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84

RE:【創作】* 安琪莉可 * 螢之光(2/3更新至第十四章完)

樓主 Per yangluchao22
GP0 BP-
★★★★★★★★★★★★★★★★★★★★★★★★★★★★★★★★★★★★

番外 * 碧玺


——“碧玺,清澈鲜明的美丽晶体,随着不同的横切面,映照出色层丰富的彩虹。”

★★★★★★★★★★★★★★★★★★★★★★★★★★★★★★★★★★★★

身为萨克利亚最高等级的沙龙圈子,石楠庄园的社交季总是热闹非凡,进出其中的马车数量即使不算太多得离谱,其装饰的华丽度却是足以叫人乍舌的。不过,这对于常期住在这里的人来说却也算不了什么。仆人们礼节周全,面对那些尊贵的宾客也是大方得宜,显然都经过女主人巧手调教。

这是当然的,他们引以为豪的女主人贝露丝缇‧德‧伊西尔德夫人虽说现在只是个勋爵夫人,却是出生德‧加尔德洪公爵家的高贵女性。她的血统,比整个萨克利亚的大多数人都来的更为历史悠久和醇正。

提起这个,虽然当事人自己并不怎么在意,像管家马尔科姆,还有其他一些从贝露莎夫人还在当小姐的时代就伺候她的老仆人们,都会不由为小主人惋惜。如果不是因为出生在区区勋爵家,光凭那头显而易见继承自加尔德洪家族、几个世纪精心培育出来的美丽金发和苗条身段,马歇尔‧德‧伊西尔德或许还能成为公爵家的第二继承人。


踏踏踏一串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显然是知道来的是谁,几个年轻侍女闻声相视欣喜,只有管家马尔科姆立刻侧身退开一步,于是姑娘们也只得跟着让到两边低头行礼。

从门外小跑过来的是一个金发的孩子,估计是十岁上下的样子,手里捧着一大束各色的花朵,其中直线型的切花高到几乎要遮过了眼睛。孩子停下脚步,侧头从花束后面露出一张俊秀的小脸蛋,由于生得太过好看,一时倒让人难以分辨到底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子。「早上好。」

「早上好,马斯少爷。」仆人异口同声地答道。被那个仿佛具有感染力的甜美微笑和声音带动,马尔科姆连皱纹都端端正正的老脸上不由地舒缓。他看看少年沾着少许泥土的白皙双手,「您这么早的就到花圃去过了吗?」

「今天天气真好,想着趁早晨土壤也刚好湿湿的时候把茑萝花的花种种下去,所以我就忍不住……」少年眉眼弯弯,绽开一个可爱的笑颜,「这些是摘给妈妈的花儿,你说好看吗?好看吗,马尔科姆爷爷?」

「好看,好看。」老人眼角开出了由衷欢和的菊花,连声点头。

「太好了!我现在就拿去妈妈那儿。」少年抽出几支花,各自递给侍女每人一朵,「那我先走了,大家,待会儿见~」

见小主人跑远,年轻姑娘们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好看、好看』的呢,马尔科姆先生其实心里是在说马斯少爷好看吧!」

「别闹了,」马尔科姆板起脸,「都回各自岗位去,再过会儿就差不多到客人们起床的时候了。」

侍女们笑着跑开了,压低的讨论声还能隐约听到。「马斯少爷真可爱!」「我最喜欢少爷的笑容了,一早上看见他就好像一整天心里开了晴。」「又有礼貌,还总是送给我们花儿。」

老管家的嘴角不知不觉地松了。

「……别看马尔科姆先生平常脸上老是刷了层浆糊,他可疼马斯少爷了,像亲爷爷对……」

「安妮、葛莱雅、莉丽娜,快回去工作!」


纪年历250年的初夏,正是十一岁的马歇尔‧德‧伊西尔德入Q.X.的第一次假期。也是他刚够岁数成为子爵后的第一个社交季。

许多见过马歇尔的人都说他像个小天使。柔和精致的面孔,优美秀气的唇形,清澈的、善于撒娇的大眼睛,配上浓密的纯金色睫毛,说话时忽闪忽闪得好似浅堇色的星星,叫人简直无法拒绝。

少年也许也清楚知道这一点,知道自己受到所有人的宠爱。

贝露莎夫人与前夫育有三女都早已出阁,直到三十九岁丧期未满,下嫁给德‧伊西尔德勋爵后才得到这个独子,自然是付出了全部的心深爱着她的小男孩儿。全家上下都认为这个男孩子是天赐的,对他爱护有加。

笑容无垢,容貌惊人的好看,甚至比女孩子还要漂亮,再加上成长在众人的爱之中养成的天真善良的心性,和母亲灌输给他的良好教养。的确,很难有人不去喜欢这个美貌的小男孩。

少年脚步轻快地穿过门廊,交叉着双脚大幅荡过来荡过去。一步,两步,像是在跳某种欢快乐曲中央位置的慢拍滑步,然后刚好转上了楼梯。在石楠庄园他感到非常自在——当然,一般在其它地方他也不会多么拘谨怕生,然而这座母亲从德‧加尔德洪家陪嫁过来的古老庄园,是他出生以来的儿童乐园,每一个角落都留有他模糊快乐的童年记忆。他自认是除了母亲之外最熟悉这个地方的人。

他合脚跳上三楼,兴冲冲地准备伸手去敲起居室的门,扬起在半空的手却突然停顿了下来。马歇尔没有出声,而是侧耳听了一会儿,静悄悄地退了回去。

低着眼幕,长长的睫毛落下来,像两片羽毛轻掩双目。少年微微嘟着下唇,满是孩子气的姣好脸蛋上看不出多少表情,只是捧着的花束垂了下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迪斯‧德‧朗代』,应该说这个名字他早就听说过了。

行踪不定的旅行家、航海家。马歇尔小时候就看过他写的旅行日志,非常喜欢他对世界各地风土人情的风趣描述,尤其是其中对珍奇花卉的介绍部分大幅穿插于文中——另一项占了许多篇幅的则是对名酒的描述。

此外,卡迪斯‧德‧朗代还是他母亲的表兄。

金发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圆柱后观察这个同样是一头金色长发的男人。也许因为朗代是德‧加尔德洪的一个旁支的缘故,卡迪斯的金发有些不太一样。那种色泽比自己的更深一点儿,却又远不如朱烈斯表兄那样纯正,而是像晒足了阳光的稻穗。光滑的长发整齐地梳成一束露出整张脸与双耳,更强调出其轮廓刚正眉宇明朗,因为丰富的游历被晒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挺拔的身姿,以及双眼中直爽而深邃的笑意,使这个岁月格外开恩的男人看起来极有味道。

他旁听卡迪斯讲话已经有一会儿了。理性而自然,随性而幽默,的确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确定,今早上与母亲在房间里说话的就是这个男人。

据说自己小的时候,卡迪斯先生也曾来看望过母亲和他几次,但马歇尔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相反的,在这个男人出现在了石楠庄园的晚宴上之后,马歇尔站在不显眼的地方倒是听到了不少关于他与母亲之间的闲言闲语。

少年讨厌这种感觉,那些看起来多礼的绅士淑女在摇扇浅笑的掩饰之后谈话的内容低俗极了。平时他不怎么在意,有时听得糊涂还觉得有趣,可现在被拿来当作茶余饭后的中心的是自己的母亲。


贝露丝缇静静听着自己丈夫与其他宾客向卡迪斯的提问。他站在人群中心侃侃谈来这两年去过的地方,而她的眼波平浮地凝视着不知哪儿,嘴角噙着柔和的微笑。过了一会儿,她看到了自己的小男孩儿。

年轻的子爵自分开的人潮中央走了过来,人们纷纷为他让开道。他走到今晚的主客卡迪斯跟前,抬头眨眨眼睛,直直看着卡迪斯,既不行礼也不自我介绍。

虽说还是个孩子,但马歇尔‧德‧伊西尔德素来教养极佳很懂礼貌,整个房间的注意力不由都集中到了少年和卡迪斯的身上。偏偏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是矜持的敬慕,这让他几近无礼的举动也看起来又端庄又可爱。

正当勋爵咳了一声,准备将失礼的孩子介绍给卡迪斯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了。「父亲,」他却是对着勋爵说话,「很感谢您。我从很早以前就喜欢卡迪斯先生的书,今天您却让我见到了比那些书更了不起的作者本人。」言罢,他这才转过头来冲着卡迪斯甜甜一笑。

年轻的子爵应对真诚巧妙,此话一出满堂啧啧称赞。孩子的父亲更是掩不住地喜出望外,知道这个聪明的孩子说出了足以在成年人的社交圈里流彩的话。

卡迪斯瞅着眼前这孩子笑笑没有说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马歇尔,你长这么大了!」

少年突然窘困,总觉得准备充分却还是被无视了一道。他偷偷瞥了母亲一眼,雪白的脸颊就无法控制地泛起了一阵粉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的几天,卡迪斯‧德‧朗代都留在了石楠庄园。他勉强参加了一次牌会一次远游,就借故推脱了所有白天的活动。

其实那也和自己无关。少年在露台上向着阳光张开双手,浸沐在柔和光芒中的柔顺金发随风飘动,划出道道美丽的流金。

「嗯~」他跳着步子仆上栏杆,冲着已爬上来的蔓叶微笑起来,「早,昨晚睡得还好吗?告诉你哦,我昨天可是一整晚都没睡好,你看到过一只蓝色的小鸟没有,它昨晚上跑到我的房间来闹了一场然后就逃跑了……啊!」少年鼓起腮帮子,「你又来了!」

出现在栏杆外树枝上的蓝色小鸟扭头瞅瞅少年,仿佛是很得意的样子鸣了一声,扭动小小的身子露出浅色的腹部。马歇尔朝它跺了跺脚,它就扑棱着翅膀飞离了树枝。「等等,你别跑!」少年急了,匆忙掉头穿出房间下楼。「我是故意吓吓你的!我想和你……」

才跑出门,他却停了下来。马歇尔忘了自己跑出来的初衷,也忘了说话,只是愣愣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男人。

在露台的正下方,卡迪斯口边挂着微微笑意,不时模仿一下鸟儿的啾鸣,声音惟妙惟肖。在他身边、上方,鸟儿们穿梭飞过,仿佛围绕着他在跳舞。少年看得如痴如醉,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突然看到自己追着的那只蓝色小鸟也在其中,忍不住突口而出,「在这儿……」

卡迪斯伸出左手在空中轻柔地点过看似随意的弧线,蓝色的小鸟就飞过来停在了他的手指上,他笑了笑摆摆右手食指,其余的鸟儿就像听到了某种信号纷纷飞走了。卡迪斯这才转过头来向他致意,「啊,马歇尔,好巧啊。」

少年涨红了脸,仓卒地点点头。「早上好,卡迪斯先生。我,」他有点失望地望着卡迪斯手上的小鸟,然后迅速地扫了一下周围,向露台的内侧的方向走了两步,「我前几天种了茑萝花,想趁雨季之前把苗床移到露台下面来。」

卡迪斯走到少年身边蹲下来,而指上的小鸟停到地上,一蹦一跳地也跟了过来。他以手指捏起一撮泥土摩梭了一下,「土壤的排水性不错,茑萝长出三四片真叶之前对日照的要求也不高,墙壁还是现成的支架,算是不错。」

马歇尔没有回答,一本正经地捡起小树枝划着地面。

卡迪斯靠着墙坐了下来,手枕脑袋,让自己靠得舒舒服服的。他遥望远处的天,脸上露出了一丝怀念的神色,「这可是个好地方,从上面往下看瞧不见人,从外面看过来又正好被个小园子遮住了。和你一样,我以前就喜欢偷偷躲到这里来弄弄花、喝喝酒——当然,喝酒这点你和我不一样,你现在岁数也还小嘛。」他笑起来,又抬头看看两人头顶上的露台底部,「诺,你看,上头的那个——像小猫脚爪印的那个——还是你妈妈踩着我的肩膀硬刻上去的。那时候露台刚重新刷过一次,贝露莎非说要留个纪念上去,还逼着我承认她弄出来的是朵花……没想到到现在居然还在啊。」

马歇尔突然就想掉头走了。他讨厌这个男人,讨厌他擅自闯入自己的世界,讨厌他擅长自己所有喜欢的东西,讨厌他一副对这个庄园什么都很熟悉的样子。

更讨厌的是,母亲向来态度优雅温和,也聪明得让人捉摸不定,可看到她听着卡迪斯说话时的神情,少年却隐隐能够感觉出这个男人对她的重要。

身旁坐着的男人又开口了。「马歇尔,」他问得调子轻松,「你讨厌我吗?」

马歇尔咬着下唇,还是摇了摇头。「卡迪斯先生,为什么这么说?」他以无辜的大眼睛加强发问,语气软软的。

卡迪斯转过头,盯着少年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茑萝不适合移植,成活率太低。」

「……」他一时不知道能说什么。小鸟跳过来,在他垂在地上的手指两旁跳来跳去。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不要被那些花哨的辞令给淹没了。有时候诚实点没什么不对,连情绪也要总装着憋得多慌啊。」卡迪斯摸摸他的头,「我再认真地问你一次:马歇尔,你是讨厌我吗?」

大手落在头顶,卡迪斯放低位置,以温暖的眼睛认真地直视着他,马歇尔反而一时回答不出『讨厌』两个字。

「……对不起。」终于,少年轻轻说道,唐突的泪意让他觉得喉咙口堵得难受。

「你不要哭啊,你是男孩子啊马歇尔。」卡迪斯看到少年低埋下头欲哭顿时有些无奈,这样一来不是变成他在欺负小孩子了嘛。「这样,」他突然瞥到了地上的小鸟,「你喜欢知更鸟吗?我送一只小鸟给你要吗?前不久这只才养下的孩子,我东奔西跑的也不方便带在身上照顾。哪,可以交给你照顾吗?」

少年纤细的肩膀颤抖着,抬起眼睛来——是一张明亮的笑脸,「好~」

「马歇尔……你真是…………」

「说好了!什么时候带来给我?」少年两手捧起在地上煞有其事打量着两人的鸟儿。也许是因为有卡迪斯在场,它乖乖地听任少年将它捧了起来,只是拍动了一下翅膀。被弄得瘙痒,马歇尔皱皱鼻子,「啊秋,嘶,它好可爱~它的宝宝长得也和它一样吗?」

卡迪斯眼看着少年一边吸鼻子一边绽开了纯真笑靥,「现在毛还没齐呢,长大了就像了,过两天我走之前给你带来。」

「过两天…卡迪斯就要走了吗?」

「不要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有空我还是会来看你妈妈和你的。」

(还先提到妈妈!)
少年扁扁嘴巴。他还是无法立刻喜欢这个男人吧。可是……
「卡迪斯先生,我会想你的!」他一脸的憧憬,紫色的一对大眼睛流转晶盈,「所以你要常来看我,然后,可以带我一起去哪里旅行吗~还有还有,刚才有那么多小鸟围着你,怎么才能做到?呐呐,告诉我吧。」

卡迪斯嘴边一僵。「好孩子!」他突然爽朗地大笑出声,「马歇尔,我向你保证,你绝对会前途无量的!」


晶莹,清澈,但没有说他只有单一的特性。
似乎可以一眼望到底,又有某些难以捉摸的光泽。美丽的金发小天使,纯良温顺爱撒娇,也许还有些小任性。天真与世故,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从来就不曾矛盾过。

双色、甚至是多色的碧玺,我们所见到的,唯独只取决于切面的角度。
但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他。

本质上,他是一块难以一概而定色彩的碧玺罢了。


Fin

★★★★★★★★★★★★★★★★★★★★★★★★★★★★★★★★★★★★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93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