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k

RE:【其他】圍攻以外[Beyond the Siege] - 幹員短篇故事合輯

樓主 阿諭 Reload1113
GP25 BP-
八、殘局
(UTC+1) 2011.9.10  09:30  法國‧都爾
    都爾古堡靜靜凝望著數百年來安詳穿過的羅亞爾河,本來應該悠閒的週六早晨此時卻一點也不安寧。
    『搶匪在拉瓦西耶與柯貝路口轉彎,請同仁協助包抄!』
    『收到!我們會在主教座堂外的廣場設下圍捕點!』
    朱里安‧尼贊(Julien Nizan)在無線電裡大聲呼告,車速已經悄悄爬到了80。他胯下的BMW重機刷過街道,疾轉向南,另外一位憲兵同伴路易‧謝尼耶(Louis Chénier)在他後方同行。珠寶店搶犯的轎車則在前方橫衝直撞。兩人的捨命追擊也確實達到了效果,順利將疑犯逼進了圍捕區域。兩輛偵防車在前方設下路障、虎牙鐵鍊拉開將整條路給封起。至少十名員警荷槍實彈對著疑犯。
    黑色雪鐵龍轎車在廣場上急煞,困獸猶鬥地迴轉。幾發槍彈擊中車窗車門。
    但車上的三名劫匪卻一點束手就擒的打算都沒有。
    朱里安在主教座堂前疾停,路易緊跟在旁。前者飛身下車,將機車側架。而劫匪的引擎聲則低吼咆嘯。
    朱里安側身拔槍,完全無視於眼前的危險。他用覘孔對準了駕駛額頭。
    「停車!否則我將把你當場擊斃!」
    「講道理?壞主意阿,朱里。」路易低聲說道。但說歸說,路易還是默契十足地拔槍,在他的右後側盡責掩護。
    副駕的劫匪仰躺,從懷中拿起MP5k。
    他瞄見威脅,但毫不猶豫對著駕駛開槍,車窗彈孔伴隨著在車內濺開的鮮血令人怵目驚心。他上前兩步,同時快速補上兩槍確保駕駛死透。而另一邊路易與他同時開火,將副駕上的劫匪給擊斃。兩人的果決與神槍讓後座的劫匪戰意盡失,低伏在座椅後方大聲求饒著。
    一場威脅至此解除,當員警上前將劫匪拖出車外上銬時。朱里安才關保險、將槍插回槍套內。
    「你完全沒把那個槍手放心上對吧?」路易收槍,推起頭盔防彈壓克力罩。
    「是的。」朱里說道:「10年交情,我很清楚你會幫我處理他。」
    「這話可真夠煽情的…」路易失笑。
    朱里安與路易從小就是鄰居,同樣的藍領社區出身,讓兩人在個性、價值觀幾乎一模一樣。而且同是家中不被注意的么子,讓兩人有更多的時間都是在外一起閒晃、冒險,甚至是做些蠢事。
    18歲那年,兩人共同加入了國家憲兵。從玩伴變成同袍,不變的是那肝膽相照的血盟之情。
 
    4周後,兩人因為軍功得到升遷。更受到了GIGN的青眼。
    「你就是那個在都爾主教座堂前擊斃劫犯的弟兄?」
    來自GIGN的幹員走到朱里安所在的靶位旁邊。碧藍銳利的眼睛看向這個年輕的小夥子。身邊還跟著朱里安的連上主官們。
    「報告,是。擊斃劫匪的還有我的搭檔,路易。」朱里安立正回答,隔壁靶位的憲兵同樣也轉身立正。能被前輩給注意,確實讓兩位年輕的憲兵感到興奮光榮。何況,人們還傳說,這位GIGN前輩還是曾經經歷過1994法航劫機的傳奇猛將!
    「50米外以手槍射擊駕駛,一槍打頭。」幹員雙手背後、如山岳凝立。饒富興致地問:「你是神射手?」
    「是,我是。」朱里安驕傲地回答。
    「就我所知,當時副駕有另外一名槍手。在那種情況下貿然開槍,是很魯莽的行為。」
    「是,長官。我總注意朱里安的背後,我們從小就這樣了。」路易有些緊張的道。這位前輩的表情冷峻嚴肅,雖然是稱讚卻還是令人備感壓力。
    「看起來我得增加一個名額才行。」前輩轉身,對兩人的直屬長官說。
 
    「我叫吉勒‧圖雷,歡迎兩位加入GIGN。」
                                     *
(UTC) 2012.4.1  09:30  大英‧赫里福德
    「跑起來!你們可是GIGN,別在英國人面前丟臉!」吉勒呵叱。
    數十雙軍靴踩過泥地,直往山訓場跑去。泥水、汗水、雨水四濺。
    「朱里!」「是!」
    「你是新兵班頭,跟上我!以身作則!」
    朱里安加速跑在吉勒身後竭力維持速度、路易則如數十年一樣,總在他的斜後方緊緊跟著。
    一年前兩人進入GIGN。通過了決選,但並沒有在憲兵干預隊的崗位上待太久。因為2012年,一個跨國的反恐計畫被重新提出 -「虹彩專案」:英美法德俄五國各派出20名菁英接受聯合行動,對抗可能發生的跨國襲擊。
    在吉勒的帶領下,哥倆好共同被選入了GIGN代表中,成為首批虹彩幹員。雖然同期。但比起路易,朱里安似乎更受到青睞,因此較早脫穎而出,成為了其中的精英幹員。路易則仍然是尋常實務幹員。
    不同於其餘四國的戰鬥風格,GIGN的成員總是身穿IIIA級別的重甲。犧牲了機動換取更高層級的保護。然而作為GIGN領隊的吉勒,依然同樣嚴格要求每位幹員的負重奔襲能力。朱里安沉重的喘氣著,他不止一次懷疑自己下一步就會抽筋倒地。
    但他仍然毫不猶豫地向前跑著。
    他知道自己一摔倒,後面的路易絕對會及時的摻住他。
 
(UTC) 2012.7.7  09:30  大英‧赫里福德
    朱里安舉著手中的MP5,與路易並行。
    殺戮屋教練場內,一枚震撼彈被拋入。兩人並肩低姿態出槍,巨響與強光在他們側面綻開,但絲毫不影響他們的堅定戰鬥意志。兩人槍口掃過每個死角,因為默契絕佳而快速俐落。
    路易舉著盾,快速移往下一個房門。
    朱里安一手搭著同伴的肩部,輕拍示意。兩人再次俐落掃蕩。
 
(UTC) 2012.9.27  18:30  大英‧赫里福德
    朱里安推起防彈壓克力面罩,面不改色地走到同僚們面前。
    剛才他可是在15公尺的近距離接受路易的信任射擊。後者用.357左輪朝他前胸開火。重彈頭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各位弟兄,這就是R1N熱壓強化瓷避彈板的功能。在未來執行任務的期間,我會替各位攜帶這種重型裝備,讓大家得以安置在防彈護甲內。我們可能面對各種高度火力,盡力提高各位生存機率是我的職責所在。」
    「等等…你就站在那邊,任這傢伙用單手持槍的姿勢對你開火?」來自SAS的士官長麥‧貝可粗聲問道。
    「是,士官長。」
    「你倆是愛人嗎?」麥克
    「我信任我的同伴,而他們也信任我。」
    「太好了,是愛跟信任。」麥克酸度十足地嘲諷著。但誰都看得出他嘲諷語氣裡藏著的佩服。
    將近一整年的時間,兩人在虹彩小組一如往常彼此照顧。熬過了無數個艱苦的日夜操練。兩人自小養成的默契讓他們合作出色,頗受肯定。
 
(UTC) 2012.12.21  21:30  大英‧赫里福德
    棋盤裡,白方兵線被黑騎士大膽的從棋盤中間突破。騎士恰到好處地滲進了F3一帶,對白方的國王右翼隱成牽制之勢。看似魯莽,實際上卻是最凌厲的一步縝密攻勢。如果您稍懂棋藝,再仔細看下去,便可知道棋局至此已經步入中盤廝殺,雙方各有勝子。而黑方主教還差一手就能占盡地利,從白方左側一舉突入。
    除了是生死搭檔,路易與朱里安兩人還是西洋棋友。朱里安一向善弈,但對上路易時竟是輸多贏少。
    朱里安端詳半晌,趁著棋盤右翼被封鎖潛趕快讓國王入堡。
    白色的城堡在棋盤中央架起了火力線,沉毅可靠。
    「喔…真魯莽,我得找個機會抽掉那隻城堡(Rook)才行。」路易喃喃自語。
    「城堡從不孤單。」朱里安頗為得意自己的入堡時機。
    路易很快就注意到朱里安還插了一隻主教小心顧著城堡,頓時莞爾。
    「哈哈,我想那隻主教就是平時的我吧?負責看著你的背後。」路易笑。
    或許言者無心,朱里安卻覺得自己聽出了弦外之音。
    兩人踏入虹彩小組時,都曾經約好要一起成為隊上的『菁英組員』,獲得屬於自己的行動代號。朱里安憑著神射手技能以及流利英文,順利成為菁英組員之一,代號為”Rook”。反而是路易…一直還停留在實務幹員的位階。
    「別頹喪,我相信很快你就能躋身菁英組員的。”」
    「”主教”幹員(Agent Bishop)…哈,聽起來有點梵諦崗阿。」路易笑得開懷。
    「等時機對了,我們一定能並肩作戰。」朱里安肅容說。
    「喔,老友別替我擔心。就算我始終沒有成為菁英組,我一樣會與你並肩作戰阿。」路易顯然不太在意升官這件事。
    朱里安點頭,報以微笑。
    有人說仕途和職場可能把最真摯的友誼給磨消殆盡。朱里安很慶幸自己的摯友沒有把這句話變成真實。
                                     *
(UTC+1) 2015.1.9  17:00  法國‧巴黎
    朱里安在警備車內檢整裝備。左側的路易正將陶瓷避彈板插進前胸護甲。這是虹彩小組第一次非正式任務。不少來自GIGN的實務幹員均將其視為訓練至今的實戰考核。
    前天上午,知名的諷刺漫畫《查理周刊》被兩名武裝份子闖入。他們先後射殺了12人,隨後揚長而去。總理歐蘭德隨即下令全市封鎖,史上最大規模的搜捕於焉展開。
    昨天,另一場襲警案二度震動了全法。一名巡警在街道上遭到持槍匪徒擊斃。面對家鄉發生這種重大襲擊,虹彩小組裡的GIGN成員無不歸心似箭。因此在聯合國安理會的同意下。GIGN幹員們得以原單位身分回歸國維護安定。朱里安負責的區域便是巴黎11、12、20等區。這是他第一次擔任小隊指揮官,加上攻堅行動一向不是他的強項,讓他格外緊張。
    而就在今日午後,第三、第四場襲擊也接踵而來。他此刻便是準備趕往第四場襲擊的所在地– 文森門站。
    『Rook。』來自Montagne的通訊。
    『是,我在。』朱里安說。
    『槍手兩人、可知的是已有兩名人質遇害,而且對方持有自動火力。相關資訊我正在遞送到你的設備裡。』Montagne說:『RAID已經包圍該場域,但因為窗戶狹小。狙擊手不好發揮,可能還是得靠你們進去。』
    『收到。』
 
    「狀況很糟嗎?」路易問。
    「蠻糟的。」朱里安老實地承認。
                                     *
    無人機從各種管道溜入室內。五名虹彩組員彼此交換著攻堅信息。得知有六名人質在匪徒的控制中,而兩名劫匪一男一女。就在櫃檯後的死角,視死如歸地咆哮。
    「匪徒要求警方確保另外兩名匪徒:寇瓦奇兄弟(Kouachi)。這兩個寇瓦奇人呢?」朱里安問。
    「不用理他們,寇瓦奇兄弟1630時已經在工業區遭到擊斃。兩人都是查理周刊的槍手。攻堅就對了。」現場警備指揮官說道。
    在信號中,五人小組從兩個方向掩護前進。
    其中一名GIGN用剷雪鐵鍬猛擊窗戶。女匪立刻開火掃射,AK47的巨大聲響爆起,架上雜誌、零售貨品紛紛破碎四散。另一名GIGN連忙拋擲震撼彈,狹小的雜貨店內被強光與巨響籠罩。
    朱里安輕捏路易肩頭,路易連忙低姿態堆近,從正門突入
    持盾的路易砸開店門,看見15公尺處女匪徒正在貨架邊將AK上膛。路易扣下扳機,女匪徒應聲倒下,鮮血腦漿全噴上了貨品架。
    朱里安動作俐落,在路易的掩護下快速左移,手中P90快速掃視前方空間。兩人沿著貨架快速掃蕩。另一邊,三名GIGN幹員則快速翻入雜貨店內。快速帶出兩個被綑在購物車旁邊的人質。
    就在此時一枚手榴彈滾到了路易腳邊。路易一把將朱里安推開,然後伸腳欲踢。但下一秒,手榴彈就在他腳上炸開。破片與震波四散,殘餘匪徒的戰吼、槍聲以及路易的慘叫聲混在一起。
    「الله أكبر!」那名殘餘匪徒從櫃檯探身掃射,企圖上前支援的GIGN被壓制在另一端的走道後。
 
    朱里安從倒塌的貨架中睜開眼睛,方才的爆炸讓他還有些意識恍惚。
    他身上插滿了彈片,而陶瓷護甲早已破碎損毀。
    一旁的路易癱倒在地,氣若游絲地呻吟著,防彈盾扔在一邊。破碎的地磚上全是鮮血,路易的左腳勉強骨肉相連,看上去慘不忍睹。
    手持AK的挾持犯以腰射姿勢移動位置持續壓制著另一邊的GIGN幹員們。他以工具架作為掩護,自以為靠著手榴彈已經成功一舉解決掉朱里安和路易。而專注應付另一側
    朱里安發現自己的左手已經不聽使喚,爆炸似乎震斷了上臂骨。
    他小心翼翼地撐起身,生怕多一點點的聲響都可能吸引這個暴徒的注意。
    朱里安打開槍套,拔出P9手槍、開保險。以單手姿勢舉槍。
    作為神射手,他輕易的判斷了場域。
    優勢:距離12公尺、槍滿膛、保險已開、出奇不易…至少目前是這樣。
    劣勢:單手射擊、彈道路線可能被工具架阻擋、穿透可能性低。
 
    匪徒彈藥用罄,低頭拿取新彈匣。這動作可讓朱里安嚇了一身冷汗。只要他往這裡瞟一眼,兩人都死定了。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時間再猶豫,多拖一分鐘、不只讓危機延長一分鐘,更是讓路易離死神更近一些…
    我相信我的隊友,而他們也相信我
    但,我相不相信自己?
    朱里安舉著槍,意識到自己其實總是依賴著同伴的存在。他就像西洋棋裡的城堡,永遠都需要其他棋子的協防或援護才能發揮最大實力。
    覘孔與準星隨著呼吸逐漸平靜而慢慢穩定下來。
 
    「碰!」
                                     *
(UTC+1) 2015.1.30  09:00  法國‧巴黎喬治龐畢度醫院
    「年輕人,讓一下老頭子吧!」隔壁病床的老兵一邊咳嗽著,一邊求饒。
    謝尼耶剛剛抽掉了老兵的皇后,以一隻主教的代價。平心而論,老兵棋藝不差,但對上謝尼耶實在毫無招架之力。
    「城堡殘局,老爹,我不得不說你還有機會。」路易安慰著。
 
    路易最終沒有留在虹彩小組,文森門一戰讓他從此失去了左腿。他不得不因傷退役,預計將在為期8個月的療程後轉調法國陸軍文職。對此,路易當然感到頹喪。不過空蕩蕩的左踝隨時在提醒他這個無奈的事實。
    朱里安沒能多陪伴他,在傷癒復原後隨即回到了赫里福德待命。那天在文森門,朱里安關鍵的一槍妙到毫顛地擊中工具架,變形的彈頭鑽進了恐怖分子的左後腦。朱里安被視為英雄,很快就得到虹彩小組的肯定,被視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年輕新秀。
    老友的平步青雲讓他更感到孤單。
    他覺得自己就像身處在殘局裡的棋子。
 
    「謝尼耶先生。」護士在門外呼喚。
    「我在。」
    「有一份您的禮物,您介意我拿進去給您嗎?」護士問。
    「沒問題,請進。有勞妳了。」路易說道
 
    年輕的護士帶著笑容走進病房,隨和的路易同樣友善地微笑以對。護士將紙箱放在路易身上、然後來到窗台邊替他打開窗戶通風。紙箱上的寄件地址來自赫里福德,是朱里安寄來的。
    路易向病友喊了暫停,留下老兵思索著困局。自己則像個大孩子一樣拆開來自海峽彼端的禮物。
    裏頭是一件虹彩幹員平日的訓練外套。
    「這外套…我早就有了呀…」路易苦笑著,將外套拆封。這一拆,他才注意到自己胸前的名條。
    路易‧「主教」謝尼耶 (Louis “Bishop” Chénier)
    路易注意到來自朱里安的短信,除了簡單慰問以及祝福外。朱里安提到虹彩小組正準備迎戰未知的恐怖組織「白面具」。更特別的是,路易提及自己向虹彩小組執行長席克絲夫人(Six)提出了申請。席克絲夫人感念謝尼耶的犧牲,遂許以謝尼耶榮譽幹員的身分永遠存在虹彩小組之中。代號:主教。
    「喔,朱里。我愛死你了。」路易開心地將外套穿上。
 
    「老爹你下好了沒?」「我強烈要求你該讓一隻騎士給我。」
    路易被吃掉了一隻兵,他毫不猶豫地摘掉了老兵的另一隻騎士。白色的城堡順利攻陷了對方的底線區,攻勢凌厲。
 
    「送你無妨,反正我一向相信城堡。」
                                     *
(UTC) 2015.1.30  09:00  大英‧赫里福德
    『Rook,室內防禦訓練,第三波對抗。30秒,準備好就開始。』Montagne說道。
    『收到。』朱里安檢整裝備。同時低頭查看地上的避彈板。
    他心裡嘟囔著,果然這些菜鳥都沒有拿避彈板的習慣。
    方才一輪襲擊中,三名戰友已經遭到「擊斃」而在角落用棒式鍛鍊核心肌群作為處罰。
    『不要慌亂,弟兄們仰賴你的指揮。』Montagne提醒。
    『我明白。』朱里安說道,看著殘存的虹彩的實務幹員正緊張地等待著敵隊的襲擊到來。
    他想念著路易還在的時光。
    但此時他知道自己多想無益,而且他肩負更多人的信任。
    『不,都爾男孩。你不明白,你糟透了。這種殘局根本沒希望,我們的弟兄會狠狠痛擊你們。』來自德國的同袍Bandit嘲諷著身為後輩的他。GSG-9的攻勢似乎來勢洶洶、勢在必得。
    聽聞這種奚落跟嘲諷,作為GIGN領隊的Montagne不以為意,他本來就覺得承受來自對手的精神壓力是屬於訓練的一種。
    『不,柏林大叔。你才不明白,正是在殘局裡,你才會看到城堡(Rook)的價值。』
 
    我相信我的隊友,我也會更相信我自己。
    朱里安眼神堅毅,一把將防彈壓克力面罩闔上。


Rook
代號:Rook (*為西洋棋之「城堡」)
本名:朱里安‧尼讚  (
Julien Nizan)
國籍:法國  

出生:1990.1.6  法國‧都爾
身高/體重:1.74 m/63 kg

所屬單位:國家憲兵干預隊
組別:守備組
數據:裝甲 3/速度 1

主武裝
‧SG-CQB (SG)
‧MP5 (SMG)

‧P90 (SMG)

副武裝
‧LFP 586 (HG)

‧P9 (HG)

裝備
‧機動護盾/衝擊手榴彈


特殊裝備(能力)
‧R1N強化陶瓷避彈板
背景:
    Nizan在求學時精通運動,特別是在田徑場上。身為工人家庭中最年輕的孩子。,他在18歲時便響應徵召入伍,加入國家憲兵服役。並被分派到高速公路的巡邏單位。在基本訓練中,Nizan發現他對於武器方面的天分,並且有意願在此技術上精進。隨後他便在國家憲兵中成為武器專家,他在槍械上的專精引起了GIGN的注意。

心理特質:
    Nizan是一位理想主義者,很願意信任他人。雖然偶爾會有衝動的時候,但在執行任務時仍能保持自律。在他目標明確時,便會十分果決並且主動完成被交付的工作。

訓練:
‧法蘭西國家憲兵
‧GIGN

經歷:
‧GIGN射擊冠軍

附註:
和新招募人員共同進行信任射擊訓練。
‧在中學時從師於一位美籍教授,因此英文十分流利




25
-
板務人員:

352 筆精華,06/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