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284

RE:【創作】* 安琪莉可 * 螢之光(12/14更新至第十一章完)

樓主 Per yangluchao22
GP0 B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二章


洛文勛爵在首都卡洛璐的房子落在上議員區的邊緣,與它的鄰居們相比起來顯得並不那麽起眼。只有被薄靄染成淡紫的成片的帶狀花床,才是屋子四周唯一的裝飾。

房間内也非常整潔——羅莎麗雅披著一襲水藍的晨衣坐在床上,寧靜的側臉流露出淡淡的思索表情——全套用馬鬃毛作填塞料的家具都罩著細麻布套子,桌上鋪著乾淨的白花邊桌布,連為她整日整夜燃著炭火的黃銅爐架也擦得晶亮,看不到一點煤灰。

由於在冰冷的海水中待了太久,她險些染上肺炎,被安置在三樓清靜的客房足足臥床休養了一周。連續數天低燒,羅莎麗雅看起來清減了不少,但這全然無損那無可挑剔的儀態與美貌,只是平日帶了點高傲的絕美臉龐上多了幾分沉著。

女傭敲門送入一個琥珀色絲絨面的托盤,她將托盤上那封亞麻紙的函書取過來展開。看完上面的幾行字,她微微一笑,執筆答復了幾句,然後折好遞回。「請轉告勛爵,承他好意,我非常感激。」

她想她知道洛文勛爵爲何如此得寵的原因。容貌俊美,禮儀端正,爲人謙遜,舉止中透著一種讓人心生好感的少年感
——更重要的是,行事謹慎,絕不會做多餘的事。

這就是她的敵人,他們的敵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乒』,一下劇烈清脆的金屬撞擊,隨後是在來回的弧狀震動中顫慄了鼓膜。

少年通紅的瞳孔擴散開,仿佛是不敢置信地——抑或是茫然地瞪著自己的劍倒插在地上尤自顫動著。

「攻得太淺。」男人犀利的眼珠毫不留情地流露出冷冷嘲諷。他以劍尖挑起了少年的劍,利索地交於左手,倒遞了過去,「再來。」

傑菲爾漫無焦距的視線順著劍身細長的一道閃光,慢慢挪到了對方身上:奧斯卡右手持劍向上伸平,從容地屈肘,輕輕舉劍,直指著他鼻尖的劍光冷凝,和那雙可恨的淡色眼睛一樣的充滿輕視。「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突然大吼出聲,再度衝上前去。

他輕鬆避過少年毫無章法的橫劈直刺,「直刺,轉移,」斜退直擊,趁傑菲爾注意力分散的瞬間側身一個衝刺步,在他耳邊冷笑,「手腕太僵,反攻注意銜接和節奏。」聲音未罷,格擋的劍根下壓一轉,已順勢繳下傑菲爾的長劍。

傑菲爾像殺紅了眼蠻力撞去,再下一秒膝頭劇痛,已失去平衡摔在地上。『哐噹』,他的劍被男人擲在面前,奧斯卡雙手環胸,居高臨下地看著傑菲爾,然後轉頭向站在後排的隊伍喝道,「下一個!」

「再來!」他撲過去抓起劍,再次擺開迎戰架勢,而奧斯卡卻對他視若無睹。「你凴什麽看不起我?!來啊,我不會再輸給你的!」

他只是回過眼睛瞥了少年一眼,唇邊浮顯漫不經心的微笑,「我可不想陪沒用的小鬼浪費時間。」

「你說什麽——?!」

「傑菲爾!」身後有人衝了上來死死拖住了他不放。「奧斯卡學長,對不起,請您不要在意!這邊讓我來做傑菲爾的對手操練就可以了!」

他悠然邁開長腿,在經過他身邊時哂然一笑,「你在急躁些什麽啊小鬼,想要什麽自己動手拿過來不就得了。」

(……我在急躁些什麽?)
他突然扭頭,狠狠瞪著藍迪的眼睛,「你就不急嗎?還是因爲不是羅莎麗雅!」藍迪一怔,張張嘴卻説不出話。他一下甩開他變得無力的雙手,衝著奧斯卡的背影大聲喝問道,「還有你,你也應該知道吧,你——就不急嗎?!」

奧斯卡只是聳了聳肩。他們清晰地聽到他哼了一聲,然後大步走開。

「混賬——!!!」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以爲馬歇爾不會再理她,事實上他也已經好幾天沒有到過SEASON了。懷著忐忑不安與奧立威離開後代理團長伊納多暴風雨前的寧靜般的灼灼壓力結束了金曜日晚的例演,一輛三色堇圖紋的馬車仍是出現在了安琪莉可的眼前。

既是因爲一如既往地無法拒絕貝露莎夫人帶點兒半強迫意味的迷人微笑,也是因爲想去見馬歇爾,安琪莉可儘管滿腹爲難、不知所措得打著結,還是坐上了前往德·伊西爾德家在王都的府邸的馬車。也許正是陷入自己混亂的思路中,她也並沒有察覺對座的勛爵夫人燦爛長睫下同樣是心不在焉。

但無論如何,貝露莎夫人無疑仍是宴會的完美女主人。她締造著介於高貴典雅與溫暖和諧之間的氛圍和景象,在她的纖纖玉手下,一切都運作得風度宜人,井井有條。

安琪莉可一身乳白色的小禮服,被打扮得像個典型的初入社交界的女孩子那樣簡單純美,全身上下僅有一根挽著自然散落的鬈髮的銀色絲帶和束在耳邊的小朵白薔薇作爲裝飾,從鉛直的腰綫到下擺微微拱起的弧度卻無一不美。她縮在壁角,實在沒有跳舞的心情。當有人意欲向來走去的時候,她趁著勛爵夫人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便飛快地躲入了其中一間小客廳。

小客廳的墻上挂著黑金兩色條紋的綢帷,拉開來可以遮沒所有的窗口。地板上面鋪著珍珠鑲繡的地毯,所有那些細彫細琢的器具都厚厚地蒙著一層金葉,在柔和昏暗的燈光下靜靜閃爍。安琪莉可卻幾乎沒有注意這番華美的光景,兩步就埋入沙發上,放棄一樣將腦袋靠向了翠綠色的絲絨墊子。

還是見不到馬歇爾。

(明明可以感覺到就在附近……只是不想見我吧。)
她突然就陷入了這兩天不讓自己去想的沮喪之中。
坦白說她隱隱不想去深究馬歇爾那番話算是什麽,只是一派認真地不想就此被馬歇爾避開不見。但會令她恐慌的卻更是馬歇爾的狀態——那種似乎在崩潰邊緣的陌生古怪的神情,叫人莫名不安。

僅僅想著“先找到他再説”的念頭,這樣不安、毫無對策地就鼓起盲目的樂觀跑了過來的自己果然是傻瓜。腦中的念頭又繞了回來,挫敗與疲倦感輪番糾結。也許是連續幾日無夢卻也睡不踏實的關係,帶著總覺得自己忘了某些重要提示的感覺,安琪莉可閉上雙眼,只覺得累到什麽都不願再去想了。

當勛爵夫人摸到小客廳找她的時候,少女已在沙發上睡着了——若不是那片裙幅,她甚至可能錯過了她。「安琪莉可,安琪……睡着了?」貝露絲緹·德·伊西爾德伏下去凝視著安琪莉可的睡顏,她看起來很寧靜,只是美麗的眼瞼在淺淺的睡眠中偶爾顫一下。貝露絲緹眉梢輕柔,將嘆氣的聲音壓低了舒出來,「馬斯也有些不對勁,『你們這些孩子之間是怎麽了』……就算這麽問,你也回答不出來吧。」

帶了一分苦笑,她站在那兒神色複雜而又愛憐地看了安琪莉可一會兒,為她帶上了門。


如果讓他再選一次,他大概甚至不會踏出工作室、遠離滿屋子充滿可能性的可愛零件半步。

『你在急躁些什麽啊小鬼,想要什麽自己動手拿過來不就得了。』奧斯卡的嘲諷言猶在耳。
(囉嗦!)
傑菲爾煩躁地甩頭,不想理會。他只是因爲被迫答應了勛爵夫人在先,可不是被那種傢伙刺激到才來的。

借著熟客的特權,他無視門童直接駕著自然力高速行駛器穿過門廊,停靠在房子的左側。
而且,他對於馬歇爾的狀態實在是有些在意。本來在安琪莉可莫名其妙變成了朱烈斯的侄女以後馬歇爾的舉動有時就頗古怪,這幾天更是突然閙起了失蹤。認識這麽久,他雖然都不能當他是個完全無害的甜小子,可像這樣總像一根綳緊了的弦一樣隱隱有些神經質的情況,也是始料未及的。

而那個在這種時候還沒神經地跑來找馬歇爾的白痴……說了不想再見她大概是假,她總是有能力害自己怎麽都放心不下,連完成了八成、留待從奧斯卡那裏扳回敗局的究極武器也再不能用心做下去,就這麽心不甘情不願地直接從工作室跑了出來。

他無意地往落地玻璃窗裏瞥了一眼。只見暗處裏兩個在沙發上疊在一起的影子、一角白裙。
(靠,幽會?這些噁心的東西,還貴族呢,至少把窗簾拉拉好吧|||)
他臉上微微發紅,又帶了些厭惡,趕忙疾步跑開。

未入舞池卻因工裝被攔在了門口。他正要發作,一個柔婉的女聲響起,「別對貴客失禮了。」貝露莎夫人微笑著走過去,及時阻止了一場紛爭,「晚安,傑菲爾,我差點兒就以爲你存了讓我失望的心呢。」

傑菲爾有些尷尬地笑笑,「那,那個,晚上好。」算是顧及了禮貌,他的視線立刻游離到了四周。

「安琪莉可的話,在小客廳休息。」她笑得好似全然不知情的自然,帶他向那個方向走了過去,「麻煩你去照看她一會兒好嗎?那孩子好像還是不太習慣舞會、累坏了的樣子。」

「真是麻煩的傢伙啊……」他硬著脖子念了一句,雙腳還是跟了上去,「對了,馬歇爾人呢?」

「馬斯說有些頭疼,不肯出房間。」她站在小客廳門前,背對著他默默地停了一會兒。傑菲爾幾乎產生了某种錯覺,覺得這位長袖善舞的夫人背露疲態,但那種感覺只一瞬間就消失在她叩於門上輕快的節奏中。
「安琪莉可,還在睡嗎?我們進來了哦。」她輕聲笑了下,伸手去轉動門把,「……嗯?」

「怎麽了?」他克制著急躁問道。

勛爵夫人略帶疑惑地再轉一次,「怎麽鎖上了?剛才還……我吩咐過左翼第一間有客人在小憩,難道是安琪莉可自己從裏面鎖上了?」

左翼第一間……腦中閃過了什麽,傑菲爾的臉色突然就變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一到夢中,她就會記起來全部的内容——這是個如此熟悉的噩夢。

烈焰映紅眼界,搖晃的窗簾燃起火和灰燼片片抖落,她驚得作不出聲,連逃脫的力氣都消失了,只能呆呆地望著在她面前抽出劍的金髮少年,聲音輕柔冰涼地伏下來抱住了她。

安琪……

(不要…)
他使勁抱緊了她,像是要讓她感到疼痛,直到永恒。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卻怎麽都動彈不得,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甚至無法呼吸。

能感覺到另一個心跳在身體外側跳動著,隨著那種節奏,他的懷抱稍稍鬆開一點。慢慢的,冰冷輕顫的纖細手指落在了臉上:先是额,而后移到了耳廓。

然後又湊過來,少年柔軟的唇好像探索一樣顫抖地碰觸她的左耳,無聲的氣息縈繞。

(不要!馬歇爾是不會這麽做的。)
心臟在亂跳。就算是在夢中……她抗拒著不想看到他接下來會做的舉動。

「安琪……」

仿佛呢喃,又仿佛哀求的聲音顫抖著,像是害怕失去,甚至連略顯冰冷的呼吸也在微微顫動著——這一切就在耳邊。
突然之間,有著淡淡溫度但低於體溫的液體滴落下來,一下滑過她的臉頰。一滴,又是一滴,那麽真實的感覺,瞬間滾落耳后。

不敢置信中屏住了呼吸,在度過漫長又短暫的片刻后,她終于睜開了雙眼。

透過落地窗,深沉的夜色在少年背光的臉蛋邊緣和淺金色的頭髮上投下淡淡銀光,仿佛是遮蔽月光的薄云。

雙膝落在她身體兩側,壓低靠得極近,以輕觸禁錮她的人,顯然是她所熟悉的那個少年。他慢慢勾勒她的輪廓,像在確認自己最珍愛的寶物。「馬歇爾……」安琪莉可喃喃道,突然一顫,再發不出聲音。他以拇指指腹在下頜最柔軟的肌膚上摩挲,然後竪起食指,沿著她的頸項緩緩滑了下去。

雙手最後落在了她的鎖骨上端。「對不起,不想把安琪給別人……」他的唇邊逸出輕微嘆息,表情卻是空洞,十指漸漸地收攏抽緊。

那力量大得驚人,只轉瞬她就已透不了氣,連雙手亂抓的力氣都消失了。
(馬歇爾………)
她嘗試要喊,卻喊不出來,唯有口型略略顫動了一下。耳朵和眼睛裏的血液都在狂跳,眼前的他的臉開始模糊。在變成一片漆黑之前,從上方,溫熱的淚珠再一次墜落。

——朦朧閃爍的光輝一瞬消失後,她看到的那雙眼睛,搖曳著的是比血更濃稠的赤紅。

(不是…馬歇爾……但是不行,对方是马歇尔……!)
血都涌上了臉部和太陽穴兩邊,沸騰般炙熱的液體在渴求氧氣的身體中心爬了上來。求生的本能让她想抗争,但有什么无声的告诫将她垂死的爆发封入混沌。
(好痛苦……)
耳朵在轟鳴,從很遠處隱約傳來不真切的踫撞聲。她的臉發了黑,意識逐漸稀薄。

在失去知覺之前,心中浮現的最後的、唯一的東西,就是死的預感。


隨著巨響聲,傑菲爾再度被撞擊的力度彈了回來。他沒空理會勛爵夫人受驚的表情,咬牙咒駡了一句,突然掉頭,速度之快險些滑倒,他連忙邊穩住平衡邊向門外發足狂奔。

跳下臺階兩步轉角,落地窗內搖曳的窗簾後隱現黑紅。他只覺一顆心砰砰槌著,往那裏面的黑影看去,那背影是少年的金髪披瀉在縮起的兩個肩膀上,而下面的白影胡亂地軟弱掙紮。

(是安琪莉可——)
傑菲爾急忙撲上前橫身撞去,玻璃竟如銅墻鐵壁一般堅固。他連撞三四下,沈重的反彈之力震得肩頭劇痛,「畜牲!」他抓住行駛器的籠頭,向玻璃摔了過去。金屬撞擊聲迸發的同時,玻璃與行駛器相撞之處紫光一閃,行駛器撞翻了回來,他險險避開,有什麽長條狀的東西重重撞在小臂上,他不假思索地一把抓住,而車頭的工具與前燈從兩旁擦過,飛出散落在兩米開外。他急急擡頭望去,「…!」玻璃窗仍是絲毫無損,而其後少女兩條手臂慢慢軟了下去。眼看她命在旦夕,他急得無法,掄起手中硬物,全身的力氣都注到指尖,一瞬間指下響起彈簧扳動聲喀嚓,「給我碎啊——」口中苦澀,一股灼熱的情緒竄了上來,伴隨著激越的耳鳴聲沖向到五感四骸,沖破牙關,「鋼之、加護!」

破碎聲鏘然大作,傑菲爾在一片飛濺的晶亮中失重滾入房間,摔在地板上。其時他的半邊臉在淌血,長長的印子劃過面皮,肩肘處衣服都被玻璃的裂口撕破了,但他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眼前的兩個身影在視野中搖晃不止,他手撐在滿是玻璃渣的地上爬起來,不假思索地飛撲過去抓住了馬歇爾,兩人一起翻滾而下,而安琪莉可立刻像個口袋一樣滑下了沙發。

金髪少年面容平靜地痙攣著,在黑暗中望來詭異得可怕。傑菲爾心中咯噔一下,看見他睜開一對紅目伸手來抓,指關節仍舊僵直地保持彎曲,五個指尖都隱隱泛著光。他的反應非常迅速,搶先一把抓住對方肩膀,狠烈搖撼,震得少年脊椎都幾乎斷裂,「在搞什麽啊你這家夥!醒一醒!」

「呀啊啊啊——!」少年口中發出一聲混合著痛苦與悲憤的尖叫。他湊過去看到那對瞇起的赤紅瞳孔里虹膜慢慢卷開,「喂…」隨即被狠命一拳打在臉上。這一下打得他腦殼晃蕩不定,「你這個——!」傑菲爾伸手欲還擊,看著少年蒼白嬌弱的臉又一下子打不下去。少年就趁他這一時的猶豫,猛地迸發勁力,推開傑菲爾跳了起來。

傑菲爾經過這一番遲疑已經冷靜下來。此時從位置上來說安琪莉可倒在側后方,距離自己更近一點。他盯著馬歇爾,凝神提防著。正在他疑惑少年為何沒有進一步舉動之時,少年突然搖晃了一下垂在兩旁仿佛毫無知覺的手。傑菲爾順著那視線方向回轉頭,原來是馬歇爾被壓制的一瞬封住門的力量消失,不知何時勋爵夫人已進入房內。

貝露絲緹站在那里望著金髪的少年,臉上全然是一種慈母的憐惜。「馬斯,」她終于開口,聲音很溫柔,「馬斯,別鬧了。」

少年呆呆地將她看了一會兒。
都是這樣,只把他當作個小孩子。他眼中逐漸出現忿憤的淚光,「我不是小孩子了。」他緊握著手,貝露莎夫人向他走了過去,于是少年甩著頭拼命想避開她的觸碰。「你是孩子,你是我的孩子,馬斯。」

他突地甩手想揮開她,聲音里有一種不顧一切的激烈與絕然,「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討厭這一切!為什么會是這樣?不是都說我像卡迪斯先生嗎,那如果我真是媽媽和卡迪斯先生生的孩子不就好——」

『啪——!』一聲脆響截斷了他任性的話,少年猝不及防,竟被這個巴掌打偏過了臉。事情發生太快,這下變故連一旁的傑菲爾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時間馬歇爾睜大了的眼睛里失了焦距,也褪去了红色,甚至忘了去撫被扇的那半邊臉。

「……你打我…?!」從小對他寵愛有加、連一句重話都不曾說過他的媽媽,竟然動手打了他。他終于反應過來,两颊涨得通红,慢慢回過頭來。

淡薄的光华照在貝露莎夫人身上,照亮了她猶自揚著的白皙的手掌,照亮了她緊咬著微微顫抖的嘴唇,照亮了——他從未曾看見過的,母親的淚。

無論何時,總是不慌不忙、帶著悠然美麗的笑意的母親,在他心中,什么都辦得到的母親,因為他哭了。

馬歇爾怔怔地望著母親的眼眸。她慢慢闔起雙目,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精疲力尽,「马歇尔·德·伊西尔德,您说的没错,您不是一个孩子了。所以,请别再任性了。」说完,她对他展开他所熟悉的淡淡笑容,转身离开。

门外音乐照旧,只是在她走出的同时窃窃私语成了哗然一片。他望着走向那片急待刨根问底的纷哗气沫,母亲高挑优雅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痛悔的神色突然涌向他紫色的眼睛——涌了出来。

他站在门口,傑菲爾仍带有几分警惕的视线灼烧一样烫在背上。

被乘虚而入的软弱的他,见到安琪莉可的动摇心情,只怕会再对她不利。
……不,其实他明白的,他只是害怕。『胆小鬼』、『懦夫』,被怎样称呼也好,他大概都没有脸再见安琪莉可了吧。

「那一边,我会去解释的,还有分散来宾的注意力。请对安琪……道一声,」他没有回头,伸手在身后缓缓合上了门,「『对不起』。」


安琪莉可不省人事地躺在地板上,過了好一會兒才完全恢復了意識,記起自己現在在什麽地方,發生了什麽事。她勉強坐起來,只覺得天旋地轉,喉嚨疼得厲害,乃至過了幾秒才感觉到扶着她的臂膀正将她拖抱起来。她稍稍擡起頭,有什麽濕滑的東西劃下來染上了她的臉頰,她花了不少功夫才看清楚了是傑菲爾臉上的血。

(慈爱之绿。)
僅憑意識舉手輕觸他的傷口,心念默默出現一個詞,然後幾乎沒有任何驚訝地、茫茫然地望著淡熒芒下,他的傷口逐漸收斂、消失。

傑菲爾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其拉開。「够了,」過了許久,他方才開口,臉上帶著一種莫可名狀的距离。「我不需要,你的『那種』……力量。」

冰冷的空氣忽然凝重了起來,壓得她呼吸艱難。

(我知道,因為我是怪物嘛。)
那是她一直以來多麽害怕看到的表情、聽到的話。渾身的肌肉酸痛無力,更不必談恍惚的精神。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脫力一樣支著雙手,『只想消失』,这样的念头从不曾如此强烈。「明天,我就會回去洛特斯。」

傑菲爾的臉僵硬了,手中忽然一空,眼前的少女就消失在一團白光之中。


to be continued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938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