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小說】未來 CMC系列-追求夢想的夜翼

樓主 ahoy829
GP6 BP-
未來 CMC系列-追求夢想的夜翼

授權聲明:轉載或翻譯只需附上原連結即可,不用來問我了。
Authorization statement:Reproduced or translated only need to attach the original link, and do not need to ask me.

特別聲明:幫忙挑錯字請圈選後按文件上方的註解按鈕(或Ctrl+Alt+M),也可在直接更改錯誤處新增建議(若不小心按錯,可按建議框上的刪除鍵把自己錯誤的步驟刪除),或上我的粉絲團與我聯繫喔。

在此附上角色原名查詢,怕以後台灣版的小馬迷不知道誰是誰?
中文譯名對照表(包含城市名稱)


本系列作延伸自Doctor Whooves 穿越時空的大冒險之穿梭未來,若有興趣可點擊連結前往觀看,本作將會再次介紹各個角色,故事盡量獨立,所以就算不看其他篇也沒差。


楔子


“布魯斯,你等一下把樓上的客房收拾打掃一下。”

這天早上,在享用完早餐之後,愛德華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在短暫的通話完畢後,愛德華轉頭向布魯斯這麼說著。

“過不久有夜翼要來我們家暫住,其中一個孩子得了夜翼炎,需要來這裏隔離修養。”

“喔!天吶!那種病會傳染嗎?”水晶莉莉皺起了眉頭,擔心的看著其他孩子,顯然認為讓一隻生病的夜翼住進都是小孩的屋子不是好主意。

“別擔心,這種病還沒有跨族傳染的例子,而且布魯斯以前生過這種病已經有抗體,這有點像是小馬水痘,好發於孩童時期,但生過一次病後就不會再得了。”

“有嗎?我怎麼不記得了?”布魯斯搔了搔頭,這時柔伊像是在拿起易碎物品般小心翼翼的將他抱在懷裡。

“喔!那個我還記得!就是布魯斯還是小寶寶的時候生的那次病,醫生診斷出他得的是致死率最高的夜翼炎四型,那時這種病毒還是新例沒有有效的治療方式,差點死翹翹。”

柔伊這麼說著,布魯斯這才想起有這一回事,若不是柔伊那時把自己的力量分給了他,改變成他的身體結構,他說不定就真的死了。不過也因為柔伊在治療布魯斯的時候被他父親撞見,以為柔伊要危害他而把柔伊趕出家門。

“可憐的孩子,生那種病會有什麼症狀?”莉莉又問。

“基本上跟重感冒很像,發燒、肌肉酸痛,呼吸道發炎呼吸困難,嚴重點可能會熱痙攣,發病到痊癒大約要兩個禮拜。”愛德華這麼說著。

“我之前說過,這棟房子主要就是支援在外的夜翼居住的地方,我們有義務與責任維護與接收他們,現在,動作!”愛德華命令著,布魯斯趕緊起身去準備,茶茶和凱茲也跟上去。

“我們也來幫忙!”、“或許我們還可以幫我們的新朋友辦個歡迎會,讓他好過一點。”

“那我也去泡些能消炎降火的飲品。”莉莉起身走到廚房,賈蘋果則將小冰抱回房間。

叮咚!

過了一會兒,偉恩家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這時正好經過附近的布魯斯匆匆的跑去開門,在看清楚那兩隻來訪的夜翼時,布魯斯震驚的身子都將住了。

“布魯斯!”

戴著口罩的芭芭拉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此時的她模樣看起來糟糕透了,兩隻眼睛又紅又腫還充滿血絲,說話還有濃濃的鼻音,抱著他的身體在發燙,卻溫暖不了布魯斯因為心臟暫停而發冷的身體。

“芭、芭芭拉……”過了好一會兒,布魯斯這才從僵硬的嘴裡吐出了這幾個字,腦袋再次浮現上次接吻的事情。

“嘿嘿嘿咳咳!你有沒有驚喜到啊?”芭芭拉這麼問著,即便她病了,卻還是努力的打起精神跟他說話。

“妳們來啦。”愛德華走了過來說著。

“這段時間要打擾各位了。”茉莉點點頭說著,這時從樓上走下來的柔伊看見了她,興奮的張開翅膀朝她撲過來。

“茉莉!——哎呀!!”柔伊才飛到一半,茉莉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行李箱甩在她臉上。

“這是我們的行李,有勞妳了!”

“嗚嗚……抱一下都不行嗎?”柔伊哭著摸了摸撞疼的鼻子問,茉莉撇過了頭。

“喔喔!這不是芭芭拉嗎?!好久不見了呀!”

這時茶茶和凱茲也走了過來,當凱茲認出芭芭拉時高興的呼喊著。

“咦?你認識她啊?”茶茶這麼問著,這時布魯斯才意識到芭芭拉抱著自己的樣子被茶茶看見,尷尬的想要從芭芭拉懷裡掙脫。

“嗯!是啊!上次黑色荊棘事件的時候我們在夜翼的城堡裡認識的,似乎布魯斯跟她是舊識了,彼此好像很熟喔。”

“啊!凱茲,好久不見了吶!你還是這麼元氣滿滿的。”芭芭拉笑著跟凱茲問好,接著轉頭看向了茶茶。

“唉?妳是?”

“妳好啊,我是——”

“哇啊啊啊!”

就在茶茶正準備布魯斯突然大叫了起來打斷了她。

“妳的身體好燙喔!,快快快!趕快進來不要在門口吹風,我馬上帶妳去妳的房間!妳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呃好,可是我……”

芭芭拉話還沒說完,就被布魯斯拉著往樓上的客房跑。

“沒時間可是了,輕忽夜翼炎可是會致命的,我要妳現在立刻躺在床上好好修養,有甚麼需要就儘管告訴我,我立刻幫妳準備!”

布魯斯將芭芭拉趕到床上,並且幫她鋪好枕頭並讓她躺下。

“布魯斯,謝謝你。”

正當布魯斯替她蓋上被子時,芭芭拉給了他一個甜甜的笑容,這個笑容雖然因為芭芭拉生病的關係顯得有些失色,但還是讓布魯斯感到臉頰發燙。

“嗯、嗯!不用客氣。”布魯斯搔了搔頭。

“唉……真希望我不是在這種情況來拜訪你。”芭芭拉難過的嘆了口氣“不過要是我沒生病的話大概也沒有機會來這,平時我的行程可是很滿的,結果因為生病全部都要推遲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就先別想這個了,早點休息把身體養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你會陪著我嗎?”芭芭拉望著他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病的關係,看起來特別水汪汪的。

“當然!我會陪著妳,直到妳好起來。”

“嘻嘻,這樣的話,我反倒希望我的病好的慢一點。”芭芭拉從棉被下伸出一隻蹄,放在布魯斯放在床上的蹄子上,布魯斯也伸出了另一隻蹄子放在芭芭拉的蹄上。

就在布魯斯和芭芭拉深情的望著對方時,茉莉和提著行李的柔伊也進到房間裡。

“喔!可憐的小芭芭拉,大姐姐我會好好照顧妳的,我保證會讓妳在這就跟在家裡一樣舒適!”

一看到病懨懨的芭芭拉,柔伊立刻奔了過來,疼惜的抱著芭芭拉,把布魯斯擠到一旁。

“呃,好……嗯?妳看起來有點眼熟,妳是不是有一個跟妳長得很像的妹妹?”芭芭拉瞇起眼看著柔伊,上次她們見面時柔伊正好被噩夢珍奇奪去了一半的力量,所以

“不必!這是我的姪女,我自己能照顧好她,你們快點出去,別打擾她休息了!”茉莉毫不客氣的說,接著把柔伊和布魯斯請出了房間。

第一章  隱瞞


“凱茲,我們得談談。”

一出房間後,布魯斯立刻把前來湊熱鬧的凱茲拉到自己房間裡。

“凱茲,我們兩是很要好的麻吉,你一定……會替我保密的,對吧?”

布魯斯逼近著凱茲,把他逼到牆角的看著他。

“喔喔喔!撇去你現在的眼神讓我害怕外……沒錯,不過我要提醒你,你有女朋友了喔!”凱茲這麼說著,一邊摀著自己噗通噗通跳的心臟。

“這正是我要說的。”布魯斯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垂下頭來“我沒有告訴芭芭拉……”

“喔?……喔!”凱茲楞了楞接著發出豁然開朗的叫聲與笑容。“你的意思是你跟芭芭拉……你這狡猾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隻狡猾卑鄙的夜翼!”布魯斯沮喪的叫著。“一開始我只是想保留自己的隱私,因為我那時才剛認識她,我沒有想到她會真的喜歡上我還親上來,我應該好好跟她說清楚和道歉。”

“什麼?不不不!你不能說!”凱茲搖了搖頭堅決地說,布魯斯狐疑的看著他。

“先別說這個消息對生病的芭芭拉打擊會有多大,你想想,要是讓茶茶知道的話會怎麼樣?”

“唔!”一聽到茶茶凱茲這麼說,布魯斯不禁緊張的嚥了嚥口水。

“你想想看,茶茶平常是怎麼在學校對付那些想霸凌你的傢伙?要是這事被發現的話她肯定會氣瘋的,你希望他把招式用在你身上嗎?”凱茲這麼問著,布魯斯直搖頭。

“更何況,她也有可能會去打芭芭拉,如果是你被揍就算了,芭芭拉可是病患耶!說不定她真的會被宰掉呢!”

“茶茶她不會這麼做的……對吧?”

“難說喔,誰知道妒火中燒的女性會做出甚麼樣的事情。”

“那、那我該怎麼辦?”

“簡單!只要她們兩個沒有接觸,就不可能把你同時是她們兩個情馬的事情說出去啦!”

“說、說的也是,不對!我從來沒答應芭芭拉說要當她的情馬,是她自己……”

“那你試著去跟茶茶和芭芭拉說清楚啊,看看你的下場會怎麼樣。”凱茲挑了挑眉毛說著,一想到茶茶會有甚麼反應,布魯斯頓時畏縮了。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總之呢,現在就先想辦法讓茶茶和芭芭拉不要有接觸。”

凱茲這麼說著,沒想到他剛走出布魯斯的房間就撞見了茶茶,嚇得凱茲往後一跌。

“唉?為什麼啊?為什麼不准我們跟芭芭拉接觸。”茶茶這麼問著。

“因為、因為呃……”凱茲和布魯斯緊張地互望了一眼。

“……茶茶,其實我──”

就當布魯斯打算說出實情的時候,凱茲的爪子立刻抓住了他的嘴。

“因為其實是這樣子的啦,芭芭拉現在不是生病了嗎?雖然聽說夜翼炎不會掛種族傳染,不過也不是絕對的不是嗎?再怎麼說那也是一種傳染疾病,我和布魯斯擔心妳跟她接觸的話可能會會沾染到疾病,或許妳的免疫力足夠,但小冰她平時也不是很愛黏著妳嗎?萬一傳染給小冰這樣的小寶寶不是很危險嗎?我也是一樣,所以就在想,就交給即使跟她接觸也不會生病的布魯斯照顧就好了!平時我們也不要靠近那間病房,這樣就不會不小心感染到了!”凱茲這麼胡扯著,茶茶聽了覺得也有幾分道理。

“說、說的也是呢!那布魯斯她就交給你囉,如果有其他地方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告訴我喔!”茶茶這麼說著,拍了拍布魯斯的肩膀後就離開了。

“呼……好了,接下來是芭芭拉那邊,布魯斯就交給你了。”凱茲推了推布魯斯的肩膀。

“就我一個去啊?”布魯斯猶豫地問。

“當然囉,計畫是只有你能進去房間,我則負責告訴其他小馬,我們對此事的決定,你知道的,預防萬一。”凱茲這麼說完,一溜菸的就跑走了,布魯斯嘆了口氣,硬著頭皮敲了敲芭芭拉的房間。

“請進。”

茉莉的聲音從裏頭響起,布魯斯推門進來,看到正在吃藥的芭芭拉和在一旁的茉莉,見到芭芭拉毫不猶豫地將苦到爆的藥粉倒進嘴裡後喝水,從頭到尾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的樣令布魯斯深感佩服。

“什麼事?”茉莉轉過頭來問著。

“那、那個,也沒有啦,我只是想來說一聲,那、那個……為了怕病菌擴散,所以、所以說從今以後,我會負責幫忙照顧芭芭拉,讓她在房間裡休息……”布魯斯越說越小聲,他覺得自己的耳根子都紅了,擔心她們會不會發現自己在說謊。

“這點小事,我自己就……”

“好哇!”

茉莉話說到一半便被芭芭拉打斷,茉莉看向芭芭拉,芭芭拉臉上的表情笑的相當開心,眼睛閃爍的看著布魯斯。

“茉莉阿姨,妳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嗎?先去忙妳的吧,這裡有布魯斯照顧我就行了。”

芭芭拉揮了揮蹄,作勢驅趕著,茉莉翻了翻白眼,開始往房門外走去,中途經過布魯斯的身邊停下來向他說著。

“不要讓她玩太累了,她需要好好休息,有甚麼事情再通知我。”

布魯斯點點頭,望著茉莉走了出去,在床上的芭芭拉忍不住笑出了聲。

“嘿嘿,布魯斯,你這招漂亮!這樣一來我們就有很多時間可以獨處了!”

“芭芭拉,事實上,我……”

“咳咳咳咳!”

布魯斯的話被芭芭拉一連串的咳嗽聲給打斷了,芭芭拉曲著身體,身體隨著咳嗽猛烈抽搐著,接著她突然痛苦的捂著嘴四處張望著像在尋找東西,布魯斯趕緊拿去房間裡的垃圾桶湊到她面前,芭芭拉低頭就是一陣嘔吐,把剛剛吃下去的藥給吐了出來。

“妳還好嗎?”布魯斯輕拍著她的背問著。

“遭透了……各方面都是。”芭芭拉拿起附近的面紙,擦著自己的嘴與眼角的淚水“我的意思是,我原本正在準備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面試,為了這個面試我已經練習了好久!偏偏就在面試的前一個禮拜生病!我每天起來都覺得自己病的更重,完全沒有康復的跡象,更糟糕的是我努力維持的偶像形象都完蛋了!尤其是在你面前……”

“妳不必在我面前維持什麼……”布魯斯安慰她“對我而言,身為偶像的妳或是晚上在湖泊邊努力練習的妳,不論妳以什麼形象在我面前,妳就是妳,妳永遠不必在我面前假裝什麼。”

“……謝謝你,布魯斯,這番話對我來說相當重要。”芭芭拉重新躺了下來,感激的看著他“自從我們晚上練習的那個地方成了夜翼與鹿族的交流中心後,我就沒辦法去那練習了,我一直想聯絡你,但我卻發現我自己被當初的決定狠狠打臉,早知道我應該跟你留下通訊方式的。”

“是啊……我也挺後悔的。”布魯斯低著頭,後悔著當初沒有跟芭芭拉講明白他有女朋友的事。

“但是現在還不算晚對嗎?把你的電話給我,我來輸入我的號碼。”芭芭拉說著,布魯斯點點頭,他把電話從影子空間拿了出來,但是當他的螢幕亮起來出現他設的桌面背景後立刻就後悔了,因為上頭是他和茶茶的親密合照,任何看了就會立刻發現他和茶茶是男女朋友。

“怎麼了?”芭芭拉見布魯斯遲遲沒有拿過來,於是出聲問著。

“呃嗯……我只是突然想起來妳現在正在生病,還是少接觸一下物品會比較好,所以妳直接把號碼告訴我吧?”布魯斯尷尬地笑著,這個謊言卻立刻被芭芭拉給看破。

“你的電話上藏著不想要讓我知道的祕密對嗎?”芭芭拉竊笑的說,布魯斯感覺自己的胃部一陣緊繃。

“我、我不知道妳在說甚麼。”布魯斯試圖說謊,但他的結巴出賣了一切,然而芭芭拉卻點點頭露出了笑容。

“我能理解的,大家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茉莉阿姨曾經教過我,就在我試圖偷看她的電話,然後她對我露出凶狠的表情之後……”

“……不難想像,她總是這樣脾氣暴躁嗎?”布魯斯笑了起來。

“她其實並沒有生氣,那是她的一號表情,她告訴我,成年者的生活很複雜,我們都需要有一張偽裝用的面具,那可以說是一種禮儀,因為不會有誰喜歡在大家傷心的時候笑出來,或是在大家開心的時候表現出沮喪的樣子,我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我媽媽也是一名演員。”

“妳媽媽是名演員?!妳怎麼從來沒說過?”布魯斯驚訝地說。

“嘿,我們只有偶爾在幾個夜晚才能夠見面,而且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練習,如果我們要分享一切,需要更多的時間。”

“……妳說的沒錯,對不起剛剛我有點太激動了。”布魯斯道歉著。

“不……我才道歉,剛剛那些只是我的藉口,我是有意避開我父母的話題的,因為我擔心提起這些事情會讓你覺得傷心。”

“嗯?喔!關於那個啊!”布魯斯恍然大悟,接著有些困惑的點了點頭“老實說,雖然還是有點感傷,但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能很輕鬆地談起這個話題,可不知道我甚麼時候變得這麼釋懷了。”

“或許是因為你身邊有很多很棒的朋友啊,我相信是他們的友誼幫助你走出了陰霾。”芭芭拉指出“有時候,我很羨慕你能有這麼多的朋友,還有一個很棒的堂姊和叔叔……真希望我也有這些。”

“妳是指朋友和家族?難道妳沒有嗎?”布魯斯不明白,只見芭芭拉露出了有些消沉的表情。

“有是有啦,可是總感覺沒有像你們這樣這麼親,茉莉阿姨很照顧我,但她同時也很忙,就跟我爸媽一樣,我媽媽是巡迴世界表演的演員,爸爸則是一名小說家,他總是前往一些從沒有誰涉入過的險境探險取材所以不能帶上我,我們之間最多的共同回憶大概是去艾斯特山峰度假的那暑假吧,之後就因為太忙了很少連絡。”

“這樣啊……”布魯斯聽了心裡覺得一陣鬱悶,明明都還活著,卻又因為很少見面而感到孤獨,芭芭拉居然是在這樣家庭中長大。

“那、那至少妳還有朋友,對吧?”布魯斯問著,芭芭拉點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真要說起來的話,同年齡的朋友只有你一個,或許可以加上凱茲,夜翼族大多是在家教育,我又因為偶像的工作不常跟同族的孩子交流,出去外面遇到跟我年紀相仿的孩子們也都像我一樣,忙著練習自己的技藝而很少有時間交流,所以,恭喜你布魯斯,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芭芭拉開玩笑地說著,布魯斯卻覺得眼淚快跑出來了,接受了這項殊榮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想到自己像她隱瞞的事情,布魯斯就覺得愧疚萬分。

“喔!別給我這副表情嘛!咳咳!你會害我病的更重的。”芭芭拉這麼說著,不知道是假裝還是真的咳嗽了兩聲“我對我現在的生活很滿意,我每一天都在朝著我的夢想努力向前邁進,咳咳!除了這場病以外,我不覺得我有甚麼需要特別難過的。”

“芭芭拉,其實我已經有……”

就當布魯斯決定要跟芭芭拉坦白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並且出現的茶茶的聲音。

“布魯斯,你在裡面嗎?”

這一聲呼喊讓布魯斯的心再度懸了起來,他匆匆跑到門邊開門,看見茶茶揹著一個托盤,上頭擺放著一壺熱茶。

“妳來這裡幹嘛?我不是說要妳別靠近的嗎?”布魯斯皺起了眉頭,有些責難的說。

“嘿!我只是站在這裡又沒有要進去!媽媽說生病了要多補充些水分,所以她泡了一壺熱的蜂蜜茶要給她喝。”

“知道了,交給我吧,妳趕緊離開。”布魯斯緊張的接過托盤,慌忙地要把門關上時,茶茶卻伸出了一隻蹄子擋住了門板並直接對裏頭的芭芭拉打起了招呼。

“嗨!我叫做蘋果紅茶!我的朋友們都叫我茶茶。”

“芭芭拉,我的名字叫芭芭拉 高登咳咳!很高興認識你。”躺在床上的芭芭拉撐起笑容虛弱地向茶茶揮了揮蹄。

“別擔心!我以前也病得覺得自己快死掉過,但終究會沒事的!”

“茶茶!”布魯斯示意她住嘴,接著用力將門關上。

看完後別忘了留言或點擊喜歡,你的回應是支持創作者的原動力喔!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957 筆精華,10/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