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5k

【心得】布析─《驚濤》41、42集小評(玄尊論)

樓主 幻翔靈空 s8049480494
GP3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哎,令人五味雜陳的結尾,還是再強調一次,本檔最大的問題就是各演各的,造成最後結局虛弱,尤其在魔始跟女帝的結尾表現上。

    劍宗故事本就封閉,因果關係明確,除了決戰,畢竟只要小釵苦戰,必是用心劍反轉,標準的套路結尾,天山線架構跟結局緊扣清湯白麵,清湯白麵是開頭,亦是結束,不論一式三境或三式一境,殊途同歸,回到初心,只想與你再一同吃麵。

一、如果霹靂這樣演──造天殷木與魔始

    魔始的結尾跟造天殷木的結局不意外,只是表現的手法實在太差,這也是各線沒有關係導致的必然,此處只要稍微動一下演出內容,整場感覺會完全不同,尤其兩場都是意志之戰,每次打不贏就是意志之戰,如果武戲很好就算了,還是超不燃的動畫大戰,整場只有旁白寫的很激烈,不管怎麼看都很冷的兩場。

    每每看編劇只負責埋梗,然後爆梗很隨意,心中就一把無名火起,素材明明可以合成很多有意思的組合,偏偏自己鎖死在小圈圈裡,造天殷木就是個很好的梗,可以跟魔始線互相連動,只要拍的場次改一下,兩邊都不會看起來那麼乾。

    首先把女帝將蚩皇恨灌進造天殷木的時間調成跟仙蹤合體同步,雲徽子不是沒防著仙蹤,而是局外之變,女帝將蚩皇恨灌進造天殷木時,仙蹤功體突然急漲,可以直接連結神皇─蚩皇雙極體的劇情,可以完善玄尊解釋蚩皇與君軒轅劇情的合理性。

    蚩皇恨進入造天殷木等於兩者共享生靈之力,因此仙蹤突然爆氣增強,先埋下伏筆,既然造天殷木跟魔始的功體直接相關,之後兩者敗亡也就緊密相隨,成也蚩皇、敗也蚩皇

    那是很重要的兩線連結處,仙蹤開場就是因蚩皇恨現世,不要把兩者劇情割裂,魔始為何要幫女帝種造天殷木?除了造天殷木是開往太陰需要的材料,更深層動機是造天殷木只要施加蚩皇恨,兩者的生靈之力就會共享,把格局放大,兩者成為命運共同體,這樣寫不止魔始,也能加強女帝的劇情,不要只在自己線玩,女帝看是要跟魔始談條件,或有反制之道,都能顯示女帝手段,各自鎖死只是做小。

    尤其魔始跟女帝對女性看法是兩個極端,兩者可以針對這點機鋒相對,不然女帝講的很大聲,「男人能做,女人亦能;女人能做,男人亦該能!」可是思想內核完全看不出來?而魔始為何喜歡搜集女性人頭酒杯?另一個共通點是都被玄尊作掉,也能借此表達對玄尊看法。

    兩個魔頭的會談,能顯示他們思想歧異跟共通點在那,不然兩者形象都很蒼白,一個心理變態、一個內鬥內行,甚至兩人能打個一場再開始談,之後接劍宗找上女帝的劇情,女帝順手要劍宗去找魔始麻煩,多合理的劇情,只是女帝錯算劍宗跟魔始的淵源。能把魔始的野望先行告知觀眾,塑造適合講解設定的氛圍,而不是突然硬插劇情,是非常重要的排場工作,編劇這塊做的非常糟糕。

    既然造天殷木跟魔始是綁定關係,自然兩者要同亡,演出事件改變順序,一開始魔始仗著神皇─蚩皇雙極體,完全無懼意琦行的攻擊,一派輕鬆虐打劍宿,然後接覺君反殺、三珠情樹完成跟近月的犧牲,在風僧用佛牒第一擊不中,差點被殷木反殺之時,咻──

    終極冥帝登場!倚情天手持終極冥帝力扛殷木,冥帝怨能與蚩皇恨力兩者僵持不下,接著佛子出場教育風僧,「佛牒非終仇,殺生為護生,是大慈悲、是大捨愛。」風僧悟佛劍,聖物立聖行、聖行贊聖功,慈悲護生,淨一切怨,化一切恨,神之怨、蚩之恨,盡成無邊火燼,伴隨聲聲佛唄,掃去妖雲血霾,再化甘露,滋養大地。

    另一邊,意琦行跟魔始之戰已至尾端,正當魔始要下殺手之時,忽感蚩皇功體大幅流失,一聲「不好」,心知殷木出事,於是召喚魔腦,灌輸魔腦之力,意琦行見機不可失,一分為二,意琦行手持天意,直掃魔始;小天驕手持小天意,劍指魔腦,「天真」,魔始亦運至高魔功,最終──

    雙極體破、魔腦爆裂,「怎有可能!?」眼見小天驕手中之劍竟是魔業天器,播放倚情天與意琦行臨行前回憶,「自從時雨死於我之劍下,我便了解魔業天器可斷魔始所有異端邪法,在中陰界滅界之時,我已探尋到魔始蚩皇功體來源,在你與他決戰之時,我將持終極冥帝前往毀滅造天殷木,殷木毀滅此刻魔始功體必破,勢必會行異法,此劍能助你斷他惡念,也為時雨報仇,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那神皇之氣呢?」魔始問道。

    「澡雪。」播雲徽子灌神皇之氣給澡雪跟秋水的回憶,以神皇破神皇,帶鉅王在天意設計小機關那段,然後接魔始跟地冥講話的那裡,談完換回台面結尾時,以魔始一句:「這是始主最後的禮物。」突然襲向意琦行爆炸現黑洞,劍宿消失留下天意,風霽月誓言一定會找回意琦行,就此退場。

    把中間一大段莫名奇妙的劇情全砍掉,雙秀在魔腦爆掉後講是裡應外合帶過,尤其風霽月的劇情,既然都被砍掉,就不要再補,那段演出沒前因後果,一整個尷尬,簡單處理就好,編劇想要表達壯烈犧牲,但節奏一整個亂七八糟,一點悲壯感也沒,要明快簡便,後面補些歌跟回憶,感覺會比戲中表現的氛圍好很多。

    如此寫魔始線的全部劇情才有前後呼應,並且別讓倚情天無所事事,看他在旁看戲,我不知編劇想要表達什麼?明明是一級戰力,卻亳無表現,人設崩到沒邊,至少補救一下,回應崩石問題三個人回答的意義,也能充實殷木一役的戲劇張力,誰都知道殷木必毀,但毀的要有價值,不然魔始跟女帝倒底在忙啥?

    這只是魔始跟女帝兩線合在一起寫的編法之一,如果加上劍宗跟樂影帝,能創造出更多的劇情,才不會各自劇情劃的很明顯,比如魔始開意識境跟影帝會談,埋下影帝之後敗北的伏筆、或是劍宗亂入,無意間促始魔始盯上影帝之類,越多的聯想就有越多編寫的可能,而不是死守自己的線,劇情變化會被嚴重限制。

二、他人眼中的玄尊

    九天玄尊,這五檔最強大的死人,早已死到骨頭能打鼓,江湖卻處處有他的傳說,砍八歧、刺神愆、斬魔始、殺女帝,五檔的魔王無一倖免於他的手下,仙門英才幾乎主導武林大勢,天地人法雲每一人身上都有玄尊的影子,然而他們都不是玄尊,玄尊在此符號化,成為驅使的動力來源,每個都能在玄尊身上找到自己堅持的理由,我打算先從仙門菁英眼中的玄尊、對他們的影響,再回頭來談劇中玄尊的演變。


    玄尊符號化的內容,主要分析概念來自於《好人總是自以為是》(The Righteous Mind),不過是我理解後的內容,會跟書中提出的原本概念有差異。

    書中提出人有六種道德光譜,形塑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分別是:
    1.關懷─傷害
    2.公平─欺騙
    3.忠誠─背叛
    4.權威─顛覆
    5.聖潔─墮落
    6.自由─壓迫

    這六個裡面,以傷害與公平最為核心,對人的行為影響最大,「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不患寡而患不均」,這是人類最原始的動力,因此他們驅動的力量最為直接和強大,對於仙門而言,暗部的兩人正好受這兩者影響最大,以他們為例可以看出傷害與公平的驅力有多大。

    地冥眼中的玄尊(傷害─公平─忠誠─權威─聖潔─壓迫)

    雖然玄尊不是全然對地冥沒有關懷,但留給地冥更多的是傷害,象徵關懷的是曙晨,而不是玄尊,然而玉逍遙畢竟不是曙晨,他能是關懷的〝象徵〞,卻不能真正拯救地冥,因其僅止於象徵

    玄尊沒有欺騙過地冥,對地冥非常坦白,完全沒有留下希望給他,「我沒有選擇的權利,世人一樣沒有,你明白嗎?到頭來,這一切的一切,父親他,只是希望你能活下來。」(斬魔52集);帝父是至高無上的權威,不可質疑,「吾所信,九天玄尊。」(驚濤40集),縱使玄尊已死數百年,信仰,不曾動搖。

    玄尊對地冥的傷害過多、關懷過少,這樣的後天環境,讓他全往光譜另一邊靠過去,傷害、欺騙、背叛、顛覆、墮落、壓迫完全貫穿他的前半生,他一點不少的執行這一切,但對冥冥之神的信徒而言,地冥也是如同玄尊的存在,形象更加完美,地冥對信徒很大方,並且有著真心實意的關懷,冥冥之神的信徒極少成為背骨仔,縱使無人榜知道靈魂補缺的真相,對冥冥之神的信仰依然不曾偏移。

    地冥的後半生則在向另一端靠近,一樣是口頭傷害,雲徽子已經知道他的心意,「無所謂,當你開始對我色厲辭嚴,我就知道你心中己當我是自己人。」(驚濤31集),魔始的出現讓他知道過往的錯誤,鑄心方能悔悟,玄尊對他的影響只存「信仰」,其他的影響逐漸退去,他終於體驗到為人的滋味。

    人覺眼中的玄尊(關懷─欺騙─背叛─權威─聖潔─自由)

    透過覺君的回憶,可以看到一個不同於以往的玄尊,覺君被關小黑屋,是玄尊怕鬼族再對他下殺手,而且覺君有感受到他的關懷,「玄尊,你太矛盾了,你對吾的目光終究與別人無異,吾很抱歉,但矛盾,吾又何嘗不是?你將幼時受難的我救回,非常君曾是真真切切,要將你當成自己的恩師恩父。
    為什麼吾還會流下眼淚,在那段黑暗日子,吾早已發誓不再流淚,最後一次、最後一次了,從今後,非常君不會再為誰痛苦。」(驚濤30集)

    因為不公平、因為被歧視,人鬼之子的童年傷痛疊加玄尊的偏差,造就覺君回應仙門的是欺騙與背叛,這段經歷讓他平生極討厭歧視跟背叛,邃淵竟敢看不起他,就算身死也要報復他的後代;手下只要背叛他,一定十倍奉還,不管是他邊緣天下人,還是天下人邊緣他,他平生最恨就是被邊緣的感覺,那種歧視的眼光,刻骨銘心,他一定要成為人之最,人中之龍是否就能不被歧視?

    也因此習煙兒對他非常重要,他一生從不背叛覺君,縱使要他的命、縱使覺君沒有他想像的美好,依然一路相挺,絕對的仰望、絕對的忠誠,為此,覺君能付出生命,只為回報他的仰望與忠誠。

    至於天法雲,玄尊對他們的影響各有不同,跟他們入門時的年齡有關。

    天跡是少年入門,玄尊對他而言只是恩師,對他性格影響不大,他道德光譜中最重要是自由,輕視一切權威,如同藍天一般,心性澄明,是仙門眾人內心支柱。隱暪玄尊死亡的真相,除了怕天跡內心無法承受,恐怕也是不想他改變,不是他們撐起他,而是他撐起他們,他在仙門是僅次於玄尊的存在。

    奉天是玄尊親兒子,玄尊對他用力最深,呵護至極,奉天性格中很突出〝公平〞,恐怕是對父親的反動,玄尊用力過猛本身就是種不公,因此他特別突出公平,「法儒無私」是種對自我的期許,他不希望自己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人。

    小默雲是童年入門,玄尊對他而言是恩師慈父般的存在,是〝權威〞的象徵,而他追求的是〝自由〞,權威只對玄尊家系,自由是他的底色,所以他跟天跡是朋友般的相處,對奉天卻是少主的規格,在天跡翻書亂講話會大喊:「你不要太過份啦!!!」(斬魔19集),教導秋水跟澡雪也不正經,不過只要跟仙門有關,一向認真對待,那是玄尊基業,不可輕忽對待。

三、玄尊的演變

    玄尊並非一成不變,而是如同他問的崩石問題,不同時期他的選擇不同,不僅選擇,後面的思維邏輯也經歷變化。

    崩石問題的回答是玄尊一路走來的心態變化,一開始玄尊選擇是小默雲,親力親為斬殺對神州危害的一切,他自己就是擋石人,問題依然無解;所以他啟動血闇計畫,在兩方計算中選擇犧牲少的那方,此時他是算計者,然而放不下親兒子奉天,轉而讓地冥承擔一切;最後他的選擇是處理問題根源,不管代價為何,如果問題根源是八歧,就徹底毀滅一切,使世界新生,至於要犧牲多少人?代價是否值得?不重要。

    從玄尊問崩石問題還有跟魔始一起做末日實驗,一開始的玄尊傾向是「探索性思維」,他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選項,於是做中學、錯中學,用直覺抓方向,試誤後建立支持的理論,如果支持的理論失敗,就換另一個,對其他論點的接收度也較高(比如嘗試三乘合體、人之最方案)

    但在邪染漸深後,開始變成「驗證性思維」,全力支持「血闇末日」計劃,認為唯有血闇七災能防止八歧末日來臨,不再追求傷害較小的方案,表面的正當性掩蓋「血闇末日」實質的不正當,這方案最終是自私的,因為血闇末日下玄尊卻為自己的兒子留下活路,並且不能保證計劃能消滅八歧,邪染造成玄尊思維的窄化、極端化。

    最終,他的思維已是「驗證性偏誤」,他不是因為這方案最好,而是因為他支持這方案,一切反對論點都從他眼中消失,只留下支持的看法,「為這個任務,無論是誰阻擋在你的面前,殉道者十七號,不可卻步,因為邪神帶來的是永世不復的詛咒。」(斬魔52集)

    可是八歧真的有玄尊講的那麼壞嗎?劇中為了讓八歧看起來很壞,特別安排一段造造絕望之心殺不少人,可是除此之外,觀眾更多看到的是理念之爭,八歧只是跟神州主流看法不合,說帶來永世不復的詛咒,至少劇情沒有表現的很強烈,蚩羅的故鄉滅亡鍋不在八歧身上,靈魂禁錮似乎沒帶來什麼痛苦,鬼麒主如果不是因為離經,恐怕真的認同八歧是個好主子。

    八歧不是不能談判的對象,他不是那種見人就殺的大魔頭,反而常常招安,只是沒人要加入,什麼心靈控制、變態虐殺也不做,永世不復的詛咒,言重了。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信心銘》

四、雜談

    編劇各寫各的,沒有一個主軸,有時會各線自相矛盾,切成一線一線看似乎沒有問題,合在一起看,問題可大了。下檔回到三教vs外敵的戲碼,希望編劇能好好的把大綱抓出,圍繞大綱編寫劇情,不要再各自為政,此問題已經嚴重干擾劇情進行的合理性與流暢度,讓觀眾有各線強烈的分割感,觀眾要看的是一部戲,而不是很多部戲的合輯。
3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2 筆精華,08/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