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3k

【心得】溫柔得如此殘酷之人--淺談地冥(二)

樓主 牙世 kogking
GP29 BP-


溫柔得如此殘酷之人--淺談地冥(二)



在開始之前,請容筆者起身對編劇致意。

Bravo!
Amazing!!
素晴しい!!!
(用力鼓掌)

筆者始終認為,最好的戲劇,極好的悲劇,便是每個人都作了他的性格作了會作的事,而每個人都有他的性格作不到的事。

人物有各自的弱點,盲點,專長,始得一部豐富精采多元的故事,大家都有各自"對自己而言"最好的作法,而非呈現單一價值的標準答案。

每個人物都各自作著"這個人"之所以"是這個人"會選擇的路,會譜下的樂章,會給予的解答。

就算這個解答帶著他走向深淵,那對這個人而言,也是理所當然。   

奉天地冥便是完美演出這樣層次的人物。

在眾多角色的對手戲中,筆者最喜歡的就是奉天跟地冥這對沒有血緣的兄弟。

他們的立場從一開始就有很高的對立/對應性。

玄尊的一雙孩子,一黑一白,一表一裏,各自以玄尊期待的方式維持/保護這個世界的運行,一如白騎士與黑騎士。

而在玄尊心中,一個是一開始就被獻祭的孩子;另一個,則是犧牲一切也要保住的孩子。

奉天地冥彼此個性以及執著截然不同,這使得他們的立場在衝突中有更多的深情與不捨--以及永遠不可能交心的遺憾。


奉天是個講求絕對程序正義的人,而玄尊則是徹頭徹尾的效益主義者。地冥受其父親影響,自然也是奉行同樣準則。

八歧邪神與末日災劫的關係,在本集有了進一步的說明:

"邪神帶給神州的,將是萬世不復的焦土,無論輪迴極度,人世將再無生命。"
"我命你所為,雖借今日眾生力量為用,但斬除邪神以後,血闇的毀滅,將會將所有亡魂的力量,還予苦境大地,化作沃土,幫助新一代的生靈生長。"

這類似焚燒草原驅除害蟲改善土壤的方法看似合理--但背後顯示的,是一個古老的電車難題。


"是否該犧牲少數人的生命去救多數人?"


在這一點,奉天的答案明顯是否--如果真需要犧牲,他會自己跳去臥軌阻止電車,決不犧牲他人。

但他也不是一開始就得到這個答案。
他也曾選擇讓徒弟犧牲去顧全大局,代價便是永遠的遺憾與心魔。

所以在那之後他再也看不得同樣的犧牲。

這一點在盲劍林一事便看得出來,玄尊的做法雖然殘酷但確實更有效率。
而即使如此,奉天還是不會作出跟父親一樣的選擇。


倘若他對盲劍林的人柱尚如此愧疚。
那對玄尊的血闇造物,玄尊計畫中最大的犧牲者,他的弟弟--末日十七,就更絕不可能視若無睹棄之不顧。


奉天從知道末日十七的存在開始,就一直保護他。

最早開始顯現這點,是在地冥去找天跡一同去跟人覺對質那場對談。

當時天跡要對地冥動手,是奉天阻止天跡,要天跡聽地冥說話。
而天跡一開始不願跟地冥去找人覺,也是奉天要天跡陪他去。  

這兩個動作,其實某程度都是在維護地冥。

因為奉天已經知道地冥是末日十七,他只是還不確定十七當時的意向。

他要天跡陪地冥去,除了天地是當事人外,還有“他不放心地冥自己去”以及“測試地冥是否能信任”的意涵在。

他沒跟去的動作,其實是對地冥彰顯信任的表現。

當時天跡身邊的所有人皆如天跡般將地冥當成無惡不作的危險瘋子。
                                                   
沒人會想管地冥死活,更遑論要天跡陪他去對質--放天跡“自己一個人”去對上可能有鬼的人覺,跟老說要殺了天跡的地冥。              

這其實便是奉天對地冥的第一次測試。

筆者很喜歡奉天離去前還停頓一下回頭看一眼地冥的動作--他尚在猶豫不太確信,但最後仍是選擇相信地冥。

而地冥也注意到了奉天對自己的態度有變,雖然他當時也不明所以。

這一段"奉天看完玄尊手記後對地冥莫名態度轉變"帶出了"地冥所為可能有隱情"的鋪陳,安排方式非常細膩。


細觀奉天與地冥的劇本,可以看出編劇處理兩人個性的細致度以及與劇情前後連貫的緊密度。


而奉天與地冥的第二次會面,以己身為試--除了探知地冥的真意,確認的地冥的立場外,也再次加深了他對地冥的維護之心。

之後對一頁書討保地冥之舉,再三強調殉道之眼的必要性外,也不斷以地冥的悲劇性去影響一頁書。

在雲輝子以及天跡面前,亦盡可能的為地冥說好話。

但就是這份對地冥的守護之意,註定了他要再次面對保不住重要之人的無力跟遺憾。


"我不容任何人,再成為父親計畫的犧牲品。"

這個任何人,自然包括末日十七。

他是奉天感覺虧欠最深,最想拯救的人。
不單因為他是父親計畫之中最大的犧牲品,他想保護的弟弟,他的親人,他的朋友。
也因為在地冥身上發生的一切--本應由他承擔。


“為何父親就在身邊,身影卻像是漸行漸遠,好似走向一個,沒有光明的深淵。”

奉天當時眼睜睜看著父親漸行漸遠,留之不住;而現在一樣看弟弟直往地獄深淵,急切之心可想而知。

徒弟,父親....無法守護身邊所有的人,一直都是他的遺憾與痛苦。

這場兄弟對戲,彰顯著是失去的痛苦。不只是地冥對玄尊,也是奉天對地冥。


"你所作,已經太多了"
"你該放手了。"
"父親用盡一生,對抗厄禍。他已行至盡頭,但你仍能回頭。"
"你不該只是末日十七,不該只有任務。
 長久以來,你的姿態,都是為了掩飾,你希望眾人都認為你是殺害玄尊的人。
 你不該是末日十七,不該執行任務,你該是我的朋友,親人。
 回頭吧。"


這裡可以看到奉天的焦心,聲聲切切都只是想自父親的執念中拉回末日十七。

即使毀去地冥賴以為生的幻象以及生存意義。

但這一次他確實無力施為,末日十七的痛苦源自內心對玄尊的愛。

在所有痛苦跟情感毀壞殆盡之後,地冥也只剩下對父親的這份深情與依戀支持他走到現在。


"是怎樣的痛,讓你寧可一生,沉浸在幻象之中。"


奉天不明白的是,地冥所擁有的,從來都只有幻影。

在玄尊規劃的光明未來中,沒有地冥的位置。

玄尊到死前的遺言都是"不可讓逍遙跟奉天知道你存在的意義"--將地冥隔絕在他渴望的陽光之外,置身永夜與孤獨之中。

雖然他從來都是不可見光的存在,然而過去在無明的黑暗中,即使再痛苦--都還有玄尊在旁邊鞭策指引他。

即使玄尊待他苛刻,卻也是他僅存的唯一依靠。

那是屬於他們父子間獨有而扭曲的依存,旁人無法觸及。

在玄尊死亡的當下,無邊黑暗與孤獨中,就只剩末日十七一人。


過去奉天曾對地冥保證過:

"我要你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有人陪在你身邊"

但這其實是不可能的。


"末劫之後,我們也將因為干預輪迴天理,被打入天殛之境,不生不死,永世折磨。"
"吾等靈魂,將在苦難盡處,與你同在"


究竟末劫後,天殛之境不會有奉天的位置。

終究只有地冥要獨自面對,那是他殉道的終點,誰都不可能如他滿手血腥罪孽深重。

這是奉天無法分擔的十字架,他不可能達成的誓言。

就如玉逍遙當年對末日十七一般,終究失約。


"直至今日,我才明白,你原是和父親最相似的。
 那個尚未完全走入地獄的人。
 那個,溫柔得如此殘酷的人。"


地冥知道奉天想救他,不顧他意願的想救他,即使毀掉他依存的一切。

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末日十七已經失去了期待與相信的勇氣。

奉天的溫暖與支持來得太晚。

他已經不想得救。

這裡跟後面的回憶相互呼應。

可以看到玄尊與十七兩人間的關係到了後期,與一開始玄尊所說隨時可以殺掉十七另作取代物已然不同。

當末日十七開始意識到活著的代價,便是不斷犧牲他人生命開始,他確實是想逃避這個責任。

他嘗試了各種自毀方式,這時反而是玄尊不准他放棄,一次次的將他自死亡中拉回。

而等他強大到血闇輪迴開始啟動後,即使沒有玄尊施為,他也無法再跳出這個命晷了。

他是下不了戲的演員,卸不了妝的小丑,一片黑暗之中,唱著無人聽聞的歌曲,取悅他的神,他的父親,他唯一的觀眾。


"你該放手了"
"我不能放,我若放了,父親就真的離開了"

"你明白嗎?到頭來,這一切的一切,父親他,只是希望你能活下去"


地冥始終知道父親最終的期望就是保全奉天,玄尊從沒有欺騙他。

所以正如他自己想救玉逍遙一般,他也想為了父親保下奉天。

地冥要奉天在災禍降臨時,把玉逍遙留在雲鯨上,其實有雙層意涵。

他不只要保玉逍遙,一樣要用玉逍遙牽制奉天。

而保下玉逍遙的理由,除了對方是自己過去的救贖之外,也一樣帶有其他目的。


"重生後的世界,需要他。"


玉逍遙在他心中始終都使是光明的存在。

在他一手造就的黑暗災劫過去之後,他希望玉逍遙在重生的世界能帶給其他人光明--即使那個世界他已經不在其中。

他希望玉逍遙能像當初救贖末日十七一樣,去救其他的人。


看到這裡筆者不禁再次為這個角色的複雜度而讚嘆。

這真是霹靂暨煙都線結局後最精彩細緻的描寫。

這樣的心思細膩,這樣的深情執著,無私與自私混雜的如斯圓融前所未見,值得再次停筆為編劇擊節而嘆。


但如他所知,與帝父如此相像的奉天,不可能為他所說服。


"為何你們如此驕傲,妄想主宰世人之生死。"
"三界末日,君奉天若無力對抗,也絕不獨活。"

對於地冥難得示弱的懇求,奉天並沒有答應。

奉天始終都不是能獨善其身的人,當初會離開雲海仙門,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無法接受父親犧牲他人成就自己的作法。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放著弟弟自毀。

"眼前是末日,身後也是末日。
 我又能回到哪裡?
 你走吧。
 末日十七的路,在血元造生之時已註定。"
"我絕不讓末日成真。"


說服不了,阻止不得,奉天與地冥兩兄弟如此固執地想要說服對方,阻止對方

--但其背後的心意,卻都是為對方著想。

即始對方不接受自己的作法。

奉天不會獨善其身,也相信玉逍遙不可能放弟弟就此犧牲。

他不認同父親獨厚自己的作法,所以他很明白,玉逍遙決不可能接受十七只求保他的心願。

玄尊對他,一如地冥對玉逍遙。

被置於事外保護,目睹所愛之人墮入深淵的悲痛與無力,他已經因玄尊嚐過。

那麼怎能讓玉逍遙跟自己一樣,將來為此追悔?

地冥與玄尊對他們的溫柔,帶來的遺憾與痛悔,亦是無比殘酷。


"最後,只有你能拯救他,他需要你的幫助,方能放下自己的枷鎖。"

"地冥就拜託你了,阻止他一錯再錯,也終結血闇六災,救贖無法輪迴的末日十七。"


這一次他選擇相信玉逍遙,企望他能救回弟弟。

地冥的黑暗太深沉又走得太遠,他起步太晚已追之不及。

他只能期待玉逍遙能以過去情份挽回他。




"今日,我一定要帶你回去,末日十七。"

這裡當是延續當年玉逍遙臨走前的諾言。

過去玉逍遙在山洞外刻上永晝,應該就是想在離開前帶走末日十七。

畢竟末日十七跟他偷偷見面的前提就是要隱瞞父親,那等同昭告"玉逍遙到此一遊"在岩壁高調上刻字--怎可能不害末日十七為此付出代價?

若還留末日十七獨自面對那真的就是故意相害了,玉逍遙沒愚蠢到連這都不懂。

自然是想從十七的鬼父手中搶走人順便耀武揚威一番。

當時他還是那個年少輕狂沒有失去玉簫的玉逍遙,有著雲海仙門首徒的自信滿滿,確信自己不會有保不住之人。

他沒有想過自己要面對的是師尊的黑暗,要去凝視他從沒真正凝視過的深淵。

多年以前,玉逍遙沒能來帶走末日十七,這次能不能完成自己過去的心願,帶十七走出永夜進入陽光之下?

以霹靂過去的調性,不甚樂觀。

但地冥本週的描寫完成度已臻至完美,不論結局為何,筆者皆已滿足了無遺憾。

這是自天宇藍霞後,筆者見過寫得最完整圓滿的角色了。

感謝編劇,賜與筆者一個美夢,這樣虐觀眾角色的功力已自成為一門完美的藝術。

請容筆者再次致意。(三度脫帽)



後記:
  
  雖然說看的時候很感動,但還是很想舉手打岔一下,奉天哥哥--對你脆弱纖細的小弟可以稍微溫柔一點嗎?(;=口=)

  一上門就是打碎弟弟鏡子破壞老爸椅子,不看前因後果簡直像黑道砸場鬧事啊。\("▔□▔)/\("▔□▔)/\("▔□▔)/

  尤其打破鏡子--前面才顯示天殛之境苦難盡處,小十七身邊只剩這些靈魂可以同伴永劫--

  然後奉天哥哥就馬上把他們全KO了。ΣΣ(゚д゚lll)!?

  難怪小十七哭著叫他走開哥哥什麼的最討厭了。(つД`)・゚・


  逍遙哥哥更糟糕,直接當著小十七面前打他老子--這個別說走出傷痛,過去的阿爸被殺的心理陰影都要重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他男友力兼霸氣滿滿的歐拉心魔玄尊,筆者感受到的不是酥,而是滿心寒顫,這下完全可以理解無限預知的那一幕其因何在。


  雖然小十七不會真的打死逍遙哥哥,但顯然下次要接的那掌跟之前的三掌斷情的粉拳搥搥完全不是同一個%數,恐怕是百分之六百全力輸出


--畢竟六倍父控面前打他阿爹,這個仇恨值就算是逍遙哥哥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啊........╮(﹀_﹀")╭  


2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2727 筆精華,11/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