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3k

【心得】霹靂驚濤19.20雜感 : 花不沾衣

樓主 一水藍月 kogking
GP36 BP-



1.鬼獄線:強採的花不香,強摘的椒不甜

女帝說要逆轉男女時,估計夜笙及鬼少都有些不自在。

雖然從機制聽起來,女帝沒打算讓男人性轉成女體。只是單純讓男性可以生子,所以並不涉及性別認同的問題。

但基本上就算是女孩子也沒有人人都想懷孕生小孩--而女帝規劃的分娩方式太過殺雞取卵,如果全照之前實驗體那樣一生就爆炸,所有男性都只能生一次就消耗掉,並不利永續利用。

相較之下地冥的方式顯然先進許多,風仔想再添多少個弟弟妹妹都不成問題,可以親身體驗奉天舅舅永遠搞不請楚自己有多少手足的家庭溫暖。(欸)

不過角少跟夜笙並不知道這些細節,他們應只是猝不及防一下子要面對喜不喜都得當娘這麼大的資訊量,沒有心理准備而當機。

夜笙:為什麼不是伏字羲來啊~~~~!?他這麼愛當牛郎又喜歡小孩,要生女帝的孩子應該他生啊~~QAQ

角少:母親.....如....如果非要的話.....可以給我點時間嗎?桃....桃娃還小....除了她之外,孩兒不想生下別的女性的孩子.....

眾:?!

闇姬:O皿Q!!?

女帝:原來吾兒拼命要保下夢裡桃源,是因為一片芳心在青梅啊.....

角少刻意的維護反弄巧成拙導致夢裡桃源成為女帝首要目標。

從女帝拿出假鑄世孽種來看,這一開始就是一項測試。

如此得來不易的實驗品,自然不可能浪費在一個地氣半毀的無用之處。若角少真照她命令行事,並回報毫無動靜,或許能多少打消她的疑心。

只是角少到底閱歷尚淺,還是讓女帝探出了真心。

致於誰洩漏秘密給佛劍大師,目前看來角少或夜笙皆有可能。

角少可能為了保護夢裡桃源,而夜笙可能單純為了自保或是出自他人授意。

只是--這豈不讓大師變成面對鑄世孽種首波衝擊的第一人?

最近舊角麼常出,莫非打算讓大師親自把圓兒生回來?O___O


2.北海靈洲線:藍雨入夢

本洲北海靈洲線依舊資訊量滿滿,故事也終到了中場的解謎階段,開始拆解部分謎團。

一樣細分幾條線來談:

*奇夢人線:美鰭之毒

雖然奇夢人很想努力維護地冥過去遊走正邪黑白兩道的Joker形象,對魔始表示只要條件合適沒什麼不能協商,可是對清楚他底細的人而言這個也只是故作姿態的嘴砲而已。

所以即便他試圖佯裝瀟灑不在乎:

“如果你知道吾真實身份,那你一定知道吾不在乎他人生死。遊走江湖,只為利己。”

對方早知此人在傲嬌界的地位,大抵就是個人體化的喬巴兼頭髮很長的貝吉達(CV.釘宮理惠),因此完全沒打算買帳:

“五天後,巨魔神會消滅雲鯨島。只有你的臣服,能解救雲海仙門的覆滅。”

談判最忌被摸清底細弱點,在地冥的身分被確認後奇夢人就完全被看透了。

所以即便可能是陷阱,即便很想吐槽這哪來高官強娶民女兼恐怖情人得不到殺妳全家的詭異台詞,還是得赴約。

但並不代表他不能設局反殺。

筆者推敲兔爵士對上倚情天應該是他所授意--目的是為了讓倚情天到仙門親自目睹天魔靈車之主的真面目,從而讓劍鳳脫離昊天的掌握。

畢竟昊天之所以沒奪取公主跟劍鳳的自主意識,就是沒必要。

因為這兩個人一個全心深愛靈洲,一個受限於對他的恩義,皆能順利玩弄於鼓掌之間。

在他推敲出天魔靈車之主的身分時,就已經開始排布此局,時雨的出現只是讓他更加確信而已。

“這三人你保得住哪一個?”

雨夢兩人相見時這看似薄弱的話引,這其實跟造孽當時找奇夢人賭劫紅顏與未知的生死局一模一樣。

時雨雖無法親口說出陰謀者的身分,但是卻不斷以行動送出其信息。

最後仙門一局聚集了仙蹤意琦行劍鳳這三位一線戰力,照理要轟掉昊天應該綽綽有餘。

但仙蹤正邪未定,所謂找秦假仙幫意琦行解除魔禍,也有可能是轉移其注意力牽制不讓他前來救助奇夢人。

如果仙蹤為邪,那前有可靠的劍宿意琦行大大可以擋一下昊天劍鳳巨魔神為他爭取跑路時間。(欸)

如果仙蹤為正,這局昊天就算安全脫離,也自此喪失對劍鳳的控制,劍鳳手上的魔劍是殺死時雨破北海靈洲布局唯一的方式,所以才需要牢牢掌握。

晴天,這把劍,一直都對你麼重要嗎?”
“他是我的一部分。”

“只有殺掉魅影師才能將一切導回正軌”
“世上能斬我者,唯有倚情天那口與我血脈相連的魔劍"

推測魔劍應是時雨所鍊,而唯有劍鳳可以使用。

不然昊天大可趁劍鳳掙扎於生死之間時殺人奪劍。

特別挑劍者讓劍鳳持續精進魔劍,之後必然也還有其他用途。

奇夢人要是能讓劍鳳不再受他利用,對他之計畫自然會造成一定阻礙。

至於劍鳳是不是真相信兔爵士那拙劣的演技?

以常理來看,兔爵士一直都在奇夢人身旁,信中內容直接口說即可還特地寫信留著當把柄--這麼北七的作法別說劍鳳,二十年前的傲笑應該都很難相信......吧?

(保險起見,換成2年前的傲笑好了。)

雖筆者更想吐槽的是劍鳳為何隨身攜帶筆友的信~~wwww

『毫無疑問,對錯於我無用矣。
 道德,也只是了解世界法則的先備工具。
 唯有價值的計算,能決定我如何選擇。』

不但沒因這傲驕的中二宣言跟對方斷絕來往,還當箴言靜思語般隨身攜帶--情情夢夢兩人當真知己啊!

最後跟情夢兩人的對戰,究竟是配合演戲還是真受誤導,目前難以揣測。

希望劍鳳無論如何都不會是二十年前的傲笑。(很嚴重的指控)

而兔爵士會不會真受控制構陷奇夢人?那自然也有可能。

但這樣就只是讓劍鳳因誤解跟他進行老套的相愛相殺,要玩這梗早在第一次留招時就可以玩了,而這樣的套路之前仙斬兩檔已經重複太多次了。

都讓地冥擺脫血闇過往了,應不至於讓他人際關係還陷入同樣的無線輪迴啊。

*時雨線:duetto

時雨真是筆者回坑以來所見,表現最亮眼的女性。

從一開始確認奇夢人身分,到透過表面逼殺的行動與奇夢人互解訊息謎題一路至白夢謎城對談,皆可以看出她縝密的布置及手腕。

她應該早在奇夢人入靈洲時就在觀察對方。

地之戰,除了確認對方是不是地冥之外,也在確認這位傳奇的欺騙者幻術師,究竟有多少的斤兩。

“那就要看你,能取悅我到何種程度了。”

“你能識破我織就的牢籠嗎?”

雖然奇夢人對上她時處處落敗,但她看重的不是對方的武力,而是是否能與自己對弈破解自己布局的智慧及能耐。

“欺騙者永遠有欺騙的理由,我要的是,給她吐實的保障以及立場。”

“看似誠意謙卑之姿,邀請我入你之局,互攤底牌。
打最精密的算盤,示最誠懇的弱態。
你和我聽見的欺騙者形象,確實貼近。”

除了能力的確認外,奇夢人能這麼快取得她的信任,也想來也是因三番兩次拯救雲魁之故。

寰宇鬥奇中,牢籠中的時雨只能眼睜睜看著母親跟弟弟三番兩次被迫害利用,無計可施。

奇夢人對雲魁的維護她看在眼裏,所以才願意冒著靈魂被永久禁錮的危險,踏入“惡名昭彰”的欺騙者精心設置的羅網中開誠一談。

畢竟她也是“惡名昭彰”的薄櫻魅影師。

兩人除了能力相當可以互相感知對方的想法考量,其實行事作風也有不少相似之處。

比如為了保護視重要的對象,反而故意為惡讓對方遠離自己。

“過往,我刻意迴避於他。
不願他知道一切事實
就是怕他所作的決定,將再次把他帶入死境。”

這和地冥之前對親友的方式如出一轍,只是動機不盡相同。

地冥這麼作的原因多是為情,而時雨這麼作的則多因於理。

從言談中時雨行事雖有其私心,但更多是責任以及公理。

對於拯救劍鳳,她的理由不是“我愛他所以我一定要救他”,而是“他是因父親而死。我得救他。”

而面對北洲之局,她也毫不猶豫地選擇讓劍鳳手刃自己。

而比起劍鳳事後因此心傷,她更擔心為他執行此事的地冥遭劍鳳追究。

“他若是在不察的狀況下,將我斬殺,事後必定遷怒於你。”
“鬥倒北海靈洲,以及其後你我所隱藏的黑手,這點你我的立場應無二致。”
“即便如此,我對你所求仍是太過了。”

她的要求不只為地冥惹來殺身之禍,也將令情夢兩人決裂。

對一個幫助自己的人而言並不公平,即使這也是對方的目的。

然而就如地冥自己所言--“公平並不能成事”

時雨跟地冥都有此決悟,所以不吝往自己身上跟別人砸鍋。

但讓地冥背鍋,她猶是心有不忍。

因為除了是當世首屈一指的騙術家幻術師,他也是代自己三番兩次拯救母親的恩人,亦是劍鳳唯一的友人。

然而為了解開北海靈洲這個巨大的幻境,她仍是得陷對方於不義。

受禁錮的她只能從牢籠中的空隙伸出手,竭盡所能地試圖撥亂反正。

但能觸及的空間實在太有限了,她只能將希望寄託於情夢兩人--

“晴天,山雨將至,你所熟悉的那片天,已被血霾蔭去,你會就此失去方向嗎?
而奇夢人,在這翻天覆地的浪潮之中,你的選擇又會是什麼?
你們能看見鎖在濃霧後的真相嗎?”

“你們一定要撥雲見日。”

只是她無法確定地冥會不會選擇幫她。

至此,她才欲提起情份,因為她知曉地冥在乎。

“希望你看在,我們算是--”

沒出口的話,應是“姐弟”二字。

知道地冥的過往,就知道他對於身為玄尊血脈的自己,必然上心。所以她欲以此增加請求地冥幫她的籌碼,只是因受禁制無法出口。

如同地冥,她一樣在示最誠懇的弱態,打最精密的算盤。

而地冥在聽到對方姓君時,便有所猜測,而既然鬥倒北洲亦是自己目標,他也不在乎作此順水人情。

但至於要不要照對方所言行事,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真抱歉,奇夢人不是樂善好施之人,也不會無酬答應妳所有的要求。”

他應不打算採取時雨所言的唯一解--讓劍鳳手刃愛人--雖然他曾讓朋友對自己幹過同樣的事。

天跡:...... Q.Q

重新來過的人生,轉變後的心境或許將讓他做出不同的選擇。

比起過去只有毀滅的未來跟毫無結果的情誼,既然什麼都抓不住乾脆全部放棄的消極態度,這次地冥很珍惜自己所剩不多的時光以及得來不易的情緣。

不論是劫紅顏兔爵士還是劍鳳,他都不會輕易放棄。

而若是真確認時雨的身分,以他過去對家族朋友重視之人的維護,一定會努力將其保下。

不只為劍鳳,也為劫紅顏跟玄尊。--這點看他對大漠蒼鷹及奉天的態度便知。

後話:

本週看得最開心的,大概就是劫紅顏對地冥的那場戲。

來的人是劫紅顏這點讓筆者萬分感動。

這次地冥的復出,編劇安排了他和不同人物之間細致而多樣的情感交流。

傀一、劍鳳、公主、兔爵士、雲魁......

在不同的人際關係中讓他展現多元的面向,大大地提升這個角色的豐富度以及層次。

從雲魁給予的關愛以及溫暖的懷抱(雖然略為暴力),大概是他此生第一次從長輩那得到的。

過去玄尊只有在他為之捨身擋刀時抱過他。

而擁抱與撫慰對一個人來說到底有多重要?這點可以從Harry F. Harlow《愛的本質》(The Nature of Love)實驗中窺得一二。



而地冥過去的人生中,其實連絨毛母猿都沒有。

他有的從來只有會用氣流冰水鐵釘刺傷幼猴的冰冷鐵猿--而他仍別無選擇地依戀擁抱那些傷害,因為那是他唯一可得的

這是第一次有人單純只希望他能好好活著不帶其他目的,即便強硬而粗暴地斥責放倒他--但那也是為了他--他過去所有遭受過的責備鞭打及痛苦,皆是為了成就玄尊的救世大業。

也難怪他對雲魁如此關心,因為那是他此生感受到最接近『母愛』的情感。

此外他也終於感受到奉天對他的心意,知道救自己的人是誰之後,他想見的是他”們”,而不在只是單一個”他”。

奉天:吾弟終於會想找我撒嬌了,可以無恨。(*´~`*)

(甘無恨:.........原來我不只一個仇人,處處都是盜我詩號的仇人(╯-_-)╯ ~╩╩

除了母親與兄長這樣的角色之外,這次安排的姊姊時雨,更是精采而有趣的設計。

時雨身為玄尊的長女,跟他是同為替父親處理髒事的暗部,一樣專擅術法造幻騙術。

兩人高度相似猶如鏡像--地冥看著時雨應就像看過去坐困宿命愁城中的自己。

而他已經在眾人的幫助中走出那座父親給自己設的牢籠,現在他要回頭去幫那些幫過自己的人。

也將幫助過去的自己。

題外話。

時雨的理性與智慧,當斷則斷的果絕以及處事的手腕,總讓我想起霹靂三大事業女神之一--良峰秀瀧。

(另兩位是練雲人及涼守宮)

那也是一位令人崇敬眷戀的奇女子。

只是男裝的部分秀瀧是出於選擇,而時雨是被迫。

可惜她跟地冥沒針對此事多談,不然時雨的身分大概可以提早揭露--





時雨:你怎麼?(;゚д゚)

地冥:咳,在雲海仙門養傷時拜讀了不少。因為沒別的可看.........(; ´ー`)

時雨:Σ( ° △ °|||)……...難怪跟造孽演得這麼開心........... 


3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7 筆精華,11/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