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2GP-BP

#1 【閒聊】【愚人節突發】短篇:Serious Joke

發表:2012-04-03 06:38:50看他的文開啟圖片

seraphpiyo0(閉門推出窗前月)

斬龍使者 LV33 / 人類 / 初心者
巴幣:27648
GP:621
經驗:

4月1日那天中午聽ICRT被DJ騙到愚人節後,惱羞(?)之下突發的短篇。

這故事玩到了變形金剛的哏,
不清楚的話google一下很快喔wwwww
一直想玩這個哏想好久了。




Serious Joke


      別西卜在床上翻了個身,腦袋還在夢境和清醒之間游移打轉,一陣轟然巨響伴隨爆炸產生的暴風將他昏昏欲睡的心神全副拉回現實。

    「發生什麼事了!?」蠅王大喊,倉皇衝出房間。滿屋子煙塵和刺鼻氣味遮蔽了視線,也讓他嗆得喘不過氣。別西卜邊咳嗽邊摸索著想到客廳去,才走沒幾步,額前突然出現被冰冷硬物抵住的壓迫感。蠅王霎地僵直身體,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一個陌生帶著機械磁性的嗓音冷冷接道:「這句話才是我想說的,這裡他渣的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別西卜心下一驚,有入侵者?有人莫名其妙爆進他們的公寓?更要緊的是,梅塔特隆呢?平常星期天早上,他多半都待在自己的書房裡。屋子裡突然爆出這麼大的騷動附贈一個殺氣騰騰身分不明的不速之客,但直到現在為止完全沒聽到天使長的任何動靜,難道他被剛才的爆炸波及了嗎?

    「你是誰?」別西卜很想現出蠅型用翅翼將這團亂七八糟的煙塵吹散,但不曉得對方來路底細,又不便動作。「好大的膽子,竟敢擅自炸了別人的公寓還闖進來!我朋友在哪裡?」

    「天殺U球的我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來者吼道,煙塵逐漸散去,可依稀見他高大、稜角分明的銀白金屬身軀,和一對豔紅、透著警覺殺氣的光學鏡,看上去像個機器人。「你家誰家,對我沒差!告訴我這‧裡‧是‧哪‧裡!!!

    「就說是‧我‧家‧了!!!」蠅王粗暴揮開對方的武器,衝進還瀰漫著煙灰的客廳,「梅塔特隆~!」別西卜高聲喊道:「你在嗎?你沒事吧?」

    那像機器人的傢伙全身突然一震,「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他氣勢洶洶跟上去,「這裡就只有我跟你兩個,根本沒別人!」

    蠅王轉身狠狠瞪上對方的視線,「我才不是叫你!你又不是他!你是──」他這時才仔細看清那入侵者的面孔,包括那造型看起來很俗卻有種說不出魅力的頭盔,又從頭到腳打量了一回,才不可置信開口道:「怎麼可能……」

    那一臉兇相的機械人再度將左臂的砲口對準別西卜,「為什麼你這個長相臃腫愚蠢的碳基會知道我密卡登大帝的名字?我還在地球上嗎?」

    「……你是在地球上沒錯。」蠅王只覺自己腦袋一片天旋地轉,如果這是愚人節惡作劇的話,那也開得太過火了。「不要告訴我你是那個變形金剛狂派的首領。」

    「喔?看樣子我還挺出名的嘛,」密卡登摸摸下巴,似乎對此感到得意。「對我客氣點,碳基,只要乖乖照我的話做,不會給你難看的。」

    「我不是碳基,」別西卜沒心情理他,逕自在客廳巡了一遍,當發現爆炸源頭來自梅塔特隆的房間時,他的臉色瞬時一沉。「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蠅王瞪著落了滿地被燻黑、燒焦或炸碎的書籍、卷軸碎片,但除了這些被炸得亂七八糟的東西以外,完全沒見到天使長的影子。

    「我不知道那是誰的房間,」銀白機體的機械人不在乎道,鮮紅光鏡充滿不耐煩的光芒,「看樣子又是該死的太空橋出狀況了,等我回賽伯坦一定要叫震盪波──」

    蠅王打斷他,眼神死死盯著面前的變形金剛,「你剛才說太空橋什麼?」

    密卡登似乎很想對別西卜無禮的插話動怒,但他終究還是忍住了。「搞清楚你在跟誰說話,碳基。我從地球上搭太空橋準備返回賽伯坦,大概途中又出了問題,我沒回到賽伯坦,卻被送到地球上另一個不知什麼鬼地方。現在,等我定位經緯座標──」

    「那梅塔特隆呢?」別西卜問,「重‧點‧是,他到哪裡去了?」

    密卡登正要開口,門口卻傳來了門鈴聲。別西卜眼神才往玄關方向一瞟,密卡登的加農砲又重新抵在他頭上。「去應門,」他沉聲警告:「不准讓對方進來,不准讓他發現到我,要是敢玩花招,我就轟掉你的頭。」

    蠅王瞪了他一眼,情勢敏感,現在也不能跟對方硬拚。別西卜小心走近門前,密卡登則舉著砲口跟在他身後。他稍微開了一條縫,鎮定道:「什麼事?」

    「別西卜先生嗎?」門縫外是警衛*雅努斯關切和擔心的臉龐,「剛才聽到你們那邊傳出爆炸聲,請問發生了什麼事?」

    密卡登殺氣逼人地盯著蠅王,用嘴形向他無聲道:「編個理由打發他!」

    「喔,沒什麼,只是,我們的瓦斯爐好像有點狀況。」別西卜說,「可能有點老舊吧,功能不太靈光了。」

    「喔,」雅努斯的表情有些疑惑,彷彿表示那不只是瓦斯爐功能不靈光的問題,「要不要我幫你請*維絲塔來看一下呢?」

    「不用不用,」別西卜覺得抵在他身後的砲口逼得更緊了,甚至可以感覺到其中運轉著能量的熱氣。「雖然聲音很大很嚇人,但真的沒什麼,梅塔特隆正在處理。如果吵到其他住戶,我們很抱歉,但已經沒什麼問題了,請他們放心啦。」

    「唔,好吧,」警衛覺得也不好再說什麼,「如果需要叫維絲塔來的話,再跟我說一聲。我跟她熟,修理費可以算你們便宜一點。」

    「沒關係,有需要的話我們會自己請她來的。」蠅王說著,等到雅努斯走進的電梯門在眼前完全關上後,才如釋重負鬆了口氣,趕緊將門關回去。

    「真是囉嗦的傢伙,」密卡登嫌惡地收回武器,「不過炸掉一個房間,也這麼大驚小怪。」

    「炸掉人家的房間,這還不夠引人注目嗎!」蠅王怒道,他恨不能馬上拆爛這狂妄的變形金剛,但在還沒有摸清事情來龍去脈前,說什麼都不能衝動。

    「不管那個,」密卡登揮揮手,「你說的那叫做梅塔特隆的傢伙到底是誰?」他皺眉道:「為什麼他的名字跟我這麼像?」

    別西卜實在沒心思跟他解釋,但又不得不如此,不然天曉得這從異次元冒出來的變形金剛又會做出什麼恐怖的事。一方面,他猜想梅塔特隆的失蹤恐怕和密卡登的意外出現脫不了關係。「很好,現在換我來解釋,你還待在地球上,但是在另一個層次的世界。」

    密卡登瞪著他,「你到底在說什麼?」

    「呃,嗯,這樣講好了,」別西卜試著把事情釐清,「你知道地球上有一種叫做人類的碳基吧?。」

    「當然,一群弱小又愚蠢的生物。」狂派首領輕蔑道。

    「但這群弱小的生物也會信奉一種稱為神明的存在,」蠅王繼續道:「……就像你們,嗯,賽伯坦人會信奉普神一樣。」

    「喔,」密卡登一臉無趣接道:「你不會是要說──」

    「就像你想的那樣,」隨著一陣濃黑如密集蠅群般的霧氣,別西卜直接在對方面前現出蠅王的本相,雖然並沒有比密卡登高大多少,猙獰的蒼蠅形象和巨大的翅翼也足夠讓狂派首領一時間看得目瞪口呆。「這裡就是人類所信奉的那些諸神居住的地方,我是別西卜,蒼蠅之王。我想你上網搜尋一下應該就知道了吧?」

    「……我今天是被U球詛咒了嗎?」密卡登看著別西卜呆愣半晌,最後抱頭道:「一個太空橋意外竟然把我送到碳基想像的童話世界去?」

    「嘿!這裡才不是什麼童話世界!」蠅王不滿道,他討厭那些對神靈和神靈世界不敬的人,即使對方是個跟他們不同次元的外星機器人也不例外。「這裡就跟你們和博派所待的地球一樣是真實的,只是在不同層次罷了。就好像,」別西卜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決定啟齒,「你們變形金剛對我們來說,也只是另一個人類創造出來的科幻世界裡的外星人一樣。我們算是扯平了吧。」

    「……反正我現在在另一個異次元就對了,」狂派首領迅速做出結論,「只要找到回賽伯坦的路,其他細節我完全不管。你還是沒有回答──」

    「梅塔特隆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別西卜正色接道:「他跟我一樣,也是諸神的一員,你們兩個的名字剛好只差一個字母,所以才有誤會。但那不是重點,你只管回你的賽伯坦,但是他呢?我一定要找他回來。」蠅王問:「你那太空橋可以傳送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嗎?」

    「目前的路徑是往來於地球和賽伯坦之間,」密卡登斜倚著牆道:「但就如我剛才說的,這次傳送過程中它爐渣的出了狀況,或許發生時空跳接什麼的吧。通道轉移到這裡來的時候,也可能把這裡的人吸到另一個時空去。」

    「……」別西卜無言以對,為什麼這種超科幻的情節偏偏就發生在自己跟梅塔特隆身上呢?他懷疑是不是諾恩三女神最近迷上變形金剛還什麼時空旅行的科幻小說,決定在諸神的命運之間加進一點小小的新樂趣。「也就是說,你也不曉得梅塔特隆可能被太空橋跳接到什麼世界去嗎?」

    「廢話,我怎麼可能知道,連我自己都是意外被送來這裡的!我哪曉得你那名字抄襲我的朋友會被丟去哪裡。」密卡登不滿道。

    「……唉,這是要從何找起啊,」這次換別西卜抱頭無語問蒼天,「總之,先把這團亂整理完,再做下一步打算吧。」他看著梅塔特隆被炸得慘不忍睹的房間殘骸和被波及的客廳,心裡又是一陣難過。

    「整理完?」密卡登不可思議道:「清理這些東西要花多久時間啊?先讓我找到回去的路再說。」

    「……」蠅王有種非常想實驗用死蠅葬列是不是宰得了一個欠揍變形金剛的衝動,但他只回道:「等我一下總可以吧?」他走到梅塔特隆的房門殘骸前,伸出一隻爪子,醞釀復原力量的同時也努力回想著他室友房間原本的模樣,至少這是他現在能辦到的事。

    「你要做什麼?」狂派首領盯著他。

    「讓這裡恢復原狀啊。」別西卜沒好氣道,「別打斷我集中精神可以嗎?」

    出乎別西卜意料之外的,密卡登嘆了口氣,而且是那種他覺得異常熟悉的嘆氣方式。「自己的爛攤自己收,讓我來吧。」他只朝那破爛的房間廢墟揮揮手,整個公寓空間瞬時迴旋繞生出一股強勁力量的氣流,迅速朝房間和客廳損壞的地方和物品捲去;彷彿時間倒流般,所有的東西一下就恢復原狀,擺放整齊妥當,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別西卜的複眼充滿驚異,「不!你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密卡登站在房間門前,一抹促狹的微笑在他面龐上浮現,「要讓它回復原來的樣子並不難,畢竟這是我的房間和我們的客廳啊。

    「什──」蠅王的口器張開又閉上,他瞪著眼前的人,想破口大罵,又不知要說什麼好。

    一股氣流在密卡登身上拂過,影像一陣模糊,換成梅塔特隆同樣銀白但如雕像般細緻的身形出現在別西卜眼前,高聳的銀色雙翼突破偽裝在身後現了形;先前充滿挑釁態度的豔紅光鏡則為原本平靜如清冷湖水的綠色所取代,只不過還多了一點惡作劇得逞的得意混合著誠摯歉意的神情。別西卜很難理解這兩種情緒可以同時在他室友的眼神裡出現,但他所見就是如此。

    「好像玩得太過火了一點,」梅塔特隆微笑道,「我一直很好奇用這個題材在愚人節可以製造出什麼效果,看樣子似乎……還不錯。」

    「……」別西卜瞪著他室友良久,最後只說一句:「我以為你向來都對愚人節這種無聊的玩意沒興趣。」他完全不想承認自己過去從沒擔心過梅塔特隆會在愚人節這天開他玩笑,而且也的確從來沒有發生過,直到今天。

    梅塔特隆給了個充滿歉意的微笑,「某人平常老愛說他室友是個缺乏幽默感的天使啊,所以我想,也許愚人節是個合適的機會。」

    蠅王直接癱倒在沙發上,四隻爪子全摀住自己的複眼,「我必須要說……你那樣的幽默感也太認真了,簡直嚇死人了好不好!!!我還真的以為你跟那什麼變形金剛的狂派首領對調次元了!!!真的發生這種事我上哪兒找人啊!!!」他完全錯怪掌管命運的諾恩女神了,迷上變形金剛還什麼時空旅行科幻小說哏的根本就是他那想都不會想到竟然會花時間玩唬人把戲的天使室友,而且還是唯一神雅威底下最重要的書記跟代理人!這世界是怎麼了?

    「那種事,」天使長幽幽地說:「原則上應該是不會發生。」

    「你為什麼能把那狂派頭子演得這麼煞有介事?」別西卜問,仍然沒把爪子從眼前移開。想到被加農砲抵住頭的體驗,他愈有種梅塔特隆比他所想像的還要深不可測的恐怖感覺。

    天使長在他身旁坐下,「只是一種揣摩和詮釋而已,」他道:「我想試試看轉換身分的可能性,雖然這點對神靈,尤其是天使來說似乎沒什麼必要,但我認為這並不失為一個避免陷入太固定本質的方法。當然,」梅塔特隆的光鏡閃了一下,「總有必須承擔的風險就是了。

     「很好,」別西卜移開了一對爪子,「你也覺得炸掉自己的房間是值得的囉?」

    天使長聳聳肩,「我並不想拿公寓裡其他地方下手,雖然修復對我來說是比較容易掌握的領域,但我不喜歡我們共用的空間因為自己私自的意圖就被犧牲掉。」

    「還有連雅努斯都被驚動得跑上來了,你也要做得這麼逼真?」

    「關於這個部分,我掙扎了很久,」梅塔特隆嘆氣道,「當然我可以選擇不讓爆炸的騷動傳出去,不過這樣就不合現實情境,你大概也會起疑的。雖然對其他住戶來說過意不去,但我已經讓影響降低到只有爆炸聲了。總之,之後我會向雅努斯和住戶們解釋的。」

    看著天使長第一次玩出一個有模有樣得嚇死人的惡作劇,卻又苦惱於對其他人帶來困擾的模樣,別西卜不禁感到啼笑皆非。他深吸口氣想了想,放下最後一對摀著複眼的爪子,道:「哎,反正愚人節嘛,你搞出那爆炸聲算什麼,上次*芙蕾雅沒關好她家的門,讓她養的貓全都跑進整大樓抓花全住戶的大門跟走道壁紙,還留下一堆貓屎,也夠誇張了。連我們的門都重新修補過不是嗎?」

    「是啊,」梅塔特隆道,似乎在認真思考什麼。「也許,下次換個方式會更好。」

    「還有下次!?」別西卜這次嚇得從沙發上跳起來。

-END-


*
雅努斯(Janus)
:羅馬神話中的門神。

*維絲塔(Vesta):羅馬神話的爐灶女神,相當於希臘的赫絲提雅(Hestia)。

*芙蕾雅 (Freyja):北歐神話的 愛神、戰神與魔法之神,屬華納神族。也掌管豐饒、生育及愛情。貓是她的神聖動物。

最後編輯:2012-04-03 06:41:13 ◆ Origin: <119.77.206.xxx>

快速回覆文章,請先登入

看整串內容篇數:0 / 0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651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本板熱門推薦
【攻略】SJ,エネミーサーチC女神SJ,エネミーサーチC 這東西大概是本次很容易就忽略的...(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