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907

RE:【小說】碧藍詩篇 更新至62+63 (2020.04.14)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GP0 BP-
碧藍詩篇66 極光的公主(上)

在雷登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提奧多爾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黎明使者─白金龍]採取攻擊狀態。」
 
於是提奧多爾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披著華麗白金鎧甲,並且有著紅色雙眼的飛龍。
 
黎明使者─白金龍ATK:2000/DEF:400,等級4,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的控制者,手牌數為零的場合:此卡的攻擊力將會上升500分。
 
「接下來,發動環境魔法卡─黎明帝都。」提奧多爾說道:「在黎明帝都的效果之下,我場地上所有名為[黎明使者]的怪獸,都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於是提奧多爾的決鬥盤投映出了一座大型的白銀城堡,以及環繞在白銀城堡周圍的護城河,而城堡的中央則是矗立著一座大型的騎馬持槍騎士雕像。
 
黎明帝都,環境魔法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己方場地上所有名為[黎明使者]的怪獸,都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
2.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表側表示存在的此卡送入墓地,從己方的手牌、牌組或墓地裡,將[黎明龍─光輝帝龍]加入手中。
 
「戰鬥!」提奧多爾指向了雷登:「白金龍對審判發動攻擊─太陽烈焰(SolarFlare)!」
 
黎明使者─白金龍ATK:2000+500=2500
 
就在[黎明使者─白金龍]張大嘴,並且朝構成[生化殭屍28─審判]的小型怪獸吐出金色烈火的時候,雷登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屍毒炸裂!通過將審判送入墓地,,令該次攻擊無效,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屍毒炸裂,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不死族怪獸遭到攻擊的場合:通過將被攻擊的怪獸送入墓地,令該次攻擊無效,並且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就在這個時候,[生化殭屍28─審判]遭到消滅,雷登也接著說道:「接下來,發動第二張陷阱卡─影子強襲!對方玩家承受生命值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同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影子強襲,通常陷阱
1.     對方玩家承受生命值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同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一次削掉2000分的生命值…提奧多爾露出錯愕表情的時候,兩道光芒也先後擊向提奧多爾的決鬥盤。(提奧多爾LP:5000-[1000+1000]=3000,雷登後台:2-2=0)
 
「但是這一回合還沒結束,我還有一體怪獸尚未攻擊!」提奧多爾揚起了手:「破曉弓箭手發動直接攻擊─太陽箭矢(Solar Arrow Strike)!」
 
雖然黎明弓箭手的攻擊力會降為1000分,但是這樣也無妨……提奧多爾這麼想的時候,[黎明使者─破曉弓箭手]也拉動弓箭並且擊向雷登。(雷登LP:4000-1000= 3000)
 
雖然還是因此損失了一些生命值,不過以非神之卡持有者來說,這樣的本事已經不差了…雷登這麼想的時候,提奧多爾也宣告了回合結束。(手牌:1,後台:2)
 
在提奧多爾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雷登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發動永續魔法卡─生化科技區域。當我的場地上沒有怪獸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一體名為[生化殭屍]的怪獸到場地上。」
 
生化科技區域,永續魔法
1.     己方的場地上,不存在怪獸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可以從手牌中,特殊召喚一體名為[生化殭屍]的怪獸到場地上。
 
話才剛說完,雷登的場地上就已經出現了一個看起來雖然像是人,但是頭部卻因為長著魚鰓看起來像是魚、而身體雖然明顯有些腐敗,但是卻長著魚鱗、拿著一把生鏽的三叉戟,並且長著一個小小的魚尾巴的怪獸。
 
「接下來,發動速攻魔法卡─同類的呼喚。」雷登拿起另外一張卡片:「當我召喚或是特殊召喚怪獸的場合,通過將牌組最上方一張卡片送入墓地,我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種族與等級相同的怪獸到場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雷登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大蛇─身體看起來主要是蛇骨,由一隻藍色的大蛇以及兩隻棕色的蛇所構成,並且身軀有些腐敗的怪獸。
 
生化殭屍B05─教皇ATK:2200/DEF:1000,等級6,水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或是特殊召喚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生化殭屍8000─高塔ATK:2200/DEF:1500,等級6,水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表側攻擊表示存在的場合:此卡可以一回合一次,向對方玩家發動直接攻擊,但是此卡會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一半的攻擊力。
 
就在兩隻怪獸出現的時候,雷登也接著說道:「首先,當教皇被召喚或是特殊召喚的場合,我可以抽一張牌。」
 
在雷登抽出卡片之後,他也接著指向提奧多爾:「高塔可以一回合一次,向對方玩家發動直接攻擊,但是會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一半的攻擊力。」
 
就在構成[生化殭屍8000─高塔]的藍色大蛇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咬向提奧多爾的時候,提奧多爾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破曉的城牆!通過將牌組中一體[黎明使者]送入墓地,讓一次戰鬥無效!」(提奧多爾後台:2-1=1)
 
破曉的城牆,通常陷阱
1.     對方玩家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通過將牌組中一體[黎明使者]送入墓地,令該次戰鬥無效。
 
不過就在這個同時,雷登卻揚起了手:「發動速攻魔法卡─勾結賄賂!通過讓對方玩家抽一張牌,對方玩家一次發動的魔法卡或陷阱卡無效化並且破壞!」
 
勾結賄賂,速攻魔法
1.     對方玩家發動魔法卡或陷阱卡的場合:通過讓對方玩家抽一張牌,對方玩家一次發動的魔法卡或陷阱卡無效化並且破壞。
 
於是[破曉的城牆]應聲遭到消滅,而藍色大蛇也在同時接著咬向了提奧多爾的決鬥盤。(提奧多爾LP:3000-[2200*1/2]=1900,手牌:1+1=2)
 
現在就先這樣吧,看看他下一回合可以變出什麼把戲…雷登這麼想的時候,也露出了殘酷的笑容,並且接著宣告回合結束。(雷登手牌:0,後台:0)
 
提奧多爾於是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戰鬥!白金龍對教皇發動攻擊─太陽烈焰(Solar Flare)!」
 
於是[黎明使者─白金龍]朝[生化殭屍B05─教皇]吐出烈焰,雷登卻退出了自己的卡片:「在此同時,從墓地裡發動屍毒突擊者的效果─通過將這張卡除外,讓一次戰鬥無效!」
 
於是[生化殭屍B05─教皇]跳起來之後躲開烈焰,提奧多爾於是接著說道:「那就讓破曉弓箭手對高塔發動攻擊─太陽箭矢(SolarArrow Strike)!」
 
於是[黎明使者─破曉弓箭手]拉弓之後,降下無數弓箭,而接著被擊中的[生化殭屍8000─高塔]則是遭到消滅。(雷登LP:3000-[2300-2200]=2900)
 
雖然只消滅了一隻怪獸,不過現在只能先暫時這樣了…提奧多爾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一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提奧多爾手牌:2,後台:2)
 
提奧多爾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雷登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發動魔法卡─天賜寶牌。這張卡發動之後,雙方玩家將手牌數量補充為六張。」(提奧多爾手牌:2 +4=6,後台:2;雷登手牌:0+6=6,後台:0)
 
<*附註1:此處就不說明天賜寶牌的效果了,畢竟是直接套著DM動畫版的效果來使用的。>
 
雷登與提奧多爾各自抽出卡片之後,雷登接著說道:「再來,當我的場地上只存在一體怪獸的場合,可以只通過解放一體怪獸,召喚[生化殭屍205─力量]到場地上。」
 
此時雷登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看起來像是人,但是卻戴著一個破舊的鐵面具,身上有多處傷痕、穿著全套皮革衣服,並且拿著巨大電鋸的龐然大物。
 
生化殭屍205─力量ATK:2800/DEF:2500,等級8,地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發動攻擊的的時候,被攻擊的怪獸攻擊力較低的場合:不計算戰鬥傷害將被攻擊的怪獸破壞,並且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
 
「力量在發動攻擊的時候,被攻擊的怪獸攻擊力較低的場合,可以不計算戰鬥傷害破壞該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雷登指向了提奧多爾:「戰鬥!力量對破曉弓箭手發動攻擊─怨惡電鋸(Chainsawof Blame)!」
 
就在[生化殭屍205─力量]舉起巨大電鋸的時候,提奧多爾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破碎的刀刃!通過將破曉弓箭手送入墓地,將力量破壞,並且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破碎的刀刃,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名為[黎明使者]的怪獸被攻擊的場合:通過將被攻擊的怪獸送入墓地,將發動攻擊的怪獸破壞,並且給予對方玩家1000分的生命值傷害。
 
但是雷登卻露出冷酷的笑容:「發動速攻魔法卡─殭屍的寶牌!這張卡發動之後,從墓地裡選擇一張魔法卡,此卡視為該卡片發動!」
 
提奧多爾露出錯愕表情的時候,雷登拿起了卡片:「在殭屍的寶牌的效果下,從墓地裡發動勾結賄賂!通過讓對方玩家抽一張牌,對方玩家一次發動的魔法卡或陷阱卡無效化並且破壞!」(提奧多爾手牌:6+1=7,後台:2-1=1)
 
於是[生化殭屍205─力量]用電鋸砍向[黎明使者─破曉弓箭手]之後,將後者徹底消滅。(提奧多爾LP:1900-1000=900)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明明照自己的程度,不應該這麼狼狽的…當雷登覆蓋兩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的時候,提奧多爾也稍稍咬住了牙。(雷登手牌:2,後台:2)
 
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決鬥場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來,而接著現身的除了詹姆斯與維洛妮卡以外,還有亞利希斯。
 
「提奧多爾,你的樣子實在是太難看了!」詹姆斯指向了提奧多爾:「以學弟為對手還被打到連1000分的生命值都沒有,你要將我做為固定搭檔的面子放在哪裡啊!」
 
維洛妮卡雖然想要上前制止詹姆斯,不過顯然並沒有用,提奧多爾見狀則是稍稍咋舌:「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可以自己好好處理。」
 
不過雷登卻露出殘酷的笑容:「想不到我的對手要從一個學長變成兩個學長,這可真是有意思─畢竟提奧多爾學長太無聊了,我想要領教一下如果有詹姆斯學長一起聯手的話,會是什麼樣子呢。」
 
「你自己也聽到了,既然學弟認識我,那麼這場決鬥我可是非參加不可。」詹姆斯戴上自己的決鬥盤之後,將牌組裝入決鬥盤,然後接著啟動並且展開決鬥盤:「這下子你說不要,也已經由不得你了。」
 
提奧多爾露出了無奈的表情:「這次就隨便你了,但是你既然給我擺出搭檔的樣子,就真的要給我有搭檔的模樣呀。」
 
詹姆斯露出了好勝的笑容,不過維洛妮卡卻將雙手盤在胸前:「但是二對一的決鬥,感覺公平性並不高呀─如果學弟需要搭檔,我可以提供一個現成的。」
 
維洛妮卡稍稍瞥了一眼身旁的亞利希斯,雷登則是說道:「沒有那樣的必要,我只要再將生命值加上3000分,然後詹姆斯學長用3000分的生命值加入,就可以直接進行了。」
 
雷登LP:2900+3000=5900
詹姆斯LP:3000
提奧多爾LP:900
 
「無妨,反正我會讓你知道,只要我們組成搭檔,就算你想打倒也絕對是沒有辦法的。」詹姆斯笑著指向了雷登:「我的回合,就直接成立在你與提奧多爾的回合之間,沒有意見吧?」
 
提奧多爾仍舊保持有些無奈的表情,雷登只是露出深沉的笑容:「既然學長都這麼說了,我就讓一讓學長吧,誰叫我是學弟呢。」
 
詹姆斯於是立刻抽出卡片:「那就是我的回合了,首先發動永續魔法卡─垂暮古樹。這張卡發動之後,從牌組之中將三體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送入墓地,並且可以放置三個[垂暮計數器]。」
 
只見詹姆斯的場地上出現了一棵樹─或者準確來說,應該說是一棵垂掛著無數案色寶石,看起來十分壯觀的金屬巨樹。
 
垂暮古樹,永續魔法
1.     此卡發動之後,從己方牌組之中將三體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送入墓地,並且可以放置三個[垂暮計數器]。
2.     對方玩家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通過將此卡的一個[垂暮計數器]拔除,可以令該次戰鬥無效(此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3.     通過將此卡送入墓地裡,此卡的控制者可以抽一張牌。
 
提奧多爾稍稍頷首的時候,詹姆斯接著說道:「接下來,發動魔法卡─垂暮祭壇。這一回合,通過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可以特殊召喚一體等級7以上的[垂暮使者]到場地上。」(詹姆斯LP:3000-1000=2000)
 
話才剛說完,詹姆斯的場地上就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灰色盾牌與銀色長劍,並且披著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垂暮使者─黃昏聖女ATK:2800/DEF:2500,等級8,暗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或是特殊召喚的場合:將牌組中兩體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送入墓地,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2.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魔法卡與陷阱卡的發動將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再來,以黃昏聖女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垂暮的榮光。」詹姆斯將卡片放入決鬥盤的墓地區之後說道:「在[垂暮的榮光]的效果之下,黃昏聖女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並且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將會由這張卡代替破壞。」
 
此時[垂暮使者─黃昏聖女]拿著的長劍被昏暗的光芒包覆,當詹姆斯露出了好勝的笑容的時候,雷登也露出了深沉而陰森的一抹冷笑。

碧藍詩篇67 極光的公主(下)

提奧多爾稍稍頷首的時候,詹姆斯接著說道:「接下來,發動魔法卡─垂暮祭壇。這一回合,通過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可以特殊召喚一體等級7以上的[垂暮使者]到場地上。」(詹姆斯LP:3000-1000=2000)
 
話才剛說完,詹姆斯的場地上就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灰色盾牌與銀色長劍,並且披著輕型鎧甲的少女戰士。
 
垂暮使者─黃昏聖女ATK:2800/DEF:2500,等級8,暗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或是特殊召喚的場合:將牌組中兩體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送入墓地,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2.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魔法卡與陷阱卡的發動將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再來,以黃昏聖女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垂暮的榮光。」詹姆斯將卡片放入決鬥盤的墓地區之後說道:「在[垂暮的榮光]的效果之下,黃昏聖女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並且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將會由這張卡代替破壞。」
 
垂暮的榮光,裝備魔法
只有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可以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的怪獸,將會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2.     裝備此卡的怪獸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將會由此卡代替破壞。
 
垂暮使者─黃昏聖女ATK:2800+800=3600
 
此時[垂暮使者─黃昏聖女]拿著的長劍被昏暗的光芒包覆,詹姆斯也接著高高的揚起了手:「戰鬥!黃昏聖女對力量發動攻擊─榮光之劍(Sword of Glory)!」
 
不過就在[垂暮使者─黃昏聖女]舉起長劍的時候,雷登卻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殭屍狂暴藥劑!通過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除外,力量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上升1500分的攻擊力!」(雷登手牌:2,後台:2-1=1)
 
殭屍狂暴藥劑,通常陷阱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通過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除外,己方場地上的一體不死族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上升1500分的攻擊力。
 
於是[生化殭屍205─力量]舉起電鋸準備反擊,詹姆斯卻拿起手中的卡片:「在這個時候,發動速攻魔法卡─垂暮的英傑!這一回合,黃昏聖女有一次機會將不被戰鬥破壞,並且該次戰鬥傷害將會歸零!」
 
垂暮的英傑,速攻魔法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己方場地上的一體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並且該次戰鬥傷害將會歸零。
 
於是[垂暮使者─黃昏聖女]用長劍擋住[生化殭屍205─力量]的電鋸,詹姆斯則是在輕輕吐了一口氣之後,接著覆蓋一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詹姆斯手牌:0,後台:1)
 
在詹姆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提奧多爾接著抽出卡片」再來換我了,首先發動魔法卡─黎明的賞賜。在這張卡的效果下,這一回合針對等級7以上的[黎明使者]進行上級召喚的場合,可以只解放一體怪獸。」
 
黎明的賞賜,通常魔法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此卡發動的回合,針對等級7以上的[黎明使者]進行上級召喚的場合,可以只解放一體怪獸。
 
此時[黎明使者─白金龍]從提奧多爾的場地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匹身上披著金色鎧甲、頭部長著角,並且背後展開大翅膀的白色飛馬。
 
黎明使者─光輝飛天馬ATK:2800/DEF:2200,等級8,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或是特殊召喚的場合:將牌組中兩體光屬性怪獸送入墓地,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2.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陷阱卡的發動將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當光輝飛天馬被召喚或特殊召喚的時候,可以將牌組中兩體光屬性怪獸送入墓地。」提奧多爾說道:「並且當光輝飛天馬發動攻擊的場合,陷阱卡的發動將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此時[黎明使者─光輝飛天馬]發出嘶鳴聲,提奧多爾也指向了雷登:「戰鬥!光輝飛天馬對力量發動直接攻擊─光輝暴風(Luminous Hurricane)!」
 
真是的……光輝飛天馬因為黎明帝都的效果,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剛好足夠小上加一打倒力量……當[生化殭屍205─力量]被[黎明使者─光輝飛天馬]拍動翅膀形成的颶風消滅的時候,雷登也稍稍皺眉。(雷登LP:5900-[3300-2800]=5400)
 
這樣子的情況下,也很難完全扭轉戰局,這回合還是保守一些好了……提奧多爾在覆蓋兩張卡片之後,宣告了回合結束。(提奧多爾手牌:3,後台:3)
 
在提奧多爾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雷登立刻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通過將墓地裡的審判、教皇、高塔、力量除外,特殊召喚[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到場地上採取攻擊狀態。」
 
只見雷登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雖然看起來有著人形,但是頭部卻長著一對角、身體看上去給人一種透明的感覺,身體之中有著一個像是心臟的紅色核心,並且被六顆電磁球體所環繞的怪獸。
 
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ATK:4000/DEF:3800,等級10,暗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
此卡無法被通常召喚,並且只能通過將墓地裡四體名為[生化殭屍]的怪獸除外,才能進行特殊召喚。
1.     此卡成為對方玩家魔法卡、陷阱卡、怪獸效果之發動對象的場合: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一體不死族怪獸除外,使該次發動無效化並且破壞。
2.     一回合一次,此卡遭到攻擊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除外,此卡將不會遭到戰鬥破壞,並且戰鬥傷害歸零(此效果僅限對方玩家的回合發動)。
3.     一回合一次,通過己方墓地裡的一體怪獸除外,此卡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得到該怪獸的效果(此效果僅限己方玩家的回合發動)。
 
「接下來,發動陷阱卡─次元跨越。」雷登接著說道:「在這張卡的效果之下,將原本除外的高塔與力量放回墓地。」
 
次元跨越,通常陷阱
1.     此卡發動後,將從遊戲中除外的兩張卡片放回墓地區。
 
高塔與力量…當詹姆斯還在感到困惑的時候,提奧多爾馬上就知道為何雷登會刻意將那兩張卡片回收,以及可能的用途。
 
「皇帝可以一回合一次,將墓地裡的一體怪獸除外,並且在回合結束以前得到那體怪獸的效果─在這個效果下,將高塔除外。」雷登露出了扭曲的笑容:「因為得到了高塔的效果,這一回合皇帝可以透過降低一半的攻擊力,發動一次直接攻擊。」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環繞在[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的六顆電磁球體開始劇烈旋轉,並且在匯聚於[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面前之後,形成了構成[生化殭屍8000─高塔]的藍色大蛇的型態。
 
「戰鬥!」雷登指向了提奧多爾:「皇帝發動直接攻擊─致命獠牙(Fatal Fangs)!」
 
於是[生化殭屍8000─高塔]的藍色大蛇幻影發出了咆哮,並且接著咬向提奧多爾的時候,詹姆斯揚起了手:「在這個時候,發動垂暮古樹的效果─通過將一個[垂暮計數器]拔除,讓皇帝的攻擊無效!」
 
此時一道光束擋在藍色大蛇幻影的前方,詹姆斯則是在這個時候,也稍稍露出了誇耀似的笑容。(垂暮古樹‧垂暮計數器:3-1=2)
 
這個學長喜歡耍弄小把戲…反正皇帝都已經出來了,我就讓讓他們吧…雷登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兩張卡片,並且宣告回合結束。(雷登手牌:1,後台:2)
 
在雷登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詹姆斯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發動魔法卡─垂暮的森林。通過將這張卡片與垂暮古樹一起除外,可以抽兩張牌。」
 
就在[垂暮古樹]消失的時候,詹姆斯抬起了手:「接下來,當我的場地上與墓地裡,存在合計四體以上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場合,特殊召喚[垂暮龍─黃昏帝龍]到場地上。」
 
此時晦暗的光芒在詹姆斯的場地上迸裂開來,而接著從中現身的是一隻全身披著灰色的鎧甲、有著金色的雙眼,並且展著墨黑色羽翼的巨龍。
 
垂暮龍─黃昏帝龍ATK:3500/DEF:2000,等級8,暗屬性,龍族,效果怪獸
只有當己方場地上與墓地裡,存在合計四體以上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場合,才能特殊召喚此卡。
1.     一回合一次,對方玩家發動陷阱卡的場合:將該次發動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此效果在對方玩家的回合同樣適用)。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己方牌組之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暗屬性怪獸到場地上。
 
詹姆斯召喚出垂暮龍了…當提奧多爾還在這麼想的時候,他也稍稍的露出了一抹淺笑,不過詹姆斯並沒有注意到。
 
「再來,發動魔法卡─垂暮的聖天。」詹姆斯揚起了手:「這一回合結束以前,垂暮龍將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垂暮的聖天,通常魔法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己方場地上的[垂暮龍─黃昏帝龍]與名為[垂暮使者]的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就在[垂暮龍─黃昏帝龍]發出咆哮的時候,詹姆斯也握住了手:「戰鬥!垂暮龍對皇帝發動攻擊──漆黑烈焰加農砲(Dark Blaze Cannon)!」
 
於是[垂暮龍─黃昏帝龍]朝[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吐出黑色烈焰,雷登卻露出了一抹冷笑:「通過將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除外,皇帝將有一次機會不會遭到戰鬥破壞,並且戰鬥傷害歸零!」
 
此時環繞著[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的電磁球體匯聚在右手,並且在形成一把長劍之後,擋住了[垂暮龍─黃昏帝龍]吐出的烈焰。
 
算了…反正已經有垂暮龍了,接下來就看提奧多爾的手氣了…詹姆斯稍稍歪了一下頭,並且立刻宣告回合結束。(詹姆斯手牌:0,後台:1)
 
在詹姆斯宣告回合結束之後,提奧多爾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通過將[黎明帝都]送入墓地,從己方的手牌、牌組或墓地裡,將[黎明龍─光輝帝龍]加入手中。」
 
詹姆斯稍稍揚起眉毛的時候,提奧多爾也接著說道:「再來,當我的場地上與墓地裡,存在合計四體以上名為[黎明使者]的怪獸場合,特殊召喚[黎明龍─光輝帝龍]到場地上。」
 
黎明龍─光輝帝龍ATK:3500/DEF:2000,等級8,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
只有當己方場地上與墓地裡,存在合計四體以上名為[黎明使者]的怪獸場合,才能特殊召喚此卡。
1.     一回合一次,對方玩家發動陷阱卡的場合:將該次發動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此效果在對方玩家的回合同樣適用)。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己方牌組之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光屬性怪獸到場地上,並且在那之後將牌組洗牌。
 
「學長,你如果又發動一次攻擊的話,可是沒有搞頭的。」雷登露出殘酷且帶有輕蔑意味的笑容:「先不說黎明龍的攻擊力不如我的這隻皇帝,你就算發動攻擊了,還是可以依照皇帝的效果將戰鬥歸為沒有意義的宣言。」
 
「但是我如果使用其他的戰術的話,那可就不好說了吧。」提奧多爾笑著拿起手中的卡片:「以黎明龍與垂暮龍為對象,發動魔法卡─雙極融合。」
 
雙極融合,通常魔法
1.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黎明龍─光輝帝龍]與[垂暮龍─黃昏帝龍]除外,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雙極公主─極光弓箭手]到場地上。(此召喚視為融合召喚)
 
此時一陣暴風將[黎明龍─光輝帝龍]與[垂暮龍─黃昏帝龍]捲入,提奧多爾也接著抬起了手:「黎明與垂暮之龍在此結合,從雙極的世界之中誕生吧!融合召喚─[雙極公主─極光弓箭手]!」
 
此時出現在提奧多爾的場地上的,是一個披著輕型的鎧甲,腰部掛著一把短刀與一個弓箭桶,並且拿著一把金色長弓的少女戰士。
 
雙極公主─極光弓箭手ATK:5000/DEF:4500,等級12,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黎明龍─光輝帝龍]+[垂暮龍─黃昏帝龍]
此卡只能在[雙極融合]的效果之下,以融合召喚的形式被特殊召喚。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魔法卡、陷阱卡以及怪獸效果的發動,都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2.     此卡因為戰鬥或是卡片效果,被送入墓地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可以從手牌、牌組或墓地裡,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到場地上。
 
哼哼…看起來是有一定的程度,就來讓我見識一下吧…雷登這麼想的時候,也不自覺的露出了殘酷的笑容。
 
「戰鬥!」提奧多爾握住了手:「極光弓箭手對皇帝發動攻擊─極光進行曲(AuroraMarch)!」
 
此時[雙極公主─極光弓箭手]搭起了弓箭之後,朝天空發射了弓箭,而弓箭也接著化為無數極光的箭矢,同時轟向[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
 
「在這個時候,發動皇帝的效果!」雷登指向了提奧多爾:「通過將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除外,皇帝將有一次機會不會遭到戰鬥破壞,並且戰鬥傷害歸零!」
 
「沒有用的,在這個時候,發動極光弓箭手的效果!」面對雷登,提奧多爾露出了誇耀的笑容:「極光弓箭手發動攻擊的場合,魔法卡、陷阱卡以及怪獸效果的發動,都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只見[帝王生化殭屍α─皇帝]雖然化為隱形,並且讓電磁球體環繞在周邊迅速旋轉,但是卻仍舊被無數極光構成的箭矢消滅。(雷登LP:5400-[5000-4000]=4400)
 
但是還沒有結束,因為我的場地上仍然有卡片詹姆斯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絕對死鬥!當我方場地上的怪獸,戰鬥破壞對方玩家的怪獸的場合,該怪獸還可以再次發動攻擊!」
 
此時[雙極公主─極光弓箭手]搭起了弓箭之後,直接朝雷登發射,但是雷登的臉上卻仍然維持著殘酷的笑容。(雷登LP:4400→0)
 
*
 
當雷登與亞利希斯離開之後,提奧多爾稍稍抬起了手:「今天我的表現不錯吧,我可是將最終極的王牌給亮出來了。」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但是如果沒有我鼎力相助的話,你才不可能將極光弓箭手給叫出來哩!」詹姆斯立刻指向了提奧多爾:「何況最後也是因為我補刀,你才能打贏那個學弟的!」
 
對於詹姆斯盛氣凌人的樣子,提奧多爾只是露出了有些無奈地苦笑,維洛妮卡於是笑著打圓場:「好啦~好啦~你們兩個都需要對方,才能創造最大的效益呀。」
 
維洛妮卡笑著攬起了詹姆斯與提奧多爾的手臂,不過這三個人並不曉得,詹姆斯與提奧多爾對於雷登來說,只能算是與神之卡討戰過程中的一個餘興節目。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107 筆精華,06/2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