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3k

【心得】霹靂驚濤25、26雜感:遺憾與救贖

樓主 一水藍月 kogking
GP49 BP-

1.角少線:相悖的真實

本週角少跟無恨在明月不歸塵的幹架非常可愛。

沒想到有生之年會看到覺君的臉作這麼熱血的事。wwwww

雙方為自己的真實互稱對方的事實為虛假。

然就如尋夢兒所言,你的真,難道就不能與對方的真並行嗎?

而角少與無恨同回過去,除了找覺君與楚天行以外,或許也將觀眾的視角帶回當萬惡之初玄尊仍在世之時。(欸)

這個牽動天命系列至今數檔的關鍵人物,至今都只活在回憶與眾人的口述及陰影中。

兩人登入不了現在的主線,登錄過去的主線也是可以的。

希望藉由這次時光回溯之旅,讓觀眾不經由其他角色觀點,直接眼見玄尊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當年究竟作了些什麼樣的決定其理由為何,方導致局面演變至今。

描述過去玄尊的同時也可以與現在的魔始古今交映,如能這樣安排相信會是非常有趣的表現手法。

覺君,地冥,奉天,默雲,魔始.....每個人眼中的玄尊與他人眼中的玄尊,每個人生命中的事實與他人的事實,究竟是相存或是相悖。

希望能在這次的時光之旅中解答。

2.地海線:生存與生活

本週地海線跟靈洲線正式告終。

與北海的若凡一樣,莫容生命所有認知的一切也皆是謊言。

若凡尚有北海王女的身分及責任讓她牽扯在漩渦之中,莫容卻連這都沒有。

他甚至不是小釵的血元造生。

師父,母親,生命的目標,皆是他人為自己的目的偽造而來,他只是一個完全無關之人。

自由的代價是一片空白。

所以他只能以仇恨去填補,因為這是他當下唯一能掌握的真實。

失去所有的他只能緊抓著這個的目標生存。

而劍宗在達成一切--得到了名神,抹消了過去--眼下他也無任何目標。

談無欲的利用與算計,能讓他感受挑戰的愉悅與刺激。

他必須找到能再次讓心活躍的目標。

3.奇夢人線:罪與罰

本週奇夢人的故事呼應了上週他自己所言:”想療傷,要有先撥開傷口的勇氣”

若凡的死,撕開了他一生最痛楚陰暗的傷痕,最難欲的沉疴。

“我,僅僅是一個為了任務,連靈魂都可以犧牲的,罪惡的存在。”

玄尊對地冥的教育向來是以任務為優先,他一直被告知他的價值取決於任務達成與否。

達不到任務便沒有存在價值。

北海靈洲不再是過去全受玄尊指使,而是包含他自己守護兄長為友報仇願望的任務--所以他更不能容許自己失敗。

但身體的限制讓他捉襟制肘,不得不算計劍鳳,讓他手刃自己己尋覓良久的戀人。並在最關鍵的時刻犧牲了他本想保住的朋友。

雖然三人皆死或犧牲一人中,毫無疑問選擇後者才是明智之舉;時雨之死,更是出自對方的請託。

但他將之完全歸為自己的責任。

因為自己的無能,把局面引導到那樣的地步卻無力解決;因為自己的無情,在任務與情誼之間他最終還是選擇了自己的任務。

罪惡感與無力感,在那一刻確實淹沒了他。

他需要接受懲罰。

這是帝父的教誨,他一生遵循的鐵則。

“今日血闇業刑,僅承受至第十五層,我曾允你,如此寬待自己嗎?”(斬魔錄 27章

“十七號有違父命,失策連連,願領聖罰。”(斬魔錄 28章

和每次任務失敗他必然自我鞭笞一樣。

當下,他需要劍鳳來為他斷罪。

懲罰他的無能,懲罰他的無情,以及懲罰他的背叛--他的罪,必需要經由鮮血和疼痛才能洗清。

最放不過他的,永遠都是他自己。

有意思的是,這和他之前讓大漠蒼鷹對自己做的動作相似,但背後的動機卻不盡相同,甚至可說完全相反。

“為何要讓他如此傷你。”

“這是吾欠他的,他是我對付八部眾,最重要的關鍵。”

“以你之能,本可輕易用其他的方式,達成相同的效果。
這真實的一刀,不能減輕他什麼痛苦
說穿了,只是降低你自己的罪惡感罷了。”(斬魔錄 49章

同樣是讓對手發洩,同樣是減輕罪惡感,但對大漠蒼鷹此舉意在安撫跟籠絡,也是為順利達成任務的部份手段。

但對劍鳳--卻是逼對方徹底離開自己,完全走出自己的生命,以及自己的任務。

他害怕自己哪一天,終究也會為了任務犧牲劍鳳。

畢竟在他身體如此孱弱,時間又如斯短暫的情況下,真要順利達成任務,他該做的應是努力辯解爭取劍鳳的信任讓他繼續心甘情願為自己利用。

但他所為,卻是完全背道而馳。

劍鳳的四個問罪之言中,他的回答內容看似絕情,但反而看出他對劍鳳用情至深。

“你說與昊天戰時,你是有心犧牲若凡。”

“是。”

“那時雨之死,也是你有意安排。”

“是。”

面對前兩項的指控,雖然各有隱情與緣由,但因最終結果就是如此,所以他也坦承不諉。

畢竟理由再多,事實也不會改變。

但當劍鳳問到他們之間是否存有真情時,奇夢人卻無法直接而明確地給予答案。

或者該說,欺瞞。

“很好,那最後一問,你我之間,當真存在友情嗎?
抑或在你的眼裡,世間一切人事物,只有利用價值的算計。”

“你一定非聽我親口說嗎?”

“你,不敢承認嗎?”

猶如他是若凡生命中為數不多的真實,對劍鳳的感情也是他生命中--少數允許自己擁有的真摯。

多年的相交與笑語伴他走過陰暗而痛苦,不為他人理解接受的的歲月。

他不願意用謊言去侮辱否定這些回憶。

所以他迴避,閃躲,不願正面回答劍鳳的問題。

“你是我相當有力的利用對象,為此、為此--”

奇夢人兩度掙扎地想說下去,但始終無法繼續。

這裡的情感表現與台詞的安排絕妙非常。

筆者的編劇老師曾言道:最好的台詞不在文句當中,而在話外之音以及演出之中。

這次劍鳳跟奇夢人的對質,完美的演出何謂最好的對白。

四個問句,奇夢人從最初的果決,被問及真情的猶豫與迴避,到最後的掙扎著無法出口,可以看出在絕情的言詞其後,他有多麼依戀與不捨。

名滿天下的欺騙家,竟然連一句簡單的謊言都說不出口。

他說不出那些都是假的,即使是為自己為劍鳳也作不到。

他的無語與無聲在在地嘶喊著:『不要逼我否定掉這些,這是我唯一擁有的真摯。』

接下來的謊言,還得靠劍鳳代他完成。


”--為此,你偽造你我之情嗎?“

“…...是!“

“哈哈哈,很好!”

而劍鳳,是真希望聽到他們之間一切都是虛假嗎?

他真覺得這樣的逼問能從奇夢人口中得到答案嗎?

當然不是。

但他需要聽到。他需要奇夢人的謊言,來逼自己對奇夢人斷情。

他厭惡欺騙,但對奇夢人的隱瞞,卻有無比的寬容。

他知道奇夢人有所隱藏,也猜到奇夢人另有身份。但因為是他重要的筆友,他相信並且尊重對方的保留,沒有追根究底。

但他的包容最後換來的卻是背叛與利用。

奇夢人設計他殺掉時雨是真,犧牲若凡也是真。

這兩項都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他若輕易原諒奇夢人,又要如何原諒他自己。

所以他逼奇夢人,也逼他自己死心。

“一段行至陌路的友情,夾帶太多謊言與背叛,如今再也容不得情。”

兩方都不容自己繼續這段情誼,但兩方也都無法真正斬斷這段感情。

劍鳳對著傷痕累累奇夢人,最後一劍始終無法下手,他也無法逼自己再繼續。

“再會了,奇夢人,你面具之下,究竟應該是什麼身份與我無關。
也再不相關了。”

奇夢人至此才知,他隱藏著不敢讓劍鳳知道的事,劍鳳早已猜到。

原來不管自己是什麼,原來不管他曾經做過什麼,劍鳳都不在乎。

從後來劍鳳叫造孽”把人送回雲海仙門”,便可知他早知曉奇夢人是誰。

奇夢人以為需要靠謊言才能維持的情誼,一開始就建立在真實之上。

但來不及了。

至此,他終於再也承受不住頹然倒下,因而落入造孽手中。

造孽以為奇夢人是因為覆滅北洲擊殺昊天,驕傲自滿而敗。

但奇夢人始終都知道自己的任務尚未完成,他並沒有因此鬆懈。會落入造孽手中,全因為若凡犧牲與跟劍鳳的決裂耗盡他的心神。

但面對造孽,他也迅速的再度武裝起自己。

造孽的面具伎倆其實傷不了他什麼。落入這樣個性惡劣品位低俗的敵人手上,會被如何凌虐折磨其實不會出他預料之外。

只是程度的差異而已。

真正讓他痛徹心肺的,是倚情天為他回來並犧牲自己代替他。

過去不乏有人為他心甘情願奉獻自己,邪說、瀧夜姬、無人榜、無限......但除了邪說的遺憾外,他對其他人的虧欠並不多。

從未有人被他傷害如此之深的情況下,依然緊抓住他不放。

甚至為了他這樣完全不值得的人犧牲自己。

“倚情天,你為何要來,太愚蠢了。”

地冥對自己跟對別人都沒有信心。
                                                                                
玄尊的打罵教育摧毀他的人格,讓他相信自己的價值只取決於任務。
                                                                                
天跡的失約讓他不敢對人期望,雖然天跡是被迫失去記憶,但玄尊的意思很明顯了-- 凡是跟他走太近的人都勢必會從他生命離開。

所以他堅定的相信:他不值得,也不會有人為他停留。

他永遠在被放棄之前先放棄。

那是玄尊對他的禁錮,也是他對自己的詛咒。就算離開了玄尊的天牢,他的心也從未釋放過。

他不信奉天說會與他一起承擔,也不信天跡對他的關懷之言,認為那些都只是為阻止他的漂亮話。

他可以為他們付出,但卻不相信他們。

“將人送回雲海仙門,我倚情天任憑處置。”

但是劍鳳卻為他來了,即使被他傷得銷魂蝕心,即使應有更重要的事物該守護,劍鳳仍舊不放棄他。

劍鳳用行動讓奇夢人不得不信:他對某個人的價值重逾生命,不管他作什麼,不管被他傷害多深,都不會離開他。

這段編劇的設定實在高明。

如果倚情天只是單純救出他兩人一起脫險,那奇夢人只會當這是劍鳳寬宏大度,因為害自己落難而愧疚的補償之舉。

但是在已經被傷至深的情況下,仍舊不放開奇夢人並為之捨身。

這才真正擊潰奇夢人的信念--他身為罪惡的存在,不值得/也不會有人在乎的信念。


接下來救出劍鳳,將是他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單純為自己而出的任務。

在劍鳳為他作了這麼多之後,沒有見到劍鳳平安脫險,他絕不可能原諒自己。

他永遠無法到達內心的夢奇地,得到最後的平靜--而沒有劍鳳一起。

這是對他而言最有價值的任務。

如果他失敗,那就更加映證他對自己的詛咒,劍鳳會成為比邪說更深的遺憾,而他將更封閉自己。

如果他能救出劍鳳,那麼便能打破他長久以來的禁錮。

他終將完成一直以來他怯於去作的事--相信自己對他人的價值,肯定自身的價值--達成他自己的救贖。

這一次,只有他才能當他自己的曙晨。

後話:

北洲一局,筆者對魔始的能力不得不給極高的評價。

打從寰宇鬥奇開始,北洲與昊天就是魔始用來獵捕雲濤魚龍的誘餌。

“擊敗昊天,覆滅北洲,勝利的感覺不差吧?

寡給你很多的時間抽絲剝繭,更讓你擁有能夠對抗我的幻覺,就是為了要讓你沉浸在這樣的自信之中。

然後像現在一樣,絕望的一敗塗地啊。”

仙蹤三番兩次的救援,提供情報資訊助奇夢人破北洲之局,用意便是在此。

魔始一開始便有意犧牲一魂來捕獲魚龍。

雲濤魚龍是他在乎之人,而其中又以魚龍更得他關注。

對雲濤他雖也用御宇天驕加以脅迫,但他主要針對的對象始終都是魚龍。

從魔始直接上戰雲界殺害七歲的雲濤這點來看,雲濤只是必除的目標而已。

但魚龍卻是他費心玩弄、折辱、打擊的對象;他要的不是魚龍的性命,而是摧折魚龍的靈魂。

造孽不斷以自己會如何汙辱君時雨屍骨去刺激劍鳳,除了折磨劍鳳以外,也意在讓奇夢人心焦。

如果劍鳳會選擇君時雨並離去,那能讓奇夢人重溫被人放棄的痛苦。

如果劍鳳選擇奇夢人為此犧牲君時雨,那劍鳳永遠不會原諒自己拋下時雨,奇夢人也將為內疚而無法面對劍鳳。

而最後劍鳳選擇以自己代替奇夢人。這更是上上之選--奇夢人絕不可能就此拋下劍鳳,勢必還會在回到他掌心。

他對魚龍的執著無法以單純惡趣味解釋,畢竟雲濤就沒這等待遇。

最大的可能,便是魚龍是玄尊最終的作品,最後的心血結晶。

玄尊選擇麼了跟他不同的道路,他要證明玄尊是錯的,玄尊的意志必須被摧毀。但他想對玄尊作的事無法對本人作了,那便全數發洩在魚龍身上。

天法默雲皆不是他認定的玄尊傳人,繼承玄尊所有黑暗的地冥,才是他熟悉的玄尊最理想的替身--完美的替罪黑羊。

這和劍宗布地海孤堡之局設計小釵的心態類似,兩人皆為心中再無法觸及的那個人--而去折磨對方遺留下來的存在證明。

最後想要吐槽一下腹黑默雲小師兄。

在好好躺平沒啥立即危險的意琦行,以及落入魔頭手中朝不保夕的劍鳳當中,竟然是選擇前者--擺明是藉機報復前大大大師兄之前捅自己一劍之仇啊~~~WWWWWW


枉費小師弟苦苦撐著疼痛維持最後的神智向他求救,他竟然完全不理直接放手說三天後再說--難怪小師弟氣得片尾光速回歸連妝都來不及化就直接上戲。WWWWWW

求人不如靠自己。

不過雲濤魚龍之間不知是不是有什麼感應還是交互影響,本來昏迷不醒的小天驕在奇夢人回歸時醒了,而且就這麼剛好去堵到罪魁禍首的兔爵士跟造孽。

期待下週看小雲濤幫魚龍出口惡氣~~WWWWWW

或者恢復原身的白娘子水淹金山寺也可以。

畢竟這回許仙不只不在乎娘子是蛇精,還為了贖他回來自願代替被封入雷峰塔。(欸)


最後祝諸位道友中秋節快樂。^^


4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7 筆精華,11/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