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3k

【心得】 霹靂驚濤23、24雜感:夢覺時分

樓主 一水藍月 kogking
GP49 BP-

1.鬼獄線:I have a dream


角少成功脫離鬼獄尋夢而去。因無恨誤傷尋夢兒而遇所謂生命中的貴人。


但女帝曾言:“魙天下的計畫誰也不能改變。冽紅角、甚至非常君,你如何脫出朕的股掌?”瘖重耳又直言天命如何一副就是衝著人鬼之子來的樣子,著實讓筆者頗感不妙。


鬼濟河上的船夫原來是角少父親,現在既將過去女帝對他們一家所做之事在夢中告知紅角,不知紅角之後會如何應對。


雖然不至於為從未謀面的雙親復仇,畢竟對他而言真正親如父親的對象是覺君,而覺君之死跟女帝並未關係。但應該從此對女帝恩斷義絕。


無恨在誤傷尋夢兒後的反應非常可愛。


他的爽颯直率在悲傷陰鬱的鬼獄線當真唯一清流。


大恨大怒,狂喜狂愛。


正如天疆的劍鬼一般,是壓抑氣氛中唯一的紓解。


個人非常期待看到他跟角少接下來的關係如何發展。


2.地海孤堡線:你的母親不是你的母親


本洲地海線終於有令人驚詫的發展,之前猜了半天誰才是釵公母親--結果答案揭曉沒有一個是。


而最叫人意外的就是原來這裡也有魔始作手,瑾兒看到的玄尊應就是奇夢人在北海看到的那個。


最照後面昊天是血源造生僅由魔始一魂操縱來看,昊天、假玄尊、其實很可能是像闇影那樣冥傀的存在。


就不知道魔始這番布局是想從劍宗那得到什麼了。


以劇情快報來看,遭遇劍宗的風月璘應會有人救援,可能是消失半檔的談談。那希望在地海孤堡內的三人可以由召奴救場。


畢竟在釵公跟莫容根本不是雙胞胎的情況下,只是兄弟卻長的一模一樣(雖然沒人覺得)其實不合常理。


召奴覺得有異而藉故離去後折返伺機探其虛實也是可以的嘛。


而且冷宮那個場合,不正適合召奴燃燒他的火鳥大顯神威嘛。


不然召奴這次出場只是摸摸魯魯咪就回家也太寂寞......


3.北海靈洲:破曉

*.若凡/時雨線:夢碎、夢終

若是醒來將失去所有美好的一切,那能不能永遠活在夢中。


“夢覺時分,卻恨自己早已清醒。

   我寧願一切不曾改變。

   采風,如果能重來,我們再選一次,不要醒了,好嗎?”


若追求真相的代價是讓身邊親朋好友全部消失,應該沒有幾個人願意付。


親疏究竟有別。


若凡可以為解放其他亡靈歡欣,唯獨放不開從小拉拔自己的那雙手。


那是她心中最堅實的支柱,無可取代的陪伴。


若凡跟采風這段文戲,是本集筆者最動容的部分。


筆者極其喜歡采風的反應,在知道自己已是亡者的情況下,她唯一的心願便是盡己之力保護若凡。


面對萬骨即使因驚懼自己是否也在其中而戰慄,她仍是為了不讓若凡起疑而努力壓制住恐懼。


為主盡忠,為友盡粹。


霹靂中少有這樣簡單但描寫精妙的小人物,主僕兩人相擁到最後分離的片段,筆者幾度鼻酸落淚。


“既然眾人生活快樂,為何又要追求令人痛苦的真相。”


夢的美好與溫暖與現實的殘酷黑暗,在這裡營造出極好的對立與衝突,讓人非常能同理若凡的痛苦。


就這樣沉醉夢中,不好嗎?

但若凡的美夢,對時雨而言卻是比惡夢更可怕的存在--由她建構的,萬骨與鮮血堆疊出來的現實。


時雨從來都不在夢鏡之中,她被迫將駭人的血腥與屍臭,罪惡與哀嚎幻化成靈洲的鳥語花香光榮勝景。


並用那美景網羅更多生命進入陷阱。


在其他亡者皆耽溺於美夢時獨獨她一人在屍海中清醒,面對自己罪惡。


而其中最痛苦的,大概就是若凡的存在。


殺害人命,禁錮亡靈。

這些都是她所不願,但所犧牲者到底都是無關之人。


可是若凡們--卻是一個一個在她眼前綻放後消失,從出生到被利用殆盡後悲慘地死去。


若凡是死亡中唯一的生氣,從呱呱墜地到成長都是北海靈洲僅有的活力。


但她看著這生命一次又一次的從生到死--58個無辜的生命,58段悲慘的遭遇,無盡的輪迴。


她無力反抗,甚至,更可能參與其中。


“若非倚情天那個傻人,你今天應合你的前代一樣,血液枯乾,在無光無望的深牢中,久待死亡的恩惠。

現在想來,這個舉動,卻是君時雨為了打破頹勢,所獻的詭計。”


因劍鳳起疑,她終於有契機救出第59個若凡,這也是她為何要若凡常去找劍鳳的原因。


希望劍鳳能夠代替她保護若凡,免於昊天的傷害,免於自己的傷害。


若是這個若凡能得救,那麼她或許能在無盡罪惡感中得到一絲寬慰。


最少,保得了一個。


最後因地冥的幫助,她終於可以自昊天的禁錮與自身的罪惡中解脫。


她不必再用無辜生命的鮮血澆灌污穢的大地,用枯骨築構虛假的謊言。


一個美夢碎去,一段惡夢告終。



皆令人心傷。



*.仙蹤/魔始/奇夢人:最相似的存在


本週的仙蹤感覺馬甲掉得差不多了。

昊天對劍鳳一命換一命的條件從來都不是一個選擇,而是一項指令。


在知己奇夢人與毫無交情的陌生人之中,理所當然他會選擇仙蹤。


“劍者,這是你的選擇嗎?”


這句話可以解讀成”你選擇為惡嗎?”也可以解讀成”你確定你要選我嗎?”


--諷刺的是,倘若劍鳳的選是奇夢人,他便不會對方被設計手刃時雨。


這裡可以看出提供選擇者殘虐的惡趣味。


劍鳳、仙蹤、奇夢人這局非常有趣而且難以解讀,最大的問題便是--奇夢人究竟知不知道劍鳳會來到現場?


“怎會是你,倚情天?”

“仙蹤負創在前,局勢如何演變?”


若奇夢人並沒有預計劍鳳會來到現場,那麼讓劍鳳手刃時雨之局,便是遭算計而不得不為。


畢竟在那之前,他對劍鳳的交託僅只於測試禍木以及相約浮雲棧。


對時雨之戰其實是瞞著劍鳳進行,畢竟在仙蹤提供眾靈之心的作用後,或許靠著若凡以及仙蹤解陣便可破除北海靈洲之局。


但是昊天讓劍鳳來了,而且直逼仙蹤而去,在這危急的情況下,奇夢人當機立斷的選擇了最快最有利解局的途徑。


救下仙蹤,並讓劍鳳殺掉君時雨解開禁錮。


面對劍鳳,仙蹤完全沒有拔劍抵抗,僅只於閃躲並讓自己不斷受創,若非因對方手持之劍便是他手骨所化,真有危險可以由他掌控--便是在賭,賭地冥的判斷力,跟身為暗部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本能反應。


這一局徹底拔除掉奇夢人除了他之外最重要的倚靠--倚情天。


從仙蹤三番兩次提供北海靈洲跟昊天資訊來看,對他而言北海靈洲已是棄之無妨的蟬蛻,用以作為建構地冥對他信任感的獻禮亦無不可。


倘若奇夢人是經由澡雪提供的消息,得知昊天已經跟劍鳳有所協議,推敲出對方必派劍鳳出來阻擋而如此布局。


那他這番驚慌失措的台詞便是說給仙蹤聽的,他早已對仙蹤起疑,只是裝作遭到對方設計親手拔除自己最大的助力。


若讓劍鳳殺君時雨是不得無為,若失去劍鳳的友誼無可避免,那最少也要用來作為誘敵的一幕,讓始作俑者付出代價。

雙方皆是在示最誠懇的弱態,打最精密算盤。

暗部對決,雙方都像跟鏡中的自己對陣,每一步後都有三四種盤算跟考量。當真難纏。


但地冥對魔始是毫無保留拼命掐死命懟,魔始對地冥倒是一直都手下留情。


煞費苦心取得地冥信任,除了意在眾靈之眼外,可能還有另一個目的--


“你那根深蒂固的劣根性,可說與吾同出一源。”

“你是最接近始主的人。”


王者稱孤稱寡,但一生孤寡立於高處,到底寂寞。

一個創作者最大的喜悅便是知音的評賞--罪犯也一樣。

莫里亞提需要福爾摩斯,小丑不能沒有蝙蝠俠。


這也是魔始為何一直尋求地冥認同的原因。


意琦行描述中戰雲界的瘟疫可說是北邪嶼疫病的前身,北海靈洲的藥物控制與精靈天下希望種子作用如出一轍。

哄騙控制若凡/欺瞞操縱天織主。

“這應該與你的手段,相去無幾吧?”

地冥本該是他的知音。

從行為上兩人相似之處極多。但根本上卻有極大不同。


魔始言:“欲成大業,就必須懂得斷念。"


但對地冥而言,驅使他的行事動力,卻始終都是思念。


對父親的愛讓他投身血闇大業,對兄長們以及友人感情讓他拖著殘軀對抗魔始。


“北靈靈洲死了多少人,我從不在乎,和什麼冠冕堂皇的正義,更沒有關係。

   我會站在這裡,只有兩個原因-- 

   一者,是為了那兩人無裡的託付。

   他們不願見,不忍見的事,我既習以為常,便由我來解。"


奇夢人這番自白,總算是一解筆者一直以來的的疑問:

到底北海靈洲對地冥有何重要性?

為何要在他僅剩不多的時光中花這麼大的力氣去對抗?


因為他重視的人還在,如果他不管,那以他們的個性一樣不顧危險地去挑魔始。


然而魔始這種暗行詭道的同行完全不是兄長們擅長的對手,弄得不好大概又跟對上覺君一樣光速滅團.......(遠目)


所以在有限的時光裡能處理多少便是多少。


簡單言之,閃開讓專業的來。(#´_>`)


“第二,是因為自己的憤怒,無限等人之死,我非討不可。”


個人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理由。

魔始跟他梁子實在太大了。

無人榜、闇影、無限。

一個是陪他多年的忠誠手下,比兒子還親近;一個是他最高的傑作冥傀跟指定執行人;一個則是在他生命結束前最後一段時光陪伴他幫助他的夥伴與繼承人--

全毀在魔始手下。

“敢動我的人,就要有接受反擊的準備。”

他生前能夠允許自己握在手中的緣索太少,每個都對他無比重要。

現在還存在的不能讓魔始毀去,過去被破壞的他更要跟魔始清算。

--然而因為是阿婆身體☆全靠保鏢跟敵人手下留情才能活著★皮超脆☆奇夢人★--

所以手刃仇敵這體力活勢必得勞駕他人。

“眼下你還有哪一步活棋,能夠與始主為敵?倚情天嗎?還是仙蹤?
沒有,孤身一人,如何與始主為敵?”

這種“嘿嘿嘿,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惡俗台詞已經夠讓人忍俊不住了,後面劍宿凌空而降英雄救美的片段更讓筆者整個爆笑絕倒。

之前就覺得奇夢人肯定有後著,畢竟小姐沒馬伕撐腰通常不會直接撕破臉嗆客人。(欸)

而劍宿手上SOS信號響起時更證所想--只是筆者猜中了開頭卻沒猜中結果。


“黎明之前最為黑暗,但為再見天曙,不用懼怕黑暗。”

“絕望暗夜的底處,仰望可否能得救贖,極力遠望,目光盡處,終見--”





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英雄氣派天元突破中二特質爆出螢幕的拍攝手法~~~wwwww

完全是奧莉薇的卜派路露意絲的Superman路過金髮美眉眼中的美國隊長--直接榮登地冥唯一救贖升級版暨進階曙晨2.0。

劍宿這次復出因過去經歷心境轉變沉穩許多,雖然以角色個人成長而言可喜,但在戲劇表現上但表現始終不溫不火缺乏衝擊。

“逆天,尚有例外。逆吾,絕無生機!”

這下整個來勁,超級來勁。

期待認真中二起來無人能及☆連自己都害怕★絕代劍宿--快快暴打魔始讓他手腳乾淨點看清楚小姐是誰罩的。(欸)


後話:


"解開真相,不管是事實如何殘酷,都會是我唯一的選擇。"

"正如魔術師,鑽研破解他人的魔術之方。"

"可嘆啊,我只是一個罪無可赦的欺騙家。"

地冥終究是選擇捨去他跟劍鳳的友誼成就大局。

雖然結果或許是對劍鳳是好的,讓劍鳳得知真相,讓時雨得到解脫--但那是以劍鳳的痛苦換來。

而這其中亦包含他自己的私心,為友人復仇,守護剩餘的情緣--雖其中也包含劍鳳--但他不會以此辯解,因為他確實欺騙利用劍鳳。

劍鳳對昊天曾言自己最厭惡欺騙--這一點,身為他多年知己的奇夢人不會不知。

說這是為你好太過矯情自以為是,地冥不會作。

"地冥從不在意,承受任何人的怨懟與憤怒。"

他已作好為此付出代價的準備。

兩人的友誼能否持續,端看劍鳳如何面對。

是追究清算這一切悲劇的作俑者,還是為受設計憤怒而劍指地冥?

實難揣測。

雖然筆者無比希望他們的情誼能夠維持,但也真無法樂觀。

只能期待後續了。


最後的最後,筆者想談談一個細緻而深刻的小細節。

金葉水沙蓮--時雨最愛的花。

在23集開頭,劍鳳跟昊天有這段對話:

“欲成大業,就必須懂得斷念。勇於捨棄,方能行遠。”

“包含你的女兒嗎?”

“必要之時,任何人皆是一樣。”


這裡的女兒,應不是昊天作為工具的若凡,而是魔始自己的女兒時雨。

魔始將金葉水沙蓮置於時雨的屍骸之上,顯示一件事--他知道女兒最愛的花是什麼。

他用女兒最愛的花香奠祭她。

對若凡玩父女遊戲辦家家酒時,也送出過去女兒最喜愛的花作為禮物。

“犧牲並非無痛。只是為了真正的偉業,我願立於極端的痛楚之中。”

這句話,用在昊天與若凡無比矯情。

但在魔始跟時雨之間,卻未必百分之百虛假。

也許魔始對時雨,終究是薩諾斯對葛魔拉。


“在吾雄心之前,任何人類情感皆須讓路。”


仙門暗部,雖各有異,但某些地方,何其相似。

4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7 筆精華,11/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