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2GP-BP

#1 RE:[創作] #2 The Enlightenment Ride

發表:2012-05-05 18:44:26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gastray(小薯仔)

了解蘿莉的冒險者 LV16 / 妖精 / 盜賊
巴幣:10151
GP:50
經驗:

#2 The Enlightenment Ride
 
12月3日 土放學後 往JUNES的路上
 
鎮內的環境在濃霧的影響下一片朦朧,疏落的行人由於視線受阻,無不步步為營,生怕前路有著甚麼障礙。
擔憂,不單出現在他們的步姿上,更體現在部份人煞有介事而帯上的防毒面具,令市民的一舉一動,都變得生硬而欠自然。
 
這時候在街角處,一架單車轉彎進入這條前往JUNES的必經之路。
它亮著燈,負責踏的是一位帯著醒目黃色眼鏡、中等身型的女高中生,在後座尚有一位高佻男學生。
四周濃霧絲毫影響不了這架腳踏車行走的順暢,兩人輕鬆經過一個又一個路口。兩旁的景物不斷後退,一陣陣呼嘯聲傳入男生的耳朵。
不知何時,風聲裡夾雜了前座女生的話語…
  「菜菜子她…她一定會康復,因為…堂島先生和你這位大哥哥一直在支持她…對嗎,鳴上?」
 
  「希望如此,近來主診醫師表示,她的情況有點反覆…不過關心菜菜子的,不只是我和舅父兩個人,大家也十分重視她,不然我剛才提議的探訪,陽介他們也不會如此踴躍…現在妳還陪我到JUNES購物,謝謝妳,里中。」
悠盯著千枝的背影回答。
 
  「你還跟我客氣~真是的。」
千枝微微噘起嘴,對悠的客套實在感到沒好氣。
  「現在花村應該在食品部和小熊忙得不得了,而雪子正在專心製作我的溫習表…我在想…光你一個人逛應該很沒趣吧,所以就跟來了…其實你打算在JUNES買甚麼?」
好奇的千枝,轉過頭向悠瞄了一眼。
 
  「購買一些摺紙材料吧,我不是醫生,只能夠弄一些祝福紙鶴…我現在可以辦的,就只有這些了…」
悠的話越到後面,就越感覺唏噓,這失落的回答遏止了兩人的交談,彼此都有各自的思量。
 
在腳踏車穩定前進下,離JUNES已餘下一小段路,若有所思的千枝向前方的路段一瞥,本來茫然的神情頓時表現出一份堅定。
 
千枝停止踩動踏板,輕輕煞車,輪胎的轉動就慢了下來。
之後,載著兩人的腳踏車停了在路旁,令悠臉上出現疑惑,他正想發問之際…
  「鳴上…其實比起菜菜子,我更擔心的人…是你。」
千枝轉過身告訴悠,平日語氣中的活力,在這一刻變成關懷。
 
  「…為甚麼呢?」
悠微笑反問。
 
悠友善的笑容,令聽者內心猛地戚了一下,千枝更憂心這位搜查隊的精神支柱。
  「在這大半年裡,你一直為我們的事奔波…不論戰鬥、學業、個人煩惱,你都為大家付出了無數的心血…嗯,由我說應該奇怪之極,不過…大家都不希望你太辛苦,怕你有一日會累垮。」
 
悠聽過後,雙眼悄然合上。
不久,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堅實的肩膀在吸氣下顯得更寬廣…
然後慢慢呼氣,彷彿想將體內一切疲勞和壓力都趕出去,隨後他說:
  「你們每一位都對我重要之極,所以在大家遇上困難時,我實在無法袖手旁觀…的確…這種生活頗累人的,不過…我還可以,你放心吧。」
 
  「其實…有時候,你可以多些依靠我們。在接下來的一星期,你會為我補課的事操心…不過,這一次我不打算說任何的『抱歉』或『謝謝』,相反…我希望鳴上…你和我談一些有關自己的事,不管是甚麼事、哪個時間也可以,我也會…樂意聆聽的。」
千枝的目光緊盯著對方,略帯腼腆。
 
  「哎?里中…」
悠感到眼前的千枝和平時截然不同,令他有點慌了手腳,在這份難以置信下他產生了疑問,以及好奇。
  「這樣,可以嗎?」
 
千枝笑著,點了頭。
 
  「但妳的課…不如待補考後…」
悠那個「朋友至上」的性格,再令他敲響那個快破掉的退堂鼓。
他別過臉,避開和千枝的眼神接觸。
 
對悠的再三退讓,千枝感到十分痛心,也萬分著急。
因為她意識到若錯失這一次機會,以後要打開悠的心窗,只會難上加難。
終於,千枝大喊…
  「悠~~!!!」
 
本來打算扯開話題的悠,他的注意力馬上被這突如其來的喊叫拉回來…
眼泛淚光的千枝,頭一次以懇求語氣向悠說:
  「悠!你重視自己的感覺吧!別再鎖在心底,儘管說出你的經歷,是快樂的回憶也好,或者是悲傷的過去也好…還是菜菜子的安危…」
話到一半,千枝脫下眼鏡,輕輕拭去兩行在臉上留痕的濕潤。
 
  「悠,你教會我分擔…所以這一次為了你,我不會逃避!即使!!即使~!!!」
千枝咬一咬牙,狠狠衝向最後的關口。
 
  「你向我哭訴也好~!耍性子也好~!!抑或是撒嬌~!!!我也渴望和你一起面對!!」
千枝澟然撤下了理性的藩籬,摘除彆扭的面紗,再解開那列稱為矝持的鈕扣,就此褪去了一身表我的霓裳。
  「所以,別再一個人背負所有事了…悠~」
她伸出手,毫無保留對悠展示堅強、燦爛的真我,身上的唯一點綴,就只有那一縷與生俱來的粗獷。
 
面對這份忘我,任悠再怎樣冷靜也無法視若無睹了。
他腦海閃過一段伊哥魯的話語,對方在語重心長講解其中一種使魔的風格,內容完美敍述眼前的光景,伊哥魯運用沙啞而閱歷甚豐的聲音說道:
  「舉凡操控『戰車』使魔的人類,無不願意與交心者共同進退,不論人生的高低起跌,也甘願和身邊人一一闖過,真是一生難求的優秀夥伴啊~嗚~呃呃~」
 
在回想的同時,悠發現一直纏繞心頭的悶氣,逐漸受莫名的暖流驅散。
暖流走遍全身,令悠感受前所未有的舒泰,甚至解開那個恆常約束內心的枷鎖─「克制」。
 
悠感到喉嚨乾涸,呼吸急促,連帯心跳在掙脫制約後也愈趨加快,他的一呼一吸,都使身體抖震起來。
  「千枝…」
儘管震個不停,悠接下來的舉動,沒有投入一絲的退讓,反而充斥有生以來最大的激動和希冀。
 
右手,緩緩提了起來~
這是在告別往日的孤單;
這是在接納眼前的溫柔;
這是在憧憬他朝的一點一滴。
 
他和她由一丁點的指尖開始、擴展到五根指頭以至掌心,直至完全握有這媲美天鵝絨的觸感。
除了存在感,雙方體溫從右手盡處源源不絕往來,兩人的身影更映照在彼此的雙瞳之上…
彷彿在告知對方,重疊的不單以上種種,還有妳我的道路與心靈。
 
  「恭喜你…你踏出這一步了,嘻~」
千枝送上由衷的祝福,伴以亮麗的燦笑。
 
  「多謝妳…從今日開始,我想重新認識妳,當然也包括陽介他們。」
悠的回答滿載對日後的盼望。
 
  「彼此彼此吧,隊~長!」
千枝架上眼鏡,眼神湧現比平常更強的活力。
  「好了!我們在這裡都呆了好一會兒,出~發~吧~!!」
話音剛落,她就隨即轉身踩動腳踏車的踏板,單車再度前進。
 
  「是的…嗯…這個,右手…」
悠發現千枝沒有放手的打算,並且在轉身時順勢引導他的右手環抱她的腰間。
 
  「右手?不錯,你要抓緊一點,前面是下坡路了~還有,你要把身體重心前傾,否則會被拋出車外的。」
千枝對悠作出忠告。
 
腳踏車走了一小段,前輪就進入斜坡路段,隨即影響在後座的悠。
  「慢…慢著,不…不如我們徒步~」
話音未落,本來平穩載著自己的腳踏車,受一股拉力誘使它往前猛衝,它立時化身成一隻脫疆野馬。
 
  「呼~!!!」
單車現正以高速俯衝,本來的輕風拂面,現在刮得面頰生疼。
千枝所言非虛,如果悠保持在平路時的坐姿,勢必失去平衡不可…
他只好挪前上半身,依靠在千枝的肩膀附近,右手同時抱緊她的腰間,總算穩住了身子。
 
悠單憑肉眼看不清前方,而且腳踏車正高速前進,使他下意識瞄著近在咫尺的千枝。
但見黃澄澄的鏡框裡,包裹她滿滿的自信與專注,迎風招展的短髮顯得生氣盎然,再加上那一抺停在丹唇末梢的欣喜…悠放下心,合上了眼。
 
哪怕有何高低起伏,兩人完全信賴身邊這位願意與自己乘風破浪的摯友,這一份堅實穩固的信任,令他倆邁向真相的鬥志,再度熊熊燃起。
 
本章完
最後編輯:2012-05-06 14:17:51 ◆ Origin: <1.36.35.xxx>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6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本板熱門推薦
【心得】P5 OST、畫冊、耳機簡易開箱圖多注意等了好久終於從amazon送來了渣拍技術+爛手機請見...(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