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3k

【心得】淺談末日之初與末日之終--Enantiomer (鏡像異構物)

樓主 一水藍月 kogking
GP34 BP-


魔始,地冥。

玄尊一手栽培的末日最初與最終。鏡射般的存在,其本質卻完全背反。

而他們的相似與殊異,皆是因玄尊所為。


**末日之初**


魔始無疑是在玄尊的溺愛之下成長。


“十七,你給吾碰的釘子,可是過往你父親都不敢給吾的臉色呀。”



這裡說的可不是地繭無限,而是那個連上課打瞌睡的兒子都照扁不誤的玄尊--對弟弟卻是連臉色都不敢擺。

玄尊因愧疚之故對魔始諸多容讓,即使對意琦行解說魔始之事,也將對方美化成為兄長犧牲而受蚩皇詛咒的受害者。

簡言之:我的弟弟很乖的,都是因為被拍咪啊上身,NOT HIS FAULT!

由此來看魔始少年時所謂因”兄弟失和”遊歷四界散心,應該也只他是單方面的嘔氣,而非跟玄尊有來有往的爭執。

過度的疼愛與縱容養出一個無止盡索求掠奪的巨嬰--因為他眼前有個巨人會滿足他的需求。

他在這世上最愛的人便是他自己以及玄尊,當然,是在玄尊完全滿足他需求的前提之下。

他並非沒有付出,但與他要求的回報不成比例。

“始主對重視之人,一向寬慈得鋪張。”

誇大自己付出的同時責備他人不知感恩並以此自憐,受始主點滴怎能不湧泉回報?

但他自詡寬大為懷,所以依舊允許惡妻孽子逆女在他的控制下,以無法反抗的乖順姿態留在他身邊。

倚情天與時雨的傀儡戲,除了用以打擊奇夢人心志逼淚鮫現身,也是魔始自己的的興趣--玩弄操縱親人演出他心目中理想而虛假的和樂天倫。


“始主樂意永遠珍惜你,讓吾生生世世都可以反復品味玩弄親人的感覺。”


他認定這世界上沒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人事,親人們若真愛他,也當同此心。

他們都該愛他認同他,勝過這世間萬物。

時雨及雲魁當如此,玄尊更應如此--因為玄尊是他付出最多的對象。

但他其實也明白,兄長的縱容不是因為認同他的靈魂與思想,而是因為愧疚與責任。

玄尊跟他終究不是同一類人。


“敢於顛覆世間常理,逆情而為。”

“ 不屑與人同流,任性而成逆俗之輩。”


這是長日錕鋙對女帝的觀感,是劍宗擇人的標準,自然也適用於他自己與第一個朋友魔始。

而他更點出魔始的本質:”混亂”。

魔始不似劍宗專一單純,也不像女帝執拗得為畢生志業拋棄一切。

他要的東西太多,貪婪而不知饜足。


“吾弟君軒轅,無窮無盡的掠奪,使他成為連吾都難以動搖的存在。”


不同於女帝跟劍宗只追求自己的理想,為自身目標斷絕自己與周邊人的情思念想。

魔始依舊想要在乎之人的愛。

他不斷的傷害、挑戰所愛之人的底線--逼他們無止盡地輸誠、妥協、退讓以證明對他的愛。

比起這個世界更愛他--放棄世間的倫常俗理,只愛他。

直到玄尊因戰雲界之事與之決裂後,他方知自己逼過了頭,這時才知低調收斂。

就劍宗所言,他過往從不掩飾自己驚世駭俗的作風。但滅淚鮫一族時他不是大張旗鼓地示威,而是瞞著玄尊進行。

除了怕受阻擾外,也因還存著日後兄弟可能複合的希冀。

當玄尊提出要為他安穩魂體時他欣然赴往--不單純是相信兄長不會殺他,更多是因為期盼。

他太希望兄長能原諒他,像過去一樣無條件的包容他。

他一生在玄尊面前與世間爭寵--最後慘敗。

玄尊終究選擇了世界而不是他。


“你好好感受一下,再想想看,下了地府之後,如何向你親愛的父親報告:任務失敗,人世隳壞!”

“若兄長有幸回來,觀賞自己欲保護的人世千魔動盪、萬鬼囂狂,這樣的滋味何其美妙。”


兄長既為人世拋棄了他,那麼殲滅情敵懲罰不忠的兄長,自是理所當然。


對世界的忌妒、對兄長的憤怒、蔑視世俗的傲慢、寰宇鬥奇上玩弄人命的殺戮、對親人的控制慾、蠱惑獵物成就死暘的欺騙、以及對愛及萬物的貪欲--末日之初實在是遠比姪兒更稱職的七罪之始。


**末日之終**


有末日之初的前車之鑑,在培育末日十七時,玄尊自是繃緊神經不敢鬆懈。

他在弟弟的實驗室中造出末日十七,將弟弟的奇術、武學、謀略.....末日計劃的所有精華,全灌輸給這個孩子,那要自然要避免讓他成為另一個末日之初,另一場不下八歧的災難--雖然後來地冥爭氣過頭的禍世能力,其實遠勝八歧.......(咳)

魔始的故事出現後,很多角色的行為動機看起來比原先更為複雜。

玄尊不用奉天作血闇實驗,除了捨不得兒子,恐怕也無法對那張酷似弟弟的臉再次下手。傷害弟弟這件事,作一次對他而言已經太多。

而如此苛待末日十七,除了承接血闇之力必須承受的磨難外,更多是怕自己的縱容會再一次製造出弟弟這樣的怪物。

既然弟弟是因為他的愛而走偏,那對末日十七就必須徹底去除這個變項。


所以末日十七註定在完全得不到玄尊愛的情況下成長。


玄尊自小就明確告知末日十七--他是為父親救世而生,必須全然奉獻自己,不斷達成任務去證明自身對父親的價值--才有存在的意義。

這成了末日十七堅定不移的信念,也讓末日十七成為與前代截然不同,完全符合玄尊理想的完美造物。

末日之初鮮少付出而貪婪索取,末日十七則是全然奉獻但不敢探求。

末日之初深愛自己,認定自己凌駕一切之上,世間萬物都該任他予取予求。

末日十七完全不愛自己,他的一切都是為玄尊而存在,隨時可以為玄尊的需要奉獻自己與任何人。

末日之初與世界爭奪玄尊,而末日十七甘心為玄尊的救世大業奉獻己身。


“得救,從來不在我的劇本之內。”



末日十七有著末日之初所有的能力但謹守本分,對世界毫無興趣,也不會向世界爭奪的玄尊愛。

他只會為父親及父親所愛無盡的奉獻與犧牲,不論是自己還是他人--救世或滅世,全依玄尊希望。

所以在失去玄尊後他的價值系統全面崩毀--放棄血闇任務的他能是什麼?失去玄尊評價的他又將靠什麼依存。

即便以奇夢人之姿重回人世,他仍然緊抓住“完成任務方有價值”這個信念。

身邊的人對他釋出善意,他感激之餘心底也有一角認為對方是看重他執行任務的能力--跟他本身無關。

天跡默雲將他自黃泉帶回,雲魁奉天盡力搶救挽留;他知道他們對自己有心,但他仍然想靠任務證明自己的價值,他依舊想作什麼去回應這些人的期待。

--因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值得被愛。

對愛想望而不敢望,因為不敢冒險讓自己去奢望,然後再次重溫過去無數次的失望。

那是深入骨髓靈魂的習得無助感。

完成任務=生存價值=被愛的資格。

無人挑戰得了末日十七這個信念,直到倚情天出現。

從一開始就與任務無關的情誼,知道他是地冥仍接納信任的包容,被他傷透後仍甘心為之捨身的情義。

所有人之中,唯有倚情天不看他的能力、過去、身份,只看他的靈魂--倚情天不在乎他能做什麼,不在乎他作過什麼,只在乎他本身。

所以最終他不留遺憾地感謝其他人的到來與陪伴,卻獨獨放不下倚情天。


“所以,他真的什麼後路都沒幫自己安排嗎?”

“他唯一的安排,是為你預寫了數百年的信。”


因為倚情天他終於看見了自己,看見了自己的渴求,也終於勇於追求自己的想望跟希冀。

對倚情天他想望也敢望,想求亦敢求。


“倚情天,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任何人了。”

“做筆友,要守時間的規矩,一月一封,有來才有回。”


百年之約,許倚情天一場百年不醒美夢,不凋之花,不散之香--除了給倚情天活下去的動力別真像以前一樣以命償命外,也許自己倚情天百年的相思。

一月一次,有來方有往,其意便是:

勿忘我。



*末日之外*


以玄尊對末日十七的重視,不可能沒發現他人格解離的異狀,但這時候也無法放下身段去修復末日十七脆弱的精神。

或許這就是他默許天跡接近末日十七的原因。但天跡終究太過接近真相,不得不將他自末日十七的生命中隔絕。

這反而更加深對末日十七的傷害,嚐過光明跟溫暖讓黑暗與冰冷更加難熬。

在那之前末日十七力求表現,渴望得到父親認可不要被抹殺;

“再不成器,我只能重取玉逍遙血元,創造取代你之人。”

“十七懇請帝父,不要放棄十七!”  (斬魔27)


在那之後卻是求死不得,讓玄尊必須不斷殺人為他續命。

“父親,又殺人……救我,為什麼?”

“他們皆是通往救贖必須的犧牲。”

“但我已經不想得救了。” (斬魔52)



對末日十七的教養無法再回到過去只有鞭子的狀態,玄尊勢必要找一個人代替自己接替天跡,給末日十七可以撐下去的力量。

估計他就是這時候才引兔爵士認識末日十七。

兔爵士跟玄尊的交情,對玄尊的認同與忠心,以及對末日十七的呵護,使他成為最適合輔助末日十七的支柱。

而爵士也確實是無比合格的褓父。

“快來吃兔子我特別準備的野薑千層糖霜塔。”(驚濤19)


實質意義上的給予糖蜜,地冥的甜食控是誰養成的看來很明顯了。╮( ̄▽ ̄)╭

月刊中有提到奇夢人跟倚情天的信件皆是由兔爵士轉交。既然兔爵士出身仙門,那自然也知道奇夢人通信的對像是玄尊過去的愛徒倚情天。

這件事是瞞著玄尊或是在玄尊默許下進行已不可考,但爵士為此調查過劍鳳應是無庸置疑。


“你家主人……不是對外人是有名的冷漠絕情嗎?我怎麼覺得……他肚子裏有很多話。”(驚濤16)

千封書信,確實多話。

這句話由跑腿千次的郵差來說,誠然不欺。

但因為是自家小騙子喜歡聽的話,所以這”遺我雙鯉贈汝尺素”的遊戲,還得勞得他老人家繼續辛苦一陣奉陪下去。


後話:


看到奇夢人收場時,腦中一直迴響一段歌詞:


“The great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地冥終究放下任務,學會重視自己,愛人的同時,也曉得愛自己。


只是奇夢人畢竟是騙天騙地沒良心的小騙子,給劍鳳的信不會少留雖是他曾經的保證,但去細數那個量就知道不可能是預先寫的:

一月一封,一年十二封,百年便是1200封,而爵士所言不是一百年而已而是數百年,複數。

所以奇夢人留信的數量範圍是:

2400 < 可能留信數 < 10800

…..在還要搞魔始的情況下,哪來的美國時間寫這麼多信.........

加之後來的芹菜茶跟五香茄子懲罰噗雷,幾乎可以斷定奇夢人現在是以靈體狀態存在,且仍能與兔爵士溝通,有一定程度的能力可移動物品。

也難怪上集兔爵士還悲痛不已,這集就僅剩感慨。

可惜劍鳳感官雖然堪比野獸,但無疑是個麻瓜,在北海靈洲的死魂中待千年也沒啥感應的純血麻瓜麻瓜中的麻瓜THE 麻瓜--所以估計看不到摸不著奇夢人。

奇夢人大概也是仗著這點才敢這樣玩,不然等劍鳳想清楚其中蹊蹺,絕對回頭痛打筆友一頓。

至於兩人之後如何再聚首?

比起時間跟方式,重點在怎麼樣安撫粗暴的大大大師兄,確保他不會在第一時間失手揍死剛回來的小師弟。

估計奇夢人會布置一個讓他個很難出手的局面......大概就從收到某封墨跡未乾彷彿拜師筆鶴且盡得真傳的字帖開始--






…….往好的方面想,從現在起劍鳳可以詳盡收集筆友滿滿滿滿的黑歷史,將來絕對不乏調侃相懟的談資。
3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2 筆精華,08/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