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735

RE:【小說】鶴翼的龍姬 更新至50+51(#20190302)

樓主 幻月 dragon41128
GP0 BP-
後來因為考慮到早晚都會完結,而長痛不如短痛,因此決定就這兩天開兩次了

下星期的話因為星期六有事,看看會不會將連載放到星期三去

鶴翼的龍姬52

鶴嶽與天音戴上了決鬥盤之後,馬上就同時將各自的牌組裝入決鬥盤之中,並且在展開決鬥盤之後啟動了決鬥盤。
 
DUEL──!
 
在宣告了決鬥展開之後,鶴嶽首先抽出了卡片:「那就由我先攻了,召喚[彩虹貴族突擊者]採取攻擊狀態,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只見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兩把銀色長刀,並且身上穿著純白色重型鎧甲的戰士。(鶴嶽手牌:2)
 
彩虹貴族突擊者ATK:1800/DEF:1200,等級4,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
1.      此卡給予對方玩家戰鬥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戰鬥傷害變成兩倍。
 
鶴嶽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天音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金甲紅蝦戰士採取攻擊狀態。」
 
於是天音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身披金色鎧甲與紅色甲殼,並且手中拿著三叉長槍的蝦子。
 
金甲紅蝦戰士ATK:1600/DEF:1400,等級4,水屬性,水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召喚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抽一張牌。
 
「金甲紅蝦戰士被召喚的場合,我可以抽一張牌。」天音抽出了卡片之後,接著拿起卡片:「接下來,發動魔法卡龍王的裁斷。當我場地上的水屬性怪獸攻擊力較低的場合,我場地上的水屬性怪獸將在回合結束前上升600分的攻擊力。」
 
龍王的裁斷,通常魔法
1.      己方場地上的水屬性怪獸攻擊力較低的場合:己方場地上的一體水屬性怪獸將在回合結束前,上升600分的攻擊力。
 
「戰鬥!」天音接著揚起了手:「金甲紅蝦戰士對[彩虹貴族突擊者]發動攻擊!
 
不過就在[金甲紅蝦戰士]舉起三叉長槍攻向[彩虹貴族突擊者]的時候,鶴嶽卻接著抬起了手:「在這個時候,發動陷阱卡彩虹刀刃!當我場地上的[彩虹貴族]被攻擊的場合,被攻擊的怪獸將會上升1000分的攻擊力!
 
麻煩,這樣子[彩虹貴族突擊者]的攻擊力就會上升為2800分,那就會比金甲紅蝦戰士2200分的攻擊力還高天音見狀,也稍稍咋了一下嘴。
 
但是就在[彩虹貴族突擊者]反擊並且消滅[金甲紅蝦戰士]的時候,鶴嶽也握住了自己的手:「由於[彩虹貴族突擊者]戰鬥破壞[金甲紅蝦戰士],因此戰鬥傷害將變成兩倍。」(天音LP:5000-{[2800-2200]*2}=3800)
 
「果然還是你比較高招呢,竟然能夠想出這樣的方式來反擊我。」此時天音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那麼就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吧。」(天音手牌:2)
 
天音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鶴嶽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這一回合,召喚[彩虹使者]到場地上,然後讓等級3[彩虹使者]協調等級4[彩虹貴族突擊者]!
 
就在這個時候,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身穿純白色輕型鎧甲,手中拿著兩把長槍的戰士。
 
彩虹使者ATK:1200/DEF:1000,等級3,光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
1.      此卡被用於同步召喚素材的場合,此卡的控制者可以抽一張牌。
 
「彩虹的刀刃劃破天空,七彩的光芒將照耀天際!」鶴嶽在[彩虹使者]化為三顆星星包覆[彩虹貴族突擊者]的時候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彩虹公主愛絲特]!
 
於是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銀色斧槍,身上披著藍色的鎧甲,並且騎乘著有純白色絨毛與羽翼的飛天馬的少女戰士。
 
彩虹公主卡翠亞ATK:2300/DEF:2000,等級7,光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彩虹使者]+協調以外的光屬性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被此卡攻擊的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的數值將會在回合結束前降低500分。
 
由於[彩虹使者]被作為同步召喚的素材,因此我抽一張牌鶴嶽抽出卡片之後,接著抬起了手:「戰鬥!愛絲特對天音發動直接攻擊彩虹旋風(Rainbow Buster)!
 
於是[彩虹公主卡翠亞]舉起了斧槍之後,接著朝天音劈了過去,但是天音卻在這個時候露出淺淺的微笑。(天音LP:3800-2300=1500)
 
「在這個時候,連續發動陷阱卡龍王的恩賜與龍王的怒火!」天音在這個時候接著抬起了手:「在[龍王的恩賜]的效果下,我承受直接攻擊造成的時候,可以直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攻擊力比愛絲特還低的怪獸到場地上!
 
龍王的恩賜,通常陷阱
1.      己方承受直接攻擊造成的場合:可以從己方的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攻擊力低於戰鬥傷害的怪獸到場地上。
 
於是天音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全身上下披著紫紅色的鱗片,身體宛若蟒蛇一般的龍。
 
霸海皇蛟ATK:2200/DEF:3000,等級8,水屬性,龍族,效果怪獸
1.      此卡被攻擊的場合:此卡將有一次機會不被戰鬥破壞。
 
「接下來,在[龍王的怒火]的效果下,當我承受直接攻擊造成的生命值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同的生命值傷害!」天音指向了鶴嶽:「剛才2300分的生命值傷害,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龍王的怒火
1.      己方承受直接攻擊造成的生命值傷害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同的生命值傷害。
 
啊呀,想不到天音也弄出這種戰術,還真是讓人懷念呢鶴嶽這麼想的時候,也淺淺的笑了一下,並且在覆蓋一張牌後宣告回合結束。(鶴嶽LP:5000-2300=2700,手牌:1)
 
鶴嶽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天音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是我的回合了,發動魔法卡─鯉躍龍門。在[鯉躍龍門]的效果下,通過將[霸海皇蛟]送入墓地,特殊召喚一體與[霸海皇蛟]相同等級的水屬性.龍族怪獸到場地上。」
 
鯉躍龍門,通常魔法
只有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才能發動此卡。
1.      通過將己方場地上一體水屬性怪獸送入墓地裡,無視召喚條件從額外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相同等級的水屬性.龍族怪獸到場地上(此召喚視為同步召喚)
 
於是[霸海皇蛟]被金色的光芒包覆,然後在突然往上一跳的時候,變成了一隻全
身披著蒼綠色鱗片的中國龍。
 
東方龍皇─敖廣ATK:3000/DEF:2500,等級8,水屬性,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海龍王子+協調以外的水屬性怪獸一體以上
1.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的怪獸在回合結束以前,將會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2.      己方在準備階段的場合:己方的場地上每有一體龍族怪獸,就可以給予對方玩家400分的生命值傷害。
3.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己方牌組中將一張魔法卡加入手中,然後將牌組洗牌。
 
「在敖廣的效果下,可以使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在回合結束以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此時天音指向了鶴嶽:「因此在敖廣的效果下,愛絲特將會在回合結束前降低1000分的攻擊力與守備力。」
 
此時[東方龍皇─敖廣]發出了猛烈的咆嘯,天音也接著抬起了手:「戰鬥!敖廣對愛絲特發動攻擊─東海怒濤(Fury of East Sea)!
 
「發動陷阱卡─天邊的極光!」鶴嶽在這個時候握住了手:「這一回合,愛絲特將不被戰鬥破壞,然後我抽一張牌!(彩虹公主卡翠亞ATK:2300-1000=1300)
 
於是[彩虹公主卡翠亞]舉起斧槍並且擋住[東方龍皇─敖廣]吐出的大水柱,鶴嶽也在這個時候接著抽了一張卡片。(鶴嶽LP:2700-[3000-1300]=1000)
 
擋住攻擊了嗎,某種程度來說還真是難纏呢天音雖然這麼想,不過還是在覆蓋一張卡片後宣告回合結束。(天音手牌:1)
 
天音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鶴嶽接著抽出卡片:「再來就換我了,發動魔法卡─彩虹的呼喚![彩虹的呼喚]的效果下,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體攻擊力2000分以下的光屬性怪獸到場地上!
 
只見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全身上下披著鋼鐵鎧甲,並且嘴巴的兩側長著銀色大獠牙的巨型山豬。
 
彩虹貴族─鋼鐵戰豬ATK:1800/DEF:2300,等級4,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
1.      此卡可以一回合一次,在回合結束前上升一個等級。
 
「鋼鐵戰豬可以一回合一次,在回合結束前上升一個等級。」鶴嶽接著說道:「然後召喚第二個彩虹使者到場地上,並且讓等級3的彩虹使者協調等級5的鋼鐵戰豬。」
 
此時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第二個[彩虹使者],天音也淺淺的笑了一下。
 
「彩虹的刀刃劃破天空,七彩的光芒將照耀天際!」鶴嶽在[彩虹使者]化為三顆星星包覆[彩虹貴族─白銀騎士]的時候握住了:「手同步召喚,現身吧─[彩虹公主─帕奧拉]!
 
於是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個手中拿著銀色長劍,身上披著綠色的鎧甲,並且騎乘著有純白色絨毛與羽翼的飛天馬的少女戰士。
 
彩虹公主─帕奧拉ATK:2800/DEF:2500,等級8,光屬性,戰士族,同步/效果怪獸
[彩虹使者]+協調以外的光屬性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之前,對方玩家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給予對方玩家戰鬥傷害的場合:在傷害計算階段結束後,破壞對方玩家後台上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
 
「由於[彩虹使者]被作為同步召喚素材,因此我抽一張牌」鶴嶽抽出卡片之後接著抬起了手:「然後發動魔法卡─彩虹聯合(Rainbow Union)。讓通過讓卡翠亞放棄戰鬥,可以讓帕奧拉的攻擊力在回合結束前提升為3500分。」
 
彩虹聯合,通常魔法
1.      己方場上光屬性怪獸表側攻擊表示兩體以上存在的場合,選擇那之內的一體發動:選擇怪獸的攻擊力直到結束階段時變成3500。這個回合,選擇怪獸以外的魔法師族怪獸不能攻擊。
 
此時[彩虹公主─帕奧拉]拿著的長劍與[彩虹公主卡翠亞]拿著的斧槍交疊,鶴嶽也接著揚起了手:「戰鬥!帕奧拉對卡翠亞發動攻擊─彩虹烈光(Rainbow Flare)!
 
於是兩把交疊起來的兵器化為熊熊的七彩光芒轟向[東方龍皇─敖廣]之後,將[東方龍皇─敖廣]徹底消滅,鶴嶽也接著指向天音:「在帕奧拉的效果下,破壞妳後台所有的魔法卡與陷阱卡!(天音LP:1500-[3500-3000]=1000)
 
不過就在天音後台的卡片都被消滅的時候,天音卻笑了一下:「由於我所覆蓋的其中一張卡片是[定海神棍],當[定海神棍]被破壞的時候,我可以抽兩張牌,而敖廣被戰鬥破壞的時候,我也可以將牌組中一張魔法卡加入手中。」
 
「居然還有這樣子的把戲,果然是太小看妳了─相較於我們上一次的決鬥,妳果然變得更為厲害了。」鶴嶽淺淺的笑了一下:「不過我就在此,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個回合吧。」(鶴嶽手牌:0,天音手牌:4)
 
鶴嶽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天音接著抽出卡片:「那麼就換我了,這一回合,發動魔法卡─同步重生。在這張卡的效果下將敖廣特殊召喚到場地上,但是敖廣將無法改變表示形式,並且攻擊力與守備力都會歸零。」
 
就在[東方龍皇─敖廣]再次出現的時候,天音接著說道:「然後發動魔法卡─龍王的財寶。通過將牌組最上方一張卡片送入墓地,可以將[龍王的財寶]視為墓地裡的一張卡片進行發動。」
 
特地將等級8的敖廣重新召喚回到場地上,是為了想要借用[龍王的財寶]的效果,再次發動[鯉躍龍門]的效果嗎鶴嶽察覺到情況的時候,也吞了一下口水。
 
天音笑著握住了手:「沒錯的,在[鯉躍龍門]的效果下,通過將敖廣送入墓地,同步召喚敖閏到場地上採取攻擊狀態。」
 
於是[東方龍皇─敖廣]開始變形,然後變成了一隻身上披著漆黑色鱗片,張著血盆大口的中國龍。
 
西方龍皇─敖閏ATK:2800/DEF:2500,等級8,水屬性,龍族,同步/效果怪獸
海龍王子+協調以外的水屬性怪獸一體以上
1.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
2.      此卡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從己方牌組中將一張陷阱卡加入手中,然後將牌組洗牌。
 
「還真是刺激呢,實在是很讓我感到興奮。」鶴嶽淺淺的笑了一下:「不管有什麼樣的招式,就好好放馬過來吧。」
 
「那是當然的了,我可不能讓自己的心意隨隨便便被糟蹋。」面對鶴嶽很明顯挑釁的表情,天音也淡然自若地露出微笑。

鶴翼的龍姬53

在天音特殊召喚了[西方龍皇敖閏]之後,天音於是接著抬起了手:「最後,發動魔法卡神靈降臨!我讓敖閏在回合結束前,上升每有一等級100分的攻擊力!
 
神靈降臨,通常魔法
1.      指定己方場地上的一體怪獸:被指定怪獸在回合結束前,每有一等級,將會上升100分的攻擊力。
 
這樣子就是3600分的攻擊力了,是想要一口氣將我場地上的帕奧拉殲滅吧鶴嶽這麼想的時候,[西方龍皇敖閏]發出了咆嘯聲,他也稍稍的瞇起了雙眼。
 
「戰鬥!」天音接著握住了手:「敖閏對帕奧拉發動攻擊神威洪水(Wrath Flood)!
 
就在[西方龍皇敖閏]張大嘴,朝著鶴嶽場地上的[彩虹公主─帕奧拉]吐出猛烈水流的時候,鶴嶽也接著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損傷轉化!這張卡發動後將會讓一次戰鬥無效,並且雙方玩家各抽一張牌!
 
損傷轉化,通常陷阱
1.      己方場地上的怪獸被攻擊的場合:令該次戰鬥無效,並且雙方玩家各抽一張牌
 
還真是僥倖,本來以為這回合可以破壞帕奧拉,從而重創鶴嶽的只見[彩虹公主─帕奧拉]揮動長劍將水流擋住,而天音也在這麼想的時候,宣告回合結束。(天音手牌:3,鶴嶽手牌:1)
 
鶴嶽在抽出了卡片之後,接著拿起了手中的卡片:「以帕奧拉作為對象,發動裝備魔法卡─彩虹鐵甲。裝備了彩虹鐵甲的怪獸在發動攻擊的時候,將能不計算戰鬥傷害而直接破壞被攻擊的怪獸。」
 
彩虹鐵甲,裝備魔法
只有等級7以上的光屬性怪獸能裝備此卡。
1.      裝備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將不計算戰鬥傷害,而直接破壞被攻擊的怪獸。
 
雖然不太應該用這樣的卡片,但是眼下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將敖閏殲滅鶴嶽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瞇起了雙眼。
 
「戰鬥!」鶴嶽抬起了手:「帕奧拉對敖閏發動攻擊─彩虹烈光(Rainbow Flare)!
 
只見[彩虹公主─帕奧拉]揮動了長劍之後將[西方龍皇敖閏]消滅,鶴嶽也接著揚起了手:「再來,卡翠亞對天音發動直接攻擊─彩虹旋風(Rainbow Buster)!
 
「就在這個時候,從手中發動鐵甲螃蟹衛兵的效果!」天音拿起了手中的卡片:「通過將手中的[鐵甲螃蟹衛兵]送入墓地,可以使一次直接攻擊造成的戰鬥傷害歸零!
 
於是一隻拿著長刀與小型盾牌,身上披著青銅色鎧甲的螃蟹擋在天音的面前,並且架住了[彩虹公主─卡翠亞]的斧槍。(天音手牌:2)
 
沒能在這一回合擊敗天音,感覺下一回合會有麻煩的情況鶴嶽這麼想的時候,也接著覆蓋一張牌並宣告回合結束。(鶴嶽手牌:0)
 
鶴嶽君這一回合沒能擊敗我,下一回合就讓他見識我的厲害吧天音望向手中的卡片的時候,也淺淺的笑了一下。
 
在鶴嶽宣告回合結束之後,天音接著抽出了卡片:「那就換我了,首先發動魔法卡─天降甘霖(Divine Rain)。通過將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雙方玩家將會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天音,鶴嶽LP:1000+1000=2000)
 
天降甘霖,通常魔法
1.      通過將己方牌組最上方的一張卡片送入墓地,雙方玩家將會回復1000分的生命值。
 
「接下來,發動魔法卡─深海水晶宮。」天音接著拿起卡片:「通過將墓地裡的[深海皇龜]與敖廣除外,融合召喚[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到場地上。」
 
深海水晶宮,通常魔法
1.      將己方場上、墓地裡,融合怪獸卡上決定的融合素材怪獸移除。之後從額外牌組當作融合召喚特殊召喚該一體水屬性的融合怪獸 (此召喚視為融合召喚)
 
刻意使用了[天降甘霖]的效果,而將[深海皇龜]送入了墓地嘛就在猛烈的浪濤在天音的場地上匯聚的時候,鶴嶽也稍稍歪了一下頭。
 
於是在浪濤之中出現的是一隻有著中國龍的頭與烏龜的身體,烏龜身體的部分有著紫色的甲殼,甲殼上鑲嵌著紅寶石,並且四肢之上配備著銀色鎧甲的巨獸。
 
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ATK:2800/DEF:3500,等級10,水屬性,爬蟲類族,融合/效果怪獸
深海皇龜+等級7以上的龍族怪獸一體
1.      此卡表側表示存在的場合:以此卡為對象的魔法卡、陷阱卡之效果,將會被無效化並破壞。
2.      一回合一次,指定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將指定的怪獸破壞,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此效果發動的回合,此卡無法發動攻擊)
 
「紫水晶龍龜可以一回合一次,破壞對方玩家場地上的一體怪獸,並且給予對方玩家相當於被破壞怪獸攻擊力數值的生命值傷害!」天音在這時候豎起纖長的食指:「在紫水晶龍龜的效果下,破壞帕奧拉─吞天怒濤(Raging Flood)!
 
就在[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開始在嘴邊匯聚水流的時候,鶴嶽立刻揚起了自己的手:「發動陷阱卡─破碎的彩虹![破碎的彩虹]的效果之下,讓帕奧拉的攻擊力歸零,然後我可以抽兩張牌!
 
於是包覆著[彩虹公主─帕奧拉]的鎧甲的彩虹光慢慢消褪,而[彩虹公主─帕奧拉]也在那之後接著被[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吐出的水流消滅。(鶴嶽手牌:2)
 
嚇死我了,要是剛才真的讓帕奧拉維持那樣的攻擊力的話,我早就已經因為紫水晶龍龜的效果被擊敗了鶴嶽在這個時候,因為有驚無險而鬆了一口氣。
 
特地將帕奧拉的攻擊力降低為零,還順便抽了兩張牌用這種方式躲開紫水晶龍龜的效果,實在是很故意天音這麼想的時候,也歪了一下頭。
 
天音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鶴嶽於是接著抽出了卡片:「我的場地上沒有怪獸的時候,可以直接特殊召喚[彩虹貴族─鑽翼飛鳥]到場地上,然後覆蓋一張牌,然後結束這個回合。」(鶴嶽,天音手牌:1)
 
目前還沒有湊到卡片來召喚剋倒龍龜的情況下,可不能隨隨便便做死於是鶴嶽的場地上出現了一隻披著鑽石鎧甲的飛鳥,而鶴嶽也稍稍的瞇起雙眼。
 
彩虹貴族─鑽翼飛鳥ATK:1900/DEF:2000,等級5,光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
1.      己方場地上不存在怪獸,而對方玩家場地上存在怪獸的場合:可以不進行上級召喚,特殊召喚此卡到場地上。
 
鶴嶽宣告了回合結束之後,天音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換我了,發動魔法卡─雨龍的恩惠。在[雨龍的恩惠]的效果下,讓鑽翼飛鳥上升800分的攻擊力。」
 
「鑽翼飛鳥只具備1900分的攻擊力,要是上升800分的攻擊力的話,就會變成具備2700分攻擊力的怪獸。」鶴嶽稍稍的挑了一下眉毛:「很讓人能夠理解的戰術呢,畢竟是為了要發揮紫水晶龍龜的效果。」
 
「沒錯的,終於有個人能夠理解我了!」天音笑著豎起了手指:「在紫水晶龍龜的效果下,破壞鑽翼飛鳥─吞天怒濤(Raging Flood)!
 
只見[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彩虹貴族─鑽翼飛鳥]吐出猛烈的水流,鶴嶽卻接著揚起了手:「發動陷阱卡─同步防衛!通過將額外牌組中的一體同步怪獸除外,讓對方玩家場地上一次怪獸效果的發動無效!
 
此時一隻頭部長著角的飛天馬擋在了[彩虹貴族─鑽翼飛鳥]的前方,並且因此將水流擋開,天音也在覆蓋兩張牌之後宣告回合結束。(天音手牌:0)
 
在天音宣告回合結束之後,鶴嶽接著抽出卡片:「那就是我的回合了,通過將墓地裡的[彩虹飛翼天馬][彩虹貴族─鑽翼飛鳥]除外,發動魔法卡─[伊甸吟詠─彩虹的咒語]。」
 
伊甸吟詠─彩虹的咒語,通常魔法
1.      將己方場上、墓地裡,[彩虹貴族─鑽翼飛鳥]以及一體等級7以上的獸族怪獸移除。之後從額外牌組當作融合召喚[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到場地上(此召喚視為融合召喚)
 
「在[伊甸吟詠─彩虹的咒語]的效果下,墓地裡的[彩虹飛翼天馬][彩虹貴族─鑽翼飛鳥]將會被除外以進行融合召喚。」鶴嶽用力地握住了手:「在[伊甸吟詠─彩虹的咒語]的效果下,融合召喚[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到場地上。」
 
於是出現在鶴嶽場地上的是一隻上半身有著飛鳥的頭部與爪子,下半身有著巨大獅子的身軀,並且背上有著一對銀色大翅膀的巨獸。
 
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ATK:3500/DEF:3200,等級10,光屬性,獸族,融合/效果怪獸
[彩虹貴族─鑽翼飛鳥]+等級7以上的獸族怪獸一體
此卡只能在[伊甸吟詠─彩虹的咒語]的效果下被召喚
1.      此卡發動攻擊的場合:直到傷害計算階段結束之前,對方玩家無法發動魔法卡與陷阱卡。
2.      此卡戰鬥破壞對方玩家怪獸的場合:被破壞的怪獸每有一等級,就給予對方玩家200分的生命值傷害。
 
這隻怪獸,居然天音看著發出咆嘯聲的[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的時候,也忍不住稍稍往後退了一步。
 
「最後,發動速攻魔法卡─銀翼的伊卡洛斯!」鶴嶽接著拿起手中的卡片:「在這個回合結束之前,通過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將紫水晶龍龜的攻擊力加到聖翼獅鷲獸的攻擊力之上,但是聖翼獅鷲獸將會在回合結束的時候被破壞!
 
紫水晶龍龜的攻擊力是2800分,那樣的話就會變成6300分呀天音在[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拍動翅膀的時候,也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戰鬥!」鶴嶽在這個時候指向了天音:「聖翼獅鷲獸對紫水晶龍龜發動攻擊─銀翼彩虹旋風(Silver-Rainbow Hurricane)!
 
只見[彩虹帝君─聖翼獅鷲獸]拍動翅膀之後形成銀色的龍捲風,並且在捲向[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之後將其消滅。(天音LP:20000)
 
謝謝妳,天音,這場決鬥我真的很開心─不知為何,我有一種我們相比於中學的時候,都成長許多的感覺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感到很快樂鶴嶽在[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化為烏有的時候,也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深海帝龜─紫水晶龍龜]化為烏有的時候,天音茫然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但是卻什麼也沒有抓到。
 
「果然,我實在不配與鶴嶽君一起這樣子的決鬥結果,鶴嶽君大概也不會接受我了吧。」天音在這個時候露出了苦澀的微笑。
 
「妳是在說什麼蠢話呀,我怎麼可能會因為今天這樣的決鬥,就不再認為我們是朋友呢。」鶴嶽笑著拍了一下天音的頭:「我像是那麼冷血無情的人,會隨便就拋棄將近四年多的交情嗎?
 
「欸」天音在這個時候抬起頭望向了鶴嶽,然後當她發現鶴嶽正拍著自己的頭的時候,也發出了有些呆呆的聲音。
 
「我不否認剛才自己是想要用決鬥的方式,看看妳能否達成搶婚,不過我最後還是改變了主意。」鶴嶽淺淺的笑了一下:「我們雖然是老朋友了,不過我想我們其實可以成為最高等級的朋友─妳願意接受我這個老朋友,與妳交往嗎?
 
天音的臉龐在這個時候被完全染紅,然後才接著露出燦爛的笑容:「當然了,我才應該要說這句話呢。」

0
-
板務人員:

2015 筆精華,06/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