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5k

【閒聊】玩藝只為真,天涯舞劍塵──從敘事角的塑造懷念老天宇

樓主 思無邪

發問前已爬文的乖寶寶

drainre
GP17 BP-
「玩藝只為真,天涯舞劍塵──」

如果喜歡天宇的朋友,聊起別具特色的刀劍鋒途,大概不外會提起幾個名字:悟刀生、東方孤行、邪刀魔劍、劍車、月雙刀……還有,舞劍塵。


舞劍塵,初登場於海岸長堤,身旁總是隨行著一名持劍老僕「老祝」;從劇集〈異流道〉登場、到神仙魔風雲際會的〈九天狂龍〉,不時串插在正道身旁的二道身影,這就是舞劍塵主僕給觀眾們最初的印象。


之後受莫逆之交的靜海仙龍請託,點撥龍族二名後輩東方孤行、黑蟒的劍藝,使他們在武道上再起風雲。


──東方孤行以貫通龍氣御劍、格殺五傘中的背叛者勒光藏。黑蟒則在歷戰之後,以玄奇的劍招「起劍舞塵‧風行斬」破解釋元的佛門秘式、逼其真身曝光。

過程中舞劍塵也在旁掠陣、一方面維護激戰後力疲的後輩,同時嚇阻有心趁虛闖入石屋的傳令鶴奔雷少年。




當然,這並不是天宇棚首次推出如此有魅力的劍者:但很神奇的是,有別於他棚往往以劍為尊,無論證道、掄魁,總是把最多的篇幅與描寫保留給劍者;在這之前,天宇劇組對「劍者」的形象塑造,總是更像反派或陪襯者些。

──像是刀劍鐵三角中,只有五方君的定位是大魔王。


──偏劍類的衛天闕早早落入時空長城掌握、反倒使能破真佛佛身的「黑暗希望」變成了天宇的希望──於是才有之後峭壁人狼、小悟刀、刻魂的三刀一血。


──在刀劍鑑首大會嶄露鋒芒的三口神器:無形鳥、八音刀、玉鯨牙,可其中唯一的劍者鷹雄、還沒來得及為族人報仇,就淪為了鈦鉅斧下的亡者。

在在可說,老天宇對自我「不落俗套」的期許與堅持,反過來成了劍者的一條悲途……,別說什麼境界與證道了,當劇組的鎂光燈打在你身上與映照出劍芒時,你的便當大概也熱好了。


但為這樣既定的成見帶來轉變的,就是舞劍塵。


可他也不是第一人,同檔劇集出場的,還有一個披著劍袋、出場播放X檔案的「燈登燈登灯灯‧燈登燈登灯灯」,一出手一定要把人釘成刺蝟的劍苗小雙,



「一劍起藝!」「──二劍穿腸紅」

「五劍剋人、十劍制聖。十五飛虎,雙十旋龍」


中二到爆的氣質,層層堆疊的數字劍招,給了當年的我們不下於隔壁狂龍八斬法的帥氣感。這時候,大家對於天宇劍者的未來又開始有了些期待感。

接著反派這邊也出了一個手持竹劍的神谷活心流異流四團主,竹劍冷八郎,劇組把帶有彈、韌、疾的竹劍八式武戲拍的超用心。

(冷八郎竹劍八式)


這時,暖場已然做足,在星聯的天外奇想後,天宇終於迎來另一片有別於霹靂的舞台視野──刀劍鋒途。

──白刃迎頭唯一笑,青天在高任人狂──」

「月半蝕,鐵劍鋒芒疾旋。冷一身,傲迎秋風白雪。」

「月蝕七分光,草原一片霜。劍車渡風塵,冷冷滿身狂。」



還有那個大家一定都會哼的旋律「嘿嘿雞仔毛~雞仔毛~」
(大誤!小秘你害我不淺啊)


只要聊到這段,配上「現出劍牒」的台詞配樂,再來就是經典的劍者之爭了。

──因為吞敗失去佩劍、轉而將劍式融入劍鞘斷鋒的雪痕白雪染、秋風劍奴。

──敗於「白日飛昇」而成一孔劍,卻仍老而彌堅的一劍忘齡。

──還有不讓鬚眉,「情是虛偽、劍是要命,今生不值留戀」的二二八。



這些,就是在十三星之外,為天宇撐起另一片天空的名字。

但貫串他們的,就是我們的舞劍塵。


乍看起來,劍者的故事,始於冷傲真踏出鐵劍原。然後其間無數挑戰與被挑戰的過程,點綴了這一切。彷彿「玩藝只為真、天涯舞劍塵。」的舞劍塵,也只是身為複數挑戰者中的一人罷了。但若說劍牒是這群玩命之徒共通的無聲語言、代替這些燦如流星的劍者們述說一切故事的,卻正是最早踏上這條鋒途的舞劍塵主僕。

「真佛,舞劍塵有一事請教,是有關於冷傲真在烈陽觀劍敗六前賢……」

「唉呀,是秋風劍奴,還有雪痕白雪染─傳聞他們一者被冷傲真斷去手上青鋒、一者被劍車奪去珍藏的二口名劍。」

「老祝,你對白日飛昇與絲巾的主人,何者更感興趣呢?」

「二二八,你是一名令人心跳加速的劍客。」

「主人啊,你就別再挖苦他了。」「好。老祝──起劍!」

不得不說,舞劍塵與老祝還真是頗具記者的狗仔八卦精神,無論是怎樣的前塵往事、還是應該只有當事人知道細節的決鬥過程,都透過這對主僕的對話呈現在你我面前。


從這齣「劍」的故事開始,我們的視角就一直跟著他們,看盡了每一位劍者從生到死的故事。


老天宇劇組很聰明地透過這樣的方式、既保住了劍車作為焦點的神祕感,同時又藉由舞劍塵與老祝這對主僕,營造出一個類似福爾摩斯與華生、或是安倍晴明與源博雅間的對話情境,讓我們能從沒有表情的戲偶身上看到一份投入與執著,期待感也油然而生。


舞劍塵作為故事的敘事者,也在不知不覺間,成了你我投入劇情的帶入視角,加上美型的戲偶與儒雅的形象,在當時有著相當高的人氣。更重要的是,其人與天宇說故事手法的高契合,

「說往事、論今古、嘆來人」

一個又一個的人氣角,就在舞劍塵的言談間被捧起了。


舞劍塵的高人形象,來自為他捧起佩劍的老祝。可舞劍塵本人,更是

「上台捧起冷傲真、敗場捧高披雪飛、退場還能捧醉刀一把。」



一名高手捧起三位不世刀劍客,劇組對人物的經營與角色價值的利用,可謂發揮到極限……
(下略真心三千字)


但其實,早在退場之前,舞劍塵的人設已經出現了微妙的乖違感,

「刀劍鑒首大會──」「你令我想起久遠的回憶。」「當時劍藝未成,令你避過一段風波」「也令我遠離利慾的算計」

可武雙全與舞劍塵的排名卻又是早早界定……當然這段可以用十大快劍手的排名與天宇戰印的時間點重疊去圓,但違和感已經出現。後期敗於披雪飛劍下,舞自承的「目光狹隘、疏忽了武道的異數」,跟霹靂藍衣高人的「功成不退」,聽起來何其相似、又何其令你我難受啊。

但,這就是天宇老劇組的經營方式──也許就因為這樣乍然如流星,我們才會一直記住他們吧。


「──老祝,起劍!」

懷念永遠的天涯舞劍者。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