嚴肅地道。
    「我懂了,大兵。晚安。」珍起身,吻了喬丹的下巴:「那明天見囉?」
    「明天見。」喬丹也起身,目送她俏麗的身影走向宿舍門口。
 
    想起明天的晚餐約會似乎代表著什麼,喬丹忽然喊住了她。
    「嗯?」珍好奇回望。
    「我這樣…是不是算脫離單身了?」喬丹問。
    「恩…這個嘛…」珍笑靨如花,戲謔地道:「我會記在我的行程表上的。」
                                                   *
    往後幾周,喬丹與珍雖然還沒發展到明確的情侶關係。但比起之前,感情明顯已經親密許多。每周總有那麼幾天,兩人會一起約會、或是運動。兩人彼此交換著生活內容,在大學的課業壓力裡倒也還算逍遙自在。
    尤其是喬丹更是十分珍惜這樣的關係,對於一個高中畢業就投身軍旅的人來說。這樣平凡的大學體驗何其珍貴。
    「跟我說說巴格達經驗好嗎?」珍問。
    「我看到的巴格達不美好。」喬丹承認:「跟你想像中的神祕國度、牙月、異國風情大不一樣。我有大半的時間都是在悍馬車上度過、不然就是全副武裝走在街道上,看著充滿敵意的中東臉孔。其他時間則是陷入槍戰中。」
    「至少你出過國,我就想要離開美國看看。」珍幻想著。
    「妳想去哪?」喬丹好奇問。
    「不知道耶,也許是祕魯?巴西?近一點的熱帶地方。我周末想問看看旅行的事情,也許暑假就能成行也說不定。」
 
    喬丹沒有接話,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出國的預算。軍餉儲蓄與退伍金大多都投注在家用與學業上了。對於珍的計劃以及行動力,他只能默默羨慕。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是他最後一次與珍約會。
 
    收假後的週一,4月22日,珍錯過了下午的兩堂課與小組討論。喬丹不以為意,想說也許她因為課少而順勢請假。
    週二,4月23日,珍錯過了上午所有的實驗課程以及下午的一堂人文選修。喬丹打電話,擔心珍是不是病了,但電話並沒有被接起來。
    週三,4月24日珍錯過了又一次的實驗課程與小組討論。教授問起她,課堂上沒人知道她的去向。她的眾多好友沒人知道珍為什麼沒來。喬丹晚上又打了一次電話,但這次電話完全沒有撥通。
    週四,4月25日喬丹詢問了女宿管理員。珍‧史賓賽從週五後就沒有踏進過宿舍。
    週五,4月26日,喬丹與幾名同組學友報告學校。學校聯絡家長,家長的回答是:她週六出門後就沒有回家。還以為回學校了。
 
    週六4月27日,珍‧史賓賽確定失蹤。達拉斯警方發布尋人啟事。
 
    喬丹向學校請了一週的假,騎著自己的二手機車飛奔往一百公里外的達拉斯。拜訪了史賓賽夫婦。
    「…我不知道…她只說出門打網球,打完後不會馬上回家…」悲傷欲絕的史賓賽太太一邊拭淚一邊說道。
    「社區的球場有拍到她離開的身影,就是不知道她去哪了。」
    「不知道我能否得到兩位的允許進入她房間呢?也許可以找出些什麼。」喬丹同樣心急如焚,只希望能夠找到蛛絲馬跡。幸好他的誠懇與幹練博得了兩位長輩十足好感,並沒有受到阻礙。
    「來吧,我帶你上去。」史賓賽先生說道。
 
    喬丹從來沒有進過少女的房間,高中時期無疾而終的青春愛情並沒能讓他發展到那一步。所以當他走進珍的閨房時反而有點不知所措。然而畢竟是上過戰場的人,喬丹很快就定下心,開始找尋線索。
    他很快就在桌邊找到了一張匯款證明。上頭寫著155美元的匯出紀錄。
    「史賓賽先生,請問珍最近有提到要做什麼事情需要花掉155美元嗎?」喬丹問。
    「她好像提到想出去旅遊。提到什麼…墨西哥和5月5日節(Cinco de mayo)…」
    「我好像有點頭緒了…」喬丹。
                                                   
    喬丹與警方接洽後,警方使用銀行資安權限得出珍‧史賓賽於周六4月20日匯款給一間私人的旅行社。叫做『維雅客斯(Viajes)』,維雅客斯主打不少單獨旅行的行程,頗受一些獨行旅客的歡迎。。達拉斯警方已經立刻向德州法院提出搜索申請,將在3日內開始組織調查。
    「她已經失蹤五天了。」喬丹不滿地道。
    「我們知道,但我們必須依照規定辦事。」
 
    這對喬丹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答案。他跨上機車,馳回位於普萊諾的家中。
                                                   *
(UTC-6) 2006.4.29  04:45  美國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郊
    喬丹睜開眼睛,窗外的墨藍色早晨透著涼意。他從汽車旅館的床上坐起身,簡單梳洗後便打開行李。
    裡頭是一把史密斯威森左輪。
    喬丹將彈巢填滿,將手槍插在斜肩包內。桌上的地圖標示著維雅客斯旅行社的位置。他打算自己踏往虎穴,想要先探虛實。當然,喬丹不是魯莽之人。他清楚自己這六發子彈改變不了什麼,準備這把裝滿彈藥的手槍,只是以自保為目的
    喬丹打開自己的筆記冊。
    看著整天一片空白的行程,一向沉穩的他不禁有些徬徨。
    我是少數、我是精銳(The Few,The Proud)…這不會比巴格達艱難…
    他只能用陸戰隊的格言替自己打氣。
 
    一個小時後,他已經在維雅客斯的旅行社對街。
 
    喬丹發揮職業軍人的冷靜與沉穩,他騎車在街區周圍繞了幾圈評估環境。維雅客斯坐落於達拉斯市區東南角,居民大多是有色人種。雖然經濟水準普通、建設也有些陳舊但看上去治安還算良好。他留意到街角陰涼處坐著一名街友,街友身邊放著一只網球袋。
    喬丹在對街的早午餐店點了份餐,不動聲色地坐了兩小時。
    他發現進出的人雖不多,但確實有一到兩組上門諮詢的客人。看起來並無異常。喬丹起身,走過行人穿越道。
 
    「早安,先生。我有台推車壞了,不知道您會不會想要收呢?」喬丹露出無害的微笑向街友打招呼。
    「我看看,也許我用得著。」聽聞有推車可以用,街友樂得起身、撿起身邊的大包小包,跟著喬丹轉進對街暗巷。
    喬丹拉低鴨舌帽緣領著街友朝暗巷深處走了幾步,突然轉身扣住街友的頸子。將他按在牆邊、手槍抵在他的下頷。街友大驚失色,高舉雙手不知所措。
    「不要叫,清楚地回答問題。你就不會有事。」喬丹低聲威嚇。
    「我什麼都不知道──」「閉嘴,放低音量。」
    街友看著喬丹冰冷的雙眼、乖乖就範,喬丹的冷靜與淡漠只屬於經歷過殺戮的靈魂,任何人都感受得出這種差別。強大的威懾讓街友連顫抖都不敢。喬丹拿起網球袋,在袋緣還隱約可見奇異筆的絹秀字跡寫著:珍‧史賓賽(Jane Spencer)
    「你的網球袋從哪裡來的?」
    「我從對巷的垃圾子母車撿來的,我沒有偷任何東西…我願意還給你──」
    「何時撿的?」喬丹沒有理會街友的廢話,逕自追問。
    「我…我記不太得…上禮拜吧?也許是禮拜天、還是禮拜一?」街友慌張的解釋。
    「你有看到誰丟的嗎?」喬丹問
    「不是很清楚…應該是旅行社的人丟的吧…」
    「OK,最後兩件事情。」喬丹鬆開街友,從懷裡摸出30美元遞上:「一、我要買你的網球袋;二、忘記剛剛發生的事,然後盡快離開這個街區。」
    街友拿著30美元,看著喬丹將槍插回斜肩包中轉身離開。
    此時,喬丹心中大致已經確定。
    珍的失蹤和這間旅行社絕對有關連!
 
    他沒有選擇離開,他將網球袋放在公用租賃的置物櫃裡藏好。便直接推開了旅行社的門。
    「歡迎光臨,有什麼我們能服務的嗎?」迎接的人是一個親切的中年人,他有著極為明顯的拉丁面孔。幾名男子在前廳或坐或站。簡易的櫃檯窗口以及小桌邊各自有兩到三組客人。
    整體氣氛還算熱絡,業務們正口沫橫飛地介紹旅遊行程。
    「早安,我想看看出國的東西…我還沒決定好…」喬丹堆出人畜無害的靦腆笑容,在中年人的帶領下找了一張桌子入座。
    喬丹若無其事地問了幾個問題,而中年人確實都有問必答。給了很完整的旅遊諮詢。然而喬丹一面裝出認真嚴肅的猶豫模樣,一邊看著旅遊簡章。實際的用意只有一個:觀察。
    正當他準備知難而退的時候,他卻聽見鄰座的關鍵字。
    「五月五日節。
    一個亮麗的妙齡女子正被業務大力推薦此行程。
    「五月五日節是什麼行程啊?」喬丹低聲問
    「喔…這個阿…」中年人有些尷尬地笑,壓低聲音:「如果你有興趣也是可以參閱一下。但這屬於我們的小眾行程、名額比較有限、日期也比較短。我私心不推薦。」
    中年人的神情沒有逃過喬丹的眼睛。
    方才積極推銷遊說各種行程的業務,此時竟面有難色擺出不推薦的態度?
    「名單滿了嗎?」喬丹問
    「恩,是滿得差不多了。」
    「好的,非常感謝你。我回去會認真參閱你給我的其他簡章。」
 
(UTC-6) 2006.4.29  11:50  美國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警局
    「OK,崔斯先生。我不得不說你非常能幹。」一口西部腔的警探回到座位坐下,解釋著情況:「我們剛剛調查了一下航管局的紀錄,這個維雅客斯旅行社根本沒有任何符合簡章上的機票或船票。換言之,這個五月五日節的活動不存在。我翻查了一下相關案件,這很有可能涉及人口販賣與走私。」
    喬丹沒有說話,靜靜地聽著警探的說明。稍早之前,他帶著珍的網球袋以及維雅客斯的旅遊簡章來到達拉斯警局,提供了最關鍵的證據。搜索票已經在申請的流程中。
    「我介紹一下自己,這個案子在半小時前已經交給我專案負責,我是賽門‧史丹頓。」史丹頓警探看起來有些不拘小節:「你服役過?」
    「伊拉克,2003年。我是陸戰隊員。」喬丹說道。
    「我也待過伊拉克,不過是91年的事情了。陸軍遊騎兵,下士退伍。」史丹頓指著自己手臂上的刺青:「無怪乎有這種膽識,我欣賞。」
    「那警方會採取什麼行動?」
    「也許最快是下午、或者是今晚行動。我承諾我一拿到搜索票就會出動警方前往調查。」史丹頓說道:「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所以我還是要等?」喬丹不滿疑問:「她失蹤已經一週,我無法想像有多少可怕的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雖然不滿意,但礙於法令限制、喬丹只能繼續等待。
    史丹頓警探二度向他承諾會用最短時間處理這件事情,並請他相信達拉斯警方的能力。喬丹無可奈何又再度回到了維雅客斯對街的餐酒館。
    他緊盯著對街,度過了午後的一小時。
    然後他也只能繼續盯著對街,度過下一個小時。
 
    一直到16:20,喬丹終於盼到一輛福特SUV出現,後方還跟著兩部警車。
    也該是時候了…
    喬丹精神一振。
 
    史丹頓從SUV下車,車廂也走下4名與他同樣裝束的人員,他們身穿防彈背心、腰配手槍,看上去只是輕裝而已。後方兩部警車則停駐路口,開始進行交管。達拉斯市警從車上拿出霰彈槍,在路旁戒備。
                                                   
    維雅客斯旅行社內,負責人托寧(Tonin)揪住手下的衣領,咬牙切齒地指著攝影機問。正如史丹頓刑警所料,維雅客斯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的人口販賣集團。雖然表面上確實是一間運作中的旅行社,暗地裡同時也一直在物色上門的獵物,若是單身妙齡女子,就會被他們強烈推銷某些冷門行程,成為綁架受害者。這些受害者最後將流落到跨國仲介手中,向貨物一樣批價賣往北美各地、甚至是歐洲與中東。
    「為什麼我的店門口會有警察?為什麼條子會找上門?」
    「對不起,老大。我真的不知道。」中年人擦著臉上的冷汗。
    「費德科!你從後門出去!找機會轉移貨櫃!」「是,老大。」
    托寧從桌下拿起一把左輪。
    
    而此時,旅行社的玻璃門也被推開。
    「達拉斯警局(DPD),我是史丹頓警探。誰是托寧‧赫南德茲?這裡的負責人托寧?」史丹頓警探走入旅行社,一手亮出證件與搜索票。
    「警官晚安,我們…赫南德茲先生…在裡面點鈔票…」一個青年慌張地解釋。
    「帶路吧小夥子。」史丹頓聳肩,忍不住多瞄了入口處一眼。一名員工模樣的人剛走出櫃檯。
    「嘿!退回去!」一名刑警亮槍喝叱。
    「算了,看好他就可以。免得被投訴我們歧視有色人種…」史丹頓說道。隨即與另外兩名員警隨著年輕員工的領路來到走到深處的主管室。
    史丹頓警探抬手敲門。
    「我在結帳!滾開!」房內,西語腔調濃厚的聲音喊道。
    「赫南德茲先生,我們是達拉斯警局。有幾個失蹤案件想要請你協助我們釐清案件。」史丹頓耐著性子說道。果不其然,幾秒鐘後主管辦公室的門就被打開。防盜鍊後,托寧的臉在門邊出現,看上去有些侷促不安。
 
    「晚安,警官。」托寧說道,他打量了一下門外走道的人員。陪笑問:「我可以看一下您的證件嗎?」
    史丹頓嘆了口氣,低頭翻找褲子口袋。
    他不知道的是托寧左手早已將左輪槍抵在門板上。
    「再見,警官。」托寧下扳機,點357的麥格農槍彈轟穿門板、近距離炸進史丹頓的胸口。緊接著槍聲爆起,這些旅行社員工全部在一瞬間從桌後或是身上拔出武裝。
 
    槍聲忽起,所有餐酒館裡的顧客全部看向對街。在外頭警戒的員警也紛紛轉頭,還有一人直接衝到警車旁邊操作無線電。喬丹起身,瞇眼看著對街混亂的情勢。窗戶內不時閃過槍火的閃光與巨響。他推開餐酒館的門,奔過對街。
    旅行社的玻璃被敲開,一名拉丁裔槍手在鐵窗後朝著員警射擊,街口警戒的警察後背中彈,倒在十字路口。平民們尖叫逃竄。喬丹從斜肩包中抽出左輪,朝著鐵窗猛轟三槍。隨即衝抵中彈員警身邊將他拖到警車後,然後探身又回擊了三槍。將一名暴徒擊斃在大門邊。
    『布朗克斯大道與56街口,有員警倒地!請求支援!疑犯有武裝!』
    喬丹聽著警察高聲請求支援的呼救,還有回擊的槍聲。他手上壓著警察流血的傷口、鼻腔裡都是硝煙的氣味。感覺好像又回到了2003年的巴格達。
    如果他是一個尋常的三十歲青年,他一定會覺得恐懼又不知所措。
    但他不同,戰鬥的場景完全喚醒了他的戰士魂魄。他比在場每個警察都沉穩、比每個暴徒都冷靜。他甩開彈筒,六枚冒煙的彈殼噹啷墜地,反手迅速將新的彈藥填上。
    喬丹起身,以低姿態迅速繞過掩蔽後方。
    「先生,我強烈建議您立刻退下──」員警緊張地勸阻。
    喬丹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用標準的戰術反踹蹭開了旅行社的門。然後舉起手電筒持槍閃入屋內。外頭的員警們面面相覷,就算不用專業也看得出來眼前這位青年絕非常人。
 
    旅行社裡一片狼藉,窗邊還倒著一名腦袋被轟出大洞的屍體,顯然是方才被喬丹從對街三槍爆頭的倒楣鬼。地上躺著超過十具屍首,足見幾十秒前近距離駁火何等慘烈。喬丹無暇細看,飛快走向後方。史丹頓刑警倒臥在血泊之中,顯然已經沒有氣息。
    他小心翼翼地推開辦公室的門。
    映入眼簾的是凌亂的辦公桌、彈痕四處的牆面與玻璃。
    以及一排通往後門的血腳印。
                                                   *
    「喔幹,他們這群狗娘養的…你確定那些警察沒有跟上來?」托寧一邊罵著,一邊想要止住腹部失血中的嚴重槍傷。下屬費德科一邊開著貨櫃車、一邊伸手替他找紗布。
    「安啦!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停貨櫃車的地方…我們要去哪裡?」
    「我不知道,至少先開離這個地方。」托寧沙啞著道:「找個地方躲著…我會找到地方打電話給馬廄(Stable)。」
    “馬廄”是他們對於人口仲介的稱呼。此時他們已經趁亂開上了77號公路,正要離開達拉斯。
    「我會請他們派車頭,接著貨櫃離開。然後我們搭另外一輛車離開德州…」
    「幸運的是車輛不多…他們也來不及封鎖城市…」費德科說道:「你看,那輛垃圾車也開那麼快。」
    隔壁車道上,一輛垃圾車轟然衝過他們。托寧直覺不妙,對方實在貼太近了!
    垃圾車超出半個車頭後,突然急向右切。費德科反應不及,兩輛時速70的大車硬是撞在一起。整部貨櫃車滑出路面,貨櫃翻覆在地上。
    「阿…」費德科呻吟著,摀著變形的左手。
    「拿槍啊!」托寧痛吼,痛苦地解著槍套。
    翻覆的垃圾車副駕爬出一個剽悍的人影,他舉起左輪、毫不猶豫地朝著副駕駛座連開數槍。托寧連話都來不及說就被亂槍擊斃,整張臉貼在車門上。
    喬丹將車門打開,用槍口瞪著費德科。
    「老兄,算你贏。我的手斷了…」
    「下車,趴在路邊、讓我看到你的手。我今天已經殺了三個人,我不介意多殺一個。」喬丹冷冷地下指令:「這還不到我最高紀錄的一半。」
    「隨便…我肋骨斷了、也快死了…我他媽下不了車──喔幹你娘!」
 
    喬丹懶得多說話,直接將他拖下車。
    他快步走到車尾斗,卻發現車尾用一個巨大的密碼栓鎖著。
 
    「密碼多少?」喬丹走回費德科面前。
    「我他媽怎麼會知道──喔幹你娘!幹!」
    喬丹朝著他的臉用力一踢,鼻樑骨應聲斷裂,濃稠的鼻血瀉了一地。
    「給我該死的密碼!」喬丹終於失控大吼。
    「我他媽怎麼會知道!你把知道密碼的人幹掉了啊!」費德科痛苦地回吼。
 
    「幹!」喬丹咆哮,他從沒意識到自己竟然會如此失控。他知道自己一向以冷靜自持的人格特質被稱讚。但經歷過這麼多天的擔憂與數小時的緊繃,這個海陸硬漢終於到了情緒的臨界點。
    他從車上抓起短管霰彈槍,朝著貨櫃後的鎖頭射擊。然而霰彈的威力無法擊碎堅固的絞鍊。他沮喪地拋下武器,跪倒在路面上。貨櫃內傳來微弱的呼叫聲,而且不只一個。
    「嘿!孩子,需要幫忙嗎?」
    圍觀的平民越來越多,一些熱心民眾協助報警、一些民眾則持工具上前企圖撬開鎖具,鄰近家屋的熱心民眾則拿出銲槍協助切割。但鎖具堅固,讓這些努力都只是徒勞。
    「…救救我們…」貨櫃裡的呼救聲越來越細微。
    「該死的!我們打不開!」「也許只能等專家來了!」「老天…他們在裡面應該會熱昏…」「快去灑水!」
    民眾們議論紛紛,鄰近的住戶更是爽快地出借了水管等器具。
    「孩子,有需要什麼。開口就是了,先去歇會吧。」一名大叔模樣的人說道。
    喬丹起身,看著鎖死的貨櫃門。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
 
    「給我一張鋁箔紙、還要一杯鐵鏽、以及噴燈。」
 
    喬丹將鐵鏽徹底搗碎,抹在鋁箔紙上摺疊壓實、並用重物反覆折壓。一切就如同那日兩人初遇,這個渾身散發創意、聰慧的開朗女孩教過他的內容。
    拜託,請妳務必安好!
    他將調製的鋁熱片拆碎拌勻裝進鋼杯,扣在那堅固異常的鎖頭上。
    噴燈的青白色烈焰很快引燃了簡易調製的鋁熱劑、3500度的高溫伴隨著耀眼火花綻放而出,即便對比起盛夏的午後烈日亦不惶多讓。精密工業打造的密碼鎖也不耐這種純粹的能量,迅速熔毀在跳耀的強焰之中。
    熱心的市民們忍不住歡呼出聲,人們敲開熔毀中的鎖。將貨櫃打開。
    兩三名渾身髒污、看上去狼狽憔悴的年輕女子哭著跑出。裡面還有人影,顯現受害者甚眾。
 
    「珍?」喬丹大喊。
    貨櫃裡,一個坐在地上蓬頭垢面的女孩轉頭。眼神陌生而空洞。
    喬丹再不顧一切,上前將她抱出。
                                                   *
(UTC-6) 2006.5.1  09:00  美國德克薩斯州休士頓衛理公會病院
    「…PTSD狀況十分嚴重。失語症、記憶錯亂、自我感消失情狀…」精神科醫師沉重地說出評估:「對不起,我很遺憾。但你們必須要有心理準備,這傷害可能是永久的。」
    「喔不我的寶貝。」史賓賽太太倒在丈夫懷中痛哭失聲。
    喬丹隔著監控窗看著一臉木然,堆疊著積木的珍。
    那天貨櫃裡,總共有十一位受害女孩。跑出的三名女孩僅被囚禁14小時、狀況最佳。珍與另外兩位女孩則被囚禁超過6日,精神與肉體都已經受到了無法挽回的摧殘。至於貨櫃深處的五位更早已因脫水、熱衰竭而喪命。
    其實將珍抱出貨櫃的那一刻,喬丹就隱約知道那個風趣熱情的聰明女孩已經永遠消失了…他不敢想像珍在失蹤那幾天裡遭遇了些什麼、也不敢想她曾經有過的恐懼和絕望。那種足以粉碎靈魂的可怕經歷將她變成了行屍走肉。
    想到此處,他忍不住鼻酸哽咽。
    「…史賓賽先生,對不起…」喬丹深呼吸,起身。
    「沒關係,孩子。你已經做很多了…」史賓賽先生伸手緊握,他強抑悲傷,剛強地反過來安慰。
    「對不起,希望你們保重。」
    喬丹恨自己必須說出這樣的話,而史賓賽夫婦的諒解和寬容反令他難以承受。史賓賽太太更起身給了他一個安慰的擁抱。讓喬丹幾乎要嗚咽出聲。陸戰英雄轉身默默走出診間,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在家鄉遇到比戰場還殘酷的事情。這件事遠遠超出了他能承受的極限。
 
    他拖著沉重的步伐走過醫院大廳。
    「喬丹‧崔斯?」
    他轉身,看向來者。兩名身穿西裝的青年正盯著他看。
    「我是崔斯,請問有何貴幹?」
    「我們是FBI,有份文件請您回去參閱。」其中一名青年將一只牛皮紙袋交到他的手裡。
    紙袋上面沒有多餘記號,只有一個『招募』字樣的紅章。
    「局裡很欣賞您的才華、您能夠憑著自己的本事找到這些受害者,我們都很印象深刻,所以請您務必仔細參閱這份文件。」青年解釋:「FBI期待能夠有你的服務。」
    喬丹沒有多說話,只是點頭允諾。他的心情還沒有復原。
    「…我們知道,您心裡一定很難受。但容我多說一句:若是能夠讓更少人遇到這種悲劇,一定更有意義吧?」
 
    喬丹看著信封,細細咀嚼著幹員的話。
    
    「謝謝,我會認真考慮的。」
    他平靜地說,這次話語裡多了堅定。

作者廢話:
‧以國軍的習慣,在部隊裡不會輕易把上級的「軍銜」掛在嘴邊,而會用「職位」稱呼(例如:OO班長早安、而非OO中士早安 )。但影集裡美軍好像不是這樣,為了配合情節,我打起來很彆扭。
* 這我想起服役的時候,曾經有個傻屌問候副營長時說「少校早」,幹超白癡 = =

‧請不要在家嘗試我在小說裡提到的鋁熱劑製作法,理由有三
1.因為據說鋁熱劑最高可以產生3500度的高溫、3500度可以融掉大部分的人類製品,你家應該百分之百不適合鋁熱反應。
2.這是我看外國影片的步驟,感覺很不靠譜(雖然他有成功啦...
3.現實世界中,我是教國文的,你確定要聽國文老師指導化學實驗?

Thermite
代號:Thermite (*為英文「鋁熱」之意)
本名:喬丹‧崔斯  (
Jordan Trace)
國籍:美國

出生:1982.3.14  德州.普拉諾 (愛爾蘭裔)  
身高/體重:1.78 m/80 kg


所屬單位:聯邦調查局武器戰術小組
組別:攻堅組
數據:裝甲 2/速度 2

主武裝
‧556 XI (AR)


‧M1014 (SG)

副武裝
‧M45 MEUSOC (HG)

‧5.7 USG (HG)

裝備
震撼彈/闊劍地雷
特殊裝備(能力)
‧BC-3 鋁熱炸藥
背景:
    Trace在高中畢業後加入海軍陸戰隊,參與兩次伊拉克戰爭。在退伍後他利用退伍金進入德州農工大學,並取得化學理工學位。然後加入FBI 。擔任四年的現場調查幹員,隨後轉調特殊武器戰術小組(SWAT)。

心理特質:
    刻板、守紀律、有秩序。這些都是人們對於Trace的形容。他知道何時該放鬆、尤其是在社交場合,他總為自己能夠掌控局勢而感到自豪。比起任由各種情況發生,他更希望讓一切都在自己控制之中。

訓練:
‧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近距離作戰學校
‧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攻堅方法
‧美國海軍陸戰隊(USMC):直升機和繩降技術課程
‧德州農工大學:化學理工學位
‧FBI 現場調查幹員
‧FBI SWAT

經歷:
‧兩次伊拉克戰爭
‧艦隊反恐安全小組 (FAST)

附註:
‧無。
25
-
板務人員:

351 筆精華,06/0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