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887

RE:【小說】碧藍詩篇 更新至45 (2020.01.28)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GP2 BP-
碧藍詩篇46 四人大亂鬥(上)

此時[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與[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雙雙矗立在維洛妮卡的場地上,而維洛妮卡則是露出了迫不及待想要發動攻擊的表情。
 
那兩隻怪獸的機能與LV相似……而現在的情況,我手邊的怪獸根本就打不過那兩隻……特緹絲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的握緊了手中的卡片。
 
反正也就只能想辦法防守了,可以的話,最好是先將特緹絲擊倒,這樣子我就可以少一個對手了……雪蓉的表情沒有變化,而只是露出了盤算似的微笑。
 
如果她先擊倒特緹絲的話,那麼就少掉一個棘手的人了……畢竟不知為何,我本能地認為特緹絲會很麻煩……卡農這麼想的時候,也瞇起了雙眼。
 
「首先,發動[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的效果。」維洛妮卡抬起了手:「這一回合結束以前,改變鐵刃劍龍的表示形式為攻擊狀態。」
 
只見原本採取防衛姿勢的[鐵刃劍龍]突然改變了架式,而維洛妮卡也接著指向[鐵刃劍龍]後說道:「戰鬥!天鵝騎士對[鐵刃劍龍]發動攻擊──天鵝湖圓舞曲(Swan Lake Waltz)!」
 
不過就在[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舉起軍刀劈向[鐵刃劍龍]的時候,卡農卻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力量制約!這一回合,只有等級4以下的怪獸可以進行戰鬥!」(卡農手牌:3,後台:2-1=1)
 
此時無數鎖鏈將[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架住,特緹絲見狀卻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發動陷阱卡──蒼穹的威嚴!此卡發動後,將一張陷阱卡的發動無效化並且破壞!」(特緹絲手牌:2,後台:3-1=2)
 
於是[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掙脫鎖鏈,並且接著揮動軍刀將[鐵刃劍龍]徹底消滅。(雪蓉LP:5000-1800=3600)
 
「忘記告訴各位了,天鵝騎士對攻擊力較低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將不計算戰鬥傷害破壞被攻擊的怪獸,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相等的生命值傷害。」維洛妮卡對雪蓉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囉,妳要直接承受1800分的生命值傷害。」
 
本來還在想著讓雪蓉學姊幫我撐場,沒有想到會被特緹絲妨礙……卡農這麼想的時候,也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
 
實在是很不好意思,但是對我來說少一個對手的話,事情會方便許多……特緹絲這麼想的時候,也只是稍稍歪了一下頭。
 
「不過因為[劍龍]遭到破壞,因此發動陷阱卡──暗影狩獵。」雪蓉接著揚起了自己的手:「在這張卡的效果下,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另外一體[劍龍]到場地上。」(雪蓉手牌:2,後台:3-1=2)
 
看來這個學姊是個打不死的…但是既然另外一隻是守備表示狀態,那麼打了也沒有意義……當維洛妮卡看到第二隻[劍龍]出現的時候,她也抬起了手。
 
「戰鬥!」維洛妮卡指向了卡農:「弓箭手對[榮譽鷹勇士]發動攻擊──陽炎箭雨(Blazing Hail)!」
 
「這個時候,發動[榮譽鷹勇士]的效果!」卡農握住了手:「當[榮譽鷹勇士]被攻擊的時候,將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
 
於是[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將幾支箭矢搭在長弓之上,並且朝[榮譽鷹勇士]轟出箭雨,但是卻沒有將後者消滅。(卡農LP:5000-[2300-1800]=4500)
 
卡農學姊會想要保住那隻怪獸,應該是為了進行同步召喚……特緹絲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維洛妮卡也宣告了回合結束。(維洛妮卡手牌:2,後台:3)
 
維洛妮卡宣告回合結束之後,特緹絲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召喚流浪吟遊詩人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流浪吟遊詩人協調等級4的天庭聖牛!」
 
此時特緹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拿著豎琴、穿著樸素的人,並且接著化為四顆星星包覆[天庭聖牛]的時候,特緹絲也揚起了手:「巴比倫尼亞(Babylonia)的光輝乃是神威的展現,遠古的英雄君王將會在此崛起,以武功譜寫自身的傳奇!同步召喚!現身吧,[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
 
於是特緹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重型金色鎧甲,幾乎被金色的耀眼光環所籠罩,並且背後揹著兩把金雕長刀的戰士。
 
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ATK:3000/DEF:280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名為[吟遊詩人]的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可以從己方的牌組中將一張裝備魔法卡加入手中,並且將牌組洗牌。
2.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
3.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
 
「首先,在吉爾嘉美修的效果之下,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可以從牌組中將一張裝備魔法卡加入手中。」特緹絲接著拿出卡片:「然後以吉爾嘉美修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神怒寶劍─古拉姆]。」
 
「在古拉姆的效果之下,吉爾嘉美修會上升500分的攻擊力,並且以其為對象的魔法卡效果會被無效化。」特緹絲抬起了手:「此外,在吉爾嘉美修的效果之下,可以使一體對方玩家的怪獸在回合結束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
 
(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ATK:3000+500=3500)
 
就在[榮譽鷹勇士]被無數刀劍貫穿的時候,[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也拿起了一把白金長劍,特緹絲於是指向了卡農:「戰鬥!吉爾嘉美修對榮譽鷹勇士發動攻擊─焰光神威(Divine Blade Flare)!」
 
只見[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用長劍劈向[榮譽鷹勇士]的時候,後者雖然沒有被消滅,但是卡農卻沉重的吐了一口氣。(卡農LP:4500-[3500-1800]=2800)
 
如果要更接近勝利的話,我至少必須先排除一個對手才行……特緹絲在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宣告回合結束。(特緹絲手牌:2,後台:2,LP:5000+1000=6000)
 
特緹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卡農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獵犬戰士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4的獵犬戰士協調等級4的榮譽鷹勇士!」
 
等等,難道這次卡農沒有使用慣用的牌組……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輕型鎧甲,手持長槍且戴著獵犬形狀頭盔的戰士的時候,雪蓉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遠古的帝國所孕育的榮耀,將會刻劃在刀劍之上,化為太陽的光芒照耀在傾頹的古城之上!」卡農在[獵犬戰士]化為四顆星星包覆[榮譽鷹勇士]的時候,也接著抬起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
 
於是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老鷹形狀的鎧甲,鎧甲之上由無數亮麗的羽毛所裝飾,並且手中拿著盾牌與長槍的戰士。
 
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ATK:2800/DEF:2300,等級8,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戰士族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對方玩家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以前,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的怪獸的場合:被破壞的怪獸,將無法發動效果。
 
雖然我可以考慮先打倒雪蓉學姊,但是那樣的話,就會將比較棘手的維洛妮卡學姊與特緹絲留下來……跟那兩個人打的話,我絕對沒有勝算……當卡農還在盤算的時候,她也緩緩的抬起了手。
 
「首先,發動環境魔法卡──[上古的城市─馬丘比丘]。」卡農拿起了卡片:「在馬丘比丘的效果之下,我方場地上所有的戰士族怪獸都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
 
只見決鬥盤投影出了一個遼闊的青綠山地平原,而平原之上也都是各式各樣古城的遺跡與廢墟。
 
此時[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舉起了長槍,卡農也接著指向[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後說道:「戰鬥!光榮鷹勇士對[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發動攻擊──太陽之槍(Spear of Sun)!」
 
「就在這個時候,從手中發動[鐵甲衛兵]的效果!」維洛妮卡拿起手中的卡片:「這一回合,弓箭手將不會被戰鬥破壞,但是戰鬥傷害會變成兩倍!」(維洛妮卡手牌: 2-1=1,後台:3)
 
只見[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舉起長弓之後,擋住了[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的長槍。(維洛妮卡LP:4000-{[3100-2300]*2}=2400)
 
「不過這個戰鬥傷害,倒是幫了我一個忙。」維洛妮卡淺淺的笑了一下:「發動陷阱卡──星光的羈絆。當我承受戰鬥傷害的時候,我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名為[見習騎士少女]的怪獸到場地上。」
 
星光的羈絆,通常陷阱
1.         己方承受戰鬥傷害的場合: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名為[見習騎士少女]的怪獸到場地上,並且將牌組洗牌。
 
維洛妮卡的場地上於是出現了一個身穿棕色樸素軍服,並且手中拿著一長一短兩把刀的少女戰士。(維洛妮卡後台:1,手牌:3-1=2)
 
見習騎士少女─純白騎士ATK:2000/DEF:1700,等級4,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2.         己方準備階段的場合: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此卡送入墓地,可以從手牌或牌組中特殊召喚[護衛騎士少女─純白騎士]到場地上。
 
這樣子反而麻煩……表面上我佔上風,但是下一回合開始會有更多問題……卡農在稍稍經過思考之後,宣告了回合結束。(卡農手牌:2,後台:2-1=1)
 
卡農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雪蓉也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鬥爭恐獸,然後讓等級4的鬥爭恐獸協調等級4的劍龍!」
 
此時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頭部與頸部上長滿了犄角,並且看上去兇惡且足以讓人震懾的恐龍。
 
鬥爭恐獸ATK:1700/DEF:200,等級4,恐龍族,地屬性,效果怪獸
1.     此卡被用於等級7以上的恐龍族同步怪獸之同步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鬥爭的本能會在危機來臨的時候被喚醒,讓最為強大的巨獸再次君臨於大地之上吧!」雪蓉在[鬥爭恐獸]化為四顆星星包覆[劍龍]的時候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
 
只見雪蓉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有著暗色陰冷色調皮膚,頸部連結到背部與尾部部位的左右兩側之上長著兩排小尖刺,看起來龐大而讓人驚懼的恐龍。
 
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ATK:3000/DEF:2800,等級8,地屬性,恐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鬥爭恐獸]+協調以外的恐龍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恐龍族怪獸做為對象的魔法卡與陷阱卡的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地殼震動!」雪蓉拿起了手中的卡片:「這一回合結束以前,對方玩家場地上的所有怪獸會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
 
用來砍攻擊力的魔法卡呀,居然搞這種把戲……維洛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的瞇起了雙眼。
 
不過雪蓉卻指向了特緹絲:「戰鬥!帝王迅猛龍對吉爾嘉美修發動攻擊──帝王之牙(Fangs of Domination)!」
 
就在[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發出咆嘯聲的時候,特緹絲卻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夏瑪修的裁斷!當我場地上的同步怪獸被攻擊的時候,通過將被攻擊的怪獸送入墓地裡,使該次攻擊無效,並且雙方玩家承受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一半數值的戰鬥傷害!」
 
什麼……雪蓉露出驚訝的表情的時候,[上古英雄王─吉爾嘉美修]已經化為烏有,特緹絲則是露出沉重的表情。(特緹絲LP:6000-[3000*1/2]=4500,雪蓉LP:4500-[3000*1/2]=3000)
 
沒有親手擊破就算了,想不到還因此吃了個悶虧……雪蓉還在這麼想的時候,也宣告了回合結束。(雪蓉手牌:1,後台:2)
 
而就在雪蓉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維洛妮卡抽出了卡片:「再來就換我了,在準備階段的場合,發動[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與[見習騎士少女─純白騎士]的效果。」
 
只見[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變成了一個身穿淺藍色軍服、軍服上掛著一枚交叉箭矢勳章,手中拿著一把長弓、腰部後方背著弓箭桶,並且肩膀上掛著紅色披肩的少女戰士。
 
而[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也變成了一個身穿黑色軍服、軍服上掛著一枚天鵝勳章、手持軍刀並且肩膀上掛著紅色披肩的少女戰士。
 
最後[見習騎士少女─純白騎士]也變成了一個身穿純白色軍服、軍服上掛著一枚交叉雙刀勳章,並且手中拿著一長一短兩把刀的少女戰士。
 
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ATK:2800/DEF:2400,等級8,風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此卡只能經由[護衛騎士少女─弓箭手]的效果進行特殊召喚。
1.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改變表示形式。(此時不發動反轉怪獸之效果)
2.     此卡對守備表示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若此卡的攻擊力較高,則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差額數值的穿刺傷害。
 
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ATK:3000/DEF:250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此卡只能經由[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的效果進行特殊召喚。
1.     此卡對攻擊力較低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將不計算戰鬥傷害破壞被攻擊的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相等的生命值傷害。
2.     此卡經由[護衛騎士少女─天鵝騎士]的效果,進行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下個己方的準備階段時,對手生命值變成一半。
 
護衛騎士少女─純白騎士ATK:2400/DEF:2000,等級7,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一回合一次,以場上的此卡為對象的怪獸效果、魔法、陷阱卡發動時,將與那張卡相同種類(怪獸、魔法、陷阱)的一張手牌捨棄才能發動。那個效果無效。
2.     己方準備階段的場合:通過將己方場地上的此卡送入墓地,可以從手牌或牌組中殊召喚[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到場地上。
 
這下子精彩了,已經有兩隻怪獸蛻變為完全體了……當雪蓉與卡農看到眼前的情況的時候,兩人也不約而同地露出棘手的表情。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直到世界化為灰燼。」維洛妮卡拿起了卡片:「在這張卡的效果下,通過將[護衛騎士少女─純白騎士]送入墓地,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到場地上。」
 
直到世界化為灰燼,通常魔法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一體名為[護衛騎士少女]的怪獸送入墓地,可以從手牌或牌組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帶有同名字串、名為[星光騎士少女]的怪獸到場地上。
 
於是[護衛騎士少女─純白騎士]變成了一個身穿純白色軍服、軍服上掛著一枚交叉雙刀勳章、肩膀上掛著紅色披肩,並且手中拿著一長一短兩把刀的少女戰士。
 
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ATK:3200/DEF:280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一回合一次,以場上的此卡為對象的怪獸效果、魔法、陷阱卡發動時,將與那張卡相同種類(怪獸、魔法、陷阱)的一張手牌捨棄才能發動。那個效果無效。
2.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將該怪獸從遊戲中破壞,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此效果發動的回合,此卡無法發動攻擊)。
 
很好,這樣子條件就齊全了……就在這個時候,維洛妮卡露出了淺淺的微笑,並且開始盤算自己的下一步。

碧藍詩篇47 四人大亂鬥(下)

很好,這樣子條件就齊全了……維洛妮卡露出了淺淺的微笑,並且開始盤算自己的下一步,應該要對付哪一個人。
 
這下子麻煩大了,維洛妮卡學姊的場地上有三隻攻擊力超過3000分的怪獸,我的場地卻空空如也……特緹絲這麼想的時候,也稍稍的咋舌。
 
依照那三隻怪獸的攻擊力來看,我們應該有很大的機會被輾壓過去……雪蓉與卡農在這個時候,不約而同地得到了相同的結論。
 
特緹絲的場地上沒有怪獸,但是與她決鬥會比較有趣……不然還是先將另外兩個掃下去,以免我的盤算被妨礙……維洛妮卡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抬起了手。
 
「戰鬥!」維洛妮卡指向了雪蓉:「純白騎士對帝王迅猛龍發動攻擊──日焰輪舞曲(Sun Flare Rondo)!」
 
當[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舉起雙刀的時候,雪蓉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尊嚴的咆哮!通過支付等同於純白騎士與帝王迅猛龍的攻擊力差額,讓帝王迅猛龍的攻擊力在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上升等同於支付的生命值差額又額外加300分的數值!」(雪蓉LP:3000-[3200-3000]=2800)
 
帝王迅猛龍ATK:3000+(200+300)=3500
 
就在[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發出咆哮的時候,維洛妮卡已經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傲慢與驕傲!當對方玩家的怪獸攻擊力較高的場合,通過支付800分的生命值,讓對方玩家的怪獸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800分的攻擊力!」(維洛妮卡LP:2400-800=1600)
 
傲慢與驕傲,通常陷阱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傷害計算階段的時候,對方玩家的怪獸攻擊力較高的場合:通過支付800分的生命值,讓對方玩家的怪獸在傷害計算階段,降低800分的攻擊力。
 
於是[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揮動被烈焰包覆的雙刀,並且接著將[鬥爭恐獸─帝王迅猛龍]消滅。(雪蓉LP:2800-[3200-2700]=2300)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維洛妮卡卻接著握住了手:「接下來,弓箭手對雪蓉學姊發動直接攻擊──流星暴雨(Meteor Hail)!」
 
「發動陷阱卡─適者生存!」雪蓉抬起了手:「當我被直接攻擊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恐龍族怪獸除外,可以令該次戰鬥傷害為0!」
 
「不好意思,雪蓉學姊,但是我要讓妳提前退場了。」就在[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發射出挾帶光芒的箭雨的時候,特緹絲揚起了手:「發動永續陷阱卡──女神的怒火。這張卡在場地上的時候,將會讓陷阱卡的發動無效,但是我每一回合都要支付700分的生命值。」
 
只見[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發射的箭矢轟向了雪蓉,不過就在特緹絲發現雪蓉的生命值並沒有歸零的時候,卡農淺淺的笑了一下:「發動速攻魔法卡──眩目的光芒。在這張卡的效果下,[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會降低800分的攻擊力。」
 
看來是因為卡農學姊需要有人當擋箭牌,害我白白浪費了一張卡片……特緹絲的表情雖然沒有變化,不過還是在心中感到不滿。(雪蓉LP:2300-[2800-800]=300)
 
「就算弓箭手已經攻擊過了,我還是可以進行一次戰鬥──這就真的很不好意思了,畢竟我還有自己心目中的對手。」維洛妮卡淺淺的笑了一下:「戰鬥!天鵝騎士對雪蓉學姊發動直接攻擊─天鵝湖圓舞曲(Swan Lake Waltz)!」
 
只見[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舉起了軍刀之後劈向雪蓉,雪蓉對此只能無奈地苦笑一下。(雪蓉LP:300→0)
 
必須在這種亂鬥之中掙扎著存活,實在也是委屈雪蓉學姊了……卡農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維洛妮卡也宣告了回合結束。(維洛妮卡手牌:1,後台:2)
 
我的場地上沒有任何怪獸……剛才維洛妮卡學姊攻擊我的話,我的情勢就會變得比雪蓉學姊的還不利……特緹絲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抽出卡片。
 
「首先,由於我並不打算支付700分的生命值維持[女神的怒火]的發動,因此[女神的怒火]將會被破壞。」特緹絲說道:「接下來,覆蓋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特緹絲手牌:2,後台:2)
 
特緹絲的場地上空空如也,這只證明維洛妮卡學姊刻意攻擊雪蓉學姊,只是因為想要提前讓雪蓉學姊退場……特緹絲宣告回合結束的時候,卡農也稍稍瞇起了自己的雙眼。
 
「這一回合,發動馬丘比丘的效果。」卡農揚起了手:「通過將馬丘比丘以及我場地上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我可以抽兩張牌。」
 
於是[上古的城市─馬丘比丘]化為烏有,卡農在抽出卡片之後接著說道:「接下來,召喚古道奔跑者到場地上。」
 
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輕型鎧甲的戰士,卡農也繼續說道:「再來,發動速攻魔法卡──帝國之路。當我的場地上存在協調怪獸的時候,可以從手牌中特殊召喚一體等級4以下的戰士族怪獸到場地上。」
 
只見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輕型鎧甲,拿著戰斧的戰士,而卡農於是抬起了手:「最後,讓等級4的古道奔跑者,協調等級4的伐木戰士!」
 
此時[古道奔跑者]化為四顆星星包覆[伐木戰士],卡農也接著握住了手:「遠古的帝國所孕育的榮耀,將會刻劃在刀劍之上,化為太陽的光芒照耀在傾頹的古城之上!同步召喚!現身吧,[黃金帝國戰士─獵豹鐵刃戰士]!」
 
黃金帝國戰士─獵豹鐵刃戰士ATK:3000/DEF:2600,等級8,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戰士族協調怪獸+協調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對方玩家無法以此卡以外的戰士族怪獸,作為攻擊的對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被破壞的怪獸,將會成為此卡的裝備卡,在此效果下此卡每有一個裝備卡,就會上升300分的攻擊力。
 
於是卡農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披著獵豹樣式的皮甲,手中拿著一把長刀與一面圓形盾牌,並且身上也配備暗色鎧甲的戰士。
 
沒辦法了,既然雪蓉學姊已經被掃下去了,我就只好想辦法先解決掉特緹絲……至少我也不能輸的太難看……卡農這麼想的時候,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戰鬥!」卡農指向了特緹絲:「光榮鷹勇士對特緹絲發動直接攻擊──太陽之槍(Spear of Sun)!」
 
就在這個時候,[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朝毫無防備的特緹絲揮動長槍,不過特緹絲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特緹絲LP:3000-2800=200)
 
卡農接著說道:「接下來,獵豹鐵刃戰士對特緹絲發動直接攻擊──疾風獵影(Ghost Slash Blade)!」
 
不過就在[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舉起長刀的時候,維洛妮卡也高高的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白金強音!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戰士族怪獸除外,這一回合,對方玩家的一次直接攻擊將會被無效化!」
 
白金強音(念法:PlatinumForte),通常陷阱
1.     對方玩家場地上的怪獸,發動直接攻擊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戰士族怪獸除外,對方玩家的一次直接攻擊將會被無效化。
 
根本就是為了方便收割,才會刻意先讓光榮鷹勇士攻擊我,才接著發動那張卡片嘛……特緹絲這麼想的時候,維洛妮卡也淺淺的笑了一下。(維洛妮卡後台:2-1=1;卡農手牌:2,後台:1)
 
卡農宣告回合結束之後,維洛妮卡接著抽出卡片:「接下來換我了,由於[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存在我的場地上,因此讓對方玩家的生命值變成一半──帝王的閃光(Imperial Flare)!」
 
於是[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揮動軍刀劈向特緹絲與卡農,後者的兩人則是因此露出了錯愕的表情。(卡農LP:2800*1/2=1400,特緹絲LP:200*1/2=100)
 
維洛妮卡也接著說道:「接下來的這一個回合,召喚[見習騎士少女─蒼羽騎士]到場地上。」
 
當維洛妮卡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棕色樸素軍服,並且手持長刺刀的少女戰士的時候,維洛妮卡也拿起了手中的卡片:「再來,發動魔法卡──少女騎士的再生產!通過將[見習騎士少女─蒼羽騎士]送入墓地,特殊召喚[星光騎士少女─蒼羽騎士]到場地上!」
 
少女騎士的再生產(RE:CREATE),通常魔法
此卡一回合只能發動一張。
1.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一體名為[見習騎士少女]的怪獸送入墓地,可以從手牌或牌組中,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一體帶有同名字串、名為[星光騎士少女]的怪獸到場地上 (在此效果下被特殊召喚的怪獸,這一回合無法發動攻擊,也無法發動效果)。
 
話才剛說完,[見習騎士少女─蒼羽騎士]就變成了一個身穿海藍色軍服、軍服上掛著一枚短刀勳章、肩膀上掛著藍色披肩,並且手持長刺刀的少女戰士。
 
星光騎士少女─蒼羽騎士ATK:2800/DEF:2400,等級8,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此卡只能經由[護衛騎士少女─蒼羽騎士]的效果進行特殊召喚。
1.     一回合一次,捨棄自己手中的一張卡片:破壞對方玩家的場地上,表側表示存在的一張卡片。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將會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
 
一口氣特殊召喚出另外一隻[星光騎士少女]怪獸……這樣一弄的話,總共就有四隻怪獸了……特緹絲在這個時候稍稍頷首。
 
「蒼羽騎士因為是在[少女騎士的再生產]的效果下被特殊召喚,因此這一回合將會無法發動攻擊與效果。」維洛妮卡笑了一下:「不過這對我而言並沒有差別,首先發動純白騎士的效果──一回合一次,破壞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卡農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維洛妮卡也握住了手:「以[黃金帝國戰士─獵豹鐵刃戰士]為對象,發動純白騎士的效果──斜陽輪舞曲(Rondo of Dusk)!」
 
「就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靈魂氣場!」卡農握住了手:「這一回合有一次機會,可以令一次怪獸效果造成的生命值傷害歸零!」
 
於是[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消滅了[黃金帝國戰士─獵豹鐵刃戰士],維洛妮卡則是笑了一下:「這樣的話,發動天鵝騎士的效果──天鵝騎士對攻擊力較低的怪獸,發動攻擊的場合,將不計算戰鬥傷害破壞被攻擊的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原本攻擊力相等的生命值傷害!」
 
在卡農還來不及反應以前,維洛妮卡已經抬起了手:「戰鬥!天鵝騎士對光榮鷹勇士發動攻擊──天鵝湖圓舞曲(Swan Lake Waltz)!」
 
只見[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用軍刀劈向[黃金帝國戰士─光榮鷹勇士]之後,將後者徹底消滅。(卡農LP:1400→0)
 
「好了,就讓我們拉下舞台的簾幕吧。」維洛妮卡笑著抬起了手:「戰鬥!弓箭騎士對特緹絲發動直接攻擊──流星暴雨(Meteor Hail)!」
 
此時[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朝著特緹絲發射無數弓箭,但是特緹絲卻高高的抬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女神的恩惠!當我被直接攻擊的時候,可以令該次攻擊造成的生命值傷害歸零,並且我將牌組中的一體協調怪獸加入手中!」
 
特緹絲這麼說的時候,一道屏障擋住了[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造成的箭雨,而就在特緹絲將卡片加入手中的時候,維洛妮卡也宣告了回合結束。(維洛妮卡手牌: 0,後台:1)
 
就在維洛妮卡宣告回合結束之後,特緹絲抽出了卡片:「再來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天空祭司到場地上。」
 
特緹絲的場地上於是出現了一個披著銀色的大型斗篷,並且手中拿著一本厚重書本與幾束稻穗的男子。
 
天空祭司ATK1000/DEF1000,等級2,光屬性,魔法使者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召喚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兩張牌。
「當天空祭司被召喚的時候,我可以抽兩張牌。」特緹絲拿出了卡片:「接下來,發動魔法卡──天空的恩澤!當我的場地上存在[天空祭司]的場合,在場地上特殊召喚兩體[天空衍生物]。」
 
這是開玩笑的吧……居然想要用神之卡,直接搞一回合逆轉反殺……當場外的莫妮卡與克莉絲汀看到特緹絲的場地上出現兩隻飛龍的時候,她們馬上就了解到當下的情況了。
 
「天空之神將會降臨於浩瀚的大地之上,作為至高的三大主神之一,展現絕對的力量與神威吧!」特緹絲在[天空祭司]化為兩顆星星,包覆兩隻[天空衍生物]的時候高高的抬起了手:「同步召喚!降臨吧──[天空神龍─安努]!」
 
只見出現在特緹絲的場地上的,是一隻全身披著金色的鱗片、有著一對灰色的雙眼,並且背部長著三對翅膀的巨大飛龍。
 
天空神龍─安努ATK:4000/DEF:4000,等級10,神屬性,幻神獸族,同步/效果怪獸
[天空祭司]+協調以外的怪獸兩體以上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與怪獸卡效果都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
2.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此卡以外的場地上的所有怪獸,都會降低一半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3.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通過將墓地裡的一體怪獸從遊戲中除外,可以代替此卡的破壞。
 
這隻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竟然散發如此強烈的壓迫感,彷彿就像是看到以後,不得不向其下跪的威嚴……當[天空神龍─安努]發出咆哮的時候,維洛妮卡也以吃驚的表情抬起了頭。
 
「安努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其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與怪獸卡效果都會被無效化,並且加以破壞。」特緹絲握住了手:「除此之外,當安努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安努以外的場地上的所有怪獸,都會降低一半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只見[星光騎士少女─弓箭手]、[星光騎士少女─純白騎士]、[星光騎士少女─天鵝騎士]與[星光騎士少女─蒼羽騎士]都同時跪了下來。
 
「最後,發動魔法卡──閃光軌跡。」特緹絲拿起了手中的卡片:「此卡發動之後,對方玩家抽一張卡片,而我場地上的一體怪獸將會在回合結束以前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並且可以朝對方玩家場地上所有怪獸各發動一次攻擊。」
 
「戰鬥!」維洛妮卡還無法反應過來以前,特緹絲已經握住了手:「安努發動攻擊──蒼穹領域.神威之門(Gate of Babylon)!」
 
此時[天空神龍─安努]張大了嘴,並且接著在蓄集了猛烈的力量之後,朝著維洛妮卡的場地吐出挾帶金色光芒的氣流。(維洛妮卡LP:1600→0)
 
*
 
真是太驚險了……如果不是最後關卡特殊召喚了神之卡,我早就已經輸到脫裙子了吧……特緹絲收起自己的決鬥盤的時候,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要是早一點抽到這張卡片的話,或許我早就已經打贏了……此時的維洛妮卡拿起了牌組最上方的卡片,並且也只是稍稍的苦笑了一下。
 
看來我們的功力還不太夠哪,居然會在大亂鬥之中被擊敗……更早之前就已經被淘汰了的雪蓉與卡農,則是在相對視之後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場外觀看決鬥的克莉絲汀稍稍的瞇起了自己的雙眼,並且接著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Monica@StudentCouncil_President>莫妮卡,待會晚上的時候妳到宿舍地下一樓的撞球室,關於聯賽的事情我想要與妳談一談。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160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8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