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44

RE:#1 Ivory Tower Amid Mist

樓主 小薯仔 gastray
GP3 BP-
#1 Ivory Tower Amid Mist
 
12月3日 土放學後 八十神高校
 
學校鈴聲響起,一天的課堂到此結束,但今天的鈴聲,對每位就讀八十神高校的學生別具意義。
它意味著自本星期初開始的第二學期考試,在此時此刻終於劃上句號。
考試過後,學會活動重開,但校內的氣氛卻明顯比經歷中期測驗後來得冷清,相信起因不是冬天的寒氣,而是籠罩著整個稻羽市的濃霧。
天色一片灰濛濛,太陽的外圍包著一層層的光暈,陽光、連帯大家的拚勁,彷彿也被霧氣吸收了。
 
一名學生將這風景都收入眼底,他身處在這座校舍二樓的一個課室。
這一位倚窗而立的男學生有著高佻身型,修身剪裁的校服突出他的纖瘦。
在校服之上,他披著簡約設計的黑色外衣,衣領上那泛著金光的校章和代表二年級的徽章顯得特別醒目。
男生雙唇緊閉,架著一副黑框眼鏡,若問一下他身邊的同學,大多認為他今天的眼神明顯欠缺銳利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鬱悶的無奈。
 
在大半年前,這名男生轉校至此,在稻羽市隨之發生的連環謀殺案令他平靜的校園生活頓起波瀾。
該市電視台主播、同校的高年女生、以致同班同學…
是因為正義感、還是友誼、抑或是純粹的機緣巧合,他組織了針對此案的特別搜查隊,暗地裡跨過多個性命相搏的考驗,一位又一位被犯人盯上的目標,在男生和夥伴的合作下無一不把他們救出,但和犯人一直失之交臂。
 
終於,疑犯在上月為搜查隊所擒,但代價是男生的兩位家人都身受其害,尤以年幼的表妹病情嚴重,至今仍在深切治療病房接受觀察。
事件令他和搜查隊、身邊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在這份尊敬背後,龐大的精神重壓令這位16歲的青年漸漸舉步維艱,他比誰人都渴望事件早日有一個了結,將自己從這折騰中解放。
這位目光被沖擦至只餘下如斯卑微願望的男生,他名叫鳴上悠。
 
  (再深的濃霧,這副眼鏡也能看透…但那個無底的謎團,我們有找到真相的一                                                          天嗎?)
悠心想,思緒中透出了疲累,滲有絲絲自我懷疑。
 
  「怎麼了,悠?您在模仿矮個子偵探在推理嗎?考試過後就讓自己輕鬆一下吧。」
一把熟悉的男性聲音在背後響起,悠轉身一看,現時課室內仍聚集了十數位學生,聲音的主人安坐在課室中央的座椅上,悠閒地向他招手。
 
  「陽介…剛才那一番話,我會原封不動轉告給直斗的了。」
悠脫下眼鏡,在微笑回答的同時,他不徐不疾走向這位留有飆爽髮型,全名「花村陽介」的男生。
 
  「哎…放過我吧,悠!我看您近日都一聲不吭,想友善問好罷了…」
悠的回覆,令這位最早期加入搜查隊的隊員,表情和語氣由平穩倏然變得緊張。
  「拜託!這個考試已令我霉運連連的了,請別讓它延續下去…」
在下一秒,陽介已經聳起雙肩,連帯那個環繞頸項,橙紅色耳機的兩邊聽筒也在合攏,加上合十的雙手,陽介正以一個頗誇張的姿態向悠「求饒」。
 
  「抱歉,陽介…我說說罷了,請別認真。」
面對帯點狼狽的陽介,悠頓感不好意思,也感謝知己的關心。
他呼了一口氣,然後說:
  「多謝關心,我很好,一切如…」
 
  「這不可能是真的!!!」
課室內響起一道嘹亮的聲音,打斷悠、陽介以及其他同學的交談與思路。
剎那間,眾人的注意力都移向這道聲音的來源,「震央」來自陽介座位的右前方,該處有兩位女生。
其中背靠著兩人的那一位,她在水手服上披了青綠色運動夾克,繡上醒目黃色條紋,整個人伏在散落各科筆記的桌面上;另一位身穿一身嫣紅的棉質水手服,留著一把漆黑亮麗的長髮。
 
  「千…千枝,大家都望過來了…嗯,這個…」
紅衣的長髮女生感受到大家的目光,顯得有些羞澀。
  「…不好意思,讓您們受驚了。」
她那份一瞬的繃緊,隨即變得親和友善。與此同時,她悠悠從座位站起來,為「千枝」的失態向周遭的同學賠禮,髮絲隨恭敬的動作韻律地飄揚。
 
賠禮後,她報以和煦的微笑,配合清澄閃亮的雙瞳、猶如初雪的白晢肌膚、以及小巧的櫻唇皓齒,一連串的舉動消散了眾人方才的錯愕、甚至安撫了在這學期考試中積累的不快。
這名如此具有感染力的女生,她名叫天城雪子,和隔鄰的里中千枝同屬搜查隊的一員,也是悠的好友。
 
  「沒甚麼,天城同學…里中同學也請放輕鬆些吧,下週再見。」
一位站在門前的學生回話,隨後拉開課室的門離開。
  「咔隆!」
空間內其他人的時間,在清脆的關門聲響下再度流動,氣氛回復正常。
 
交談聲又再此起彼落,悠走上前跟雪子點頭示意,再回到自己座位。
然後,他向仍然伏在鄰座桌上的千枝問道:
  「怎麼了?里中,為剛才的數學考試苦惱嗎?」
 
  「鳴上,還有花村…」
千枝慢慢抬起頭,那圓滾滾的清爽短髮,加上一身好動的運動裝束,容易讓人聯想到「開朗」和「樂觀」等陽光性格。
但是,在悠眼前的千枝卻掛著一副愁容,她眉頭輕皺,目光裡慣常的活力為散漫所取代,這種眼神更突顯說話中的疲累感。
 
千枝停頓了一下,左手的食指開始在桌面緩緩打圈,繼續咕噥:
  「您說得對,我剛才向雪子求證試卷答案…結果數學科也是慘敗,連同英語和理科,我估計要補考三科…這次真的完蛋了,我實在沒信心在一星期後的補考期來臨前把這些科目唸好,所以一時激動就大喊…抱歉。」
之後千枝就不再吭聲,也不再在桌面上劃圈,只是繼續伏在桌上,以空洞眼神將注意力停留在課室的一個角落。
她彷彿在狹獈的空間裡找到自己,那一個在黑暗幽谷中奮勇向前,但終點只有失望的死胡同,至今筋疲力竭、燃燒殆盡的自己。
 
秒針在「滴噠」、「滴噠」走動,其他同學的身影陸續消失,最後只餘下圍坐在課室中央的四人。
悠、陽介、雪子都靜了下來,並非對千枝的困境漠不關心,正是因為每一個人都確切重視她,才不願隨意說出置身事外的安慰,三人正認真思量同舟共濟的鼓勵。
 
這時候,雪子往書包裡探索,不久取出一本黑色皮革行事曆,翻到記載本月事項的那一頁。
她看見密麻的細字擠擁地進佔了每一格日子,整個12月都淹沒在字海裡,細看下,莫不是團體客人預約光臨她的家族旅館──天城屋,為完善服務而寫的工作備忘。
 
儘管如此,雪子吸了一口氣,如臨大敵似的提起鋼筆,那根筆桿子就無畏地衝向這片黑壓壓的字海。
尖銳的筆鋒在這密林上方積極尋找一處降落的空間,可惜的是,所到之處不是密不透風,就是著陸處「荊棘滿佈」,令雪子根本無從下筆。
 
  「算了吧,雪子。妳每日有怎樣的日程,我還會不清楚嗎?妳勉強抽時間為我補課的話不心力交瘁才怪…我不忍心,到時我一定會比現在更討厭自己,而且…我對補考也不抱期望了,所以…算了吧。」
千枝的意興闌珊,硬生生打住了雪子那份奉獻的勇氣。
隨後千枝把臉朝下,隔絕了和三人的眼神交流。
 
  「…千枝」
本來是一個橫跨七個晝夜的承諾,現在雪子卻只能無力呼叫好友的名字。
因為她明白,縱使有萬語千言的鼓勵,對一顆放棄了的靈魂都是多餘的困擾…
勉強,只會折磨彼此。
雪子放下了筆,千枝的放任,令她憶起一幅惆悵的風景…
 
當時,母親因病休養,雪子以代理店長身份打理旅館。每日課堂過後,她也忽忙走出熱鬧的校園,經過熙來攘往的商店街乘公車回家。
經過大半小時的車程,終於抵達鮫川上遊,之後徒步走過一段恬靜的住宅路才回到天城屋。
每一次,雪子下車時已踏入黃昏,太陽灑落在自身的光芒及和煦,隨雪子回家的步伐一點一滴在減退。
她最不喜歡走那一條狹長的住宅路,因為兩旁無機質的高牆進一步奪去這黃昏的餘光,潛伏於郵筒後、轉角處和道路盡頭的昏暗,此時在不斷張牙舞爪,向雪子訴說它是這裡的主宰。
日光逝去,她無法挽留;黑影肆虐,她乏力驅趕。眼前心灰意懶的千枝,勾起了她記憶中這個景象。
 
比起無奈,雪子更感到悲傷。因為她非常清楚,氣喘連連穿過這住宅路段抵達旅館,在終點處也絕不會看見千枝那一張尤如陽光的笑臉…
 
  「里中…倘若您在此放棄的話,明年春假後,您就要改稱天城…和陽介為前輩了,您認為這樣好嗎?」
正當雪子無計可施之際,悠突然發言。
 
千枝的身軀抖動了一下,雖然看不見她的表情,但悠一句輕描淡寫的說話,為雪子那一條昏暗的小徑,亮起了指引的路燈。
 
悠向陽介打眼色,示意他承接這個話題,陽介略一思索,特意以略為亢奮的聲調說:
  「正~是如此!!里中『同學』應該已準備好來年作我們的後輩的了,現在開始練習對我們用敬稱正是時候!來~里中,向我說一聲『花~村~前~輩』來聽聽…」
 
  「哎…!!」
千枝在聽過陽介的話語後,身體就開始抖動,並間歇發出不忿的咕噥,明顯是不甘受陽介耍寶十足的要求擺佈。
 
  「怎麼了?里中同學,您再呆坐的話,本前輩就要先行回家了。這個時間在食品特賣場的人流多得很,不回去幫那小熊可不行…」
陽介聳肩,說罷就作勢去拿起書包。
 
這時候…隱忍不發的千枝剎那間坐直身子,然後施以嬌健的轉身動作,對陽介說:
  「笨~蛋!!花村,您這個笨蛋!誰人要作好後輩的準備?『放棄』這個詞語是不~存~在於我的字典裡,只是補考而已,看我在下星期如何力挽狂瀾,哪怕是一場地獄之旅,我一定會合格的!!」
夾雜了少許慍火,千枝憑一股衝勁的宣言,驅散了悠、陽介和雪子對她一切的擔憂。
 
  「我就知道…這樣說您就會復活的了,里中。」
陽介的聲調回復平和,面露微笑回答。
 
  「太好了,千枝…您回復鬥志了。」
雪子放下了心頭大石,剛才那不愉快的念頭已一掃而空。
 
至於令千枝心情逆轉的最大功臣──鳴上悠也鬆了一口氣。
  「里中…還是活力的笑容最適合您。」
 
  「您們…真的對不…啊,我應該說『多謝』才是,您們拚命為我打氣…鳴上,我可以拜託您為我補課嗎?我需要您的幫忙。」
重拾自信的千枝,馬上就積極尋求協助。
 
  「唔…我可以的…時間只有不到一星期,當務之急在於糾正您在那三個科目的錯誤觀念,我需要一位非常熟悉您的人負責製訂補課重點。」
悠曾任補習老師,令他能有系統分析千枝的情況。
說畢,他望向雪子…
 
  「我…我明白了!儘管交給我辦吧,是英語、數學和理科沒錯吧?我會針對千枝您的情況打造溫習計劃,放心好了。」
雪子用力點頭,她一直作為千枝的功課導師,對千枝在各科的表現實在暸如指掌,由她負責實屬最佳人選。
 
  「里中,補課的事我就幫不上忙了。但若果您補考順利,我就讓您可在愛家半價享用特級牛肉飯的尊貴優惠吧…近來老爸構思和愛家合作,所以愛花特地給了些優惠…嗯,印象中那優惠沒有使用上限,而且有效期為明年一整年,這玩意應該合您心意…我這JUNES王子還不賴吧?」
陽介提供吸引的獎勵,務求令千枝有更大決心闖過補考。
 
  「好~極!我還是頭一次對考試有如此的衝勁…」
千枝站起來,雙拳緊握,信心滿盈地說:
  「來吧!目標是肉飯!!哎…是三年級才對…」
 
  「…里中同學…請問您那本字典是否只有『吃』這個單字?」
陽介托著臉問道。
 
  「花~花村,別…別在意小地方好吧,哈哈…」
千枝想以生硬的笑聲掩飾。
 
  「其實…里中,我認為『牛肉女王』這名號頗適合您的。」
悠道。
 
  「鳴上,連您也…放過我吧,我不想開展一些怪怪的傳說…」
面對突如其來的「加冕」,千枝一心只想謝絕。
 
  「傳說的『牛肉女王』~哈!!千枝!!這個好!這個名號很威風,不是嗎?真的…噗哧,嘩~哈哈哈!!」
樂不可支的雪子,正式進入了「爆笑模式」,在她忘我的大笑感染下,眾人也迸出了在考試結束當下就應該有的笑容。
原本這種再平常不過的生活舉動,對這一刻生活在稻羽市的居民來說,竟然帯有些許的奢侈。
 
過了一會,悠等人執拾好自己的物事離開,整個課室、校舍隨即生氣杳然。
片刻歡笑為這重重的死寂打開了小缺口,但四周濃霧有如受到刺激的增生細胞,爭相地修復、覆蓋、遏止這點點的「異端」。
 
抗拒熱鬧,但求舒緩孤寂時的煎熬;
拒絕快樂,只為減輕痛苦時的鞭撻。
在濃霧長期的局限和打壓下,這悖常的思考模式,在無數本地人的心中漸漸植了根。
時間一直流動,但是現在的稻羽市卻打算向明天說「不」。
 
本章完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6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